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一巴掌糊上去, 打得稻文狗吃屎。小说

    奚嘉轻轻摇首:“我见过不少鬼, 常人是难以见鬼的, 除非怨气极重的厉鬼才有可能在晚上拥有实体, 被普通人看见。他们似乎不是鬼, 那小孩的身体有体温, 女人的身上虽然有很浓的血腥味,但好像也不是鬼。”

    裴玉瞪大眼:“怎么会有很浓的血腥味?!该不会……”

    奚嘉面无表情道:“就不许人家今天中午吃鸡,正在放鸡血?”

    裴玉:“……许。”

    鸡:所以我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楼梯间里,两扇门紧紧关上, 挡住了两间房子里的一切气息。放在墙角的铁盆里,被烧焦的纸钱堆中,最后一点火星终于慢慢灰暗。

    离开这栋楼后, 裴玉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出了四个长相奇特的黑色铁块。这铁块好似许多人小时候玩的陀螺, 圆锥刚体, 通体透黑,只在最下方的尖点上呈现血红色。当裴玉晃动这陀螺铁块时, 底下的血红色尖点竟然还会轻轻摇动,奚嘉这才发现,那尖点根本就是个透明的容器,里面盛了几滴鲜红的血。

    奚嘉饶有兴趣地多看了几眼,裴玉却得意道:“你也看出来,我这个包很时髦了?”

    奚嘉闻言一愣,这才把视线从黑色铁块转移到裴玉的包上, 然后他就:“……”

    裴玉一脸得瑟地拍着一个墨绿色的斜跨小包,包面上绣着一道道黑龙纹路,在开包的搭扣上,是一块白色的猫眼石。这是一块极其诡异的猫眼石,当奚嘉仔细凝视它时,发现它好像突然眨了眨眼,宛若真猫。

    裴玉道:“这是我花了88点积分才从天工斋那里买来的乾坤包,上个月底才上架,就这么一只,还被我给抢到了。这可是今年最时尚的元素,无论是颜色、花纹,圈内最潮的包就是我这款玄龙乾坤包了。你觉得怎么样?”

    奚嘉:“……gay里gay气的。”

    裴玉:“什么气?”

    奚嘉微微一笑:“相当王霸之气了。”

    裴玉:“那是。”

    得到夸奖后,裴神棍更加勤快地布置起结界来。

    他将四个陀螺埋在了这栋房子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所有陀螺只把血色尖点插入土壤中,当最后一个尖点也插完后,裴玉掏出一张黄色符录,轻声念了起来。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按行五岳,四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定!”

    符纸在空中无火自燃,四道血线突然从四个角落射向裴玉的手心,他翻手便抓住了这连接在一起的四根血线,右手一捏,猛地拍地,将那四根血线死死压在了大地上。

    那四根线仿佛有生命意识,在裴玉的手中不断挣扎着,只见他忽然咬破自己的手指,将指尖的血珠狠狠按在四根血线交集的那一点上。

    轰!

    血珠镇四线,四线镇阴邪。

    奚嘉抬头看天,只见一道阳光透过云层,缓缓照耀在了小区里。那股一直弥漫在小区上空的阴气慢慢褪去,刚刚还僵尸一样的小区居民们突然有了生气,聊天的妇女们互相笑着,锻炼的老人们更加有了精神。

    唯独他们面前的这栋楼,依旧被浓郁的黑气笼罩。

    裴玉嘬着手指,等指尖不再冒血后,才道:“我目前只能把阴气隔绝在这栋楼里,不往外散。我的血不行,恐怕不能镇压这里的阴气多久,等会儿我就上天工斋,订购一下叶阎王的血滴子。”

    奚嘉一愣:“血滴子?”

    裴玉道:“刚才我就是拿血滴子来镇压阴气的。咦,你没看见吗,我刚才拿出来了啊,四个血滴子。那尖头的血你看到没,是我的血,血滴子煞气重,就算我是血的主人,它们也不想听我的,只能用我的血压住它们。”

    说着,裴玉拿出手机,点开“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公众号,又点进下方一个叫做“天工斋”的选择栏。他按下按钮的下一刻,一家微店便出现在了奚嘉的眼前。

    奚嘉:“……”

    裴玉:“我搜索一下啊,血滴子……喏,你看,叶阎王的血滴子销售量排行第二。”

    奚嘉仔细看了看,只见血滴子名录下,销量第一的是“南易-血滴子”。他原本还觉得困惑,怎么排名第二的血滴子比排名第一的卖得还多?当他再看到两者价格后,顿时明悟。

    南易-血滴子:8积分/个。

    叶镜之-血滴子:18积分/个。

    原来玄学界的人也讲究物美价廉啊!

    ……不对,重点是为什么还有个微店!

    有公众号、墨斗榜就算了,怎么还来了一个微店,你们就这么与时俱进吗!

    裴玉没察觉到奚嘉古怪的脸色,他肉疼道:“这只厉鬼的阴气比我以前见到的每个都重,买南易的血滴子估计用处不大,必须买叶阎王的。18积分,四个,那就是72积分啊!够我杀一个半个月的鬼了。”

    一边下单,裴玉一边给奚嘉吹牛。

    撇除了那些毫无意义、夸颂裴神棍本人有多么威武雄壮的话之外,奚嘉总算听出了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公众号,每天都会给用户推送玄学界的当日新闻。比如昨天晚上,奚嘉就收到了他们推送的一个消息——

    《震惊!无相青黎竟然易主?叶阎王送出定情信物!》

    看到这个消息的下一刻,奚嘉就一巴掌糊在了裴神棍的脸上。

    这巴掌来得太快,裴神棍正呵呵傻笑呢,根本没躲开。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抽后,裴玉刚欲发怒,却见奚嘉举起手机,冷笑道:“这篇文章是你写的?”

    裴玉顿时蔫了,心虚地嘿嘿一笑:“没,没……我就是供个稿,文章绝对是‘鬼知道’的人自己写的。”

    点开这篇文章,阅读量竟然有10万+,点赞数高达三万六。无数人在底下留言——

    【6666666,标题党我只服“鬼知道”。】

    【你好,我是u哔震惊部负责人,小编明天来上班。】

    【真不愧是道德标兵叶阎王,这种事都管,还把无相青黎给借出去了。这要是那个拥有极阴之体的凡人不还怎么办?那可是无相青黎啊,想想我的口水就下来了……】

    【楼上放q!那个狼心狗肺的凡人能打得过叶阎王?他要是敢不还,叶阎王能让他成为一个积分!】

    【叶小友真是慈悲心肠,阿弥陀佛。】

    看到这些的奚嘉:“……”

    有毒啊!谁是狼心狗肺的凡人!谁是一个积分!

    和裴玉接触的这两天,奚嘉早就知道,在他们玄学界里,杀一个厉鬼,可以获得一个积分。如果这个厉鬼曾经杀过一个人,那就可以得到两积分;杀过两个人,就是三积分,以此类推。

    然而杀过人的厉鬼终究是少数,毕竟大多数厉鬼在报仇之后就会自己走进轮回,还有许多厉鬼法力不够,根本杀不了人。所以对于裴玉这类捉鬼天师而言,每个月最多只能拿到一百积分。

    至于那个来自星星的叶阎王,他根本开了挂,不算在其中。

    除此以外,获得积分的方法还有给“鬼知道”供稿、提供商品让天工斋贩卖。

    天工斋是玄学界著名的炼宝门派,祖师爷是匠神鲁班,他们最出名的镇斋之宝墨斗榜就是用鲁班的墨斗改造而来。除此以外,他们还从第一百四十二代祖师爷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开辟了一条新的炼宝法门,从此给门派取名天工斋。

    每年天工斋都会向“鬼知道”提供大笔资金,算是它的大股东,所以“鬼知道”的公众号页面下方,就链接了天工斋的微店地址。

    玄学界的人各个不差钱,那世俗界的钞票他们每个人都不需要,流通的货币慢慢就变成了捉鬼的积分。比如裴玉把自己的血滴子放在天工斋卖,卖了积分后,收益他与天工斋五五分。

    “我听说,南易好像是和天工斋六|四分,叶阎王居然是八二分。这太不公平了,叶阎王根本不差积分,凭什么他就积分滚积分,越来越有积分,我就越来越穷?这种大资本垄断,简直太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奚嘉:“……”你们这些人的存在,就已经够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好吗!

    懒得理他,奚嘉一直低头浏览这个“鬼知道”的公众号页面。

    将阴气封在那栋楼以后,奚嘉和裴玉便坐在旁边的小花园里,观察那栋楼的动向。在那两户人家里,爷爷去世的那家人似乎一直不在家,可能是回老家办葬礼去了。而母子二人的那家,却很少出门。

    傍晚,女人牵着小男孩,到楼下倒垃圾。

    就好像是一对最普通的母子,除了身上浓郁到几乎快成实体的阴气外,他们和普通母子没有任何差别。

    第二天,裴玉就收到了天工斋快递过来的血滴子,他立即用叶镜之的血滴子作法。这次奚嘉果然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叶镜之的四根血线根本没有聚集到裴玉的手中,那四根线拔地而起,飞速向上窜去,汇聚于这栋楼的第七层,牢牢地锁住了两户人家。

    阴气瞬间被压榨到了楼房的第七层,那阴气叫嚣着想往外逃窜,但刚刚碰到血线,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震了回去。

    实力差距,由此可见。

    然而裴玉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了:“连叶阎王的血滴子都不能直接抓到那只恶鬼,奚嘉,我可能低估了这只鬼的实力。我得回首都一趟,找我师叔要点东西,很快回来。这只鬼非比寻常,你小心一点,实在不行就用无相青黎砸它。我就不信了,它连无相青黎都不怕?”

    说完,裴玉便急匆匆地走了。

    衣服里的青铜骰子骄傲地晃动了两下,似乎在提醒奚嘉“要是真有问题就把我给丢出去,我来保护你”。奚嘉无奈地笑了,他低头看着这颗青铜骰子,笑道:“裴玉要我把你当石头扔呢,还这么高兴?”

    无相青黎突然愣住。过了片刻,它气汹汹地抖动起来。

    刚走出小区的裴玉忽然打了个寒颤:“我还会感冒?”

    既然事情严重到了裴玉也无法解决的程度了,奚嘉思考片刻,最后并没有回家。他拿着一袋猫粮,抱着自家怂怂,坐在那栋楼下,静静地守着。

    夜色深邃,俊秀的年轻人低头抚着小猫,一边用掌心给小黑猫喂着猫粮。已经是凌晨时分,他仍旧坐在这里,仿佛在守卫着什么,又仿佛在保护着什么人。

    然而奚嘉并没有等到那只厉鬼出来作乱。

    凌晨三点,一个憔悴消瘦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身穿道袍的老道士,脚步匆匆地赶到了这栋楼下。那两人也见到了奚嘉,惊讶地看着奚嘉,似乎不明白半夜三更的,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要坐在这里逗猫。

    多看了奚嘉几眼、确定他并不危险后,那妇女转过头对那老道士说道:“大师,求求您,快把那只厉鬼收走!我快受不了了,求求您做法赶紧收了他吧,那个老头子死了都不安稳,我要他魂飞魄散!”

    大清早,剧组还没开机。导演骂骂咧咧地说教着,女主角刚刚抵达剧组开始化妆,那边,龙套配角们却已经准备好了。

    这支来平湖风景区取景的剧组,拍的电影叫《校花惊魂夜》,听名字就是个纯种的国产恐怖片。

    国家前几年有规定,建国后妖精不许成精,当然也不能有鬼,所以这年头的国产恐怖片各个都是精神分裂,这部电影也没例外。

    虽说国家对恐怖片的审核严格到了面目全非的程度,但每年还必须得有一两部恐怖片上影院,以完成某种影片份额。这部《校花惊魂夜》七月份就要上院线了,三月份才开拍,导演却一点都不急。

    女主角在化妆室里聊天喝茶,男主角现在还在县里的宾馆睡大觉,只苦了一群龙套配角,三个人在片场里一直等着。到了大中午,导演才懒洋洋地带着剧组往林子深处走,准备开拍。

    “那边几个演员,剧本什么的看了吧,等会儿别ng,咱们一遍过。”

    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影片刚开头的吓人戏。这类国产鬼片,一般高开低走,开头的吓人程度就是影片的巅峰。在这部《校花惊魂夜》里,开头是一场深林间的追杀戏。

    平湖风景区的自然地貌保存得相当完整,数十米高的乔木高耸入天,将蓝天遮蔽。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拍戏,风一吹过来,四面八方的树叶都哗啦啦作响,大白天的也莫名会有种阴森森的氛围。

    导演一喊开始,三个龙套就赶紧跑了出去。跑在后面的两个人不停地扭头往回看,脸上糊了不少血浆,双眼瞪得宛若铜铃,面露惊悚,忽然不知道看到什么,就尖叫着倒了下去。

    摄像机还在追前面的最后一个龙套,他追得越来越快,突然只见那配角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他踉跄地往前又爬了几步,但摄像大哥却直接绕到他的身前,从前面拍摄他的脸。

    清秀干净的脸上全是骇然的神色,双眸死死瞪大,身体不断地颤抖。

    镜头越逼越近,越逼越近,只听一道绝望的尖叫声,导演高兴地喊道:“卡!好,这遍过!”

    刚刚倒在地上的配角们都站了起来,剧组又继续忙碌。

    奚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自个儿站了起来。他先去化妆间把衣服换了,之后便走到剧组休息的茶水间,把放在角落里的行李箱拎起就往外走。

    刚走到一半,一个壮硕的年轻人就跑了过来,见他这番模样,苦口婆心地劝道:“嘉哥,这种龙套角色你演他干嘛。”

    奚嘉低头看着自己大学时的死党:“我不演戏赚钱,你养我么?”

    陈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没说不让你演戏,但您老能别一直演这种一分钟就死的龙套角色么?今天这个王导还和我说你来着,他说你长得不错,演技也还算可以,完全可以演个有名有姓的配角,问我怎么就让你演个龙套了。你也知道的,王导后面有人,要不然他第一次拍电影也不可能上影院。你就听我句劝吧,下次演个戏份多点的,行不行?”

    奚嘉把行李箱放下:“这个角色戏份挺多的了。”

    陈涛睁大眼睛:“被追一下、然后拍个正脸,这叫戏份多?你看看,你昨天才来剧组,今天就拍完走了,连换洗衣服都不用带第二件。这戏份还叫多的话,嘉哥,你的良心不痛吗?”

    奚嘉拍拍好友的肩膀,一脸认真道:“我们帅哥没有良心。”

    陈涛:“……”

    说再多的话也没用,和死党道别后,奚嘉拎着行李箱,自个儿走下了山。临走前,他还不忘挥挥手,一脸真诚地说道:“最近手头紧,下次有这种好角色,记得再提醒我。特别是王导的戏,我还想多接几部。”

    陈涛气得捡起一颗石子砸了过去:“你就拍那点戏份,能有多少片酬。有几个导演像王导这么人傻钱多,下次我一定给你安排个戏份多点的,你给我等着!”

    离开了平湖风景区后,奚嘉直接坐大巴回苏城。望着窗外不断飞向身后的行道树,俊秀漂亮的年轻人将耳机塞上,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车外的绿水蓝天。

    奚嘉去年大学毕业,然后直接成了无业游民。

    按理说像他这种计算机行业,一毕业该是最吃香的:工资远超同龄人,拼搏个几年,就能存出个首付。但在他们宿舍,却有两个人不走寻常路。

    一个是变身无业游民、打死也不肯去找工作的奚嘉,还有一个就是陈涛。

    陈涛从小有个演员梦,没想长相不过关,演技也压根没有,毕业后直接去了横店,从龙套做起,最近半年成了龙套头子,负责给剧组联系龙套演员。他手底下最大的龙套,就是好哥们奚嘉。

    大学时候奚嘉整天神出鬼没,经常翘课,半天不见人影。宿舍四个人里,他也只和陈涛关系不错,另外两个舍友根本说不上话。不过奚嘉在学校里的名气倒是不小,刚入学的时候就被学姐偷拍过照片,直接评为了“计院(计算机学院)一枝花”。

    有这么一张校草脸,按理说只要进了娱乐圈,不能大火,也能赚笔小钱。但奚嘉偏偏就要演龙套,最好只有一场戏,超越三场就必然拒绝。每次只在剧组待一天,当天到、当天走人更好,不和剧组里的人扯上一点关系。

    有这么个不上进的死党,陈涛真是怒其不争,却又拿他没办法。为了不让死党饿死,只能经常给他找角色。

    奇怪的是,奚嘉这张脸却受很多恐怖片导演的喜欢。现场拍摄的时候感觉还好,一旦到了后期剪辑,只要屏幕上有这张脸,剪辑人员总觉得莫名地一冷,心中发寒。

    自那以后,许多恐怖片都会联系陈涛,让他帮忙找这个演员客串。

    大巴车摇摇晃晃地开过了收费站,突然一个急刹车,整个车子的人全部被吓醒。不过多时,骂声和抱怨声四起,司机赶紧站起来:“前面好像发生了一场车祸,路给堵了,大家别急,系好安全带。”

    听到车祸,车上的乘客这才安静点。

    大巴车如同蜗牛,缓慢地在高速公路上挪动着。好不容易挪到了车队的最顶头,忽然,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下一刻,孩子的大哭声响彻整个车厢。

    坐在奚嘉前面的母亲赶紧捂住了女儿的眼睛,心疼地直道:“心心乖,不哭不哭,不要看那里,那里什么都没有。妈妈在这里,不要怕,心心最棒了,心心最勇敢了……”

    车子挪到了车祸现场,许多凑热闹的乘客纷纷跑到奚嘉这一侧的窗户,好奇地张望。

    “妈呀,这也撞得太惨了吧,那个人脑袋都歪了,还活不活的成了?”

    “我看肯定死了。开宝马有什么用,撞进沟里,开飞机都没用!”

    “应该没死吧,不过流了这么多血,救护车再不来,也救不活了。”

    好事者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纷纷坐回了座位。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个被撞得浑身是血的宝马车车主身上,却没有人发现,窗边的这个年轻人一直神色平静地看着宝马车的车头。

    大巴车一点点地开出拥堵的车队,奚嘉也一直镇静地看着。等大巴车彻底离开车流后,车子一下子恢复高速,快速地向前驶去。

    而在大巴车的后方,谁也不知道,一个身穿蓝色校服的女孩子正坐在被撞得四分五裂的宝马车头。她的脸上全是血,半个脑袋都瘪了下去,可她仿佛不知道疼痛,只是用那双惨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躺在血泊中的宝马车主。

    不过多时,警|察和救护车一起来了。医生一下救护车,就赶紧将这宝马车主抬上救护车,一边做急救。然而三分钟后,医生摘下口罩,抬头对警|察说道:“死亡时间16点24分。”

    这句话刚落下,那个坐在宝马车头的女学生忽然笑了。她转过头朝着大巴车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嘴唇裂开,露出一个渗人的笑,接着从宝马车头跳了下来,一步步地消失在了空气里。

    傍晚时,奚嘉回到了家。刚刚开门,一个黑色的小影子就猛地窜了过来。软软的小爪子搭在奚嘉的腿上,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小声地“喵喵”叫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奚嘉把行李箱放到一边,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空荡荡的家里,并没有一个人。

    奚嘉走到猫窝旁,看到盆子里的鱼肉一点都没动,他轻轻地叹了声气,拿起旁边放着的小勺子,温柔地将鱼肉一点点碾烂,然后用小勺子喂到小家伙的嘴里。

    小黑猫餍足地眯上了眼睛,红色的舌尖轻轻舔着勺子上的鱼汤。一人一猫就这么安静地喂饭,奚嘉将最后一点鱼肉也喂进了小猫的嘴里,但小猫还是委屈地不停喵喵叫,仿佛根本没有吃饱。

    奚嘉一把将小猫抱了起来,往厨房走去。小猫乖顺地躺在他的怀里,见奚嘉从冰箱里取出一条小鱼,小猫立刻兴奋地盯着那条鱼看。

    嘴唇忍不住地翘了起来,柔和的声音在厨房里轻轻响起:“马上就做给你吃,好不好?”

    小猫好像听懂了,把头又扭回了奚嘉的怀里。那柔软的毛全部蹭在奚嘉的脖子上,他一手拿菜刀,一手拿鱼,但就在他将鱼放到砧板上时,突然!

    小猫轻轻地一咬,一根绳子从奚嘉的脖子上猛然坠落。

    清澈的双眸倏地睁大,奚嘉直接扔了菜刀,飞快地俯下身去接那往地上掉去的绳子。

    红色的绳子上,一块拇指大小的血色玉石在夕阳的照射下,反射出惑人的光辉。那玉石顺着红绳往下滑落,奚嘉动作飞快,一把抓住了那根绳子,但就在他抓到绳子的一瞬间,血色玉石“咔嚓”一声摔在了瓷砖地上。

    轰!

    仿佛有什么东西冲出来了,小区的花园里,正在散步的居民们纷纷打了个寒颤:“什么鬼,昨天气象台不还说什么温度升高,怎么突然又这么冷了?”

    土壤树木的缝隙里,道路拐角的阴暗处,一丝丝阴森的黑色气息慢慢觉醒,向上攀岩。

    就在距离这座小区不过五里远的景独湖上,趁着周末,很多游客乘坐游艇观赏湖边的景色。白色的帆船和游艇在宽广的湖面上四处飞驰,并没有人发现,一个挺拔高大的身影从三个小时前就悬浮于湖面上,目光淡漠地看着面前的一团黑气。

    在这三个小时内,那团黑气一次次地向外冲击,可它却怎么也无法冲出某个圆圈范围。渐渐的,黑气的体积越加缩小,撞击得却越加激烈,它面前的黑衣男人始终沉默地看着它。

    此时,这团黑气已经只剩下拳头大小。大概只需要再等半个小时,它就可以完全灰飞烟灭。但就在这时,俊美的黑衣男人却猛地转身看向远处的楼房,那团黑气也忽然暴躁起来,直接化身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中年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阴气,好强大的阴气……我要吃了它,我要吃了它!!!”

    叶镜之看了一眼,转首道:“牵灵,是湘西赶尸一派的某种秘术,往往是用血喂养尸体,由此牵住鬼魂的手,操控尸体,带他们回故乡安葬。”

    清冷的声音在漆黑的浓雾中响起,奚嘉仔细地听着。

    “割肉牵灵倒是很少见,牵灵不算危险的秘法,喂点血即可。不过这母亲并没有法力,应当做不到牵灵,所以她便用了割肉牵灵,以日日牵着孩子的右手作为牵灵的媒介,血肉为引,将这孩子的魂魄留在凡间。”

    叶镜之来之前,奚嘉跟在裴玉的身后,看着这个神棍端着罗盘,到处乱走;叶镜之来了以后,翻手就是个结界,将母子俩关住,还有功夫气定神闲地讲解一下这对母子的情况。

    想到这,奚嘉忍不住地转首看向一旁的裴玉:你和人家比,咋就差距那么大呢?

    裴玉瞪大眼:我能和他比?那是叶阎王!你去问问玄学界有几个人敢和他比,想抱他大腿都来不及呢好吗!

    奚嘉恨铁不成钢地摇头。

    这要是他儿子,绝对一巴掌扇回娘胎。

    太没出息了!

    叶镜之这时才看向裴玉,他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浮动,轻轻颔首:“裴道友。”

    裴玉干笑两声,身体不自觉地往奚嘉的身后缩,同时嘿嘿地笑道:“叶阎阎阎阎阎……叶道友!”

    叶镜之仿佛没听出对方的话,他淡淡道:“我感应到我的血滴子破了,所以来看看是什么情况,没想到是裴道友。”

    裴玉立即狗腿道:“我买的,我买的。我花了72点积分买的。这个小鬼比我想象得厉害,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能破了叶道友您的血滴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叶道友,我这就收了这小鬼,让他不能再作乱。呔!小鬼,你纳命来!”

    说着,裴玉捋起袖子就进了结界。

    奚嘉:“……”

    叶镜之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任由对方去抢积分。他转身看向奚嘉,观察了一会儿后,眉头皱起,道:“你的阴气比之前看到的更加凝实了几分。这颗舍利你先戴在身上,之后我每日会在这舍利上施咒,四十九日后,它就可以像那块泰山石一样,吸纳你的阴气。现在它也可以帮你遮蔽大多数阴气。”

    这重逢的地点有点尴尬,奚嘉接过叶镜之手中的透色舍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是不是有点贵重了?”

    叶镜之道:“厉鬼喜食阴气重的凡人,吃了凡人后,可增长功力,更难对付。如果没有东西为你遮蔽阴气,恐怕会有无数厉鬼来这里找你,造成玄学界大动荡。”

    奚嘉:“……”我不是在说这个!

    沉默片刻后,奚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词:“叶大师真是……慈悲心肠。”

    叶镜之:“……”

    久久的尴尬,半晌后,一道低沉淡漠的男声响起:“多谢夸奖。”

    奚嘉:“……”

    必须是玄学界的道德标兵,没跑了!

    奚嘉以前只与这位叶大师见过一面,之后都是听裴玉说对方有多么多么恐怖,多么多么吓人。如今在这种情况下再见面,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相顾无言,然而不过多时,却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立刻转首看去。

    裴玉顶着一头杂草,急道:“跑了!那个女人趁我不注意,居然带着她儿子跑路了!”

    奚嘉:“……”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

    漆黑的大雾之间,哪里还能再看见那对母子的身影。一时间,又陷入了僵局。

    裴玉是又气又急,奚嘉更是无语到恨不得举个牌子告知天下“我不认识这个废柴”,然而叶阎王终究是叶阎王,叶镜之面不改色,左手一抬:“无相青黎。”

    小巧精致的青铜骰子正在奚嘉的口袋里与怂怂玩闹,听了这声音,它突然抖动了两下。怂怂眨巴眼睛,好奇地看着这颗小球,片刻后,无相青黎又安静下来,还是决定和怂怂再玩一会儿。

    叶镜之:“……无相青黎!”

    冷厉的声音过后,一颗青黑色的十八面骰子突然从奚嘉的口袋里飞出,落入叶镜之的掌心。他手指一转,青铜骰子立刻旋飞而起,浮在半空中。只见那十八个青铜面不断地旋转,突然有一面停在了叶镜之的面前,叶镜之手指一点,从那面中猛然拔出一把金色长剑。

    剑一出鞘……出骰子,四周翻滚的黑气竟然停顿下来。叶镜之右手执剑,向前方直直劈出一剑,剑势浩荡,金光冲天,黑色的阴气直接被劈出一道口子。

    金光所到之处,阴气退散。

    不过多时,黑气全部消散,奚嘉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七层,就站在这楼梯口!墙角仍旧放着那个烧过纸钱的铁盆,两边两户人家的大门都大敞着,老道士和那对夫妻就躺在角落里,昏迷不醒,空荡荡的七层没有一点动静。

    叶镜之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便道:“我去这里看看,你们去那里吧。”

    明明之前根本没来过这栋楼,叶镜之却果断地进了那对母子的房门。

    奚嘉道:“叶大师这么厉害,居然知道哪扇门是那对母子的?”

    裴玉抖抖索索:“……有了无相青黎的叶阎王,不行,太恐怖了,我要回家!”

    奚嘉再也忍不住地一巴掌糊上去:“进来!”

    既然叶镜之选了危险的那扇门,那奚嘉和裴玉等于是进另一扇门里旅游散步的。这对夫妻的房子和奚嘉的房子布局一样,奚嘉轻松地走遍了主卧、次卧、厨房、卫生间和客厅,走完客厅时,他突然停住脚步:“如果说他们曾经是一家五口住在一起,主卧是夫妻,次卧是两个孩子,那爷爷住在哪里?”

    裴玉想都没想,指向了角落里的一扇门:“那里不是还有个门吗?”

    奚嘉皱眉:“我家的杂物间就在那里,只有三平米大小。”

    “那还能住哪儿,总不能打地铺吧?”

    作者有话要说:  胡蝶&不醒大师:叶阎王/叶小友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蠢萌蠢萌的叶阎王/叶小友了t^t!!!

    镜子:媳妇,喏,给你积分【乖巧等亲亲.jpg】

    -------------------------

    突然发现他们怎么还没亲过啊,焦躁焦躁焦躁,啊啊啊啊……这都多少字了啊!

    最近被卡文大魔王折磨,这章写了四个多小时,要疯了,蓝瘦香菇……

    写得头都疼了,明早起来看看要不要稍微改改,么么啾。

    ----------------------------

    谢谢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御千泠扔了1个地雷

    喵千千扔了1个地雷

    咪啾扔了1个地雷

    syeas扔了1个地雷

    你猜我猜不猜扔了1个地雷

    唯光扔了1个火箭炮

    吃瓜路人扔了1个地雷

    一直萌萌哒扔了1个地雷

    元夕扔了1个地雷

    钓溪扔了1个地雷

    篱夙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手榴弹

    老王扔了1个地雷

    空巢老鱼扔了1个地雷

    22501919扔了1个地雷

    芯芯扔了1个地雷

    笑无欺扔了1个地雷

    榛果味星冰乐扔了1个地雷

    j_啦拉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腋下扔了1个手榴弹

    小蘑菇扔了1个地雷

    子月晓荷扔了1个地雷【x3】

    千与芊城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往大大的智齿里扔了1个地雷

    水兰依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沧若澜扔了1个地雷

    笑无欺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腋下扔了1个地雷【x5】

    洧渊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