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娱乐圈里从来不缺帅哥美女,奚嘉活了这么多年, 见过无数帅哥美女, 却从没见过这种不男不女的——不男不女绝对不是骂人, 纯属客观陈述。

    这位突然到访的陌生……男人,用一只紫色的蝴蝶打断了叶镜之请凌霄的法术。那只紫蝶在他身边飞舞了两圈后,在空中散落成晶莹的光束, 消失在他的掌心。这人头发很长,用一根发带松松地绑在脑后,面容极艳, 唇红齿白, 完全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大美人。

    奚嘉上下扫了这人一眼,还没再开口, 便听叶镜之淡淡道:“他叫胡蝶, 龙虎山的大弟子。”

    “龙虎山?”

    叶镜之颔首:“嗯,是四大门派里的龙虎山。”

    奚嘉抓住了一个重点:“叶大师,你认识这个人?”

    叶镜之理所当然道:“我认识。”

    奚嘉:“……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 他好像是男的。”既然认识, 不该直接知道他是男人?

    叶镜之:“玄学界里, 大多数人把他当女人看待。”

    奚嘉:“原来如此。”

    胡蝶:“老子特么还站在这里,敢不敢不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

    叶镜之毫无歉意地说道:“抱歉, 胡道友,不知你为何会在这里?”

    胡蝶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他看着叶阎王和他身后护着的年轻小帅哥,真是完全没脾气了。

    接下来,胡蝶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简单阐述了一遍。

    胡蝶之前说叶镜之抢他积分, 其实不是在胡扯,而是确有其事。叶镜之曾经对奚嘉说过,对于王茹这种和鬼怪扯上关系的刑事案件,玄学界一直有和政府合作,成立相应的部门,由四大门派的弟子出手解决这类案件。

    “玄学界对外联络部上周发现一个特殊的案子,经过初步判定,应该和鬼怪有关,我被派来调查这个案子。”

    这间破庙又小又脏,胡蝶一边说,一边到处找地方想坐下。他走了一遍,满脸嫌弃,最后又娇气地回到门旁,继续倚靠门槛,凹了一个装逼的造型,说道:“那个姓王的嫌疑人不肯和我说实情,那个姓李的死者又在我来苏城的前一天投胎了。他们害得我找了几天才找到这只老鬼,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眼睁睁看着他被抓到这里来了。我追了一路,才追到这间破庙,然后就见到你们了。”

    奚嘉诧异道:“你的意思是,刚才叶大师把老鬼抓过来的时候,你就在他旁边?”

    胡蝶依旧凹着那个看上去就姿势困难的造型,故作高深地吐出两个字:“不错。“

    奚嘉:“那你为什么不在叶大师刚出手的时候,就阻止他,反而追了一路?”

    胡蝶脸色大变,被口水呛得咳嗽了两声:“住……住口!我是一时失察,才不小心被叶阎王抢了积分。这要是我没走神,他根本抢不走我的积分!他抢不走!”

    叶镜之:“我在用连山之契招魂的时候确实遇到了一点阻碍,原来是胡道友在阻拦。”

    胡蝶:“……”敢不敢给人一点面子啊!

    大家把话都说清楚后,就继续着手解决老鬼的问题。

    叶镜之直接表明自己不会去拿老鬼的积分,既然胡蝶来了,可以由胡蝶来请凌霄,他不介意。听了这话,胡蝶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到老鬼面前,从乾坤包里取出一样样的蜡烛、符纸、案台,摆出了一个请神台。

    就算在摆请神台,胡蝶也注意了案台的摆放角度。他发现这个破庙实在太脏了,居然还动手给破庙打扫了一遍,等破庙干净一点后,才继续摆请神台,当真是骚包十足。

    奚嘉看着这位雌雄莫辨的捉鬼天师,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玄学界的人会把这个人当女人看了。

    不过讲道理,女性绝对不背这个锅!奚嘉从没见过这么磨磨唧唧的女性,摆个请神台还要打扫打扫,蜡烛放得是不是整齐水平还得用尺来量。

    这哪里是女人?

    人家女性那叫心思细腻,注意细节。这个胡蝶纯粹就是骚包!名字叫胡蝶,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花香,腰间还挂了一只叮当作响的小铃铛……这个锅女性不背,绝对不背!

    奚嘉无语地看了很久,又吃了一颗玄学界的药丸后,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奚嘉小声问道:“叶大师,他是不是就是墨斗榜上的第三名?我记得墨斗第三好像也叫胡蝶,是他吗?”

    叶镜之颔首。

    奚嘉闻言,意味深长地看向胡蝶那gay里gay气的背影:药丸!真的是药丸!

    奚嘉完全不明白,龙虎山的大弟子怎么会是这种德性。叶镜之所说的四大门派分别是紫微星斋、神农谷、大万寿寺和龙虎山。这前面三个普通人恐怕不怎么了解,它们都是藏在暗地里,不为人所知的玄学门派。但最后一个龙虎山,却是赫赫有名的道教第一派。

    龙虎山的名字来源于“丹成龙虎现”,指的是东汉时,道家祖师之一的张道陵张天师曾经在一座山里炼丹,他法力高深,一丹成,气现龙虎,世人便给这座山取名为龙虎山。

    后来,张道陵的子孙在龙虎山定居,成立了天师府。

    秦朝的国师是徐福,深受始皇重用。而东汉以后,许多王朝的国师就是张天师。

    几千年下来,张天师已经成了一种官职、一种外号,不单单指哪一个人。每一任张天师都是张道陵的后人,他们被皇帝重用,官居一品,世世代代在朝堂上呼风唤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奚嘉一直以为龙虎山早就不复存在,变成了国家级旅游景区。每天去看天师府的人多得很,天师府每年都能赚上一大笔。

    小时候奚嘉因为阴气太重,也被父亲带着前往龙虎山,想请大师帮忙。然而到了龙虎山,父子两人买了一张门票(奚小嘉当时个子矮,免票),在天师府景区逛了一圈,买了几个神神叨叨的小玩意儿,就离开了龙虎山。

    一想到这,奚嘉的脸色就古怪起来,他想起自个儿小时候买的那几个小玩意儿了。当时还真以为有什么用,结果回家翻过来一看——

    『made in yiwu small goods mall』

    ……这都什么玩意儿!!!

    仿佛察觉到了奚嘉心中的无语,叶镜之解释道:“现在的龙虎山和几百年前的确实不一样,但一脉同气。天师府那一脉日渐衰落,现存的这一脉广收天下弟子,较为繁盛。”

    奚嘉轻轻点头。他当然知道天师府的那一脉衰落了,他们都开始卖义呜小商品市场的东西了好吗!

    胡蝶将请神台摆好后,取出一把长长的桃木剑,开始请凌霄。

    大概因为龙虎山是最正宗的道教传承,很多影视小说都从龙虎山的道教典藏中取经,胡蝶做法的方式非常常见。他用桃木剑在黄符纸上画出一道道的朱砂符录,再一剑戳进符录,符纸瞬间燃烧。

    胡蝶一手晃着一串铃铛,另一手握着桃木剑,在两根蜡烛和符纸之间来回舞动。

    第一张符纸燃烧过后,田野里的风突然停住,破庙里寂静无声。

    “凌霄在上,弟子请神。仰起先天一气将,火雷阳谷张天君。玉帝金书亲付汝,鞭龙跨斗出天门。风云雷雨电相随,百万雄兵前后卫。天之精,地之灵,张元帅,速显形。龙虎山第七十六代弟子胡蝶,请张天师现身!”

    胡蝶一剑刺穿三张黄符,剑指向天。叶镜之立刻伸手抱住奚嘉,搂着他往后倒退三步。

    轰隆隆!

    晴朗的夜空无端响起了一阵震耳的雷鸣,下一刻,晴空霹雳,粗壮的雷霆从天空劈下,直直地劈入破庙。这雷霆通体全白,刺眼无比,劈进破庙时全然没有毁坏破庙的一砖一木,而是狠狠地劈在了胡蝶的桃木剑上。

    一雷劈下,狂风大作。

    叶镜之紧紧地抱着奚嘉,奚嘉被这狂风吹得睁不开眼,更不提挣脱叶大师的怀抱。

    “三香尽,祖师灵。天君奏请凌霄命,今日我请凌霄听。”

    “第一听,苏城有一女,王氏以茹名。王女今年廿又三,去岁嫁为李家妇。王女日日泪雨下,李生夜夜骂其名。请凌霄,判对错,此为何过,当以何刑?”

    胡蝶一剑戳破符纸,符纸燃烧。

    轰隆隆!

    乌云密布中,一道雷声猛然炸响,仿佛在回应胡蝶的话。

    破庙里的风慢慢变小,胡蝶举起桃木剑,突然将案台香炉里最左侧的一根香劈断。在他劈断这根香的下一秒,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田野里回荡起来。

    奚嘉见的鬼多了,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神乎其神的景象。他抬首看着叶镜之,叶镜之低头看他。叶大师想了想,认真地解释:“请凌霄开始了,胡蝶的法力还不能自己请凌霄,所以他请自己的祖师张天师代为传音,向凌霄请奏。”

    奚嘉问道:“胡天师刚才似乎不是在说老鬼的事情,他是在做什么?”

    田野里的鬼嚎声更加凄厉了几分,叶镜之握紧了奚嘉的手,将无相青黎塞进他的掌心,彻底挡住他浑身的阴气,神色凝重:“他将李宵的鬼魂从地府里拉出来了。”

    奚嘉错愕地睁大眼。

    此时,破庙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队鬼魂。这队伍里一共有十八个鬼魂,各个低着头,最前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鬼。白色的帽子挡住了这只鬼的脸,他手里敲着一张锣,带着这队鬼魂像破庙走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咚——”

    白衣鬼每喊一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就敲一下手里的铜锣。他一步步地走进破庙,然后高喊这八个字,穿墙而过,从破庙的另一面直直地走了出去。

    它身后的十八个鬼魂也跟着它,走进破庙。当排在队伍最后面的一只鬼进了破庙时,奚嘉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李宵!”

    李宵浑浑噩噩地跟在队伍中,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往前走着。他走到胡蝶的身前时,胡蝶忽然出剑,将他从队伍中打了出来。领头的白衣鬼敲锣的声音断了一瞬,但只是一瞬,它又高喊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白衣鬼带着剩下来的十七个鬼魂,继续向前走去。

    “弟子领命。李氏小儿欺人甚,今日当下石磨狱。请凌霄,降神雷,百年雷霆断其身,千年石磨碎其体。李氏小儿,魂兮归去!”

    天空中响起一道闷雷声,胡蝶围着李宵的鬼魂,在地上用桃木剑画出一个圈,将李宵包围其中。一道雷从天空中劈到了胡蝶的剑上,刺眼的雷光顺着剑尖冲入了这个圈子里,圈中的李宵猛地被这雷霆击中,发出痛不欲生的嘶嚎。

    无数的雷霆包围着李宵,他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身影渐渐变淡。在李宵被这无尽的雷霆折磨的同时,一只高大的石磨虚影缓缓出现在破庙里。这巨大的石磨里,有无数人正在凄厉地惨叫。

    石磨滑过一轮,将他们碾压成血肉粉末,他们的身体瞬间复原,接着石磨再次碾压一轮。

    李宵一点点的飘入这个巨大的石磨里,在他彻底消失的一刹那,奚嘉看到他的身体被雷霆轰砸,被石磨碾平。

    叶镜之低声道:“凌霄下令,他被投入石磨地狱。接下来一百年,将会被雷霆轰砸身体。接下来的一千年,石磨会一次次地碾碎他的骨肉。”

    奚嘉问道:“石磨地狱?”

    叶镜之点头:“是十八层地狱的第十七层,石磨地狱。”

    奚嘉摸了摸胳膊上的寒毛。真不愧是第十七层地狱,一次次被石磨粉身碎骨的疼痛,他只是看李宵被碾碎了一次,就觉得头皮发麻。

    破庙里,胡蝶再次转起圈来,晃悠着左手的铃铛。

    “凌霄一听已过身,弟子请您再倾听。”

    “第二听,破庙有老鬼,存世三百年。此鬼从未害人命,只把王女看自亲。今日老鬼杀人命,已成厉鬼满手腥。请凌霄,判其刑,当下地狱,或散其形?”

    这一次,天空中的乌云凝聚成堆,却没有回音。沉闷的雷声在乌云中轻轻响起,但没有一道雷劈向胡蝶的桃木剑。

    胡蝶惊愕不已,又说了一遍:“请凌霄,判其刑!”

    乌云里有电光闪烁,还是没有回音。

    胡蝶脸色一变,他刚才在二请凌霄的时候已经劈断了第二根香,现在他大喝一声,狠狠地劈断了第三根香。在他劈断第三根香时,天空中有一道血色雷霆冲他的桃木剑砸来,这剑只砸到一半就转了个弯,直直地砸向一旁的老鬼。

    血红色的雷霆砸在这老鬼的身上,它痛苦地喊叫起来。

    奚嘉捏紧手指,在耀眼的雷光下,他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奚嘉忍不住拉住了叶镜之的袖子:“叶大师,老鬼他是要魂飞魄散了吗?”

    叶镜之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袖,再看看奚嘉的手,他将奚嘉护在身后,道:“这是胡道友请的凌霄,我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我们再看下去。”

    胡蝶也被这种情况吓蒙了。

    胡蝶以前也请过凌霄,他们这些天师捉厉鬼的时候,基本都会象征性地请一下凌霄。这种请凌霄十分随便,就是问凌霄一句:爸爸爸爸,您看这个鬼是当杀不当杀?

    凌霄爸爸不回应,那就是当杀。

    凌霄爸爸回应了,就直接把这只鬼送进某一层地狱。

    杀过人的厉鬼不存在直接投胎转世的说法,必然是要受到惩罚的。

    胡蝶之前请凌霄爸爸的时候,爸爸都不理他。爸爸的意思很简单:宰了这只鬼,别来烦爸爸。只有这次,胡蝶也查清楚了这个案子的复杂性,知道这种案子,不像其他很多厉鬼杀人,只是单纯地为了害人性命,凌霄可能真的会倾听。

    过了足足一刻钟,那道雷霆才慢慢消散。奚嘉定睛一看,老鬼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身上全是烫伤的血泡。它的脸涨得通红,一口硕大的油锅在它的身下一点点地显现。

    胡蝶立刻喜笑颜开:“谢谢爸……咳,弟子领命。老鬼当下油锅狱,日日受刑五百年。二听已过,恭送凌霄!”

    漆黑的夜空中,沉甸甸的乌云渐渐散开。

    老鬼被扔在油锅里,身体被油锅炙烤,随着油锅一点点消失在空气里,老鬼的身体也快要消散。但就在此时,这浑身是伤的老鬼竟然颤抖着抓上了油锅的锅壁。

    滚烫的油锅锅壁烫得老鬼痛喊嘶嚎,它的皮肉黏在锅壁上,根本无法动作,但它却狠心地往油锅外爬去。它的皮肉粘在锅子上,每往上爬一步,肉就掉一层。等它爬到锅顶时,它的双手双腿已经只剩下森森白骨。

    胡蝶惊骇地看着老鬼。

    破庙外,天空中的乌云再次聚集起来。愤怒的雷鸣声一下下地响起,仿佛在质问这只鬼为何竟敢无视自己降下的刑罚。

    老鬼用白骨四肢爬出了油锅,扑通一下跪在了胡蝶的面前。它用白骨跪在了地上,向胡蝶磕头,声音嘶哑:“大人,求您请凌霄,让老鬼再见小茹一面。大人,求您请凌霄,求凌霄让老鬼再见小茹一面!”

    胡蝶呆怔地看着老鬼。

    奚嘉看着这一幕,心脏剧烈颤动,他快速转首:“叶大师,还可以再请凌霄?”

    叶镜之道:“胡道友是通过自家祖师来请凌霄的,可以三请凌霄。确实还有最后一请。”

    奚嘉道:“那正好可以三请凌霄。凌霄既然没惩罚老鬼魂飞魄散,那它或许会允许老鬼见王茹最后一面。”

    叶镜之摇摇头,看向远处的案台:“胡道友刚才二请凌霄的时候差点失败,斩断了第三柱香。三炷香,三请凌霄的机会。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胡蝶此时也左右为难。老鬼凄惨成这样了,一个劲地向他磕头,他又不是个铁石心肠的,只是想见一见那个王茹,他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但是他刚才已经斩断了第三根香,根本请不了凌霄。如果老鬼再不回油锅,凌霄降罪下来,很有可能真的要老鬼魂飞魄散。

    “你速速回去,再不回去,凌霄动怒,你就魂飞魄散了!”

    老鬼还在给胡蝶磕头。他如果回油锅,就会随着油锅从人间消失,进入地狱。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王茹了。

    胡蝶气得抬起桃木剑,就想把老鬼赶进油锅。奚嘉见状,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要为老鬼想办法,叶镜之却赶在他的身前,拦住了他:“你想帮他?”

    奚嘉一愣:“……他只是想见王茹一面。”

    叶镜之认真地盯着奚嘉,他郑重地看完一眼,转身走上前。叶大师左手一抬,无相青黎从奚嘉的掌心飞到了他的手中。他一掌拍在了无相青黎上,十八面铜骰在他眼前飞速转动。须臾间,铜骰停了下来,叶镜之一掌拍在了无相青黎的其中一面上,用力一拉。

    轰!

    一张金色长琴被他从青铜骰子里硬生生地拽了出来。

    胡蝶惊骇地喊道:“锦瑟!”

    这把金色的琴上,一共有五十根弦。琴身不大,五十根弦密密麻麻地排在上面。当它出世的一刻,金光大作,这把由金色光芒组成的琴被叶镜之抓在掌中,他没有坐下来认真地弹琴,而是左手拍琴,像拿竖琴一样地将古琴竖放。

    下一刻,右手飞快地拨动了一根弦。

    嗡!

    一只蝴蝶从这根颤动的弦上飞舞出来,这只蝴蝶通体金黄,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