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奚嘉并不想搀和玄学界的事,关注了“鬼知道”公众号后,他从没评论过,只在无聊的时候翻一翻推送。但是白送的东西不要白不要,那个墨斗竟然要20积分一个,裴玉身为墨斗榜前十,一个月最多赚100个积分,如此算来,这墨斗实在值钱。

    奚嘉很快填写了地址,只等对方发货。

    或许是太怂了,直到下午,裴玉也没回来,还特意假惺惺地发了一条微信:【我碰到一只恶鬼,道行很高,得追一会儿,晚上不要等我晚饭了啊。】

    奚嘉面无表情地拆穿:【嗯,什么时候叶大师回房间休息了,我再叫你回来。】

    裴玉感激不已:【嘉哥仗义!!!】

    吃完饭,奚嘉打算洗碗,却被裴玉的这条消息给拦住了。等他再去厨房时,见到的却是面对水池、低头洗碗的叶镜之。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狭长的凤目低低地垂着,本该用来捉鬼的修长手指此刻仔细地擦拭着碗筷的角落。

    就像那一床根本没被人动过的被子一样,奚嘉自感过意不去,这才邀请叶大师来自己家中住,谁知这个人根本没睡不说,竟然还花了一整夜帮他打扫了屋子,做了饭,现在还主动洗碗。

    奚嘉和裴玉也相处过几天,裴神棍那压根就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别说洗碗,他连盐和糖都分不清,只会拿着筷子坐在餐厅,敲碗等饭。可这个被称为叶阎王的人,却有着与外号极其不符合的温柔和细腻,仍旧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却总是无声无息地做很多别人不去做的事情。

    碰到一个阴气极重的陌生人,他会借出自己的法宝,镇压阴气,然后再想尽办法地帮忙解决问题。

    奚嘉平心而论,如果他是叶镜之,碰到了一周前的自己,绝对不会去帮忙。然而叶镜之却主动帮忙了,而且还帮到这种程度,这样的人确实担当得起一句道德标兵的赞美。

    奚嘉抬步上前,站在另一个水池前,拿起碗筷冲刷起来。

    叶镜之抬头看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这里洗碗,奚嘉勾起唇角,朝他笑了笑。叶镜之刚张开的嘴唇慢慢地闭上了,他没有再多说,继续转过头,认真地洗碗。

    傍晚时,阴阳交汇,叶镜之开始为舍利念咒。

    “这颗舍利是大万寿寺上一任方丈不苦大师圆寂时,结出的四颗舍利之一。不苦大师生前已是佛家法相,他的舍利椎打不碎。佛家本就克世上一切阴邪之物,所以这颗舍利在念完四十九天的咒语后,确实能遮蔽你的阴气,但是和你之前的那块泰山石的功效却完全相反。”

    奚嘉问道:“完全相反?”

    叶镜之点头:“是。你之前那块泰山石,是用挡住你自己的阴气的方法,为你屏蔽阴气。但这颗舍利不是阻挡你的阴气外泄,而是阻挡别的阴邪之气靠近你。也就是说,舍利在你的身遭布了一层结界,厉鬼无法穿透这层结界感知到你的存在,但你可以主动外放。”

    奚嘉顿时明白:用那块泰山石时,他就是个普通人,阴气被藏匿在身体里。用这颗舍利时,阴气却没有真的被藏匿住,而是让外界无法感知和触碰而已。

    事不宜迟,叶镜之翻手取出那晶莹剔透的舍利,放在掌心。他抬眸看向奚嘉,奚嘉微怔,也看着他。等了片刻后,叶镜之直接拉起奚嘉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掌心。

    奚嘉睁大眼:“叶大师?”

    叶镜之道:“接下来我为舍利念咒。”

    奚嘉:“……念咒需要拉手?”

    叶镜之朝他点点头,神色肯定。

    奚嘉:“……”

    这是哪门子的法术!

    然而没等奚嘉吐槽,嗡!一股清凉温润的气息从掌心一直传到了他的大脑。刹那间,阵阵梵音在他的脑海中鸣唱,无数高僧吟唱着同一段经文,四海静洗,梵音袅袅。

    奚嘉沉浸在这样美好的境界里,渐渐的,他听到了一道低沉的男声。他睁开眼,俊美无俦的男人蹙着长眉,庄重肃穆地低声念着咒语。

    叶镜之食指抵在唇边,每念出一个音,一道金色的符录便从他的口中吐出,飞到两人交叠的手上。炙热的符文穿过奚嘉的手,消失在两人的掌心。慢慢的,舍利带来的清凉感消失不见,紧握的双手让奚嘉感受到对方掌心传来的滚烫的温度。

    叶镜之的掌心很热,和冷淡的外表截然不同。奚嘉不由看得久了一点,突然他惊呼一声,叶镜之握紧了他的手:“念咒的时候舍利可能会比较烫,奚……奚嘉,稍微忍着一点。”

    两人紧握双手,半个小时后,咒语才终于念完。

    念完咒语后,奚嘉再把舍利戴到脖子上,果然有了不同的感觉。这一次,他仍旧可以无比清晰地看到那些萦绕在空气中的虚弱阴气,但昨天这些阴气都是迫不及待地想往他的身上涌,这一次它们却迟疑了好一会儿,在他的身边盘旋半天,才高兴地涌过来。

    玄学界唯一一个天生可见阴气的叶阎王说道:“等四十九天后,它们就再也不会来了。”

    奚嘉笑着颔首:“谢谢了,叶大师。”

    这是念咒语的事情,晚上叶镜之回房间后,奚嘉就发消息给裴玉。一分钟后,裴玉就回到家中,兴奋道:“嘉哥你看到没,‘鬼知道’居然开系列文章了,今天还在讲叶阎王的婚约!”

    奚嘉对此毫无兴趣,继续给自己倒茶。

    裴玉滔滔不绝道:“这次天机门的前辈……天机门你知道的吧,他们这一派专门给人算命的,以前经常当帝王相师。天机门的前辈给‘鬼知道’投稿了,据说叶阎王已经和他的未婚妻见过面了!现在一群天机门的弟子都在掐算卜筮,到底哪个姑娘那么倒霉,和叶阎王有婚约,哈哈哈哈。”

    奚嘉:“你们玄学界的人就这么无聊?”闲着没事干,居然不去占卜国家大事,在这占卜别人的八卦。你就是占卜一下明天的彩票是哪几个数字,都可以夸一句有理想,但占卜别人的八卦算什么?

    裴玉理所当然地说道:“天机门的弟子又不擅长捉鬼,整天就会撒撒沙子、摆动摆动龟壳,进行占卜。要是真能占卜出叶阎王的未婚妻是谁,投稿给‘鬼知道’,绝对能拿好多积分……唉,要是我也会卜筮那该多好啊。”

    奚嘉:“……”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对了,嘉哥,我订好明天的机票回首都了。现在叶阎王要在你家住这么久,我根本待不下去,正好师父要我回去一趟,嘉哥,我们得过段时间才能见面了。”

    奚嘉随口道:“哦。”

    裴玉:“……”

    一分钟后,裴神棍怒道:“你都不挽留我一下?!”

    奚嘉反问:“我为什么要挽留你?你又懒又怂,捉鬼比不上人家叶大师,做饭不会,打扫屋子又不干,整天待在我家白吃白喝……嗯,好像真的没理由要挽留你。”

    裴玉:“……”好想掀桌,可是又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

    裴玉恼羞成怒,第二天大早不告而别。临走前还故作正经地留了一张纸条,奚嘉没看见,叶镜之起得早,看到后交给奚嘉。

    【身为一代捉鬼天师,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我怎可浪费青春?回首都捉鬼去了,勿念勿念。裴玉。】

    奚嘉:“……”当着人家叶大师的面,你敢再说一遍,谁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硕大的房子里,只剩下奚嘉和叶镜之两人。叶镜之白天并不在家,会出外捉鬼。

    以前裴玉曾经说过,叶阎王在的地方,一般厉鬼很多。这其实不是叶镜之吸引厉鬼,而是厉鬼吸引叶镜之前来。苏城最近厉鬼多,叶镜之看到笼罩在苏城上空的阴气远超周围城市,才会来这里。

    傍晚时,大门敲响,奚嘉开门一看,不是叶镜之,是一个穿着天天快递衣服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嘴里叼着根乌漆嘛黑的细棒子,手中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快递盒,见到奚嘉时,他上下打量了奚嘉好几眼:“这位道友从没见过啊,来,签个快递。”

    奚嘉凝神一看,这快递员帽子上印的根本不是“天天快递”,而是“天工快递”!

    奚嘉:“……”

    你们做山寨品牌就算了,连字体颜色都和人家一模一样!

    看看这一个模子印出来的logo,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快递小哥的良心不仅不痛,还美滋滋的,奚嘉签收完快递后,他叼着那根细棒子,吊儿郎当地转身就走。临走前他随便瞄了一眼,正巧怂怂追着无相青黎从客厅里跑过,这小哥嘀咕了一句“那个黑球好像有点眼熟?”,接着就消失在了楼道内。

    奚嘉捧着快递盒转身进屋。

    客厅里,小巧的青铜骰子在空中不停地飞舞,怂怂就跟在后面追着玩。见奚嘉回来了,怂怂立刻转身扑进了主人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去。

    无相青黎也开心地跟了过来,蹭了蹭奚嘉的脖子。看到那颗透色舍利时,无相青黎不屑地撞了它一下,舍利安安静静地待着,不敢有半点反抗。

    奚嘉无奈地抓住它:“你最厉害了,可以不?”

    无相青黎这才心满意足地在空中飞舞起来。

    打开快递盒后,里面的黑色墨斗和裴玉的那个没什么区别,奚嘉摆弄了半天,根据说明书试了试,果然又看到了那个墨斗榜。

    这一次,裴玉又回到了第七名,排在他身后的那对江氏兄妹和他的积分咬得很紧。再往前看,依旧最多只能看到南易这个名字,奚嘉抬头看向天花板,可惜的是,被房屋挡住,他没有看到叶镜之的名字。

    奚嘉端着墨斗走到阳台,伸手将墨斗放到窗外,再抬头看,这才看到一颗悬在高空中的星星。金色的星星高高在上,与其他所有人格格不入,分外冷清。

    “东西收到了?”

    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奚嘉转首一看,叶镜之不知何时已经回家了。

    奚嘉走回客厅,将墨斗放到桌上,又往盒子里掏了掏:“嗯,收到了,我的那块石头也在里面。”说着,黑发年轻人从快递盒里掏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血色玉石。

    浓郁的阴气将这块曾经正气凛然的泰山石染成了鲜艳的血红色,奚嘉低头观察这颗自己戴了十九年的石头,惊讶地发现这石头明明曾经摔成了好几块,现在却连一点点粘和的痕迹都找不到,天工斋的弟子真是手艺巧妙。

    而他当然也没有发现,在他拿出这块石头的一瞬间,叶镜之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块石头。他屏住呼吸,瞳孔震颤,眼也不眨,五分钟后,才声音微颤地说道:“这块石头……能给我看看吗?”

    奚嘉一愣,没想太多,便将石头递给了叶镜之。

    下一刻,叶镜之转身进了自己的房子。

    奚嘉错愕不已:还要进房间看?难道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对?

    房间里,叶镜之从乾坤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石头。这石头通体全白,月光一照,看着都觉得舒畅不已。

    叶镜之一手拿着血色玉石,一手拿着这块白色石头,两手合拢。

    “啪嗒——”

    两块颜色截然不同的石头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恰恰好变成了一幅太极图!血色玉石是阴鱼,白色玉石是阳鱼,两条阴阳鱼交汇,便成了一幅完满的阴阳太极图。

    如果不醒大师在这里,一定会失声惊道:“好好的阴阳九合泰山石,怎么红了!”

    而叶镜之所做的,就是死死地盯着这两块石头。

    掰开来,再合一遍。

    ……嗯,依旧完美契合,组成一幅太极图。

    再掰开来,再合一遍。

    还是一副太极图。

    掰开来,合上去;掰开来,合上去……

    如此反复整整十遍后,叶阎王没有再动作。他看看白色的泰山石,再看看那块血色的泰山石。

    五分钟后,房门打开,奚嘉正坐在客厅里摆弄墨斗,就见叶大师向自己走来。不知为何,奚嘉总觉得……叶大师哪里怪怪的,但仔细看看,好像没什么不对。

    叶镜之将血色泰山石递过去:“修复得很好,只是可惜以后再也不能为你屏蔽阴气。”

    奚嘉没想太多,伸手就去拿:“谢谢,叶大师,我……”

    两人的手指无法避免地触碰了一下,奚嘉还在说话,叶镜之却仿佛触电,猛地收回手,吓了奚嘉一跳。

    许久后。

    奚嘉:“……叶大师?”

    叶镜之红着耳朵。

    奚嘉又问了一遍:“叶大师?”

    叶镜之:“我先回……回房间了。”说完,面红耳赤,逃也是的跑回屋子。

    奚嘉:“……”

    你们玄学界的人,是不是都有猫病!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面红耳赤】:师父说过,是个女孩,师父骗我。

    c+:他们玄学界的人肯定都有猫病!!!

    福娃:碰一下手都这么害羞,接下来还有四十八天要拉小手啊……【吐口烟】

    ----------------

    谢谢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3:32:52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3:33:23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5:59:08

    泠儇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17 16:32:33

    2122299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01:49:25

    柱佳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0:13:40

    煜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16:29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21:14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21:53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22:01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22:08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22:13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24:45

    起名字真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1:59:01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7 12:45:55

    为什么要往我的裤裆里扔地雷!!!qaq!!!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