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十八面的青铜骰子从空中砸下, 只有拳头大小,滔天阴气却不可小觑。子婴立刻松开奚嘉的手腕, 向后倒退三步,躲开这一道攻击。

    无相青黎在空中转了个弯,回到叶镜之手中。奚嘉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左手就被人抓住, 他转首一看,叶镜之眉头紧蹙, 急急问道:“没事吧?”

    奚嘉怔了片刻:“没事。”

    叶镜之这才放心。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昏暗, 围观剧组意外的人群也早已散去。朱雀大街上,挺拔的年轻天师紧握黑发年轻人的手,确认真的没有事后,才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陌生男人。

    在影视城里, 到处可以见到穿着古装的人,有的是剧组的演员, 有的是来影视城游玩的游客。影视城门口有一个专门租借古代服饰的小店,游客可以在里面租借衣服,穿着古人服饰,进来体验一把穿越瘾。

    然而那些廉价的租借影视服, 怎么可能比得上子婴身上这一件。

    当夕阳西陲之时,东边的天空中, 隐隐升起了一轮月亮。因为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月亮黯淡无光,当微弱的月光洒在子婴的黑色锦袍上时, 一层层淡淡的金色缓缓显出。

    一条金色巨龙从他的衣摆盘旋而起,叫嚣着直冲向天。

    唯有月色下,才能看到这道花纹,可见这传奇一般的手艺。

    叶镜之天生阴阳眼,和奚嘉一样,能够直接看到阴气。他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怎样都无法看出一点阴气,好像这个男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奚嘉低声道:“秦三世,嬴子婴。”

    叶镜之双眸一缩,看向奚嘉。

    奚嘉郑重地看他:“他说,他是嬴子婴。”

    下一刻,叶镜之翻手取出无相青黎,手指一弹,青铜骰子悬浮于半空中。叶镜之低声念了一句咒语,无相青黎立刻快速旋转。叶镜之一指点在高速旋转的无相青黎上,这小小的骰子轰然停住,将其中一面展现在主人面前。

    叶镜之抬首看向子婴,后者长发锦冠,也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

    “东华东极,九炁青宫。所隐无极,去!”

    叶镜之的手点在无相青黎的某一面上,他话音落地,那一面金光大作,叶镜之手指锁紧,一把从那一面中拔出了刺眼金光。这万千金光快速飞到空中,轰!轰!轰!一共三声落地,三把金色长剑从空中射下,插入地面。

    当这三把剑轻松地插入青石地板后,以剑身为中心,连接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结界。奚嘉三人站在结界内,影视城的其他人则位于结界外。奚嘉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快速地从结界西边跑过来,就在要跑进结界的时候,他的身体骤然出现在结界的东边。

    竟是直直地穿过结界!

    这男人全然无知,仍旧往前跑去。

    叶镜之伸出手臂将奚嘉掩护在身后,郑重道:“秦三世并没有登基几天,但仍然有真龙紫气护体。而且他已经死了两千多年,阴气极重,实力不低。”

    仿佛在回应叶镜之的话,奚嘉慢慢看见,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紫色气息从子婴的脚下涌现,缠绕在他的身上。

    夕阳从他的身后照射过来,映出一层淡淡的金光。随着太阳落山,紫气渐渐强盛。当月光彻底笼罩大地后,紫色龙气繁盛到了极点,玄色锦袍上的金色长龙也咆哮出了一阵阵龙吟。

    叶镜之快速掐弄手诀,无相青黎漂浮于头顶。他手指一动,指向子婴。

    刹那间,万千金色飞剑从无相青黎上涌出,如同暴雨,砸向子婴。一条血色长龙咆哮嘶吼,从子婴腰间的血色玉佩上游动出来,长龙正面冲向飞剑,发出一道砰然巨响。

    血龙与飞剑轰然相撞,血龙散,飞剑断。

    “无相青黎!”

    叶镜之抬手招回法宝,直接从无相青黎中拔出了一把剑。他将无相青黎放到奚嘉手中,郑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小心,它保护你。”

    奚嘉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见叶大师手持长剑,刺向子婴。

    子婴侧身躲过凌厉的一剑。

    叶镜之又是一剑过去,身形矫健,翩若惊鸿。他每一剑都直直刺向子婴的破绽,逼得子婴一让再让,根本无力抵抗。终于,一道剑招擦着子婴的脸颊而过,子婴堪堪让开,脸上却破了一道口子。

    伤口中流出的不是血,而是阴气。尘封了两千多年的阴气从那道口子疯狂往外溢出,奚嘉睁大眼看着,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秦三世应当拥有的阴气。

    只要是鬼,就必然有阴气。即使有真龙紫气阻挡遮蔽,阴气也不可能消失。

    叶镜之一招招紧紧相逼,无相青黎在奚嘉的手中欢快地颤动着,仿佛在为主人鼓掌。

    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将子婴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子婴一个踉跄,差点跌到在地,他顺势一掌拍在地面。手掌落下,荡起一层飞灰,子婴低喝一声,竟然从地上直直地拔出一把青铜短剑,迎面挡住了叶镜之的剑招。

    铮!

    叶镜之的长剑碰到那把青铜剑,居然瞬间被劈裂。

    无相青黎立刻从奚嘉的手中飞起,往叶镜之飞去。它落在叶镜之的掌心,跃跃欲试地向子婴手中的青铜剑发起攻击。

    奚嘉眯眼看向子婴手中的那把剑,只见这剑短而轻薄,但风从剑刃上擦过,瞬间被劈裂成两半,锋锐无比。剑身上刻印着两个小小的篆体文字,奚嘉仔细辨认,没有认出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

    叶镜之神色凝肃地盯着子婴的青铜剑,但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又转开视线,目光落在他腰间的那块血色玉佩上。

    刚才那条血色长龙就是从这块玉佩中飞出来的,迎面相撞后,竟然将无相青黎里的千万把金剑直接撞断。

    微弱的风声中,子婴的声音好似低叹:“君等乃是当今国师?”

    奚嘉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子婴的意思。

    秦始皇曾经重用国师徐福,按照徐福所说,去泰山封禅,又命令徐福带了两千童男童女,东渡东海,寻找传说中的仙山蓬莱。最后徐福并没有回来,但徐福就是大秦国师。

    按理说,徐福应该也是个天师,而且是秦朝当时实力最强大的天师,那把叶镜之放到那个年代,说不定也可以称为国师。但是时代已经变了。

    奚嘉回答:“现在没有国师,也没有皇帝。”

    子婴睁大眼:“没有……皇帝?”

    奚嘉点头:“是,现在的社会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算还存在一些不公平的现象,也不会有谁敢说自己是皇帝。”顿了顿,他想起一句话,这样解释子婴应该会明白:“陈胜曾经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如今,已经没有王侯将相,只要你肯努力,任何人都有机会获得成功。”

    奚嘉不会说古文,他也不知道这段话子婴听明白了没有。总之他说完之后,子婴便痴怔地看着他,许久以后,忽然转过头,看向结界外那些匆匆碌碌的人。

    影视城里,游客们四处拍照,工作人员忙碌不已。但在他们的身后,没有人拿着鞭子,责骂着他们必须去做什么事,也没有谁能够悠闲地享受休息,看他人忙碌。

    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导演、演员,谁都不会停下来。

    正巧,那个发生了两次意外事故的剧组里,导演正在怒骂道具组的工作人员。子婴的视线在他们身上停住,慢慢地多了一丝希翼,仿佛终于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

    但就在下一刻,道具组的负责人气得一甩衣服,骂道:“老子不干了!你懂什么,就知道逼逼,我们做的道具根本没有问题,两次都没有问题!他妈的谁知道是怎么会断的,天花板掉下来我也不想,但你除了逼逼还会干什么?不干了,你去找别人,滚!”

    刚才还骂骂咧咧、仿佛主子的导演一下子懵了,看着那个道具组负责人气冲冲地离开剧组。

    子婴眼中最后的希望也彻底湮灭。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句话已经彻底实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贵人和贱民,他们或许有社会地位上的差别,有工作从属的上下关系,但是谁也不能主宰谁的命运,决定他人的生死。

    子婴不知道该说什么,叶镜之的这道结界将他与外界分离,被困在其中。可一堵看不见的墙其实早在他逃出秦始皇陵的时候,就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游走在这个世界里,却又从未融入这个世界。

    此生也不可能融入。

    子婴的眼睛有些发红,他忽然转身,抬剑劈下。叶镜之刚要上前阻拦,却见那把剑轻而易举地劈开了无相青黎布下的结界,子婴一步跨出,便消失在了奚嘉和叶镜之的面前。

    无相青黎不停地震动着,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结界居然会被人这么轻松地劈开一个口子,它又气又恼,委屈地飞到奚嘉的手中求安慰。

    叶镜之转首看向奚嘉,手指一抬,金色的三角结界轰然破散。

    奚嘉捧着无相青黎,问道:“子婴手里的那把剑好像很厉害,叶大师,你认出那是什么剑了吗?我看到那把剑的剑身上写着两个篆体字,不过我不认识那两个字。”

    叶镜之摇首:“我也不认识篆体。但我有个朋友应该认识。”

    说着,叶镜之打开手机,翻开微信,点开一个名字。他用图片画出了刚才那两个篆体字的模样,请奚嘉辨认了一下。

    奚嘉轻轻颔首:“对,就是这两个字,是这个图形。”

    叶镜之将图片发送过去。

    奚嘉看着叶镜之微信上的名字:“……度量衡?!”

    叶镜之道:“他是天工斋的大弟子,叫度量衡。”

    奚嘉:“……”

    沉默片刻,他忍不住问道:“虽然你的读音和我想的一样,但我有点想知道,这个度量衡……就是我想的那个度量衡的意思吗?”

    叶镜之点点头:“是。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但因为小时候总是在法宝的细微尺寸上出错,搞错度量衡,自此他的师父便给他换了个道号,名为度量衡。”

    奚嘉:“……”真是言简意赅!

    不过多时,这位度量衡就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太阿?怎么突然开始学篆体了。叶道友,你最近兴趣很广泛嘛,我们都在始皇陵这边抽不开身,你居然还有时间去学篆体。小生佩服,佩服。】

    奚嘉隐隐觉得“太阿”这个名字很熟悉,但又想不出到底是出自哪儿。

    叶镜之根本没有回复度量衡,而是抬头看向奚嘉,神色渐渐凝重起来:“是十大名剑中的太阿剑。太阿剑是楚国国宝,有传闻在始皇统一六国的时候,被始皇找到,藏在阿房宫的宝库中,后来作为陪葬品,同始皇一起下葬。”

    奚嘉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傍晚还要拍戏,奚嘉便只能暂时把事情放到一边,回剧组拍戏。叶镜之和他一起进了剧组,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各个好奇地看着叶镜之,议论声传到奚嘉的耳中,无非是说叶镜之长得很帅,是不是也是明星。

    奚嘉拍完三场戏,偷偷地看向叶大师。

    不得不承认,叶大师确实长得很帅,但是实在太冷了,不苟言笑,他进剧组这么久,剧组里那些爱开玩笑的小姑娘都没有谁敢和他搭话。

    拍完戏、卸了妆,奚嘉离开剧组,和叶镜之一起走在影视城里。叶镜之是打算寻找一下秦三世的踪迹,奚嘉则打开手机,查起“太阿剑”的消息。

    和叶镜之说的一样,那把太阿剑由战国著名的铸剑大师欧冶子、干将联手制成,曾经是楚国的国宝,被称为威道之剑。后来被秦始皇得到,作为陪葬品葬在了始皇陵里。

    既然子婴是从始皇陵里逃出来的,那他能拿到太阿剑,也不是没可能。

    关闭网页后,奚嘉说:“那把剑既然能把你的剑劈断,还能劈开无相青黎的结界,叶大师,你们要小心对待。”

    叶镜之:“那把剑虽然厉害,但不是最需要忌惮的。”

    奚嘉一愣,想了想:“难道子婴本身比那把剑更厉害?”虽然子婴看上去不像厉鬼,估计在陵墓里待了这么多年,可能也没吃过人,但他怎么说也死了两千多年,还有帝王之气,可能确实会比较厉害。

    叶镜之说道:“他腰上戴的那块玉佩……我觉得是和氏璧。”

    奚嘉:“……”

    叶镜之没注意到奚嘉古怪的脸色,继续说道:“那块和氏璧比太阿剑还要危险。”

    奚嘉终于再也忍不住地问道:“和氏璧不是一块很大的圆形的玉吗?”

    叶镜之诧异地看向他:“为什么它是一块很大的圆形的玉?”

    奚嘉理所当然道:“电视上都是那么演的啊!”

    叶镜之怔怔地看着奚嘉,看着奚嘉这副“你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他似乎心情很好,慢慢勾起唇角,耐心地说道:“始皇得到和氏璧后,将和氏璧做成了秦国玉玺,最后这块玉玺被子婴献给了汉高祖刘邦。没有谁说和氏璧是圆的,不过和氏璧也不是一整块都被做成了玉玺,还有其他下落。”

    奚嘉:“……”世界观再次被刷新,电视上的剧本根本不是这样写的!!!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花了一个多小时逛完整个影视城,并没有发现子婴的踪影。奚嘉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叶大师,你有将找到子婴的事情,告诉玄学界的其他人吗?”

    叶镜之:“……”

    奚嘉嘴角一抽:“……没有?”

    叶镜之拿起手机,直接打开“鬼知道”,输入了一句话。

    一分钟后,奚嘉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叶姓道友爆料!在长安市郊的秦唐影视城找到了秦三世的踪迹!】

    刚刚乘飞机抵达咸阳的诸位大师:“……”

    已经在秦始皇陵上空掐算了整整两天的天机门道士:“……”

    秦唐影视城?!

    你一个鬼,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鬼皇帝,你没事去影视城干什么!

    你不该去咸阳,去你的国都么!难道你还想演戏不成?!

    “鬼知道”的这则公告下,玄学界众人抱怨声四起,指责秦三世真是个不务正业的,好好的国都不去回顾,好好的厉鬼不去当,居然跑到影视城演戏了。

    不!务!正!业!

    十分钟后,黑压压的一群人从远处飞了过来。

    奚嘉远远地看到那一群人,惊得赶忙对叶镜之说道:“他们就这么飞过来,不怕被底下的凡人看见?!”

    这话一说完,果然有人惊呼:“我靠!好黑的一片乌云!”

    叶镜之翻手撒下一道金光,空中的大师们立刻消失无踪:“他们或许太急了,忘了隐匿身形。”

    奚嘉和叶镜之一起出了影视城,见到了这群焦急的玄学界大师。

    这是奚嘉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玄学界人士,这群从空中飞过来的大师,各个年龄都在六十以上,白头发白胡子。有的人穿着道袍僧袍,有的人却直接穿着运动服、锻炼服,甚至还有一位女性大师穿着广场舞的衣服,背后用玫红色写了一行大大的“大连市星海广场第一舞团”。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跳广场舞的吗!!!

    见到叶镜之,为首的一个白胡子老道上前来,一脸正色:“‘鬼知道’上面说的叶道友,果然是叶小友。叶小友怎么会在这个影视城里,那秦三世果真就藏在这影视城里吗,你可有与他交手?”

    叶镜之将自己与秦三世对战的事情说了一下。

    嶒秀真君眉头紧蹙:“太阿剑?确定那把剑是太阿剑?还有那块玉佩,竟然能挡住无相青黎里的万剑阵,那确实是一件宝物,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氏璧。”

    叶镜之道:“嬴子婴现在不在影视城里,刚才我已经搜查过整个影视城。”

    这次说话的人奚嘉认识了,是当初私闯民宅,把他家大门开了个洞,还赔了一百万的冤大头烛照真人:“这影视城这么大,你怎么检查得完。我们再去检查一遍,说不定那秦三世还在里面。”

    叶镜之声音平静:“我花了一个小时,查过了整个影视城。”

    烛照真人瞪大眼:“一个小时?你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发现那嬴子婴了?!”

    叶镜之:“……”

    奚嘉:“……”

    暴|露了吧!其实不是一个小时,是两个小时前呢……

    叶镜之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既然他已经仔细地查过影视城,那就说明秦三世是真的又逃走了。事情一下子又陷入了僵局,秦三世的所在之地让诸位大师头疼不已。

    在众人头疼之际,不醒大师急匆匆地从咸阳赶了过来,一抵达,就问道:“秦三世呢?秦三世人呢?”

    岐山道人也赶到现场:“妈了个巴子,害得老夫在那阵眼上活活站了一天一夜。快叫那秦三世出来,老夫要给他一道五雷轰顶,劈到他老子秦始皇都不认识他!”

    嶒秀真君道:“诸位道友,事情没有那般简单。虽说逃出来的只是秦三世,不是那秦始皇,但据叶小友说,这秦三世竟然带着太阿剑和和氏璧。那块和氏璧相当厉害,能一击击散无相青黎里的万剑阵。”

    岐山道人顿时傻了眼:“啊?这么厉害?”

    嶒秀真君:“岐山道友?”

    岐山道人干笑一声:“那……那当老夫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老夫什么都没有说。”

    众人:“……”

    奚嘉:“……”

    岐山道人尴尬地笑了一声,他四处张望了一番,突然就看见了站在叶镜之身旁的奚嘉。岐山道人立即开口,转移话题:“这位小友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不知师从何派?小友看上去有几分面善啊,老夫是否在哪里见过你?”

    岐山道人这么一提,其他大师的视线也全部集中到了奚嘉身上。他不说就罢了,这一说,其他也觉得奚嘉眼熟得很。嶒秀真君仔细看着奚嘉,看了很久,也想不出到底在哪儿见过他。天机门的烛枫真人甚至直接开始掐算了,想要算出自己是在哪儿见过奚嘉。

    只有烛照真人黑着一张脸,对奚嘉和叶镜之怒目相视。

    贫道的一百万!

    贫道的十万积分!

    啊啊啊啊啊啊!贫道和你们势不两立!!!

    奚嘉也是满脸黑线,恨不得现在直接转身离开。但他还没来得及动作,烛枫真人便算出了真相:“啊!原来这位小友便是当初‘鬼知道’上爆料的,叶小友的那位未婚妻!”

    此话一落地,其余大师纷纷响应。

    “对!就是这张脸,老夫记得,‘鬼知道’上说了,他是叶小友的未婚妻。”

    “贫僧也记得,是如此没错。”

    “难怪十分面熟,竟然是在‘鬼知道’上看过这位小友的图像。”

    奚嘉:“……!!!”

    叶镜之还从来不知道那篇被删除的虚假新闻:“我的未婚妻?”

    岐山道人嘿嘿一笑:“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叶小友不必在意。”

    叶镜之怎么能不在意:“为什么‘鬼知道’会知道我的未婚妻是……”

    “对对对,确实是过去的事了。”奚嘉臊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诸位大师,现在的重点不该是找到那秦三世,将他捉住吗?叶大师的未婚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找秦三世。”

    诸位大师立即点头响应,纷纷表示还是正事重要,他们一点都不八卦。

    奚嘉却无语地盯着他们,包括那位为首的、看上去正义凛然的嶒秀真君。

    听裴玉说,“鬼知道”那篇文章只刊登了十几分钟,就因为是虚假新闻而删除了。那在场的诸位大师,你们到底是从哪儿看到他的照片的?难道不是“鬼知道”一更新,你们就迫不及待地去看八卦了吗?

    岐山道人甩袖道:“正事要紧,老夫就从来不看那些八卦琐事。”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暂且不说玄学界里到底有没有一个靠谱的人,现在想要找到秦三世,就不能再像之前一样盲目的找。秦三世并没有去长安,也没有去咸阳,反而莫名其妙地来到了秦唐影视城,这其中定然有大学问。

    定居长安的既秦真人说道:“我定海派与秦始皇陵有着三百年的渊源,今天我师弟已经查清楚为什么那个三百年道行的厉鬼,能够进入始皇陵。三百年前,不知各位还是否记得,为什么秦始皇陵会突然现世?”

    烛枫真人道:“三百二十一年前,丙子年春,我派师祖算出长安出了大乱子。后来玄学界众人到长安一看,才知道是有两个盗墓贼在挖掘一个普通坟墓的时候,不小心挖错了道,在始皇陵的大门上敲出了一道印子。”

    既秦真人点头:“不错。那两个普通的盗墓贼怎么可能撬开始皇陵的门,但是他们却惊动了这座陵墓。始皇陵第一层突然大开,那两个盗墓贼直接被其中的厉鬼击杀,我们却不知,其中一人竟逃出了始皇陵。”既秦真人看向不醒大师,“不醒,你所追踪的那只厉鬼,正是三百二十一年前逃出始皇陵的两个盗墓贼之一。”

    不醒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难怪那只厉鬼可以进入始皇陵,原来他的尸骸便在其中。”

    这些大师说得云里雾里,奚嘉不是玄学界的人,有一点听不懂,他只好奇:“那要如何找到秦三世?”

    既秦真人正了脸色,道:“那我们便要知道,秦三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之前奚嘉在搜索太阿剑的时候,也顺手搜了一下子婴的资料。百科上说,嬴子婴在位四十六天,起初称皇帝,后来自称秦王。巨鹿之战前,刘邦和项羽约定谁先进入关中,谁就称王。刘邦用计率先冲入咸阳,子婴便身穿白袍,跪地将玉玺送上,正式投降。

    一个月后,项羽怒气冲冲地冲进咸阳,输给刘邦的他愤怒至极,一把火烧了阿房宫,屠了咸阳城,也将子婴斩于麾下。

    有传闻子婴被忠心的老太监背出了皇宫,最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埋葬。因为事出紧急,子婴没有陵墓、没有墓碑,谁也不知道他被藏在了哪里,历史上也渐渐忘记了这个只登基四十六天的秦三世。

    既秦真人说道:“我们定海派调查始皇陵三百年,也查到了不少秘辛。子婴很有可能是被埋在始皇陵附近,他没有陵墓,被埋在父亲身边,是最有可能的。”

    奚嘉抓住重点:“父亲?”

    既秦真人轻轻点头:“是,子婴是秦始皇的儿子,扶苏的弟弟,胡亥的哥哥。”

    奚嘉搜索的百科上说,后世历史学家对秦三世的疑点只有两个:第一,他的陵墓在哪儿;第二,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项羽屠城纵火,将许多史籍全部烧毁。子婴本身就只在位四十六天,根本没留下多少身份信息,一把大火烧了阿房宫后,他的身份也在大火中湮灭。

    有史学家认为子婴是扶苏的儿子,始皇的孙子;有史学家认为子婴是始皇的弟弟;也有史学家认为子婴是始皇的侄子,胡亥的堂兄。

    还有人说子婴是始皇的儿子,因为《六国年表》中有一句:“高立二世兄子婴。”翻译过来也就是说,立秦二世胡亥的哥哥子婴为皇帝。

    目前史学界最普遍的说法是,子婴是扶苏的儿子。而既秦真人说,子婴是始皇的儿子,扶苏的弟弟。

    既秦真人还在说着,奚嘉满肚子疑惑不得解答,一道低沉的男声在他的耳旁响起:“史料被焚烧殆尽,但是人的记忆不会消失。那些死在咸阳大火中的鬼魂知道,他们的秦三世是谁。这三百年来,定海派一直有从鬼魂的口中探寻关于始皇陵的信息。”

    奚嘉看向叶镜之,轻轻点头。

    也是,玄学界肯定有独特的法子,探寻历史真相。

    既秦真人说:“和氏璧、太阿剑,这些都是始皇陵里的陪葬品。子婴的身上既然有这些东西,说明他并不是被葬在始皇陵外,而是真的被葬在始皇陵里。古代修建帝王陵墓的时候,确实会封死陵墓,但也有一种说法,始皇想要长生,他以水银为河,铸造兵马俑为自己的百万军队。还为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扶苏留了一条通道,让扶苏百年以后进入始皇陵,继续陪伴膝下。”

    叶镜之问道:“是想让扶苏与他同葬?”

    既秦真人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扶苏没有登基,反而自刎,死在了长城下,最后被葬在塞外。这恐怕是始皇始料未及的。”顿了顿,既秦真人的脸色越加严肃起来:“所以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是代替扶苏,被葬入始皇陵的秦三世子婴。”

    众人又商议了一会儿,一致觉得子婴不可能走远,肯定就在秦唐影视城附近。他们兵分四路,从四个方向去寻找,同时也让小辈们在秦唐影视城附近进行地毯式搜寻,一旦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他们。

    叶镜之被安排往东边找,正好长安市区也在东边,他和奚嘉一起往东边而去。

    眼瞅着就要进长安市区了,叶镜之竟然没有四处看一眼,奚嘉困惑地问道:“叶大师,你不用去找那秦三世的行踪吗?”

    叶镜之丝毫没觉得自己在偷懒,一脸正气:“先送你回去。”

    奚嘉:“……”

    一路上,奚嘉没有再说话。直到两人快走到酒店,他才忍不住说道:“那篇‘鬼知道’上的文章……”

    “是我不好。”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奚嘉的话,叶镜之自责地看着他,“以后‘鬼知道’不会再随意公开你的信息,等这件事以后,我会去他们总部和他们交流一下。”

    奚嘉:“……”交流一下?是打算带着无相青黎,杀他个三进三出,拿把刀架在脖子上,这种交流吗?

    想了想,奚嘉还是说道:“那篇文章已经被删除了。”

    叶镜之一愣:“已经删除了?”

    奚嘉点点头:“嗯,很早就删掉了,你不用介意。”反正是虚假新闻,“鬼知道”自己也吃了大亏,赔了不少积分。

    叶镜之想了一会儿:“嗯,也对,是该删除。”应该是前年的那次交流起了效果,“鬼知道”不敢再随便爆料自己的事情了。

    两人脑子里想的事完全是南辕北辙,但偏偏还能说到一起去。

    进酒店时,奚嘉问道:“既然秦三世的鬼魂都能留在世间,没有转世,那……始皇是不是也没有转世?”

    叶镜之道:“秦三世是因为自己是亡国之君,心中有愧,又有怨气,所以才没有转世。至于始皇,他也是横死在回宫的旅途中,本身就有怨气。再加上葬在始皇陵中,始皇陵是天然结界,阴气凝聚,恐怕也没有转世,成了帝王厉鬼。”

    奚嘉皱紧了眉头:“如果始皇也没有转世,就在始皇陵里,那他岂不是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嬴子婴?”

    叶镜之的脚步顿住:“或许有吧。”

    奚嘉思索片刻,也觉得子婴和始皇确实应该早就见过。否则子婴为什么会拿到和氏璧和太阿剑?这些都是始皇陵里的陪葬品。

    叶镜之在奚嘉的房间里布下了三道结界,小心谨慎地检查过一遍,这才离开长安,去寻找子婴的下落。奚嘉冲了个澡,打开手机,继续查询一些秦朝的历史资料。

    然而,这些史料中,有清晰地记载始皇、扶苏和胡亥的消息,关于子婴的资料,却屈指可数。仿佛在扶苏自刎前,始皇就没有这个儿子,奚嘉翻遍了各大历史资料库,也没有找到子婴的具体出生日期,对他的评价也只有寥寥几句“宽厚仁善”、“如果能多登基一段时间,或许可以扭转局势”。

    “既然在始皇陵里的话,那确实应该和始皇见过……”

    “我并没有见过父皇。”

    清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奚嘉双眸一紧,立刻挥拳上去,被子婴侧首避开。

    俊挺削瘦的黑衣男人站在酒店昏黄的灯光下,轻轻地扯开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个笑容与奚嘉之前见过的并不一样,他仿佛在笑,却根本没有笑进心里,清澈的眼里没有怨恨和抱怨,有的只是平和与宁静。

    “当年咸阳城破,阿西背着我的尸体,从秘道进了父皇的陵墓。阿西被父皇一掌拍得魂飞魄散,他没将我轰出陵墓,便已是网开一面。两千年来,他怎会允许我进入他的长生殿,与他长睡在他的长生河上。”

    子婴抬眸看向奚嘉,笑容和煦。

    “父皇想见的,从来不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  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镜子认为奚嘉不知道他们有婚约的错觉……

    然后,咱们这篇文不是考据文啦,关于子婴的身世,史学界还没有定论,一切都是作者的私设,不用在意,么么哒=3=

    -----------

    今天身体不大好,更新晚了,躺平任抽打。

    对了,明天参加毕业典礼,要凌晨六点就到场,还得一直在场里等着,所以更新会晚。

    么么哒,明天会让你们久等了。

    -------------

    谢谢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一根甜玉米o3o扔了1个地雷

    尾巴很长扔了1个地雷

    嵇白扔了1个地雷

    龙柒扔了1个火箭炮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奶罩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奶罩里扔了1个地雷

    尽澮扔了1个地雷

    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

    塔唷扔了1个地雷

    落日一笛风扔了1个地雷

    晶莹的莹扔了1个地雷

    竹万斜亭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喵嗷嗷扔了1个地雷

    fable扔了1个地雷

    公羽扔了1个地雷

    柒言扔了1个地雷

    润年扔了1个地雷

    梦靥梦夜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