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下了飞机, 一个少将打扮的中年军人上前与叶镜之交流,奚嘉便走在了后面。一路上, 因为叶阎王不在,其他天师纷纷围到了奚嘉身旁, 各个睁大眼睛, 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把他看了个遍。

    “道友,我也能加你的微信吗?”

    “这位道友,以前从没见过你, 如何称呼?我叫李胜, 师从泰越真人。”

    “听闻这位道友的阴气非常强盛, 各位, 不如我们用阴阳眼来看一看?”

    这话一落地, 天师们立刻画符念咒,往眼睛上一点,然后看向奚嘉。

    “我靠!”

    奚嘉:“……”

    三个天师跑到奚嘉的左侧, 四个天师跑到奚嘉的右侧, 还有一个天师仍旧站在他的面前, 八个人摇头晃脑, 动作整齐, 用眼睛仔仔细细地又把奚嘉看了个遍。

    “阴气外泄!这阴气居然外泄了!果然是阴气强盛!”

    “虽说这位道友的阴气是比常人强盛了百倍,但也不至于是什么极阴之体啊。‘鬼知道’删了当初那篇文章以后不是又发了一篇公,说这位道友虽不是女人,但阴气远超阴性体质的女人。阴气外泄十分罕见, 可也不是没有,这能算是极阴之体?”

    “王道友,你这话我就不赞同了。阴气外泄确实时有发生,但你我捉鬼十余年,有见过一个阴气外泄的凡人?”

    “李道友,那你倒是说说,既然是极阴之体,总该和他人有所不同吧?”

    “你……”

    这群天师当着奚嘉的面就吵了起来。有人说“这是‘鬼知道’亲自认证的极阴之体,有本事你去和‘鬼知道’吵”,有人就说“我亲眼所见这就是阴气外泄,眼见为实,你爱信不信”。

    双方吵得是不可开交,连唯一的一位女天师也加入其中,捋起袖子就道:“吵什么吵,是不是男人?是男人,打一架!”

    奚嘉:“……”

    世上奇葩一万,玄学界独占九千!

    等叶镜之回来,这群刚刚还叫嚷打架的天师突然就像蔫了的白菜,瞬间安静下来。他们一个个乖顺得像小猫,老老实实地排队站好,哪里有刚才那副叫嚣猖狂的模样。

    奚嘉跟着叶镜之上了车,其他天师也排好队,有秩序地上车。选座时,大家互相谦让,当着叶镜之的面,那叫一个和谐友爱。每个人走上车的时候,还都故作惊讶地问好一声:“叶道友。”

    奚嘉:“……”你们刚刚在飞机上明明还喊人叶阎王的好吗!

    车子缓缓使出机场,车上终于安静下来。奚嘉并没有休息,也拒绝了叶镜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小零食,他打开手机,点开了那个很久没有再看过的微信公众号,往上翻了几下,就找到了一篇公告。

    看完这篇公告,奚嘉眉头一皱,想了想,找到了裴玉。

    五分钟后,裴玉就回复过来:【嘉哥你居然不知道?上周“鬼知道”发了一篇假新闻,当天晚上就删掉了,然后他们又发了一则道歉公告。“鬼知道”真是太不厚道了,咱们可是花了真金白银……真积分去看文章的,他们居然发假新闻,发了也就算了,补偿就那么一点点。“给你们一个积分,这事咱们就算过去了”,我打赌,他们肯定是这么想的!】

    那篇公告奚嘉看了,他问道:【公告上有我的名字,怎么回事?】

    裴玉:【那肯定得有你名字啊,嘉哥,因为那篇文章爆料说你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啊。】

    奚嘉:“……@#%@[email protected]$#!!!”

    手机被捏得咯吱咯吱直响,叶镜之听到这细微的声音,耳朵一动,转首看来:“怎么了?”

    看着叶天师这张脸,奚嘉突然想起那句“你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嘴角忍不住抽搐,赶紧转开视线:“没事……”

    叶镜之困惑地多看了几眼,确定没事才放心。

    奚嘉早已咬牙切齿,在心里把这个不靠谱的玄学界骂了个遍。

    玄学界的人不靠谱,玄学界的公众号不靠谱,你们整个玄学界就压根不靠谱!!!

    手机上,裴玉还在洋洋自得地求表扬:【那得多亏我了,他们居然说嘉哥你是个女孩子。胡扯!有嘉哥你这么威武雄壮的女孩吗?手撕鬼子,脚踢恶鬼,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彪悍的女孩子,连墨斗第三的胡蝶和你一比,那也是个渣渣。】

    奚嘉啪啪啪地打字:【我是男人。】

    裴玉没注意到这句话中包含的忍无可忍的意味,他继续求表扬:【那当然,嘉哥你要是女孩子,世界上还有几个人敢说自个儿是男人。这真是得多亏我了,当众戳穿假新闻,“鬼知道”都没给我一点特殊奖励,小气吧啦的。】

    【他们在公众号里公开了我的名字和年龄,还说了我的一些私人情况,这侵犯了我的**权。】

    裴玉大吃一惊:【嘉哥,你和“鬼知道”谈**权?!】

    奚嘉:【……?】

    裴玉:【嘉哥,这个世界上敢和“鬼知道”对着干的人没几个,他们背景雄厚,以前连我师父的私生子绯闻都被爆料过……诶对了,他们应该不敢得罪叶阎王。前年“鬼知道”爆料了叶阎王的师父,就是易凌子前辈年轻时候的风月往事,说他是个花心大萝卜,玩弄众多女道友的感情,据说叶阎王当天带着无相青黎,到“鬼知道”杀了个三进三出,“鬼知道”第二天就删文章了。嘉哥,你可以找叶阎王商量一下呀,让他为你报仇!】

    奚嘉:【……叶大师是为师父遮丑,才去做这件事。他为什么要替我报仇?】

    裴玉嘿嘿一笑:【嘉哥,你不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嘛~】

    三十秒后,裴玉正打算再发个消息,微信却如此提示——

    『c+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裴玉:“……”

    嘉哥,我错了qaq!!!

    “鬼知道”那篇虚假新闻的原文,奚嘉是看不到了,但是并不妨碍他一看到叶大师的脸,就觉得无比别扭。

    未婚妻?

    你才是未婚妻!你们全家都是未婚妻!!!

    仔细一琢磨后,奚嘉就明白那篇文章可能是谁爆料的了。裴玉是拆穿假新闻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是男人,不可能傻得去爆料自己是叶大师的未婚妻,那么只有曾经把自家门钻出一个洞的烛照真人,才见过自己。

    奚嘉试探地问了一下叶镜之,后者似乎完全不知道这段时间“鬼知道”上发生的事,应该很少去看这类八卦新闻。于是奚嘉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简单地揭过话题,避免尴尬。

    抵达长安后,奚嘉找了个酒店住下,叶镜之为舍利念完咒,便动身前往始皇陵。

    两人分开时,看着叶大师坦然正常的神色,奚嘉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他当然没有想到,叶镜之飞到始皇陵现场时,他刚刚落地,一位白胡子老道便笑嘻嘻地走上前:“叶小友,什么时候找到你那未婚妻啊?老夫和易凌子当年关系可是很好,等着为你主婚!”

    叶镜之相当坦荡:“已经找到了。”

    众人齐齐一呆。

    那位只是开个玩笑、调侃调侃的老道士也惊在原地,似乎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结局。

    众人哑口无言地互视一眼,许久后,大万寿寺的现任方丈、谁都不知道的真实爆料者不醒大师走上前,双手合十,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阿弥陀佛,贫僧当年与易凌子道友关系交好,但也没听他说过,叶小友你的未婚妻到底姓甚名谁。”

    叶镜之的耳朵微微发红,他本想直接开口说出奚嘉的名字,但思考再三,还是道:“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想法。”

    在场的所有前辈纷纷双眼一亮:这要是把叶阎王的未婚妻身份爆料给“鬼知道”,得是多少积分?

    这下子,众人使劲浑身解数,询问奚嘉的名字。但他们才刚刚问了几句,天边就飞来一个紫衣道袍的老道士,对方一到场完全不清楚情况,开口便是:“始皇陵里逃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何物?”

    轰然一下,八卦的玄学界前辈们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初衷,各个严肃起来。

    不醒大师上前解释:“半个多月前,贫僧在殷墟发现了一只三百年道行的厉鬼。此厉鬼凶猛无比,三百年下来,至少杀了数十余人,身上血气冲天,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藏匿了三百年。贫僧乃出家之人,慈悲为怀,当然要渡化厉鬼,超度众生,为那死去的数十无辜者……”

    “老秃驴,废话少说!”

    不醒大师双眼一瞪,当发现骂他的是一位穿着锻炼服的天师后,不醒大师瞬间萎了,老老实实道:“贫僧要捉那恶鬼,从殷墟一路追到了长安,然后它躲进了这始皇陵里,贫僧担心会出事,又不敢贸然进入,就找天工斋买了点材料,炼制了一样法宝,接着进去。”

    天工斋的掌门上前道:“不错,半个月前,不醒向我天工斋买了六十具百年跳尸,共计三万积分。”

    始皇陵上空顿时一片哗然。

    “不醒你这老秃驴,什么时候有三万积分了?!”

    不醒大师擦了擦光头上的汗,赶紧道:“这不是重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贫僧进了这始皇陵后,压根没有看到那恶鬼,反而被困在了始皇陵中。贫僧修佛道,并没有辟谷,这半个月可把贫僧饿得头晕眼花,最后贫僧迷迷糊糊地好像看到了一道影子,以为是那恶鬼,想追上去,接着眼前一黑。等再清醒过来,已经碰到了亚至道友。”

    亚至道人正是昨天第一个赶到始皇陵,用符纸贴在不醒大师额头上的老天师。

    亚至道人说:“不错,我见到不醒时,他神志不清,我便用清神符帮他去除了昏智。”

    “秃驴,你追恶鬼追到长安,还追到了始皇陵,为何不告诉老夫和亚至,反而一个人贸然进去?!”说话的是那位穿着锻炼服的老天师,这老天师手里拿着一把太极剑,怒气冲冲地瞪着不醒大师。

    不醒大师很想说“能不能别一口一个秃驴,贫僧也是很要面子的”,但是看着老天师怒发冲冠的模样,他还是闭上了嘴,生怕对方下一秒就真的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亚至道人劝道:“算了,既秦道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便坦然面对吧。”

    既秦真人气得头上冒烟——是真的在冒烟。

    既秦真人和亚至道人是隐居在长安的两位老前辈,两人年近九十,德高望重,很少出山。其中,既秦真人的师门定海派,在三百多年前也是玄学界一大门派,但在那一年击杀始皇陵中的厉鬼军队时,定海派损失惨重,死了十二位精英,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兴盛过。

    所以不醒大师对着亚至道人还能说上两句话,看到既秦真人就闭嘴了:他气短啊!

    人家的师门守在长安,守护始皇陵三百多年,他这次进去捉厉鬼,居然不小心把一个东西放出来了。既秦真人没有当场砍了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叶镜之的师父死得早,和这些玄学界的前辈联系不深,他只关注事情本身:“那厉鬼虽说有三百年道行,杀了不少凡人,但不应当能进入始皇陵。”

    此话一落地,众人纷纷讨论起来。

    “不错,别说三百年道行的厉鬼,就算是五百年道行的厉鬼,冲破我们设下的结界还有可能,冲入始皇陵,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之前叶镜之告诉奚嘉,因为三百二十一年前秦始皇陵出现,玄学界损失惨重,所以他们布下了一道结界,防止始皇陵再出乱子。但叶镜之并没有说,其实根本不需要他们布下那道结界,因为如果要逃出来的东西自己能冲出始皇陵,那冲破他们的结界,易如反掌。

    玄学界目前实力最强的天师,是紫微星斋的斋主嶒秀真君。

    嶒秀真君今年一百零三岁,年轻时是墨斗榜的第二名,仅次于易凌子。虽说他与易凌子之间有一道天堑般的差距,但是嶒秀真君如今的修为,绝对不下于当年的易凌子。

    然而就算是嶒秀真君,如今也只能进入始皇陵的第一层,绝对进不了第二层,更不知道始皇陵真正的深浅。

    始皇陵的第一层只有一些简单的文物古董,并没有厉鬼。第一层与第二层之间的那道门能隔绝玄学界的大师进入,那自然拥有超过他们的实力。始皇陵里的东西能够走出那道门,当然也就有闯破结界的本领。

    说到底,始皇陵本身就是个牢笼,外面的玄学界众人进不去,里面的东西也出不来。

    当今玄学界的顶尖力量此刻聚集在始皇陵的上空,商量大事。

    天机门的烛枫真人不停地卜筮算卦,连连算了十次,都没算出逃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烛枫真人要算第十一次时,既秦真人一剑划开了自己的手掌,鲜血并没有流淌下来,既秦真人用法力一逼,一颗珍珠似的血球缓缓飘到烛枫真人的身前。

    既秦真人道:“我定海派与始皇陵牵扯三百年,早已纠缠因果,用老夫的血,或许能算出其中要害。”

    事不宜迟,烛枫真人一掌拍在血珠上,令血珠轰然坠落,滴在了一块白玉似的龟甲上。龟甲上血光大作,血珠沸腾如火,慢慢的顺着龟甲的纹路向下蔓延,最终龟甲好似白玉,龟纹却斑驳血红,白色的玉甲上是血红色的花纹,看上去好生诡异。

    烛枫真人一掌拍在龟甲上,一股奇异的气息直冲向天。

    “四势相生,山水为形。藏神合塑,神迎鬼避。阴阳三百年,定海始皇陵。一鬼兮,曰起!”

    龟甲中央骤然亮起一颗血色红光。

    “二鬼兮,曰承!”

    第二颗血色红光在龟甲的左下方突然亮起。

    “三鬼兮,曰升!”

    第三颗血色红光从龟甲上升起,闪烁在之前的两颗红光之间。

    “四鬼兮,曰寻!”

    轰!

    龟甲上所有的血色龟纹全部集中,再次化为一颗红色血珠。这血珠缓慢地升至半空,一点点地飞到了第三颗红光的身前。红光分出了一条细细的红线,渐渐地牵引向那颗血珠。

    两点成一线,这红光与血珠即将指出一个方向,但就在此时,一道闷沉的龙吟从大地之中响起。

    叶镜之神色一凛,无相青黎出现在手中,翻掌便往地下打去。

    无相青黎带着滔天煞气,狠狠地砸向大地,只见一条紫色的小龙盘旋着向上飞起。青铜骰子和紫色小龙在空中相撞,无相青黎被撞得倒飞回了叶镜之的掌心,委屈地蹭了蹭。紫色小龙被无相青黎撞得成了虚影,但仍旧拼尽全力,砰然一声,撞散了龟甲上的那颗血珠。

    烛枫真人喷出一口血,惊骇道:“龙气!这是龙气!诸位道友,最坏的情况出现了,始皇陵中有真龙天子的紫色龙气阻止贫道算出那东西的所在,逃出去的东西恐怕是天子,是真正的天子!”

    长安酒店里,奚嘉洗漱完毕,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玩手机。玩到一半,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陈涛:嘿嘿嘿。】

    奚嘉面无表情地回复过去:【嘿嘿嘿。】

    【陈涛:嘿嘿嘿嘿。】

    【奚嘉:嘿嘿嘿嘿。】

    【陈涛:嘉哥……】

    【奚嘉:涛子……】

    两人相顾无言,过了足足五分钟,陈涛才回复过来:【嘉哥,你太没意思了,你都不问我到底有什么事!】

    奚嘉翻了个身:【哦,什么事?】

    【陈涛:今天看你朋友圈发了定位,你是去陕省了?嘉哥,在陕省哪儿呢?】

    【奚嘉:长安。】

    【陈涛:!!!】

    【陈涛:嘉哥,这简直就是天公作美,老天爷都要去你接这场戏啊!我这里有个戏,本来昨天就想劝你去陕省长安了,今天看你自个儿都在陕省了,这就是缘分啊。你还记得李导不?去年你客串了他一部恐怖片,没想到李导一直记得你,今年李导发达了,要拍一部大型古装电影,就在长安,他想请你去演个男配角!】

    看着这段话,奚嘉微微蹙眉,没有回复。

    陈涛很快又打字道:【嘉哥,我知道你从来不接正式的角色,但你老是这样跑龙套,也不是个办法啊。你现在还年轻,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但你以后要结婚生孩子,总得要钱吧?只跑龙套,虽然你外形条件不错,片酬会高一点,但也存不下什么钱。嘉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李导开的片酬有六位数,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凭这部戏正式进入娱乐圈。】

    陈涛说得苦口婆心,字字真切。

    奚嘉从来都知道,自己这个死党是真心对自己好。如果不是好兄弟、真哥们,有谁会在大学毕业一年后,还不断地帮老同学找戏拍?

    能交到陈涛这个朋友,是奚嘉的幸运。陈涛这人重感情,讲义气,自己接戏的要求这么多,换成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帮忙,陈涛却一次次地帮他找到戏拍。

    奚嘉摸了摸脖子上的舍利。

    今天那些年轻天师用阴阳眼看他时,已经只能看到一点点的阴气——也就是所谓的阴气外泄,并没有像裴玉那样,直接看到一个黑球。叶大师也说,他现在已经可以正常生活了,他的阴气完全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别人晒晒太阳,就能驱散他身上溢出来的那点阴气。

    想到这,奚嘉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是什么戏?有剧本吗?】

    【陈涛:嘉哥,真的,你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陈涛:卧槽!!!嘉哥?你决定接了?!】

    奚嘉发了个笑脸过去,陈涛赶忙把剧本传送过来。

    看完剧本,两人确定接戏,陈涛把剧组一个副导演的联系方式发给奚嘉。

    时间不早,又聊了一会儿后,两人互道晚安。说出那句晚安后,奚嘉想了想,又说了一句:【谢谢你,涛子。】

    【陈涛:嗨,兄弟之间说这个干什么。大学时候我还整天凭借嘉哥你的美色,去吸引那些学妹来参加联谊呢,虽然那些学妹眼里只有你……哈哈哈,不说了,我先睡了,明早还要早起去剧组。】

    兄弟之间,有些事确实不用说,心里懂。

    奚嘉加了那个副导演的微信,确定后天进组。他的角色是一个戏份不算很多,但还挺重要的人物。和陈涛说的一样,这个李导真是发达了,去年还在拍国产鬼片,今年居然拍了这么大的一部巨制电影。

    这是一部古装悬疑片,电影背景放在唐朝初期,在太宗李世民的治理之下,唐朝长治久安,颇有万国朝圣的风范。然而在这繁荣的表面下,长安却开始发生一起起耸人听闻的命案,第一个死去的侍卫是玄武门的守卫。

    不久便有传闻,说是李建成的鬼魂作祟,长安城里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不用说,李导肯定是看重了奚嘉这张阴气森森的脸。

    这几天不知道秦始皇陵那边是出了什么情况,叶镜之忙得整天见不到人影,只在为舍利念咒的时候出现。奚嘉和他说了自己要去拍戏的事情,叶镜之想了想:“舍利已经可以帮你阻挡阴气,对普通人没有影响,只有玄学界的人才能看出你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不用担心。”

    奚嘉笑着颔首。原来叶大师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如此一来,有了叶镜之的保证,奚嘉更能放心地进剧组拍戏。

    这部电影叫做《玄武》,男女主角都是国内的一线演员。能混到他们这个地位的明星,各个都是人精,因为奚嘉和他们有对手戏,所以提前认识了一下,两人都态度友好,一点都不耍大牌,和奚嘉以前见过的明星形成鲜明对比。

    毕竟以前拍的戏都是跑龙套,奚嘉在演技方面还有欠缺,被李导教导了好几次。他学东西快,拍了两天戏就进入状态。

    李导看着屏幕里那张俊秀年轻的脸,得意道:“怎么样,我说这个奚嘉虽然没什么名气,但这张脸特别有感觉吧?只要有他的镜头,有没有觉得有点冷?”

    一旁的副导演连连点头:“冷得我寒毛都竖起来了,太悬疑了!李导,这个演员长得也很不错啊,怎么以前没听过他名字?”

    奚嘉在剧组里混得如鱼得水。

    拍了两天的室内戏后,剧组转到郊区的一座影视城,拍摄室外戏。

    这两天奚嘉的戏份很少,一天下来也只有两三场戏,但他只是个小配角,不能像男女主角一样随便休息,一整天都要穿戏服、戴假发。闲来无事的时候,奚嘉还会帮道具组的工作人员搬搬东西。

    道具组的工作人员感激道:“真的太谢谢你了,小嘉,咱们刚搬到影视城,很多东西还没准备好。”

    奚嘉很少有这样和别人相处的机会,这工作人员觉得他太平易近人、十分好心,却不知道他自己也很享受这种和人相处的感觉。过去的二十三年,他活得太孤僻孤独,现在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已经是世上最幸福的事。

    搬完最后一箱道具后,奚嘉站在影视城的街道上,看着夕阳缓缓沉落。

    影视城里不只有《玄武》一个剧组,很多职业龙套都蹲在街角,等待有剧组喊他们过去拍戏。

    这条街是仿制古长安的朱雀大街建造的,道路两边是现代建造的木制小楼,雕梁玉琢,精致华美,将唐时的繁盛风光展现得淋漓尽致。

    似乎有一个剧组正在朱雀大街搭布景,奚嘉穿着戏服,走在这条街上。像他这种穿着古装的人在大街上比比皆是,谁都不觉得奇怪。走到一半,奚嘉停在一个卖纸鸢的小摊前看了起来。

    这摊子上放满了各色各样的纸鸢,但是却没人看着,很明显也是个道具。

    正在这时,一道急冲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你这人挡在这里干什么?让开让开。”

    奚嘉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古装男人往道路的一旁让开,给两个抬着道具的工作人员让路。那人开口道歉,声音温和低越:“朕……在下失礼了。”

    夕阳的余晖在这时完全隐没在苍山之下,奚嘉远远地看着那人,那人察觉到视线,也抬首向他看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这是一个长相俊挺的青年人,他的模样放在娱乐圈中绝对算不上前列,也不会让人一眼惊艳,但却及其耐看。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沉稳仁慈的气质藏蕴其中,那双不算大的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见奚嘉看他,他便轻轻点头,回以一个笑容。

    别人对你笑了,奚嘉也不好冷脸,于是回以笑容。

    两人并没有交谈,擦肩而过。走了几步,奚嘉不知为何,又回头看了看,却发现人群中再也没找到那个人,不知道走到哪儿了。

    奚嘉又随便逛了逛,很快就忘了那个穿黑色长袍的男人。

    以往他拍鬼片,很少有机会到这种真正的影视城,大多是在山村老林里直接拍戏,所以奚嘉逛得稍微久了一点。等他逛完回剧组,还没进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影。

    奚嘉:“……”

    奚嘉转身就走,裴玉赶忙冲过来拉住:“嘉哥!”

    奚嘉不动声色地甩开裴神棍的手,将袖子上的褶皱抚平:“剧组的戏服,弄皱了要被骂的。”

    裴玉嘿嘿笑道:“嘉哥,前几天是我说错话了,你干什么还不把我的微信加回来啊。我看到叶阎王来了长安,就知道你肯定也在,没想到你居然还找到戏拍了。怎么样怎么样,拍戏过瘾不,什么感觉?”

    奚嘉正色道:“叶大师这几天天天忙得看不见人影,去处理始皇陵发生的事情。怎么你就这么闲,还有时间来看我?”

    裴玉理直气壮道:“我去又没用,去了干什么。”

    不等奚嘉再问,裴玉解释道:“现在我师父他们那些老前辈,再加上一个叶阎王,都在找到底是什么东西逃出了始皇陵。按理说过去这么久,那东西怎么都该有点动静,不杀几个人,也该制造点混乱,但偏偏什么事都没有,你说怪不怪?”

    奚嘉皱了眉头:“你怎么就想着那东西去杀人呢?”能想点好的不。

    “不杀人还能干什么?秦始皇陵住着谁,不用我多说吧。那位可是千古杀伐第一帝,陪葬的妃子不谈,其他那些陪葬的将士,哪个不是血气滔天,杀了千军万马过来的?有件事我就告诉你一个人,你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啊,嘉哥。”

    奚嘉面无表情:“你的表情在告诉我,不转不是华夏人。”

    裴玉摆摆手,装傻地继续说道:“我师父告诉我,前几天天机门的掌门烛枫真人算了一卦,那一卦显示,逃出来的东西身上有龙气!你知道有龙气是什么意思吗?只有真龙天子才有龙气!虽然那点龙气很弱,可确实是实打实的龙气,这说明出来的是皇帝啊!”

    奚嘉倏地怔住。

    秦始皇陵里的皇帝,会是谁?

    除了那位千古杀伐第一帝,还有哪个皇帝敢称自己是始皇陵里的皇帝?

    奚嘉记得,在来长安前他曾经问过叶镜之,逃出来的东西会不会是始皇。叶镜之不敢肯定,但当奚嘉这么问时,他的脸色却不是很好,很明显如果真的遇到那种情况,事情绝对难以处理。

    其实想来也是,三百年前从始皇陵逃出来的一支厉鬼军队,就已经让玄学界损失重大,铭记至今。如果真的是陵墓的主人秦始皇亲自出来了,别说他会把玄学界怎么着,他老人家还真能把地球都掀翻给你看!

    但是奚嘉又想到:“如果真是那位出来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风平浪静?”

    遇到这种无法解释的事情,裴玉粗着嗓子,含糊其辞:“这……这我怎么知道,反正那一卦算的时候,确实有紫色龙气出现,这是做不得假的。叶阎王当时还用无相青黎打散了那龙气,不信你去问他。”

    奚嘉越听越觉得裴神棍这是道听途说,有一点小八卦就想到处乱传。所谓三人成虎,谣言就是这么被传出来的。

    懒得理裴神棍,奚嘉进剧组拍了自己今天的最后一场戏。裴玉也想进去看看,奚嘉没管他,但李导居然没阻止他进剧组,还对他态度极好,让裴神棍更加得意了几分。

    等奚嘉卸完妆、换了戏服准备回酒店时,裴神棍百无聊赖地跟在他身后。奚嘉无语道:“你就不用去捉鬼?明天就是月底了,你不担心你墨斗榜第七的位置不保?还不赶紧捉几只厉鬼。”

    裴玉兴致不高:“我们墨斗前百的年轻一代,现在全部到了这长安城。他们那么多人一起捉鬼,我就是再厉害,也很难找到一只鬼。虽然始皇陵里的东西出来了,危害很大,但你等着看吧,长安未来一年绝对没有一点灾祸,也没厉鬼闹事。”

    奚嘉:“既然你们来了没什么用,为什么还要你们来?”

    裴玉道:“那是因为现在没找到那个东西啊!要是找到了,我们分分钟结成大阵,打得它屁滚尿流。我可是墨斗第七,到时候会由一个前辈带头,引导我们结成北斗七星阵,我就是第七个阵眼,厉害吧。”

    “嘻嘻嘻,裴话痨,你是墨斗第七?”一道清脆的女声从后方传来。

    奚嘉转首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热裤和紧身背心的年轻女孩坐在朱雀大街的墙头,指着裴玉哈哈大笑。

    裴玉脸色一黑,还没开口,又是一道男声从另一侧响起:“干嘛打击裴话痨,他还不知道,今天下午他刚刚跌到第九。裴第九,这名字很适合你,小爷就把它赐给你了,不用谢,哈哈哈。”

    入了夜,朱雀大街上人烟稀少。

    墙头上,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坐在这高高的墙头,笑嘻嘻地指着裴玉。两人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年龄,同样的脸蛋,男孩看上去伶俐俊俏,女孩看上去精怪可爱。

    月光一照,这两人活像两只小恶魔,就差头顶插个角,背后来对恶魔翅膀了。

    奚嘉隐约有点猜到了这两人的身份,同情地转首看向裴玉。

    裴玉气得脸色通红,最后忍无可忍:“江桐,江琼,有本事给老子滚下来,咱们单挑!!!”

    作者有话要说:  五箱青梨:今天去撞龙了,痛痛t^t

    -----------------

    嘿嘿嘿,你们肯定猜不到到底是谁~

    -------------------

    谢谢

    18849224扔了1个手榴弹

    飘渺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小叶子扔了1个地雷

    木水扔了1个地雷

    晶莹的莹扔了1个地雷

    afftty扔了1个地雷

    没有牙齿的节操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南栀倾寒扔了1个地雷

    帝王攻下浪荡受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薄荷糖扔了1个地雷

    泠儇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蓝鲸扔了1个地雷

    annatcc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lee-3-扔了1个地雷

    叶夜鹿城不解思扔了1个地雷

    瑾瑜不是金鱼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