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一巴掌糊上去, 打得稻文狗吃屎。   “那种官二代果然不靠谱, 出了事居然跑了。咱们这部电影本来就没让他掌镜几次, 现在好了,干脆直接挂名,让强哥几个人来拍。”

    “王导好像是去找什么高人了。他不整天神神叨叨的么, 这次小陈出事,他硬是要说有鬼,还要去找什么大师来捉鬼。有钱人的心思我们是搞不懂了, 他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奚嘉跟在那个副导演的身后进了化妆间, 很快换完衣服,直接拍戏。

    三场戏不多, 没有那位王导在, 几个副导演很快拍完。奚嘉换了衣服后,那副导演走过来,无奈道:“今天天色不早了, 晚上夜路也不好走。剧组里没谁要去县里, 奚嘉, 你是自个儿去县医院探望小陈,还是等明天剧组有空车了再去?”

    俊秀的年轻人轻轻点头:“谢谢了, 强哥,我明天再去好了。”

    这副导演再和奚嘉说了几句,给了他一串宾馆钥匙,就再去忙活了。

    拿着这串钥匙, 奚嘉并没有立刻动身前往山里的宾馆。他抬首看了看这片群树环绕的深林,夕阳的余晖从树荫的缝隙间挥洒而下,风吹树叶,激起一阵婆娑之声。

    在这数十米高的杉木林中,高大的树木将天地包围,整个剧组都被它盖在茂密的的树冠之下。这一刻,高耸入天的杉木好似人类,在片场里忙碌的工作人员们却成了渺小的沙砾。一颗颗杉木被高空强风吹倒了树冠,低下头,俯视这群蝼蚁般的人类。

    奚嘉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原本这里戴着的是一块血色玉石,从昨天开始,就换成了一颗青黑色的青铜十八面骰子。

    血色玉石只能勉强藏匿住奚嘉的阴气,怨气重点的厉鬼都可以稍微感受到他。但这颗无相青黎却完全挡住了他所有的阴气,从昨天开始,就没有一只鬼意识到奚嘉的存在,奚嘉自己也很少再看到飘荡在世间的离散阴气。

    可如今,他轻轻地将绳子从自己的脖子上拽了下来。

    当青铜骰子离开皮肤的一刹那,轰!

    天地瞬间变幻,夕阳还未下山,光芒却再也不见。浓郁的黑气萦绕在剧组四周,那黑气从工作人员们的身边穿过,如同浓烟,久久不散。

    奚嘉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一手握着青铜骰子,一边凝目观察。观察片刻,他眸子一缩,锐利的目光倏地扫向不远处的搭起来的一个休息室。下一刻,他抬步走去,面若寒霜。

    剧组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没察觉到那环绕在他们身边的黑气,电影还有四个月就要上映,他们忙着拍戏,哪里顾得上一个龙套配角。

    奚嘉一步步走到了黑气最浓郁的那间休息室,他正欲推门,身边传来一道不耐烦的男声:“喂,你干什么呢?这里是杨哥的休息室,你有什么事,跑这里干嘛?”

    黑发年轻人慢慢转过头,看向那个矮小精瘦的中年男人。片刻后,他勾起唇角,笑着问道:“杨哥?是杨绍诚吗?”

    “当然是杨哥了,还能有谁?”

    杨绍诚,国内二线男明星,《校花惊魂夜》的男主角。

    萧山机场,vip休息室,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休息室里来回踱步。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马甲长裤,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底下是一层厚厚的黑眼圈,怎么看怎么像网吧里熬夜三天打游戏的**|丝男。但机场的服务人员却恭恭敬敬地在一旁候着,每当那年轻人烦躁地来回走时,她们便摒住了呼吸,不敢上去打扰。

    五分钟后,年轻人抬头问道:“飞机还没到?”

    服务人员赶紧道:“王少,还有三分钟。”

    “三分钟?还有三分钟?!妈的,早知道不来这种破地方拍个什么破恐怖片了,我有病啊,玩这种无聊的东西,还不如去赌一把。”

    没错,此人正是《校花惊魂夜》那不靠谱的王导。

    又等了十五分钟,当一个穿着白t恤的高个青年出现在vip室的门口时,王导一脸喜色,赶紧迎了上去:“裴大师!裴大师你终于来了!快快快,你快帮我看看,那鬼有没有上我的身?他没跟着我吧?”

    被称为裴大师的青年被王导热情地拉进了私人休息室,他抬起手指将鼻梁上的墨镜缓缓拉了下来,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虽说是单眼皮,但这眼睛却很大,里头全是看热闹的戏谑色彩,他上下打量了王导好一会儿,才摆摆手,道:“王少,您身体健康,又有我师叔的长生锁保佑,哪个小鬼能上了您的身?”

    王导这才松了一口气,半晌后,他没好气道:“既然我没事,那这两天我就做东,请裴大师在杭市玩几天。那个破电影我再也不想拍了,什么玩意儿,赔了老子一千五百万。”

    裴大师挑眉:“王少就这么确定剧组里有鬼?”

    王导理所当然道:“我这长生锁昨儿个晚上发烫了,手都抓不住。赵大师不是说过么,只有我附近有鬼,这个锁就会发烫,越烫,那鬼就越厉害。这得是个厉鬼啊,昨晚我的手都差点被烫伤!”

    看着王导一副胆小如鼠的模样,裴大师笑了。他将墨镜戴了回去,挡住眼底的嫌弃和不屑,似笑非笑道:“师叔让我从首都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给王少解决问题的?走吧,王少,怎么说也是上千万的投资,是你的心血,要是真有鬼,捉了不就好了?”

    一听对方的话,王导双眼一亮:“好!那今天晚上咱们先在杭市住一晚,明天起早去平湖。一切,就看裴大师的了。”

    与此同时,剧组这边,奚嘉在杨绍诚的休息室门口静静地站着。他早已知道,这位男主角此刻并不在剧组里,从昨天晚上陈涛出事后,杨绍诚就跑回县里的宾馆了。王导不在,剧组里也没人能使唤得动他,只能在暗地里骂几句耍大牌。

    当夕阳的光辉彻底消失在西边山头后,这深林之中,响起了一阵呜咽似的悲鸣夜风。好像女子凄凄怨怨的低泣,哭泣声与山风混杂在一起,令夜风更加阴冷,也让刚才还说“王导神神叨叨”的工作人员们拉紧了衣服,后怕地吞了口口水。

    毕竟昨天晚上才发生了一场意外事故,剧组人员也不想在这么诡谲森冷的晚上拍戏。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没人去管那个站在休息室门口的龙套配角,也没人注意到,在黑夜降临的一瞬间,奚嘉抬起右手,五指并拢出成掌。他双目一缩,冰冷的目光里没有一丝人气,血红色的气息萦绕在他的指尖,然后,一掌拍在了那厚实的门板上!

    轰!

    围绕着剧组数百米直径的黑气,一下子往东南方撼动了三寸!

    剧组里的那些散乱的黑气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稍微暗淡了几分,而在杨绍诚的休息室里,一团半人高的漆黑气息飞速地逃离了屋子,往东南方逃窜。

    奚嘉将那颗无相青黎挂回了脖子上,抬步就往东南方而去。他刚走没几步,那位副导演就喊道:“欸,奚嘉,你去哪儿?咱们要回宾馆了!”

    奚嘉一边往东南方追去,一边转首笑道:“强哥,我有个东西落在刚才的片场里了,我去拿了就回来。”

    没等强哥再多说,清秀温雅的年轻人就消失在了几棵杉木之间。

    一阵凶猛的狂风吹来,剧组所有人都裹紧衣服,加快速度收拾东西。高大的树木被这阵狂风吹得前翻后仰,当成千上万的树叶一起哗啦啦地作响时,这片深林好像成了一只巨大的猛兽,张开黑漆漆的大嘴,等候着将这些人类吞吃入腹。

    剧组里已经有胆小的人害怕得尖叫起来,而东南方,那团黑气在这狂风之中慢慢化成了人形。脸色惨白的女鬼快速地向前飞去,她的肚子中间剖开了一条缝,更加浓郁的黑气便从那条缝里往外倾泻。

    女鬼疯了一样地在往前跑,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而在她的身后,是穷追不舍的奚嘉。

    忽然,一颗青黑色的石头以极快的速度射中了女鬼的后背。当黑色石头撞上女鬼的时候,那女鬼惨叫一声,后背被灼烧出了一个洞,“黑色石头”无相青黎也静静地掉落在地,滚了两圈,滚到了奚嘉的脚前。

    奚嘉俯身去捡无相青黎,谁料这青铜骰子却别扭地往旁边转了一圈。奚嘉一愣,再伸手去捡,这才把这颗骰子给捡了回来。

    脑海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叶大师的法宝,还有灵性?

    奚嘉再抬头,看向这个身形虚浮的女鬼。

    只见这女鬼颤抖着身体,一脸害怕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她不停地往后倒退,但是后背被无相青黎灼伤的部位却不停地有黑色气息往外泄漏,让她几乎难以保持站立。

    奚嘉盯着女鬼肚子上的那条缝,良久,低声道:“难产而死?”

    听了这话,女鬼突然疯癫地大笑起来:“难产?是他!是他把我的孩子活生生地从我的肚子里剖了出来!是他!就是他!杨绍诚!我要杀了他,杨绍诚!!!”

    奚嘉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女鬼:“你是自杀?”

    女鬼阴恻恻地裂开了嘴,黑色的污血将她的牙齿染成了浓黑的颜色:“自杀?是他害死我的,是他不给我活路的,都是他,是他逼我死的!”

    奚嘉垂着眸子,冷冷道:“你要找他报仇,为什么害得我的朋友跌落山崖。”

    “他阳气太重,杨绍诚整天躲在他的身边,不杀了他,我怎么杀杨绍诚!都是杨绍诚的错,都是杨绍诚!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将那小小的无相青黎挂回了脖子上,奚嘉漠然地看着眼前已经疯狂的女鬼,淡淡道:“你和杨绍诚的事情,我不关心,但你动了陈涛……就和我有关系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阴气那么重,你是怎么死的,有什么怨气……”女鬼突然停住了声音,她那双漆黑到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瞪着奚嘉,惊道:“你是人?!”

    奚嘉活动活动筋骨,一边向前走来:“嗯,我是人。”

    冲天的血色阴气从瘦削单薄的年轻人身上涌出,恐怖的阴气让四面风声都不敢再响起,那女鬼抖着身体想要逃跑,但是听到这句“我是人”之后,她咬了牙,忽然冲了过来:“吃了你,我一定能杀了他!只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鬼满是鲜血的嘴巴被打得轰然破碎,血淋淋的皮肉从脸颊上撕扯下来,落在地上时却没有血,只是一团团的黑气。这直接猛烈的一拳头,砸得女鬼完全没了脾气,整个鬼懵逼地瘫在地上,还没回过神,又是一拳头狠狠地砸了下来。

    女鬼嘶吼一声,肚子里的黑气蜂拥而出,在空中凝聚出一个鬼婴的头颅。黑色鬼婴尖叫着朝奚嘉咬来,奚嘉脚步停顿,抬头看向那鬼婴,等到对方靠近时,右手成拳,猛然砸去!

    十分钟后,强哥终于等到了奚嘉。

    一见到这个年轻人,强哥上前便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没碰到什么意外吧?这个平湖风景区晚上还真是怪邪门的,刚才那阵风你听到没,跟女人在哭似的。听小陈说你们可是好哥们,你可别走丢了,要不然我怎么向小陈交代。”

    奚嘉歉意地点点头,声音柔和:“让你担心了,强哥。”

    两人一边往外走,强哥一边道:“东西找到没?”

    奚嘉微怔,片刻后回过神来:“嗯,找到了。”

    强哥道:“找到就好。明天早上我开车带你去县里,小陈今天晚上醒过一回,现在又睡了,没什么大事,你别担心。”

    奚嘉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第二天大早,强哥开车送奚嘉去县医院,到的时候陈涛已经醒了。明明是个断了几根肋骨和一条腿的病人,在见到奚嘉后,陈涛欣喜地瞪直了眼,连连道:“嘉哥,可把你盼来了,总算有人能陪我聊聊天解闷了!”

    奚嘉:“……”

    强哥中午就回剧组了,只剩下奚嘉一个人坐在病床旁,陪自己的死党说话解闷。

    提到那天晚上的事,陈涛还心有余悸:“我好像是看到了一个白裙子的漂亮姑娘,她蹲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哭。我又不像你,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美女在哭我肯定要问问清楚,安慰安慰。哪知道还没走上去,就跌下去了。你说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前面蹲了个美女,怎么就成了山崖了?”

    陪好友聊了一整天,奚嘉早就没了精神。他低头翻看自家怂怂的猫片,随意敷衍了几句。

    陈涛吞了口口水:“嘉哥,你说……我这是撞鬼了吗?”

    翻动照片的动作倏地顿住,奚嘉抬起头,笑着看向自家好友,神态轻松,语气却十分认真:“我看是你色迷心窍,自己看错了。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建国后妖魔鬼怪不许成精,你不知道吗?”

    “这世界上没有鬼?”一道低笑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

    奚嘉和陈涛一起转首看去。

    只见一个高瘦时髦的年轻人正靠在房门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见两人向他看来,他抬起手指,拉开了墨镜,露出一双含笑的眸子:“那个白衣服的小朋友,我说你的腿上现在就坐了一个小鬼,你信不信?”

    穿着白衣服的奚嘉浅浅地笑开,露出一抹纯良无害的笑容:“不信。”

    青年一愣,别在腰后的右手再次掐弄起来,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微风从他的指尖快速飞出,直直地往奚嘉的左肩而去。

    青年问道:“不冷?”

    “挺热的,最近好像升温了?”

    “……”

    奚嘉微笑道:“这位……大师,你说的小鬼,长什么样?”

    陈涛瞪直了眼:“嘉哥,你问这么仔细干什么!”

    青年挑了挑眉:“难产而未得降生的怨婴,肤色发绿,双眼全黑,指甲里是母亲宫壁上的血肉,头发血污。哦对,它现在往你朋友的床上爬去了,这个小胖子,你有没有觉得腿有点冷?它现在在你的左腿。”

    陈涛浑身一抖,惊悚地直往奚嘉的怀里钻,根本顾不上自个儿断了的腿和那几根肋骨:“嘉哥嘉哥!我腿冷,我真的腿冷!突然好冷!”

    奚嘉没好气地把陈涛一巴掌拍了出去:“你听他胡扯。”

    陈涛:“真的冷啊,我腿上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自己看!”

    奚嘉再次将死党推开,无语道:“门口这位‘大师’和你开玩笑呢。不信你问问他,这房间里要是没有鬼,他一辈子打光棍,他敢不敢赌?”

    陈涛期待地转首看向门口的青年:“……大师?”

    裴玉:“……”

    我特么有病要和你打这个必输的赌啊!!!

    裴玉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作为当代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物(之一),他裴玉走到哪儿,都得被人供起来,恭恭敬敬地称上一句裴大师。就拿那个王导来说,要不是他的师叔是王导的亲叔叔,十个王导加起来,他也懒得来这里帮忙解决这么个小事情。

    然而今天早晨他随着王导去了剧组后却发现,那剧组里确实是阴气弥漫,久久不散。这阴气的浓郁程度令裴玉也不得不严阵以待,拿出罗盘开始寻找恶鬼。谁料找了足足五个小时,愣是没找到一只鬼,于是他掐指一算,附近怨气最重的厉鬼似乎是远处某村子里一个溺水而死的小孩,这剧组里压根没有一只鬼。

    这怎么可能?

    就这阴气,能没有鬼?

    百思不得其解后,裴玉从王导那儿听说,前天晚上有一个工作人员从山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