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能够找到问题的根源,却不一定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虽说裴玉这人极其不靠谱,但毕竟是目前能找到的唯一的捉鬼天师,奚嘉便把自己刚才见到的事情告诉给了对方。

    裴玉一愣:“那母子是鬼?”

    奚嘉轻轻摇首:“我见过不少鬼,常人是难以见鬼的,除非怨气极重的厉鬼才有可能在晚上拥有实体,被普通人看见。他们似乎不是鬼,那小孩的身体有体温,女人的身上虽然有很浓的血腥味,但好像也不是鬼。”

    裴玉瞪大眼:“怎么会有很浓的血腥味?!该不会……”

    奚嘉面无表情道:“就不许人家今天中午吃鸡,正在放鸡血?”

    裴玉:“……许。”

    鸡:所以我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楼梯间里,两扇门紧紧关上,挡住了两间房子里的一切气息。放在墙角的铁盆里,被烧焦的纸钱堆中,最后一点火星终于慢慢灰暗。

    离开这栋楼后,裴玉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出了四个长相奇特的黑色铁块。这铁块好似许多人小时候玩的陀螺,圆锥刚体,通体透黑,只在最下方的尖点上呈现血红色。当裴玉晃动这陀螺铁块时,底下的血红色尖点竟然还会轻轻摇动,奚嘉这才发现,那尖点根本就是个透明的容器,里面盛了几滴鲜红的血。

    奚嘉饶有兴趣地多看了几眼,裴玉却得意道:“你也看出来,我这个包很时髦了?”

    奚嘉闻言一愣,这才把视线从黑色铁块转移到裴玉的包上,然后他就:“……”

    裴玉一脸得瑟地拍着一个墨绿色的斜跨小包,包面上绣着一道道黑龙纹路,在开包的搭扣上,是一块白色的猫眼石。这是一块极其诡异的猫眼石,当奚嘉仔细凝视它时,发现它好像突然眨了眨眼,宛若真猫。

    裴玉道:“这是我花了88点积分才从天工斋那里买来的乾坤包,上个月底才上架,就这么一只,还被我给抢到了。这可是今年最时尚的元素,无论是颜色、花纹,圈内最潮的包就是我这款玄龙乾坤包了。你觉得怎么样?”

    奚嘉:“……gay里gay气的。”

    裴玉:“什么气?”

    奚嘉微微一笑:“相当王霸之气了。”

    裴玉:“那是。”

    得到夸奖后,裴神棍更加勤快地布置起结界来。

    他将四个陀螺埋在了这栋房子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所有陀螺只把血色尖点插入土壤中,当最后一个尖点也插完后,裴玉掏出一张黄色符录,轻声念了起来。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按行五岳,四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定!”

    符纸在空中无火自燃,四道血线突然从四个角落射向裴玉的手心,他翻手便抓住了这连接在一起的四根血线,右手一捏,猛地拍地,将那四根血线死死压在了大地上。

    那四根线仿佛有生命意识,在裴玉的手中不断挣扎着,只见他忽然咬破自己的手指,将指尖的血珠狠狠按在四根血线交集的那一点上。

    轰!

    血珠镇四线,四线镇阴邪。

    奚嘉抬头看天,只见一道阳光透过云层,缓缓照耀在了小区里。那股一直弥漫在小区上空的阴气慢慢褪去,刚刚还僵尸一样的小区居民们突然有了生气,聊天的妇女们互相笑着,锻炼的老人们更加有了精神。

    唯独他们面前的这栋楼,依旧被浓郁的黑气笼罩。

    裴玉嘬着手指,等指尖不再冒血后,才道:“我目前只能把阴气隔绝在这栋楼里,不往外散。我的血不行,恐怕不能镇压这里的阴气多久,等会儿我就上天工斋,订购一下叶阎王的血滴子。”

    奚嘉一愣:“血滴子?”

    裴玉道:“刚才我就是拿血滴子来镇压阴气的。咦,你没看见吗,我刚才拿出来了啊,四个血滴子。那尖头的血你看到没,是我的血,血滴子煞气重,就算我是血的主人,它们也不想听我的,只能用我的血压住它们。”

    说着,裴玉拿出手机,点开“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公众号,又点进下方一个叫做“天工斋”的选择栏。他按下按钮的下一刻,一家微店便出现在了奚嘉的眼前。

    奚嘉:“……”

    裴玉:“我搜索一下啊,血滴子……喏,你看,叶阎王的血滴子销售量排行第二。”

    奚嘉仔细看了看,只见血滴子名录下,销量第一的是“南易-血滴子”。他原本还觉得困惑,怎么排名第二的血滴子比排名第一的卖得还多?当他再看到两者价格后,顿时明悟。

    南易-血滴子:8积分/个。

    叶镜之-血滴子:18积分/个。

    原来玄学界的人也讲究物美价廉啊!

    ……不对,重点是为什么还有个微店!

    有公众号、墨斗榜就算了,怎么还来了一个微店,你们就这么与时俱进吗!

    裴玉没察觉到奚嘉古怪的脸色,他肉疼道:“这只厉鬼的阴气比我以前见到的每个都重,买南易的血滴子估计用处不大,必须买叶阎王的。18积分,四个,那就是72积分啊!够我杀一个半个月的鬼了。”

    一边下单,裴玉一边给奚嘉吹牛。

    撇除了那些毫无意义、夸颂裴神棍本人有多么威武雄壮的话之外,奚嘉总算听出了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公众号,每天都会给用户推送玄学界的当日新闻。比如昨天晚上,奚嘉就收到了他们推送的一个消息——

    《震惊!无相青黎竟然易主?叶阎王送出定情信物!》

    看到这个消息的下一刻,奚嘉就一巴掌糊在了裴神棍的脸上。

    这巴掌来得太快,裴神棍正呵呵傻笑呢,根本没躲开。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抽后,裴玉刚欲发怒,却见奚嘉举起手机,冷笑道:“这篇文章是你写的?”

    裴玉顿时蔫了,心虚地嘿嘿一笑:“没,没……我就是供个稿,文章绝对是‘鬼知道’的人自己写的。”

    点开这篇文章,阅读量竟然有10万+,点赞数高达三万六。无数人在底下留言——

    【6666666,标题党我只服“鬼知道”。】

    【你好,我是u哔震惊部负责人,小编明天来上班。】

    【真不愧是道德标兵叶阎王,这种事都管,还把无相青黎给借出去了。这要是那个拥有极阴之体的凡人不还怎么办?那可是无相青黎啊,想想我的口水就下来了……】

    【楼上放q!那个狼心狗肺的凡人能打得过叶阎王?他要是敢不还,叶阎王能让他成为一个积分!】

    【叶小友真是慈悲心肠,阿弥陀佛。】

    看到这些的奚嘉:“……”

    有毒啊!谁是狼心狗肺的凡人!谁是一个积分!

    和裴玉接触的这两天,奚嘉早就知道,在他们玄学界里,杀一个厉鬼,可以获得一个积分。如果这个厉鬼曾经杀过一个人,那就可以得到两积分;杀过两个人,就是三积分,以此类推。

    然而杀过人的厉鬼终究是少数,毕竟大多数厉鬼在报仇之后就会自己走进轮回,还有许多厉鬼法力不够,根本杀不了人。所以对于裴玉这类捉鬼天师而言,每个月最多只能拿到一百积分。

    至于那个来自星星的叶阎王,他根本开了挂,不算在其中。

    除此以外,获得积分的方法还有给“鬼知道”供稿、提供商品让天工斋贩卖。

    天工斋是玄学界著名的炼宝门派,祖师爷是匠神鲁班,他们最出名的镇斋之宝墨斗榜就是用鲁班的墨斗改造而来。除此以外,他们还从第一百四十二代祖师爷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开辟了一条新的炼宝法门,从此给门派取名天工斋。

    每年天工斋都会向“鬼知道”提供大笔资金,算是它的大股东,所以“鬼知道”的公众号页面下方,就链接了天工斋的微店地址。

    玄学界的人各个不差钱,那世俗界的钞票他们每个人都不需要,流通的货币慢慢就变成了捉鬼的积分。比如裴玉把自己的血滴子放在天工斋卖,卖了积分后,收益他与天工斋五五分。

    “我听说,南易好像是和天工斋六|四分,叶阎王居然是八二分。这太不公平了,叶阎王根本不差积分,凭什么他就积分滚积分,越来越有积分,我就越来越穷?这种大资本垄断,简直太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奚嘉:“……”你们这些人的存在,就已经够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好吗!

    懒得理他,奚嘉一直低头浏览这个“鬼知道”的公众号页面。

    将阴气封在那栋楼以后,奚嘉和裴玉便坐在旁边的小花园里,观察那栋楼的动向。在那两户人家里,爷爷去世的那家人似乎一直不在家,可能是回老家办葬礼去了。而母子二人的那家,却很少出门。

    傍晚,女人牵着小男孩,到楼下倒垃圾。

    就好像是一对最普通的母子,除了身上浓郁到几乎快成实体的阴气外,他们和普通母子没有任何差别。

    第二天,裴玉就收到了天工斋快递过来的血滴子,他立即用叶镜之的血滴子作法。这次奚嘉果然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叶镜之的四根血线根本没有聚集到裴玉的手中,那四根线拔地而起,飞速向上窜去,汇聚于这栋楼的第七层,牢牢地锁住了两户人家。

    阴气瞬间被压榨到了楼房的第七层,那阴气叫嚣着想往外逃窜,但刚刚碰到血线,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震了回去。

    实力差距,由此可见。

    然而裴玉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了:“连叶阎王的血滴子都不能直接抓到那只恶鬼,奚嘉,我可能低估了这只鬼的实力。我得回首都一趟,找我师叔要点东西,很快回来。这只鬼非比寻常,你小心一点,实在不行就用无相青黎砸它。我就不信了,它连无相青黎都不怕?”

    说完,裴玉便急匆匆地走了。

    衣服里的青铜骰子骄傲地晃动了两下,似乎在提醒奚嘉“要是真有问题就把我给丢出去,我来保护你”。奚嘉无奈地笑了,他低头看着这颗青铜骰子,笑道:“裴玉要我把你当石头扔呢,还这么高兴?”

    无相青黎突然愣住。过了片刻,它气汹汹地抖动起来。

    刚走出小区的裴玉忽然打了个寒颤:“我还会感冒?”

    既然事情严重到了裴玉也无法解决的程度了,奚嘉思考片刻,最后并没有回家。他拿着一袋猫粮,抱着自家怂怂,坐在那栋楼下,静静地守着。

    夜色深邃,俊秀的年轻人低头抚着小猫,一边用掌心给小黑猫喂着猫粮。已经是凌晨时分,他仍旧坐在这里,仿佛在守卫着什么,又仿佛在保护着什么人。

    然而奚嘉并没有等到那只厉鬼出来作乱。

    凌晨三点,一个憔悴消瘦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身穿道袍的老道士,脚步匆匆地赶到了这栋楼下。那两人也见到了奚嘉,惊讶地看着奚嘉,似乎不明白半夜三更的,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要坐在这里逗猫。

    多看了奚嘉几眼、确定他并不危险后,那妇女转过头对那老道士说道:“大师,求求您,快把那只厉鬼收走!我快受不了了,求求您做法赶紧收了他吧,那个老头子死了都不安稳,我要他魂飞魄散!”

    作者有话要说:  某玄学界人士:看到五箱青梨,我口水就下来了……

    五箱青梨:宝宝砸死你!!!

    --------------------

    天上的镜子不说话,地上的c+想打架~

    你们听出来这是什么歌了吗?23333333

    ------------

    谢谢

    煜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1 11:37:30

    鸢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1 12:37:25

    小二的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1 14:20:55

    浣熊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1 14:48:05

    给你们唱首歌:啊巴扎黑~233333好听不~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