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这起震惊苏城的血腥命案, 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奚嘉走在这个高档小区里,居民们神色正常, 似乎忘记了半个月前那场恐怖的杀人案,但是在他们快要走到小区深处的一栋楼时, 却各个加快脚步,面露嫌弃地大步离开。

    “快点走!”

    一个年轻的妈妈拉着女儿快速地从这栋楼前走过。

    奚嘉走到这栋楼下,两个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正坐在小区花园里,抱怨道:“我上个月才给儿子买的婚房, 这下好了,同一栋楼死了人,还死得那么惨,住进来太晦气了。”

    “可不是, 咱们这个小区去年才交房,对外还说是高档小区呢, 房价高。现在可好,咱们这栋楼房价跌了一半。要杀人到哪儿杀不好, 非得在咱们这栋楼里杀, 晦气死了。”

    奚嘉从这两人面前走过,站在这栋高楼下, 抬头仰望。

    等了五分钟,正好有个业主进楼,奚嘉就跟着他一起进了大门。一起上电梯的时候,那业主看到奚嘉按下了“26”层,立即惊悚地看他一眼, 赶紧按开电梯门,快速地跑出去,换了一个电梯乘坐。

    “居然是那家的对门?出了那种事,还不搬走?”

    电梯门缓缓关上,挡住了这位业主的声音。到了二十六层后,奚嘉一出电梯,就看到成山成海的花束堆满了楼梯间。

    这个单元共有两户人家,一户是2604,也就是李宵、王茹住的房子;另一户是2603。

    2603的大门上,贴了各种各样的黄色符纸,门旁还放了一座观音像,墙角点了一鼎香炉,仿佛这样就可以避开阴邪之气。

    案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警|察们早就勘察完现场。这栋房子门前没人看守,只拉了一条黄色的警戒线,阻止他人的窥探。

    奚嘉肯定进不去屋子,他就站在楼梯间里仔细观察。无数白色的花束堆在2604的门前,奚嘉静静地看着这些花,又看看那扇大门。

    太阳缓慢地从西边落下,天色渐渐变暗。

    奚嘉在这栋楼里待了一个小时,直到天色全暗,他才站起身,走到那扇堆满白花的门前。他轻轻敲门,喊道:“李宵?”

    清脆的声音在楼梯间久久回荡,门里没有任何人回应。

    奚嘉微微蹙眉,又喊了几声,门里仍旧没有一点动静。他想了想,抬手将脖子上的舍利扯下,拿在了手里。这次他再抬头看向这扇门,又低头认真地看着门缝,只见门缝十分正常,并没有一点点阴气从里面泄漏出来。

    奚嘉:“李宵?”

    再喊了一遍,还是没有回音。

    奚嘉沉着眸子,低声说道:“我是你的大学同学,我叫奚嘉。你或许还记得我,我是三班的。陈涛你认识吗,他是我的舍友。如果你在里面,可以出来见见我,我想知道真相。”

    说这话的时候,奚嘉的声音压得极低,担心被对面房子的人听到。不过对面房子似乎没有人,直到晚上,对门的窗户也一片漆黑。或许真的是搬走了,毕竟对门出了这么可怕的杀人案,想再住下去,需要很大的胆子。

    奚嘉又敲了一会儿门,这栋凶宅里没有一丝回响。他的脸色越加沉重,到最后,奚嘉闭上双眼,尽量将自己身上的阴气往外扩散。小区里,一些游荡的鬼魂感受到他的阴气,慢慢地向他的方位飘来,可是他面前的这扇门里,依旧没有一点点阴气。

    怎么可能没有鬼?

    连叶大师都说,李宵死得那么惨,不可能立即投胎,不变成厉鬼去报仇索命,就已经是好事。他至少会变成游魂,而且是怨气很重的游魂,至少在凡间游荡个一两个月再走。

    奚嘉比较相信叶镜之,既然叶镜之这么说了,就不可能出错。除非这件事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五分钟,奚嘉将舍利带回脖子上,转身走向电梯。他按下向下的按钮,脑海中不停回想昨天搜索到的新闻报道,又回忆大学期间自己对李宵、王茹的印象。

    “叮——”,电梯门开启。

    惨白的灯光从电梯天花板上洒下,奚嘉走进电梯,还在思索这起案件。他按下“1”层,电梯门慢慢地关上。当两扇门平静地阖上时,奚嘉突然抬头,双眼圆睁。他飞快地侧身,一只血淋淋的手从他的身后抓过来,擦着他的脸皮而过,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砰!

    电梯的灯猛然破碎。

    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小小的空间,奚嘉的眼前一片漆黑,这个电梯还在往下走,但是那股血腥味却直直地冲他扑来。

    嘀嗒嘀嗒的声音和电梯绳索的摩擦声,成为此时唯一的旋律。

    有鲜血一点点地滴到地上,奚嘉睁大眼,想要看清电梯里的情景,但是他什么都看不见。

    黑暗里,奚嘉的心脏越跳越快。血腥味离他越来越近,滴滴嗒嗒的流血声一会儿在左边响起,一会儿在右边响起。尖锐刺耳的笑声在电梯里回荡起来,那声音像指甲在玻璃上摩擦的声音,难听又让人头皮发麻。

    突然,一只潮湿的手从奚嘉的伸手袭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杀了你……好不好……”

    “在这里……杀了你……谁也不知道……嘻嘻嘻……”

    尖锐的笑声在他的耳边响起,浓稠的血液滴到了他的脖子上,冰凉刺骨。

    然而这一刻,奚嘉轻轻松了口气,心跳也渐渐平缓。他抬手抓住了那只掐着自己脖子的鬼手,电梯里的笑声戛然而止。这只鬼似乎不明白这个人类为什么突然抓住自己的手,但就在下一刻……它瞪直了眼珠子,不敢置信地被这个人类抓着手臂,甩到了墙上。

    砰!砰!砰!

    奚嘉拉着那只黏腻腻的手,脸上十分嫌弃,却无可奈何地把这只鬼往墙上摔。

    “啊啊啊啊啊啊……”小鬼惊悚地尖叫着。

    鬼魂的体重比正常人也轻一些,撞在电梯墙壁上不会使电梯出事故,这也方便了奚嘉像扔沙包一样,只抓着这只小鬼的手臂,就能做出各种各样的甩人动作。

    小鬼被摔得晕头转向,起初它还大喊大叫,到后来就开始呜咽起来。等到电梯停到一楼后,小鬼喜出望外地看向电梯门,它刚准备逃跑,谁料那个人类竟然摸着它的手臂,一点点地摸到了它的脖子,接着——

    咔嚓,它的脖子被掐断了。

    奚嘉:“……?!”

    奚嘉从未想过,这只鬼的脖子居然一掐就断。

    电梯门在这个时候打开,明亮的灯光从门外照射进来。一下子见到光线,奚嘉眯起了眸子,定神看清了自己面前的景象。

    这是一只男鬼,矮小瘦瘪,身上是黏稠的血液,沾了奚嘉一手。此刻,奚嘉掐着它的脖子,它的脑袋被掐断了,掉在地上。那张鬼脸上全是鲜血,根本看不清表情,可是掉在地上的头颅却疯狂地想往外面跑,仿佛见到了什么比自己还恐怖的东西。

    然而这只鬼,并没有逃跑的机会。它的脑袋刚刚爬了两厘米,一道急促紧张的声音就从电梯外响起:“奚嘉!没事吧,我突然察觉到很强烈的阴气,是不是有……”

    看清楚电梯里的场景,叶镜之的声音突然停住。

    奚嘉错愕地转过头。

    叶镜之站在电梯外,怔怔地看着他。

    奚嘉一手掐着男鬼的脖子,一手按住它的手臂:“……叶大师?”

    叶镜之的眼睛慢慢睁大,他的视线一点点地往下移动,移动到奚嘉掐着这男鬼脖子的手上,又移到奚嘉按着男鬼手腕的另一只手上。

    良久,叶镜之往旁边走了一步,回到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地方。三秒钟后,他再次走了出来,依旧看到的奚嘉掐着男鬼的脖子。男鬼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只有一个头颅在地上乱蹦,努力地想蹦出电梯。

    叶镜之:“……”

    奚嘉:“……”

    叶镜之:“……”

    奚嘉:“……”片刻后,他忍不住说道:“叶大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镜之的视线一直在奚嘉的两只手之间徘徊。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去看媳妇掐着鬼脖子的手,还是去看媳妇按着鬼胳膊的手,看来看去,再低头看看这个鬼头……这只满脸血的鬼哭唧唧地往外跑,怎么看怎么像被人欺负了……

    听到奚嘉的话,叶镜之抬起头,目光突然瞥到了奚嘉脸颊上的伤口。

    叶大师骤然找到最重要的东西,他立即从乾坤袋里掏出了灵药:“你受伤了?是被这只鬼打的吗?”

    男人温热的指腹在自己的伤口上轻轻敷药,奚嘉这才想起来刚进电梯的时候,他突然被这只鬼从背后袭击,确实擦破了一点皮肤。

    这个浅浅的伤口在擦过药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叶镜之漆黑的眸子渐渐沉了下来,忽然低头,冷冷地看向地上的那颗头颅。

    正在往电梯外蹦去的头颅猛然停住,这小鬼僵硬地抬起头,看向叶镜之。

    叶镜之嘴唇一抿,一指点向这颗头颅。他口中默念咒语,金色光芒在指尖闪烁,眼看那道光芒就要穿透这只男鬼的脑袋,男鬼立刻大声喊道:“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

    叶镜之的手突然顿住。

    这男鬼见状,激动地喊道:“连山之契,我有连山之契!大人,您还记得我吗?您和老鬼签订连山之契的时候,小的就在旁边。我见过您,我见过您!”

    叶镜之道:“不是你签的连山之契?你没有签过连山之契?”

    男鬼的头颅在地上不停地点地:“小的没签过,小的法力低微,还轮不到签连山之契的级别。”

    叶镜之轻轻地颔首,接着一脚把这颗头颅踹到了电梯墙角,拉着奚嘉就往外走。

    走出电梯后,奚嘉身上的血液慢慢蒸发,变成一丝丝黑色的阴气,散落到空气里。

    鬼怪的身体是由阴气组成的,阴气是他们的根本。

    突然被叶大师撞到自己手撕鬼子的场景,奚嘉心里觉得怪怪的。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和叶大师解释,又有点奇怪为什么叶大师会在这里出现。他一时没回过神,就被叶镜之拉着走出了电梯。

    一阵晚风吹来,奚嘉突然想起自己今天的任务,他出声道:“叶大师,我是来找同学的鬼魂的,想问问他当晚发生的真相。这只小鬼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和那起案子有关?我们是不是要……”

    “大师!!!”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打断了奚嘉的话。他诧异地转头看去,只见那只浑身是血的男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的头颅戴了回去。它跪在电梯门口,阴森森的白色灯光从天花板照到它的身上,显出一丝诡异的氛围。

    它此刻直直地跪在地上,捧着一卷粗糙的纸卷,双手高举过头,声音嘶哑地喊道:“大人!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求求您,救救老鬼!求求您,救救他!只有您才能救他,只有您!!!”

    奚嘉不明所以地看着这只鬼。

    叶镜之的眉头慢慢皱紧。他走到这只鬼的面前,伸出手,接过了男鬼双手捧起来的纸卷。他打开这卷纸,奚嘉看见这张质感奇特的纸上,用血液写下了四行字。

    『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

    在纸张的左下方,按了一个血掌印,掌印的旁边写了一个“叶”字,之后还写了一个“丿”,就没有下文。

    奚嘉转首看向叶镜之。他看出来了,这个血掌印不知道是谁的,但是旁边这个字,写的应该是叶大师的名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写了一半就没有再写。

    奚嘉轻声问道:“叶大师?”

    叶镜之朝他点点头,将这张纸捏进了掌心。他低头看向这只仍旧跪地不起的男鬼,许久后,冷冷道:“我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与我说。”

    半个月前出了那种可怕的案子,到了晚上,这个小区里没有人敢再走夜路。

    小区的花园里,奚嘉和叶镜之坐在池塘边。偶尔有晚归的上班族从花园路过,奇怪地看他们一眼,似乎不明白这两个人干嘛不早点回家,还要坐在花园里发呆。他们当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奚嘉的眼中,那只浑身是血的男鬼仍旧跪在他们的面前,死活不肯起来。

    之前两人进了花园后,这男鬼就跪地不起,一直不停地磕头。

    奚嘉见过游魂野鬼,见过厉鬼邪祟,还是第一次见到给人类磕头的鬼。他赶紧让这只鬼站起来,有话好好说,但这只鬼就是不肯站起来,就是要跪在奚嘉和叶镜之的面前,不断磕头。

    直到奚嘉说了一句“你再磕下去,我们现在就走”,这小鬼才抬头看向叶镜之。叶镜之点点头,赞成了奚嘉的话,小鬼立即不敢再磕头了,只是一直跪着。

    “这位大人,真的对不起。小的只是想吓吓您,让您不敢再去查这起案子,没想到竟然冒犯了您。”

    奚嘉摆摆手。

    这只鬼继续说了下去:“我叫老六,上个世纪打仗的时候,死在苏城的一场战役里。我们打仗的时候,一个炸弹下来,根本找不全尸体,也很少会有坟墓。我一直是野鬼,就在苏城边上游荡,后来认识了老鬼。”

    奚嘉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很想问问,这只鬼是怎么度过几十年的凌霄问心,竟然一直没被凌霄惩罚,从而魂飞魄散。但是看着这只鬼悲痛的表情,他还是没有开口,继续听下去。

    “这位大人一个月前曾经去我们住的破庙里看过。我们一群野鬼里,就数老鬼实力最强。老鬼已经死了三百年了,它法力高深,我当初经历凌霄问心,就是老鬼告诉我该怎么做,然后才准确回答了三个问题,没有被凌霄惩罚。”

    叶镜之颔首:“嗯。三百年道行的鬼,即使不是厉鬼,也值得警惕。它有资格,签下连山之契。”

    男鬼点头:“是。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只有法力高深的鬼,才有资格和大人们签订连山之契。从此以后,大人们不会为难我们,但是我们也绝对不可以伤害人类。否则只要我们敢伤害一个人类,凌霄就会执行连山之契,将我们打得魂飞魄散。”

    叶镜之淡淡道:“一个月前,我在与那只鬼签订连山之契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契约并没有成功,它按下了掌印,我没有签名,这份连山之契并不奏效。”

    男鬼的脸上露出一丝难过的笑容:“是啊,大人您突然有事,没有来得及签下名字。要是您真的签了名字,老鬼早就被凌霄执法,魂飞魄散了。”

    奚嘉眸色一凛,听出了某样东西。

    叶镜之也抿了嘴唇,不再说话。

    男鬼难过地笑了很久,最后抬头道:“是,大人,老鬼杀人了。半个月前,老鬼杀了这个地方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正在打他的老婆,他的老婆快被他打死了,我一直拉着老鬼,不让他动手,但我的法力哪里比得上老鬼,老鬼杀了那个男人……”

    奚嘉问道:“那个男人是叫李宵吗?”

    男鬼点点头。

    奚嘉轻轻叹了一声气。

    他就知道,别说王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就算她是个男人,也不可能一刀劈开成年男性的头骨。

    这起案子的凶手果然不是王茹,而是一只鬼。一只拥有三百年道行的野鬼,难怪可以将李宵的脑袋劈成两半,让他死得那么凄惨。

    奚嘉想起一件事:“我刚才去李宵家想找他的鬼魂,但是没找到。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男鬼低下头:“我们鬼怪杀人,一般是不死不休。听说厉鬼杀人之后,都会吃了人的鬼魂。大人您别误会,老鬼没有吃掉那个男人的鬼魂,但是那个男人上周就投胎去了。大人,您来晚了,那个男人不在了。”

    叶镜之解释道:“那人虽然死得很惨,怨气比寻常人重。但如果他本身意志不坚定,也可能不会在凡间逗留太久,而会走入轮回。”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男鬼继续说道,“自从老鬼杀了那个男人后,那个女人就疯了一样地跑出了房子。老鬼是第一次杀人,他变成厉鬼了,我不敢接近他,老鬼也没有管我。那一天以后,老鬼跑了,我再也没见过他。但是我听几个游魂说,有大人开始负责专门调查这件事,所以我想来这里看看情况。如果真的有哪个大人想管这件事,老鬼一被抓住,肯定会被打得魂飞魄散的。”

    叶镜之目光冰冷地看着这只鬼:“厉鬼杀人,必得偿命。轻则下十八层地狱,受折磨之苦;重则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在玄学界,只要是杀了人的厉鬼,一旦被捉到,一般都会直接将其魂飞魄散。”

    “大人!老鬼就一定要魂飞魄散吗?”

    叶镜之迟疑片刻,道:“也不是。凌霄之下,厉鬼杀人,可以进十八层地狱,受苦来偿还罪过。但到底要定什么罪责,具体由凌霄来决定。大多数天师会在抓到恶鬼后,请凌霄审判。不过凌霄严苛,九成恶鬼并没有资格下地狱,只有魂飞魄散一个下场,所以一些天师会直接将厉鬼消灭。”

    这男鬼再次砰砰砰地磕起头来。

    “大人,求您救救老鬼!求求您,救救他!老鬼是为了救那个女人才杀人的,您救救他吧!他不是故意的,他这三百年没杀过一个人,这是第一个,这真的是第一个!要是那位抓住老鬼的天师不给他机会,直接让他魂飞魄散,那他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叶镜之沉吟片刻,看向奚嘉。

    奚嘉想了想,问道:“你知道,为什么那个老鬼要杀李宵吗?他为什么要帮王茹?”

    男鬼为难地想了很久,最后摇摇头:“大人,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两个人类,没想到就碰到这种事。”

    奚嘉点点头,转首看向叶镜之。

    两人对视一眼,奚嘉道:“我想去看看王茹。”

    离开了这个小区后,奚嘉让那只男鬼不用跟着自己:“我们会先去听一下当事人的说法。李宵已经投胎去了,王茹还在监狱里关着。你回你该去的地方吧,如果我们能帮忙,一定会帮忙。但是以后,你不要出来伤害人类了。”

    这男鬼愧疚道:“大人,我只是想吓吓您,真的没想伤害您,求您原谅。”

    奚嘉看着这小鬼仍旧飘在脖子上的脑袋,轻轻地咳嗽两声,心虚地摆摆手,让对方离开。

    夜色深邃,奚嘉和叶镜之一起走出了小区。叶镜之手里拿着那张纸卷,奚嘉好奇地看着,叶镜之非常贴心地解释道:“这是连山之契。”

    “连山之契?”

    “嗯。厉鬼怨气极重,被凌霄厌弃,他们不会经历凌霄问心,只会留在凡间,杀害人类。天师在遇见厉鬼的时候,不用和他们讲道理,直接将他们抓住消灭即可。但是这世间,有一些孤魂野鬼会在凡间流连,不肯转世,他们度过一次次的凌霄问心,法力深厚,却不是恶鬼。”

    奚嘉有些不解:“嶒秀真君不是说过,他见过的能度过凌霄问心的鬼魂,最多只度过了三次。刚才那只鬼说自己死了几十年,而这只杀了李宵的鬼,似乎死了三百多年了。”

    叶镜之道:“嶒秀前辈说的,是如果要承受问心之苦,最多三次,就承受不住,会魂飞魄散。但凌霄对野鬼是宽容的,如果真的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或者想不起来自己已经死了,它不会降下问心之苦。除此以外,如果鬼魂不愿转世的理由获得了凌霄的认可,凌霄从此以后也不会再对其问心,允许它存在于世间。”

    奚嘉这才理清楚其中关系。

    子婴和老鬼的情况不同。子婴不肯转世的理由实在太牵强了,他要是说“因为我爸爸讨厌我,不想我顺顺利利地去投胎”,凌霄要么认为他是在扯淡,敷衍自己;要么会去惩罚秦始皇,给他这个不讲道理的爸爸两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子婴都不愿意见到,所以他无法面对凌霄问心。

    然而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和故事。老鬼不愿投胎转世,或许有自己的理由,这个理由打动了凌霄,获得凌霄的承认,他就可以不受问心之苦。

    看奚嘉明白后,叶镜之继续说道:“这种法力高深的野鬼,他们不会伤害人,一旦伤人,他们就成了厉鬼,可以直接捉拿。但因为他们实力较高,玄学界不能置之不理。所以便有了连山之契。签下连山之契的鬼,玄学界的天师不可以伤害他们,他们可以自由生活,因为有凌霄来约束他们。只要他们伤人,凌霄自会让他们魂飞魄散。”

    说着,叶镜之将手里的纸卷递给了奚嘉。

    奚嘉看着连山之契上面的文字,最后目光落在了叶镜之的签名上。他好奇地问道:“叶大师,你为什么没把名字签完?”当时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叶大师连写个名字的时间都没有了?

    叶镜之微微怔住,目光闪躲。过了片刻,才小声说道:“……我以为你有危险。”

    奚嘉一下子没听清楚:“什么?”

    叶镜之的声音更小了:“我……我以为你有危险。”

    奚嘉蹙眉道:“叶大师,你声音大一点,我没听清。”

    叶镜之大声道:“在与那老鬼签订这份连山之契的时候,我突然感应到你有危险。所以就放弃了签订契约,回去救你。之后解决了那只二重身邪祟,我一时忘了这件事。又去了长安一趟,就更没想起这份未签完的连山之契。”

    奚嘉顿时红了脸。

    什……什么鬼!

    怎么居然是要去救他?

    为了救他,连签个名字的时间都没有了?

    两人拦了一辆出粗车,往苏城丘湖区派出所而去。

    一路上,奚嘉撇开视线看着窗外,心中百感交集。他隐约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对,他和叶大师之间是不是有哪里怪怪的。但是再仔细去想,又觉得似乎没什么问题。毕竟叶大师就是玄学界著名的道德标兵,新世纪的活雷锋。

    ……到底是哪里怪怪的?

    奚嘉当然没发现,叶镜之大声说完那句话后,突然脸上一红,明白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完蛋了,他居然责怪媳妇,因为要去救媳妇,才会没签下这份契约。

    当时叶镜之留下来的小纸人突然被捏碎了,他着急得很,生怕奚嘉出事,这才没签完连山之契就急急离开。他是为了救媳妇啊,不说媳妇有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媳妇受伤了,那都不行!

    师父说过:“伤在媳妇身,痛在你心。作为大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干什么吃的?你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好了!”

    虽然媳妇不是女人,虽然媳妇……媳妇好像很厉害,完全不怕鬼,看上去不用他救的样子……

    但是他还是要保护媳妇,怎么可以嫌弃媳妇耽搁了自己签连山之契?

    叶大师越想越焦躁,越想越觉得自己做错事了。等两人到了派出所门口,奚嘉刚刚付完打车费,他一转过头,就听叶镜之委屈巴巴地小声道:“对不起。”

    奚嘉:“……?”exm?!发生什么事了?

    被这一声“对不起”吓住了,过了好半天,奚嘉才问道:“叶大师,你这是怎么了?”

    叶镜之道:“忘记将连山之契签完,是我的责任。和你没有关系,都是我的错。”

    奚嘉张着嘴,错愕地看着眼前的黑衣天师,大脑快速转动,一分钟后才明白叶大师的意思。

    叶大师是担心他自责,由于叶大师要来救他,这才没签订那份连山之契。想通这一点后,奚嘉微微笑道:“叶大师,虽然你不说,但我也知道,你们其实不容易。裴玉嘴上说是为了赚积分,才努力地去捉鬼。可我知道,他上个月在将那个小男孩送入轮回后,偷偷给他送了一束花。你们捉厉鬼不是为了自己,你们是为了这个安稳的世界。”

    叶镜之愣愣地看着奚嘉。

    俊秀的年轻人轻轻鞠了一躬,认真道:“真的,谢谢你们。”

    黑色的双眸微微颤动着,那颗藏在眼眸深处的黑色小痣似乎有些变淡,但很快恢复正常。叶镜之认认真真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看着奚嘉唇边温煦的笑容,他忍不住地勾起唇角,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愉悦。

    这是他的媳妇,真的,特别特别好的媳妇。

    在走进派出所的时候,奚嘉已然将“叶大师为什么总是这么对我好”、“叶大师干嘛急着来救我”这种问题,抛到了脑后。他走在前面,大步进了派出所,并没有发现跟在他身后的叶镜之一脸骄傲地看着自己,仿佛在对派出所里的每一个人炫耀:看,这是我媳妇!

    派出所里的工作人员哪里看的出叶大师这么复杂的情绪,他们只能看出来:……这个傻笑的二愣子是谁?

    奚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沟通后才知道,他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地见到王茹的。想来也是,王茹的案子不是小案子,他虽然是王茹的同学,却根本不可能见到她。

    两人铩羽而归。

    奚嘉站在派出所的门口,想了许久,忽然想起刚才那只那鬼的一句话:“叶大师,刚才那只鬼说,这起案子被玄学界的人注意到了,有专门的天师来查这起案子。我想问一下,你们玄学界查案子的话,是会随便地查一查,自己搜集资料证据,还是到派出所找信息?”

    叶镜之道:“会有专门的通行证,可以进官方找资料。”

    奚嘉双眼一亮:“叶大师,你有这种通行证吗?”

    叶镜之摇摇头:“这种通行证是‘鬼知道’和政府联手发布的。要有这种通行证,必然要是紫微星斋、神农谷、龙虎山、大万寿寺这四大门派的弟子,因为这种和鬼怪牵扯起来的刑事案件,他们有成立一个专门的刑侦部门,由他们来负责处理。”

    叶大师也是有门派的人,但人家叶大师的门派现在就他一个人,很明显不是听上去就很高大上的四大门派。

    奚嘉顿时为难起来。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演员,不可能有关系伸入政府内部,进公|安网查资料。叶大师在玄学界是很有名气,叶阎王三个字听上去就很牛逼,但叶大师是个独杆司令,人家实力强大,令人闻风丧胆,却没有背景。

    看来这年头,无论是玄学界还是凡世,有没有背景都相当重要。

    奚嘉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去找一下王茹的父母,看看能不能通过王茹的父母见一见她本人,至少和她说几句话。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给陈涛,询问一下陈涛知不知道王茹父母的联系方式时,叶镜之低沉的声音响起:“你是有什么事情无法解决吗?”

    奚嘉一愣,转头道:“嗯,我想见王茹,但是她这个案子比较严重,普通人见不到她。”

    叶镜之思索许久:“我来试试。”

    奚嘉惊愕道:“叶大师,你派出所里有人?”

    叶镜之茫然地反问:“有人?”

    奚嘉道:“就是你在派出所里有朋友,能帮这个忙?”

    叶镜之摇摇头:“我很少来苏城,这两年是第一次来。”

    奚嘉又问:“那……你认识市警|察局的人?”

    叶镜之:“不认识。”

    奚嘉:“……”人家叶大师怎么说也是玄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说不定认识市领导呢?奚嘉道:“叶大师,你认识……市长?”

    “不认识。”

    “……省长?”

    “不认识。”

    “……”

    叶镜之困惑地看着奚嘉。

    奚嘉随口道:“你不会认识主席吧?”

    叶镜之颔首:“认识。”

    “算了,我还是明天去找一下王茹的父……母……”声音戛然而止,奚嘉不敢置信地看向身旁一脸平静的黑衣天师,“你刚才说什么?你认识谁?”

    叶镜之打开手机,从通讯里里翻出一个名字,递到奚嘉面前:“他每年都会来参加天师代表大会,不过因为他是凡人,不能十天十夜不吃不喝,所以他只参加第一天的会议。如果找他的话,可以进去见到你想见的人吗?”

    奚嘉:“……”

    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被屏蔽的三个字,奚嘉目瞪狗呆,无话可说。

    五分钟后,丘湖区派出所的所长亲自出了门,将奚嘉和叶镜之又迎了进去。一路上,这所长神秘地小声道:“我知道,要保密,不能张扬。请两位领导……两位先生放心,除了我和市长以外,不会有人知道今天你们见嫌疑人的事情。”

    奚嘉:“……谢谢。”

    所长严肃地点头,将两人引到会客室后,负责任地关上了门。

    坐在这宽敞的会客室里,奚嘉觉得浑身都不大舒服。他转首去看叶镜之,只见叶大师神色平静地坐着,发现奚嘉在看自己,他也转头看向奚嘉。然而奚嘉一直看着他,看着看着,叶大师害羞地转过头,不敢再看。

    奚嘉根本没注意叶镜之的动作。

    今天晚上,他的世界观再次被颠覆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个从小到大没吃过海鲜大餐的人,手机里居然会有主席的电话!

    这根本不科学啊!!!

    发帖子到网上,都会被批|斗实在太杰克苏了,这年头的起点男主都不敢这么写!

    奚嘉的心里五味杂陈,他骤然觉得,叶大师根本不是没有背景,而是背景太雄厚了!就问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有主席的电话?谁有!

    再类比一下,既然叶大师说,主席每年都会参加天师代表大会,那难道岐山道人、嶒秀真君、不醒大师……他们也都认识主席?!该不会他们的手机里也有主席的电话号码吧?!

    不行,必须打住,再想下去,可能这篇文就要被锁了。

    奚嘉定了定神,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凝神静心下来后,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房间外响起。半晌,玻璃对面的大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位警|察带着一个年轻清瘦的女人走到了会客室里,那警|察转身离开,年轻的女人低头看着桌子,仿佛失了魂魄,听不见外面的动静。

    看着这个女人,奚嘉仔细地看了很久,最后看着那双还能显出一丝柔美的眸子,终于确认,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的女人,就是曾经的计算机系花王茹。

    她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似乎是很久以前留下的了,早就结了疤。这道疤痕划在额头上,没有破坏这张脸的美丽,却让人无法忽视。她瘦得几乎看不出曾经的美好,那双曾经被计算机系的男生迷恋的清澈眼睛,此刻好像一滩死水,静静地沉着。

    奚嘉的心中微微一颤。看着这张脸,他完全想不出来对方曾经的样子。

    许久后,他露出一抹笑容:“王茹,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大学同学,我叫……”

    “奚嘉……”

    沙哑的女声轻轻地响起,打破了会客室里的宁静。

    奚嘉声音滞住。

    骨瘦如柴的女人慢慢地抬起头,眼瞳颤抖地看着玻璃对面的年轻人,认认真真地说道:“你是……奚嘉……”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媳妇,我来救你!!!

    正在手撕鬼子的c+:?

    镜子:……走错了,我再来一遍。

    一分钟后。

    镜子:媳妇,我来救你!!!

    还在手撕鬼子的c+:……

    镜子:我的媳妇,有点厉害qaq!

    ---------------------

    仍旧是撒泼打滚要营养液浇灌滋润的一天~要营养液来滋润~~~

    今天这章不恐怖啦,不过明天我会想办法,尽量早点更新的,么么啾=3=

    ---------------

    谢谢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随枫沐雨扔了1个地雷

    y1抹ㄟ夏忧扔了1个地雷

    u扔了1个地雷

    艾斯的飞蛾扔了1个地雷

    沥青扔了1个地雷

    honeysang扔了1个地雷

    烽火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人生若只如初见°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21651862扔了1个地雷

    蒊扔了1个地雷

    檐楹扔了1个地雷

    唯安小熊扔了1个地雷

    周泽楷的媳妇。扔了1个地雷

    老王扔了1个地雷

    23052701扔了1个地雷

    小尹子扔了1个地雷

    月影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月影扔了1个地雷

    木紫扔了1个地雷

    菩提倚心听梵音扔了1个地雷

    马甲战队扔了1个地雷

    爱笑的月牙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四月中旬扔了1个地雷

    y1抹ㄟ夏忧扔了1个地雷

    米米儿扔了1个地雷

    喵嗷嗷扔了1个地雷

    小叶子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