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第四十四章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 一巴掌糊上去,打得稻文狗吃屎。

    所谓江南水乡,依山傍水, 青树连翠。平湖风景区位于j省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 前两年刚刚被评为了国家级单a级风景区。两年下来, 星级没往上涨, 客流量却越来越少,愁坏了县政府。

    不过这个月初, 一群人却抬着机器、扛着大包小包,走进了平湖自然风景区。闻讯,十里八村的乡亲各个新奇地往风景区涌, 没见着人, 就被安保拦下了。

    “咱们怎么说也是个要上影院的电影, 让那些乡下人离远点, 碰着机器了算你的还是我的?”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 身板单薄, 坐在山头活像一根绕绕歪歪的狗尾巴草。此刻他坐在导演椅上,满脸不屑地斜了山底下那群农民一眼, 对自个儿的副导演说道:“我们这部电影, 投资千万, 一台机器就要几十万……”

    大清早, 剧组还没开机。导演骂骂咧咧地说教着, 女主角刚刚抵达剧组开始化妆, 那边, 龙套配角们却已经准备好了。

    这支来平湖风景区取景的剧组,拍的电影叫《校花惊魂夜》,听名字就是个纯种的国产恐怖片。

    国家前几年有规定,建国后妖精不许成精,当然也不能有鬼,所以这年头的国产恐怖片各个都是精神分裂,这部电影也没例外。

    虽说国家对恐怖片的审核严格到了面目全非的程度,但每年还必须得有一两部恐怖片上影院,以完成某种影片份额。这部《校花惊魂夜》七月份就要上院线了,三月份才开拍,导演却一点都不急。

    女主角在化妆室里聊天喝茶,男主角现在还在县里的宾馆睡大觉,只苦了一群龙套配角,三个人在片场里一直等着。到了大中午,导演才懒洋洋地带着剧组往林子深处走,准备开拍。

    “那边几个演员,剧本什么的看了吧,等会儿别ng,咱们一遍过。”

    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影片刚开头的吓人戏。这类国产鬼片,一般高开低走,开头的吓人程度就是影片的巅峰。在这部《校花惊魂夜》里,开头是一场深林间的追杀戏。

    平湖风景区的自然地貌保存得相当完整,数十米高的乔木高耸入天,将蓝天遮蔽。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拍戏,风一吹过来,四面八方的树叶都哗啦啦作响,大白天的也莫名会有种阴森森的氛围。

    导演一喊开始,三个龙套就赶紧跑了出去。跑在后面的两个人不停地扭头往回看,脸上糊了不少血浆,双眼瞪得宛若铜铃,面露惊悚,忽然不知道看到什么,就尖叫着倒了下去。

    摄像机还在追前面的最后一个龙套,他追得越来越快,突然只见那配角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他踉跄地往前又爬了几步,但摄像大哥却直接绕到他的身前,从前面拍摄他的脸。

    清秀干净的脸上全是骇然的神色,双眸死死瞪大,身体不断地颤抖。

    镜头越逼越近,越逼越近,只听一道绝望的尖叫声,导演高兴地喊道:“卡!好,这遍过!”

    刚刚倒在地上的配角们都站了起来,剧组又继续忙碌。

    奚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自个儿站了起来。他先去化妆间把衣服换了,之后便走到剧组休息的茶水间,把放在角落里的行李箱拎起就往外走。

    刚走到一半,一个壮硕的年轻人就跑了过来,见他这番模样,苦口婆心地劝道:“嘉哥,这种龙套角色你演他干嘛。”

    奚嘉低头看着自己大学时的死党:“我不演戏赚钱,你养我么?”

    陈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没说不让你演戏,但您老能别一直演这种一分钟就死的龙套角色么?今天这个王导还和我说你来着,他说你长得不错,演技也还算可以,完全可以演个有名有姓的配角,问我怎么就让你演个龙套了。你也知道的,王导后面有人,要不然他第一次拍电影也不可能上影院。你就听我句劝吧,下次演个戏份多点的,行不行?”

    奚嘉把行李箱放下:“这个角色戏份挺多的了。”

    陈涛睁大眼睛:“被追一下、然后拍个正脸,这叫戏份多?你看看,你昨天才来剧组,今天就拍完走了,连换洗衣服都不用带第二件。这戏份还叫多的话,嘉哥,你的良心不痛吗?”

    奚嘉拍拍好友的肩膀,一脸认真道:“我们帅哥没有良心。”

    陈涛:“……”

    说再多的话也没用,和死党道别后,奚嘉拎着行李箱,自个儿走下了山。临走前,他还不忘挥挥手,一脸真诚地说道:“最近手头紧,下次有这种好角色,记得再提醒我。特别是王导的戏,我还想多接几部。”

    陈涛气得捡起一颗石子砸了过去:“你就拍那点戏份,能有多少片酬。有几个导演像王导这么人傻钱多,下次我一定给你安排个戏份多点的,你给我等着!”

    离开了平湖风景区后,奚嘉直接坐大巴回苏城。望着窗外不断飞向身后的行道树,俊秀漂亮的年轻人将耳机塞上,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车外的绿水蓝天。

    奚嘉去年大学毕业,然后直接成了无业游民。

    按理说像他这种计算机行业,一毕业该是最吃香的:工资远超同龄人,拼搏个几年,就能存出个首付。但在他们宿舍,却有两个人不走寻常路。

    一个是变身无业游民、打死也不肯去找工作的奚嘉,还有一个就是陈涛。

    陈涛从小有个演员梦,没想长相不过关,演技也压根没有,毕业后直接去了横店,从龙套做起,最近半年成了龙套头子,负责给剧组联系龙套演员。他手底下最大的龙套,就是好哥们奚嘉。

    大学时候奚嘉整天神出鬼没,经常翘课,半天不见人影。宿舍四个人里,他也只和陈涛关系不错,另外两个舍友根本说不上话。不过奚嘉在学校里的名气倒是不小,刚入学的时候就被学姐偷拍过照片,直接评为了“计院(计算机学院)一枝花”。

    有这么一张校草脸,按理说只要进了娱乐圈,不能大火,也能赚笔小钱。但奚嘉偏偏就要演龙套,最好只有一场戏,超越三场就必然拒绝。每次只在剧组待一天,当天到、当天走人更好,不和剧组里的人扯上一点关系。

    有这么个不上进的死党,陈涛真是怒其不争,却又拿他没办法。为了不让死党饿死,只能经常给他找角色。

    奇怪的是,奚嘉这张脸却受很多恐怖片导演的喜欢。现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