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奚嘉的话一落地,站在门口的青年直接愣住了。他从未想过,这个白衣服的年轻人居然会毫不犹豫地就说出“不信”两个字,那回答之快,好像根本没过脑子,也没有一点点的迟疑。

    见到奚嘉这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原本这青年只是想随便调侃几句,现在却渐渐认真起来。

    于是接下来,病房的主人陈涛,见到了自己此生难忘的一幕。

    这个打扮时髦、吊儿郎当的青年笑嘻嘻地说:“医院气阴,最易滋养鬼怪。小朋友,你的腿上现在确实坐了一只小鬼,看模样应该是难产没生下来的怨婴。他趴在你的胸口,一只手搭在你的肩头,”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青年手指一动,“有没有觉得肩膀有点冷?”

    奚嘉的左肩忽然感受到一阵凉意,但他镇定地反问:“有吗?”

    青年一愣,别在腰后的右手再次掐弄起来,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微风从他的指尖快速飞出,直直地往奚嘉的左肩而去。

    青年问道:“不冷?”

    “挺热的,最近好像升温了?”

    “……”

    奚嘉微笑道:“这位……大师,你说的小鬼,长什么样?”

    陈涛瞪直了眼:“嘉哥,你问这么仔细干什么!”

    青年挑了挑眉:“难产而未得降生的怨婴,肤色发绿,双眼全黑,指甲里是母亲宫壁上的血肉,头发血污。哦对,它现在往你朋友的床上爬去了,这个小胖子,你有没有觉得腿有点冷?它现在在你的左腿。”

    陈涛浑身一抖,惊悚地直往奚嘉的怀里钻,根本顾不上自个儿断了的腿和那几根肋骨:“嘉哥嘉哥!我腿冷,我真的腿冷!突然好冷!”

    奚嘉没好气地把陈涛一巴掌拍了出去:“你听他胡扯。”

    陈涛:“真的冷啊,我腿上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自己看!”

    奚嘉再次将死党推开,无语道:“门口这位‘大师’和你开玩笑呢。不信你问问他,这房间里要是没有鬼,他一辈子打光棍,他敢不敢赌?”

    陈涛期待地转首看向门口的青年:“……大师?”

    裴玉:“……”

    我特么有病要和你打这个必输的赌啊!!!

    裴玉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作为当代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物(之一),他裴玉走到哪儿,都得被人供起来,恭恭敬敬地称上一句裴大师。就拿那个王导来说,要不是他的师叔是王导的亲叔叔,十个王导加起来,他也懒得来这里帮忙解决这么个小事情。

    然而今天早晨他随着王导去了剧组后却发现,那剧组里确实是阴气弥漫,久久不散。这阴气的浓郁程度令裴玉也不得不严阵以待,拿出罗盘开始寻找恶鬼。谁料找了足足五个小时,愣是没找到一只鬼,于是他掐指一算,附近怨气最重的厉鬼似乎是远处某村子里一个溺水而死的小孩,这剧组里压根没有一只鬼。

    这怎么可能?

    就这阴气,能没有鬼?

    百思不得其解后,裴玉从王导那儿听说,前天晚上有一个工作人员从山崖上摔了下去。于是为了得到答案,他特意大老远地赶来了这个县医院,打算询问一下陈涛当晚的情况,还没进门,就听到又有俗世人非常不屑鬼怪的存在,所以就这么随口糊弄了一句。

    其实裴玉也很想真的指出一只鬼的所在,真正地吓一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然而在这间病房里,甚至是附近五六间病房里,愣是没有一只鬼,连一点点的阴气都没有。

    这不科学啊!

    医院,坟头,火葬场。

    这三个地方是阴气最重、鬼怪最多的场所。厉鬼、恶鬼不一定有,但游离的、还没转世投胎的鬼魂必然会有。可裴玉现在默念口诀,以阴阳眼看向这间病房,只见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莫说鬼怪,住在这间病房里恐怕都会让人觉得身心愉悦,能早日康复。

    ……什么鬼!这病房比很多住宅楼都要“干净”,说好的医院里鬼怪最多呢?

    陈涛只见这位大师的脸色忽青忽白,一直没有开口。见状,他也算明白了,门口这人还真是个神棍,没事出来骗几个钱。陈涛感慨道:“嘉哥说的对,这世界上哪来的鬼,我看人心里的鬼才更多。”

    裴玉:“……”

    想反驳又无力应对,总不能去抓两个小鬼扔到这人的面前,那实在太刻意了。轻轻咳嗽了两声后,裴玉抬步上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一听对方是王导的朋友,陈涛诧异地看了裴玉好几眼,眼神似乎在说“难怪这么神神叨叨呢,原来是王导的朋友”,接着才开始把自己前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切和他之前说的没两样,陈涛记得自己是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哭的白衣女人,想上前安慰,可是还没走近,就摔下了山崖。

    按照这个推算,那女人应该在飘在半空中哭泣的。

    裴玉早已将那大大的墨镜摘了下来别在胸口,他双臂环胸,手指在胳膊上轻轻敲打着,问道:“那女人应该确实是鬼。剧组拍戏很晚,子时一到,天地间阴气大盛。平湖风景区位于港湾开口,有海风吹来,与山间瘴气和岚风相合,很容易被厉鬼利用,制造障眼幻术。”

    陈涛却挠了挠头:“没啊,我觉得大概和嘉哥说的一样,我是很久没见漂亮姑娘了,看花了眼。”

    裴玉一怔:“但你不是亲眼看到了那只鬼?”

    陈涛嘿嘿笑道:“是我看花了眼吧。要不然大师,你直接去我们剧组看看,如果真的有鬼,说不定那只鬼现在还在剧组呢。”

    裴玉:“……”

    要是真在剧组,他还用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受你们俩的气?!

    裴玉又问了陈涛几句,小胖子老老实实地回答,但这些真实的话却没有太大作用。

    在陈涛说话的时候,裴玉用右手在自己的墨镜上轻轻画出了两道符录,那浅色的光芒从黑色镜片上一闪而过,陈涛压根没注意,奚嘉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裴玉不动神色地将墨镜又戴了上去,他仔细观察陈涛,惊讶地发现这个小胖子竟然阳气极重,浑身的阳气超越常人十倍。

    鬼怪一般不会找阳气重的人的麻烦,阴阳相克,阳气越重,鬼怪害人越是麻烦。

    在摘下墨镜前,裴玉随手又看了一旁的奚嘉一眼。这一眼看下去,他并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摘下了墨镜,低声道:“我暂时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那只鬼会害你,但是小胖子,短时间内不要回剧组。王导那边我会帮你说说,既然那只鬼对你制造了障眼法,必然是真心想要害你。你躲得过这一次,不一定能躲过下一次。等什么时候那只鬼被捉住,你再回去不迟。”

    陈涛根本没当真,随口敷衍过去。

    该问的话已经问完了,裴玉起了身,抬步离开。明明是三月的天,他却只穿了简单的t恤长裤,好像根本不怕冷。走到门口时,他停下脚步,单手撑着门框,转首看向后,凹出一个模特似的造型,故作低沉地说道:“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但白衣服的小朋友,你最好劝劝你的朋友,别让他真的傻乎乎地直接回剧组。”

    声音顿住,裴玉伸手拉下墨镜,目光幽邃地看着奚嘉,似笑非笑地说道:“世间有鬼,更有厉鬼,厉鬼可不会和你讲恶善所为、因果报应。”

    温热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青年神棍那张白净的脸上,挡出一道阴阳相间的影子。莫名的,陈涛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慌,明明他早已认定,这个青年就是个神棍,但听着他这样的话,陈涛又觉得……或许这个世界真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看着裴玉这副郑重却又耍帅的模样,奚嘉也慢慢勾起唇角,他一边站起身,一边说道:“大师,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呢?”

    一听这话,裴玉顿觉自己终于说服了这个不怕死的小朋友。他难掩得意的神色,又走回病房,侃侃而谈:“这方面嘛,就应该请教我了。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像我这种有公德心的人,向来也很有爱心。这次既然你们信了我的话,那我可以免费送你这朋友一道符,戴在身上,就可以辟邪驱……无无无无……无相青黎?!!!”

    刚刚还得意洋洋的青年神棍突然面露惊悚,整个人往后一跳,扒拉着陈涛的输液架就往后跑,一边跑他还一边躲在那只有一根杆子的输液架后。

    这光秃秃的一根铁杆根本藏不住裴玉,但他这副浑身发抖、拽着输液架就跑的模样,看得病房里的两个人齐齐怔住。陈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小胖子痛嚎道:“我还在输液呢!我的架子,给我还过来!”

    此时此刻,裴玉已经躲到了墙角,用输液架挡在自己的脸上,小心翼翼地盯着病房中央的奚嘉。

    俊秀的年轻人缓缓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站起身的时候,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青铜骰子不小心从衣服里掉了出来。他再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神棍,只见这位刚才还神神叨叨、扯淡骗人的大神棍,此刻正躲在一根铁杆后,瑟瑟发抖。

    “你你你……叶阎王是你什么人!!!”

    作者有话要说:  无相青黎:╭(╯^╰)╮我有那么恐怖嘛!

    说起来这篇文应该是我最近一年里最冷的一篇文了,上一章的评论创了新低哈哈哈~不过我觉得写得很开心,也谢谢你们对这篇文的支持~如果有建议,一定要告诉蠢作者啊~嘿嘿嘿~

    谢谢

    莲子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6-07 02:38:34

    梦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6-07 07:40:27

    韩亦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6-07 10:32:41

    你楚楚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6-07 11:31:06

    辰星浅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6-07 12:32:07

    有压迫就有反抗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6-07 15:19:41

    沉陆的甜玉米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6-07 20:56:13

    给你们我的小心心~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