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 一巴掌糊上去,打得稻文狗吃屎。

    于是十九年后, 抱着“捉鬼天师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好心人”想法的奚嘉, 遇到了一个满嘴跑火车、相当不靠谱的裴大师,关注了一个古里古怪的微信公众号,还见到了一个来自星星的玄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

    裴玉没注意到奚嘉古怪的脸色,他开始滚动墨斗前方的齿轮,不过多时, 浮现在奚嘉面前的文字便等比例地缩小。等裴玉等人的名字已经缩小成地上的一个金色亮点时,那颗悬在空中的金色星星终于落了下来。

    裴玉道:“滚动墨斗的线轮, 可以控制墨斗榜的大小。线轮就是前面的这个齿轮。现在你能看清叶阎王的名字了吧?你眼神也太不好了, 我都说了那个金色的亮点就是叶阎王的名字, 你居然还看不清。”

    奚嘉无语道:“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缩小到现在这个尺寸, 让我看清楚他的名字?”

    裴玉脸色一僵, 过了片刻他嘿嘿笑道:“我要缩小到这个尺寸,你不就看不清我的名字了吗?”

    奚嘉低头看了一眼底下那一个个的金色亮点。

    ……不就是第七名,谁要看清你的名字。

    没再理他, 奚嘉定神看着那个悬浮在自己面前的金色名字。金色的粉末从墨斗中不断地飘出, 这天地间,弯月已上中天, 四围寂静空旷, 底下是一种星星点点的金色亮光,飘浮在半空中的名字有且只有一个——

    叶镜之。

    奚嘉轻声地念着这个名字,谁料他刚刚说出口, 裴玉突然捂住了他的嘴:“嘘!你怎么能念叶阎王的名字?他万一听到了怎么办?”

    奚嘉微愣:“他在这附近?”

    “我师父那辈的天师里,有几个前辈,只要你念了他们的名字,千里之外,他们也能注意到你的行踪。谁知道叶阎王到底有多厉害,万一他像他师父当年那么厉害,那你一念他的名字,他不就听到了?”

    奚嘉错愕地看着裴玉:“……千里之外,也能听到别人在念自己的名字?”

    裴玉理所当然地点头:“反正叶阎王的师父能做到这一点。”

    “那如果有人也叫这个名字怎么办?”

    裴玉:“……”

    “虽然叶……叶大师这个名字,好像是挺特殊的,但整个华夏十四亿人,总得有好几个叫这个名字吧。难道他每天都能听到耳边有一群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假想一下,叶大师正在捉鬼,突然耳边一声怒吼:“叶镜之!今天睡厨房!”这必须得懵了,说不定那只鬼还能侥幸逃脱。

    再假想一下,叶大师正在便秘,关键时刻,突然有人在耳边说:“叶镜之,人家还要嘛,你今天晚上太凶猛了,人家好喜欢~”这必须得憋回去了,指不定还要再便秘三天。

    其实这些情况还都是好的了,想像一下,如果叶大师正在和爱人做嘿嘿嘿的事情,两人刚上兴头,叶大师快要射♂了,突然有人往他耳朵里吼:“32号叶镜之,进手术室割哔皮!”

    这下完了,叶大师说不定得萎了,也得告别下半生的性福生活了。

    而且别说叫叶镜之了,如果人家喊的是叶静之、叶敬之、叶竞之……叶大师会不会听见?假设再碰到一个前后音不分的,好家伙,叶近之、叶禁之、叶尽之……这些都会听见吧。

    越想越歪,再回忆起那张俊美禁欲的脸,奚嘉怎么也想象不出对方便秘阳痿的样子。

    裴玉也从没被人问过这种问题,他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一个答案,只能粗着嗓子说:“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别念他的名字,要是被他注意到我们,那多完蛋啊!”

    奚嘉默默点头。

    话题很快又回到最开始,兴许不想奚嘉再问那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裴玉这次耐心地解释道:“墨斗榜是每个月都会更新一次,天工榜也是。但是墨斗榜的杀鬼人数是实时变动的,所以需要用墨斗来计数。我这个月捉了五十多只鬼,其实已经很多了,平均每天三只。但叶阎王和我们不同,一来他天生可见阴气,对妖魔鬼怪洞悉明晰;二来……他其实是咱们玄学界的道德标兵。”

    奚嘉怔住:“道德标兵?你们还评选这个?”该不会还有什么五好学生……五好天师,优秀天师干部吧?!

    裴玉赶紧摇头:“你想什么呢,我们没事评选这个干什么。叶阎王的道德标兵是咱们公认的,他这个人虽然特别冷淡,难以接触,但他对杀鬼特别特别热衷。这世上,一共有三种鬼。”

    “第一是游魂,也就是刚死没多久,游荡在凡间的魂魄。这类鬼会在死后的48小时内进入轮回,不需我们操心。”

    “第二是野鬼,很多人死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无法投胎转世。他们有的是阳寿未尽,有的是还有心愿没有完成,有的根本不知道原因,总而言之,他们不是恶鬼,但是会在世间游荡。”

    奚嘉轻轻颔首。这两种鬼他经常见,基本上他每日见到的就是这类鬼,都不会伤害人类。

    “第三种,就是幽怨厉鬼。”裴玉的声音瞬间低了下来,“厉鬼勾魂,杀人夺命。有的厉鬼还有理智,只会对自己的仇人报复,报仇成功后,就会转世投胎。但有的厉鬼……它们杀害人类,从无缘由。有时候为了报仇,它们会害了无辜人的性命。”

    奚嘉垂眸道:“天师捉的应该就是厉鬼吧。”

    裴玉道:“嗯,只要是厉鬼,我们都会捉。这世上不公平的事太多,奸恶之人也太多。坏人死了后成为厉鬼的可能性远超常人,所以厉鬼是永远捉不完的,我们只能尽量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让它们祸害凡人。叶阎王之所以被我们年轻一代称为阎王,是因为‘阎王杀小鬼’。四年前,正是百年一见的阖户阴年,酆都阴|门大开,十万厉鬼从轮回中飞出,霍乱人间。叶阎王和无相青黎一起冲入酆都,杀了八千四百六十一只恶鬼。从此以后,他就是叶阎王,也是我们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白白净净的脸上露出一副悲悯感慨的神色,裴玉愤慨慷然地说道:“虽然我一直有点害怕叶阎王,但说实话,我们玄学界里少有他这种24小时不眠不休、认真杀鬼的人了。所以他在墨斗榜上的排名才那么高,所以他看到你阴气这么重以后,才会借给你无相青黎,否则肯定会有恶鬼因为你的阴气,而作乱凡间……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

    奚嘉低头抚摸着脖子上的那颗青铜骰子,冰凉的触感顺着指腹,传入心中。俊秀的年轻人低声问道:“无相青黎真的有那么厉害?”

    裴玉正郁闷着,听了这话,他心虚地看了无相青黎一眼,小声道:“嗯,反正……反正我是不敢碰它的。”

    这话落地,青铜骰子自个儿在奚嘉的手里滚了两圈,仿佛在说:怂货,谁要你碰!

    忽然,裴玉“咦”了一声,说道:“我懂了,难怪我没有在王导的剧组里找到鬼,但那里阴气又很重。一来可能是你的阴气有泄出去,二来那里可能真的有厉鬼,但你戴着无相青黎去剧组,那只厉鬼肯定被无相青黎的煞气给吓跑了!”

    越说越觉得真相就是这样,裴玉嘿嘿一笑,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奚嘉摸着青铜骰子,似笑非笑地看向裴玉,片刻后,淡淡道:“裴大师真是机智。”

    裴玉摆摆手:“那是,毕竟我是墨斗第七。”

    一边说着,裴玉一边将墨斗收起来。当他收回墨斗的时候,悬浮在半空中的榜单又慢慢变回了原先的大小。“叶镜之”三个字再次升回天空,成为一颗耀眼闪亮的星,奚嘉远远望了一眼那颗星,一低头:“咦,裴大师,你怎么掉到第九名了?”

    裴玉一惊,半晌后:“靠!江桐、江琼这对兄妹肯定又一起杀鬼了,太过分了,他们俩个每次都组队杀鬼,事半功倍,这一点都不公平!”

    奚嘉对他们玄学界的事情并无太大兴趣,眼见天色已晚,他得乘最后一班大巴回苏城,于是抬步走回医院,准备和陈涛道别。刚走到一半,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别别扭扭的声音:“奚嘉,你说叶阎王去首都前,在苏城待过?”

    脚下步子顿住,奚嘉转首:“嗯,怎么了?”

    “叶阎王出现的地方,往往厉鬼特别多。现在到了三月的下半旬了,墨斗榜的竞争太激烈了,我也想去苏城,那里肯定有很多积分……哦不,很多恶鬼。既然叶阎王为了你要去首都,那苏城的厉鬼就交给我了。铲恶捉鬼,是我们天师的责任,义不容辞!”

    奚嘉:“……”

    你刚才说漏嘴了你知道吗!

    无论如何,当奚嘉坐上大巴回苏城时,那位裴大师就这么凑不要脸地跟了上来。一路上,裴大师成了话痨,每时每刻都要询问一下苏城的情况,按照他的说法:“我这辈子还真没去过苏城,听说很漂亮?你们江南水乡肯定不错,人家还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嘿嘿嘿,苏城的美女是不是特别多……”

    奚嘉懒得理他,但是听他说多了也烦,没等奚嘉开口阻止,一颗古朴的青铜骰子就突然飞到了裴玉的面前,傲气十足地抖了抖。

    裴神棍睁大眼,死死地盯着这颗青铜骰子,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不过多久,裴玉就乖乖地缩到了角落里,再也不敢和奚嘉说一句话。

    回到苏城,已经是凌晨一点。裴玉人生地不熟,大半夜的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就厚着脸皮跟在奚嘉的身后,一起坐上了出租车。

    到小区门口时,奚嘉下了车,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裴大师,我们很熟吗?”

    裴玉迷迷糊糊地反问道:“我们不熟?”

    奚嘉:“……”

    实在甩不开这块牛皮糖,奚嘉无语地向小区走去,他的身旁,裴玉还在唠唠叨叨地说着。就在一只脚跨入小区大门的一刹那,奚嘉的身子突然僵住,他猛地抬头,看向这片被黑夜笼罩的小区。

    只见幽暗的月色透过茂密的树木,勉强将小区照出一个略有轮廓的暗色影子。路两旁的路灯被行道树的树叶遮蔽住,只有很少的灯光从穿过重叠的树叶,照在小路上。冰冷的晚风吹过,激得人身体一颤,吹得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静谧神秘。

    小区里,安静得吓人。

    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也没有一个居民发出半点声响。

    慢慢的,裴玉也停住了声音,缓缓抬头,神色凝重地看向这片小区。

    奚嘉的左肩忽然感受到一阵凉意,但他镇定地反问:“有吗?”

    青年一愣,别在腰后的右手再次掐弄起来,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微风从他的指尖快速飞出,直直地往奚嘉的左肩而去。

    青年问道:“不冷?”

    “挺热的,最近好像升温了?”

    “……”

    奚嘉微笑道:“这位……大师,你说的小鬼,长什么样?”

    陈涛瞪直了眼:“嘉哥,你问这么仔细干什么!”

    青年挑了挑眉:“难产而未得降生的怨婴,肤色发绿,双眼全黑,指甲里是母亲宫壁上的血肉,头发血污。哦对,它现在往你朋友的床上爬去了,这个小胖子,你有没有觉得腿有点冷?它现在在你的左腿。”

    陈涛浑身一抖,惊悚地直往奚嘉的怀里钻,根本顾不上自个儿断了的腿和那几根肋骨:“嘉哥嘉哥!我腿冷,我真的腿冷!突然好冷!”

    奚嘉没好气地把陈涛一巴掌拍了出去:“你听他胡扯。”

    陈涛:“真的冷啊,我腿上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自己看!”

    奚嘉再次将死党推开,无语道:“门口这位‘大师’和你开玩笑呢。不信你问问他,这房间里要是没有鬼,他一辈子打光棍,他敢不敢赌?”

    陈涛期待地转首看向门口的青年:“……大师?”

    裴玉:“……”

    我特么有病要和你打这个必输的赌啊!!!

    裴玉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作为当代玄学界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物(之一),他裴玉走到哪儿,都得被人供起来,恭恭敬敬地称上一句裴大师。就拿那个王导来说,要不是他的师叔是王导的亲叔叔,十个王导加起来,他也懒得来这里帮忙解决这么个小事情。

    然而今天早晨他随着王导去了剧组后却发现,那剧组里确实是阴气弥漫,久久不散。这阴气的浓郁程度令裴玉也不得不严阵以待,拿出罗盘开始寻找恶鬼。谁料找了足足五个小时,愣是没找到一只鬼,于是他掐指一算,附近怨气最重的厉鬼似乎是远处某村子里一个溺水而死的小孩,这剧组里压根没有一只鬼。

    这怎么可能?

    就这阴气,能没有鬼?

    百思不得其解后,裴玉从王导那儿听说,前天晚上有一个工作人员从山崖上摔了下去。于是为了得到答案,他特意大老远地赶来了这个县医院,打算询问一下陈涛当晚的情况,还没进门,就听到又有俗世人非常不屑鬼怪的存在,所以就这么随口糊弄了一句。

    其实裴玉也很想真的指出一只鬼的所在,真正地吓一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然而在这间病房里,甚至是附近五六间病房里,愣是没有一只鬼,连一点点的阴气都没有。

    这不科学啊!

    医院,坟头,火葬场。

    这三个地方是阴气最重、鬼怪最多的场所。厉鬼、恶鬼不一定有,但游离的、还没转世投胎的鬼魂必然会有。可裴玉现在默念口诀,以阴阳眼看向这间病房,只见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莫说鬼怪,住在这间病房里恐怕都会让人觉得身心愉悦,能早日康复。

    ……什么鬼!这病房比很多住宅楼都要“干净”,说好的医院里鬼怪最多呢?

    陈涛只见这位大师的脸色忽青忽白,一直没有开口。见状,他也算明白了,门口这人还真是个神棍,没事出来骗几个钱。陈涛感慨道:“嘉哥说的对,这世界上哪来的鬼,我看人心里的鬼才更多。”

    裴玉:“……”

    想反驳又无力应对,总不能去抓两个小鬼扔到这人的面前,那实在太刻意了。轻轻咳嗽了两声后,裴玉抬步上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一听对方是王导的朋友,陈涛诧异地看了裴玉好几眼,眼神似乎在说“难怪这么神神叨叨呢,原来是王导的朋友”,接着才开始把自己前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切和他之前说的没两样,陈涛记得自己是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哭的白衣女人,想上前安慰,可是还没走近,就摔下了山崖。

    按照这个推算,那女人应该在飘在半空中哭泣的。

    裴玉早已将那大大的墨镜摘了下来别在胸口,他双臂环胸,手指在胳膊上轻轻敲打着,问道:“那女人应该确实是鬼。剧组拍戏很晚,子时一到,天地间阴气大盛。平湖风景区位于港湾开口,有海风吹来,与山间瘴气和岚风相合,很容易被厉鬼利用,制造障眼幻术。”

    陈涛却挠了挠头:“没啊,我觉得大概和嘉哥说的一样,我是很久没见漂亮姑娘了,看花了眼。”

    裴玉一怔:“但你不是亲眼看到了那只鬼?”

    陈涛嘿嘿笑道:“是我看花了眼吧。要不然大师,你直接去我们剧组看看,如果真的有鬼,说不定那只鬼现在还在剧组呢。”

    裴玉:“……”

    要是真在剧组,他还用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受你们俩的气?!

    裴玉又问了陈涛几句,小胖子老老实实地回答,但这些真实的话却没有太大作用。

    在陈涛说话的时候,裴玉用右手在自己的墨镜上轻轻画出了两道符录,那浅色的光芒从黑色镜片上一闪而过,陈涛压根没注意,奚嘉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裴玉不动神色地将墨镜又戴了上去,他仔细观察陈涛,惊讶地发现这个小胖子竟然阳气极重,浑身的阳气超越常人十倍。

    鬼怪一般不会找阳气重的人的麻烦,阴阳相克,阳气越重,鬼怪害人越是麻烦。

    在摘下墨镜前,裴玉随手又看了一旁的奚嘉一眼。这一眼看下去,他并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摘下了墨镜,低声道:“我暂时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那只鬼会害你,但是小胖子,短时间内不要回剧组。王导那边我会帮你说说,既然那只鬼对你制造了障眼法,必然是真心想要害你。你躲得过这一次,不一定能躲过下一次。等什么时候那只鬼被捉住,你再回去不迟。”

    陈涛根本没当真,随口敷衍过去。

    该问的话已经问完了,裴玉起了身,抬步离开。明明是三月的天,他却只穿了简单的t恤长裤,好像根本不怕冷。走到门口时,他停下脚步,单手撑着门框,转首看向后,凹出一个模特似的造型,故作低沉地说道:“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但白衣服的小朋友,你最好劝劝你的朋友,别让他真的傻乎乎地直接回剧组。”

    声音顿住,裴玉伸手拉下墨镜,目光幽邃地看着奚嘉,似笑非笑地说道:“世间有鬼,更有厉鬼,厉鬼可不会和你讲恶善所为、因果报应。”

    温热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青年神棍那张白净的脸上,挡出一道阴阳相间的影子。莫名的,陈涛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慌,明明他早已认定,这个青年就是个神棍,但听着他这样的话,陈涛又觉得……或许这个世界真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看着裴玉这副郑重却又耍帅的模样,奚嘉也慢慢勾起唇角,他一边站起身,一边说道:“大师,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呢?”

    一听这话,裴玉顿觉自己终于说服了这个不怕死的小朋友。他难掩得意的神色,又走回病房,侃侃而谈:“这方面嘛,就应该请教我了。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像我这种有公德心的人,向来也很有爱心。这次既然你们信了我的话,那我可以免费送你这朋友一道符,戴在身上,就可以辟邪驱……无无无无……无相青黎?!!!”

    刚刚还得意洋洋的青年神棍突然面露惊悚,整个人往后一跳,扒拉着陈涛的输液架就往后跑,一边跑他还一边躲在那只有一根杆子的输液架后。

    这光秃秃的一根铁杆根本藏不住裴玉,但他这副浑身发抖、拽着输液架就跑的模样,看得病房里的两个人齐齐怔住。陈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小胖子痛嚎道:“我还在输液呢!我的架子,给我还过来!”

    此时此刻,裴玉已经躲到了墙角,用输液架挡在自己的脸上,小心翼翼地盯着病房中央的奚嘉。

    俊秀的年轻人缓缓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站起身的时候,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青铜骰子不小心从衣服里掉了出来。他再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神棍,只见这位刚才还神神叨叨、扯淡骗人的大神棍,此刻正躲在一根铁杆后,瑟瑟发抖。

    “你你你……叶阎王是你什么人!!!”

    陈涛是百口莫辩,而那边,奚嘉和年轻的神棍却一起走出了病房。

    原本奚嘉真的以为这青年只是个神棍,张口闭口就是哪里有鬼,却没想到,还真是个天师。看到对方在墨镜上画符后,奚嘉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不想这人居然认识那位叶大师。

    安宁寂静的医院走廊里,俊秀的年轻人在前面走着,神棍在后面隔了三米,抖抖索索地跟着。走到花园的入口时,奚嘉转过身,无奈道:“我和那位叶大师也只是萍水相逢,他是个好心人,将法宝借给我藏匿阴气。”

    裴玉一听,根本不信:“那那那……那可是无相青黎,他干嘛要借给你!”叶阎王是个好人?叶阎王好心地把法宝借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傻子才会信好吧!

    闻言,奚嘉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颗青铜骰子很厉害?”

    裴玉脸色一跨:“厉害?哪里是厉害可以说的。等等,你到底知不知道叶阎王是谁?你难道不是玄学界的人?玄学界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叶阎王。”

    奚嘉隐约觉得不对,他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告诉给了这位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天师。裴玉听着他的话,听完后反而笑了:“普通人里当然也有阳气、阴气强的,你那个朋友,阳气就很强,你的阴气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奚嘉微微蹙眉,将脖子上的无相青黎摘了下来。冲天阴气拔地而起,一股无由来的冷风从脚底盘旋而上,将花园四周的草木吹得倒伏下来,竟全部倒向了奚嘉的方向。

    这下子,裴玉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奚嘉问道:“这位……裴大师,那你现在有看到我的阴气了吗?”

    裴玉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等等,我画个符开阴阳眼,帮你看看。”

    奚嘉诧异道:“那位叶大师并没有画符。”

    裴玉瞪着眼,理直气壮地说道:“叶阎王是谁,我是谁,我能和他比么?他天生可见阴气,整个玄学界就他一个!”说着,裴玉在墨镜两边的镜片上各画了一道符,他再戴上墨镜,一边戴上,一边随意道:“你的阴气能有多重啊,最多就是比寻常人多个百倍……千……倍……”

    “我!靠!”

    中气十足的骂街声,让花园里其他正在散步的病人纷纷嫌弃地看了过来。

    奚嘉淡定地将无相青黎再次挂回了脖子,裴玉摘下墨镜就扑了过来,一脸不敢置信地上下打量这张秀气白净的脸,仿佛要将奚嘉从里到外看个遍。

    “不……不可能!你的阴气怎么这么重。我刚才用阴阳眼看你,根本就是个黑球,连衣服都看不见!你到底是人是鬼……咦,有体温,真的是人啊?”

    奚嘉没好气地将这胡乱摸自己手臂的手拍开:“你们捉鬼天师判断是人是鬼,还需要摸体温?”

    裴玉有点委屈:“我们靠阴气来判断。不过我还从没见过哪个鬼的阴气比你重……”

    奚嘉:“……”

    虽说这裴大师很不靠谱,神经兮兮,但奚嘉却有点明白,当初他在家门口见到那位叶大师时,对方为什么会是那种惊讶的表情。他自己惊讶,是因为突然有个陌生人来敲门;而那位天生可见阴气的叶大师惊讶,恐怕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开门的居然会是一团黑气(。)

    不过看了奚嘉那浓郁的阴气后,裴玉至少明白了一件事:“叶阎王之所以要把无相青黎借给你,估计是因为他除了无相青黎外,没有哪个法宝能压得住你的阴气了。”

    提到这,奚嘉眉头微蹙:“这个无相青黎是很重要的法宝吗?”

    裴玉虚着眼,心虚地看了看那颗挂在奚嘉脖子上的青铜骰子,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你有微信不?”

    奚嘉一愣:“微信?”

    “这年头谁还没个微信啊,来来来,你扫一下我的微信,我给你推荐一个公众号,你看了就明白了。”

    青年神棍突然从屁股后面掏出了一只苹果手机,相当熟练地解锁、打开微信。

    就这短短几天的功夫,奚嘉阔别十九年,再一次见到了捉鬼天师,一下子还见到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有微信的天师。他将信将疑地加了裴玉的好友,很快,裴玉就给他推荐了一个公众号。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裴玉:“你快关注,快点快点。”

    奚嘉看着屏幕上阴气森森的女鬼头像,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关注。

    『道友,终于等到你了!欢迎关注“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官方公众号。

    鬼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所有事,看我们,你都知道!

    现在关注微信号,还可获赠墨斗一个,天工斋出品,你的信赖。』

    奚嘉:“……”

    裴玉急匆匆地点开公众号底下的一个“天工榜”链接,下一刻,一个微信文章链接就出现在了奚嘉的手机屏幕上。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第316届天工榜名单大全》,文章所用的图片竟然就是此刻正挂在奚嘉脖子上的这颗无相青黎!

    裴玉急道:“你怎么傻了?点开啊,我给你看看最新的天工榜。”

    奚嘉转首看向他:“……你们这些捉鬼天师,还会玩微信?”

    裴玉反问:“为什么我们不能会玩微信?欸,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奚嘉面无表情:“我需要一点时间,重塑一下我的世界观。”

    等奚嘉自我催眠地接受了“这群捉鬼天师好像格外时髦”的设定后,他点开了这篇天工榜文章。一打开文章,进入眼帘的便是排在第一位的血红大字——

    『无相青黎』

    整个文章和大多数的公众号文章没两样,14号字体、1.5倍行距,业内规则,美观排版,还用了不少分隔符和灰色小字来备注,就像出自一个经验老道的大号之手。

    文章按从头到尾的顺序,一行行地排列了一些名字。奚嘉只认识第一个名字“无相青黎”,接下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刀剑枪戟,他自然从未听过。但很明显,在这篇文章里,只有排在第一行的无相青黎用了刺目鲜艳的血红色大字,还特意做出了鲜血淋漓的恐怖特效,其他法宝的名字仅仅用黑色字体写下。

    裴玉吞了口口水,一边虚着眼去看奚嘉脖子上的那颗无相青黎,一边小心翼翼地伸手指着屏幕:“天工榜就是咱们玄学界的法宝榜,由天工斋的专业道友进行排行。无相青黎已经蝉联九十七届的榜首了,你看看这血淋淋的大字,你就说,恐怖不恐怖?”

    奚嘉:“……”

    他的脑海里全是这颗青铜骰子昨天晚上傲娇地往旁边滚两圈的模样,哪里能和一个杀鬼不眨眼的绝世法宝联系起来?

    不过,有件事他倒是感到奇怪:“如果无相青黎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叶大师要把它借给我?”

    裴玉想都没想:“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因为只有无相青黎,才能压住你的阴气。”

    奚嘉敛眸,神色平静:“他为什么要如此热情地管我的事?”

    “因为他是叶阎王啊。”

    奚嘉一愣。

    裴玉一拍大腿:“你看这个就懂了。”

    话音刚落,奚嘉忽然睁大双眼,惊愕地看着眼前突然浮现出来了一片金色字幕。这金色的字幕并不存在于手机屏幕上,它们竟然完完全全地悬浮于半空中!

    夕阳已没入大地之下,温和朦胧的月色下,奚嘉和裴玉已经走到了花园的角落里,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异状,也没人知道,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今天被一次次地崩碎了世界观。

    良久,奚嘉嘴唇翕动:“……这也是你们用微信公众号发出来的文章?”疼讯什么时候还有这技能了?难道马化疼竟然也是玄学界人士?!

    裴玉摇摇头:“不是不是,这个墨斗榜因为更新速度太快,当然不能在‘鬼知道’上面发,只能用墨斗来显示,实时更新。我记得最近关注公众号,好像会送墨斗来着,你刚才关注的时候没看见吗?等会儿你赶紧去填个资料地址,天工斋的人就会把墨斗快递给你了。这就是墨斗。”

    奚嘉低头看向裴玉那个黑不溜秋的奇怪工具。

    这是一个酷似乌篷船的奇异物件,通体全黑,前方有一轮小巧的齿轮,齿轮后则是舀状的小钵。小钵里放着满满的金色粉末,此刻那齿轮轻轻地转动着,粉末便如同一颗颗细小的繁星,一点点地飞向空中,组成了这些悬浮在空中的金色文字。

    奚嘉凝视着裴玉手中的黑色墨斗,裴玉却得意地指着空中的金色文字:“看到没,这个月我排行第七。这届玄学界的年轻一代共有一万多人,我排行第七。”

    奚嘉没功夫去赞美这位不着调的天师,他顺着裴玉的名次往前看。这些名字虽然一起悬浮于虚空中,但他们仿佛一个个的柱状图,越往前,名字就浮得越高。看裴玉的名字时,奚嘉还得低头,看到最前面时,他已经和这个名字平视。

    “南易?”

    一旁的裴玉还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的名字,难掩神色中的得瑟。奚嘉仔细看着“南易”两个字,看了许久后,他转头问道:“怎么没看到叶大师?”

    裴玉直接伸手指天。

    奚嘉狐疑地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裴玉道:“看到没,叶阎王在那里。”

    奚嘉凝神看了许久,仍旧没看出哪里有一个名字。

    裴玉急了:“就是在那里啊。墨斗榜按照每个人当月的杀鬼成绩排名,杀的鬼越多,排名就越靠前,名字也就飘得越高。你仔细看,那里,那个天上不是有一个金色的小点么,那就是叶阎王的名字啊!”

    只见在寥廓广袤的夜幕之上,弯月与繁星之间,一颗金色的星星耀眼至极,闪烁着夺目光辉。

    奚嘉:“……”

    你敢不指着一颗星,说那是人家的名字吗!

    在进入小区的一刹那奚嘉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

    这片小区是前几年新建的,坐落于苏城发展最快、房价最高的园区,与景独湖比邻。站在七层以上,远远可以看见跨湖高架路和波光粼粼的景独湖,又是学区房,如果不是奚嘉的老房子正好拆迁拿了一笔补偿款,他根本买不起这里的房子。

    因为靠近创意产业园,这里的住客有不少是程序员。程序员工资高,但几乎天天加班,别说现在是凌晨一点,就算是凌晨三点,偶尔也会有程序员加班回来,绝不可能如此安静,连一盏灯、一点声音都没有。

    奚嘉的眉头慢慢皱紧,而他的身旁,裴玉则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录。他所画的这道符录比之前叶镜之在奚嘉大门上画的那道符录要淡了许多,画完最后一笔后,裴玉伸指在中间一点,赫然间,金色的光芒便充斥了整个小区。

    “去!”

    下一刻,奚嘉瞳孔一缩,惊愕地看着这一片笼罩了整个小区的黑气。

    裴玉也没想过,自己居然会看到这样的情景。这片小区横跨了两个街区,占地面积极广,然而此刻,浓郁阴森的阴气将小区缠绕入内,围成了一个无声之城。

    微风从外界吹过,只吹到小区门口,便被那浓郁到可怖的阴气打散。

    裴玉惊道:“这么浓的阴气,奚嘉,是你造成的?”

    在进入小区的时候,奚嘉就察觉到了不对,也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阴气。如今真正看到这股阴气的规模后,他道:“不是我。两天前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这样。裴玉,你能找出来到底是哪里有这么重的阴气吗?”

    裴玉摇首:“子时阴门开,凡间阴气大盛。现在别说你这小区,就是外面的大马路上,也会有一点微弱的阴气和几个游魂。我师父和叶阎王他们或许可以在凌晨找到阴气的源头,但我不行,得等日出之后,阳气驱邪,我才能找到原因。”

    既然无法找到原因,那两人就在小区里逛了一会儿,最后回家。

    奚嘉本身就不是捉鬼天师,一点法术都不会,更别提找鬼。而他身边的这个裴神棍,自称是年轻一代的什么领军人物,却压根靠不住,真像个神棍。

    等到第二日中午,阳气大盛,裴玉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玄铁罗盘,神经兮兮地在小区里溜达起来。他不停地低头看罗盘,又抬头去看周围的建筑、树木布局,嘴里念念有词,声音极低,根本无法听清。

    到了白天,小区一下子恢复了正常。

    今天是工作日,小区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妇女在花园里聊天散步,还有几个老人正在锻炼身体。

    奚嘉跟在裴玉的身边,神情淡漠地看着小区里的这些居民。他从未与这些人接触过,或者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很少出门,因为不想让这些人沾染到自己的阴气,导致生病甚至出事。

    今天早上奚嘉自顾自地与无相青黎说了几句话,希望对方能只挡住自己的阴气,不要挡住自己能看见阴气的眼睛。奚嘉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这无相青黎真是有灵性,真的收敛了一点威势,让奚嘉能够不凭借裴玉的符咒,直接看见笼罩在小区上空的黑气。

    而如今在奚嘉的眼中,这些居民的脸上都浮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黑气。那层黑气如同黑纱面罩,罩在这些人的脸上,可他们全然无知,各个表情僵硬地做着自己的事。说是在聊天,却神色诡异,目光呆滞,好像正看着一团空气;说是在锻炼,却连关节都不扭动一下,整个人如同僵尸,直挺挺地做着奇怪的动作。

    这个小区里,除了奚嘉和裴玉外,其他人仿佛成了一个个牵线木偶,麻木地做着自己以往每天做的事情,完成任务。

    裴玉道:“先找到源头,暂时不要打扰他们。在游魂中有一类鬼,他们过了48小时也不会投胎,因为他们忘记自己已经死去。这个时候你不能直白地告诉他‘你已经死了’,他们会受到惊吓,甚至魂飞魄散,你必须用各种暗示让他自己意识到自己死了,这才能投胎转世。这些人和游魂的情况有几分像,不能轻举妄动。”

    作者有话要说:  岐山道人:没错,老夫就是三百年难得一见的阵法奇才!【摸胡子

    嶒秀真君:贫道劈死你!!!!!!

    ----------------------------------

    有点想法,明天想加更……感觉有点困难啊,你们觉得。。。明天能加更不……=0=

    --------------------------

    谢谢

    往福娃的腋下扔了1个地雷【x5】

    笑无欺扔了1个地雷

    御千泠扔了1个地雷

    有一个晴天扔了1个地雷

    二哈与小狼扔了1个地雷

    槿琛扔了1个地雷

    黑色毒木梳扔了1个手榴弹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建国前一秒成妖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x5】

    五味扔了1个地雷【x2】

    茶叶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龙柒扔了1个深水鱼雷

    墨暨扔了1个地雷

    秀扔了1个地雷

    咪啾扔了1个地雷

    子月晓荷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