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昨天晚上抽了,你们看到上一章的更新没qaq

    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小天使没看到更新,还是弃文了,委屈巴巴。 章节更新最快。。

    最近有点卡文,希望小天使们能给出一点意见,谢谢你们,么么啾=3=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 一巴掌糊上去, 打得稻文狗吃屎。  那老鬼本就被打得半死,如今再碰上叶阎王,根本不需费力,无相青黎就将这老鬼穿成了筛子,鬼影虚浮, 快要魂飞魄散。

    叶镜之颇为诧异, 不大明白这老鬼怎么突然这么柔弱。他当然不知道, 就在他的身后, 裴玉快速地凑到了奚嘉的身边,狗腿兮兮地嘿嘿一笑:“嘉哥,你咋回事啊,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也是玄学界人士。师从何派,我怎么以前没听说过你啊?”

    房间的角落,叶镜之结出手印,一指打在了无相青黎上,老鬼忽然发出惨烈的悲鸣。奚嘉看了那边一眼, 确定没有事后, 拉着裴玉就往外走。

    一边走, 裴玉一边小声道:“嘉哥,就你这水平,绝对能上墨斗前十!你也太淡泊名利了,我马上就给‘鬼知道’投稿去,帮你宣扬宣扬, 保证你一举登顶墨斗榜……咳,登顶倒是不一定,叶阎王的深浅我们年轻一代还没人知道,不过我觉得你肯定远超南易。就你刚才拳打老鬼的身手,酷毙了好吗!我见过南易捉鬼,他是紫微星斋的大弟子,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酸道士,哪儿能和嘉哥您比……”

    “说人话!”

    裴玉赶忙凑上去:“嘿嘿,嘉哥,以后我俩组队吧。就跟江氏兄妹一样,咱们组队捉鬼,我找鬼,你捉鬼,绝对能位列墨斗第二!”

    小小的杂物间内,叶镜之以金色符咒将那老鬼紧紧捆住。金色的符文烫得老鬼痛不欲生,只要被碰到的地方,都发出滋滋的焦味,身形也渐渐化为虚无。

    杂物间外,奚嘉却慢慢沉了脸色。他认真平静地看着眼前一脸狗腿、求抱大腿的裴神棍,许久后,叹了一声气:“裴玉,我真的只想和每个普通人一样,过最平静安稳的日子。”

    看着黑发年轻人郑重肃穆的神色,裴神棍脸上的嬉笑慢慢褪去。

    等到一分钟后,叶镜之抬步走出杂物间,看到的是淡定的奚嘉和依旧抖抖索索的裴玉。他看了两人一眼,无相青黎从他的身后快速飞出,直直地钻入奚嘉的口袋里。

    无聊了很久的小黑猫突然见到失踪的小铜球,又高兴地和小球玩耍起来。叶镜之脸色怪异地盯着奚嘉的口袋,片刻后,道:“这个老鬼已经魂飞魄散,那小鬼的事情倒有些麻烦。我不擅长超度轮回一事……裴道友,或许需要你的帮助。”

    三人一起走进了对面的房子。

    一入大门,光线陡然暗下来。厚重密实的窗帘将光线遮得严严实实的,房子里满是一股腐臭的气息,奚嘉不由掩住了鼻子,刚进门没几步,便见到那对母子瘫坐在客厅冰冷的地板上。

    年轻的女人披头散发,死死地抱紧自己的儿子,嘴里不断重复着“小霖”这个名字,应当是她儿子的小名。小男孩就这样被母亲抱死在怀里,不像母亲那样发疯癫狂,看到奚嘉三人来了后,他乖巧地侧过头,好奇地看着他们,然后迈开小腿冲三人跑来。

    “小霖!!!”女人尖叫起来,将儿子抱得更紧了。

    奚嘉自然不明白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裴玉身为玄学界人士,看到这一幕也有点懵逼。

    叶镜之清冷的声音响起:“这个小鬼是被厉鬼害死,被吃去了三魂气魄中的三魂之首,胎光。胎光主寿命,少了胎光一魂,他无法转世投胎,只能做孤魂野鬼。但胎光源于母体,他死后不久应当就被母亲发现,接着割肉牵灵,用母亲的血肉和魂魄,来滋养他,充作他的胎光。”

    奚嘉想到:“如果是被那老鬼吃去了魂魄,叶大师,你刚才有把他的魂魄找回来吗?”

    叶镜之翻手,一抹浅绿色的光芒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虽然找到了,但这胎光已经被蚕食一半,就算还回去,也无济于事。所以裴道友,你们一派有修行《金匮要略》,能帮这小鬼补全魂魄、超度轮回吗?”

    裴玉虽然很不靠谱,但是面对这种救人一命的事情,他也相当认真。他接过叶镜之手中的胎光,从乾坤包中拿出了一本破旧的经书,然后决绝地撕去一页。

    裴玉默念咒语,那古旧的书页慢慢飘浮在半空中,小男孩的魂也轻轻地飘在了书页的上空。

    “六气主客,逆而从生。太阴湿土,少阴君火;厥阴风木,阳明燥金。胎光现,母血存,以金匮玉函一页为引,招地府迢迢诸君,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裴玉忽然睁眼,一掌拍在了面前的书页和魂魄上。刹那间,绿光大作,温润的绿光从书页上泛出,一点点地滋补着漂浮在上方的魂魄,接着再涌到小鬼的身上。

    小鬼青黑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年轻女人也停止了哭泣,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把墨绿色的小刀却从厨房倏地飞来,直直地刺向裴玉面前的书页。

    叶镜之神色一冷,刚欲出手,却见一道黑影从奚嘉的口袋里窜出,铮的一声打在了小刀上,令小刀改向刺入墙中。做完这一切后,无相青黎兴奋地飞了回来,在奚嘉的面前抖动了两下,接着又飞回口袋里和怂怂玩闹。

    奚嘉:“……”

    叶镜之:“……”

    ……怎么感觉哪里不大对劲?

    很快,那抹属于小男孩的魂魄又回到了他的体内,裴玉面前的书页也无声消失。

    魂魄归体的一刹那,男孩的眼中又有了光彩,他抱着自己的母亲,撒娇一样地蹭着,他的母亲则死死地抱住他,痛哭流涕。

    叶镜之冷漠的声音打破了这母子团聚的场景:“他已经死去,你该放他转世投胎。”

    那女人不再发疯,她抱着儿子起了身,走到三人面前,然后扑通一声,突然跪了下来。叶镜之手指一动,女人便跪在了半空中,膝盖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撑着,怎么也跪不下去。

    女人自然明白,她擦去眼泪,站起来说道:“我姓廖,这孩子的父亲死得早,这些年来,我就和他相依为命。这位大师没有说错,我的外公是湘西著名的赶尸匠。赶尸一派传男不传女,外公只有我母亲一个女儿,他不愿传给我母亲,但我母亲傲气,自己偷学了一点本事,又在临死前教给了我。”

    奚嘉问道:“你是苗族人?”

    女人一愣:“是,我是苗族人,我姓仡瓜,汉姓就是廖。那把小刀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母亲没有法力,她告诉我,如果我想要赶尸,必须得借助那把小刀。当初外公下葬时,要把所有的赶尸法器全部陪葬,母亲只留下了这把小刀,上面有我外公赶尸多年残存的尸气和法力。”

    奚嘉转首去看那把钉在墙上的小刀。

    裴玉点头道:“难怪那把刀能够削骨如泥,你明明没有法力,也能牵住这小鬼的魂魄。不过这类法器,因为长期接触尸气,已经有了邪性,你又没有赶尸匠的法力,根本无法驾驭它。如果你再继续用它来牵灵,最多一个月,你也会变成鬼。”

    “不止如此。”低沉的男声响起,打断了裴玉的话,叶镜之微微俯身,看向那躲在母亲身后的小男孩:“就算有法器,割肉牵灵也不会轻易成功。是你自己……想留下来保护你的母亲?”

    小男孩眨巴眨巴眼睛,懵懂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天师。

    听着叶镜之的话,女人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许久以后,她的孩子拉了拉她的衣角,小声地说道:“妈妈,好疼……”

    女人低下头,只见乖巧的孩子瘪着嘴,认真地说着:“妈妈,不要被爷爷咬,好疼……”

    女人再也无法控制地痛哭出声,她蹲下来抱紧了自己的儿子,抱紧这个为了保护自己而留在阳间的儿子。小男孩什么都不懂,只是一个劲地对母亲说不要去找爷爷,爷爷咬,很疼。

    母子紧紧相拥,叶镜之神色平静地看着,裴玉不忍地转开了视线。奚嘉慢慢蹲了下来,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柔声道:“爷爷已经走了,再也害不了妈妈了,也不会咬妈妈。”

    男孩漆黑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奚嘉,慢慢的,那张青嫩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纯善天真的笑容,脆生生的童声轻轻响起:“谢谢哥哥。”

    纯洁无邪的孩童笑容生生刺痛了奚嘉的心,年轻女人一边流泪,一边不断地用手擦去泪水,努力地笑着:“小霖,妈妈会好好地活下去,你要好好的知道吗。不要担心妈妈,妈妈什么都好,什么都好……”

    白色的光点从小男孩的身上一点点地浮出,他最后轻轻地喊了一声“妈妈”,接着身体突然倒下。青黑色的尸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这具尸体的表面,女人死死抱着孩子僵硬冰冷的尸体,刚才勉强做出的笑容再也撑不下去,只剩下绝望痛苦的哭泣。

    毕竟小男孩已经死了多日,裴玉靠关系帮小孩报上了死亡证明,尸体很快火化。第三天,这年轻的女人便抱着骨灰坛离开了小区,据说是去找一个远房堂姐了,不想再留在这个让她失去了爱人和孩子的伤心地。

    事情以“老鬼魂飞魄散,小鬼也转世投胎”作为结局,终于告一段落,然而老鬼家的那对夫妻却好像开始闹离婚。那对夫妻原本就对老爷爷非常不好,在爷爷死的那天,警|察还将两人带回去盘问,最后确定了爷爷是意外摔下床死的,才将两人放走。

    无论如何,小区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三人从小鬼家离开的时候,正是深夜。奚嘉抬首仰望天空,城市的灯光将天空照亮,找不到一颗星星。

    裴玉轻声感慨道:“这算是什么事,早知道那个老鬼居然吃了人家小孩的魂魄,害得人家母亲割了半条胳膊来牵灵,我绝对亲自动手,把那老家伙打得魂飞魄散!”

    奚嘉勾起唇角,问道:“你打得过他?”

    裴玉面露尴尬:“我……我虽然打不过他,但我不是还有嘉哥您嘛!”

    叶镜之走出楼房,也抬首看了看被灯光照亮的夜空,接着转首看向奚嘉:“那颗舍利子需要我每日在上面加符咒,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现在还不能完全屏蔽你的阴气。最近这一个半月,我会留在苏城,你不用担心被厉鬼缠身。”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