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一巴掌糊上去, 打得稻文狗吃屎。   “那种官二代果然不靠谱, 出了事居然跑了。咱们这部电影本来就没让他掌镜几次, 现在好了,干脆直接挂名,让强哥几个人来拍。”

    “王导好像是去找什么高人了。他不整天神神叨叨的么, 这次小陈出事,他硬是要说有鬼,还要去找什么大师来捉鬼。有钱人的心思我们是搞不懂了, 他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奚嘉跟在那个副导演的身后进了化妆间, 很快换完衣服,直接拍戏。

    三场戏不多, 没有那位王导在, 几个副导演很快拍完。奚嘉换了衣服后,那副导演走过来,无奈道:“今天天色不早了, 晚上夜路也不好走。剧组里没谁要去县里, 奚嘉, 你是自个儿去县医院探望小陈,还是等明天剧组有空车了再去?”

    俊秀的年轻人轻轻点头:“谢谢了, 强哥,我明天再去好了。”

    这副导演再和奚嘉说了几句,给了他一串宾馆钥匙,就再去忙活了。

    拿着这串钥匙, 奚嘉并没有立刻动身前往山里的宾馆。他抬首看了看这片群树环绕的深林,夕阳的余晖从树荫的缝隙间挥洒而下,风吹树叶,激起一阵婆娑之声。

    在这数十米高的杉木林中,高大的树木将天地包围,整个剧组都被它盖在茂密的的树冠之下。这一刻,高耸入天的杉木好似人类,在片场里忙碌的工作人员们却成了渺小的沙砾。一颗颗杉木被高空强风吹倒了树冠,低下头,俯视这群蝼蚁般的人类。

    奚嘉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原本这里戴着的是一块血色玉石,从昨天开始,就换成了一颗青黑色的青铜十八面骰子。

    血色玉石只能勉强藏匿住奚嘉的阴气,怨气重点的厉鬼都可以稍微感受到他。但这颗无相青黎却完全挡住了他所有的阴气,从昨天开始,就没有一只鬼意识到奚嘉的存在,奚嘉自己也很少再看到飘荡在世间的离散阴气。

    可如今,他轻轻地将绳子从自己的脖子上拽了下来。

    当青铜骰子离开皮肤的一刹那,轰!

    天地瞬间变幻,夕阳还未下山,光芒却再也不见。浓郁的黑气萦绕在剧组四周,那黑气从工作人员们的身边穿过,如同浓烟,久久不散。

    奚嘉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一手握着青铜骰子,一边凝目观察。观察片刻,他眸子一缩,锐利的目光倏地扫向不远处的搭起来的一个休息室。下一刻,他抬步走去,面若寒霜。

    剧组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没察觉到那环绕在他们身边的黑气,电影还有四个月就要上映,他们忙着拍戏,哪里顾得上一个龙套配角。

    奚嘉一步步走到了黑气最浓郁的那间休息室,他正欲推门,身边传来一道不耐烦的男声:“喂,你干什么呢?这里是杨哥的休息室,你有什么事,跑这里干嘛?”

    黑发年轻人慢慢转过头,看向那个矮小精瘦的中年男人。片刻后,他勾起唇角,笑着问道:“杨哥?是杨绍诚吗?”

    “当然是杨哥了,还能有谁?”

    杨绍诚,国内二线男明星,《校花惊魂夜》的男主角。

    萧山机场,vip休息室,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休息室里来回踱步。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马甲长裤,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底下是一层厚厚的黑眼圈,怎么看怎么像网吧里熬夜三天打游戏的**|丝男。但机场的服务人员却恭恭敬敬地在一旁候着,每当那年轻人烦躁地来回走时,她们便摒住了呼吸,不敢上去打扰。

    五分钟后,年轻人抬头问道:“飞机还没到?”

    服务人员赶紧道:“王少,还有三分钟。”

    “三分钟?还有三分钟?!妈的,早知道不来这种破地方拍个什么破恐怖片了,我有病啊,玩这种无聊的东西,还不如去赌一把。”

    没错,此人正是《校花惊魂夜》那不靠谱的王导。

    又等了十五分钟,当一个穿着白t恤的高个青年出现在vip室的门口时,王导一脸喜色,赶紧迎了上去:“裴大师!裴大师你终于来了!快快快,你快帮我看看,那鬼有没有上我的身?他没跟着我吧?”

    被称为裴大师的青年被王导热情地拉进了私人休息室,他抬起手指将鼻梁上的墨镜缓缓拉了下来,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虽说是单眼皮,但这眼睛却很大,里头全是看热闹的戏谑色彩,他上下打量了王导好一会儿,才摆摆手,道:“王少,您身体健康,又有我师叔的长生锁保佑,哪个小鬼能上了您的身?”

    王导这才松了一口气,半晌后,他没好气道:“既然我没事,那这两天我就做东,请裴大师在杭市玩几天。那个破电影我再也不想拍了,什么玩意儿,赔了老子一千五百万。”

    裴大师挑眉:“王少就这么确定剧组里有鬼?”

    王导理所当然道:“我这长生锁昨儿个晚上发烫了,手都抓不住。赵大师不是说过么,只有我附近有鬼,这个锁就会发烫,越烫,那鬼就越厉害。这得是个厉鬼啊,昨晚我的手都差点被烫伤!”

    看着王导一副胆小如鼠的模样,裴大师笑了。他将墨镜戴了回去,挡住眼底的嫌弃和不屑,似笑非笑道:“师叔让我从首都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给王少解决问题的?走吧,王少,怎么说也是上千万的投资,是你的心血,要是真有鬼,捉了不就好了?”

    一听对方的话,王导双眼一亮:“好!那今天晚上咱们先在杭市住一晚,明天起早去平湖。一切,就看裴大师的了。”

    与此同时,剧组这边,奚嘉在杨绍诚的休息室门口静静地站着。他早已知道,这位男主角此刻并不在剧组里,从昨天晚上陈涛出事后,杨绍诚就跑回县里的宾馆了。王导不在,剧组里也没人能使唤得动他,只能在暗地里骂几句耍大牌。

    当夕阳的光辉彻底消失在西边山头后,这深林之中,响起了一阵呜咽似的悲鸣夜风。好像女子凄凄怨怨的低泣,哭泣声与山风混杂在一起,令夜风更加阴冷,也让刚才还说“王导神神叨叨”的工作人员们拉紧了衣服,后怕地吞了口口水。

    毕竟昨天晚上才发生了一场意外事故,剧组人员也不想在这么诡谲森冷的晚上拍戏。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没人去管那个站在休息室门口的龙套配角,也没人注意到,在黑夜降临的一瞬间,奚嘉抬起右手,五指并拢出成掌。他双目一缩,冰冷的目光里没有一丝人气,血红色的气息萦绕在他的指尖,然后,一掌拍在了那厚实的门板上!

    轰!

    围绕着剧组数百米直径的黑气,一下子往东南方撼动了三寸!

    剧组里的那些散乱的黑气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稍微暗淡了几分,而在杨绍诚的休息室里,一团半人高的漆黑气息飞速地逃离了屋子,往东南方逃窜。

    奚嘉将那颗无相青黎挂回了脖子上,抬步就往东南方而去。他刚走没几步,那位副导演就喊道:“欸,奚嘉,你去哪儿?咱们要回宾馆了!”

    奚嘉一边往东南方追去,一边转首笑道:“强哥,我有个东西落在刚才的片场里了,我去拿了就回来。”

    没等强哥再多说,清秀温雅的年轻人就消失在了几棵杉木之间。

    一阵凶猛的狂风吹来,剧组所有人都裹紧衣服,加快速度收拾东西。高大的树木被这阵狂风吹得前翻后仰,当成千上万的树叶一起哗啦啦地作响时,这片深林好像成了一只巨大的猛兽,张开黑漆漆的大嘴,等候着将这些人类吞吃入腹。

    剧组里已经有胆小的人害怕得尖叫起来,而东南方,那团黑气在这狂风之中慢慢化成了人形。脸色惨白的女鬼快速地向前飞去,她的肚子中间剖开了一条缝,更加浓郁的黑气便从那条缝里往外倾泻。

    女鬼疯了一样地在往前跑,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而在她的身后,是穷追不舍的奚嘉。

    忽然,一颗青黑色的石头以极快的速度射中了女鬼的后背。当黑色石头撞上女鬼的时候,那女鬼惨叫一声,后背被灼烧出了一个洞,“黑色石头”无相青黎也静静地掉落在地,滚了两圈,滚到了奚嘉的脚前。

    奚嘉俯身去捡无相青黎,谁料这青铜骰子却别扭地往旁边转了一圈。奚嘉一愣,再伸手去捡,这才把这颗骰子给捡了回来。

    脑海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叶大师的法宝,还有灵性?

    奚嘉再抬头,看向这个身形虚浮的女鬼。

    只见这女鬼颤抖着身体,一脸害怕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她不停地往后倒退,但是后背被无相青黎灼伤的部位却不停地有黑色气息往外泄漏,让她几乎难以保持站立。

    奚嘉盯着女鬼肚子上的那条缝,良久,低声道:“难产而死?”

    听了这话,女鬼突然疯癫地大笑起来:“难产?是他!是他把我的孩子活生生地从我的肚子里剖了出来!是他!就是他!杨绍诚!我要杀了他,杨绍诚!!!”

    奚嘉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女鬼:“你是自杀?”

    女鬼阴恻恻地裂开了嘴,黑色的污血将她的牙齿染成了浓黑的颜色:“自杀?是他害死我的,是他不给我活路的,都是他,是他逼我死的!”

    奚嘉垂着眸子,冷冷道:“你要找他报仇,为什么害得我的朋友跌落山崖。”

    “他阳气太重,杨绍诚整天躲在他的身边,不杀了他,我怎么杀杨绍诚!都是杨绍诚的错,都是杨绍诚!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将那小小的无相青黎挂回了脖子上,奚嘉漠然地看着眼前已经疯狂的女鬼,淡淡道:“你和杨绍诚的事情,我不关心,但你动了陈涛……就和我有关系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阴气那么重,你是怎么死的,有什么怨气……”女鬼突然停住了声音,她那双漆黑到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瞪着奚嘉,惊道:“你是人?!”

    奚嘉活动活动筋骨,一边向前走来:“嗯,我是人。”

    冲天的血色阴气从瘦削单薄的年轻人身上涌出,恐怖的阴气让四面风声都不敢再响起,那女鬼抖着身体想要逃跑,但是听到这句“我是人”之后,她咬了牙,忽然冲了过来:“吃了你,我一定能杀了他!只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鬼满是鲜血的嘴巴被打得轰然破碎,血淋淋的皮肉从脸颊上撕扯下来,落在地上时却没有血,只是一团团的黑气。这直接猛烈的一拳头,砸得女鬼完全没了脾气,整个鬼懵逼地瘫在地上,还没回过神,又是一拳头狠狠地砸了下来。

    女鬼嘶吼一声,肚子里的黑气蜂拥而出,在空中凝聚出一个鬼婴的头颅。黑色鬼婴尖叫着朝奚嘉咬来,奚嘉脚步停顿,抬头看向那鬼婴,等到对方靠近时,右手成拳,猛然砸去!

    十分钟后,强哥终于等到了奚嘉。

    一见到这个年轻人,强哥上前便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没碰到什么意外吧?这个平湖风景区晚上还真是怪邪门的,刚才那阵风你听到没,跟女人在哭似的。听小陈说你们可是好哥们,你可别走丢了,要不然我怎么向小陈交代。”

    奚嘉歉意地点点头,声音柔和:“让你担心了,强哥。”

    两人一边往外走,强哥一边道:“东西找到没?”

    奚嘉微怔,片刻后回过神来:“嗯,找到了。”

    强哥道:“找到就好。明天早上我开车带你去县里,小陈今天晚上醒过一回,现在又睡了,没什么大事,你别担心。”

    奚嘉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第二天大早,强哥开车送奚嘉去县医院,到的时候陈涛已经醒了。明明是个断了几根肋骨和一条腿的病人,在见到奚嘉后,陈涛欣喜地瞪直了眼,连连道:“嘉哥,可把你盼来了,总算有人能陪我聊聊天解闷了!”

    奚嘉:“……”

    强哥中午就回剧组了,只剩下奚嘉一个人坐在病床旁,陪自己的死党说话解闷。

    提到那天晚上的事,陈涛还心有余悸:“我好像是看到了一个白裙子的漂亮姑娘,她蹲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哭。我又不像你,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美女在哭我肯定要问问清楚,安慰安慰。哪知道还没走上去,就跌下去了。你说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前面蹲了个美女,怎么就成了山崖了?”

    陪好友聊了一整天,奚嘉早就没了精神。他低头翻看自家怂怂的猫片,随意敷衍了几句。

    陈涛吞了口口水:“嘉哥,你说……我这是撞鬼了吗?”

    翻动照片的动作倏地顿住,奚嘉抬起头,笑着看向自家好友,神态轻松,语气却十分认真:“我看是你色迷心窍,自己看错了。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建国后妖魔鬼怪不许成精,你不知道吗?”

    “这世界上没有鬼?”一道低笑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

    奚嘉和陈涛一起转首看去。

    只见一个高瘦时髦的年轻人正靠在房门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见两人向他看来,他抬起手指,拉开了墨镜,露出一双含笑的眸子:“那个白衣服的小朋友,我说你的腿上现在就坐了一个小鬼,你信不信?”

    穿着白衣服的奚嘉浅浅地笑开,露出一抹纯良无害的笑容:“不信。”

    青年一愣,别在腰后的右手再次掐弄起来,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微风从他的指尖快速飞出,直直地往奚嘉的左肩而去。

    青年问道:“不冷?”

    “挺热的,最近好像升温了?”

    “……”

    奚嘉微笑道:“这位……大师,你说的小鬼,长什么样?”

    陈涛瞪直了眼:“嘉哥,你问这么仔细干什么!”

    青年挑了挑眉:“难产而未得降生的怨婴,肤色发绿,双眼全黑,指甲里是母亲宫壁上的血肉,头发血污。哦对,它现在往你朋友的床上爬去了,这个小胖子,你有没有觉得腿有点冷?它现在在你的左腿。”

    陈涛浑身一抖,惊悚地直往奚嘉的怀里钻,根本顾不上自个儿断了的腿和那几根肋骨:“嘉哥嘉哥!我腿冷,我真的腿冷!突然好冷!”

    奚嘉没好气地把陈涛一巴掌拍了出去:“你听他胡扯。”

    陈涛:“真的冷啊,我腿上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自己看!”

    奚嘉再次将死党推开,无语道:“门口这位‘大师’和你开玩笑呢。不信你问问他,这房间里要是没有鬼,他一辈子打光棍,他敢不敢赌?”

    陈涛期待地转首看向门口的青年:“……大师?”

    裴玉:“……”

    我特么有病要和你打这个必输的赌啊!!!

    裴玉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作为当代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物(之一),他裴玉走到哪儿,都得被人供起来,恭恭敬敬地称上一句裴大师。就拿那个王导来说,要不是他的师叔是王导的亲叔叔,十个王导加起来,他也懒得来这里帮忙解决这么个小事情。

    然而今天早晨他随着王导去了剧组后却发现,那剧组里确实是阴气弥漫,久久不散。这阴气的浓郁程度令裴玉也不得不严阵以待,拿出罗盘开始寻找恶鬼。谁料找了足足五个小时,愣是没找到一只鬼,于是他掐指一算,附近怨气最重的厉鬼似乎是远处某村子里一个溺水而死的小孩,这剧组里压根没有一只鬼。

    这怎么可能?

    就这阴气,能没有鬼?

    百思不得其解后,裴玉从王导那儿听说,前天晚上有一个工作人员从山崖上摔了下去。于是为了得到答案,他特意大老远地赶来了这个县医院,打算询问一下陈涛当晚的情况,还没进门,就听到又有俗世人非常不屑鬼怪的存在,所以就这么随口糊弄了一句。

    其实裴玉也很想真的指出一只鬼的所在,真正地吓一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然而在这间病房里,甚至是附近五六间病房里,愣是没有一只鬼,连一点点的阴气都没有。

    这不科学啊!

    医院,坟头,火葬场。

    这三个地方是阴气最重、鬼怪最多的场所。厉鬼、恶鬼不一定有,但游离的、还没转世投胎的鬼魂必然会有。可裴玉现在默念口诀,以阴阳眼看向这间病房,只见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莫说鬼怪,住在这间病房里恐怕都会让人觉得身心愉悦,能早日康复。

    ……什么鬼!这病房比很多住宅楼都要“干净”,说好的医院里鬼怪最多呢?

    陈涛只见这位大师的脸色忽青忽白,一直没有开口。见状,他也算明白了,门口这人还真是个神棍,没事出来骗几个钱。陈涛感慨道:“嘉哥说的对,这世界上哪来的鬼,我看人心里的鬼才更多。”

    裴玉:“……”

    想反驳又无力应对,总不能去抓两个小鬼扔到这人的面前,那实在太刻意了。轻轻咳嗽了两声后,裴玉抬步上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一听对方是王导的朋友,陈涛诧异地看了裴玉好几眼,眼神似乎在说“难怪这么神神叨叨呢,原来是王导的朋友”,接着才开始把自己前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切和他之前说的没两样,陈涛记得自己是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哭的白衣女人,想上前安慰,可是还没走近,就摔下了山崖。

    按照这个推算,那女人应该在飘在半空中哭泣的。

    裴玉早已将那大大的墨镜摘了下来别在胸口,他双臂环胸,手指在胳膊上轻轻敲打着,问道:“那女人应该确实是鬼。剧组拍戏很晚,子时一到,天地间阴气大盛。平湖风景区位于港湾开口,有海风吹来,与山间瘴气和岚风相合,很容易被厉鬼利用,制造障眼幻术。”

    陈涛却挠了挠头:“没啊,我觉得大概和嘉哥说的一样,我是很久没见漂亮姑娘了,看花了眼。”

    裴玉一怔:“但你不是亲眼看到了那只鬼?”

    陈涛嘿嘿笑道:“是我看花了眼吧。要不然大师,你直接去我们剧组看看,如果真的有鬼,说不定那只鬼现在还在剧组呢。”

    裴玉:“……”

    要是真在剧组,他还用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受你们俩的气?!

    裴玉又问了陈涛几句,小胖子老老实实地回答,但这些真实的话却没有太大作用。

    在陈涛说话的时候,裴玉用右手在自己的墨镜上轻轻画出了两道符录,那浅色的光芒从黑色镜片上一闪而过,陈涛压根没注意,奚嘉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裴玉不动神色地将墨镜又戴了上去,他仔细观察陈涛,惊讶地发现这个小胖子竟然阳气极重,浑身的阳气超越常人十倍。

    鬼怪一般不会找阳气重的人的麻烦,阴阳相克,阳气越重,鬼怪害人越是麻烦。

    在摘下墨镜前,裴玉随手又看了一旁的奚嘉一眼。这一眼看下去,他并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摘下了墨镜,低声道:“我暂时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那只鬼会害你,但是小胖子,短时间内不要回剧组。王导那边我会帮你说说,既然那只鬼对你制造了障眼法,必然是真心想要害你。你躲得过这一次,不一定能躲过下一次。等什么时候那只鬼被捉住,你再回去不迟。”

    陈涛根本没当真,随口敷衍过去。

    该问的话已经问完了,裴玉起了身,抬步离开。明明是三月的天,他却只穿了简单的t恤长裤,好像根本不怕冷。走到门口时,他停下脚步,单手撑着门框,转首看向后,凹出一个模特似的造型,故作低沉地说道:“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但白衣服的小朋友,你最好劝劝你的朋友,别让他真的傻乎乎地直接回剧组。”

    声音顿住,裴玉伸手拉下墨镜,目光幽邃地看着奚嘉,似笑非笑地说道:“世间有鬼,更有厉鬼,厉鬼可不会和你讲恶善所为、因果报应。”

    温热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青年神棍那张白净的脸上,挡出一道阴阳相间的影子。莫名的,陈涛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慌,明明他早已认定,这个青年就是个神棍,但听着他这样的话,陈涛又觉得……或许这个世界真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看着裴玉这副郑重却又耍帅的模样,奚嘉也慢慢勾起唇角,他一边站起身,一边说道:“大师,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呢?”

    一听这话,裴玉顿觉自己终于说服了这个不怕死的小朋友。他难掩得意的神色,又走回病房,侃侃而谈:“这方面嘛,就应该请教我了。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像我这种有公德心的人,向来也很有爱心。这次既然你们信了我的话,那我可以免费送你这朋友一道符,戴在身上,就可以辟邪驱……无无无无……无相青黎?!!!”

    刚刚还得意洋洋的青年神棍突然面露惊悚,整个人往后一跳,扒拉着陈涛的输液架就往后跑,一边跑他还一边躲在那只有一根杆子的输液架后。

    这光秃秃的一根铁杆根本藏不住裴玉,但他这副浑身发抖、拽着输液架就跑的模样,看得病房里的两个人齐齐怔住。陈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小胖子痛嚎道:“我还在输液呢!我的架子,给我还过来!”

    此时此刻,裴玉已经躲到了墙角,用输液架挡在自己的脸上,小心翼翼地盯着病房中央的奚嘉。

    俊秀的年轻人缓缓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站起身的时候,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青铜骰子不小心从衣服里掉了出来。他再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神棍,只见这位刚才还神神叨叨、扯淡骗人的大神棍,此刻正躲在一根铁杆后,瑟瑟发抖。

    “你你你……叶阎王是你什么人!!!”

    走到厨房门口,奚嘉伸手按下电灯开关。“啪嗒”一声,洒亮的灯光立刻出现。他再关闭开关、按下开关,来回反复,厨房的灯每次都完好地亮起,好像昨天晚上打不开灯的事情只是一场梦。

    然而奚嘉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水杯,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梦。

    吃完早饭,表姐一家还要出门采买物品。出门前,小娟表姐蹲在地上,双手捧起三表婶的小腿,轻轻地揉捏着。一边按摩,她一边问道:“妈,是这里吗,感觉好一点没?”

    三表婶高兴地摇头:“没事没事,娟,你不要再按了,妈就是昨天走累了点,今天还好。”

    清秀的少女认真道:“妈,我没关系,要不您今天就别出门了吧,好好休息休息。”结果三表婶硬是要陪女儿出门买东西,于是小娟只能仔细地帮她按着小腿的肌肉。

    年轻的女儿半蹲在地上,为年迈的母亲按摩。放在这个年代,这种孝子真的很少见,奚嘉就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直到表婶一家出门。

    在表婶一家出门后不久,奚嘉也出门去办了点事,等回来时,已经是傍晚,一进门就看见了叶大师。

    奚嘉微怔,轻声喊了一句:“叶大师?”

    两人这几天见面太少。

    叶大师不学好,成天夜不归宿,只有每天念咒的时候才会回家。见到奚嘉,他立即转开视线,低低地应了一声。

    没有浪费时间,两人再次牵起手,开始念咒。念完咒,叶镜之以最快的速度收回手,直接往大门走去,似乎又要出门捉鬼。奚嘉下意识地问道:“叶大师,你今天晚上还不回来?”

    叶镜之脚步一顿:“嗯,苏城的厉鬼……有点多。”

    奚嘉微微蹙眉,没再多说。

    等叶镜之真的出门离开后,听着电梯“叮咚”一声,奚嘉猛然想起来一件事。他抓起外套就往门外走,追到小区花园才看到叶镜之的背影。他喊了两声“叶大师”,对方全没听见,奚嘉下意识地就冲上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

    叶镜之五指并拢,一掌向身后打去,见到来人是奚嘉,他瞪大眼,赶紧收掌。

    奚嘉拉着叶大师的手,道:“是这样的,叶大师,我有件事忘了和你说了。”

    叶镜之正低着眼睛瞅着那只拉着自己的手,一听这话,他双眸一亮,有些惊喜和惊讶地抬眸看向奚嘉。

    奚嘉压根没注意他的动作,直接说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你不在家,我半夜醒了去厨房倒水,感觉……有点不对劲。我从小可以看到鬼,所以昨天晚上我摘下了无相青黎和舍利,看了一下我的表姐。”

    眼睛里的期待一下子落空,叶镜之默默地低下眼睛,又去看青年拉着自己的这只手,声音里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她不是鬼。”

    奚嘉没听出来,点点头:“是,她确实不是鬼。”如果真的是鬼,那么是小娟表姐第一次进门的那天,他和叶镜之都可以看出对方是鬼。然而,奚嘉却又说道:“叶大师,但我是真的觉得有哪里不对……”

    声音突然停住,奚嘉神色一凛,转头看向一个向自己和叶镜之走来的白衣姑娘。

    叶镜之也转首看向那个白衣女孩,只见那女孩低着头,头发乱糟糟得好似一团杂草,就这么闷声看地,直直地走向两人。就在她快要走到两人跟前的时候,叶镜之垂了眸子,右脚跺地。

    嗡!

    一道微风从他的脚下播散而去,将花园里的杂草吹得向后翻倒。白衣女子也忽然抬起头,一张苍白而无血色的脸庞呆呆地对着奚嘉二人,不过多久,她转了个身,往别的方向走去了。

    叶镜之:“只是个游魂而已。”

    奚嘉道:“我听裴玉说过,除了厉鬼以外,这些游荡在人间的鬼魂分为游魂和野鬼两种。游魂一般只会在世间停留一两天,接着就会投胎转世;野鬼则是会一直留在世上,直到明白自己已经死去,或者了结心愿,才会转世。叶大师,你怎么看出来刚才那女鬼是游魂还是野鬼?”

    说到这类事情,叶镜之再没刚才的羞赧,他神色镇定,有着一股裴神棍难以企及的大师风范:“刚才那女鬼身上的生气还很浓郁,应当是刚死没多久。确实无法判定她是游魂和野鬼,但停留在凡间的游魂比野鬼多十倍,很少会有野鬼。”

    奚嘉轻轻点头,他一个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拉着叶大师的手,于是赶紧松手。

    牵着的手忽然被人松开,叶镜之缓慢地低下头,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只听奚嘉道:“其实我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也在楼底下见过这只女鬼,可能确实是刚去世的游魂。”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叶镜之还是先行离开。一方面是因为表婶一家还没回来,就算他此刻回去,也是空等;另一方面是叶镜之真的在苏城的另一边发现了一只有三百年道行的野鬼,虽说这不是厉鬼,但道行如此高深,他必须亲自走一趟。

    除此以外,他还买了那么多法宝来保护奚嘉,就算是遇到真正的厉鬼,都可以拖延一段时间,等他回来。更何况,无相青黎还一直戴在奚嘉的身上,实在不行的话……

    叶镜之正色道:“实在不行,你把它扔出去也可以。”手指一抬,指的正是奚嘉脖子上的无相青黎。

    奚嘉一愣,面色古怪地点点头。

    等叶镜之真的走了,奚嘉捧着青铜骰子,哭笑不得:“连你的主人也让我把你扔出去……”

    无相青黎委屈地直接钻进奚嘉的衣服里,哭唧唧地抖了起来。

    有了这么一出,昨天晚上的阴霾也一扫而空。奚嘉回家没多久,表婶一家也回来了。这次表婶夫妻买了不少菜,说是要亲自下厨,让奚嘉好好尝一尝,感谢他愿意让自己一家借住。

    三表婶感激地拉着他的手,连连道:“小嘉,等后天我们就搬去你表姐的房子,这两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奚嘉笑着摇头:“没关系,表婶,只是一点小忙。”别人对他好,他也不介意对别人好。

    老实的三表婶哪里会听奚嘉的话,她招呼着自己的女儿:“娟,你正好没事,快帮小嘉打扫打扫屋子。咱们这两天一直在这里住着,把人家屋子都给弄脏了。”

    奚嘉正欲阻止,小娟表姐却已经拿起扫帚开始打扫了。她打扫完客厅后,直接进了奚嘉的房间,见状,奚嘉赶紧道:“表姐,我的房间不用你打扫,真的没关系!”

    话还没说完,奚嘉一进房间,只见自己这位表姐正好奇地拿着一块小铜镜,仔细观察着:“表弟,你这个镜子长得很特别,不过镜面倒是不怎么干净,把人照得太模糊了,都看不清脸了。”

    奚嘉顿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表姐拿着那块天罡八卦镜,上上下下地照着,镜子里倒映出一张模糊的人脸。

    小娟表姐笑着抬头:“我帮你擦擦干净,这样才能看见脸。”拿起抹布就开始擦镜子,勤劳的女孩仔细地擦了每个角落,这才把镜子递给奚嘉。她脸上的笑容非常和煦:“你看,这不就能照清楚了吗?”

    奚嘉接过镜子,低下头,神色平静地看着天罡八卦镜的镜面。在那青铜的镜面上,只有房间家具的倒影,并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看了一会儿后,奚嘉抬起头,看向自己的表姐。这位才二十多岁的表姐,勤快热心,帮他认真地扫地拖地,将墙角的灰尘也用抹布擦干净。等她开始打扫书架时,她甚至还用抹布努力地去擦书架与墙之间细小的夹缝。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今天媳妇夸我可爱,好开心,一点都不委屈(??`*)

    福娃:你不委屈我委屈qaq打滚要营养液。。。。

    --------------

    之前有妹子说过,镜子是天然卖惨攻,其实啦,c+和镜子都很苦哒。不过放心,咱们这篇文是互宠,不走虐心狗血路线~以前有多苦,在遇到对方之后,就赶紧互宠吧~大家一起吃糖糖~\(≧▽≦)/~啦啦啦

    ------------

    谢谢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凨の猫扔了1个手榴弹

    梨依扔了1个地雷

    懒癌末期喵星人扔了1个地雷

    周泽楷的碎霜扔了1个地雷

    懒癌末期喵星人扔了1个地雷

    晶莹的莹扔了1个地雷

    杞与楠_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飘渺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柠檬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