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凌晨一点的月,昏昏沉沉地笼罩着这片小区。

    在进入小区的一刹那奚嘉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

    这片小区是前几年新建的,坐落于苏城发展最快、房价最高的园区,与景独湖比邻。站在七层以上,远远可以看见跨湖高架路和波光粼粼的景独湖,又是学区房,如果不是奚嘉的老房子正好拆迁拿了一笔补偿款,他根本买不起这里的房子。

    因为靠近创意产业园,这里的住客有不少是程序员。程序员工资高,但几乎天天加班,别说现在是凌晨一点,就算是凌晨三点,偶尔也会有程序员加班回来,绝不可能如此安静,连一盏灯、一点声音都没有。

    奚嘉的眉头慢慢皱紧,而他的身旁,裴玉则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录。他所画的这道符录比之前叶镜之在奚嘉大门上画的那道符录要淡了许多,画完最后一笔后,裴玉伸指在中间一点,赫然间,金色的光芒便充斥了整个小区。

    “去!”

    下一刻,奚嘉瞳孔一缩,惊愕地看着这一片笼罩了整个小区的黑气。

    裴玉也没想过,自己居然会看到这样的情景。这片小区横跨了两个街区,占地面积极广,然而此刻,浓郁阴森的阴气将小区缠绕入内,围成了一个无声之城。

    微风从外界吹过,只吹到小区门口,便被那浓郁到可怖的阴气打散。

    裴玉惊道:“这么浓的阴气,奚嘉,是你造成的?”

    在进入小区的时候,奚嘉就察觉到了不对,也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阴气。如今真正看到这股阴气的规模后,他道:“不是我。两天前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这样。裴玉,你能找出来到底是哪里有这么重的阴气吗?”

    裴玉摇首:“子时阴门开,凡间阴气大盛。现在别说你这小区,就是外面的大马路上,也会有一点微弱的阴气和几个游魂。我师父和叶阎王他们或许可以在凌晨找到阴气的源头,但我不行,得等日出之后,阳气驱邪,我才能找到原因。”

    既然无法找到原因,那两人就在小区里逛了一会儿,最后回家。

    奚嘉本身就不是捉鬼天师,一点法术都不会,更别提找鬼。而他身边的这个裴神棍,自称是年轻一代的什么领军人物,却压根靠不住,真像个神棍。

    等到第二日中午,阳气大盛,裴玉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玄铁罗盘,神经兮兮地在小区里溜达起来。他不停地低头看罗盘,又抬头去看周围的建筑、树木布局,嘴里念念有词,声音极低,根本无法听清。

    到了白天,小区一下子恢复了正常。

    今天是工作日,小区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妇女在花园里聊天散步,还有几个老人正在锻炼身体。

    奚嘉跟在裴玉的身边,神情淡漠地看着小区里的这些居民。他从未与这些人接触过,或者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很少出门,因为不想让这些人沾染到自己的阴气,导致生病甚至出事。

    今天早上奚嘉自顾自地与无相青黎说了几句话,希望对方能只挡住自己的阴气,不要挡住自己能看见阴气的眼睛。奚嘉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这无相青黎真是有灵性,真的收敛了一点威势,让奚嘉能够不凭借裴玉的符咒,直接看见笼罩在小区上空的黑气。

    而如今在奚嘉的眼中,这些居民的脸上都浮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黑气。那层黑气如同黑纱面罩,罩在这些人的脸上,可他们全然无知,各个表情僵硬地做着自己的事。说是在聊天,却神色诡异,目光呆滞,好像正看着一团空气;说是在锻炼,却连关节都不扭动一下,整个人如同僵尸,直挺挺地做着奇怪的动作。

    这个小区里,除了奚嘉和裴玉外,其他人仿佛成了一个个牵线木偶,麻木地做着自己以往每天做的事情,完成任务。

    裴玉道:“先找到源头,暂时不要打扰他们。在游魂中有一类鬼,他们过了48小时也不会投胎,因为他们忘记自己已经死去。这个时候你不能直白地告诉他‘你已经死了’,他们会受到惊吓,甚至魂飞魄散,你必须用各种暗示让他自己意识到自己死了,这才能投胎转世。这些人和游魂的情况有几分像,不能轻举妄动。”

    奚嘉本也没有想去提醒这些人,他只是远远地看着,没有靠近。

    两人在小区里找了三圈,那阴气浓成一片,根本无法凭借阴气的浓郁程度找出源头。裴玉焦躁地揉着头发,一旁,奚嘉却停住脚步,神色莫名地看着远处的几个小孩。

    这个时间,大多数小孩都该去上学了,但在小区的游乐区里,还是有三个小孩蹲在沙坑里玩沙子。他们看上去只有三四岁,可能还没上幼儿园,其中两个孩子围在一起堆城堡,只剩一个小男孩孤伶伶地蹲在沙坑的角落里,一个人舀沙子、堆沙子。

    奚嘉远远地看着,目光渐渐迷离,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热闹的院子里,所有孩子都在追逐玩闹,一个矮小的影子躲在墙角后,羡慕地看着他们。终于,他忍不住地迈出腿想要走过去,小手臂却被人从身后拉住。转过身,一个目光柔和的中年男人弯下腰,温柔地揉着他的头发,轻声说道:“嘉嘉,不能去,爸爸陪你玩好不好?”

    轻轻地叹了一声气,奚嘉转开视线,抬步再往前走。他才刚走一步,忽然听到游乐区那边传来一道“砰”的巨响,他赶紧转首看去,只见那孤伶伶的小男孩突然摔倒在地,额头整个撞在了沙坑边缘的水泥上。

    奚嘉睁大眼,赶紧跑了过去。

    “疼不疼,没事吧?小朋友,有没有磕到哪儿……”

    不远处玩沙子的两个小孩只是扫了这边一眼,压根没来帮忙扶人。奚嘉将那小男孩抱了起来。原本已经做好打算,看到小男孩头破血流的景象了,谁知这小男孩的额头只是青紫了一大块,居然没有流血。

    奚嘉微怔。

    这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小孩,他轻轻摇头,抿着嘴不说话。也不说疼,也不哭,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低下了头,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奚嘉轻声问道:“你家在哪儿,哥哥送你回家。”

    小男孩伸出手,指了指远处的一栋楼。

    奚嘉转头看到裴玉已经越走越远,根本没注意到他这里的情况。反正只是送一个小孩回家,不需要多长时间,于是他直接抱起小男孩往那栋楼走去。

    这小男孩的脸上也有一层淡淡的阴气,他好像从没被人这么抱过,小脑袋死死地埋在奚嘉的怀里,不敢说一个字,但是当奚嘉问他住在哪一层时,他又会抬起头,指向某个方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