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玄学界的众人来长安时, 走的是军用机场,坐的是军用飞机。离开时, 国家也安排了专门的航班,送这群大师离去开。

    据裴玉说, 他的师父天慈道人和紫微星斋的嶒秀真君还特意去了中央一趟,将这次的事情与上面通通气,让上面别太紧张,可以把核|弹按钮放下来了。

    奚嘉得知此事, 惊骇道:【核|弹?已经到这种地步了?!】

    裴玉理直气壮:【那秦始皇都想重建秦王朝了好不好!】

    奚嘉:“……”说得好有道理。

    很多天师乘飞机离开了长安,只剩下十几位天师还留在始皇陵,加固结界。奚嘉拍摄的那部《玄武》还没结束,他留在长安继续拍戏, 叶镜之便陪他留了下来。

    在始皇陵事件的这几天里,墨斗榜上的小辈们早就把长安血洗一空。大晚上走在长安街头, 别想看见一只厉鬼,连游魂野鬼也找不到。为了赚取积分, 这些天师绝不放过任何一个鬼魂, 连超渡轮回都给包办了。

    叶镜之陪奚嘉留在长安,就注定了他捉不到多少厉鬼, 赚不到多少积分。于是奚嘉第一次在墨斗榜上,真正看清楚了他的名字。

    叶镜之。

    这个名字仍旧排在第一位。

    这些天奚嘉一直和叶镜之待在一起,他根本没发现叶镜之出门捉鬼,但叶大师还是获得了几十点积分。第二名的南易现在拥有十五积分,比叶镜之差了一倍多, 但叶镜之总算不是夜空中的星星,只能抬头仰望,他的名字稳稳地落在奚嘉面前。

    裴玉正式离开长安前,特意到影视城找奚嘉玩。临走时,他打开墨斗榜,看到自己排在第十二位,心里非常不爽。

    奚嘉见状,问道:“你都排到十二了?”

    裴玉非常委屈:“嘉哥,每个月前五天的墨斗排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你别看我现在才排到第十二名,这是因为咱们捉的鬼都少,差距太小了,我只比第十一名少捉了一只鬼。等再过几天,我就会甩这几个人一大截。他们比我差太远了好吗!”

    奚嘉指着叶镜之的名字,淡淡道:“那人家叶大师呢?这才过了一天,叶大师就捉了几十只鬼了。”

    裴玉愤愤不平道:“谁说这些积分都是他捉鬼捉来的?那是他卖东西卖出来的积分!”

    “啊?”

    裴玉解释起来:“之前我不是在天工斋的微店里买了叶阎王的血滴子么?那个积分也会算在墨斗榜里。叶阎王和咱们不一样,我们这些小辈最多卖卖血滴子、卖卖自己画的符纸,他可以卖的东西一大堆!他用一块灵石,就能画出一个阵法,放在天工斋卖。”

    说着,裴玉打开天工斋的微店,直接在店铺里面搜索“叶镜之”三个字,四十六个结果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裴玉指着手机,羡慕得眼睛都红了:“你看这个,销量最高的,这是叶阎王画的镇宅符纸。他画一道安土地神咒,只要三秒钟。黄符纸多少钱?一积分能买一沓!朱砂更便宜了,一积分能买一桶!那叶阎王的一道安土地神咒呢?一积分只能买十个!这叫什么事?他简直是一本万利。嘉哥,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叶阎王有钱啊,他富得流油!!!”

    奚嘉被裴玉说得一愣一愣的。裴神棍明显是眼红很久了,说起这件事,他滔滔不绝。奚嘉想了想,理清了其中的弯弯绕绕,问道:“像他这样,一个月能赚多少?”

    裴玉道:“我一个月一般只能捉六七十只恶鬼,了不起□□十只,但我每个月的积分也有一百多,因为我的符咒便宜,也是有人买的。南易的话,他是紫微星斋的大师兄,每个月其实也没太多时间去捉鬼,但他积分也高,排在墨斗第二,就是因为他卖东西卖的多。”

    奚嘉想起一件事:“那按照这个说法,天工斋的弟子,岂不是更擅长炼制法宝,他们可以得到更多的积分?”

    裴玉摇头:“那个不算在墨斗榜里。”提起天工斋,裴玉也羡慕得牙痒痒:“天工斋的那群混蛋也有钱得很。万恶的有钱人!”

    奚嘉垂眸看了他一眼:“嫉妒确实使你面目全非。”

    裴玉厚着脸皮:“好了好了,咱们说回叶阎王。嘉哥,叶阎王每个月至少几千积分,多的时候,他一个月能有几万积分!就拿上个月来说,咱们墨斗榜前一百被召集到长安,长安多危险啊,秦始皇陵里的东西多可怕啊,万一被咱们碰见了,小命都难保。所以在来长安前,咳咳……我也买了不少东西保命。我给叶阎王贡献了……嗯,大概七八十积分吧。”

    奚嘉只想到一个问题:“那这次子婴并没有杀人,也很快回始皇陵了,你买的那些东西岂不是亏了?”

    “……嘉哥,你没看到我的右手绑着绷带么?”

    奚嘉低头一看。果然,裴神棍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绑了绷带,把右手吊在脖子上。

    “你这是怎么了?”

    裴玉泪流满面:“昨儿个我发现我白买了那么多法宝,气得剁手啊!!!”

    奚嘉:“……”

    和裴神棍扯淡了一会儿,奚嘉继续去拍戏,等他拍完下午的戏,裴玉也离开长安了。

    留在长安的天师实在不多,玄学界的前辈们没必要留在这里,他们早就想回家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年轻一代的天师们更没理由留下,因为长安周边的厉鬼被捉得干干净净,想要积分,就必须赶紧去其他地方找鬼。

    奚嘉在剧组又待了五天,最后一天是他的杀青戏,拍的是他被人一箭射死的场景。

    《玄武》这部电影讲述的是贞观年间的一场大案。这种悬疑电影,背后的阴谋往往和谋朝篡位有关,《玄武》也不例外。

    电影中,前太子的残余党羽密谋造反,在长安城中犯下一起起命案,每次命案的现场都会留下细小证据,指向前太子李建成。

    长安城中开始流传,说李建成的鬼魂回来索命了,李建成死得冤枉,是被亲弟弟害死的。

    男女主角当然是来查案子的,他们最终找到真相,知道凶手是前太子的余党。他们在凶手潜入宫中、即将杀了唐太宗前,将凶手拦下,最后he大结局。

    奚嘉扮演的角色,是男主身旁的一个护卫。男主角查出真相,明白凶手真正的目的是要杀了当今圣上,他立即派护卫前往皇宫,快马加鞭地把事情报告唐太宗。奚嘉驰马闯入玄武门,谁料凶手早就在玄武门上安排了弓箭手,大雨滂沱中,他被一箭射死。

    奚嘉以前拍过很多戏,但都只是客串龙套,从没演过这么大制作的电影。

    导演要求他真身上阵,镜头直接拍他那张脸,一定要表现出惊悚悬疑的效果。

    这场戏一连拍了十几次,奚嘉一遍遍地倒在泥水中,到最后,导演终于满意地喊了卡。

    他这种小演员杀青后,根本没有太多的庆祝活动。副导演给他送了一束花,拍了几张合照,其他演员来祝贺一下,就算结束。

    奚嘉卸完妆,换上自己的衣服,抱着那一捧小小的花束,自己一个人往影视城外走。他要乘坐晚上九点的最后一班车回长安市区,幸好这次没错过最后一班车,否则打车回市区的话,要一百多块钱。

    到了公交站台,奚嘉站在路灯下,静静地等着那辆车。他站在站台的灯箱旁,这灯箱里挂的是一位当红影帝的电影海报,听说下个月对方的新电影要上映。

    奚嘉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他的目光在海报前方半米处停留了一会儿,接着继续等车。

    今天这辆班车来得晚了点,奚嘉等了五分钟,也没看到车的影子。

    不过多时,三个年轻打扮的女孩子说笑着走了过来。一看到公交站台上的海报,她们纷纷惊喜道:“啊!方墨亭!他的电影下个月就要上映了,啊啊啊一定要去电影院看!!!”

    几个女孩子激动地谈论起自己喜欢的明星来,奚嘉在一旁安静地等车。

    等到其中一个女孩说“好想嫁给方墨亭啊”的时候,奚嘉眉头一皱,突然抬步走到那三个女生的面前,笑着抬首:“抱歉,请让一下。”

    三个女孩见到奚嘉,纷纷呆了一瞬,脸红地点头让开。

    奚嘉走到公交站台的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干净的面纸,扔到了垃圾桶里。他再转过头,那三个女生没有再讨论大明星方墨亭,而是凑到一起,一边往他的方向看,一边小声嘀咕着:“好帅啊,那个人是不是也是明星?”

    奚嘉的目光从他们身边一扫而过,落在那张海报的前方半米处。

    不过多时,公交车来了,四个人一起上车。奚嘉走在最后,当他路过那张海报时,脚步微顿,对着空气,低声说了一句:“你以为自己只是生气吃醋,恶作剧推一下那个女生,但她的背后就是马路。如果她往后跌倒,不小心被车撞了……你就杀了人,成了厉鬼,不可再转世投胎。”

    留下这句话,奚嘉走上公交车。

    老旧的公交车晃晃悠悠地驶离了影视城,奚嘉沉默地看了身后一眼,在那公交站台上,一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女孩满脸茫然地看着他。女孩的脚飘在空中,她痴痴傻傻地看着奚嘉离开,仿佛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片刻后,女鬼又飘回了海报前,迷恋地蹭着海报上那张英俊迷人的脸。

    奚嘉回到酒店后,不久,房门便被人敲响了。他打开门一看,叶大师站在门前,目光闪躲,但仅仅只过了三秒钟,叶镜之突然冷了神色,问道:“你身上有鬼魂的气息?”

    奚嘉微怔,想起自己在公交站台上遇到的那只女鬼。他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包括那只女鬼疯狂地蹭海报、亲海报的场景,以及女鬼鬼迷心窍,差点把别人推下站台的事情。

    叶镜之道:“应该是游魂,刚变成鬼没几天,过几天会自行转世投胎。”

    奚嘉问道:“人死了以后,还会记得生前喜欢的东西?”

    “会记得。那个游魂应该非常喜欢海报上的男星,所以才会在死了以后,也记得对方,徘徊在对方的海报前不肯离开。”

    奚嘉明白地点头,他忽然想到:“对了,叶大师,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叶镜之突然耳尖一红。他的目光再次闪躲起来,奚嘉困惑地看他,过了很久,叶镜之才低着头,小声地说道:“我记得……记得你说过,今天你就杀青了。为了庆祝你杀青……想要出去逛逛吗?”

    来长安半个月,奚嘉是第一次逛这座千年古城。

    四月的长安,不再那般寒冷,风迎面吹过来,带着一丝春天的气息。

    长安有一条全国闻名的美食街,事实上,这座城市的很多美食,在全国范围内都享有盛名。

    作为一个正宗的南方人,奚嘉从小和父亲搬到苏城居住,他很少吃羊肉,更从没吃过泡馍。

    羊肉泡馍、凉皮、臊子面、肉夹馍……

    两个俊朗高大的男人并肩走在美食街里,非常引人注目。叶镜之提出了“出来逛逛”的建议,在离开酒店后,他还拿出手机,对着备忘录上的公交路线图看了很久,最后磕磕绊绊地带奚嘉来到了美食街。

    可进了美食街后,叶镜之就傻了。

    叶大师从没见过这么多人。

    叶大师从小一个人住,不像其他普通人家的孩子,爸妈会带着出门旅游、逛逛街。叶大师的休闲活动只有捉鬼,偶尔炼炼法宝、画画符咒,算是调剂。到了人挤为患的美食街,叶大师准备的计划书全成了废纸,由奚嘉带着他,一路吃吃喝喝,终于从街头走到了街尾。

    美食街的两侧,有许多卖特产纪念品的小店,很多游客都会进去买点当点的特产,带回去给亲朋好友做礼物。奚嘉下意识地问道:“叶大师,你要去买点红枣核桃吗?听说长安的红枣核桃非常出名,可以带回去给送人。”

    叶镜之手里拿着一只吃到一半的肉夹馍,听了这话,他回答道:“我没有要送的人。”

    闻言,奚嘉咬肉夹馍的动作倏地停住。

    俊秀的黑发年轻人一口咬着肉夹馍,转过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因为吃肉夹馍,那红润的嘴唇上沾了一层亮晶晶的油光,并不觉得油腻,反而泛着诱人的色泽。奚嘉的眼睛很大,当他呆呆地看着叶镜之的时候,那双眼睛里沉淀着漂亮的颜色,将美食街繁华绚烂的霓虹灯全部藏了进去。

    叶镜之不由看呆了。

    奚嘉立即明白过来:他竟然忘记叶大师从小就失去亲人!

    奚嘉赶忙放下肉夹馍,歉疚道:“对不起,我不小心忘了……”

    叶镜之没有说话,奚嘉心中忐忑起来。

    叶镜之缺少和人交往的经验,奚嘉也是如此。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安慰对方,毕竟是他自己说了不好的话,戳中了别人的伤心事。

    一个转头,奚嘉看到路边有个卖镜糕的小摊子。他想都没想,拉着叶镜之的手走到摊子前,给老板十块钱,拿了两块涂抹白糖的镜糕。一块给自己,一块给叶镜之。

    美食街耀眼明亮的路灯下,奚嘉笑着说道:“我也没有可以送东西的人,你也没有。叶大师,那我们谁都不送,我们自己吃东西,不管别人,好不好?”

    眼看着叶镜之还是没有反应,奚嘉又问了一句:“叶大师?”

    叶镜之回过神来,他将视线从奚嘉的嘴唇上移开,红着脸颊,小声说:“好。”

    美食街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遮挡住了叶大师脸上害羞的红晕。原本奚嘉只是为了补偿叶镜之,才买了一块白糖镜糕,没想到吃了几口后,这镜糕软糯香甜,竟然很好吃。

    奚嘉餍足地眯起了眼睛,看着他满足的表情,叶镜之也低下头,咬了一口白糯糯的镜糕。白糖和糯米一起咬进了口中,甜得让人心情愉悦。

    甜甜的美食,甜甜的心情,甜甜的人……

    叶大师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觉得,原来糖也这么好吃。

    第一次的约会(叶镜之自以为的),圆满成功。两人踩着零点钟声回到了酒店,上电梯时,叶镜之还沉浸在刚才自家媳妇买糖给自己吃的喜悦中,突然便听奚嘉奇怪地“咦”了一声。

    叶镜之转首看去。

    奚嘉拿着手机,不停地按着屏幕,按了好几次,眉头微蹙:“怎么点不开文章了?微信抽了?”

    叶镜之乖巧地在一旁站着,谨遵“媳妇不让看,什么都别看”的准则。

    操作了一会儿后,奚嘉无奈地抬头问道:“叶大师,你的手机能借我一下吗?我想看看你的微信,我的手机好像坏了。”

    叶镜之拿出手机递过去,还记得解锁屏幕。

    奚嘉拿过手机,点开微信公众号,他点入“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之后,直接跳出来四篇文章。他没有迟疑,打开那篇名为《大秦朝那些年的风花雪月第三弹:幼稚!赵高只是个太监?那他凭什么主宰王朝命运!》的头条文章。

    手指轻轻一点,一万字的短篇小说出现在奚嘉的眼前。他奇怪地将文章扫了一遍,再去看自己的手机,还是只能看到一个题目和几行字摘要。

    奚嘉问道:“叶大师,你能帮我看看,我的手机这是怎么了吗?”

    叶镜之接过奚嘉的手机,看了一会儿后,双指并拢,在奚嘉的手机屏幕上画出了一道金色的符文。

    这符文漂浮在手机上,画完最后一笔后,金光大作。许多密密麻麻的金色小字不知从哪儿飞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一篇小文章,文章底下还有两个按键:确认or取消。

    酒店监控室里,安保人员瞪直了眼,死死盯着其中一个监视屏。

    “我靠!胖子,胖子,快醒醒!有鬼,有鬼!字浮在空气里了,空气里突然出现了好多字!”

    另一个正在打瞌睡的胖胖的安保人员迷迷糊糊地醒来,他顺着同伴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间正在运行的电梯里,两个男人低头把玩手机,没有任何异样。

    “老王,你眼花啊,什么鬼,哪里有鬼,别吵着我睡觉。”

    老王不敢置信地盯着屏幕,怎么都没再看到一个字。他揉了揉眼睛,最后狐疑地嘀咕道:“真的是我眼花了?”

    电梯里,叶镜之一抬手,布下结界,挡住了摄像头的监视。

    有了观看墨斗榜的经验,再看到这些神奇的飘在空中的字,奚嘉十分镇定,仔细地阅读起这篇文章。他只看了一个开头,叶镜之便道:“你是什么时候关注‘鬼知道’的?有一个月了?”

    奚嘉回忆了一下:“有一个月了,大概正好是一个月前,我在平湖认识了裴玉,他让我关注了‘鬼知道’。”

    叶镜之轻轻颔首。他的手指飞快地在空中变幻,画出一道道的金色符文。随着他的动作,飘浮在空中的文字不断变幻。奚嘉眼花缭乱,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些文字到底说的是什么,等到叶镜之停下来时,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的数字——

    『余额:0』

    叶镜之怔怔地看着这个数字,奚嘉更是茫然,完全不知道这什么意思。

    很快,叶镜之再画了两道符文,接着他将手机还给了奚嘉:“现在可以再看了。”

    奚嘉打开“鬼知道”公众号,果然,刚才还只显示几行字的文章,突然显示出了全文。奇怪地上下翻看自己的手机,奚嘉茫然地看向叶镜之:“叶大师,为什么我刚才看不到文章?难道‘鬼知道’不允许我看文章了吗?”

    叶镜之道:“嗯,出了一点小问题,现在我弄好了,你可以继续看了。”

    奚嘉根本没想到世界上有公众号,可以避开疼迅,自个儿额外搞花钱看文章的龌龊垄断。他问道:“以后会不会还出问题?”

    叶镜之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不由红了耳尖,小声道:“以后不会出事了,你可以继续看‘鬼知道’的文章,应该可以再看……五十万年。”

    奚嘉没听清:“啊?”

    “没什么。”

    既然叶大师已经修复了这个小问题,奚嘉便继续看起这篇文章来。他看到一半,又觉得脸大无比,完全不明白玄学界怎么会有这么满嘴跑火车的天师!

    赵高只是个太监?

    废话!他本来就只是个太监!

    赵高主宰秦王朝的命运?

    你敢把这句话当着始皇的面再说一遍吗?别说始皇,你就是当着子婴的面说一遍,子婴或许都能气得从秦始皇陵出来,把你碎尸万段。

    自从前天“鬼知道”发了那篇始皇、扶苏、胡亥和子婴的四角恋……呸,不是四角恋,是父子关系的探讨小说后,效果轰动。那篇文章获得了三万多评论,五万点赞,阅读量在一个小时内就破了十万。

    “鬼知道”仿佛尝到了甜头,第二天又发了《大秦朝那些年的风花雪月第二弹》。热度不减。一群天师在文章底下嗷嗷直叫,表示就是要看八卦,就是要看秘辛,请“鬼知道”继续扒皮,务必把秦王朝的底裤都给扒下来!

    于是,这才有了今天的第三弹。

    这群玄学界的老流氓,无时无刻不在刷新奚嘉对他们的下限的认知。

    看完这篇关于赵高的扯淡文章后,奚嘉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为玄学界保密,不把这篇文章告诉子婴。毕竟他还是要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要是子婴知道了这些文章,气到失去理智,把秦始皇喊醒。人家始皇真的能恼羞成怒地冲出陵墓,一巴掌把玄学界灭了……

    奚嘉还想多活几年。

    叶镜之见奚嘉一直在看这篇文章,以为他对这篇文章感兴趣,于是道:“你如果想,也可以给‘鬼知道’供稿。‘鬼知道’会收读者的爆料,也会收读者的稿件。根据文章的具体数据情况,他们会给你相应的积分,作为稿酬。”

    闻言,奚嘉诧异道:“这篇文章不是‘鬼知道’自己的小编写的?”

    叶镜之伸出手指,将屏幕滑到最上方,指着标题底下的作者名字:“应该是这个人写的。”

    奚嘉:“……兰陵哭哭声?”

    叶镜之颔首:“我记得他经常给‘鬼知道’供稿。”叶大师向来高洁,很少看“鬼知道”这种没营养的八卦文章,他想了很久,绞尽脑汁地为奚嘉解释:“他似乎是一位住在兰陵的道友,不知道是男是女,为‘鬼知道’提供了不少稿子。”

    “他是玄学界的大神写手?”

    叶镜之道:“嗯,确实有很多道友很喜欢他写的文章。”

    奚嘉把手机页面滑到最底下,果然有许多人如此评论。

    【兰兰快写新章!要看始皇x扶苏!要看大公子出场!】

    【哭哭我要看子婴的故事,最喜欢子婴了,哭哭快写,给你砸个积分地雷~】

    奚嘉看了好半天,才看出来这个“哭哭”指的是兰陵哭哭声。

    “……”

    讲道理,人家兰陵笑笑生的笔名,多么文雅婉转,你改成哭哭……这都什么玩意儿!

    和叶镜之在房间门口道别,奚嘉回屋后,看了一会儿文章,又和子婴说了会儿话,帮他解决了几个学习上的问题。

    第二天,两人一起乘飞机回苏城。

    回到苏城后,奚嘉很快收到了剧组那边打来的片酬尾款。演这种大电影,就算只是当个小配角,片酬都抵得上奚嘉以前客串五部国产鬼片。拿到钱后,奚嘉特意请叶大师去吃了一顿昂贵的海鲜自助。

    和叶大师认识一个多月,奚嘉知道,自己受对方照顾颇多。虽然叶大师是新世纪的活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但叶大师不要他的感激是一回事,他自己想要表达谢意又是另一回事。

    奚嘉提出邀请时,叶镜之呆住,认真地盯着他看。

    奚嘉没想太多,只是请叶大师吃个饭,表达一下这些天的照顾。叶镜之却脸颊微红,当天下午在卧室里待了老半天,出来时,居然换上了一件奚嘉从没见过的黑色西装。

    黑色笔挺的西装完美地衬托出叶大师高大挺拔的身形,以前叶大师从不注意这些身外之物,老是穿同样款式的黑色风衣。如今他突然穿上这件西装,奚嘉忍不住地看了好几眼,突然觉得:要是叶大师进军娱乐圈,必须是禁欲系的,肯定能红透半边天!

    吃自助餐的时候,叶镜之吃得很慢,每次看到奚嘉吃什么,他才会去拿一点。

    叶镜之握刀叉的姿势有点奇怪,他也不怎么会剥虾、吃帝王蟹,动作十分生涩。吃到一半时,奚嘉才注意到他的异常,叶镜之立即放下刀叉,歉疚地说道:“我没怎么吃过海鲜,师父说我要多吃苦,不能骄奢。小时候他也没教我怎么做这些东西,如果你喜欢吃的话,我……我可以去学学怎么做这些东西。”

    奚嘉拿着帝王蟹的手突然顿住。

    一分钟后,他拉着叶镜之的手就走。结了账,离开这家和他们格格不入的高级餐厅,奚嘉带着叶镜之来到一家路边小餐馆,点了几个家常菜。

    都是简单的家常便饭,加起来的价钱连那顿海鲜自助的零头都没有。

    奚嘉一边扒饭,一边吃菜,还一直给叶镜之夹菜。他每给叶镜之夹菜,叶镜之都会抬头看他,他便笑着说道:“我也不喜欢吃那种东西,又贵又不好吃,还吃不饱。叶大师,老是你做饭也不大好,明天我也做顿饭给你尝尝怎么样?我的手艺可能没你好,但也还是过得去的,你不嫌弃就好。”

    叶大师感动得不停吃菜,心里想到:我的媳妇怎么可以这么好!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媳妇!

    饱饱地吃了一顿后,奚嘉和叶镜之一起散步回家。聊着聊着,奚嘉好奇地问道:“我听裴玉说过,叶大师,你们捉鬼天师很差积分,最不差的就是钱。”

    叶镜之想了想,道:“嗯。因为很多人都会请我们去帮忙摆风水阵,驱邪避煞,他们会给酬劳。”

    那位不靠谱的烛照真人曾经直接转账一百万,赔偿一扇门,由此可见,玄学界全是土豪。

    奚嘉开玩笑道:“有很多钱以后,钱对你们来说,应该只是个数字了吧?”

    叶镜之道:“我没有很多钱。”

    奚嘉一愣:“裴玉昨天和我炫耀,他的账户余额前几年就破了七位数。”叶大师的钱肯定比裴神棍多得多,难道他的眼界高到这种程度,七位数都叫没有很多钱?

    叶镜之语气认真地说道:“师父说,捉鬼天师要吃苦耐劳,不可享受放纵。师父以前每次帮人捉鬼,会把大头捐出去,留下零头,然后再赌|博输掉。”

    “赌|博?”

    叶镜之点头:“嗯,师父喜欢和不醒前辈、岐山前辈他们赌钱。我不喜欢赌|博,所以零头我还留着,但是其他钱已经捐出去了。”

    奚嘉看着身旁的叶大师,不由肃然起敬。

    玄学界的道德标兵,名副其实,送一个锦旗已经不够了,必须送两个!

    两人一边散步,一边聊天,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奚嘉随口说道:“那叶大师,之前烛照真人转账给你的一百万,你好好留着吧,可以捐出去。我的那扇门早就修好了,用不了这么多钱,那些钱应该还剩下很多。”

    叶镜之脱口而出:“那是零头,不用捐的。”

    奚嘉倏地停住脚步,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叶镜之。

    叶镜之:“?”

    奚嘉嘴角抽搐,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问道:“叶大师,我能冒昧的问一句,请您捉一次鬼,到底要多少酬劳?”

    叶镜之思考了片刻:“我没有说我要酬劳,但是每次结束后,他们都会塞给我一张卡。好像最少的时候,里面有三百万。”

    奚嘉:“……”

    他终于明白了裴玉的心情了,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要是裴玉在这儿,恐怕就要和奚嘉抱头痛哭了。不过对于裴玉来说,三百万是可以赚到的,叶阎王账户上的积分却是他这辈子都望尘莫及的。

    叶阎王到底有钱到什么程度?

    “鬼知道”包月服务,每个月自动扣除一积分。能够让奚嘉看整整五十万年的“鬼知道”……

    这个积分数字还是别说出来,说出来会让一群天师面目全非。

    回到家门口时,奚嘉叹了口气,忍不住感慨道:“叶大师,之前看‘鬼知道’的那篇文章时,我还不觉得。现在想想,其实做你的未婚妻,是真的很幸福吧。”

    叶镜之猛地回头,认真地看着奚嘉。

    奚嘉全然不觉,笑着看向他,道:“是真的很幸福啊。”

    一个强大可靠、善良热心、长得又帅、还非常有钱的未婚夫,简直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金龟婿!

    叶镜之脸颊有些红,他低声问道:“你真的觉得很幸福吗?”

    奚嘉颔首:“嗯,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

    叶镜之低头开门,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

    大门轻轻打开,又被它的主人轻轻关上。月色正浓,夜还漫长,一扇红木大门挡住了屋内的笑声和聊天声。等到月上中天,奚嘉轻声说了一句“晚安”,叶镜之郑重地回了一句“晚安”,两人才各自回房。

    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苏城另一端,刺耳的警笛声惊醒了无数深睡的人。

    穿着制服的警|察们从警|车上走下,步履匆匆地进入一栋住宅楼。半个小时后,他们将一具尸体从楼梯里抬了出来。那尸体上的血至今都没有干涸,鲜红色的血液渗透了白布,在上面勾勒出一个恐怖的鬼脸,仿佛在笑,又仿佛盯着旁边围观的邻居。

    苏城的夜,还漫长。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我的媳妇,是全世界最好的媳妇!(*´∇`*)!

    c+:【面目全非中】

    ------------------------

    qaq更新又晚了,求温柔抽打。

    对了,蠢作者想要冲下个月的灌溉榜,所以想求一下营养液。如果妹子们有营养液,能不能在晚上十二点以后,灌溉给蠢福娃,因为十二点以后,才算在下个月的榜单里。么么啾,谢谢你们哒,没有也没关系=3=

    ---------------

    谢谢

    陌兮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梨依扔了1个地雷

    梨依扔了1个地雷

    喵噜扔了1个地雷

    莫妖妖扔了1个地雷

    期期屿樨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幸福盼盼的围脖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一直萌萌哒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辰星浅繁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澄空扔了1个地雷

    喵嗷嗷扔了1个地雷

    那边那个高冷炮是否愿扔了1个地雷

    阿深扔了1个地雷

    宁其其扔了1个地雷

    mrs.miller扔了1个地雷

    冼冼824扔了1个地雷

    小轩扔了1个地雷

    水兰依扔了1个地雷

    cc_扔了1个地雷

    泠儇扔了1个地雷

    扬一扔了1个手榴弹

    建国前一秒成妖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yx...扔了1个地雷

    yx...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