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事关紧急,不像裴玉那样只能干站在那里不动,叶镜之翻手布下一个结界,直接将母子封了进去。结界里,小男孩仍旧趴在地上拼命地咬肉,像一条没有人性的狗,女人则一次次地冲向结界,却被牢牢关在里面。

    叶镜之看着这对母子,掐弄手诀,并没有念咒语,抬指往结界方向一点。霎时间,一道墨绿色的线从小孩的身上浮现,连到了女人血淋淋的右臂上。

    奚嘉眸色一凛,突然明白了什么,而叶镜之再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咒。他手指所画之处,凭空出现金色符文,画完最后一笔时,金色光辉将整个房间照亮,在年轻女人断了的右臂处,金光汇聚成了一只手,手中牵着一个虚化的金光小男孩。

    这一幕,与现实太过讽刺。现实中小男孩趴在地上吃着母亲的肉,金光之下,女人却牵着孩子的手。

    见到那无端出现在自己右手上的金光和牵着的男孩,年轻女人冲撞结界的动作忽然停住,她痴然地看着那个金光汇聚成的小男孩,最终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叶镜之看了一眼,转首道:“牵灵,是湘西赶尸一派的某种秘术,往往是用血喂养尸体,由此牵住鬼魂的手,操控尸体,带他们回故乡安葬。”

    清冷的声音在漆黑的浓雾中响起,奚嘉仔细地听着。

    “割肉牵灵倒是很少见,牵灵不算危险的秘法,喂点血即可。不过这母亲并没有法力,应当做不到牵灵,所以她便用了割肉牵灵,以日日牵着孩子的右手作为牵灵的媒介,血肉为引,将这孩子的魂魄留在凡间。”

    叶镜之来之前,奚嘉跟在裴玉的身后,看着这个神棍端着罗盘,到处乱走;叶镜之来了以后,翻手就是个结界,将母子俩关住,还有功夫气定神闲地讲解一下这对母子的情况。

    想到这,奚嘉忍不住地转首看向一旁的裴玉:你和人家比,咋就差距那么大呢?

    裴玉瞪大眼:我能和他比?那是叶阎王!你去问问玄学界有几个人敢和他比,想抱他大腿都来不及呢好吗!

    奚嘉恨铁不成钢地摇头。

    这要是他儿子,绝对一巴掌扇回娘胎。

    太没出息了!

    叶镜之这时才看向裴玉,他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浮动,轻轻颔首:“裴道友。”

    裴玉干笑两声,身体不自觉地往奚嘉的身后缩,同时嘿嘿地笑道:“叶阎阎阎阎阎……叶道友!”

    叶镜之仿佛没听出对方的话,他淡淡道:“我感应到我的血滴子破了,所以来看看是什么情况,没想到是裴道友。”

    裴玉立即狗腿道:“我买的,我买的。我花了72点积分买的。这个小鬼比我想象得厉害,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能破了叶道友您的血滴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叶道友,我这就收了这小鬼,让他不能再作乱。呔!小鬼,你纳命来!”

    说着,裴玉捋起袖子就进了结界。

    奚嘉:“……”

    叶镜之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任由对方去抢积分。他转身看向奚嘉,观察了一会儿后,眉头皱起,道:“你的阴气比之前看到的更加凝实了几分。这颗舍利你先戴在身上,之后我每日会在这舍利上施咒,四十九日后,它就可以像那块泰山石一样,吸纳你的阴气。现在它也可以帮你遮蔽大多数阴气。”

    这重逢的地点有点尴尬,奚嘉接过叶镜之手中的透色舍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是不是有点贵重了?”

    叶镜之道:“厉鬼喜食阴气重的凡人,吃了凡人后,可增长功力,更难对付。如果没有东西为你遮蔽阴气,恐怕会有无数厉鬼来这里找你,造成玄学界大动荡。”

    奚嘉:“……”我不是在说这个!

    沉默片刻后,奚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词:“叶大师真是……慈悲心肠。”

    叶镜之:“……”

    久久的尴尬,半晌后,一道低沉淡漠的男声响起:“多谢夸奖。”

    奚嘉:“……”

    必须是玄学界的道德标兵,没跑了!

    奚嘉以前只与这位叶大师见过一面,之后都是听裴玉说对方有多么多么恐怖,多么多么吓人。如今在这种情况下再见面,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相顾无言,然而不过多时,却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立刻转首看去。

    裴玉顶着一头杂草,急道:“跑了!那个女人趁我不注意,居然带着她儿子跑路了!”

    奚嘉:“……”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

    漆黑的大雾之间,哪里还能再看见那对母子的身影。一时间,又陷入了僵局。

    裴玉是又气又急,奚嘉更是无语到恨不得举个牌子告知天下“我不认识这个废柴”,然而叶阎王终究是叶阎王,叶镜之面不改色,左手一抬:“无相青黎。”

    小巧精致的青铜骰子正在奚嘉的口袋里与怂怂玩闹,听了这声音,它突然抖动了两下。怂怂眨巴眼睛,好奇地看着这颗小球,片刻后,无相青黎又安静下来,还是决定和怂怂再玩一会儿。

    叶镜之:“……无相青黎!”

    冷厉的声音过后,一颗青黑色的十八面骰子突然从奚嘉的口袋里飞出,落入叶镜之的掌心。他手指一转,青铜骰子立刻旋飞而起,浮在半空中。只见那十八个青铜面不断地旋转,突然有一面停在了叶镜之的面前,叶镜之手指一点,从那面中猛然拔出一把金色长剑。

    剑一出鞘……出骰子,四周翻滚的黑气竟然停顿下来。叶镜之右手执剑,向前方直直劈出一剑,剑势浩荡,金光冲天,黑色的阴气直接被劈出一道口子。

    金光所到之处,阴气退散。

    不过多时,黑气全部消散,奚嘉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七层,就站在这楼梯口!墙角仍旧放着那个烧过纸钱的铁盆,两边两户人家的大门都大敞着,老道士和那对夫妻就躺在角落里,昏迷不醒,空荡荡的七层没有一点动静。

    叶镜之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便道:“我去这里看看,你们去那里吧。”

    明明之前根本没来过这栋楼,叶镜之却果断地进了那对母子的房门。

    奚嘉道:“叶大师这么厉害,居然知道哪扇门是那对母子的?”

    裴玉抖抖索索:“……有了无相青黎的叶阎王,不行,太恐怖了,我要回家!”

    奚嘉再也忍不住地一巴掌糊上去:“进来!”

    既然叶镜之选了危险的那扇门,那奚嘉和裴玉等于是进另一扇门里旅游散步的。这对夫妻的房子和奚嘉的房子布局一样,奚嘉轻松地走遍了主卧、次卧、厨房、卫生间和客厅,走完客厅时,他突然停住脚步:“如果说他们曾经是一家五口住在一起,主卧是夫妻,次卧是两个孩子,那爷爷住在哪里?”

    裴玉想都没想,指向了角落里的一扇门:“那里不是还有个门吗?”

    奚嘉皱眉:“我家的杂物间就在那里,只有三平米大小。”

    “那还能住哪儿,总不能打地铺吧?”

    奚嘉没有回答,他抬步上前,打开了那扇门。当大门打开的一刹那,残酷冰冷的月光从狭窄的天窗外投射进来,奚嘉慢慢眯了眸子,盯着那个蜷缩在铁板床上的老人。

    裴玉也跟了上来,看到这个房间时,他惊道:“这也能住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