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奚嘉从小就能看见鬼,小时候也见过捉鬼天师。

    当时他才不过四岁,正所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从不害怕那些长相诡谲恐怖的鬼,但却让他的父母操碎了心。奚嘉母亲去得早,父亲给他找了多少假天师、假灵婆,根本没有用,直到四岁时,一个白胡子老头给了他镇压阴气的玉石,他才第一次见到了捉鬼天师。

    四岁的记忆早已模糊,但在父亲去世前,奚嘉曾不止一次地听父亲说过:“那位大师真是慈眉善目、平易近人,给了你这样的好东西,保佑你健健康康的长大,还不要一分钱。嘉嘉,你要好好感激大师。”

    于是十九年后,抱着“捉鬼天师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好心人”想法的奚嘉,遇到了一个满嘴跑火车、相当不靠谱的裴大师,关注了一个古里古怪的微信公众号,还见到了一个来自星星的玄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

    裴玉没注意到奚嘉古怪的脸色,他开始滚动墨斗前方的齿轮,不过多时,浮现在奚嘉面前的文字便等比例地缩小。等裴玉等人的名字已经缩小成地上的一个金色亮点时,那颗悬在空中的金色星星终于落了下来。

    裴玉道:“滚动墨斗的线轮,可以控制墨斗榜的大小。线轮就是前面的这个齿轮。现在你能看清叶阎王的名字了吧?你眼神也太不好了,我都说了那个金色的亮点就是叶阎王的名字,你居然还看不清。”

    奚嘉无语道:“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缩小到现在这个尺寸,让我看清楚他的名字?”

    裴玉脸色一僵,过了片刻他嘿嘿笑道:“我要缩小到这个尺寸,你不就看不清我的名字了吗?”

    奚嘉低头看了一眼底下那一个个的金色亮点。

    ……不就是第七名,谁要看清你的名字。

    没再理他,奚嘉定神看着那个悬浮在自己面前的金色名字。金色的粉末从墨斗中不断地飘出,这天地间,弯月已上中天,四围寂静空旷,底下是一种星星点点的金色亮光,飘浮在半空中的名字有且只有一个——

    叶镜之。

    奚嘉轻声地念着这个名字,谁料他刚刚说出口,裴玉突然捂住了他的嘴:“嘘!你怎么能念叶阎王的名字?他万一听到了怎么办?”

    奚嘉微愣:“他在这附近?”

    “我师父那辈的天师里,有几个前辈,只要你念了他们的名字,千里之外,他们也能注意到你的行踪。谁知道叶阎王到底有多厉害,万一他像他师父当年那么厉害,那你一念他的名字,他不就听到了?”

    奚嘉错愕地看着裴玉:“……千里之外,也能听到别人在念自己的名字?”

    裴玉理所当然地点头:“反正叶阎王的师父能做到这一点。”

    “那如果有人也叫这个名字怎么办?”

    裴玉:“……”

    “虽然叶……叶大师这个名字,好像是挺特殊的,但整个华夏十四亿人,总得有好几个叫这个名字吧。难道他每天都能听到耳边有一群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假想一下,叶大师正在捉鬼,突然耳边一声怒吼:“叶镜之!今天睡厨房!”这必须得懵了,说不定那只鬼还能侥幸逃脱。

    再假想一下,叶大师正在便秘,关键时刻,突然有人在耳边说:“叶镜之,人家还要嘛,你今天晚上太凶猛了,人家好喜欢~”这必须得憋回去了,指不定还要再便秘三天。

    其实这些情况还都是好的了,想像一下,如果叶大师正在和爱人做嘿嘿嘿的事情,两人刚上兴头,叶大师快要射♂了,突然有人往他耳朵里吼:“32号叶镜之,进手术室割哔皮!”

    这下完了,叶大师说不定得萎了,也得告别下半生的性福生活了。

    而且别说叫叶镜之了,如果人家喊的是叶静之、叶敬之、叶竞之……叶大师会不会听见?假设再碰到一个前后音不分的,好家伙,叶近之、叶禁之、叶尽之……这些都会听见吧。

    越想越歪,再回忆起那张俊美禁欲的脸,奚嘉怎么也想象不出对方便秘阳痿的样子。

    裴玉也从没被人问过这种问题,他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一个答案,只能粗着嗓子说:“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别念他的名字,要是被他注意到我们,那多完蛋啊!”

    奚嘉默默点头。

    话题很快又回到最开始,兴许不想奚嘉再问那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裴玉这次耐心地解释道:“墨斗榜是每个月都会更新一次,天工榜也是。但是墨斗榜的杀鬼人数是实时变动的,所以需要用墨斗来计数。我这个月捉了五十多只鬼,其实已经很多了,平均每天三只。但叶阎王和我们不同,一来他天生可见阴气,对妖魔鬼怪洞悉明晰;二来……他其实是咱们玄学界的道德标兵。”

    奚嘉怔住:“道德标兵?你们还评选这个?”该不会还有什么五好学生……五好天师,优秀天师干部吧?!

    裴玉赶紧摇头:“你想什么呢,我们没事评选这个干什么。叶阎王的道德标兵是咱们公认的,他这个人虽然特别冷淡,难以接触,但他对杀鬼特别特别热衷。这世上,一共有三种鬼。”

    “第一是游魂,也就是刚死没多久,游荡在凡间的魂魄。这类鬼会在死后的48小时内进入轮回,不需我们操心。”

    “第二是野鬼,很多人死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无法投胎转世。他们有的是阳寿未尽,有的是还有心愿没有完成,有的根本不知道原因,总而言之,他们不是恶鬼,但是会在世间游荡。”

    奚嘉轻轻颔首。这两种鬼他经常见,基本上他每日见到的就是这类鬼,都不会伤害人类。

    “第三种,就是幽怨厉鬼。”裴玉的声音瞬间低了下来,“厉鬼勾魂,杀人夺命。有的厉鬼还有理智,只会对自己的仇人报复,报仇成功后,就会转世投胎。但有的厉鬼……它们杀害人类,从无缘由。有时候为了报仇,它们会害了无辜人的性命。”

    奚嘉垂眸道:“天师捉的应该就是厉鬼吧。”

    裴玉道:“嗯,只要是厉鬼,我们都会捉。这世上不公平的事太多,奸恶之人也太多。坏人死了后成为厉鬼的可能性远超常人,所以厉鬼是永远捉不完的,我们只能尽量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让它们祸害凡人。叶阎王之所以被我们年轻一代称为阎王,是因为‘阎王杀小鬼’。四年前,正是百年一见的阖户阴年,酆都阴|门大开,十万厉鬼从轮回中飞出,霍乱人间。叶阎王和无相青黎一起冲入酆都,杀了八千四百六十一只恶鬼。从此以后,他就是叶阎王,也是我们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白白净净的脸上露出一副悲悯感慨的神色,裴玉愤慨慷然地说道:“虽然我一直有点害怕叶阎王,但说实话,我们玄学界里少有他这种24小时不眠不休、认真杀鬼的人了。所以他在墨斗榜上的排名才那么高,所以他看到你阴气这么重以后,才会借给你无相青黎,否则肯定会有恶鬼因为你的阴气,而作乱凡间……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

    奚嘉低头抚摸着脖子上的那颗青铜骰子,冰凉的触感顺着指腹,传入心中。俊秀的年轻人低声问道:“无相青黎真的有那么厉害?”

    裴玉正郁闷着,听了这话,他心虚地看了无相青黎一眼,小声道:“嗯,反正……反正我是不敢碰它的。”

    这话落地,青铜骰子自个儿在奚嘉的手里滚了两圈,仿佛在说:怂货,谁要你碰!

    忽然,裴玉“咦”了一声,说道:“我懂了,难怪我没有在王导的剧组里找到鬼,但那里阴气又很重。一来可能是你的阴气有泄出去,二来那里可能真的有厉鬼,但你戴着无相青黎去剧组,那只厉鬼肯定被无相青黎的煞气给吓跑了!”

    越说越觉得真相就是这样,裴玉嘿嘿一笑,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奚嘉摸着青铜骰子,似笑非笑地看向裴玉,片刻后,淡淡道:“裴大师真是机智。”

    裴玉摆摆手:“那是,毕竟我是墨斗第七。”

    一边说着,裴玉一边将墨斗收起来。当他收回墨斗的时候,悬浮在半空中的榜单又慢慢变回了原先的大小。“叶镜之”三个字再次升回天空,成为一颗耀眼闪亮的星,奚嘉远远望了一眼那颗星,一低头:“咦,裴大师,你怎么掉到第九名了?”

    裴玉一惊,半晌后:“靠!江桐、江琼这对兄妹肯定又一起杀鬼了,太过分了,他们俩个每次都组队杀鬼,事半功倍,这一点都不公平!”

    奚嘉对他们玄学界的事情并无太大兴趣,眼见天色已晚,他得乘最后一班大巴回苏城,于是抬步走回医院,准备和陈涛道别。刚走到一半,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别别扭扭的声音:“奚嘉,你说叶阎王去首都前,在苏城待过?”

    脚下步子顿住,奚嘉转首:“嗯,怎么了?”

    “叶阎王出现的地方,往往厉鬼特别多。现在到了三月的下半旬了,墨斗榜的竞争太激烈了,我也想去苏城,那里肯定有很多积分……哦不,很多恶鬼。既然叶阎王为了你要去首都,那苏城的厉鬼就交给我了。铲恶捉鬼,是我们天师的责任,义不容辞!”

    奚嘉:“……”

    你刚才说漏嘴了你知道吗!

    无论如何,当奚嘉坐上大巴回苏城时,那位裴大师就这么凑不要脸地跟了上来。一路上,裴大师成了话痨,每时每刻都要询问一下苏城的情况,按照他的说法:“我这辈子还真没去过苏城,听说很漂亮?你们江南水乡肯定不错,人家还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嘿嘿嘿,苏城的美女是不是特别多……”

    奚嘉懒得理他,但是听他说多了也烦,没等奚嘉开口阻止,一颗古朴的青铜骰子就突然飞到了裴玉的面前,傲气十足地抖了抖。

    裴神棍睁大眼,死死地盯着这颗青铜骰子,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不过多久,裴玉就乖乖地缩到了角落里,再也不敢和奚嘉说一句话。

    回到苏城,已经是凌晨一点。裴玉人生地不熟,大半夜的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就厚着脸皮跟在奚嘉的身后,一起坐上了出租车。

    到小区门口时,奚嘉下了车,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裴大师,我们很熟吗?”

    裴玉迷迷糊糊地反问道:“我们不熟?”

    奚嘉:“……”

    实在甩不开这块牛皮糖,奚嘉无语地向小区走去,他的身旁,裴玉还在唠唠叨叨地说着。就在一只脚跨入小区大门的一刹那,奚嘉的身子突然僵住,他猛地抬头,看向这片被黑夜笼罩的小区。

    只见幽暗的月色透过茂密的树木,勉强将小区照出一个略有轮廓的暗色影子。路两旁的路灯被行道树的树叶遮蔽住,只有很少的灯光从穿过重叠的树叶,照在小路上。冰冷的晚风吹过,激得人身体一颤,吹得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静谧神秘。

    小区里,安静得吓人。

    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也没有一个居民发出半点声响。

    慢慢的,裴玉也停住了声音,缓缓抬头,神色凝重地看向这片小区。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以后——

    奚嘉:……你真的能听到别人喊你的名字吗?

    叶镜之:能。

    奚嘉:那要我们在嘿嘿嘿的时候,有人喊你怎么办,你不会萎了吧?!

    叶镜之:……

    我的读者真是机智哈哈哈,蠢作者的细纲是每天手写的,以前写细纲的时候,都得写“奚嘉”两个字,笔画特别多(。),后来你们说了c+,从此以后我就写c+了~哈哈哈,太方便了~给你们么么啾~

    艾玛差点忘了,今天晚上蠢作者的《古典音乐之王》要二刷啦~想要这本个志的小天使,可以去看作者的微博~上面有个志的发售信息~

    谢谢

    沉陆的甜玉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02:43:15

    四月中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04:26:05

    清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08:02:54

    无脸人面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12:19:30

    2212272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12:23:58

    韩亦舞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9 12:36:49

    尺素流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14:34:33

    飘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14:35:46

    瑾瑜不是金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15:23:41

    y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20:04:32

    逗比不靠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9 22:49:09

    给你们小糖糖~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