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第二天清晨,奚嘉出了房门,远远见到小娟表姐正在厨房里忙活。

    仍旧穿着一身白裙,青春洋溢的女孩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忙得热火朝天。转身见到奚嘉,她赶忙道:“小嘉,你吃葱吗?”

    奚嘉点点头,表姐又继续转头煮面。

    走到厨房门口,奚嘉伸手按下电灯开关。“啪嗒”一声,洒亮的灯光立刻出现。他再关闭开关、按下开关,来回反复,厨房的灯每次都完好地亮起,好像昨天晚上打不开灯的事情只是一场梦。

    然而奚嘉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水杯,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梦。

    吃完早饭,表姐一家还要出门采买物品。出门前,小娟表姐蹲在地上,双手捧起三表婶的小腿,轻轻地揉捏着。一边按摩,她一边问道:“妈,是这里吗,感觉好一点没?”

    三表婶高兴地摇头:“没事没事,娟,你不要再按了,妈就是昨天走累了点,今天还好。”

    清秀的少女认真道:“妈,我没关系,要不您今天就别出门了吧,好好休息休息。”结果三表婶硬是要陪女儿出门买东西,于是小娟只能仔细地帮她按着小腿的肌肉。

    年轻的女儿半蹲在地上,为年迈的母亲按摩。放在这个年代,这种孝子真的很少见,奚嘉就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直到表婶一家出门。

    在表婶一家出门后不久,奚嘉也出门去办了点事,等回来时,已经是傍晚,一进门就看见了叶大师。

    奚嘉微怔,轻声喊了一句:“叶大师?”

    两人这几天见面太少。

    叶大师不学好,成天夜不归宿,只有每天念咒的时候才会回家。见到奚嘉,他立即转开视线,低低地应了一声。

    没有浪费时间,两人再次牵起手,开始念咒。念完咒,叶镜之以最快的速度收回手,直接往大门走去,似乎又要出门捉鬼。奚嘉下意识地问道:“叶大师,你今天晚上还不回来?”

    叶镜之脚步一顿:“嗯,苏城的厉鬼……有点多。”

    奚嘉微微蹙眉,没再多说。

    等叶镜之真的出门离开后,听着电梯“叮咚”一声,奚嘉猛然想起来一件事。他抓起外套就往门外走,追到小区花园才看到叶镜之的背影。他喊了两声“叶大师”,对方全没听见,奚嘉下意识地就冲上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

    叶镜之五指并拢,一掌向身后打去,见到来人是奚嘉,他瞪大眼,赶紧收掌。

    奚嘉拉着叶大师的手,道:“是这样的,叶大师,我有件事忘了和你说了。”

    叶镜之正低着眼睛瞅着那只拉着自己的手,一听这话,他双眸一亮,有些惊喜和惊讶地抬眸看向奚嘉。

    奚嘉压根没注意他的动作,直接说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你不在家,我半夜醒了去厨房倒水,感觉……有点不对劲。我从小可以看到鬼,所以昨天晚上我摘下了无相青黎和舍利,看了一下我的表姐。”

    眼睛里的期待一下子落空,叶镜之默默地低下眼睛,又去看青年拉着自己的这只手,声音里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她不是鬼。”

    奚嘉没听出来,点点头:“是,她确实不是鬼。”如果真的是鬼,那么是小娟表姐第一次进门的那天,他和叶镜之都可以看出对方是鬼。然而,奚嘉却又说道:“叶大师,但我是真的觉得有哪里不对……”

    声音突然停住,奚嘉神色一凛,转头看向一个向自己和叶镜之走来的白衣姑娘。

    叶镜之也转首看向那个白衣女孩,只见那女孩低着头,头发乱糟糟得好似一团杂草,就这么闷声看地,直直地走向两人。就在她快要走到两人跟前的时候,叶镜之垂了眸子,右脚跺地。

    嗡!

    一道微风从他的脚下播散而去,将花园里的杂草吹得向后翻倒。白衣女子也忽然抬起头,一张苍白而无血色的脸庞呆呆地对着奚嘉二人,不过多久,她转了个身,往别的方向走去了。

    叶镜之:“只是个游魂而已。”

    奚嘉道:“我听裴玉说过,除了厉鬼以外,这些游荡在人间的鬼魂分为游魂和野鬼两种。游魂一般只会在世间停留一两天,接着就会投胎转世;野鬼则是会一直留在世上,直到明白自己已经死去,或者了结心愿,才会转世。叶大师,你怎么看出来刚才那女鬼是游魂还是野鬼?”

    说到这类事情,叶镜之再没刚才的羞赧,他神色镇定,有着一股裴神棍难以企及的大师风范:“刚才那女鬼身上的生气还很浓郁,应当是刚死没多久。确实无法判定她是游魂和野鬼,但停留在凡间的游魂比野鬼多十倍,很少会有野鬼。”

    奚嘉轻轻点头,他一个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拉着叶大师的手,于是赶紧松手。

    牵着的手忽然被人松开,叶镜之缓慢地低下头,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只听奚嘉道:“其实我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也在楼底下见过这只女鬼,可能确实是刚去世的游魂。”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叶镜之还是先行离开。一方面是因为表婶一家还没回来,就算他此刻回去,也是空等;另一方面是叶镜之真的在苏城的另一边发现了一只有三百年道行的野鬼,虽说这不是厉鬼,但道行如此高深,他必须亲自走一趟。

    除此以外,他还买了那么多法宝来保护奚嘉,就算是遇到真正的厉鬼,都可以拖延一段时间,等他回来。更何况,无相青黎还一直戴在奚嘉的身上,实在不行的话……

    叶镜之正色道:“实在不行,你把它扔出去也可以。”手指一抬,指的正是奚嘉脖子上的无相青黎。

    奚嘉一愣,面色古怪地点点头。

    等叶镜之真的走了,奚嘉捧着青铜骰子,哭笑不得:“连你的主人也让我把你扔出去……”

    无相青黎委屈地直接钻进奚嘉的衣服里,哭唧唧地抖了起来。

    有了这么一出,昨天晚上的阴霾也一扫而空。奚嘉回家没多久,表婶一家也回来了。这次表婶夫妻买了不少菜,说是要亲自下厨,让奚嘉好好尝一尝,感谢他愿意让自己一家借住。

    三表婶感激地拉着他的手,连连道:“小嘉,等后天我们就搬去你表姐的房子,这两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奚嘉笑着摇头:“没关系,表婶,只是一点小忙。”别人对他好,他也不介意对别人好。

    老实的三表婶哪里会听奚嘉的话,她招呼着自己的女儿:“娟,你正好没事,快帮小嘉打扫打扫屋子。咱们这两天一直在这里住着,把人家屋子都给弄脏了。”

    奚嘉正欲阻止,小娟表姐却已经拿起扫帚开始打扫了。她打扫完客厅后,直接进了奚嘉的房间,见状,奚嘉赶紧道:“表姐,我的房间不用你打扫,真的没关系!”

    话还没说完,奚嘉一进房间,只见自己这位表姐正好奇地拿着一块小铜镜,仔细观察着:“表弟,你这个镜子长得很特别,不过镜面倒是不怎么干净,把人照得太模糊了,都看不清脸了。”

    奚嘉顿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表姐拿着那块天罡八卦镜,上上下下地照着,镜子里倒映出一张模糊的人脸。

    小娟表姐笑着抬头:“我帮你擦擦干净,这样才能看见脸。”拿起抹布就开始擦镜子,勤劳的女孩仔细地擦了每个角落,这才把镜子递给奚嘉。她脸上的笑容非常和煦:“你看,这不就能照清楚了吗?”

    奚嘉接过镜子,低下头,神色平静地看着天罡八卦镜的镜面。在那青铜的镜面上,只有房间家具的倒影,并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看了一会儿后,奚嘉抬起头,看向自己的表姐。这位才二十多岁的表姐,勤快热心,帮他认真地扫地拖地,将墙角的灰尘也用抹布擦干净。等她开始打扫书架时,她甚至还用抹布努力地去擦书架与墙之间细小的夹缝。

    奚嘉再也没阻止她,只是冷漠地看着。

    然而这一次,小娟表姐擦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动作。她维持着弯下腰擦书架的动作,就这么僵硬了很久,接着才缓缓地抬起身,转过头,看向奚嘉。清秀白净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晃了晃手中的一个黄色小纸人,声音里带着笑意,听上去却无比狰狞:“小嘉表弟,你什么时候……还开始玩剪纸了?”

    看着这个小纸人,奚嘉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却没有回答。

    小娟表姐轻轻地笑着,她五指微张,一点点地将这个小纸人揉捏成了一个纸团。那小纸人一开始还在她的掌心里挣扎着,当彻底被捏成纸团后,小纸人终于再没了气息。

    苏城的另一端,叶镜之正在与那三百年道行的野鬼交涉,定下连山合约。

    连山之易,以此成契。法理为边,不越涸泽。

    然而就在他双指合拢,用金色的光芒在那虚拟的合约上签下名字时,突然,他停住了动作。

    见状,狡猾的野鬼傑傑一笑:“你这小孩不想签了?老鬼我也不想签哩!”

    叶镜之神色一冷,直接一道金光打在了这老鬼的身上。老鬼怒气冲天,还没来得及发作,却见这位之前一直淡漠沉稳的年轻天师突然目光冰冷,盯着它,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若敢伤及人类性命,我叶镜之要你下十八层地狱,受尽烈火炙烤之苦!”

    话音落下,根本不再去管那份连山合约,叶镜之转身便走,很快消失在天边。

    老鬼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连山之契,过了很久,才捂着自己被打到烧焦的脸颊,小声嘀咕道:“老鬼要真害人性命,那就是厉鬼恶鬼了。我要真是三百年道行的厉鬼,你这小屁孩还能一指打伤我?这年头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

    此时此刻,景独湖旁的高档小区里。

    砰砰砰!

    一阵灯泡破碎的声音过后,整个小区突然陷入了黑暗。

    有人大声抱怨:“供电局怎么停电还不通知,神经病啊,我要投诉!”

    没有人发现,在其中一栋房子里,整个房子的灯泡碎了一地,不仅仅是停电这么简单。

    厨房里,刚刚还在烧菜的表婶夫妻,突然不见踪影。客厅中,挂在墙上的时钟指着19点32分的位置,不再走动。

    奚嘉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白裙少女,只见那小纸人被她攥成一团后,忽然开始燃烧。金色的火焰在小娟表姐的右手中燃烧着,可她根本不知道烫,任由那火团燃烧成灰烬。

    两人对视。

    许久后,小娟表姐轻轻地笑了,黑漆漆的眼珠子仿佛浸过了冰水,透凉渗人。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的表弟,除了阴气重一点……还是个天师。”

    奚嘉淡淡道:“我是你的表弟吗?”

    小娟笑得更加开心:“表弟,你就是我的表弟啊。”

    奚嘉转眸看了一眼那些放在桌子上的法宝,他之前对这些小玩意丝毫不上心,所以就随便放在了桌上,没想到今天会被这位表姐发现。

    “我两年前看到的那个人,应该是我的表姐。但你是什么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我是你的表姐啊,小嘉表弟。”

    奚嘉冷冷地看它。

    小娟表姐笑了很久,突然它一脚跺地,一股阴风平地而起,将它的长发吹散吹开。

    “我是你的表姐啊!你看,我就是你的表姐啊!”

    奚嘉抬步上前,才走一步,却见这东西长发一甩,便将奚嘉桌上的法宝全部扫到了地上。奚嘉根本没往那个方向走,见状,他微微愣住,只听这东西咯咯地笑着:“没了法宝,小嘉表弟……你该怎么办呢?”

    奚嘉:“……”

    片刻后,他摸了摸脖子上躁动不已的无相青黎,将它摘下来:“我不扔你,你去找怂怂,保护它。它现在肯定怕得把头藏在猫砂里,太脏了,你把它拖出来。”

    无相青黎愣了愣,最后还是开心地飞走。

    原本小娟表姐看到无相青黎的时候突然紧张起来,它根本没想过,奚嘉居然随身还携带了法宝,还是一个煞气极重、让它感到危险的法宝。但看到奚嘉居然让法宝离开,它立即开始嘲笑起这个年轻天师的愚蠢。

    “小嘉表弟,表姐真的太后悔了。为什么要住到你这里,为什么……要不然,你还可以多活几年啊……”

    狰狞的笑声在房间里徘徊不断,白裙少女放声大笑,忽然!它头发暴涨,根根头发好似利剑,掺杂着浓郁的黑色阴邪之气,向奚嘉冲来。

    奚嘉活动活动手指,血红色的气息在他的指间环绕。

    女孩尖锐的笑声好似指甲滑着玻璃,刺耳难听,但就只有一瞬间,它猛地停住。

    浓郁的黑暗中,俊秀清雅的黑发年轻人一把抓住了那一头向自己刺来的头发,黑色的阴气疯狂地朝他涌去,然而才涌到一半,便好像碰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被一群血色的气息反过来吞噬。

    小娟表姐僵硬的脸上是一双漆黑而无眼白的眼睛,它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抓住自己头发的年轻人,只见对方一手拽着它的头发,另一手在空中轻轻地握紧成拳。

    咯吱咯吱的肌肉和骨头摩擦声,在安静的房子里响起。

    俊雅的年轻人侧过头,微笑着说道:“你不是鬼,那是什么东西?我很好奇这个问题。你如果告诉我,表弟就饶你一命,就不打你了……你看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媳妇出事了出事了出事了qaq!

    表姐:我出事了我出事了我出事了qaq!

    c+:^_^

    ---------------

    明天上午,咱们这篇文就入v啦,会更新肥厚的万字章节哟!入v后日更万字,给你们么么啾=3=

    作者第一次写灵异题材,有很多不足,非常欢迎小天使们给意见。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也谢谢你们对这篇文的支持。希望明天还能够看到你们,还能继续给你们么么啾=3=

    ------------

    谢谢

    延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02:04:38

    緋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02:19:51

    南夕寒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1:52:06

    莲子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03:47

    尽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05:43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2:11

    莲子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2:17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2:18

    用扩/肠/器扩张作者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3:01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3:27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3:34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5:06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5:24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5:33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5:38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5:45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15:51

    龙柒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6-20 12:44:15

    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48:39

    蓝忘无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2:52:24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3:03:16

    箱子与小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4:12:55

    晶莹的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4:16:59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4:41:28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22:39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22:46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22:54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26:40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26:49

    姜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15:40:01

    墨墨是呆瓜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0:10:10

    绯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0:20:40

    将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2:12:04

    安砡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2:35:25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3:12:37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3:13:07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3:13:16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3:13:30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3:13:36

    碎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0 23:41:32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