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大学的时候, 奚嘉格外孤僻。

    泰山石挡不住他日渐增加的阴气,为了避免伤害到别人, 奚嘉只和陈涛来往。大三的时候他就搬出了学校自己住,更不了解学校里的事情。

    时光转眼而逝, 他已经毕业一年,大学也成了回忆。

    奚嘉看着玻璃对面的年轻女人,他仔仔细细地看着这张苍白清秀的脸,想要从其中找到一丝曾经的美丽自信, 但是到最后,他只能望着王茹沉静得再无起伏的双眼,轻轻地叹了一声气。

    奚嘉对王茹的印象,除了大一时候的那封情书和毕业典礼上的当众被求婚, 只剩下大二时候的一场话剧表演。

    苏城大学的话剧社十分出名,有百年历史, 每个月都会在校内校外表演话剧。王茹作为剧社的台柱,在大二的时候主演了一场《赵氏孤儿》。奚嘉被陈涛拉过去看系花表演, 美名其曰要支持自家计算机的系花。在灯光聚焦的地方, 美好如画的女孩穿着一身鲜艳浓郁的红衣,将全场观众俘获。

    那时候连奚嘉都不得不承认, 这个系花是名副其实。而如今……

    奚嘉看着面前瘦瘪的女人,沉默了许久,低声道:“是,我是奚嘉。”

    王茹抬起眸子,静静地看着他, 将他看了一遍后,突然躲开了视线,低下头,将自己的脸藏在了头发下,不肯再让奚嘉看她。

    奚嘉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看王茹,再看看身旁的叶镜之。叶大师端端正正地坐在一旁,认认真真地听着他们谈话。见奚嘉突然看自己,他困惑地看着奚嘉,奚嘉摇摇头,继续看向前方。

    嗯,叶大师好像很迟钝,没看出来王茹和自己的事情啊……

    奚嘉对这位老同学是同情偏多,但绝对算不上喜欢。他要是喜欢王茹,当初就不可能拒绝对方的情书,也不会在毕业典礼上对那场轰动全校的求婚视若无睹。

    有些话不用说,在看到王茹的时候奚嘉就已经明白,过去这一年,这位曾经的系花过得不好。

    脸上的那道伤疤是遮不掉的,看痕迹,应该是半年前被人用刀划伤的。除了这道伤疤,王茹的嘴角和眼窝有些淤青。她上周就被抓住关进派出所,那这一周内,她不可能被人打伤,这些淤青只能是被抓之前被打伤的。

    李宵死了半个多月,中间王茹自己逃了一个星期。她的伤口应该不是在逃亡的那一周时间内被人打的,仔细想来,只有可能是半个月前,李宵还没死的时候,被李宵亲手打的。

    当时打的是有多重,到现在都还有一些消褪不去的淡青色?

    除此以外,被衣服挡住的地方,恐怕藏着更多看不见的伤口。

    网络上很多人将王茹称为“蛇蝎毒妇”,因为媒体在进行报道时,为了制造噱头,用的是李宵和王茹的毕业合照。在媒体的报道中,李宵的家庭资助王茹上了大学两年学,在王茹的父亲生病后,还承担了王父的医药费。

    毕业典礼上,这个善良热心的年轻人给女朋友表白,获得全校同学的祝福。他们喜结连理,应当是一对美满幸福的夫妻。然而最终,这个年轻人得到的却是那样惨烈的下场。

    那张模糊的毕业照完全挡不住计算机系花的美丽,当时的王茹比现在健康阳光,她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今许多网友对着这个笑容,异口同声地骂道:【贱人,毒妇,死刑!】

    很多媒体只会报道一部分的新闻,什么样的新闻能产生更大的效益,他们就会报道什么。在他们的报道之下,网友不会看见如今的王茹是多么的瘦骨嶙峋,只会看见曾经的她是多么青春年少,恣意美丽。

    奚嘉垂眸看着桌子,许久后,说道:“我知道,人不是你杀的。”

    王茹身体一颤,仍旧没有抬头。

    奚嘉的声音十分平静:“这起案子之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定案,是因为警|察也知道,你一个柔弱的女人,不可能用那种方式,在那么短时间内,杀了李宵。”

    头发挡住了王茹的表情,她一声不吭。

    奚嘉转头看向叶镜之,两人对视一眼,叶镜之点点头。

    奚嘉再看向玻璃对面的王茹,开口说出了自己这次来探监的目的:“我已经用一些手段,知道了当时的真相,也确定人不是你杀的。但是王茹,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那把刀上有你的指纹,这个不算重要,你是家中女主人,刀上有指纹很正常。但是案发时,你的邻居们都在关注你们吵架。他们看见家里只有你和李宵,他们也听见你们在打架。无论是李宵在打你,还是你打李宵,他们只会作证——屋子里只有你和李宵,然后李宵突然死了,你浑身是血逃走了。”

    顿了顿,奚嘉郑重地说道:“我想问的是……你知道,是谁杀了李宵吗?”

    王茹整个人一震,她的头埋得更低了,死活都不肯看奚嘉一眼。那双柔弱单薄的肩膀不停地颤抖着,奚嘉很想再严肃地询问一遍,但是看着这番情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低低的抽泣声在安静的会客室里回荡,王茹的身体瘦得像一张纸板,眼泪顺着下巴往下滚落,落在衣服上,晕染成一圈圈的泪痕。

    奚嘉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在他的猜测中,王茹应该知道是谁杀了李宵。

    那只老鬼死了三百年,他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没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死离别没看过,怎么可能就因为一起普通的家暴事件,就突然出手杀了人?

    王茹应该认识老鬼,而且有不简单的关系。

    可是现在王茹哭成了这样,他根本问不出口,也无法得知真正的真相。

    就在奚嘉准备放弃,干脆直接请叶大师去找老鬼的时候,一道嘶哑难听的女声低低响起:“我知道……”

    奚嘉神色一凛:“你知道是谁杀了李宵?是谁?”

    王茹缓慢地抬起头,双眼哭得通红,因为太瘦,眼眶往外有些凸起,看上去有些吓人,又无比凄惨。她努力地擦干眼泪,泪水还是往下落,最后她再次低下头,不敢看奚嘉,只是声音小小地呢喃道:“我知道,是爷爷……杀了李宵。”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奚嘉的预料:“爷爷?”

    “是,他是爷爷,我很小的时候,曾经见过的一个爷爷。”

    正常的会客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因为叶镜之走了后门,这次没有警|察来敲门请奚嘉离开,他坐在椅子上,听这位老同学说起了一个很匪夷所思的故事。

    “我小的时候,很小的时候,应该是五岁以前,曾经有一个老爷爷,他对我很好。”王茹将脸埋在头发里,声音没有起伏地说着:“我是农村人,爷爷奶奶死得早,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要在外面干农活,所以我小的时候,妈妈就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我记得我有一天碰到了一个老爷爷,家里的门明明被妈妈锁起来了,那个老爷爷居然站在我家大桌前,偷吃我家给菩萨供的馒头。”

    奚嘉隐约听出了苗头,他看向叶镜之,叶镜之解释道:“阴阳眼很少见,玄学界目前只有我一人有。但是一些阴气比较重的孩童,在七岁以前,可以见鬼。”

    王茹沉默片刻,哑着嗓子道:“是,我后来想明白了,那个爷爷是鬼。”

    奚嘉第一次听说有人类和鬼怪相处的事情,这个人类还是自己认识的同学。

    王茹继续说道:“我当时什么都不懂,也不觉得害怕,就拉着爷爷不肯让他走,让他陪我玩。小时候的事情我实在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爷爷陪我玩了一两年,每次妈妈不在家,他就来陪我玩,还不允许我把他的事情告诉妈妈。等我年龄大了点,就没有再见过爷爷。”

    奚嘉道:“应该是你的年纪到了,阴阳眼没了,所以看不见鬼了。”

    王茹:“我那时候年龄太小,后来随着长大,一直以为那是我小时候自己幻想出来的人,就没有再想过这件事。奚嘉……”

    念出“奚嘉”两个字时,王茹突然哑口,过了很久,她才继续说道:“奚嘉,我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那位爷爷的事情,但是在半个月前,我真的从没想过,世界上真的有鬼。”

    奚嘉肯定道:“世界上,真的有鬼。”

    王茹难过地笑了一声:“原来你和我们的世界从来不一样。”

    奚嘉不知该说什么,他只能把话题转回去:“半个月前,你怎么就知道,是那位老爷爷杀了李宵?”

    “李宵死在我的面前。”

    奚嘉:“所以?”

    王茹身体颤抖,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奚嘉,他死在我的面前。我眼睁睁看着那把刀划破了他的脸,他的头裂成两半。他到那个时候还没死,他的眼珠还在动!他盯着我看,我根本没拿那把刀,但是那把刀飘在空中,狠狠地划着他的脸,就像曾经他划我的脸一样,把他的脸全部划开,都是血……奚嘉,都是血!!!”

    那张流传在网上的照片奚嘉看过,确实是血肉模糊。别说是王茹这种从没见过血腥场面的女人了,就是奚嘉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也差点吐出来。

    如果王茹是眼睁睁看着李宵被那样杀死,恐怕真的会崩溃。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抱着他,想把他的脸拼回去,但是他死了,他真的死了……我好害怕,我想逃跑。我在表叔家躲了一阵子,后来就被警|察抓走了。表叔报的警,他说,他不敢藏一个杀人犯。”

    奚嘉:“我知道,你不是杀人犯。”

    王茹突然抬头,脸上全是眼泪:“你相信我?”

    奚嘉颔首:“是,我相信你。”

    泪水如同溃堤,打湿了这张曾经美丽的脸。王茹紧紧地凝视着奚嘉,连眨眼都不肯,仿佛要将他印到记忆深处,要将这张脸永远记住。下一刻,她突然起身,走向大门,连一句道别都不肯和奚嘉说。

    一切变化得太快,奚嘉还没反应过来,王茹就已经转身离开。他急忙出声:“王茹,你放心,我会尽量还你清白。”

    王茹走到门前,停住脚步,她没有转身:“……谢谢。”

    她的背影瘦而干瘪,罪犯服空空旷旷地穿在身上,如同一件大袍子,根本看不见身体。

    毕竟是认识的同学,见到她这样,奚嘉也有些于心不忍:“你照顾好自己。”

    王茹正要伸手开门,听了这句话后,她缓缓地转过身,脸上还是流淌不停的泪水,但是嘴角却慢慢地扯开。她露出一抹笑容,忽略额头上狰狞的疤痕,这个笑依旧美丽温婉。她轻声问道:“奚嘉,我想起一件事,从来都没有告诉你,现在不说,可能以后永远都没机会了。”

    奚嘉一愣:“什么事?”

    一旁的叶大师茫然地看着奚嘉,再看看王茹。

    王茹笑着道:“大二的时候,你曾经看过我一场话剧演出,你还记得吗?”

    奚嘉:“……陈涛拉我去看的那次?”

    王茹笑得自信:“我好看吗?”

    奚嘉一时哑然。

    眼泪顺着王茹的嘴角滑下,她依旧在哭,但是嘴角却努力地上扬着。

    奚嘉看着她,认真道:“好看。”

    王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她笑靥如花,比当年更盛:“那场话剧是我把票塞给陈涛,求他带你去看的。奚嘉,谢谢你,王茹已经死了,请你记得三年前的那场《赵氏孤儿》,她是最后的王茹,从那以后,她就死了。”

    话音落下,这个骨瘦如柴的女人突然打开门,毅然决绝地抬步离开。

    奚嘉呆在原地。

    迟钝到令人发指的叶镜之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东西:“……”

    离开派出所后,奚嘉发了个微信给陈涛,很快收到回复:【咦,嘉哥你怎么知道的啊?当时那场话剧确实是王茹让我带你去看的。他们剧社的票一票难求,正好王茹给我票了,就是带你去看一场话剧而已,我就带了。你别生气啊,我知道王茹喜欢你,不过她大三不就和李宵在一起了么,她也没纠缠你不是?】

    奚嘉发了六个点过去。

    对于王茹,奚嘉实在提不上一点点喜欢。他是真的不喜欢王茹,刚才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一方面觉得对方很可怜,很明显婚后的李宵并不是一个好丈夫,他家暴打人,王茹过得很不好。但是他对王茹的感情也只限于同情,最多是在最后,当王茹突然那么果断地离开时,他感到了一丝钦佩。

    这位系花也不是那么脆弱,至少她还没有真正死去,她还有机会澳门葡京网上娱乐。

    想通这一切后,奚嘉摇摇头,将刚才派出所里发生的事情抛到脑后。他转头看向叶镜之,道:“叶大师,情况我们知道的也差不多了,你看能不能找到那个老鬼……”

    声音骤然停住。

    明亮的路灯下,叶大师微微低头,静静地看着奚嘉。明明叶大师看上去和以往没什么差别,但奚嘉总是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总觉得叶大师的眼神……有点幽怨?有点委屈?

    奚嘉赶紧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忘记,他又道:“咱们能找到那个老鬼吗?”

    叶镜之委屈巴巴地点点头,声音低沉:“嗯,能找到。有连山之契在,找他虽然要费一点功夫,但并不困难。”

    奚嘉:“……”迟疑片刻,他忍不住道:“……叶大师,你这是怎么了?”

    委屈至极的叶大师听了这话,特别想直接问问自家媳妇,你和那个王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为什么她好像对你心怀不轨!但是看着奚嘉真诚的眼睛,他张了张嘴,又只能闭上。过了老半天,才冒出来一句话:“没……没什么……”

    奚嘉:“……”这分明就是在说,我很有什么!

    奚嘉很少见到叶大师这么古怪的样子,他们马上要去办重要的事,不能这么别别扭扭地继续下去。这起案子牵扯到了他的老同学,他不会袖手旁观;这起案子和叶大师也有关系,因为他差点和那个老鬼签订连山之契。

    沉思半晌,奚嘉认真地盯着叶镜之,道:“叶大师,你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虽然我们相处不久,但我一直认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有什么事,不该瞒着对方,应该一起面对,不是吗?”

    叶镜之怔住:“朋友?”

    奚嘉颔首:“难道我们不是朋友?”

    叶镜之下意识地说道:“我们不是定了……”

    “我一直觉得叶大师你人很好,能认识你,我真的很幸运。你不会还当我是陌生人吧?虽然我一直听裴玉说,你是玄学界的道德标兵,就算是陌生人的事情,也会热心地帮忙解决。但我们认识这么久,早就不应该是陌生人了。是因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和王茹有关吗?”

    叶大师轰然红了脸,赶紧解释:“和她没关系,和她没关系。”

    奚嘉:“……”看来真的和王茹有关。

    想了想,奚嘉问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答案:“……叶大师,你该不会发现了,王茹喜欢过我吧?”

    叶镜之:“……”

    叹了口气,奚嘉坦白道:“是,她是喜欢过我。我大一收到过她的情书,不过我当时就拒绝了。你不要误会,叶大师,我和她绝对没什么特殊关系。她毕业就结婚了,我连他们的婚礼都没参加。”

    叶镜之瞪大眼:“你为什么不参加他们的婚礼?”

    奚嘉道:“他们的婚礼订在七月半,当时我的泰山石已经不能完全遮蔽阴气,又是七月半这种日子,鬼门开,阴气大盛,我不敢和人接触。”

    叶镜之顿时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因为不想看到那个女人结婚,才拒绝参加婚礼……

    奚嘉哪里能想到,叶大师能想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一锤定音:“我和王茹真的没有任何特殊关系。这次我也只是因为同情她,大家又是同学,才想帮忙。叶大师,你放心吧。”放心好了,王茹都结过婚了,他绝对不当小三,绝对绝对不是小三。

    叶镜之彻底松了口气,看着奚嘉再三保证的模样,他心里又觉得委屈,又觉得甜甜的。委屈是因为刚才那个女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还喜欢他家媳妇,要是媳妇真的动心了,那可怎么办?至于甜甜的……

    媳妇这么认真地撇清关系,这么在乎我,真好!

    沉浸在自己脑洞里的叶大师,今天也脑补得特别开心。

    其实不能怪人家叶大师太过担心,整天乱想,实在是他始终觉得,奚嘉可能会嫌弃自己,要是他哪里做的不好,奚嘉就会不要他了。

    叶镜之一直知道,自己在玄学界的名声不大好。

    叶阎王,这个外号看上去是一种尊敬崇拜,但是在敬仰之下,更多的是畏惧胆怯。那些同龄人都怕他,裴玉也说,他是阎王,别人为什么要理他。

    在玄学界的年轻一代里,他的朋友屈指可数,大多数人根本不搭理他,害怕他。所以奚嘉嫌弃自己,是理所当然的。过去十九年奚嘉一直没来找他,他也能理解,毕竟和他这种名声这么差的人在一起,确实很难接受。

    而且他长得也不怎么好看。

    长得不好看,名声差,性格又不好,还不会说好听的话。

    奚嘉那么好看,那么温柔,脾气那么好,还特别聪明。这一对比,他自己根本一无是处,硬是要说,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比较会捉鬼了。

    一提到这个,叶大师更委屈、更难受了。

    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家媳妇阴气这么重,容易招惹鬼怪,他可以保护媳妇。这是他唯一的优点了,他绝对不会让任何鬼怪接近媳妇,就是拼命,也要把媳妇保护得好好的。然后今天,他看见他家媳妇……活生生地手撕鬼子了。

    媳妇都不要他保护了,那他还能干什么?!

    叶大师有了一阵强烈的危机感,生怕奚嘉哪天就嫌弃他,不要他了。

    很久以后知道真相的奚嘉:“……”叶大师的脑袋是不是真的有猫病!

    想清楚了这些后,叶镜之赶紧开始干活。

    奚嘉已经从小鬼口中得知了旁观者的所见所闻,又从王茹口中得知了她与老鬼的渊源。那这件事的真相昭然若揭:王茹小时候就认识老鬼,而且和老鬼关系很好。这些年她忘记了老鬼的存在,很明显老鬼没有忘记她。于是在看到李宵对王茹大打出手,甚至拿了刀要砍王茹的时候,老鬼夺刀杀人,杀死了李宵。

    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找到老鬼。

    叶镜之带着奚嘉去了老鬼曾经待过的那间破庙。

    在苏城的乡下,这种破房子随处可见。这间破庙矗立在一个河中小丘上,四周被一条河包围住,占地面积不过六十多平。如果真想拆了破庙拿来种地,实在没什么必要,因为能耕种的土地太少了,拆庙不划算。

    奚嘉进入破庙的时候,远远就看到那只被自己撕了的男鬼。一只女鬼正在帮男鬼把头按回去,突然见了奚嘉,女鬼吓得撒手就跑,男鬼的头再次掉在了地上。

    男鬼气得吱呀大叫,抬头见到奚嘉和叶镜之后,它赶忙捧起自己的头,恭敬紧张地问道:“大人,两位大人,你们找到老鬼了吗?他现在还好吗?求求你们救救老鬼!”

    这间破庙里还有三四只野鬼,奚嘉进门的时候,他们纷纷吓得躲到了屋子后。此刻听了男鬼的话,它们一个个地飘了出来,学着男鬼的样子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向奚嘉和叶镜之磕头。

    也不知道那个老鬼哪来这么高的声望,居然让这么多野鬼心甘情愿地为他磕头求情。

    叶镜之道:“你们先离开这里,接下来我会用连山之契来寻找那只老鬼的下落。为免波及你们,你们至少跑到一公里外,天亮之前不要回来。在找到那只老鬼后,我会请凌霄定罪,一切交由凌霄来决定。”

    几只鬼一听这话,激动地热泪盈眶。这对老鬼来说,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凌霄定罪,绝无冤屈。

    这些鬼又给叶镜之磕了三个头,这才飘身离去。

    叶镜之翻手取出那张连山之契,他双目凛然,目光灼灼地盯着契约左下角的血掌印。双指并拢,叶大师一指按在了血色掌印上。下一刻,金光大作,灿烂的金光从叶镜之的指尖流出,慢慢地顺着掌印的纹路,将这只掌印染成了金黄色。

    当金黄色完全覆盖了原本的血色时,叶镜之忽然一掌拍在了这金色的掌印上,然后抬起掌心。

    奚嘉看见,一道金色的光芒黏在叶镜之的掌心和契约的掌印之间。叶镜之仿佛在将什么东西从这张纸中扯出来,他目光凝聚,盯着这张薄薄的契约,念出咒语。

    “夏而起复,以艮为初;山之连绵,故曰连山。”

    “此为连山之易,起!”

    契约上,金色的食指和中指的印痕突然被扯了出来。纸面上,只剩下另外三个手指还被牢牢固定在纸张里。

    “凌霄在上,以定法理;黄泉彼岸,越而涸泽。”

    “百鬼不越涸泽,起!”

    叶镜之猛然向后收掌,他突然将掌心往后拉,纸张上的另外三根手指被他突然拉动,彻底飘出了纸面,至此只剩下掌心还被契约死死抓住,似乎不肯放手。

    叶镜之左脚跺地,一颗青铜骰子从他的口袋里飘出,轰然一声撞在了手掌和纸张连接的金色光芒上。

    砰!

    金色光芒骤然破碎,那金色的掌印彻底被叶镜之从契约书中拔了出来,又恢复成了原本的血色。此时,这血色掌印飘浮在叶镜之的左手掌上。连山之契彻底失去了光芒,上面的四行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只剩下叶镜之没有签完的一个“叶”字和一个“丿”字。

    叶镜之伸手去拉奚嘉,下意识地就把人往自己的身后拉。他刚刚动作,脑海里突然回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嘉哥手撕鬼子的那一幕。叶大师动作一顿,只在须臾间,又义无反顾地把奚嘉拉到了自己身后,好好护着。

    无相青黎趁机飞到了奚嘉的面前,多动症一样地在他眼前飞舞,然后蹭了蹭他的脸颊,一跃飞入了奚嘉的口袋。

    叶镜之没去管它。他对着飘在空中的那个血掌印,念起咒语。低沉的声音在破庙里回荡,念完最后一句,他猛地抬起眼睛,看向破庙的大门,手掌往空中一抓,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往后拉拽。

    “魂兮归来……”

    叶镜之做出抓拽东西的动作,那个飘在空中的血掌印竟然和他动作一致,五指并拢,抓着一个东西往后拽动。

    “魂兮归来!”

    顷刻间,狂风大作。

    这间破庙位于一片空旷的田野,半夜时分,忽然刮起这一阵狂风,田里的麦穗被吹得往破庙的方向伏倒。破庙里更是被这阵风吹得东西乱倒,叶镜之往旁边站了一步,挡在奚嘉的面前,就是这样,奚嘉也不得不伸手拉住了叶镜之的衣服,免得自己被吹走。

    感受到自己的衣服被拉住,叶大师在抓鬼之余,还翘了翘唇角。

    这阵风越刮越大,到后来奚嘉不得已直接伸手从背后保住了叶镜之的腰。叶镜之浑身僵住,很快恢复正常,只是唇边的弧度越来越大。

    一分钟后,当这阵风吹到已经要将破庙掀翻的时候,叶镜之眸色一冷,抓着东西的那只手紧握成拳,一拳向地上砸去。

    下一刻,奚嘉便看到一个鬼魂被狂风夹卷着砸到了破庙里,刚刚好就砸在叶镜之刚才砸地的那个位置。

    在这老鬼出现的一刹那,狂风如同出现时一半的诡谲,眨眼消失。

    奚嘉松开了抱着叶镜之的手,叶大师愣了愣,委屈了一会儿,又开始埋头做正事。

    叶镜之刚才施展的法术十分奇特,奚嘉虽然不懂,但是他想也知道,如果自己被一阵那么强大的风卷过来,肯定会晕头转向。所以这老鬼躺在地上,神色难看,整只鬼还处于懵逼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等老鬼稍微清醒一点,他抬头一看,突然跳起,往后倒退几步:“是你!”

    叶镜之冷声道:“我曾说过,你若伤害一个人,定要你魂飞魄散。”

    老鬼慢慢地张大嘴,许久以后,他放开全身的警备,低着头道:“也罢,老鬼确实杀了人,你就把老鬼打死好了。能在你叶阎王的手中魂飞魄散,也是老鬼的本事。”

    奚嘉诧异道:“你知道他是谁?”

    老鬼理所当然地说道:“谁不知道,叶阎王叶镜之的名头?先前签署连山之契之前,老鬼还不知这个年轻的小子就是叶阎王,他临走前说了他的名字,说他叶镜之要老鬼我魂飞魄散,难道老鬼就愚蠢到这个地步,还弄不清这就是传说中的叶阎王?”

    奚嘉是没想到,叶镜之的名气这么大,在玄学界里赫赫有名就算了,在鬼界也很有名气。

    叶镜之听了老鬼这话,气得脸都黑了,他翻手从奚嘉的口袋里召出无相青黎,冷声道:“休得胡言!”

    话音落下,他一掌将无相青黎拍出去,无相青黎悬浮在老鬼的头顶,用一层金光结界挡住了老鬼,不让他逃跑。做完这一切,叶大师才转过身,语气郑重地对奚嘉说道:“你别听他胡说,我……我的名声没那么差,很多鬼不知道我是谁的。”

    奚嘉:“……”喵喵喵?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和他解释这个?

    叶镜之见奚嘉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脸色更难看了几分。他为难不了自家媳妇,还为难不了别的鬼?叶镜之猛地转首,看向那只被无相青黎困住的老鬼。他抬步走到老鬼面前,道:“鬼怪杀人,大多只有魂飞魄散一个结局。”

    老鬼毫不畏惧:“那便杀了老鬼吧,老鬼死了三百多年,早就活够了!”

    “好。“

    叶镜之抬手召回无相青黎,似乎真的准备把这老鬼打死,奚嘉赶紧走上前,阻止道:“等等,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先问清楚事情,然后再给这个老鬼一次机会,由凌霄来决定他的去留?”

    气急攻心的叶大师赶忙停手,悬崖勒马:“……对。”

    奚嘉走到这老鬼面前,仔细地端详他。

    这老鬼长得确实很不像鬼,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浑身是血,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爷爷,难怪王茹会把他当成人,和他玩耍。

    奚嘉想了想,道:“我认识王茹。”

    老鬼身体一震。

    奚嘉继续说道:“王茹是我的同学,我今天去找她,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这位……老鬼,虽然我知道你是想救王茹。听王茹说,当时李宵和她吵得厉害,拿了刀想要砍她,你这才忍不住动手,杀了他。但是你可曾想过,你杀了人,你早就死了,需要偿命的不是你,而是王茹?”

    老鬼僵滞地转头看向奚嘉。

    奚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这次是你鲁莽了。你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王茹。”

    “老鬼不觉得。”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

    奚嘉惊讶地看向老鬼,只听他这样说道:“年轻人,你知道她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你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打她的吗?你知道她每天只吃一碗饭,出门买菜回来后,还会被他拿皮带抽吗?!”

    奚嘉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老鬼哈哈大笑两声,笑得开怀,眼中却没一点笑意,有的只是凄惨和悲伤。

    “娶了那么好的妻子,为什么就不懂得珍惜?她刚嫁人的时候还会打扮打扮,化化妆,你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说她的吗?他说她招蜂引蝶,他说她穿成这样出去,就是想勾引人。你如果见过她,你应该看到她的脸上有一道疤痕了吧?”

    奚嘉僵硬地点头。

    老鬼凄惨地笑着:“半年前,那把刀是要落在她的眼睛上的,为什么?因为他们去参加所谓的同窗聚会时,有人说起她曾经喜欢的男子。多好的姑娘啊,回家后一关上门,他拔了皮带就往她的身上抽,说她是破鞋,说她对那个叫‘西加’的男子恋恋不忘!”

    奚嘉:“……”

    老鬼当然不知道,他眼前的年轻人就是正主。他笑到最后,老泪纵横,抹着眼泪,叹息道:“多少姑娘生来就是父母掌心的明珠,老鬼看着她十岁就开始帮家里干活,从来不敢买一件新衣。当初那一刀划下去的时候,要不是老鬼忍不住出手挡了一下,那刀就要捅瞎她的眼睛,而不是仅仅在额头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

    “只要酒醒,那男子便对她百般道歉,下跪认错,保证再也不犯。但他每日都要饮酒,一旦饮酒,就是打骂。半月前,老鬼亲眼看到他真的要一刀劈了她的头,老鬼怎能忍住?怎能!”

    奚嘉无话可说。

    老鬼在世间游荡了三百年,他都无法忍住,可见当时是多么凶险的情景。

    “你可知道,便是如此,在老鬼杀了那男子之后,她还抱着那男子的尸体,哭泣地想将他救回来。她想救人,不是因为死去的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因为她不忍心看一条人命死在自己面前。那般好的姑娘,就这样毁了一生,值得吗?她没资格去选择,她的父母家庭要她报恩,不让她选择。那老鬼便替她选择!”

    “杀了他,重新再活!”

    奚嘉心中难受,却不得不告诉老鬼:“王茹的事情,我们会尽量帮她洗脱罪名。但是老鬼,你的结局如何,要请凌霄来定。”

    老鬼惨笑道:“当初将那男子的头颅劈烂时老鬼就知道,结局只有魂飞魄散一条。如若只是杀了那人,不用如此惨烈的手法,或许老鬼还可活命。但……如何忍下去!”

    是,如何忍下去?

    你看着长大的姑娘,被一个人渣害得此生绝望。曾经明媚春花,如今生不如死。仅仅是杀了这个人,也不够!

    奚嘉看向叶镜之,道:“叶大师,麻烦你了。”

    叶镜之微微颔首,看着这老鬼,在空中开始画符,请凌霄定罪。但就在他刚刚画下第一道符录的时候,一只紫色蝴蝶快速地冲入破庙,打碎了他的符文。

    叶镜之眉头微蹙,神色淡漠地转首看向破庙门口。奚嘉惊讶地看着那只紫色蝴蝶,妖异艳丽的紫蝶扑着翅膀,缓缓地飞向破庙门口。

    一道低柔的笑声从远处响起,伴随着铃铛清脆的声响和一阵浓郁的花香,紫蝶轻轻地停住。

    奚嘉看着门口,只见一个高挑的影子慢悠悠地倚靠着门槛,将头靠在门框上,调侃道:“夭寿了,叶阎王居然抢我的积分,这说出去,玄学界谁敢信?您老吃肉,我们喝汤,叶阎王,能给小的留一口汤么?”

    乌云渐渐飘散,明亮的月光倾洒下来,照亮了那个倚着门框的人。

    看清对方的脸,奚嘉错愕地睁大双眼。看了很久,他转头看向叶镜之,忍不住问道:“叶大师,男的女的……?”

    叶镜之低声道:“好像是男的。”

    站在门口还在凹造型的胡蝶:“……去你妈的好像是男的!老子特么就是个男人,特么带把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我长得不好看,性格不好,不会说话,名声又差,委屈巴巴t^t

    c+:……我家老攻这里好像有点猫病【指脑袋

    -------------------------------------

    今天提前更新作战失败qaq

    嘤嘤嘤嘤,都不好意思要营养液了……

    -------------------

    谢谢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此号被盗了扔了1个地雷

    墨笑白扔了1个地雷

    梅梅扔了1个地雷

    周泽楷的碎霜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陆羽擎扔了1个地雷

    c2pgaga扔了1个地雷

    c2pgaga扔了1个地雷

    懒猫癌扔了1个手榴弹

    懒猫癌扔了1个地雷

    塔唷扔了1个地雷

    云小妖扔了1个地雷

    云小妖扔了1个地雷

    cc_扔了1个地雷

    阿拉德数据扔了1个地雷

    朝兮扔了1个地雷

    22689707扔了1个地雷

    lee-3-扔了1个地雷

    笑无欺扔了1个地雷

    喵嗷嗷扔了1个地雷

    陆羽擎扔了1个地雷

    陆羽擎扔了1个地雷

    陆羽擎扔了1个地雷

    一只阿槿扔了1个地雷

    小羚羊不是铃铛儿扔了1个地雷

    御千泠扔了1个地雷

    春困夏乏秋卷卷扔了1个地雷

    ___昀熙yunxi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