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十八面的青铜骰子从空中砸下, 只有拳头大小,滔天阴气却不可小觑。子婴立刻松开奚嘉的手腕, 向后倒退三步,躲开这一道攻击。

    无相青黎在空中转了个弯,回到叶镜之手中。奚嘉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左手就被人抓住, 他转首一看,叶镜之眉头紧蹙, 急急问道:“没事吧?”

    奚嘉怔了片刻:“没事。”

    叶镜之这才放心。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昏暗, 围观剧组意外的人群也早已散去。朱雀大街上,挺拔的年轻天师紧握黑发年轻人的手,确认真的没有事后,才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陌生男人。

    在影视城里, 到处可以见到穿着古装的人,有的是剧组的演员, 有的是来影视城游玩的游客。影视城门口有一个专门租借古代服饰的小店,游客可以在里面租借衣服,穿着古人服饰,进来体验一把穿越瘾。

    然而那些廉价的租借影视服, 怎么可能比得上子婴身上这一件。

    当夕阳西陲之时,东边的天空中, 隐隐升起了一轮月亮。因为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月亮黯淡无光,当微弱的月光洒在子婴的黑色锦袍上时, 一层层淡淡的金色缓缓显出。

    一条金色巨龙从他的衣摆盘旋而起,叫嚣着直冲向天。

    唯有月色下,才能看到这道花纹,可见这传奇一般的手艺。

    叶镜之天生阴阳眼,和奚嘉一样,能够直接看到阴气。他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怎样都无法看出一点阴气,好像这个男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奚嘉低声道:“秦三世,嬴子婴。”

    叶镜之双眸一缩,看向奚嘉。

    奚嘉郑重地看他:“他说,他是嬴子婴。”

    下一刻,叶镜之翻手取出无相青黎,手指一弹,青铜骰子悬浮于半空中。叶镜之低声念了一句咒语,无相青黎立刻快速旋转。叶镜之一指点在高速旋转的无相青黎上,这小小的骰子轰然停住,将其中一面展现在主人面前。

    叶镜之抬首看向子婴,后者长发锦冠,也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

    “东华东极,九炁青宫。所隐无极,去!”

    叶镜之的手点在无相青黎的某一面上,他话音落地,那一面金光大作,叶镜之手指锁紧,一把从那一面中拔出了刺眼金光。这万千金光快速飞到空中,轰!轰!轰!一共三声落地,三把金色长剑从空中射下,插入地面。

    当这三把剑轻松地插入青石地板后,以剑身为中心,连接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结界。奚嘉三人站在结界内,影视城的其他人则位于结界外。奚嘉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快速地从结界西边跑过来,就在要跑进结界的时候,他的身体骤然出现在结界的东边。

    竟是直直地穿过结界!

    这男人全然无知,仍旧往前跑去。

    叶镜之伸出手臂将奚嘉掩护在身后,郑重道:“秦三世并没有登基几天,但仍然有真龙紫气护体。而且他已经死了两千多年,阴气极重,实力不低。”

    仿佛在回应叶镜之的话,奚嘉慢慢看见,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紫色气息从子婴的脚下涌现,缠绕在他的身上。

    夕阳从他的身后照射过来,映出一层淡淡的金光。随着太阳落山,紫气渐渐强盛。当月光彻底笼罩大地后,紫色龙气繁盛到了极点,玄色锦袍上的金色长龙也咆哮出了一阵阵龙吟。

    叶镜之快速掐弄手诀,无相青黎漂浮于头顶。他手指一动,指向子婴。

    刹那间,万千金色飞剑从无相青黎上涌出,如同暴雨,砸向子婴。一条血色长龙咆哮嘶吼,从子婴腰间的血色玉佩上游动出来,长龙正面冲向飞剑,发出一道砰然巨响。

    血龙与飞剑轰然相撞,血龙散,飞剑断。

    “无相青黎!”

    叶镜之抬手招回法宝,直接从无相青黎中拔出了一把剑。他将无相青黎放到奚嘉手中,郑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小心,它保护你。”

    奚嘉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见叶大师手持长剑,刺向子婴。

    子婴侧身躲过凌厉的一剑。

    叶镜之又是一剑过去,身形矫健,翩若惊鸿。他每一剑都直直刺向子婴的破绽,逼得子婴一让再让,根本无力抵抗。终于,一道剑招擦着子婴的脸颊而过,子婴堪堪让开,脸上却破了一道口子。

    伤口中流出的不是血,而是阴气。尘封了两千多年的阴气从那道口子疯狂往外溢出,奚嘉睁大眼看着,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秦三世应当拥有的阴气。

    只要是鬼,就必然有阴气。即使有真龙紫气阻挡遮蔽,阴气也不可能消失。

    叶镜之一招招紧紧相逼,无相青黎在奚嘉的手中欢快地颤动着,仿佛在为主人鼓掌。

    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将子婴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子婴一个踉跄,差点跌到在地,他顺势一掌拍在地面。手掌落下,荡起一层飞灰,子婴低喝一声,竟然从地上直直地拔出一把青铜短剑,迎面挡住了叶镜之的剑招。

    铮!

    叶镜之的长剑碰到那把青铜剑,居然瞬间被劈裂。

    无相青黎立刻从奚嘉的手中飞起,往叶镜之飞去。它落在叶镜之的掌心,跃跃欲试地向子婴手中的青铜剑发起攻击。

    奚嘉眯眼看向子婴手中的那把剑,只见这剑短而轻薄,但风从剑刃上擦过,瞬间被劈裂成两半,锋锐无比。剑身上刻印着两个小小的篆体文字,奚嘉仔细辨认,没有认出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

    叶镜之神色凝肃地盯着子婴的青铜剑,但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又转开视线,目光落在他腰间的那块血色玉佩上。

    刚才那条血色长龙就是从这块玉佩中飞出来的,迎面相撞后,竟然将无相青黎里的千万把金剑直接撞断。

    微弱的风声中,子婴的声音好似低叹:“君等乃是当今国师?”

    奚嘉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子婴的意思。

    秦始皇曾经重用国师徐福,按照徐福所说,去泰山封禅,又命令徐福带了两千童男童女,东渡东海,寻找传说中的仙山蓬莱。最后徐福并没有回来,但徐福就是大秦国师。

    按理说,徐福应该也是个天师,而且是秦朝当时实力最强大的天师,那把叶镜之放到那个年代,说不定也可以称为国师。但是时代已经变了。

    奚嘉回答:“现在没有国师,也没有皇帝。”

    子婴睁大眼:“没有……皇帝?”

    奚嘉点头:“是,现在的社会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算还存在一些不公平的现象,也不会有谁敢说自己是皇帝。”顿了顿,他想起一句话,这样解释子婴应该会明白:“陈胜曾经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如今,已经没有王侯将相,只要你肯努力,任何人都有机会获得成功。”

    奚嘉不会说古文,他也不知道这段话子婴听明白了没有。总之他说完之后,子婴便痴怔地看着他,许久以后,忽然转过头,看向结界外那些匆匆碌碌的人。

    影视城里,游客们四处拍照,工作人员忙碌不已。但在他们的身后,没有人拿着鞭子,责骂着他们必须去做什么事,也没有谁能够悠闲地享受休息,看他人忙碌。

    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导演、演员,谁都不会停下来。

    正巧,那个发生了两次意外事故的剧组里,导演正在怒骂道具组的工作人员。子婴的视线在他们身上停住,慢慢地多了一丝希翼,仿佛终于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

    但就在下一刻,道具组的负责人气得一甩衣服,骂道:“老子不干了!你懂什么,就知道逼逼,我们做的道具根本没有问题,两次都没有问题!他妈的谁知道是怎么会断的,天花板掉下来我也不想,但你除了逼逼还会干什么?不干了,你去找别人,滚!”

    刚才还骂骂咧咧、仿佛主子的导演一下子懵了,看着那个道具组负责人气冲冲地离开剧组。

    子婴眼中最后的希望也彻底湮灭。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句话已经彻底实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贵人和贱民,他们或许有社会地位上的差别,有工作从属的上下关系,但是谁也不能主宰谁的命运,决定他人的生死。

    子婴不知道该说什么,叶镜之的这道结界将他与外界分离,被困在其中。可一堵看不见的墙其实早在他逃出秦始皇陵的时候,就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游走在这个世界里,却又从未融入这个世界。

    此生也不可能融入。

    子婴的眼睛有些发红,他忽然转身,抬剑劈下。叶镜之刚要上前阻拦,却见那把剑轻而易举地劈开了无相青黎布下的结界,子婴一步跨出,便消失在了奚嘉和叶镜之的面前。

    无相青黎不停地震动着,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结界居然会被人这么轻松地劈开一个口子,它又气又恼,委屈地飞到奚嘉的手中求安慰。

    叶镜之转首看向奚嘉,手指一抬,金色的三角结界轰然破散。

    奚嘉捧着无相青黎,问道:“子婴手里的那把剑好像很厉害,叶大师,你认出那是什么剑了吗?我看到那把剑的剑身上写着两个篆体字,不过我不认识那两个字。”

    叶镜之摇首:“我也不认识篆体。但我有个朋友应该认识。”

    说着,叶镜之打开手机,翻开微信,点开一个名字。他用图片画出了刚才那两个篆体字的模样,请奚嘉辨认了一下。

    奚嘉轻轻颔首:“对,就是这两个字,是这个图形。”

    叶镜之将图片发送过去。

    奚嘉看着叶镜之微信上的名字:“……度量衡?!”

    叶镜之道:“他是天工斋的大弟子,叫度量衡。”

    奚嘉:“……”

    沉默片刻,他忍不住问道:“虽然你的读音和我想的一样,但我有点想知道,这个度量衡……就是我想的那个度量衡的意思吗?”

    叶镜之点点头:“是。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但因为小时候总是在法宝的细微尺寸上出错,搞错度量衡,自此他的师父便给他换了个道号,名为度量衡。”

    奚嘉:“……”真是言简意赅!

    不过多时,这位度量衡就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太阿?怎么突然开始学篆体了。叶道友,你最近兴趣很广泛嘛,我们都在始皇陵这边抽不开身,你居然还有时间去学篆体。小生佩服,佩服。】

    奚嘉隐隐觉得“太阿”这个名字很熟悉,但又想不出到底是出自哪儿。

    叶镜之根本没有回复度量衡,而是抬头看向奚嘉,神色渐渐凝重起来:“是十大名剑中的太阿剑。太阿剑是楚国国宝,有传闻在始皇统一六国的时候,被始皇找到,藏在阿房宫的宝库中,后来作为陪葬品,同始皇一起下葬。”

    奚嘉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傍晚还要拍戏,奚嘉便只能暂时把事情放到一边,回剧组拍戏。叶镜之和他一起进了剧组,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各个好奇地看着叶镜之,议论声传到奚嘉的耳中,无非是说叶镜之长得很帅,是不是也是明星。

    奚嘉拍完三场戏,偷偷地看向叶大师。

    不得不承认,叶大师确实长得很帅,但是实在太冷了,不苟言笑,他进剧组这么久,剧组里那些爱开玩笑的小姑娘都没有谁敢和他搭话。

    拍完戏、卸了妆,奚嘉离开剧组,和叶镜之一起走在影视城里。叶镜之是打算寻找一下秦三世的踪迹,奚嘉则打开手机,查起“太阿剑”的消息。

    和叶镜之说的一样,那把太阿剑由战国著名的铸剑大师欧冶子、干将联手制成,曾经是楚国的国宝,被称为威道之剑。后来被秦始皇得到,作为陪葬品葬在了始皇陵里。

    既然子婴是从始皇陵里逃出来的,那他能拿到太阿剑,也不是没可能。

    关闭网页后,奚嘉说:“那把剑既然能把你的剑劈断,还能劈开无相青黎的结界,叶大师,你们要小心对待。”

    叶镜之:“那把剑虽然厉害,但不是最需要忌惮的。”

    奚嘉一愣,想了想:“难道子婴本身比那把剑更厉害?”虽然子婴看上去不像厉鬼,估计在陵墓里待了这么多年,可能也没吃过人,但他怎么说也死了两千多年,还有帝王之气,可能确实会比较厉害。

    叶镜之说道:“他腰上戴的那块玉佩……我觉得是和氏璧。”

    奚嘉:“……”

    叶镜之没注意到奚嘉古怪的脸色,继续说道:“那块和氏璧比太阿剑还要危险。”

    奚嘉终于再也忍不住地问道:“和氏璧不是一块很大的圆形的玉吗?”

    叶镜之诧异地看向他:“为什么它是一块很大的圆形的玉?”

    奚嘉理所当然道:“电视上都是那么演的啊!”

    叶镜之怔怔地看着奚嘉,看着奚嘉这副“你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他似乎心情很好,慢慢勾起唇角,耐心地说道:“始皇得到和氏璧后,将和氏璧做成了秦国玉玺,最后这块玉玺被子婴献给了汉高祖刘邦。没有谁说和氏璧是圆的,不过和氏璧也不是一整块都被做成了玉玺,还有其他下落。”

    奚嘉:“……”世界观再次被刷新,电视上的剧本根本不是这样写的!!!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花了一个多小时逛完整个影视城,并没有发现子婴的踪影。奚嘉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叶大师,你有将找到子婴的事情,告诉玄学界的其他人吗?”

    叶镜之:“……”

    奚嘉嘴角一抽:“……没有?”

    叶镜之拿起手机,直接打开“鬼知道”,输入了一句话。

    一分钟后,奚嘉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叶姓道友爆料!在长安市郊的秦唐影视城找到了秦三世的踪迹!】

    刚刚乘飞机抵达咸阳的诸位大师:“……”

    已经在秦始皇陵上空掐算了整整两天的天机门道士:“……”

    秦唐影视城?!

    你一个鬼,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鬼皇帝,你没事去影视城干什么!

    你不该去咸阳,去你的国都么!难道你还想演戏不成?!

    “鬼知道”的这则公告下,玄学界众人抱怨声四起,指责秦三世真是个不务正业的,好好的国都不去回顾,好好的厉鬼不去当,居然跑到影视城演戏了。

    不!务!正!业!

    十分钟后,黑压压的一群人从远处飞了过来。

    奚嘉远远地看到那一群人,惊得赶忙对叶镜之说道:“他们就这么飞过来,不怕被底下的凡人看见?!”

    这话一说完,果然有人惊呼:“我靠!好黑的一片乌云!”

    叶镜之翻手撒下一道金光,空中的大师们立刻消失无踪:“他们或许太急了,忘了隐匿身形。”

    奚嘉和叶镜之一起出了影视城,见到了这群焦急的玄学界大师。

    这是奚嘉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玄学界人士,这群从空中飞过来的大师,各个年龄都在六十以上,白头发白胡子。有的人穿着道袍僧袍,有的人却直接穿着运动服、锻炼服,甚至还有一位女性大师穿着广场舞的衣服,背后用玫红色写了一行大大的“大连市星海广场第一舞团”。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跳广场舞的吗!!!

    见到叶镜之,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