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大学的时候, 奚嘉格外孤僻。

    泰山石挡不住他日渐增加的阴气,为了避免伤害到别人, 奚嘉只和陈涛来往。大三的时候他就搬出了学校自己住,更不了解学校里的事情。

    时光转眼而逝, 他已经毕业一年,大学也成了回忆。

    奚嘉看着玻璃对面的年轻女人,他仔仔细细地看着这张苍白清秀的脸,想要从其中找到一丝曾经的美丽自信, 但是到最后,他只能望着王茹沉静得再无起伏的双眼,轻轻地叹了一声气。

    奚嘉对王茹的印象,除了大一时候的那封情书和毕业典礼上的当众被求婚, 只剩下大二时候的一场话剧表演。

    苏城大学的话剧社十分出名,有百年历史, 每个月都会在校内校外表演话剧。王茹作为剧社的台柱,在大二的时候主演了一场《赵氏孤儿》。奚嘉被陈涛拉过去看系花表演, 美名其曰要支持自家计算机的系花。在灯光聚焦的地方, 美好如画的女孩穿着一身鲜艳浓郁的红衣,将全场观众俘获。

    那时候连奚嘉都不得不承认, 这个系花是名副其实。而如今……

    奚嘉看着面前瘦瘪的女人,沉默了许久,低声道:“是,我是奚嘉。”

    王茹抬起眸子,静静地看着他, 将他看了一遍后,突然躲开了视线,低下头,将自己的脸藏在了头发下,不肯再让奚嘉看她。

    奚嘉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看王茹,再看看身旁的叶镜之。叶大师端端正正地坐在一旁,认认真真地听着他们谈话。见奚嘉突然看自己,他困惑地看着奚嘉,奚嘉摇摇头,继续看向前方。

    嗯,叶大师好像很迟钝,没看出来王茹和自己的事情啊……

    奚嘉对这位老同学是同情偏多,但绝对算不上喜欢。他要是喜欢王茹,当初就不可能拒绝对方的情书,也不会在毕业典礼上对那场轰动全校的求婚视若无睹。

    有些话不用说,在看到王茹的时候奚嘉就已经明白,过去这一年,这位曾经的系花过得不好。

    脸上的那道伤疤是遮不掉的,看痕迹,应该是半年前被人用刀划伤的。除了这道伤疤,王茹的嘴角和眼窝有些淤青。她上周就被抓住关进派出所,那这一周内,她不可能被人打伤,这些淤青只能是被抓之前被打伤的。

    李宵死了半个多月,中间王茹自己逃了一个星期。她的伤口应该不是在逃亡的那一周时间内被人打的,仔细想来,只有可能是半个月前,李宵还没死的时候,被李宵亲手打的。

    当时打的是有多重,到现在都还有一些消褪不去的淡青色?

    除此以外,被衣服挡住的地方,恐怕藏着更多看不见的伤口。

    网络上很多人将王茹称为“蛇蝎毒妇”,因为媒体在进行报道时,为了制造噱头,用的是李宵和王茹的毕业合照。在媒体的报道中,李宵的家庭资助王茹上了大学两年学,在王茹的父亲生病后,还承担了王父的医药费。

    毕业典礼上,这个善良热心的年轻人给女朋友表白,获得全校同学的祝福。他们喜结连理,应当是一对美满幸福的夫妻。然而最终,这个年轻人得到的却是那样惨烈的下场。

    那张模糊的毕业照完全挡不住计算机系花的美丽,当时的王茹比现在健康阳光,她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今许多网友对着这个笑容,异口同声地骂道:【贱人,毒妇,死刑!】

    很多媒体只会报道一部分的新闻,什么样的新闻能产生更大的效益,他们就会报道什么。在他们的报道之下,网友不会看见如今的王茹是多么的瘦骨嶙峋,只会看见曾经的她是多么青春年少,恣意美丽。

    奚嘉垂眸看着桌子,许久后,说道:“我知道,人不是你杀的。”

    王茹身体一颤,仍旧没有抬头。

    奚嘉的声音十分平静:“这起案子之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定案,是因为警|察也知道,你一个柔弱的女人,不可能用那种方式,在那么短时间内,杀了李宵。”

    头发挡住了王茹的表情,她一声不吭。

    奚嘉转头看向叶镜之,两人对视一眼,叶镜之点点头。

    奚嘉再看向玻璃对面的王茹,开口说出了自己这次来探监的目的:“我已经用一些手段,知道了当时的真相,也确定人不是你杀的。但是王茹,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那把刀上有你的指纹,这个不算重要,你是家中女主人,刀上有指纹很正常。但是案发时,你的邻居们都在关注你们吵架。他们看见家里只有你和李宵,他们也听见你们在打架。无论是李宵在打你,还是你打李宵,他们只会作证——屋子里只有你和李宵,然后李宵突然死了,你浑身是血逃走了。”

    顿了顿,奚嘉郑重地说道:“我想问的是……你知道,是谁杀了李宵吗?”

    王茹整个人一震,她的头埋得更低了,死活都不肯看奚嘉一眼。那双柔弱单薄的肩膀不停地颤抖着,奚嘉很想再严肃地询问一遍,但是看着这番情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低低的抽泣声在安静的会客室里回荡,王茹的身体瘦得像一张纸板,眼泪顺着下巴往下滚落,落在衣服上,晕染成一圈圈的泪痕。

    奚嘉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在他的猜测中,王茹应该知道是谁杀了李宵。

    那只老鬼死了三百年,他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没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死离别没看过,怎么可能就因为一起普通的家暴事件,就突然出手杀了人?

    王茹应该认识老鬼,而且有不简单的关系。

    可是现在王茹哭成了这样,他根本问不出口,也无法得知真正的真相。

    就在奚嘉准备放弃,干脆直接请叶大师去找老鬼的时候,一道嘶哑难听的女声低低响起:“我知道……”

    奚嘉神色一凛:“你知道是谁杀了李宵?是谁?”

    王茹缓慢地抬起头,双眼哭得通红,因为太瘦,眼眶往外有些凸起,看上去有些吓人,又无比凄惨。她努力地擦干眼泪,泪水还是往下落,最后她再次低下头,不敢看奚嘉,只是声音小小地呢喃道:“我知道,是爷爷……杀了李宵。”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奚嘉的预料:“爷爷?”

    “是,他是爷爷,我很小的时候,曾经见过的一个爷爷。”

    正常的会客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因为叶镜之走了后门,这次没有警|察来敲门请奚嘉离开,他坐在椅子上,听这位老同学说起了一个很匪夷所思的故事。

    “我小的时候,很小的时候,应该是五岁以前,曾经有一个老爷爷,他对我很好。”王茹将脸埋在头发里,声音没有起伏地说着:“我是农村人,爷爷奶奶死得早,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要在外面干农活,所以我小的时候,妈妈就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我记得我有一天碰到了一个老爷爷,家里的门明明被妈妈锁起来了,那个老爷爷居然站在我家大桌前,偷吃我家给菩萨供的馒头。”

    奚嘉隐约听出了苗头,他看向叶镜之,叶镜之解释道:“阴阳眼很少见,玄学界目前只有我一人有。但是一些阴气比较重的孩童,在七岁以前,可以见鬼。”

    王茹沉默片刻,哑着嗓子道:“是,我后来想明白了,那个爷爷是鬼。”

    奚嘉第一次听说有人类和鬼怪相处的事情,这个人类还是自己认识的同学。

    王茹继续说道:“我当时什么都不懂,也不觉得害怕,就拉着爷爷不肯让他走,让他陪我玩。小时候的事情我实在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爷爷陪我玩了一两年,每次妈妈不在家,他就来陪我玩,还不允许我把他的事情告诉妈妈。等我年龄大了点,就没有再见过爷爷。”

    奚嘉道:“应该是你的年纪到了,阴阳眼没了,所以看不见鬼了。”

    王茹:“我那时候年龄太小,后来随着长大,一直以为那是我小时候自己幻想出来的人,就没有再想过这件事。奚嘉……”

    念出“奚嘉”两个字时,王茹突然哑口,过了很久,她才继续说道:“奚嘉,我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那位爷爷的事情,但是在半个月前,我真的从没想过,世界上真的有鬼。”

    奚嘉肯定道:“世界上,真的有鬼。”

    王茹难过地笑了一声:“原来你和我们的世界从来不一样。”

    奚嘉不知该说什么,他只能把话题转回去:“半个月前,你怎么就知道,是那位老爷爷杀了李宵?”

    “李宵死在我的面前。”

    奚嘉:“所以?”

    王茹身体颤抖,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奚嘉,他死在我的面前。我眼睁睁看着那把刀划破了他的脸,他的头裂成两半。他到那个时候还没死,他的眼珠还在动!他盯着我看,我根本没拿那把刀,但是那把刀飘在空中,狠狠地划着他的脸,就像曾经他划我的脸一样,把他的脸全部划开,都是血……奚嘉,都是血!!!”

    那张流传在网上的照片奚嘉看过,确实是血肉模糊。别说是王茹这种从没见过血腥场面的女人了,就是奚嘉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也差点吐出来。

    如果王茹是眼睁睁看着李宵被那样杀死,恐怕真的会崩溃。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抱着他,想把他的脸拼回去,但是他死了,他真的死了……我好害怕,我想逃跑。我在表叔家躲了一阵子,后来就被警|察抓走了。表叔报的警,他说,他不敢藏一个杀人犯。”

    奚嘉:“我知道,你不是杀人犯。”

    王茹突然抬头,脸上全是眼泪:“你相信我?”

    奚嘉颔首:“是,我相信你。”

    泪水如同溃堤,打湿了这张曾经美丽的脸。王茹紧紧地凝视着奚嘉,连眨眼都不肯,仿佛要将他印到记忆深处,要将这张脸永远记住。下一刻,她突然起身,走向大门,连一句道别都不肯和奚嘉说。

    一切变化得太快,奚嘉还没反应过来,王茹就已经转身离开。他急忙出声:“王茹,你放心,我会尽量还你清白。”

    王茹走到门前,停住脚步,她没有转身:“……谢谢。”

    她的背影瘦而干瘪,罪犯服空空旷旷地穿在身上,如同一件大袍子,根本看不见身体。

    毕竟是认识的同学,见到她这样,奚嘉也有些于心不忍:“你照顾好自己。”

    王茹正要伸手开门,听了这句话后,她缓缓地转过身,脸上还是流淌不停的泪水,但是嘴角却慢慢地扯开。她露出一抹笑容,忽略额头上狰狞的疤痕,这个笑依旧美丽温婉。她轻声问道:“奚嘉,我想起一件事,从来都没有告诉你,现在不说,可能以后永远都没机会了。”

    奚嘉一愣:“什么事?”

    一旁的叶大师茫然地看着奚嘉,再看看王茹。

    王茹笑着道:“大二的时候,你曾经看过我一场话剧演出,你还记得吗?”

    奚嘉:“……陈涛拉我去看的那次?”

    王茹笑得自信:“我好看吗?”

    奚嘉一时哑然。

    眼泪顺着王茹的嘴角滑下,她依旧在哭,但是嘴角却努力地上扬着。

    奚嘉看着她,认真道:“好看。”

    王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她笑靥如花,比当年更盛:“那场话剧是我把票塞给陈涛,求他带你去看的。奚嘉,谢谢你,王茹已经死了,请你记得三年前的那场《赵氏孤儿》,她是最后的王茹,从那以后,她就死了。”

    话音落下,这个骨瘦如柴的女人突然打开门,毅然决绝地抬步离开。

    奚嘉呆在原地。

    迟钝到令人发指的叶镜之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东西:“……”

    离开派出所后,奚嘉发了个微信给陈涛,很快收到回复:【咦,嘉哥你怎么知道的啊?当时那场话剧确实是王茹让我带你去看的。他们剧社的票一票难求,正好王茹给我票了,就是带你去看一场话剧而已,我就带了。你别生气啊,我知道王茹喜欢你,不过她大三不就和李宵在一起了么,她也没纠缠你不是?】

    奚嘉发了六个点过去。

    对于王茹,奚嘉实在提不上一点点喜欢。他是真的不喜欢王茹,刚才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一方面觉得对方很可怜,很明显婚后的李宵并不是一个好丈夫,他家暴打人,王茹过得很不好。但是他对王茹的感情也只限于同情,最多是在最后,当王茹突然那么果断地离开时,他感到了一丝钦佩。

    这位系花也不是那么脆弱,至少她还没有真正死去,她还有机会澳门葡京网上娱乐。

    想通这一切后,奚嘉摇摇头,将刚才派出所里发生的事情抛到脑后。他转头看向叶镜之,道:“叶大师,情况我们知道的也差不多了,你看能不能找到那个老鬼……”

    声音骤然停住。

    明亮的路灯下,叶大师微微低头,静静地看着奚嘉。明明叶大师看上去和以往没什么差别,但奚嘉总是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总觉得叶大师的眼神……有点幽怨?有点委屈?

    奚嘉赶紧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忘记,他又道:“咱们能找到那个老鬼吗?”

    叶镜之委屈巴巴地点点头,声音低沉:“嗯,能找到。有连山之契在,找他虽然要费一点功夫,但并不困难。”

    奚嘉:“……”迟疑片刻,他忍不住道:“……叶大师,你这是怎么了?”

    委屈至极的叶大师听了这话,特别想直接问问自家媳妇,你和那个王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为什么她好像对你心怀不轨!但是看着奚嘉真诚的眼睛,他张了张嘴,又只能闭上。过了老半天,才冒出来一句话:“没……没什么……”

    奚嘉:“……”这分明就是在说,我很有什么!

    奚嘉很少见到叶大师这么古怪的样子,他们马上要去办重要的事,不能这么别别扭扭地继续下去。这起案子牵扯到了他的老同学,他不会袖手旁观;这起案子和叶大师也有关系,因为他差点和那个老鬼签订连山之契。

    沉思半晌,奚嘉认真地盯着叶镜之,道:“叶大师,你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虽然我们相处不久,但我一直认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有什么事,不该瞒着对方,应该一起面对,不是吗?”

    叶镜之怔住:“朋友?”

    奚嘉颔首:“难道我们不是朋友?”

    叶镜之下意识地说道:“我们不是定了……”

    “我一直觉得叶大师你人很好,能认识你,我真的很幸运。你不会还当我是陌生人吧?虽然我一直听裴玉说,你是玄学界的道德标兵,就算是陌生人的事情,也会热心地帮忙解决。但我们认识这么久,早就不应该是陌生人了。是因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和王茹有关吗?”

    叶大师轰然红了脸,赶紧解释:“和她没关系,和她没关系。”

    奚嘉:“……”看来真的和王茹有关。

    想了想,奚嘉问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答案:“……叶大师,你该不会发现了,王茹喜欢过我吧?”

    叶镜之:“……”

    叹了口气,奚嘉坦白道:“是,她是喜欢过我。我大一收到过她的情书,不过我当时就拒绝了。你不要误会,叶大师,我和她绝对没什么特殊关系。她毕业就结婚了,我连他们的婚礼都没参加。”

    叶镜之瞪大眼:“你为什么不参加他们的婚礼?”

    奚嘉道:“他们的婚礼订在七月半,当时我的泰山石已经不能完全遮蔽阴气,又是七月半这种日子,鬼门开,阴气大盛,我不敢和人接触。”

    叶镜之顿时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因为不想看到那个女人结婚,才拒绝参加婚礼……

    奚嘉哪里能想到,叶大师能想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一锤定音:“我和王茹真的没有任何特殊关系。这次我也只是因为同情她,大家又是同学,才想帮忙。叶大师,你放心吧。”放心好了,王茹都结过婚了,他绝对不当小三,绝对绝对不是小三。

    叶镜之彻底松了口气,看着奚嘉再三保证的模样,他心里又觉得委屈,又觉得甜甜的。委屈是因为刚才那个女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还喜欢他家媳妇,要是媳妇真的动心了,那可怎么办?至于甜甜的……

    媳妇这么认真地撇清关系,这么在乎我,真好!

    沉浸在自己脑洞里的叶大师,今天也脑补得特别开心。

    其实不能怪人家叶大师太过担心,整天乱想,实在是他始终觉得,奚嘉可能会嫌弃自己,要是他哪里做的不好,奚嘉就会不要他了。

    叶镜之一直知道,自己在玄学界的名声不大好。

    叶阎王,这个外号看上去是一种尊敬崇拜,但是在敬仰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