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夕阳缓缓垂落,小半个身子已经落在地平线下,只将一点余晖洒向大地。

    到了这种傍晚时分,许多孩子都被家长领着回家吃饭。他们从小区的游乐区离开,走在弯曲的小道上,一丝丝黑色的气息便从土壤里慢慢爬起,穿过他们的身体,向着某个方向缓慢爬去。

    没有人发现这些黑色的气息,但是当黑色气息穿过身体时,人们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而在奚嘉的房子里,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无数黑色的气息从房门和窗户的空隙钻了进来。

    那些黑色的气息仿若山巅上的云气,一点点地从厨房的四个角落向中间弥漫。

    厨房中央,奚嘉蹲在地上将那碎成三块的玉石捡了起来。他蹙着眉头,有些生气地将小黑猫从怀里拉下,放在地上。

    小黑猫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眨巴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懵懂地看着奚嘉。见奚嘉不再抱它,它伸伸小舌尖,讨好地舔了舔奚嘉的手指。

    长长地叹了一声气后,奚嘉又抱起了小家伙,同时将那碎成三块的玉石放进口袋。他大步走出厨房,对那些黑色气息视若无睹,等走到客厅换鞋时,那些黑色气息已经充斥了整个厨房。

    黑色的气体渐渐凝聚,在厨房里显现出一个朦胧的女性身影。

    奚嘉仍旧低头换鞋,似乎什么都没看见,但趴在他肩膀上的小黑猫却瞬间炸毛,四只爪子踩在奚嘉的肩头,整只猫不停地往他的另一侧肩膀躲。一个没踩稳,直接落在了奚嘉的口袋里,小黑猫干脆蜷缩起来,将小脑袋埋进了口袋深处,害怕得瑟瑟发抖。

    厨房里,黑色气体凝聚成形。这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低着头,水草般的头发上全是沙砾。头发全湿,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那“水珠”从她的头发上低落,落在白色的瓷砖上,染开一片血红。

    湿了头发的竟然不是水,全部是血。

    奚嘉将鞋换好,拿了钥匙准备出门。小黑猫躲在他的口袋里呜咽地叫着,忽然,那女鬼抬起头,从黑发间露出一双惨白的眼珠,她疯狂地朝奚嘉冲来,黑发瞬间暴涨,分成六束,如同长鞭,直刺奚嘉的后脑。

    奚嘉脚下的步子有几分停顿,右手手指旋转,渐渐成拳,一道隐约不明的血色气息在他的手指之间盘转。那头发刺过来的一瞬间,他头往右侧,一手抓去。却在此时,只听——

    嗡!

    “啊啊啊啊啊!!!”

    一道黑色的影子穿透窗户,狠狠撞在那女鬼的头发上。头发立刻燃起熊熊大火,女鬼惊骇地转身便跑,但那黑色的影子却如跗骨之蛆,瞬间穿透女鬼的胸口,嗡的一声,将女鬼打散,又化为一团黑气。

    奚嘉立刻回头,错愕地看着那些向屋外逃散的黑气,还没来得及反应,面前的大门却被人敲响了。他下意识地打开门,两人抬头一见,却是一起愣住。

    只见在屋外,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右手还未放下,显然刚刚才敲了门。他长了一张极其耐看的脸,高鼻俊眉,长眸深敛,右眼珠里藏了一颗浅浅的痣。这张脸不输任何明星,但细看这颗痣,一股寒意却从脚底直涌心头。

    奚嘉见到这个陌生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家门口,眉头紧蹙,还上下不停地打量自己。接着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闭上眼睛,将手指抵在唇间默念了几句后,再用手指点了点眼睑。

    做完这一切,他才再睁开眼看向奚嘉。

    奚嘉:“……”

    黑衣男人:“……”

    过了片刻,低沉平润的声音响起:“无相青黎。”

    嗖!

    一道破风声滑过奚嘉的耳畔,扬起几根头发,飞入了这陌生男人的手中。到这时奚嘉才发现,刚才那个简单粗暴地将女鬼撞得魂飞魄散的黑色影子,竟然是一颗长相奇怪的青铜多面体。

    两人间又是长久的沉默,但不过多时,又有更多的黑色气息从电梯间和楼梯口爬了上来。男人拧紧长眉,双指并拢,在奚嘉的房门上画下了一道金色的符录。他收起最后一笔,转首对奚嘉说道:“阴气太重,我暂时封住,先进去,再详谈。”

    奚嘉活了二十三年,从头到尾,这是第二次见到捉鬼天师。这世上鬼很多,每天他都能碰上一两个,但捉鬼天师却少得可怜。他没有多说,侧身让这个陌生男人进了屋子。

    大门上,男人随手画下的那道符录不停地闪烁着金光,看似没有任何变化,但屋子里却再也没有一点黑色气息侵入。

    小黑猫胆怯地从奚嘉的口袋里抬起头,紧张兮兮地打量四周。当发现那些黑色东西都没了后,它一下子扑进奚嘉的怀里,呜咽咽地摇着尾巴,仿佛在求安慰。

    黑衣男人神色淡漠:“黑猫通灵,驱邪辟异。这只黑猫为何如此胆小?”

    奚嘉一边抚摸着小黑猫,一边道:“所以它叫怂怂。”

    怂怂听到自己的名字,伸出舌头舔了舔奚嘉的脸颊,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见到这个男人时,奚嘉就明白自己是见到真天师了。如果是假天师,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是半吊子天师,在刚见到他的时候恐怕也要泼他一身狗血,两人不可能相安无事地进屋详谈。

    接下来,奚嘉简单明了地将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

    人生来必有四柱八字,对应干支历日期。年柱是年干与年支,月柱是月干与月支,日柱是日干与日支,时柱是时干与时支。年月日时四柱相合,便是人的生辰八字。

    奚嘉出生得巧,而且不是一般人的巧。他生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于一块极品阴穴阵眼出生。他母亲刚刚怀上他的时辰,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且母亲在生下他的时候难产而死,奚嘉出生便口含黑色污血,如此多番阴气铸就,成了世所罕见的极阴之体。

    普通阴气重一点的人,最多是偶尔能见见鬼,被身边人嘲笑几句。奚嘉从小就能见鬼,且每天都见鬼,还特别招鬼喜欢,直到四岁碰上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道士,送他一块石头,这才藏匿了自己的气息,不再天天被鬼压床。

    然而那道士当时便说:“你的阴气之盛,老头子从没见过。现在年纪小还能压得住,年纪大了就不知道了。石头先戴着,少和人接触。特别是越大,越要少和人接触,寻常人受不了你的阴气,碰上一点就得出事。小则生病,大则身死。”

    和这道士说的一样,大学以前,只需要忽视那些飘飘忽忽的鬼,奚嘉还能和普通人一样生活。但大学以后,他身上的阴气就悄悄地溢了出来。

    大学四个舍友,就陈涛阳气最重,奚嘉被石头镇压下去的所有一丝阴气对他并无什么影响,每天晒晒太阳就能消散。于是这四年里,奚嘉只交了陈涛一个朋友,也尽量减少与他人的接触。

    听到最后,男人的眉头蹙得越紧,当奚嘉坦率地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该怎么修复这块玉石,只是想出门看看能不能找个金店师父简单地把玉石粘起来后,男人摇首道:“这块泰山石已碎,粘起来并无作用。泰山石坚硬,不可能随意破碎,只是多年下来它被你的阴气渗透,才成了血红色,通透如玉,也一碰就碎。今日不碎,再过一月,它也会自行破碎。“

    闻言,奚嘉垂眸看了怀里的小黑猫一眼。

    原来还不能完全怪你了?

    怂怂立即蹭了上去。

    面对真正的捉鬼天师,奚嘉表现出真诚模样,神色诚恳地问道:“这块石头已经碎了,我该怎么隐藏阴气?”

    “极阴之体,我从未见过。这也不是普通的泰山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