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这起震惊苏城的血腥命案, 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奚嘉走在这个高档小区里,居民们神色正常, 似乎忘记了半个月前那场恐怖的杀人案,但是在他们快要走到小区深处的一栋楼时, 却各个加快脚步,面露嫌弃地大步离开。

    “快点走!”

    一个年轻的妈妈拉着女儿快速地从这栋楼前走过。

    奚嘉走到这栋楼下,两个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正坐在小区花园里,抱怨道:“我上个月才给儿子买的婚房, 这下好了,同一栋楼死了人,还死得那么惨,住进来太晦气了。”

    “可不是, 咱们这个小区去年才交房,对外还说是高档小区呢, 房价高。现在可好,咱们这栋楼房价跌了一半。要杀人到哪儿杀不好, 非得在咱们这栋楼里杀, 晦气死了。”

    奚嘉从这两人面前走过,站在这栋高楼下, 抬头仰望。

    等了五分钟,正好有个业主进楼,奚嘉就跟着他一起进了大门。一起上电梯的时候,那业主看到奚嘉按下了“26”层,立即惊悚地看他一眼, 赶紧按开电梯门,快速地跑出去,换了一个电梯乘坐。

    “居然是那家的对门?出了那种事,还不搬走?”

    电梯门缓缓关上,挡住了这位业主的声音。到了二十六层后,奚嘉一出电梯,就看到成山成海的花束堆满了楼梯间。

    这个单元共有两户人家,一户是2604,也就是李宵、王茹住的房子;另一户是2603。

    2603的大门上,贴了各种各样的黄色符纸,门旁还放了一座观音像,墙角点了一鼎香炉,仿佛这样就可以避开阴邪之气。

    案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警|察们早就勘察完现场。这栋房子门前没人看守,只拉了一条黄色的警戒线,阻止他人的窥探。

    奚嘉肯定进不去屋子,他就站在楼梯间里仔细观察。无数白色的花束堆在2604的门前,奚嘉静静地看着这些花,又看看那扇大门。

    太阳缓慢地从西边落下,天色渐渐变暗。

    奚嘉在这栋楼里待了一个小时,直到天色全暗,他才站起身,走到那扇堆满白花的门前。他轻轻敲门,喊道:“李宵?”

    清脆的声音在楼梯间久久回荡,门里没有任何人回应。

    奚嘉微微蹙眉,又喊了几声,门里仍旧没有一点动静。他想了想,抬手将脖子上的舍利扯下,拿在了手里。这次他再抬头看向这扇门,又低头认真地看着门缝,只见门缝十分正常,并没有一点点阴气从里面泄漏出来。

    奚嘉:“李宵?”

    再喊了一遍,还是没有回音。

    奚嘉沉着眸子,低声说道:“我是你的大学同学,我叫奚嘉。你或许还记得我,我是三班的。陈涛你认识吗,他是我的舍友。如果你在里面,可以出来见见我,我想知道真相。”

    说这话的时候,奚嘉的声音压得极低,担心被对面房子的人听到。不过对面房子似乎没有人,直到晚上,对门的窗户也一片漆黑。或许真的是搬走了,毕竟对门出了这么可怕的杀人案,想再住下去,需要很大的胆子。

    奚嘉又敲了一会儿门,这栋凶宅里没有一丝回响。他的脸色越加沉重,到最后,奚嘉闭上双眼,尽量将自己身上的阴气往外扩散。小区里,一些游荡的鬼魂感受到他的阴气,慢慢地向他的方位飘来,可是他面前的这扇门里,依旧没有一点点阴气。

    怎么可能没有鬼?

    连叶大师都说,李宵死得那么惨,不可能立即投胎,不变成厉鬼去报仇索命,就已经是好事。他至少会变成游魂,而且是怨气很重的游魂,至少在凡间游荡个一两个月再走。

    奚嘉比较相信叶镜之,既然叶镜之这么说了,就不可能出错。除非这件事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五分钟,奚嘉将舍利带回脖子上,转身走向电梯。他按下向下的按钮,脑海中不停回想昨天搜索到的新闻报道,又回忆大学期间自己对李宵、王茹的印象。

    “叮——”,电梯门开启。

    惨白的灯光从电梯天花板上洒下,奚嘉走进电梯,还在思索这起案件。他按下“1”层,电梯门慢慢地关上。当两扇门平静地阖上时,奚嘉突然抬头,双眼圆睁。他飞快地侧身,一只血淋淋的手从他的身后抓过来,擦着他的脸皮而过,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砰!

    电梯的灯猛然破碎。

    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小小的空间,奚嘉的眼前一片漆黑,这个电梯还在往下走,但是那股血腥味却直直地冲他扑来。

    嘀嗒嘀嗒的声音和电梯绳索的摩擦声,成为此时唯一的旋律。

    有鲜血一点点地滴到地上,奚嘉睁大眼,想要看清电梯里的情景,但是他什么都看不见。

    黑暗里,奚嘉的心脏越跳越快。血腥味离他越来越近,滴滴嗒嗒的流血声一会儿在左边响起,一会儿在右边响起。尖锐刺耳的笑声在电梯里回荡起来,那声音像指甲在玻璃上摩擦的声音,难听又让人头皮发麻。

    突然,一只潮湿的手从奚嘉的伸手袭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杀了你……好不好……”

    “在这里……杀了你……谁也不知道……嘻嘻嘻……”

    尖锐的笑声在他的耳边响起,浓稠的血液滴到了他的脖子上,冰凉刺骨。

    然而这一刻,奚嘉轻轻松了口气,心跳也渐渐平缓。他抬手抓住了那只掐着自己脖子的鬼手,电梯里的笑声戛然而止。这只鬼似乎不明白这个人类为什么突然抓住自己的手,但就在下一刻……它瞪直了眼珠子,不敢置信地被这个人类抓着手臂,甩到了墙上。

    砰!砰!砰!

    奚嘉拉着那只黏腻腻的手,脸上十分嫌弃,却无可奈何地把这只鬼往墙上摔。

    “啊啊啊啊啊啊……”小鬼惊悚地尖叫着。

    鬼魂的体重比正常人也轻一些,撞在电梯墙壁上不会使电梯出事故,这也方便了奚嘉像扔沙包一样,只抓着这只小鬼的手臂,就能做出各种各样的甩人动作。

    小鬼被摔得晕头转向,起初它还大喊大叫,到后来就开始呜咽起来。等到电梯停到一楼后,小鬼喜出望外地看向电梯门,它刚准备逃跑,谁料那个人类竟然摸着它的手臂,一点点地摸到了它的脖子,接着——

    咔嚓,它的脖子被掐断了。

    奚嘉:“……?!”

    奚嘉从未想过,这只鬼的脖子居然一掐就断。

    电梯门在这个时候打开,明亮的灯光从门外照射进来。一下子见到光线,奚嘉眯起了眸子,定神看清了自己面前的景象。

    这是一只男鬼,矮小瘦瘪,身上是黏稠的血液,沾了奚嘉一手。此刻,奚嘉掐着它的脖子,它的脑袋被掐断了,掉在地上。那张鬼脸上全是鲜血,根本看不清表情,可是掉在地上的头颅却疯狂地想往外面跑,仿佛见到了什么比自己还恐怖的东西。

    然而这只鬼,并没有逃跑的机会。它的脑袋刚刚爬了两厘米,一道急促紧张的声音就从电梯外响起:“奚嘉!没事吧,我突然察觉到很强烈的阴气,是不是有……”

    看清楚电梯里的场景,叶镜之的声音突然停住。

    奚嘉错愕地转过头。

    叶镜之站在电梯外,怔怔地看着他。

    奚嘉一手掐着男鬼的脖子,一手按住它的手臂:“……叶大师?”

    叶镜之的眼睛慢慢睁大,他的视线一点点地往下移动,移动到奚嘉掐着这男鬼脖子的手上,又移到奚嘉按着男鬼手腕的另一只手上。

    良久,叶镜之往旁边走了一步,回到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地方。三秒钟后,他再次走了出来,依旧看到的奚嘉掐着男鬼的脖子。男鬼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只有一个头颅在地上乱蹦,努力地想蹦出电梯。

    叶镜之:“……”

    奚嘉:“……”

    叶镜之:“……”

    奚嘉:“……”片刻后,他忍不住说道:“叶大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镜之的视线一直在奚嘉的两只手之间徘徊。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去看媳妇掐着鬼脖子的手,还是去看媳妇按着鬼胳膊的手,看来看去,再低头看看这个鬼头……这只满脸血的鬼哭唧唧地往外跑,怎么看怎么像被人欺负了……

    听到奚嘉的话,叶镜之抬起头,目光突然瞥到了奚嘉脸颊上的伤口。

    叶大师骤然找到最重要的东西,他立即从乾坤袋里掏出了灵药:“你受伤了?是被这只鬼打的吗?”

    男人温热的指腹在自己的伤口上轻轻敷药,奚嘉这才想起来刚进电梯的时候,他突然被这只鬼从背后袭击,确实擦破了一点皮肤。

    这个浅浅的伤口在擦过药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叶镜之漆黑的眸子渐渐沉了下来,忽然低头,冷冷地看向地上的那颗头颅。

    正在往电梯外蹦去的头颅猛然停住,这小鬼僵硬地抬起头,看向叶镜之。

    叶镜之嘴唇一抿,一指点向这颗头颅。他口中默念咒语,金色光芒在指尖闪烁,眼看那道光芒就要穿透这只男鬼的脑袋,男鬼立刻大声喊道:“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

    叶镜之的手突然顿住。

    这男鬼见状,激动地喊道:“连山之契,我有连山之契!大人,您还记得我吗?您和老鬼签订连山之契的时候,小的就在旁边。我见过您,我见过您!”

    叶镜之道:“不是你签的连山之契?你没有签过连山之契?”

    男鬼的头颅在地上不停地点地:“小的没签过,小的法力低微,还轮不到签连山之契的级别。”

    叶镜之轻轻地颔首,接着一脚把这颗头颅踹到了电梯墙角,拉着奚嘉就往外走。

    走出电梯后,奚嘉身上的血液慢慢蒸发,变成一丝丝黑色的阴气,散落到空气里。

    鬼怪的身体是由阴气组成的,阴气是他们的根本。

    突然被叶大师撞到自己手撕鬼子的场景,奚嘉心里觉得怪怪的。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和叶大师解释,又有点奇怪为什么叶大师会在这里出现。他一时没回过神,就被叶镜之拉着走出了电梯。

    一阵晚风吹来,奚嘉突然想起自己今天的任务,他出声道:“叶大师,我是来找同学的鬼魂的,想问问他当晚发生的真相。这只小鬼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和那起案子有关?我们是不是要……”

    “大师!!!”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打断了奚嘉的话。他诧异地转头看去,只见那只浑身是血的男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的头颅戴了回去。它跪在电梯门口,阴森森的白色灯光从天花板照到它的身上,显出一丝诡异的氛围。

    它此刻直直地跪在地上,捧着一卷粗糙的纸卷,双手高举过头,声音嘶哑地喊道:“大人!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求求您,救救老鬼!求求您,救救他!只有您才能救他,只有您!!!”

    奚嘉不明所以地看着这只鬼。

    叶镜之的眉头慢慢皱紧。他走到这只鬼的面前,伸出手,接过了男鬼双手捧起来的纸卷。他打开这卷纸,奚嘉看见这张质感奇特的纸上,用血液写下了四行字。

    『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

    在纸张的左下方,按了一个血掌印,掌印的旁边写了一个“叶”字,之后还写了一个“丿”,就没有下文。

    奚嘉转首看向叶镜之。他看出来了,这个血掌印不知道是谁的,但是旁边这个字,写的应该是叶大师的名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写了一半就没有再写。

    奚嘉轻声问道:“叶大师?”

    叶镜之朝他点点头,将这张纸捏进了掌心。他低头看向这只仍旧跪地不起的男鬼,许久后,冷冷道:“我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与我说。”

    半个月前出了那种可怕的案子,到了晚上,这个小区里没有人敢再走夜路。

    小区的花园里,奚嘉和叶镜之坐在池塘边。偶尔有晚归的上班族从花园路过,奇怪地看他们一眼,似乎不明白这两个人干嘛不早点回家,还要坐在花园里发呆。他们当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奚嘉的眼中,那只浑身是血的男鬼仍旧跪在他们的面前,死活不肯起来。

    之前两人进了花园后,这男鬼就跪地不起,一直不停地磕头。

    奚嘉见过游魂野鬼,见过厉鬼邪祟,还是第一次见到给人类磕头的鬼。他赶紧让这只鬼站起来,有话好好说,但这只鬼就是不肯站起来,就是要跪在奚嘉和叶镜之的面前,不断磕头。

    直到奚嘉说了一句“你再磕下去,我们现在就走”,这小鬼才抬头看向叶镜之。叶镜之点点头,赞成了奚嘉的话,小鬼立即不敢再磕头了,只是一直跪着。

    “这位大人,真的对不起。小的只是想吓吓您,让您不敢再去查这起案子,没想到竟然冒犯了您。”

    奚嘉摆摆手。

    这只鬼继续说了下去:“我叫老六,上个世纪打仗的时候,死在苏城的一场战役里。我们打仗的时候,一个炸弹下来,根本找不全尸体,也很少会有坟墓。我一直是野鬼,就在苏城边上游荡,后来认识了老鬼。”

    奚嘉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很想问问,这只鬼是怎么度过几十年的凌霄问心,竟然一直没被凌霄惩罚,从而魂飞魄散。但是看着这只鬼悲痛的表情,他还是没有开口,继续听下去。

    “这位大人一个月前曾经去我们住的破庙里看过。我们一群野鬼里,就数老鬼实力最强。老鬼已经死了三百年了,它法力高深,我当初经历凌霄问心,就是老鬼告诉我该怎么做,然后才准确回答了三个问题,没有被凌霄惩罚。”

    叶镜之颔首:“嗯。三百年道行的鬼,即使不是厉鬼,也值得警惕。它有资格,签下连山之契。”

    男鬼点头:“是。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只有法力高深的鬼,才有资格和大人们签订连山之契。从此以后,大人们不会为难我们,但是我们也绝对不可以伤害人类。否则只要我们敢伤害一个人类,凌霄就会执行连山之契,将我们打得魂飞魄散。”

    叶镜之淡淡道:“一个月前,我在与那只鬼签订连山之契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契约并没有成功,它按下了掌印,我没有签名,这份连山之契并不奏效。”

    男鬼的脸上露出一丝难过的笑容:“是啊,大人您突然有事,没有来得及签下名字。要是您真的签了名字,老鬼早就被凌霄执法,魂飞魄散了。”

    奚嘉眸色一凛,听出了某样东西。

    叶镜之也抿了嘴唇,不再说话。

    男鬼难过地笑了很久,最后抬头道:“是,大人,老鬼杀人了。半个月前,老鬼杀了这个地方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正在打他的老婆,他的老婆快被他打死了,我一直拉着老鬼,不让他动手,但我的法力哪里比得上老鬼,老鬼杀了那个男人……”

    奚嘉问道:“那个男人是叫李宵吗?”

    男鬼点点头。

    奚嘉轻轻叹了一声气。

    他就知道,别说王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就算她是个男人,也不可能一刀劈开成年男性的头骨。

    这起案子的凶手果然不是王茹,而是一只鬼。一只拥有三百年道行的野鬼,难怪可以将李宵的脑袋劈成两半,让他死得那么凄惨。

    奚嘉想起一件事:“我刚才去李宵家想找他的鬼魂,但是没找到。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男鬼低下头:“我们鬼怪杀人,一般是不死不休。听说厉鬼杀人之后,都会吃了人的鬼魂。大人您别误会,老鬼没有吃掉那个男人的鬼魂,但是那个男人上周就投胎去了。大人,您来晚了,那个男人不在了。”

    叶镜之解释道:“那人虽然死得很惨,怨气比寻常人重。但如果他本身意志不坚定,也可能不会在凡间逗留太久,而会走入轮回。”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男鬼继续说道,“自从老鬼杀了那个男人后,那个女人就疯了一样地跑出了房子。老鬼是第一次杀人,他变成厉鬼了,我不敢接近他,老鬼也没有管我。那一天以后,老鬼跑了,我再也没见过他。但是我听几个游魂说,有大人开始负责专门调查这件事,所以我想来这里看看情况。如果真的有哪个大人想管这件事,老鬼一被抓住,肯定会被打得魂飞魄散的。”

    叶镜之目光冰冷地看着这只鬼:“厉鬼杀人,必得偿命。轻则下十八层地狱,受折磨之苦;重则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在玄学界,只要是杀了人的厉鬼,一旦被捉到,一般都会直接将其魂飞魄散。”

    “大人!老鬼就一定要魂飞魄散吗?”

    叶镜之迟疑片刻,道:“也不是。凌霄之下,厉鬼杀人,可以进十八层地狱,受苦来偿还罪过。但到底要定什么罪责,具体由凌霄来决定。大多数天师会在抓到恶鬼后,请凌霄审判。不过凌霄严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