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下了飞机, 一个少将打扮的中年军人上前与叶镜之交流,奚嘉便走在了后面。一路上, 因为叶阎王不在,其他天师纷纷围到了奚嘉身旁, 各个睁大眼睛, 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把他看了个遍。

    “道友,我也能加你的微信吗?”

    “这位道友,以前从没见过你, 如何称呼?我叫李胜, 师从泰越真人。”

    “听闻这位道友的阴气非常强盛, 各位, 不如我们用阴阳眼来看一看?”

    这话一落地, 天师们立刻画符念咒,往眼睛上一点,然后看向奚嘉。

    “我靠!”

    奚嘉:“……”

    三个天师跑到奚嘉的左侧, 四个天师跑到奚嘉的右侧, 还有一个天师仍旧站在他的面前, 八个人摇头晃脑, 动作整齐, 用眼睛仔仔细细地又把奚嘉看了个遍。

    “阴气外泄!这阴气居然外泄了!果然是阴气强盛!”

    “虽说这位道友的阴气是比常人强盛了百倍,但也不至于是什么极阴之体啊。‘鬼知道’删了当初那篇文章以后不是又发了一篇公,说这位道友虽不是女人,但阴气远超阴性体质的女人。阴气外泄十分罕见, 可也不是没有,这能算是极阴之体?”

    “王道友,你这话我就不赞同了。阴气外泄确实时有发生,但你我捉鬼十余年,有见过一个阴气外泄的凡人?”

    “李道友,那你倒是说说,既然是极阴之体,总该和他人有所不同吧?”

    “你……”

    这群天师当着奚嘉的面就吵了起来。有人说“这是‘鬼知道’亲自认证的极阴之体,有本事你去和‘鬼知道’吵”,有人就说“我亲眼所见这就是阴气外泄,眼见为实,你爱信不信”。

    双方吵得是不可开交,连唯一的一位女天师也加入其中,捋起袖子就道:“吵什么吵,是不是男人?是男人,打一架!”

    奚嘉:“……”

    世上奇葩一万,玄学界独占九千!

    等叶镜之回来,这群刚刚还叫嚷打架的天师突然就像蔫了的白菜,瞬间安静下来。他们一个个乖顺得像小猫,老老实实地排队站好,哪里有刚才那副叫嚣猖狂的模样。

    奚嘉跟着叶镜之上了车,其他天师也排好队,有秩序地上车。选座时,大家互相谦让,当着叶镜之的面,那叫一个和谐友爱。每个人走上车的时候,还都故作惊讶地问好一声:“叶道友。”

    奚嘉:“……”你们刚刚在飞机上明明还喊人叶阎王的好吗!

    车子缓缓使出机场,车上终于安静下来。奚嘉并没有休息,也拒绝了叶镜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小零食,他打开手机,点开了那个很久没有再看过的微信公众号,往上翻了几下,就找到了一篇公告。

    看完这篇公告,奚嘉眉头一皱,想了想,找到了裴玉。

    五分钟后,裴玉就回复过来:【嘉哥你居然不知道?上周“鬼知道”发了一篇假新闻,当天晚上就删掉了,然后他们又发了一则道歉公告。“鬼知道”真是太不厚道了,咱们可是花了真金白银……真积分去看文章的,他们居然发假新闻,发了也就算了,补偿就那么一点点。“给你们一个积分,这事咱们就算过去了”,我打赌,他们肯定是这么想的!】

    那篇公告奚嘉看了,他问道:【公告上有我的名字,怎么回事?】

    裴玉:【那肯定得有你名字啊,嘉哥,因为那篇文章爆料说你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啊。】

    奚嘉:“……@#%@[email protected]$#!!!”

    手机被捏得咯吱咯吱直响,叶镜之听到这细微的声音,耳朵一动,转首看来:“怎么了?”

    看着叶天师这张脸,奚嘉突然想起那句“你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嘴角忍不住抽搐,赶紧转开视线:“没事……”

    叶镜之困惑地多看了几眼,确定没事才放心。

    奚嘉早已咬牙切齿,在心里把这个不靠谱的玄学界骂了个遍。

    玄学界的人不靠谱,玄学界的公众号不靠谱,你们整个玄学界就压根不靠谱!!!

    手机上,裴玉还在洋洋自得地求表扬:【那得多亏我了,他们居然说嘉哥你是个女孩子。胡扯!有嘉哥你这么威武雄壮的女孩吗?手撕鬼子,脚踢恶鬼,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彪悍的女孩子,连墨斗第三的胡蝶和你一比,那也是个渣渣。】

    奚嘉啪啪啪地打字:【我是男人。】

    裴玉没注意到这句话中包含的忍无可忍的意味,他继续求表扬:【那当然,嘉哥你要是女孩子,世界上还有几个人敢说自个儿是男人。这真是得多亏我了,当众戳穿假新闻,“鬼知道”都没给我一点特殊奖励,小气吧啦的。】

    【他们在公众号里公开了我的名字和年龄,还说了我的一些私人情况,这侵犯了我的**权。】

    裴玉大吃一惊:【嘉哥,你和“鬼知道”谈**权?!】

    奚嘉:【……?】

    裴玉:【嘉哥,这个世界上敢和“鬼知道”对着干的人没几个,他们背景雄厚,以前连我师父的私生子绯闻都被爆料过……诶对了,他们应该不敢得罪叶阎王。前年“鬼知道”爆料了叶阎王的师父,就是易凌子前辈年轻时候的风月往事,说他是个花心大萝卜,玩弄众多女道友的感情,据说叶阎王当天带着无相青黎,到“鬼知道”杀了个三进三出,“鬼知道”第二天就删文章了。嘉哥,你可以找叶阎王商量一下呀,让他为你报仇!】

    奚嘉:【……叶大师是为师父遮丑,才去做这件事。他为什么要替我报仇?】

    裴玉嘿嘿一笑:【嘉哥,你不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嘛~】

    三十秒后,裴玉正打算再发个消息,微信却如此提示——

    『c+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裴玉:“……”

    嘉哥,我错了qaq!!!

    “鬼知道”那篇虚假新闻的原文,奚嘉是看不到了,但是并不妨碍他一看到叶大师的脸,就觉得无比别扭。

    未婚妻?

    你才是未婚妻!你们全家都是未婚妻!!!

    仔细一琢磨后,奚嘉就明白那篇文章可能是谁爆料的了。裴玉是拆穿假新闻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是男人,不可能傻得去爆料自己是叶大师的未婚妻,那么只有曾经把自家门钻出一个洞的烛照真人,才见过自己。

    奚嘉试探地问了一下叶镜之,后者似乎完全不知道这段时间“鬼知道”上发生的事,应该很少去看这类八卦新闻。于是奚嘉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简单地揭过话题,避免尴尬。

    抵达长安后,奚嘉找了个酒店住下,叶镜之为舍利念完咒,便动身前往始皇陵。

    两人分开时,看着叶大师坦然正常的神色,奚嘉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他当然没有想到,叶镜之飞到始皇陵现场时,他刚刚落地,一位白胡子老道便笑嘻嘻地走上前:“叶小友,什么时候找到你那未婚妻啊?老夫和易凌子当年关系可是很好,等着为你主婚!”

    叶镜之相当坦荡:“已经找到了。”

    众人齐齐一呆。

    那位只是开个玩笑、调侃调侃的老道士也惊在原地,似乎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结局。

    众人哑口无言地互视一眼,许久后,大万寿寺的现任方丈、谁都不知道的真实爆料者不醒大师走上前,双手合十,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阿弥陀佛,贫僧当年与易凌子道友关系交好,但也没听他说过,叶小友你的未婚妻到底姓甚名谁。”

    叶镜之的耳朵微微发红,他本想直接开口说出奚嘉的名字,但思考再三,还是道:“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想法。”

    在场的所有前辈纷纷双眼一亮:这要是把叶阎王的未婚妻身份爆料给“鬼知道”,得是多少积分?

    这下子,众人使劲浑身解数,询问奚嘉的名字。但他们才刚刚问了几句,天边就飞来一个紫衣道袍的老道士,对方一到场完全不清楚情况,开口便是:“始皇陵里逃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何物?”

    轰然一下,八卦的玄学界前辈们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初衷,各个严肃起来。

    不醒大师上前解释:“半个多月前,贫僧在殷墟发现了一只三百年道行的厉鬼。此厉鬼凶猛无比,三百年下来,至少杀了数十余人,身上血气冲天,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藏匿了三百年。贫僧乃出家之人,慈悲为怀,当然要渡化厉鬼,超度众生,为那死去的数十无辜者……”

    “老秃驴,废话少说!”

    不醒大师双眼一瞪,当发现骂他的是一位穿着锻炼服的天师后,不醒大师瞬间萎了,老老实实道:“贫僧要捉那恶鬼,从殷墟一路追到了长安,然后它躲进了这始皇陵里,贫僧担心会出事,又不敢贸然进入,就找天工斋买了点材料,炼制了一样法宝,接着进去。”

    天工斋的掌门上前道:“不错,半个月前,不醒向我天工斋买了六十具百年跳尸,共计三万积分。”

    始皇陵上空顿时一片哗然。

    “不醒你这老秃驴,什么时候有三万积分了?!”

    不醒大师擦了擦光头上的汗,赶紧道:“这不是重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贫僧进了这始皇陵后,压根没有看到那恶鬼,反而被困在了始皇陵中。贫僧修佛道,并没有辟谷,这半个月可把贫僧饿得头晕眼花,最后贫僧迷迷糊糊地好像看到了一道影子,以为是那恶鬼,想追上去,接着眼前一黑。等再清醒过来,已经碰到了亚至道友。”

    亚至道人正是昨天第一个赶到始皇陵,用符纸贴在不醒大师额头上的老天师。

    亚至道人说:“不错,我见到不醒时,他神志不清,我便用清神符帮他去除了昏智。”

    “秃驴,你追恶鬼追到长安,还追到了始皇陵,为何不告诉老夫和亚至,反而一个人贸然进去?!”说话的是那位穿着锻炼服的老天师,这老天师手里拿着一把太极剑,怒气冲冲地瞪着不醒大师。

    不醒大师很想说“能不能别一口一个秃驴,贫僧也是很要面子的”,但是看着老天师怒发冲冠的模样,他还是闭上了嘴,生怕对方下一秒就真的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亚至道人劝道:“算了,既秦道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便坦然面对吧。”

    既秦真人气得头上冒烟——是真的在冒烟。

    既秦真人和亚至道人是隐居在长安的两位老前辈,两人年近九十,德高望重,很少出山。其中,既秦真人的师门定海派,在三百多年前也是玄学界一大门派,但在那一年击杀始皇陵中的厉鬼军队时,定海派损失惨重,死了十二位精英,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兴盛过。

    所以不醒大师对着亚至道人还能说上两句话,看到既秦真人就闭嘴了:他气短啊!

    人家的师门守在长安,守护始皇陵三百多年,他这次进去捉厉鬼,居然不小心把一个东西放出来了。既秦真人没有当场砍了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叶镜之的师父死得早,和这些玄学界的前辈联系不深,他只关注事情本身:“那厉鬼虽说有三百年道行,杀了不少凡人,但不应当能进入始皇陵。”

    此话一落地,众人纷纷讨论起来。

    “不错,别说三百年道行的厉鬼,就算是五百年道行的厉鬼,冲破我们设下的结界还有可能,冲入始皇陵,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之前叶镜之告诉奚嘉,因为三百二十一年前秦始皇陵出现,玄学界损失惨重,所以他们布下了一道结界,防止始皇陵再出乱子。但叶镜之并没有说,其实根本不需要他们布下那道结界,因为如果要逃出来的东西自己能冲出始皇陵,那冲破他们的结界,易如反掌。

    玄学界目前实力最强的天师,是紫微星斋的斋主嶒秀真君。

    嶒秀真君今年一百零三岁,年轻时是墨斗榜的第二名,仅次于易凌子。虽说他与易凌子之间有一道天堑般的差距,但是嶒秀真君如今的修为,绝对不下于当年的易凌子。

    然而就算是嶒秀真君,如今也只能进入始皇陵的第一层,绝对进不了第二层,更不知道始皇陵真正的深浅。

    始皇陵的第一层只有一些简单的文物古董,并没有厉鬼。第一层与第二层之间的那道门能隔绝玄学界的大师进入,那自然拥有超过他们的实力。始皇陵里的东西能够走出那道门,当然也就有闯破结界的本领。

    说到底,始皇陵本身就是个牢笼,外面的玄学界众人进不去,里面的东西也出不来。

    当今玄学界的顶尖力量此刻聚集在始皇陵的上空,商量大事。

    天机门的烛枫真人不停地卜筮算卦,连连算了十次,都没算出逃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烛枫真人要算第十一次时,既秦真人一剑划开了自己的手掌,鲜血并没有流淌下来,既秦真人用法力一逼,一颗珍珠似的血球缓缓飘到烛枫真人的身前。

    既秦真人道:“我定海派与始皇陵牵扯三百年,早已纠缠因果,用老夫的血,或许能算出其中要害。”

    事不宜迟,烛枫真人一掌拍在血珠上,令血珠轰然坠落,滴在了一块白玉似的龟甲上。龟甲上血光大作,血珠沸腾如火,慢慢的顺着龟甲的纹路向下蔓延,最终龟甲好似白玉,龟纹却斑驳血红,白色的玉甲上是血红色的花纹,看上去好生诡异。

    烛枫真人一掌拍在龟甲上,一股奇异的气息直冲向天。

    “四势相生,山水为形。藏神合塑,神迎鬼避。阴阳三百年,定海始皇陵。一鬼兮,曰起!”

    龟甲中央骤然亮起一颗血色红光。

    “二鬼兮,曰承!”

    第二颗血色红光在龟甲的左下方突然亮起。

    “三鬼兮,曰升!”

    第三颗血色红光从龟甲上升起,闪烁在之前的两颗红光之间。

    “四鬼兮,曰寻!”

    轰!

    龟甲上所有的血色龟纹全部集中,再次化为一颗红色血珠。这血珠缓慢地升至半空,一点点地飞到了第三颗红光的身前。红光分出了一条细细的红线,渐渐地牵引向那颗血珠。

    两点成一线,这红光与血珠即将指出一个方向,但就在此时,一道闷沉的龙吟从大地之中响起。

    叶镜之神色一凛,无相青黎出现在手中,翻掌便往地下打去。

    无相青黎带着滔天煞气,狠狠地砸向大地,只见一条紫色的小龙盘旋着向上飞起。青铜骰子和紫色小龙在空中相撞,无相青黎被撞得倒飞回了叶镜之的掌心,委屈地蹭了蹭。紫色小龙被无相青黎撞得成了虚影,但仍旧拼尽全力,砰然一声,撞散了龟甲上的那颗血珠。

    烛枫真人喷出一口血,惊骇道:“龙气!这是龙气!诸位道友,最坏的情况出现了,始皇陵中有真龙天子的紫色龙气阻止贫道算出那东西的所在,逃出去的东西恐怕是天子,是真正的天子!”

    长安酒店里,奚嘉洗漱完毕,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玩手机。玩到一半,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