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娱乐圈里从来不缺帅哥美女,奚嘉活了这么多年, 见过无数帅哥美女, 却从没见过这种不男不女的——不男不女绝对不是骂人, 纯属客观陈述。

    这位突然到访的陌生……男人,用一只紫色的蝴蝶打断了叶镜之请凌霄的法术。那只紫蝶在他身边飞舞了两圈后,在空中散落成晶莹的光束, 消失在他的掌心。这人头发很长,用一根发带松松地绑在脑后,面容极艳, 唇红齿白, 完全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大美人。

    奚嘉上下扫了这人一眼,还没再开口, 便听叶镜之淡淡道:“他叫胡蝶, 龙虎山的大弟子。”

    “龙虎山?”

    叶镜之颔首:“嗯,是四大门派里的龙虎山。”

    奚嘉抓住了一个重点:“叶大师,你认识这个人?”

    叶镜之理所当然道:“我认识。”

    奚嘉:“……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 他好像是男的。”既然认识, 不该直接知道他是男人?

    叶镜之:“玄学界里, 大多数人把他当女人看待。”

    奚嘉:“原来如此。”

    胡蝶:“老子特么还站在这里,敢不敢不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

    叶镜之毫无歉意地说道:“抱歉, 胡道友,不知你为何会在这里?”

    胡蝶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他看着叶阎王和他身后护着的年轻小帅哥,真是完全没脾气了。

    接下来,胡蝶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简单阐述了一遍。

    胡蝶之前说叶镜之抢他积分, 其实不是在胡扯,而是确有其事。叶镜之曾经对奚嘉说过,对于王茹这种和鬼怪扯上关系的刑事案件,玄学界一直有和政府合作,成立相应的部门,由四大门派的弟子出手解决这类案件。

    “玄学界对外联络部上周发现一个特殊的案子,经过初步判定,应该和鬼怪有关,我被派来调查这个案子。”

    这间破庙又小又脏,胡蝶一边说,一边到处找地方想坐下。他走了一遍,满脸嫌弃,最后又娇气地回到门旁,继续倚靠门槛,凹了一个装逼的造型,说道:“那个姓王的嫌疑人不肯和我说实情,那个姓李的死者又在我来苏城的前一天投胎了。他们害得我找了几天才找到这只老鬼,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眼睁睁看着他被抓到这里来了。我追了一路,才追到这间破庙,然后就见到你们了。”

    奚嘉诧异道:“你的意思是,刚才叶大师把老鬼抓过来的时候,你就在他旁边?”

    胡蝶依旧凹着那个看上去就姿势困难的造型,故作高深地吐出两个字:“不错。“

    奚嘉:“那你为什么不在叶大师刚出手的时候,就阻止他,反而追了一路?”

    胡蝶脸色大变,被口水呛得咳嗽了两声:“住……住口!我是一时失察,才不小心被叶阎王抢了积分。这要是我没走神,他根本抢不走我的积分!他抢不走!”

    叶镜之:“我在用连山之契招魂的时候确实遇到了一点阻碍,原来是胡道友在阻拦。”

    胡蝶:“……”敢不敢给人一点面子啊!

    大家把话都说清楚后,就继续着手解决老鬼的问题。

    叶镜之直接表明自己不会去拿老鬼的积分,既然胡蝶来了,可以由胡蝶来请凌霄,他不介意。听了这话,胡蝶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到老鬼面前,从乾坤包里取出一样样的蜡烛、符纸、案台,摆出了一个请神台。

    就算在摆请神台,胡蝶也注意了案台的摆放角度。他发现这个破庙实在太脏了,居然还动手给破庙打扫了一遍,等破庙干净一点后,才继续摆请神台,当真是骚包十足。

    奚嘉看着这位雌雄莫辨的捉鬼天师,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玄学界的人会把这个人当女人看了。

    不过讲道理,女性绝对不背这个锅!奚嘉从没见过这么磨磨唧唧的女性,摆个请神台还要打扫打扫,蜡烛放得是不是整齐水平还得用尺来量。

    这哪里是女人?

    人家女性那叫心思细腻,注意细节。这个胡蝶纯粹就是骚包!名字叫胡蝶,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花香,腰间还挂了一只叮当作响的小铃铛……这个锅女性不背,绝对不背!

    奚嘉无语地看了很久,又吃了一颗玄学界的药丸后,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奚嘉小声问道:“叶大师,他是不是就是墨斗榜上的第三名?我记得墨斗第三好像也叫胡蝶,是他吗?”

    叶镜之颔首。

    奚嘉闻言,意味深长地看向胡蝶那gay里gay气的背影:药丸!真的是药丸!

    奚嘉完全不明白,龙虎山的大弟子怎么会是这种德性。叶镜之所说的四大门派分别是紫微星斋、神农谷、大万寿寺和龙虎山。这前面三个普通人恐怕不怎么了解,它们都是藏在暗地里,不为人所知的玄学门派。但最后一个龙虎山,却是赫赫有名的道教第一派。

    龙虎山的名字来源于“丹成龙虎现”,指的是东汉时,道家祖师之一的张道陵张天师曾经在一座山里炼丹,他法力高深,一丹成,气现龙虎,世人便给这座山取名为龙虎山。

    后来,张道陵的子孙在龙虎山定居,成立了天师府。

    秦朝的国师是徐福,深受始皇重用。而东汉以后,许多王朝的国师就是张天师。

    几千年下来,张天师已经成了一种官职、一种外号,不单单指哪一个人。每一任张天师都是张道陵的后人,他们被皇帝重用,官居一品,世世代代在朝堂上呼风唤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奚嘉一直以为龙虎山早就不复存在,变成了国家级旅游景区。每天去看天师府的人多得很,天师府每年都能赚上一大笔。

    小时候奚嘉因为阴气太重,也被父亲带着前往龙虎山,想请大师帮忙。然而到了龙虎山,父子两人买了一张门票(奚小嘉当时个子矮,免票),在天师府景区逛了一圈,买了几个神神叨叨的小玩意儿,就离开了龙虎山。

    一想到这,奚嘉的脸色就古怪起来,他想起自个儿小时候买的那几个小玩意儿了。当时还真以为有什么用,结果回家翻过来一看——

    『made in yiwu small goods mall』

    ……这都什么玩意儿!!!

    仿佛察觉到了奚嘉心中的无语,叶镜之解释道:“现在的龙虎山和几百年前的确实不一样,但一脉同气。天师府那一脉日渐衰落,现存的这一脉广收天下弟子,较为繁盛。”

    奚嘉轻轻点头。他当然知道天师府的那一脉衰落了,他们都开始卖义呜小商品市场的东西了好吗!

    胡蝶将请神台摆好后,取出一把长长的桃木剑,开始请凌霄。

    大概因为龙虎山是最正宗的道教传承,很多影视小说都从龙虎山的道教典藏中取经,胡蝶做法的方式非常常见。他用桃木剑在黄符纸上画出一道道的朱砂符录,再一剑戳进符录,符纸瞬间燃烧。

    胡蝶一手晃着一串铃铛,另一手握着桃木剑,在两根蜡烛和符纸之间来回舞动。

    第一张符纸燃烧过后,田野里的风突然停住,破庙里寂静无声。

    “凌霄在上,弟子请神。仰起先天一气将,火雷阳谷张天君。玉帝金书亲付汝,鞭龙跨斗出天门。风云雷雨电相随,百万雄兵前后卫。天之精,地之灵,张元帅,速显形。龙虎山第七十六代弟子胡蝶,请张天师现身!”

    胡蝶一剑刺穿三张黄符,剑指向天。叶镜之立刻伸手抱住奚嘉,搂着他往后倒退三步。

    轰隆隆!

    晴朗的夜空无端响起了一阵震耳的雷鸣,下一刻,晴空霹雳,粗壮的雷霆从天空劈下,直直地劈入破庙。这雷霆通体全白,刺眼无比,劈进破庙时全然没有毁坏破庙的一砖一木,而是狠狠地劈在了胡蝶的桃木剑上。

    一雷劈下,狂风大作。

    叶镜之紧紧地抱着奚嘉,奚嘉被这狂风吹得睁不开眼,更不提挣脱叶大师的怀抱。

    “三香尽,祖师灵。天君奏请凌霄命,今日我请凌霄听。”

    “第一听,苏城有一女,王氏以茹名。王女今年廿又三,去岁嫁为李家妇。王女日日泪雨下,李生夜夜骂其名。请凌霄,判对错,此为何过,当以何刑?”

    胡蝶一剑戳破符纸,符纸燃烧。

    轰隆隆!

    乌云密布中,一道雷声猛然炸响,仿佛在回应胡蝶的话。

    破庙里的风慢慢变小,胡蝶举起桃木剑,突然将案台香炉里最左侧的一根香劈断。在他劈断这根香的下一秒,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田野里回荡起来。

    奚嘉见的鬼多了,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神乎其神的景象。他抬首看着叶镜之,叶镜之低头看他。叶大师想了想,认真地解释:“请凌霄开始了,胡蝶的法力还不能自己请凌霄,所以他请自己的祖师张天师代为传音,向凌霄请奏。”

    奚嘉问道:“胡天师刚才似乎不是在说老鬼的事情,他是在做什么?”

    田野里的鬼嚎声更加凄厉了几分,叶镜之握紧了奚嘉的手,将无相青黎塞进他的掌心,彻底挡住他浑身的阴气,神色凝重:“他将李宵的鬼魂从地府里拉出来了。”

    奚嘉错愕地睁大眼。

    此时,破庙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队鬼魂。这队伍里一共有十八个鬼魂,各个低着头,最前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鬼。白色的帽子挡住了这只鬼的脸,他手里敲着一张锣,带着这队鬼魂像破庙走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咚——”

    白衣鬼每喊一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就敲一下手里的铜锣。他一步步地走进破庙,然后高喊这八个字,穿墙而过,从破庙的另一面直直地走了出去。

    它身后的十八个鬼魂也跟着它,走进破庙。当排在队伍最后面的一只鬼进了破庙时,奚嘉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李宵!”

    李宵浑浑噩噩地跟在队伍中,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往前走着。他走到胡蝶的身前时,胡蝶忽然出剑,将他从队伍中打了出来。领头的白衣鬼敲锣的声音断了一瞬,但只是一瞬,它又高喊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白衣鬼带着剩下来的十七个鬼魂,继续向前走去。

    “弟子领命。李氏小儿欺人甚,今日当下石磨狱。请凌霄,降神雷,百年雷霆断其身,千年石磨碎其体。李氏小儿,魂兮归去!”

    天空中响起一道闷雷声,胡蝶围着李宵的鬼魂,在地上用桃木剑画出一个圈,将李宵包围其中。一道雷从天空中劈到了胡蝶的剑上,刺眼的雷光顺着剑尖冲入了这个圈子里,圈中的李宵猛地被这雷霆击中,发出痛不欲生的嘶嚎。

    无数的雷霆包围着李宵,他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身影渐渐变淡。在李宵被这无尽的雷霆折磨的同时,一只高大的石磨虚影缓缓出现在破庙里。这巨大的石磨里,有无数人正在凄厉地惨叫。

    石磨滑过一轮,将他们碾压成血肉粉末,他们的身体瞬间复原,接着石磨再次碾压一轮。

    李宵一点点的飘入这个巨大的石磨里,在他彻底消失的一刹那,奚嘉看到他的身体被雷霆轰砸,被石磨碾平。

    叶镜之低声道:“凌霄下令,他被投入石磨地狱。接下来一百年,将会被雷霆轰砸身体。接下来的一千年,石磨会一次次地碾碎他的骨肉。”

    奚嘉问道:“石磨地狱?”

    叶镜之点头:“是十八层地狱的第十七层,石磨地狱。”

    奚嘉摸了摸胳膊上的寒毛。真不愧是第十七层地狱,一次次被石磨粉身碎骨的疼痛,他只是看李宵被碾碎了一次,就觉得头皮发麻。

    破庙里,胡蝶再次转起圈来,晃悠着左手的铃铛。

    “凌霄一听已过身,弟子请您再倾听。”

    “第二听,破庙有老鬼,存世三百年。此鬼从未害人命,只把王女看自亲。今日老鬼杀人命,已成厉鬼满手腥。请凌霄,判其刑,当下地狱,或散其形?”

    这一次,天空中的乌云凝聚成堆,却没有回音。沉闷的雷声在乌云中轻轻响起,但没有一道雷劈向胡蝶的桃木剑。

    胡蝶惊愕不已,又说了一遍:“请凌霄,判其刑!”

    乌云里有电光闪烁,还是没有回音。

    胡蝶脸色一变,他刚才在二请凌霄的时候已经劈断了第二根香,现在他大喝一声,狠狠地劈断了第三根香。在他劈断第三根香时,天空中有一道血色雷霆冲他的桃木剑砸来,这剑只砸到一半就转了个弯,直直地砸向一旁的老鬼。

    血红色的雷霆砸在这老鬼的身上,它痛苦地喊叫起来。

    奚嘉捏紧手指,在耀眼的雷光下,他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奚嘉忍不住拉住了叶镜之的袖子:“叶大师,老鬼他是要魂飞魄散了吗?”

    叶镜之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袖,再看看奚嘉的手,他将奚嘉护在身后,道:“这是胡道友请的凌霄,我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我们再看下去。”

    胡蝶也被这种情况吓蒙了。

    胡蝶以前也请过凌霄,他们这些天师捉厉鬼的时候,基本都会象征性地请一下凌霄。这种请凌霄十分随便,就是问凌霄一句:爸爸爸爸,您看这个鬼是当杀不当杀?

    凌霄爸爸不回应,那就是当杀。

    凌霄爸爸回应了,就直接把这只鬼送进某一层地狱。

    杀过人的厉鬼不存在直接投胎转世的说法,必然是要受到惩罚的。

    胡蝶之前请凌霄爸爸的时候,爸爸都不理他。爸爸的意思很简单:宰了这只鬼,别来烦爸爸。只有这次,胡蝶也查清楚了这个案子的复杂性,知道这种案子,不像其他很多厉鬼杀人,只是单纯地为了害人性命,凌霄可能真的会倾听。

    过了足足一刻钟,那道雷霆才慢慢消散。奚嘉定睛一看,老鬼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身上全是烫伤的血泡。它的脸涨得通红,一口硕大的油锅在它的身下一点点地显现。

    胡蝶立刻喜笑颜开:“谢谢爸……咳,弟子领命。老鬼当下油锅狱,日日受刑五百年。二听已过,恭送凌霄!”

    漆黑的夜空中,沉甸甸的乌云渐渐散开。

    老鬼被扔在油锅里,身体被油锅炙烤,随着油锅一点点消失在空气里,老鬼的身体也快要消散。但就在此时,这浑身是伤的老鬼竟然颤抖着抓上了油锅的锅壁。

    滚烫的油锅锅壁烫得老鬼痛喊嘶嚎,它的皮肉黏在锅壁上,根本无法动作,但它却狠心地往油锅外爬去。它的皮肉粘在锅子上,每往上爬一步,肉就掉一层。等它爬到锅顶时,它的双手双腿已经只剩下森森白骨。

    胡蝶惊骇地看着老鬼。

    破庙外,天空中的乌云再次聚集起来。愤怒的雷鸣声一下下地响起,仿佛在质问这只鬼为何竟敢无视自己降下的刑罚。

    老鬼用白骨四肢爬出了油锅,扑通一下跪在了胡蝶的面前。它用白骨跪在了地上,向胡蝶磕头,声音嘶哑:“大人,求您请凌霄,让老鬼再见小茹一面。大人,求您请凌霄,求凌霄让老鬼再见小茹一面!”

    胡蝶呆怔地看着老鬼。

    奚嘉看着这一幕,心脏剧烈颤动,他快速转首:“叶大师,还可以再请凌霄?”

    叶镜之道:“胡道友是通过自家祖师来请凌霄的,可以三请凌霄。确实还有最后一请。”

    奚嘉道:“那正好可以三请凌霄。凌霄既然没惩罚老鬼魂飞魄散,那它或许会允许老鬼见王茹最后一面。”

    叶镜之摇摇头,看向远处的案台:“胡道友刚才二请凌霄的时候差点失败,斩断了第三柱香。三炷香,三请凌霄的机会。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胡蝶此时也左右为难。老鬼凄惨成这样了,一个劲地向他磕头,他又不是个铁石心肠的,只是想见一见那个王茹,他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但是他刚才已经斩断了第三根香,根本请不了凌霄。如果老鬼再不回油锅,凌霄降罪下来,很有可能真的要老鬼魂飞魄散。

    “你速速回去,再不回去,凌霄动怒,你就魂飞魄散了!”

    老鬼还在给胡蝶磕头。他如果回油锅,就会随着油锅从人间消失,进入地狱。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王茹了。

    胡蝶气得抬起桃木剑,就想把老鬼赶进油锅。奚嘉见状,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要为老鬼想办法,叶镜之却赶在他的身前,拦住了他:“你想帮他?”

    奚嘉一愣:“……他只是想见王茹一面。”

    叶镜之认真地盯着奚嘉,他郑重地看完一眼,转身走上前。叶大师左手一抬,无相青黎从奚嘉的掌心飞到了他的手中。他一掌拍在了无相青黎上,十八面铜骰在他眼前飞速转动。须臾间,铜骰停了下来,叶镜之一掌拍在了无相青黎的其中一面上,用力一拉。

    轰!

    一张金色长琴被他从青铜骰子里硬生生地拽了出来。

    胡蝶惊骇地喊道:“锦瑟!”

    这把金色的琴上,一共有五十根弦。琴身不大,五十根弦密密麻麻地排在上面。当它出世的一刻,金光大作,这把由金色光芒组成的琴被叶镜之抓在掌中,他没有坐下来认真地弹琴,而是左手拍琴,像拿竖琴一样地将古琴竖放。

    下一刻,右手飞快地拨动了一根弦。

    嗡!

    一只蝴蝶从这根颤动的弦上飞舞出来,这只蝴蝶通体金黄,它飞过的地方,撒下细碎的金光。金光所到之处,一幅虚幻的画面慢慢地在空中浮现。

    画面里,是一间昏暗无光的监狱。一张单人床上,瘦骨嶙峋的女人躺在上面,静静地睡着。她的额头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脸颊瘦得凹陷进去,孱弱的身体在黑夜里紧紧地抱着自己,想要取暖。

    老鬼见到这一幕,疯狂地扑上去,认真地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年轻女人。

    “孙女……孙女……我的乖孙女……”

    他慈祥的目光凝视在这虚拟的画面上,仿佛在看自己的亲孙女。

    叶镜之不停地弹奏五十弦的金色长琴,金光蝴蝶就在空中一直飞舞。忽然,天空中降下一道雷霆,胡蝶神色一凛,拔剑就顶了上去。

    胡蝶吼道:“好了没,看够了就快点回去!叶阎王居然用锦瑟引出蝴蝶,给你看这庄生一梦,你这辈子是值了。快回油锅,要不然我们谁都承受不住。”

    老鬼感激地满眼含泪,他正想往油锅里走,却惊道:“凌霄定住了老鬼的身体,不让老鬼回去!”

    胡蝶瞪直了眼:“妈的,老子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碰到这种事。你就等着魂飞魄散吧!”

    话音落下,又是一道雷从空中劈下。叶镜之想要出手,但他的手牢牢固定在锦瑟上,不弹完一首曲子根本无法松开。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道高瘦的影子飞快地抱起浑身白骨的老鬼,干脆利落地扔进了油锅。

    “噗呲——”

    奚嘉侧过身,避开了几滴从锅子里溅出来的滚油。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时,只见胡蝶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怪物。叶镜之则用一种奇怪的……骄傲的目光看着他,好像特别得意。

    ……等等,为什么叶大师要得意?

    胡蝶惊悚道:“那是一只下过油锅地狱、三百年道行、杀过人的厉鬼!你刚才就那么抱它了?你居然就那么抱它了?你居然没死?!”

    奚嘉反问:“我应该死吗?”

    胡蝶:“……”用手去碰三百年厉鬼的阴气,难道不应该死吗!!!

    墨斗第三、龙虎山大弟子胡蝶的世界观,今天因为一个凡人崩塌了。

    终于解决完老鬼的事情,胡蝶气喘吁吁地收东西,把案台、符纸什么的都收回乾坤包。破庙里,叶镜之还拿着那张金色的琴,他并没有弹完一首曲子,所以只能这么干巴巴地拿着。

    奚嘉好奇地问道:“叶大师,你怎么不把这把琴收起来?”

    胡蝶嗤笑一声,道:“这把琴可是传说中的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他只弹了一半的《思华年》,这把琴当然不可能收回去。不弹完曲子,锦瑟不会消失。虽然这把锦瑟是由法力凝聚起来的,不是真正的神器锦瑟,但也是一样功效。”

    奚嘉看向叶镜之,叶镜之颔首:“是这样的。”

    奚嘉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叶大师?”

    叶镜之的耳尖微红,他抱着这把琴,贤惠地席地而坐,小声说:“不急……我弹给你听。”

    胡蝶:“……”怎么有种gay gay的感觉!

    胡蝶收拾完东西就想走,奚嘉正听叶镜之弹琴,见状他起身问道:“这位胡天师,我想请问一下,王茹是无辜的,你们会怎么处理她的事?”

    奚嘉突然不听曲子了,叶镜之失落地抿嘴。

    胡蝶此时正好走到门边,听到这话,他凹出一个骚包的造型,倚着门框,一脸世外高人的沧桑感:“我玄学界对外联络部,简称玄学界外交部,在处理这件事上当然有自己的一套规定。她会被无罪释放。”

    奚嘉却问:“那她的名声怎么办?”

    胡蝶忽然愣住。

    黑发年轻人神色平静,一字一句地说出残酷的现实:“这起案子在网上讨论得很激烈,我们都知道王茹是无辜的,但是却不可能告诉网友,李宵是被一只鬼杀死的。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会有人相信王茹是无辜的。胡大师……人言可畏。”

    胡蝶慢慢正了神色,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奚嘉,许久后,他红唇一勾,露出一抹艳丽的笑容:“老子是谁,老子是龙虎山大弟子胡蝶。这种小事,轻轻松。”

    奚嘉看着胡蝶这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半晌后,他代替自己的老同学鞠了一躬:“谢谢你,胡大师。”

    胡蝶问道:“你叫什么?”

    “奚嘉。”

    胡蝶拨了拨额头前的刘海,飞身离去,骚包地留下一句话:“很好,奚嘉,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话音落下时,人已经飘远了。

    奚嘉:“……”

    正坐在地上老实弹琴的叶大师:“……”

    叶大师气得直接就想起身去追,但锦瑟幻化出来的金色蝴蝶却一直缠着他,要他把这首曲子弹完才肯放他走。叶大师委屈地把这首曲子弹完,等弹完后再想去追,人早就不见了。

    奚嘉根本没注意到叶镜之的古怪,两人一起从破庙回家。

    走出破庙时,一轮滚圆的朝阳从东方升起。灿烂蓬勃的光芒照亮了这片大地,将过去一夜发生的诸多诡谲事件,全部藏匿于黑暗之下。

    奚嘉站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远远地望着那一轮圆日。许久后,他转头看向身旁的黑衣男人,笑道:“叶大师,刚才如果凌霄动怒,降下惩罚,后果是不是会很严重?”

    叶镜之惊讶地看着奚嘉,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奚嘉微微一笑:“谢谢你冒风险去帮老鬼,让他可以见到王茹的最后一面。”

    金黄的阳光照在奚嘉白净的脸上,让这抹笑容更加温雅和煦。叶镜之喉咙微涩,哑着声音:“……没关系。”

    奚嘉:“我知道,这对你来说确实很危险。”

    叶镜之一愣:“没有。”如果只有胡蝶一个人,那确实挺危险的。但有他在场,只是请凌霄出了点意外而已,他还能够解决。

    奚嘉只当叶镜之是在谦虚,他遥望着远处的朝阳,又说了一声“谢谢”后,沉默地看着朝阳,不再说话。

    太阳完全跳出了地平线,叶镜之沉浸在这壮阔雄伟的日出之景中,他忽然听到一道呢喃声在自己的耳旁响起:“能够见到至亲的最后一面,多幸福啊……”

    叶镜之立刻转首去看奚嘉,奚嘉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叶大师,回家吧。”

    叶镜之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嗯。”

    嗯,回家。

    本来奚嘉以为解决了老鬼的事,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但才过三天,陈涛就给他发来信息,说这次出了王茹和李宵这个事,大学同学居然想搞个同学聚会。

    陈涛:“嘉哥,他们又邀请我了,我这边剧组太忙了,不大好去啊。咱们的同学大多都留在苏城,这次聚会也定在苏城。嘉哥,你正好在苏城,你去参加不?你要是参加的话,帮我和大家打打招呼呗。不过我估计嘉哥你不会去啦,哈哈哈,我就随便和你说说。”

    奚嘉一手拿着电话,一边看电视上的新闻:“谁说我不去?”

    陈涛大吃一惊:“嘉哥,你居然要去?!”

    电视上正在放“丘湖毒妇杀人案”的报道,警|察终于找到了真凶。根据调查,杀害李某的凶手并不是他的妻子王某,而是一个杀人犯。这个杀人犯之前在外省犯下了十几起入室抢劫的案子,后来逃到苏省。李某和王某吵架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回家前,凶手正在他们家盗窃。他们突然回家,凶手藏到了衣柜里,李某忽然开门,凶手便用刀把李某砍死了。

    王某吓得逃离屋子,凶手抢了一些东西后逃走。

    最后警方请网民不要随便在网上散布谣言,那张所谓的李某的死亡照片,其实是某部电影的剧照。正常人是不可能把人的头颅砍成那样,一切只是特效。昨日警方已经抓获了传播照片的三位网民,希望广大网友有辨识地去看新闻,不要轻信谣言。

    玄学界的力量果然强大,奚嘉真的搜到了那个连环杀人犯的通缉令,也搜到了那部恐怖电影的资料。这部电影因为太过血腥,被国家禁了,但是搜索相关图片后,确实有李宵死亡的那张照片。

    与此同时,很多媒体也开始报道李宵对王茹的家暴。他们将王茹几次被家暴而造成的伤口照片都公布出来,也公布了李宵写的很多篇保证书。媒体还报道说,李某的家庭曾经威胁王某的家庭,携恩求报,王某的父母觉得是需要报恩,这才希望将女儿嫁过去。事实上,王某婚后多次被李某殴打,还曾经被砍伤。

    这么多媒体统一口径,警方也如此配合,网友们慢慢转变了风向。

    【原来那个男的竟然家暴!真不是个东西,死了活该!】

    【我就说那个男人的头被劈得太烂了一点,怎么可能这么烂。】

    【我是医生,头骨是人体最坚硬的骨骼之一,正常人类不可能用刀将头骨劈成两半。】

    看着这些新闻报道,奚嘉心情愉悦,对电话那边的陈涛说道:“是,我也很久没见过同学了,想去看看他们。你有什么话要我帮你传达吗?”

    陈涛赶忙道:“赶紧的赶紧的。嘉哥,咱们班的老郑好像生了个大胖小子,他这次要带儿子去,你拍几张他儿子的照片给我看看。还有,还有那个谁……”

    奚嘉一一应下。

    三天后,奚嘉乘坐出租车到了苏城某高级酒店。陈涛对他说过,这次有好几个同学从其他省赶过来参加同学聚会,这几个同学大学时候最喜欢吃苏城的几样特产,让他去聚会的时候给几个老同学带过去,这也算是一份心意。

    拎着几样点心盒子,奚嘉进了酒店,被服务员引到包厢。大门打开,他唇边的笑容缓缓僵住。

    包厢里有三个大圆桌子,璀璨的水晶吊灯从天花板上垂下,将屋内觥筹交错的众人打亮。见到奚嘉,这些人都齐齐惊住,很快,一个穿着名牌裙子的年轻女人走上前,笑道:“奚嘉?我是学习委员刘妍,你还记得我吗?来来来,快坐,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奚嘉轻轻笑道:“陈涛说,王皓真他们喜欢吃。他们中午坐飞机到海城,下午转高铁来苏城,晚上又要乘飞机回去,肯定时间没这些,就让我买一些过来。”

    坐在桌子另一端的一个眼镜男听了这话,赶紧说道:“不就是几个点心么,我想吃的话什么地方买不到。陈涛想太多了。谢谢你啊,奚嘉。”

    奚嘉笑容不变:“不用谢。”

    这个包厢里坐着的人,一半是程序员。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但坐在这样金碧辉煌的酒店里,却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更善于谈吐。奚嘉默默地吃菜,打开手机给陈涛发了一条微信,告诉他自己以后再也不想参加这种同学聚会了。

    陈涛还没回复,奚嘉突然听到一阵议论声。

    “最近的新闻看到没,李宵好像不是王茹杀的,王茹前几天都被放出来了。”

    “看到了。我就说,王茹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杀李宵。”

    “当初她嫁给李宵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命好。李宵那么喜欢她,家里又有钱,嫁给他就等着做全职太太。没想到李宵居然还家暴啊……”

    几个人唏嘘了一会儿。

    忽然,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真的不是王茹被家暴太久,一气之下杀了李宵?”

    奚嘉神色一冷,猛地转头朝出声处看去。

    那边坐了两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然而,更多的声音在包厢里响了起来。

    “那个什么连环杀人犯藏在家里,这也太像电视剧了吧,我怎么就觉得这么不像真的呢……”

    “就是啊。我记得大二的时候王茹特别喜欢看一些血腥的欧美电影,还说特别好看,当时吓死我了。”

    “大学时候感觉李宵人还不错啊。我和李宵隔壁宿舍,他经常请客吃饭,特别仗义。王茹长得那么好看,李宵应该是以为她出轨才会打她的吧。王茹到底是不是出轨了啊?”

    “或许吧。我上个月看王茹发了一张朋友圈照片,好像在哪个咖啡厅喝茶,不是和李宵一起,不知道是和谁……”

    心一点点地浸入了冷水。

    一种无言的寒冷从四面八方袭击过来。

    四月的苏城已然是春暖花开,但是在这间包厢里,奚嘉却感受到了钻入心底的寒意。

    吃完最后一道菜,刘妍走过来,笑着招呼奚嘉等会儿一起去唱歌。奚嘉拿起自己的外套,朝她笑道:“不用了,我今天还有点事,先走了。”

    刘妍又邀请了几次,奚嘉一一拒绝。离开包厢时,奚嘉发现自己带过来的几个小点心被人留在包厢的客桌上,并没有被人拿走。他沉默地走上前,自己拿走了这几样便宜的点心,出了酒店大门。

    站在酒店门口,大家都在等有车的几个同学把车开过来,然后一起开车去唱歌。奚嘉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车门关上的一刻,他听到有人小声说道:“王茹大一时候给奚嘉写过情书,她和奚嘉又都留在苏城。她该不会就是和奚嘉出轨吧?”

    凌厉地目光瞬间扫了过去,奚嘉冷冷地盯着这群陌生而又熟悉的同学。

    出租车司机问道:“小伙子,去哪儿啊?”

    隔着褐色的车窗,奚嘉看着这群同学。他忽然觉得,这些人比鬼怪还要恐怖。

    司机师父又问了一遍,奚嘉重重地叹了一声气,转过头,笑道:“师父,我去园区。”

    “好嘞!”

    车子缓缓地驶离酒店,奚嘉没有再往回看一眼。他简单地把聚会上发生的事情发给了陈涛,陈涛发过来六个点。过了五分钟,陈涛说:【嘉哥,以后我也不去了,忙得很,没什么意思。】

    奚嘉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字,闭上了眼。不过多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奚嘉睁眼一看。

    陈涛:【嘉哥,快到四月三十了,我回苏城看看你?】

    眼眸瞬间睁大,奚嘉嘴唇微张,许久后才回复一个简单的字:【好。】

    四天后,奚嘉大清早就出了门。叶镜之正在认真地打扫屋子,突然听到一阵门铃声。他诧异地走到门前,一打开门,只见一个小胖子拿着大包小包的菜,也惊讶地看着他。

    陈涛愣愣地说道:“我走错了?”

    叶镜之茫然地看着他。

    陈涛往后倒退几步,看看门牌号:“咦,我没走错,就是嘉哥的家啊。不过这门好像换了一扇。”

    叶镜之神色平静:“你找奚嘉?”

    陈涛点点头:“对,我说好今天来看嘉哥的。”

    叶镜之低下头,看见陈涛脚边的小行李箱,似乎是从外地赶过来的。

    叶镜之道:“他早上出门了。”

    陈涛将行李箱拿进门,听了这话,他把手里的菜放下来:“原来嘉哥已经去了啊。”

    轰隆隆!

    一道响亮的雷霆从屋外响起,叶镜之立即转首看向窗外,只见大雨滂沱而下,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将苏城描绘成了雨中水乡。

    天色猛然暗下,世界寂静无声。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媳妇好像有事瞒着我……委屈巴巴.jpg

    ---------------

    今天这章好粗长啊~真是棒棒哒~

    ---------------

    谢谢

    太太不填坑我就不改名扔了1个地雷

    梨依扔了1个地雷

    梨依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手榴弹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手榴弹

    表妹咩咩咩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小琪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内衣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内衣里扔了1个地雷

    沧若澜扔了1个地雷

    四月中旬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扬一扔了1个手榴弹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火箭炮

    岚舞魅涟扔了1个火箭炮

    岚舞魅涟扔了1个火箭炮

    太太不填坑我就不改名扔了1个地雷

    太太不填坑我就不改名扔了1个地雷

    等等为什么我的内衣里也有雷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