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午夜零点, 凡间阴气大盛, 正是外出捉鬼时。

    浙省杭市某郊区,一个老天师正用桃木剑刺穿一只厉鬼的胸口。那厉鬼痛苦咆哮,天师神色一凛, 口中念咒, 刚欲收服这厉鬼, 一道奇怪的铃声却从他的口袋里响起。

    “八卦来了, 八卦来了,八卦来了……八卦来了,八卦来了,八卦来了……”

    老天师念咒的声音突然停住,厉鬼也呆傻地看向他,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老天师一手用桃木剑戳着厉鬼, 像吃烤串一样地串在剑上, 大袖一甩,道:“等会儿, 让老夫先来看看今天份的八卦。”

    厉鬼:“……”

    你神经病啊!它们厉鬼不要面子的啊!!!

    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华夏大地的各处都在发生。

    海城郊区的别墅里, 岐山道人上一秒还在酣睡, 十二点一到, 他就醒了。白头发的老天师摸了摸胡子, 打开手机,才看了一眼,就哈哈大笑起来。

    砰!

    一分钟后,岐山道人的儿子又痛不欲生地跑上楼:“爸!这是我们家这个月换的第二次窗户了, 您能别看‘鬼知道’了吗?就算要看‘鬼知道’,您能别用震天吼把咱们家窗户都吼碎吗!!!”

    这一次岐山道人乐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老人家直接举着手机递到儿子的眼前,他儿子一看手机屏幕,也吓得瞪大眼睛,惊道:“叶小友还真找到他未婚妻了?!”

    这件事就要从上周说起了。

    自从某不知名人士爆料叶阎王有个娃娃亲后,许久没有出现过大八卦的玄学界,一下子就沸腾了。

    据说那一天,天机门的烛枫真人算了足足八十一卦,摔碎了十一块龟甲,愣是没算出叶阎王的未婚妻到底是谁;也是据说那一天,当年和易凌子交好的所有前辈都被人问了个遍,然而他们只能苦着脸表示:“这八卦绝对不是老夫爆出去的,老夫根本不知道易凌子还给他徒弟定了个娃娃亲!”

    越是找不出答案,越是惹人好奇。

    天机门本身就是主修卜筮的门派,其他天师每个人也都会掐算两下。然而连天机门掌门烛枫真人都算不出那个女娃娃是谁,他们这些门外汉当然更算不出来。于是从那天起,“鬼知道”开辟了系列专题,众多天师踊跃投稿,揣测那个阴气极重的女娃娃的身份。

    算不出来,说明实力很强,能屏蔽窥测。

    这得强到什么程度,才能连烛枫真人都算不出她的名字?

    一开始大家还在讨论这个未婚妻到底是谁,到后来,话题就歪到“叶阎王要是和这么彪悍的女道友结亲,那他们生下来的孩子得有多恐怖”、“叶阎王的儿子要是比叶阎王还要厉害,那得叫什么?叶无敌?叶上天?”……

    因为很久没有出现大八卦,这次叶镜之的娃娃亲才让玄学界讨论了整整三天。但三天过去,没有更多的消息出现,大家也就转移了话题。

    直到今天,“鬼知道”居然头版头条的发布了一篇文章——

    《他找到未婚妻的时候,手里握着那根粗粗的东西……》

    没有指名道姓,但一提起未婚妻,所有人立刻明白:叶阎王!

    这样也就算了,看到“那根粗粗的东西”,无数天师纷纷傻眼,赶紧点进文章。短短三分钟内,数千条评论直接塞爆了“鬼知道”的评论区。

    【标题党!老夫平生最恨标题党,小编,敢告诉老夫你们的总部吗,老夫定要讨教讨教!】

    【666,标题党我只服“鬼知道”,扫帚也能算粗粗的东西,哈哈哈。不过我本来以为这次是个纯粹的标题党,根本没找到叶阎王的未婚妻,没想到文章里居然还真有了!】

    【苏城?叶阎王的未婚妻在苏城?贫僧也在苏城啊!】

    【哪位道友在苏城?明天约不约,大家一起去看看那位彪悍的女道友到底长啥样。】

    ……

    “鬼知道”公众号总部。

    今天的头条文章一发布,点击量噌噌噌上涨,评论和点赞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突破一万。

    有件事奚嘉一直不知道,裴玉也忘了和他说,任何关注“鬼知道”的人,都有一个月的免费阅读权。关注公众号的前一个月,所有文章免费看,评论也都免费发。但一个月后,就需要花一个月一个积分的费用,来获得阅读权和评论权。

    疼迅当然不敢这么玩,哪个公众号敢整这一套霸王合约,简直是等着倒闭。但“鬼知道”就是这么干了,由天工斋的弟子修改操作,就算你是法力高深的老前辈,一个月后想看文章?对不起,先包月!

    一个积分对于叶镜之、裴玉这些人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但对于大部分天师,还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于是“鬼知道”还干了一件事:不包月也可以,咱们免费给你看当天的八卦标题,并且预览100字。想要阅读全部文字?没问题,一篇文章0.1个积分,请吧。

    看着后台不断上涨的积分数字,小编们笑得合不拢嘴。

    而另一边,烛照真人笑得连口水都流下来了。他赶忙擦了擦口水,发了一条微信出去:【怎么样,贫道这个料厉害吧?贫道到底可以拿到多少积分,快给贫道积分!】

    小编立即回复过去:【烛照前辈,目前您可以获得8万阅读积分和2万评论积分。】

    烛照真人高兴地直点头,这时他看见叶镜之的头像突然出现在了微信首页。烛照真人吓得差点从云端跌下,等点开消息后,他松了口气,直接转账:【贫道的错,贫道的错,不小心弄坏了叶小友你家的门。】

    叶镜之点开转账,还没开口,一旁的奚嘉直接呆住:“一百万?!”

    叶镜之想了想,回复过去:【烛照前辈,那不是晚辈家的门。】嗯,至少现在不是。

    奚嘉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扇门只需要一万,怎么转了一百万?”而且微信什么时候可以直接转账一百万了,怎么他都不知道?!

    烛照真人格外大方:【这类阿拉百数字真是太不方便了,哪里有咱们汉字实在,害得贫道不小心多看了两个零。叶小友,不用客气,区区一百万而已,算是贫道补偿你们的。】

    奚嘉:“……”

    区区一百万……你敢再说一遍,是区区多少吗?!

    而且那不是阿拉百数字,是阿拉伯数字!

    奚嘉回想着刚才那个破门而入的白头发老头,越想越觉得对方似乎看上去真的很傻很好骗。而他当然也不知道,此刻烛照真人也笑眯眯地摸着自己的手机,激动道:“十万积分啊,十万积分!叶小友真是太好糊弄了!”

    “鬼知道”的公众号上,天师们讨论得热火朝天。直到二十分钟后,刚刚捉完两只厉鬼的裴玉打开手机,看起今天的八卦,刚看到一半,他便瞪大眼:“卧槽?这不是我嘉哥?!”

    『叶道友的未婚妻长相清秀,身高近一米八,极瘦,短发。事出突然,爆料者并没有来得及拍下对方的照片,小编深感遗憾,但爆料者却体贴地用还原术,还原了对方的大致长相,如下图。』

    【长得确实还挺好看的,但怎么有点……像个男人?】

    【一米八?我都没一米八!真不愧是叶阎王的媳妇,身高都和普通人不一样。叶阎王真前卫,居然学凡人,搞婚前同居。】

    【世上竟有如此……如此酷似男子的女子!】

    裴玉:“……”神特么未婚妻,那是我嘉哥!!!

    想到这,裴玉赶忙披上马甲,上去回复。

    【这根本就是个男人,我认识他。叶阎王最近和他在一起是为了帮他遮蔽身上的阴气,他的阴气也极重,是传闻中的极阴之体,但他根本不是叶阎王的未婚妻!】

    三分钟后,烛照真人正喜滋滋地等着积分入账,却收到了一份公函——

    【致烛照真人: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公众号作为玄学界唯一的官方媒体,开号三年来,从未报道过一通虚假消息,秉持新闻的真实性,一心为广大天师报道当日新闻,建造和谐玄学界。

    经调查,今日烛照真人向我方提供的爆料纯属虚假消息,我方有权利追究烛照真人的一切责任。

    拟定,扣除烛照真人账户余额,共计31543积分;烛照真人亏欠我方68457积分。

    请在一年内缴清欠款,否则我方有权封禁烛照真人关注公众号的权利。此外,我方禁止烛照真人在文章下评论,时限一年;禁止烛照真人提供爆料,时限一百年。】

    烛照真人不敢置信地回复:【怎么可能!那小姑娘阴气重成那样,贫道亲眼所见!】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烛照真人,请问您是哪只眼睛看到了?】

    烛照真人:【贫道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欢迎预定神农谷的换眼服务,一只眼睛一万积分,两只眼睛现在打七折,只需要一万四千积分。】

    言下之意:你眼瞎!

    烛照真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一个积分没赚到,还突然多了六万多积分的债!!!

    烛照真人气得头晕眼花,赶紧找“鬼知道”的小编讨要说法,谁知那小编一见到他反而跟见了仇人似的:【烛照前辈,我到底是哪里得罪您了?以前我们合作得多愉快,您算卦爆料,我帮您登文,互惠共利,现在您拿这种假新闻来骗我?!我是相信您,才没有去核实新闻的真假。现在我工作都丢了,还欠了公众号五万积分!我活不下去了,您等着,我现在就去拿根绳子上吊!我要穿红裙,用锁阳绳上吊!今天的阴时是丑时三刻,阴位是兑位,我这就上吊,我这一死就是铜柱地狱级别的厉鬼,您给我等着!!!】

    烛照真人彻底傻了眼,呆呆傻傻地看着手机,过了半个小时都说不出一个字。等到他回过神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憋屈到双眼通红:“老夫还给了叶镜之那个臭小子一百万!!!”

    此时此刻,奚嘉正和叶镜之将墙上的洞补起来。两人忙活了一整夜,总算将家里收拾妥当,就等明天去买窗户、买门。

    奚嘉将垃圾丢下楼,一回头,便见黑衣天师神色奇怪地看着自己。

    奚嘉问道:“怎么了,叶大师?”

    迟疑片刻,叶镜之老实道:“烛照前辈……刚刚骂了我一句。”

    奚嘉一愣:“他在这附近?你怎么知道他骂你了,他怎么骂你的?”

    叶镜之将烛照真人的话重复了一遍。

    奚嘉想了想:“可能他现在才想通,一百万比一万多太多,有点舍不得给我们了,但是他脸皮薄不好意思要回来,所以只能嘴上骂你一句。骂一句就能得到一百万,还是挺划算的。”

    叶镜之点点头。

    奚嘉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你真的能听到别人在背后说你坏话?!”

    叶镜之道:“烛照前辈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苏城,但他说了我的名字,我自然能感应到。”

    奚嘉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两人回去的路上,奚嘉几次开口想问“听到别人喊自己的名字是不是特别奇怪”、“你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但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到最后,他叹了一声气,忍不住拍了拍叶镜之的肩膀:“叶大师,法力太高深,确实……确实也挺麻烦的。但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真是辛苦你了。”

    叶镜之:“……???”

    两人没有再说话,奚嘉开门时,一道低沉的男声却从他的身后响起:“你是在……关心我吗?”

    奚嘉一愣,转头看去。

    浓郁的夜色中,叶镜之俊美深沉的脸上带着一丝奇异的神色,他仿佛是第一次问别人这种问题,也是第一次和别人走得这么近,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仍旧是以往清清冷冷的样子,却总有哪里不大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奚嘉下意识地点了头,叶镜之立即惊喜地睁大眼。

    奚嘉这才反应过来,他思索片刻,回答道:“嗯,叶大师……你真的是辛苦了。”

    两人很快进屋,叶镜之施法将门先堵上,休息了一晚后,一起去家具广场买东西。原本奚嘉只想一个人来,但叶镜之却认为是自己没发现那只邪祟,才害得奚嘉的房子变成那样,他必须得跟着。

    买完窗户和门,安装到了第二天下午,才将这个家恢复原状。

    傍晚时,三表婶面色苍白地按响门铃,取走了他们的行李。

    “小娟……小娟之前租的那个房子,今天可以过去了。她已经提前交了三个月房租,我们打算在那住一个星期,等小娟能下床走动,把房子退了,再带她回老家住院。小嘉,这次真的谢谢你,表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明明才过去了一天,看着表婶离开的背影,奚嘉却觉得她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昨天的表婶还有一头黑发,今天她的头发却已经白了大半。按电梯的时候,表婶佝偻着背,身形瘦小,目光呆滞,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电梯门轻轻地阖上,隔在了奚嘉和表婶之间,也将表婶一家的人生和他隔开。

    叹了一口气,奚嘉转身回屋子,继续去忙活今天晚上的晚饭。

    自从表婶一家离开后,叶天师晚上又不出去捉鬼了。奚嘉问起这件事时,叶镜之正在吃饭。听到这话,他耳尖一红,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苏城的厉鬼捉得差不多了,可以不再去捉了。”

    奚嘉明白地点头:“也是,捉鬼又不是打怪,天天捉肯定会捉没了的。”

    叶镜之继续低头吃饭。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无比舒心。

    因为阴气太重,奚嘉很少有朋友,除了大学舍友,更没有与人合租过。他不知道和别人合租是什么感觉,但他相信,世界上绝对没有比叶镜之更好的室友了。

    每天早晨一起床,就会看到一桌早餐,一天三顿,顿顿不重样。那些菜美味到不敢相信,奚嘉深深地觉得,如果叶大师不去当天师,改行当厨子,也绝对能扬名立万。

    而且这些天,叶镜之好像一下子空闲下来。据他所说,苏城的厉鬼已经很少了,他只需要每天晚上抽出一点时间出去看看,就可以应付。那么一整天,家里就剩下奚嘉和叶镜之两人。

    起初奚嘉还不知道该怎么与这位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相处,但他渐渐发现,无论他想做什么,叶大师都会在一旁陪着,不拒绝,不说话。

    看会儿电视,叶大师耐心地削苹果,递过来。

    奚嘉受宠若惊:“叶大师?”

    叶镜之认真道:“我有点想吃苹果。”说着,指指桌上的另一个苹果。

    奚嘉恍然大悟,原来是叶大师想吃苹果,所以顺便带了自己一个。

    不看电视的时候,两人还会聊聊天。

    叶镜之没有裴玉那么善谈,但是他知道的东西却比裴玉多得多。前两天奚嘉和裴玉说了表婶一家的事,裴玉听后十分吃惊:“二重身?这东西我只听说过,还从没见过,叶阎王竟然连这都知道?!”

    实力的差距由此可见。

    由于体质特殊,奚嘉比较关注灵异事件,也知道很多寻常人不知道的灵异传闻,这次他从叶大师的口中听到了更多奇异的事件,也辟谣了很多以讹传讹的都市怪谈。

    奚嘉一边低头泡茶,一边抬起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黑衣男人。

    或许是同样很少和人相处的原因,奚嘉渐渐有些觉得,这位叶大师并不像裴玉说的那样恐怖。除了超出同辈人一大截的实力,叶大师安静沉稳,平常不显山露水,一旦遇到事情却相当可靠。

    有的人不会说好听的话,但到要做事的时候,他永远会站在最前面,挡住风雨。

    想到这,奚嘉翘了翘唇角,问道:“叶大师,你喝茶还是咖啡?”

    “都可以。”

    奚嘉给两人泡了一杯茶,端到了茶几上,继续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放一个恐怖电影,没错,就是奚嘉去年客串的一部国产恐怖片。他在这部戏的戏份稍微多了点,一共有六场戏,演的是一个疯子,从头贯穿始终,到最后也没死。

    奚嘉低头刷手机,偶尔抬头看看电视,叶镜之却一直死死地盯着电视,不肯错过任何一个镜头。

    这部电影的剧情无聊透顶,又是一群大学生无聊去山里冒险,探寻什么鬼屋,结果一个个地死掉,以为是鬼怪作祟,其实是某个角色故意杀人。

    叶镜之全神贯注地盯着,每当看到奚嘉扮演的山村疯子出现,他就坐直了身子,看得无比仔细。但在这部戏里,奚嘉的戏份实在太少了,到电影结束,加起来也不过四五分钟。

    电影放完,奚嘉拿起遥控器,随口笑问:“没想到今天电影频道居然在放恐怖特辑。底下要放的几部电影我都客串过,还真是巧了。对了,叶大师,你底下想看什么节目,还看这个台吗?”

    最后一句话纯属调侃,奚嘉相信,任凭谁看了那么一部垃圾鬼片,都肯定不想再看第二部,更何况这个人是真正的捉鬼天师。

    然而让奚嘉万万没想到的是,叶镜之认真地问道:“可以继续看吗?”

    奚嘉:“嗯,那我调到一个综艺节目……”声音猛地停住,奚嘉惊道:“你还想看下一部?!”

    叶镜之不大明白奚嘉怎么突然这么惊讶:“嗯。”顿了顿,叶镜之压着声音:“……还挺好看的。”

    奚嘉:“……”

    你们玄学界的人是真的有猫病吧!天天捉鬼不够,还要看鬼片,而且是“好看”的国产鬼片。

    又陪着叶大师刷了一场电影的手机,奚嘉决定回房睡觉。他起身往房间走去,走到叶镜之的身前,侧过身子打算从一旁绕过。但就在这时,电影的彩蛋突然出现,一道刺耳的女声响彻屋子,惊得奚嘉脚下不稳,猛地往前摔去。

    慌乱中,奚嘉双手撑住沙发,勉强稳住了身体。等他回过神来,一低头,便见到一双漆黑的双眼正紧紧地凝视着自己。一颗黑色的小痣藏在这双眼眸的深处,奚嘉忍不住地盯着这颗小痣,他恍惚间看到这颗痣好像突然变红,但再看时,又恢复成了正常的黑色。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两人的脸庞上,极近的距离让奚嘉怔在原地,脑子里嗡的一声,不知道该做什么。而他并不知道,相比于他的惊愕茫然,这个被他用双手环在怀中、狠狠沙发咚的叶天师,更是屏住了呼吸。

    客厅里,墙上的始终嘀嗒嘀嗒地走动。沙发上,奚嘉将叶镜之按在身下,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动作。

    叶镜之的耳朵渐渐有点变红,白皙冷清的脸庞上也慢慢地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就在这脸红的趋势无法阻挡、奚嘉也呆愣着没有松手的时候,突然,叶镜之脸色一变,一把拉过奚嘉的手腕,将他拉到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奚嘉一下子怔住,叶镜之快速起身,默念了一句咒语,接着忽然转首看向西北方,目光如炬,神色凝重。

    与此同时,华夏大地的各处,许多大师也停住了手头的一切事务,齐齐看向了西北方向。

    隐居在陕省长安的两位老前辈更是直接跳起,其中一个长胡子道长一脚蹬地,飞到了半空中,眺望远处的骊山,观察许久,惊骇道:“始皇陵?!”

    陕省长安,秦始皇陵。

    一个光头和尚灰头土脸地从地洞里钻了出来,一身僧袍破破烂烂,好像几条碎布,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他的脸上全是沙土,原本圆润的脸颊现在瘦得皮包骨,不醒大师艰难地爬出了地坑,他刚刚站起来走了两步,遥远的天边便飞来了一个道士打扮的老者。

    那老者见到不醒大师,急忙拉住他:“不醒?!”

    不醒大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继续踉踉跄跄地往前走,好像根本没听到这老者的话。

    老者神色一凛,翻手取出一张黄色符纸,打在了不醒大师的脑壳上。骤然间,不醒大师瞪大双眼,好像快要溺死的潜水者,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一阵大喘气后,不醒大师一把摘下了脑门上的符纸,抓着这老道士便道:“始皇陵里有东西逃出来了!它逃出来了!!!”

    空旷的山野里,不醒大师悲嚎的声音响彻天地。正好一位穿着锻炼服、手拿太极剑的老头从天边飞过来,一听这话,这老头猛地倒栽下去,砰的一声,往地上砸出一个半人大的坑。

    从十几米的高空摔下,这老头竟然没流一滴血,也没说一个痛字。他飞快地爬出来,上前抓着不醒大师地衣领便道:“不醒你个混账,你居然把那东西放出来了,你居然把那东西放出来了!老夫和你拼了,老夫今天就要杀了你这个秃驴下酒!!!”

    苏城。

    叶镜之脸色冰冷地盯着西北方,看了一分钟后,转首看向奚嘉:“出事了。”

    话音刚落,奚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一条微信提示消息直截了当地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明明微信公众号更新根本不会直接跳出提示框,但这一次,这消息却一直停留在奚嘉的手机上,手机亮了三十秒,似乎不点开这个消息,手机就不会自动锁屏。

    奚嘉点开一看。

    【始皇陵有东西出来了。墨斗前百的小辈,所有五十岁以上的老家伙,长安集合!】

    奚嘉立即转首看向叶镜之。他从没见过叶镜之如此凝肃的神情,那双漆黑的眼眸里,黑色的小痣隐含浓烈的煞气。“鬼知道”的这则短消息推送,没让奚嘉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但叶镜之的神情,却让他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奚嘉道:“这个始皇陵……指的是秦始皇陵吗?”

    “是。”

    “不是说秦始皇陵一直没找到吗?”

    叶镜之道:“三百二十一年前,丙子年春,天机门当时的掌门算出长安会有刀锯地狱级别的厉鬼出世,便召集玄学界当时的精英前往长安,一并捉鬼。那一次,玄学界殒落三十六人,将那支从陵墓中逃出来的厉鬼军队全部打到魂飞魄散。始皇陵第一次出现在世间,此后又回归地下。”

    奚嘉听得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三百多年前秦始皇陵就已经被发现了。

    叶镜之继续说道:“三百多年来,玄学界从未有人成功进入过始皇陵,至今也只能步入陵墓的第一层。始皇陵里陪葬的人很多,三千佳丽,浩荡秦军,当年那支军队几乎覆灭了玄学界五分之一的精英力量,此后玄学界众人都有在始皇陵外布下结界。刚才,有个东西打破结界冲出来了。”

    “只有一个东西?不是陪葬的军队?”

    叶镜之摇首:“只有一个东西。”

    奚嘉总算松了口气。虽说这件事和他没关系,但秦始皇陵要真像叶镜之说的那么厉害,那多来几支那种可怕的厉鬼军队,岂不是能直接掀翻地球?

    叶镜之却正色道:“如果逃出来的只是小兵的鬼魂,自然无所谓。但要是逃出来的是厉害的东西,或者是……”

    奚嘉一下子惊住:“是始皇?”

    叶镜之摇摇头:“我也不知。”

    奚嘉向来不会搀和别人的事情,但是这种事关人类存亡的大事,他也相当看重。

    “叶大师,你赶紧去吧,我看公众号上说墨斗榜前一百的天师都要去长安。”

    叶镜之点点头,看向奚嘉,没有动身。

    奚嘉:“……?”

    两人对视五分钟,奚嘉忍不住问道:“叶大师,还不走?”

    叶镜之看着他,道:“你不用收拾东西带过去吗?”

    奚嘉:“啊?”

    叶镜之道:“还差二十六天,我得继续为舍利念咒。你先住在长安,我每天会从始皇陵过去给你念咒,不能差一天。”

    奚嘉:“……”

    苏城并没有机场,因为离海城太近,所有苏城人都会坐高铁去海城的机场,再乘飞机。但今天,奚嘉第一次见到传说中苏城唯一的军用机场。

    奚嘉和叶镜之抵达这座军用机场时,一架小型飞机早已整装待发。两个穿着军装的年轻军人走上前询问两人的名字,奚嘉一脸莫名其妙,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另一边,叶大师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听到“叶镜之”三个字时,那两个军人突然转过头,齐齐看向叶大师。

    叶镜之拿出手机,点开“鬼知道”公众号页面,展示给两个军人看。奚嘉皱着眉头,也打开这个页面,展示给对方。

    两个军人行了个军礼,让开路,让两人走上舷梯。

    奚嘉回过头一看,发现这两个军人还盯着叶镜之的背影,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长安有点远,如果赶时间的话,还是坐飞机更快。”

    闻言,奚嘉收回视线,道:“飞机确实比高铁快很多。”

    叶镜之一愣:“我是说比飞过去更快一点。”

    奚嘉反问道:“我们现在不是就要飞过去吗?”

    叶镜之刚欲开口解释,两人已经走入了飞机,吵闹的声音迎面而来,忽然所有声音都停住,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我靠!叶阎王居然真的在苏城!!!”

    飞机舱内,坐着七八个年轻人,他们大多戴着耳机在听歌,也有几个人在聊天吹牛。但此刻,他们齐刷刷地看向站在舱门口的奚嘉和叶镜之。视线更多是停留在叶镜之身上,偶尔才会看看奚嘉。

    那个喊出“叶阎王”三个字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吓得躲到了角落,将脸埋在飞机舱壁上,根本不敢回头看一眼。

    叶镜之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他四处一看,找到了一个位置,和奚嘉一起坐了过去。等他们都坐下后,又过了五分钟,奚嘉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转首一看,只见那几个年轻人都低头按着手机,时不时地抬头打手势。

    应该是在用手机发消息。

    虽然没有看到这些年轻人聊天的内容,但奚嘉隐隐猜到了,对方可能在说叶镜之。

    这里坐着的年轻人,肯定都是墨斗榜前百的青年才俊,但可能一个人都没进前十。连墨斗第七的裴玉在谈到叶阎王时,都害怕得脸色大变,这些人恐怕就更畏惧他了吧。

    被同龄人这样畏惧着,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奚嘉忍不住转过头看向叶镜之,他看的时间长了一点,叶镜之转头向他看来。想了想,叶大师将自己面前摆放的小零食塞到了奚嘉的手中。

    奚嘉:“……”

    好像要将宝物献给另一半的某种动物,叶大师又把饮料也放到了奚嘉面前。

    奚嘉:“……谢谢,我不饿,也不渴。”

    叶大师有点失望地“嗯”了一声。

    此时此刻的奚嘉绝对想不到,黑猫辟邪,怂成那样的黑猫,就他家怂怂一个,那墨斗榜上的精英呢?那么怂的也就只有裴神棍一个了。他们也畏惧叶阎王,但绝对不可能畏惧到躲在一根铁棍后面,瑟瑟发抖。

    【叶阎王!他居然真的在苏城诶!上周“鬼知道”辟谣以后,我以为那篇文章全部是假的,没想到叶阎王在苏城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刚才我叫他叶阎王,他没听见吧?吓得我小鱼干都掉了。】

    【叶阎王肯定听见了,李道友你就别自欺欺人了,不过叶阎王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和我们计较。我前年在海城捉鬼的时候碰到他一次,当时那厉鬼太猛了,我个老司机都差点翻车,幸好叶阎王及时赶到,救了我一命。不过事后叶阎王也没要那只厉鬼的积分,积分都算在我的头上。】

    【咦,他身边那个道友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但又有点眼熟……】

    【我认识他,我认识他!他不就是上周那篇虚假文章里的叶阎王的“未婚妻”?!】

    ……

    奚嘉从没坐过这么快的飞机,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到了长安。叶镜之先下了飞机,奚嘉正准备跟上,却见一个小寸头青年快速地走过来,冲他嘿嘿一笑:“这位道友怎么称呼?加个微信呗。”

    奚嘉:“……”

    这种“美女加个微信”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你们玄学界还能不能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被媳妇沙发咚了⁄(⁄ ⁄·⁄w⁄·⁄ ⁄)⁄

    c+:玄学界的人每天都刷新我的下限눈_눈

    --------------------

    又是万字大肥章,可把我牛逼坏了,插个腰~

    -----------------------

    谢谢

    s60031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兔哥万岁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风弦扔了1个地雷

    龙柒扔了1个火箭炮

    ssu苏久久扔了1个地雷

    舞蝶成影扔了1个地雷

    瓶子开森的往大大菊花扔了1个地雷

    芯芯扔了1个地雷

    箱子与小琪扔了1个地雷

    北逧扔了1个地雷

    小二的瓜扔了1个地雷

    23219701扔了1个地雷

    小鱼干扔了1个地雷

    吃土少女扔了1个地雷

    即娆扔了1个地雷

    馡色 (?(∞)?)扔了1个地雷

    芮芮啾扔了1个地雷

    飞菲非妃鱼扔了1个地雷

    小叶子扔了1个地雷

    泠儇扔了1个手榴弹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空巢老鱼扔了1个地雷

    萌狐玲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君乙扔了1个地雷

    卫珊扔了1个地雷

    江秋慕白扔了1个地雷

    江秋慕白扔了1个地雷

    江秋慕白扔了1个地雷

    江秋慕白扔了1个地雷

    卖腐的吃货扔了1个地雷

    柳絮正好扔了1个地雷

    希北扔了1个地雷

    梨子夏扔了1个地雷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annatcc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lee-3-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