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没有工作的日子, 舒坦轻松。

    奚嘉很久没做过饭,自从叶镜之上个月住进来后, 无论他有多忙,都会抽出时间做好每一顿饭。叶镜之的手艺是真的好, 简单的家常菜在他手中有滋有味,奚嘉被叶大师养叼了胃口,第二天他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后,发现口味十分一般。

    奚嘉做的几道菜, 叶镜之这些天也做过。以前他一个人住的时候,从来不觉得自己做菜不好吃。然而凡事不能有对比,和叶镜之的菜对比以后,奚嘉竟然觉得食不下咽。

    饭桌上, 负责掌勺的年轻人拿着筷子,心不在焉地戳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在他的对面, 叶大师非常认真地吃着,仿佛在吃什么山珍海味。

    看着叶镜之专注吃饭的模样, 奚嘉脸上一臊:“……叶大师, 我做的不怎么好吃。”

    叶镜之夹了一大筷子的青菜放入碗中,有些茫然地抬头看着奚嘉:“很好吃。”

    奚嘉:“啊?”

    叶镜之目光真诚, 一点都不像在撒谎。奚嘉狐疑地夹了一筷子藕片,他嚼吧了两下,虽说是吃进去了,却齁得慌,很明显盐放多了。

    见叶镜之还是吃得欢快, 奚嘉试探着问道:“叶大师,你真的觉得很好吃?比你做的好吃吗?”

    叶镜之认真道:“很好吃,比我做得好吃。”

    说话间,叶镜之已经又盛了一碗饭。以往叶镜之每次只吃一碗饭,这次他动作神速,盛了一碗还要一碗。如果说只是敷衍奚嘉,根本没必要演戏到这种程度,可他却真的把所有的菜都吃完了,连电饭煲里的饭都不剩下一粒。

    奚嘉:“……”完了,叶大师的味觉是不是有问题了……

    饭吃到最后,奚嘉干脆放下碗筷,只看叶镜之吃。叶大师吃饭并没有多么文雅风度,但也不会狼吞虎咽,却好像吃得很开心。如果你做了一桌子菜,有人这样高兴地不停地吃,心里总会觉得很舒服。

    奚嘉单手撑着下巴,声音里带了一丝笑意:“叶大师,要不明天我继续做菜吧?”

    叶镜之的筷子顿在半空中,缓缓地抬头,看着奚嘉。过了很久,他才问道:“你还会做饭给我吃吗?”

    奚嘉点点头。

    叶镜之的嘴角微微地勾起一点,没有再说话。

    吃完饭后,叶镜之怎么也不肯让奚嘉洗碗,他站在厨房里,低头盯着水池,仔仔细细地将碗筷的每一个角落都清洗干净。奚嘉也没推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种生活十分平淡,没太大的波折起伏。就像任何一对寻常的同居人,你负责烧菜,我就负责洗碗,做的每一件事都无比平凡,但心里就是忍不住地温暖起来。

    在看电视的时候,奚嘉不由自主地转开视线,看向了那个站在厨房里的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叶镜之的背影,身形削瘦,高大却单薄,这个人曾经吃了很多苦,或许比他吃过的苦还要多。

    其实就这么和叶大师生活在一起,感觉也不错?

    这个想法飞快地从奚嘉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立即皱了眉头,抛开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刚收回视线,奚嘉就听到电视机里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苏城丘湖区的现场。今天凌晨1点32分警|方接到报案,丘湖区发生一起命案,现场极为惨烈,让我们跟随记者,看一看具体情况……”

    奚嘉看着电视,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频道调到了苏城本地频道。

    电视机上,一个年轻的记者正在进行采访。他站在一个新建起来的高档小区里,许多小区居民看到电视台的摄像机,纷纷围聚过来。那记者才刚提问,这些围观群众就非常热切地谈论起来。

    “不得了啊,真的是不得了。昨儿个晚上我睡得可熟了,突然就听到小区里头有人在吵架。你说这小夫妻俩床头吵架床尾和,很正常嘛,我们也都习惯了。他们吵了好几个小时哟!”

    “可不是,我十一点多就听到他们在吵架了,一直吵到一点多。那家女的一刀把他家男的给砍死了,我是亲眼看到的,他家男的被警|察抬出来的时候,脸上全是血,全部都是血!”

    “太吓人了,吓得我一晚上没睡着。我听人说,他家男的死得特别惨,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奚嘉听了一会儿,就皱着眉头,换了个频道,看起娱乐节目来。

    苏城虽说是全国比较大的地级市之一,但一向平安,很少发生什么大的刑事案件。去年苏城曾经发生过一次酒驾撞死人的事件,当事人开着一辆豪车醉酒撞上了公交站台,当场撞死了五个人。这件事在苏城闹得沸沸扬扬,还登上了全网热搜。

    那个案子里,死者有五人,然而也只是一起酒驾案件而已。这种案子都能在苏城讨论一阵子,由此可见苏城生活安稳,老百姓们平平安安,性质恶劣的刑事案件很少发生。

    奚嘉没兴趣再去管那件案子,他刚刚换了台,却听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是杀人案吗?”

    奚嘉颔首,转首看向叶镜之:“嗯,应该是夫妻俩吵架,女方冲动之下,把男方杀死了。”

    叶镜之轻轻“嗯”了一声,坐到沙发上。他坐在单人沙发上,腰背挺得笔直,侧过头去看电视。

    电视上放的是一档很普通的综艺节目,笑点不是很多,奚嘉也只是随便看看。看到一半时,他突然听到叶镜之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可以……坐到你那边吗?”

    奚嘉微愣:“?”

    叶镜之耳尖微红,解释道:“我坐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看电视。”

    奚嘉顿时了然,笑着点头:“叶大师,你随便坐,沙发很大。”

    叶大师得了允许,屁颠颠地起身坐了过去。两人隔着半米的距离,继续看电视。叶镜之的目光一会儿停留在电视屏幕上,一会儿悄咪咪地转头去看奚嘉。每当奚嘉稍微动一下,他就立刻紧张地转开视线,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了一会儿电视后,叶镜之再次把目光偷偷地转过去,他刚转到一半,奚嘉一拍手,道:“对了,叶大师,昨天晚上子婴和我说,他已经基本认识书上的简体字了,可能只需要再花几天,就能看完语文课本。不过数学和英语对他有点难度,特别是英语,他完全不认识,我想买个点读机送给他,可行吗?”

    叶镜之吓得立即转过头,听了这话后,困惑地问道:“点读机?”

    奚嘉颔首:“对,点读机。就是哪里不会点哪里的那个。”

    叶镜之:“……哪里不会点哪里?”

    奚嘉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想了想自己曾经看过的,侧头看着叶镜之,模仿里的小女孩:“就是那个……so easy。叶大师,你不知道?”

    叶镜之摇摇头:“我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奚嘉干脆打开手机,在网上搜了点读机的照片,向叶镜之解释了一番。“……我比较关心的是,烧过去之后,这个点读机还能不能用?点读机是电器,也是要用电的,子婴那边可以用电吗?点读机烧了以后,还可以再充电吗?”

    叶镜之道:“天工斋曾经研究过这类东西,使用阴气代替电力,为电器供电。”

    奚嘉诧异道:“他们为什么要研究这个?”

    叶镜之耐心地解释:“每年天师代表大会都要开十天十夜,能带的东西又很少,到会议的最后三天,基本上所有人的手机都没电了。天工斋的前辈想研究出阴气转化成电力的方法,此后,只要用灵石存储一些阴气带过去,就可以在天师代表大会上永远地玩手机了。”

    奚嘉:“……”

    奚嘉曾经听说过这个天师代表大会,他当时还觉得玄学界的人挺认真的,居然每年都要聚集在一起,开一个高层大会。后来他才从裴玉口中得知,这个天师代表大会纯粹就是个面子工程,连大会主席嶒秀真君去年都在会议上如此承诺:“诸位道友莫要着急,贫道有生之年,定会取消天师代表大会!”

    此话一出,立刻获得掌声无数,连叶大师都颇为赞同地鼓了鼓掌。

    所以说,不能对这帮不靠谱的神棍抱以任何希望,他们只会一次次刷新你的下限。

    奚嘉腹诽很久,问道:“那这个问题解决了吗?”

    叶镜之先是点头,又是摇头:“当时天工斋内部发布了一个悬赏令,谁要是解决了阴气和电力之间的转化问题,就可以得到一百积分。后来天工斋的大师兄度量衡道友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并没有哪位前辈会真的在天师代表大会上用这个法子玩手机。”

    奚嘉问道:“为什么?”

    “因为阴气转化为电力的时候,消耗很多。一只百年厉鬼的阴气,最多能转化一度电,转化效率奇低。没有哪位前辈能找到那么多的厉鬼、那么多的阴气,所以度量衡道友拿了悬赏令后,这个研究就被天工斋搁置了。”

    听着叶镜之的话,奚嘉脸色不停变幻。许久之后,他问道:“……你说,我们给秦始皇陵通电,这可行吗?”

    叶镜之:“……”

    奚嘉又想了想:“还得给始皇陵连个网,否则子婴永远只能玩点读机。”

    叶镜之:“……”

    越想越觉得很可行,奚嘉已经动手打算买飞去长安的机票,直接去给始皇陵通电算了,叶镜之却出声提醒:“没有哪家电力公司可以给始皇陵通电,它在三百多米的地下。”

    奚嘉:“……”

    琢磨了半天,奚嘉道:“那可以请玄学界的人帮忙,打地洞去始皇陵,给始皇陵通电?”

    叶镜之:“……”片刻后,他再提醒:“始皇陵的门,我们进不去……”

    奚嘉:“……”

    所以说,始皇陵是通不上电,连不了网,子婴也永远只能对着点读机念上几天的“so easy”,然后又要再烧一个点读机给他了?

    看着奚嘉踌躇焦躁的神色,叶镜之赶紧想办法:“我再去找度量衡道友商量一下,看看他能不能提高阴气转化成电力的转换效率。”说完,叶镜之拿出手机就准备找朋友帮忙,但他才刚刚拿出手机,奚嘉就猛地意识到:“等等,阴气转化成电力?叶大师,你刚才说因为找不到那么多的阴气,天工斋才放弃了这个计划?”

    叶镜之颔首:“是,百年厉鬼的阴气也只够转化为一度电。”

    奚嘉默不作声地扯掉了脖子上的舍利。

    轰!

    漆黑浓郁的阴气拔地而起,下一秒,叶镜之的眼前已经没了奚嘉的踪影,只剩下一个乌漆嘛黑的大黑球。叶大师赶紧在自己的双眼上画了两道符咒,封印了阴阳眼,这才再次看到自家媳妇。

    奚嘉微微一笑:“叶大师,你觉得……我的阴气能转化成多少度电呢?”

    叶镜之:“……”

    当天下午,奚嘉就给子婴烧去了一个点读机,还有十几块装满阴气的灵石。每一块灵石里的阴气,都足以媲美一只五百年厉鬼,然而当叶镜之从奚嘉的身上取走这些阴气时,奚嘉身上的阴气几乎没有减少。

    他的阴气就像一个无底洞,无论从中取走多少,都有源源不断地阴气从地面攀爬上他的身体,一点点地渗透进去。

    叶镜之施展法术后,奚嘉在苏城把东西烧过去,子婴在长安就收到了。奚嘉仔细地和子婴解释了一下点读机的用法,并且告诉他如何用阴气给点读机充电。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就在奚嘉准备结束通话的时候,子婴轻轻笑了一声:“父皇昨日醒了。”

    奚嘉惊讶不已:“这么快?不是说,至少一年吗?”

    子婴温润的声音在奚嘉的脑海中响起:“我低估了父皇的实力,也低估了徐国师一手为父皇建造的长生殿。昨日父皇便醒来了,我从未想过他会来看我,见到父皇时,我有些失礼了。”

    奚嘉好奇问道:“你做什么事了?”

    在奚嘉的印象中,他和子婴相处不多,但对方却是一个稳重成熟的人,知礼节,守礼数。这样规规矩矩的子婴,居然会在始皇的面前失礼?

    子婴颇有些羞赧,奚嘉又问了一遍,他才说道:“当时我在看数学课本的第七册。那课本上有许多我从未想过的东西,比如鸡兔同笼问题。这道问题是以古文编写,我很快理解,用了一刻钟时间才将答案做出来。可书上的解题方法相当有趣,简单方便,我不由看入迷了,连父皇来了也不知晓,忘记向父皇行礼。所幸父皇并未生气,也没有降罪于我。”

    子婴花了几天就学会了简体字,还看完了小学语文课本。但是数学课本他看得久了些,直到现在也才看完四年级的课程。

    奚嘉感慨道:“子婴,你要是放在我们这个时代,就是个纯种的文科生。你语言天赋太厉害了,几天就学会了简体字,说不定你学英语也会很快。”

    “君过誉了,子婴当之有愧。”

    谈起学习的事情,奚嘉和子婴又聊了一会儿,最后他随口问了一句:“对了,始皇既然醒了,他现在在做什么?不会是想离开始皇陵吧?”

    这个问题落下,过了整整十分钟,子婴都没有回复。

    奚嘉诧异地又问了一遍:“子婴?”

    咳嗽了两声,子婴压低声音,小声道:“昨日父皇看到我在看第七册的数学课本,他询问我在做什么,我如实禀报。父皇很不屑,他说我太过愚钝,不如扶苏,也比不上胡亥,这些简单的技巧问题,他十分瞧不起。”

    说到这,子婴顿了顿,声音中竟没了自卑和悲伤,只带着一丝无奈的笑意:“父皇说,我之所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是因为将心思放在这等奇技淫巧上。这等事物,不该多放心思,只需一眼就可解决。大丈夫当将眼光放在天下,不可拘泥一道小小的问题。”

    奚嘉:“所以,始皇现在在做什么?”

    子婴压抑着笑声,揶揄道:“父皇昨日拿了六年级的数学课本离开,如今,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和想象中的结果完全不一样,奚嘉错愕道:“六年级的数学书?”

    “嗯,方才父皇很嫌弃地召我去了他的长生殿,让我向他禀报,什么是二元一次方程。”

    奚嘉:“……”

    子婴再加了一棒重击:“我看父皇好像在思考一道名为牛吃草的问题,他命令陵中的将士鬼魂分别扮演牛和草,助他解开问题。父皇说,他今日定会将这等毫无意义的奇技淫巧解开,告诉我答案。如今,我在等父皇的答案。不过我想,父皇可能解不开这道问题吧。”

    奚嘉:“……”

    子婴,你变了!说好的始皇吹呢?

    说好的此生无悔吹始皇,一生一世不回头呢?

    你现在居然嘲笑你家始皇爸爸数学差!

    和子婴仅仅分别十几天,奚嘉却觉得,子婴似乎开朗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被华夏九年义务教育的小学课本给改变了,还是他终于解开心结,被始皇接受,并且亲自带回家。奚嘉思索了许久,认定:嗯,肯定是小学课本给子婴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让他这个爸爸吹看到了更加广阔的天空。

    经过这件事,奚嘉准备给子婴买一些文学巨作烧过去,比如《马克思主义原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指不定看了这些书,子婴就能彻底改头换面,投身到建设文明和谐富强民主的新社会中。

    解决了子婴的问题后,奚嘉向叶镜之说了始皇已经醒来的事情。叶镜之把情况告诉给了玄学界众人,那些前辈果然大吃一惊,惊慌失措,一大群人又跑到长安,准备给始皇陵外再加一百道结界。

    日子过得飞快,四月中旬过去,到四月下旬的时候,奚嘉正在家里玩手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嘉哥!不好了,你现在在苏城不?”

    奚嘉已经很久没和陈涛联系过,他本以为陈涛打电话来是想找他去拍戏,没想到对方语气急切,仿佛遇到了什么难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