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虽近四月,苏城还是有几分凉意。

    奚嘉从柜子里又抱出了一床被子,开始铺床。

    这次奚嘉和叶镜之睡在主卧,表婶夫妻睡在次卧,表姐睡在客厅,用行军床将就一晚。原本奚嘉不怎么好意思让表姐一个姑娘家去睡书房,但表婶一家却怎么也不肯让他和叶镜之睡客厅,说是:“小嘉,你能让我们借住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还能让你自个儿睡客厅?”

    奚嘉推辞不过,事情只能这么定下。

    将那床被子整整齐齐地放在床上,奚嘉仔细地整理着被角,房间里,叶镜之却不动声色地四处看了起来。

    这是叶镜之第一次进奚嘉的房间,房间里的装饰简素普通。家具很少,一米八的双人床,宽长的桌子,壁挂式电视机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很明显房间的主人很少会看电视。电视机旁的书架上放了各种计算机方面的书,打开落地窗后就是阳台,远远地可以眺望月色下静谧深邃的景独湖。

    原来,他的房间是这样……

    叶镜之忍不住又偷偷看了几眼。

    “叶大师,你喜欢荞麦枕还是羽绒枕?”

    叶镜之立即收回视线,一脸镇定地转过头,低声道:“荞……荞麦枕。”

    奚嘉头也不抬,从衣柜里拿出枕头,放在了床上。他道:“我先去看看表婶那边的情况,叶大师你先睡吧,我很快回来。”

    五分钟后,奚嘉回了卧室,一进门就看见叶大师还站在床边,直挺挺地站着,根本没睡。

    奚嘉诧异道:“叶大师?”

    叶镜之耳尖一红,憋了好久才说出一句:“我不困。”

    奚嘉早就换好了睡衣,看着叶镜之这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渐渐想起对方之前从未动过的被子,想起这个人打扫屋子、做饭洗碗的场景。裴玉说过,这个人六岁以后就一个人过,玄学界的同龄人都不怎么理他……

    唇边勾起一抹温和的笑意,奚嘉直接爬上床,拍了拍被子:“那叶大师,我们来聊聊天,怎么样?”

    叶镜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上了床。

    只是单纯的上床。

    两个人一人一条被子,连手指都碰不到。

    一米八的床可以完美地容纳两个大男人,奚嘉本身不是个善谈的人,但是碰到更不善谈的叶镜之,他只能被迫善谈起来。他开始挑起话题,询问一些关于玄学界的事情,他每问一句,叶镜之就会回一句。虽然不会侃侃而谈,但有问必有答。

    说到最后,奚嘉也实在没话题了,他突然想起裴玉曾经说过的叶阎王的传奇事迹:“叶大师,听说四年前酆都鬼门大开,只你一个人,就杀了近万厉鬼?”

    叶镜之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夜色中更觉悦耳,他耐心地回答:“四年前,是百年一见的阖户阴年。七月半鬼门大开,天机门的烛照前辈算出那一年会百鬼涌出,让我们年轻一代负责守住那一年的酆都鬼门,算是历练。但烛照前辈算错了那年鬼门开的严重程度,竟然有十万恶鬼涌出鬼门,当时只有我们年轻一代的在酆都附近,前辈们闻讯往酆都赶来。”

    “嗯……只有你们吗……”

    “是。当时南易道友还没练成紫微星术的第六重,其余道友也尚且年轻。酆都结界眼看要崩溃,我只能和无相青黎一起冲进鬼门,为前辈拖延时间。”

    “嗯……”

    “幸而不过多久,前辈便抵达酆都,这才避免了万鬼冲破酆都的灾难。其实我并没有杀了一万只恶鬼,只是杀了八千……”

    声音突然停住,叶镜之低下头,却见那个刚刚还在提问的年轻人此刻闭上双眼,已然入睡。

    微弱的呼吸声在房间里一下下地响起,叶镜之屏住呼吸,再也不敢出声。他紧张地手足无措,不知道此刻自己是该躺下去,还是该老老实实地僵着,免得他一动,可能把奚嘉吵醒。

    就这样僵持了十分钟,奚嘉突然轻声闷哼了一声,双手探出被子。好好的被子被他翻得重叠起来,半个身体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里。叶镜之神色一凝,小心翼翼地把被子给盖了回去。

    被子再次盖住了黑发年轻人的身体,还没吵醒他,叶镜之重重地松了口气。

    谁料这才过了三分钟,睡相极差的青年又大大咧咧地把腿翘上了被子。

    叶镜之瞪大眼,赶紧又拉起被子,再次盖上。

    就这么一来二往,一直折腾到半夜一点,青年正式陷入深睡状态,睡姿才稍微安稳了一点。而这时,叶镜之已经急了满头的汗。

    要轻轻地盖被子,绝对不能把人吵醒了。绝对不能不盖被子,现在天还算冷,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四年前冲入酆都鬼门,直接是拿命来拖延时间,宰杀八千四百六十一只恶鬼,叶阎王从容不迫,视死如归。那时候,叶镜之没有流一滴汗,只有恶鬼浓郁不散的阴气,不甘地缠绕周身。

    现在,他满头大汗。

    然而这一次,奚嘉才乖了两个小时,又开始乱动弹起来。叶镜之如临大敌,比遇见百年道行的恶鬼还紧张,赶忙地给他盖被子,生怕他冻着一点。但是盖完胳膊,腿又跑出来了;盖完腿,直接把被子推开了!

    当清晨来临时,奚嘉睁开双眼,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老老实实地睡在枕头上,没有180°翻个身,睡到床尾。此时床上早没了叶镜之的身影,奚嘉琢磨了一会儿:“难道我知道叶大师在旁边,所以睡得很老实?”嗯,肯定是这样,没跑了。

    奚嘉起床时,叶镜之已经出门捉鬼去了。

    小娟表姐给他盛了一碗热粥,奚嘉和表婶一家一边聊天,一边吃早餐。吃完早餐,表姐非常勤快地洗了碗,接着带父母去苏城逛逛,顺便也买买家具,未来几天要搬进租的房子里。

    等到晚上,叶镜之披着夜色回来,奚嘉惊讶地发现:“叶大师,今天的厉鬼……很厉害?”

    叶镜之脸色不大好,明明以他此刻的功力,就算一个月不睡觉、整晚出去捉鬼也毫无影响,但他的眼睛底下居然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

    ——给嘉哥盖被子,可比捉鬼有挑战多了。

    叶镜之听了奚嘉的话,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对,这次的恶鬼有些厉害。这几天晚上我不会再回来睡觉,我先为你念咒,等会儿再出去击杀那只厉鬼。”

    奚嘉错愕不已。

    连叶大师都说厉害的厉鬼,得厉害到什么程度?!

    话不多说,叶镜之赶紧地就开始给奚嘉念咒。晚上,奚嘉抱着被子,开始思考他来苏城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多厉害的厉鬼,难道那只鬼是最近才出现的?

    奚嘉当然不知道,从这天晚上开始,苏城的厉鬼们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开始被一个个地连锅端。

    无相青黎还戴在奚嘉的身上,但对付这些小鬼,人家叶阎王哪里需要法宝,直接双指合拢,一指下去,厉鬼便魂飞魄散。不过几天,一入夜,苏城的大街上空空荡荡,连一只游魂都找不到,比被龙气笼罩的首都还要干净。

    而当这个黑衣阎罗收割厉鬼,驱魔辟邪的时候,景独湖旁的高档小区里,俊秀的年轻人抱着被子,睡姿极差地在床上翻滚起来。

    奚嘉手臂一抬,胳膊就直挺挺地跑出了被子。这一次,再也没有人为他耐心地盖被子,但是却见一个黄色的小纸人突然屁颠颠地从床底爬了起来,纸片薄的小腿艰难地爬到了奚嘉的被子上,接着用薄薄的纸手臂开始为奚嘉盖被子。

    盖完了胳膊,奚嘉左腿一划,跨到了被子上。

    小纸人赶紧又跑到床尾,再去拉被子。等它气喘吁吁地拉完被子,奚嘉彻底翻了个身,将被子压在了身下。

    小纸人呆在原地,仿佛不知所措。它呆呆地看了很久,才再去一点点地把被子从奚嘉的身下拉出来。或许是这次的动静太大了,奚嘉脖子上的青铜骰子突然高兴地晃动起来。

    无相青黎好奇地想来看看这个小纸人,却被一根绳子拴在奚嘉的脖子上。无相青黎用力地挣扎着,当它终于拉断绳子,飞向这小纸人时,奚嘉睡眼朦胧地抓住了它,皱起眉头:“无相青黎?”

    无相青黎别扭地乱动,奚嘉困惑地看了它好几眼,再把它系回了绳子上。

    已经醒了,奚嘉便干脆穿鞋出了门,去厨房找点水喝。他并没有发现,一个黄色的小纸人在他醒来的一瞬间,快速地飞到了床腿,紧张兮兮地紧贴床腿,直到奚嘉出门,才放松地飞回了床底。

    刚从睡梦中醒来,奚嘉穿过客厅,走向厨房。

    客厅里寂静无声,空气静止,安静得好像没有一个人。

    走到厨房门口,奚嘉按了按开关,却发现厨房的灯似乎坏了,竟然没法打开。他惊讶地多按了几次,灯仍旧没亮,于是嘟囔了一句“明天要换灯管了”,接着摸黑找到了水杯和水壶,开始倒水。

    咕噜噜的水声在厨房里轻轻地回荡,客厅里不知何时又响起了钟表走动的声音,漆黑的夜色笼罩整个房子。奚嘉将水杯倒满,他拿起水杯,一抬头,却见面前的镜子里,倒映着一个穿着白裙的人影。

    心脏陡然缩紧,奚嘉握着水杯,镇定地看着那个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那人一步步地走出了黑暗,白日里清秀的脸在此刻不知为何,竟显得有几分僵硬。小娟表姐慢慢地扬起嘴角,声音好似机器,音调没有起伏:“表弟,出来喝水吗?”

    奚嘉沉默地看着她,许久后才转过身,笑着道:“嗯,有点口渴……也有点热。”说着,奚嘉缓缓摘下了一直戴在脖子上的无相青黎,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年轻女孩。

    小娟点头:“那表弟,早点睡。”

    “好,表姐。”

    小娟转身离开,白色的长裙慢慢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中,奚嘉唇边的笑意也渐渐消失。

    无相青黎非常不满奚嘉怎么又把自己摘下来了,然而奚嘉这次却没有理它,仍旧仔细地凝视着表姐的背影。在他的瞳孔中,身穿白裙的女孩身上没有一丝黑气,只是走路的时候慢了一些。

    并无恶鬼,也无阴气。

    “……是我感觉错了?”

    喝完这杯水,奚嘉回到了卧室,想了想,又慢慢入睡。

    而客厅里,挂在墙上的钟表却又突然不再走动。寂静无声的客厅里,躺在行军床上的白裙少女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僵尸一样的脸上,惨白而无血色。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媳妇睡姿不乖,他要是冻着怎么办,好担心啊!

    ------------

    已经和编编商量好,后天就要v啦!只剩下明天一天可以只更新一章来浪浪浪了,委屈!快来安慰宝宝,这是个惊天大噩耗qaq!

    --------------------

    谢谢

    -学渣渣渣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7:48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9:05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9:11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9:18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9:27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9:34

    梨子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37:13

    川嘿嘿往作者的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44:22

    菩提倚心听梵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46:17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52:10

    阿碧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54:55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3:49:58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3:51:12

    凌羽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03:38

    晶莹的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07:58

    秋月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10:39

    j_啦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18:07

    j_啦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18:15

    卷卷curl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42:38

    星尘梵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49:12

    星尘梵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49:51

    星尘梵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50:41

    星尘梵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4:51:25

    小哆du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5:02:41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32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35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35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38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41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43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46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46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50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8:25:54

    阿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0:56:30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1:08:23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1:08:50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1:09:13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1:09:29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1:09:36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1:18:46

    泠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2:04:41

    南柯一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2:12:02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2:21:12

    fals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3:57:23

    fals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3:57:47

    fals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23:58:20

    往窶薜木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09:17:56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1:52:49

    妮妮今天背锅了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14:58

    马甲战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5:14

    马甲战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5:46

    马甲战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6:05

    马甲战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9 12:26:44

    裤裆就算了,你们别妄想福娃的菊花!!!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