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奚嘉曾经听裴玉说起过这对江氏兄妹。

    在裴玉的口中:“江桐就是个小王八羔子, 江琼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两个小混蛋每次都组队捉鬼,嘉哥,你说他们是不是在作弊?江琼天生亲近阴气, 虽然她的体质没你这么可怕,但也是阴气极重的体质, 很容易发现厉鬼。江琼找鬼, 江桐捉鬼, 他们两个人联起手来对付我一个, 这太不公平了!”

    如今一看, 这对兄妹哪里是小混蛋,纯粹是小恶魔。

    裴玉话音落下, 直接冲向坐在高墙上的兄妹。江桐笑嘻嘻地往左边闪, 江琼也嘻嘻一笑, 往右边闪。裴玉扑了一个空, 怒气冲冲地瞪着这对小恶魔, 谁知这两人竟然还顶着一模一样的脸,同时给裴玉做了个鬼脸。

    江桐嘻嘻笑道:“裴第九,来捉我啊~”

    江琼撇了撇嘴:“裴第九不好听, 还是裴话痨比较适合他。裴话痨, 小时候你老到我家玩, 每天说那么多废话, 你不烦我都烦了。来呀,裴话痨,你来捉我啊~”

    两个小鬼嘻嘻哈哈地就往两边跑, 裴玉只有一个人,根本追不上两个人。他决定去追江桐,但江琼却生气了:“追他干什么,为什么不来追我?”说着,小姑娘恼怒地转身冲了过去,又去追裴玉。

    一时间,就形成江琼追着裴玉,裴玉追着江桐的场景。

    在一旁默默看着的奚嘉:“……”

    已经不想对你们玄学界吐槽了。

    墨斗榜第七到第九名,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就是这个样子。

    玄学界吃枣药丸。

    追了一会儿后,在混乱的局势下,裴玉总算是抓到了江琼小丫头。哥哥江桐又坐在了朱雀大街的高墙上,笑哈哈地看着自家妹妹被裴玉拎着衣领:“你也太没用了,还被裴第九追到。”

    裴玉冷笑一声:“打不死你们两个小王八羔子。”

    江琼对着裴玉嘻嘻笑着,全然没有自己已经被抓到的恐慌。

    看着她这副模样,奚嘉隐约察觉到了有哪里不对,他刚想开口提醒裴玉,突然江琼居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当真是嚎啕大哭,眼泪哗啦啦地直流,已经十七岁、是个大姑娘了,江琼居然还哭得像个小孩似的,令奚嘉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

    裴玉瞪直了眼,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下一刻:“裴玉!你干什么?”

    裴玉身体一僵,抓着江琼衣领的手立刻松开。江琼居然就这么直接摔倒在地,墨斗榜第八名的实力、能够把裴玉追得气喘吁吁的江琼,竟然就这么摔倒在地!

    一摔倒,江琼哭得更大声了。

    奚嘉:“……”

    裴玉急急道:“师父,她故意的,她故意陷害我。你看,以她的身手,怎么可能摔倒!”

    江琼擦擦眼泪:“因为人家被你吓到了啊……嗝……”

    天慈道人一巴掌糊在了自家徒弟的脑袋上:“废话,师父不知道她是装的么?”

    江琼嘻嘻笑了起来,再不装哭,脚尖一点就跃到了城墙上,和自家哥哥坐在一起。

    裴玉委屈极了:“师父!”

    天慈道人苦口婆心:“你知道为什么他们只缠着你,不缠着别人么?因为你打不过他们啊!如果你能像人家紫微星斋的南易一样,两巴掌就把他们糊远了,你看他们还敢再缠着你?”

    奚嘉:“……”怎么感觉裴玉的这个师父也是个相当不靠谱的。

    天慈道人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在一旁吃瓜很久的奚嘉。突然发现一个外人,秉持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天慈道人咳嗽了两声,爱抚自家徒弟:“好了好了,为师这不是过来帮你把这两个小混蛋带走吗?他们爸妈在找呢,我就猜到他们又来戏耍你了,你好好捉鬼赚积分,为师帮你带走两个小混蛋。”

    江桐江琼一听这话,赶忙道“天慈道人你以大欺小”,接着兄妹俩极其默契地再次分开逃窜。天慈道人也不着急,任由他们逃跑,先是和自家徒弟说了几句话,接着才去追江氏兄妹。

    裴玉郁闷至极,直到江氏兄妹走了,还在嘀咕“两个小混蛋,下次见面剥了你们的皮”。他一抬头,看见奚嘉,突然傻住:“我靠!嘉哥你在这儿的啊!完蛋了完蛋了,被你看到了,我的完美形象全部破灭了!”

    奚嘉:“……是什么让你产生了你在我这里还有形象的错觉?”

    裴玉哭唧唧:“我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嘉哥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吗!”

    奚嘉思索片刻,郑重地拍拍他的肩膀:“感谢你,让我见识到了你们这个……和谐友爱的玄学界。放心吧,我觉得……挺不错的,你们都挺不错的。”

    吃枣药丸!

    回酒店的路上,裴玉给奚嘉讲了讲自己和江氏兄妹的事情。

    在玄学界,除了紫微星斋、天机门、天工斋这类门派外,还有一些传承数百、甚至上千年的天师世家。

    广陵江家,就是天师世家中的佼佼者。

    裴玉的师父天慈道人,原本是个自学成才的天才天师,后来才被师门收为徒弟。在天慈道人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了江氏兄妹的祖父,两人是好哥们。三十年前,江氏兄妹的祖父意外身亡,天慈道人便把老朋友的孩子看成了自己的孩子,经常关照。

    一切也没什么毛病,直到江氏兄妹出生。

    这对兄妹天生一个阳气重,一个阴气重,是当天师的好苗子。天慈道人经常去看这对双胞胎,他要去,肯定会带着裴玉,一来二往,裴玉就和双胞胎熟悉了。

    “这两小王八羔子小时候是真的超级可爱!嘉哥,真的太可爱了。谁知道怎么就长歪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裴玉愤愤不平地说着,奚嘉听了会儿,问道:“叶大师是什么样的?”

    裴玉猛地愣住:“叶阎王?”

    “嗯,他是有师父的,这我知道。你刚才说,很多天师世家的后辈,也有可能拜入门派。叶大师也是如此吗?”

    裴玉和叶镜之实在不熟,见到叶镜之,他躲还来不及,于是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其他的我不大清楚,但叶阎王是孤儿,被易凌子前辈从孤儿院收养的。易凌子前辈去世得早,他走的时候,叶阎王才六岁,本来我师父也想收叶阎王当徒弟,但叶阎王拒绝了。当时很多老前辈都现身想收徒,叶阎王全部拒绝。他可是前所未有的三煞之体,那多牛逼!”

    奚嘉皱了眉头:“三煞之体?”

    裴玉道:“嗯,三煞是劫煞、灾煞和岁煞。亥为劫煞,子为灾煞,丑为岁煞。三煞相合,普通人有这样的体质,轻则克死全家,重则殃及九族,天煞孤星。这种命格的人一般是生不下来的,因为在胎中就会克死母亲,但叶阎王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出生了,所以他是玄学界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个三煞之体。”

    说起这种八卦,裴玉头头是道:“其实叶阎王被扔到孤儿院也不是不能理解,三煞之体真的太可怕了,普通人家根本扛不住。甚至我们玄学界的人也扛不住在三煞之体,虽然是极好的修炼苗子,但你要是当了他师父,他直接把你克死,这谁还敢收他为徒?”

    奚嘉:“我看过‘鬼知道’上的文章,叶大师的师父是为了玄学界,和千年旱魃同归于尽而死。”

    裴玉赶紧摆摆手:“我没说叶阎王克死了他师父,人家易凌子前辈是什么人,普通人能比么?现在玄学界的最强者应该是紫微星斋的斋主嶒秀……咳咳,不能说他老人家的名字,他会听到,反正是那位斋主最强。但当年,易凌子前辈甩了斋主几条街,据说还曾经把那位斋主按在地上打过。所以当时易凌子前辈收了叶阎王之后,帮他施了一道咒,封住了他的岁煞。自此以后,普通人可能还承受不住叶阎王的煞气,但对我们玄学界的人来说,已经可以阻挡。”

    说着,裴玉神经兮兮地凑到奚嘉的耳边,小声地说:“那道咒据说耗费了易凌子大师十年的功力,才把岁煞封在了叶阎王的右眼里。我没敢仔细瞧过叶阎王的眼睛,嘉哥,你瞧过不,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个岁煞?”

    奚嘉慢慢睁大眼,忽然想起了那颗藏在叶镜之眼底的黑痣。

    竟然不是痣,是一道咒?!

    看着奚嘉瞠目结舌的表情,裴玉大为满意:“嗯,嘉哥,这挺正常,就是一道咒嘛,封在眼睛里没什么。不过叶阎王现在封了一道煞,只剩下两个煞,就已经这么厉害了。他要是解开那道咒,那是要上天啊……”

    回到长安市区后,奚嘉往酒店走,裴玉却中途决定去捉鬼。

    奚嘉好笑地问道:“你不是说,天师那么多,厉鬼都被捉光了,去了也找不到鬼么?”

    裴玉十分郁闷:“我都被那对小王八羔子压到第九名了,再不去捉几只鬼涨涨积分,之后的北斗七星阵就没我的事了。”

    两人在长安古城墙的安定门下分开。

    与此同时,骊山郊区,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附近。

    夜色漆黑,寂静的郊区没有车辆来往,兵马俑博物馆里倒是有保安在不停巡逻。两个保安拿着手电筒到处巡查,说笑着谈些家里的事情,他们却永远都想不到,此时此刻,就在他们一公里外,玄学界的大佬们飞在云层中,不断地掐算天道。

    白天的时候,天机门的烛枫真人算了一卦,确定逃出始皇陵的东西绝对和真龙天子有关,甚至极有可能就是真龙天子。

    但就如同奚嘉所说的一样,始皇陵的皇帝应该就只有始皇一个。秦朝共有三世,除去不被大众所熟知的秦三世嬴子婴,剩下的就是秦始皇嬴政和秦二世秦胡亥。

    始皇向来被称为千古杀伐第一帝,焚书坑儒、统一六国,那样果断决绝的人,怎么可能逃出去两天,没闹出来一点动静?

    胡亥就更不用说了,史书有记载,这位秦二世加重了秦朝的刑罚,苛捐杂税极重。与其说秦朝亡在秦三世的手中,不如说秦朝灭亡的结局,在秦二世就已经注定了。而且胡亥有自己的墓穴,根本没有被葬在秦始皇陵里。

    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玄学界的所有前辈都汇聚在了秦始皇陵上空。

    一个烛枫真人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天机门的大师站着。

    烛枫真人的师弟烛照真人,是掌门以下,天机门资历最老的长老。

    于是秦始皇陵上,只见烛照真人摸着长长的胡须,站在云端,不断掐算卜筮。而地面上,天机门的其他大师也低着头,眉头紧蹙,有的用龟甲、有的用筮草,手段全出,不停占卜。

    岐山道人早就带着儿子,千里迢迢地从海城赶了过来。岐山道人并不擅长卜筮,他也没兴趣加入那些算卦的天师,老人家一抵达始皇陵,双眼一亮,直接看到了站在人群之外、怡然独立的叶镜之。

    摸了把胡须,岐山道人把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六十四岁了还不会飞的儿子扔到了地上,根本不管儿子的痛嚎“爸,您能给我点面子么!”,直接飞到了叶镜之的身旁。

    “叶小友!”

    叶镜之抬头一看,淡然颔首:“岐山前辈。”

    岐山道人绕着叶镜之走了两圈,越看越觉得好玩。他非常想直接问一问“你未婚妻到底是谁啊”,然而岐山道人虽然极其八卦,但也是要点面子的,所以挣扎到最后,他含糊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娶亲?老夫……老夫和你师父当年关系不错,为你主婚啊。”

    叶镜之镇定道:“始皇陵的事情较为严重,在解决这等危机前,晚辈不敢考虑私事。”

    岐山道人:“……”

    嘀咕了一句“还真是道德标兵到连私欲都没了”,接着便在一旁站着,耐心地等待卜筮结果出来。

    岐山道人说那句话的时候,烛照真人就站在不远处,自然听到了耳中。除了“鬼知道”的官方人员和奚嘉本人,这世上只有烛照真人自己知道,上周是他爆料给“鬼知道”,还被当作虚假新闻处理了。

    这次来到始皇陵,一看到叶镜之,烛照真人就眼前一黑,想起了自己欠下的六万多积分。

    六万多积分啊!

    他老人家擅长卜筮,不擅长捉鬼,更不擅长炼制法宝。这下好了,存了一年多的三万多积分,眨眼间成了负数,还负了一倍多!

    看到叶镜之,烛照真人差点就想一头撞在他身上,和他同归于尽算了。如今他一边算卦,一边瞅着叶镜之,是越瞅越气,越瞅心越疼。本来烛照真人就极其不靠谱,和他的师兄烛枫真人根本比不了,现在好了,他肉疼得根本算不出卦,众人便在这始皇陵站了一整天。

    夜色低垂,月上中天。

    当温浅的月光穿过骊山缓缓落下时,叶镜之蹙紧了眉头,转身就走。

    岐山道人连忙拉住他:“诶诶诶,叶小友,怎么就走了?!这结果还没算出来呢。”

    叶镜之谦敬地行了一礼,神色镇静,声音清冷:“晚辈并不擅长卜筮之术,晚辈只会捉鬼。等烛照前辈算出那个东西的所在后,晚辈再来不迟。”

    言下之意:我只会打架,现在又不打架,我在这干嘛。

    话音落下,叶镜之转身就走,向长安市区飞去。瞅着他的背影,岐山道人一摸胡须,觉得很有道理。老人家想了想,偷偷摸摸地准备离开,却听一道庄严的声音响起:“岐山,快来为始皇结界加固。”

    岐山道人:“……”

    凭什么那叶镜之就能跑,老夫就跑不了,不服!

    当天晚上零点,骊山始皇陵冷风直吹,守在这里的数百天师一到点,就拿出手机,无聊地点开微信打算看看今天的八卦。岐山道人也手痒得很,给结界加固根本不需要他干什么,只要往阵眼上一站,输出点法力,就大功告成。

    然而下一刻,震天的哀嚎声响起。

    “谁特么要看始皇陵特刊啊!”

    “老夫就在始皇陵,始皇陵发生的事情老夫全部知道,谁要看这个破玩意儿!”

    “烛枫真人吐血晕倒,始皇陵里飞出真龙紫气……这算是哪门子的新闻啊!退钱,退钱!”

    岐山道人更是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特刊专题……特刊……专题……难道始皇陵的事情一天不解决,‘鬼知道’一天不出新的八卦?妈了个巴子!老夫来也,是哪只厉鬼居然敢从始皇陵里逃出来,老夫要打得你魂飞魄散!!!”

    始皇陵上哀嚎一片,叶镜之已然飞离郊区。他快速地飞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