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嘉哥捞起一只名叫稻文的老鬼, 一巴掌糊上去,打得稻文狗吃屎。``

    不过易凌子虽然实力强悍, 岐山道人这些同辈至今都不知道他当年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但易凌子还是挺好相处的。不像他的徒弟叶镜之那么性情孤僻,只知道一心杀鬼,易凌子当初经常参与同辈之间的活动,相当活跃。

    想起年轻时的风流往事, 岐山道人感慨道:“可惜了, 十九年前我还和易凌子约了一顿酒,没想到竟是永别, 他竟然和那千年旱魃同归于尽了。”

    这一次“鬼知道”的文章上出现了“易凌子”这个名字, 一时间,老一辈的大师纷纷出现,在评论里回忆当年。他们一出声,弟子们哪里敢再放肆,只能私底下八卦。

    【叶阎王居然有个未婚妻?他师父一定很擅长卜筮之术, 要不然怎么能预知到现在的叶阎王根本冷到没有女朋友,所以早在十九年前,叶阎王还不是叶阎王的时候,就帮他坑一个女孩入火坑?】

    【易凌子前辈真是高瞻远瞩!我师父怎么就没帮我定个娃娃亲,现在我都三十好几了, 连个媳妇都没有。看看人家叶阎王,昨天还是孤家寡人,今天就多了个未婚妻!嫉妒使贫道面目全非!】

    【叶阎王是三煞之体, 他这种体质能把媳妇活活克死,应该找不到媳妇才对。易凌子前辈也太牛逼了,难怪我爷爷现在听到易凌子前辈的名字,都吓得瑟瑟发抖,他居然能找到一个阴气极重的女孩,正好和叶阎王相补。】

    ……

    【诶不对,文章里没说叶阎王的未婚妻在哪里啊。】

    此时此刻,陕省长安市骊山北麓。

    一个光头老和尚正骑在一棵老树上,焦急地眺望前方。他身处旷野,两公里外就是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入夜,白日里人来人往的游客消失不见,阴森森的骊山成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寂静无声地压着大地。

    老和尚手指一点,嘴里默念了几句咒语,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水镜。他急急道:“贫僧已经把知道的最大的八卦新闻爆料给你们了,你们怎么还不给贫僧积分?如今已经过了子时,贫僧追这三百年的厉鬼追了一个月,要是真让它逃入始皇陵,惊动了陵内的东西,到时候玄学界大乱,贫僧可不承担这个责任!”

    水镜的那一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他的身后有不少年轻的男男女女步履匆匆地忙碌着。

    听了老和尚的话,这青年推推眼镜,道:“不醒大师,您的爆料刚刚才发上去,总得给我们一点时间一下阅读量和点赞数吧。对了,还有不少道友给您打赏了。这些都会折算成积分打进您的账户,但您要是现在就要求我们折算积分,那接下来获得的积分就无法计到您的账上了。”

    听了这话,不醒大师肉疼地抽搐了嘴角:“好了好了,贫僧不要那些积分了,现在就把积分打过来。来不及了,贫僧要赶紧去天工斋买个百年跳尸来炼宝,要不然那个厉鬼得跑了!”

    “鬼知道”的小编满意一笑,道:“我这就把积分打到您的账户上。”

    一分钟后,不醒大师打开自己的墨斗,便发现账户上多了十万积分。看着这么可怕的数字,他一愣,嘀咕了一句“易凌子和叶镜之的八卦就这么值钱?”,接下来他摇摇头,连连阿弥陀佛了几句:“易凌子道友,当初是贫僧陪你一起取了那泰山石,你当年也是为了玄学界而死。现在贫僧要为玄学界捉了这只三百年的厉鬼,只差一些积分来买炼宝材料,所以才把你们师徒的八卦爆出来。你九泉之下,也不会怪贫僧的对吧……哎哟!”

    一颗拳头大小的枇杷突然头上落下,狠狠地砸在了不醒大师的光头上,砸出一个大包。

    不醒大师摸摸自己的光头,继续嘀咕:“你不会怪贫僧的,你不会怪贫僧的,贫僧也是为民除害,也是……哎哟哎哟哎哟!”

    一阵风吹来,满树的枇杷好像下雨,砰砰砰地直往不醒大师的头上砸。不醒大师被砸得满头包,赶忙飞下了这棵树,往秦始皇陵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道:“贫僧去捉恶鬼了!”

    这天晚上,“鬼知道”的四个八卦文章,另外三个全部被打入冷宫,唯独“叶阎王有未婚妻”这个八卦,被玄学界讨论得热火朝天。

    当夜,叶镜之正拿着扫帚打扫房子,忽然手机嗡嗡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一堆老一辈的大师向他发来问候,询问他准备什么时候成婚。易凌子去世了,他们这些前辈可以当叶镜之的长辈,帮他主婚。

    除此以外,年轻一代只有三个人发来消息询问。

    叶镜之眉头微皱,点开“鬼知道”看了那篇文章,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放下扫帚,认真地一一回复。

    【十九年前,我与师父见最后一面时,他确实有提过,为我定了一门亲事,并且给了我一块泰山石当作信物。但是当时正值千年旱魃出世,师父没有来得及说清楚,就在那场大战中与旱魃同归于尽。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这些年对方也没有找上门来过,只听师父说过,那是一个阴气极重的女孩,比我小两岁,正是良配,今年应当有二十三岁了。】

    前辈们根本就不是来听解释的,他们就是想看八卦。

    天机门的大师赶忙回复:【叶小友,老夫这就为你算一卦,帮你找找你那未婚妻的所在之处!】

    叶镜之薄唇微抿,打算拒绝。在他看来,对方十九年来杳无音信,要么就不是玄学界人士,要么就是知道了他的名声,嫌弃他,不想和他成婚,成为他的妻子。既然如此,他也不会勉强,就当作没发生过好了。

    然而天机门的大师五分钟内就给了回复:【凌霄问信,三生结缘;阴煞相合,既定已生……咦,叶小友,从卦象看,你应当已经与你那未婚妻见过面了。】

    叶镜之双眸一缩,他镇定道:【多谢前辈。】

    正如裴玉所说一样,玄学界的年轻一代中,除了那几个人,根本没人会理叶阎王。就算爆出了这么大的料,叶镜之回复消息也只回到了凌晨一点,就再没人询问:老一辈虽然八卦,但不好意思拉下脸,一直找当事人询问;年轻一代脸皮厚,但根本没几个人理他。

    漆黑宁静的夜,挺拔俊美的男人关了手机,继续认真打扫屋子,似乎是不想亏欠别人,想以此当作房租。

    等到第二天早上奚嘉醒来,刚刚出房门,就见裴玉兴致冲冲地跑了过来。裴玉拉着他又进了房间,特意将门锁上,就这样还觉得不大靠谱,又布下了一层结界。

    奚嘉好奇地问道:“有事和我说,不能被叶大师听见?”

    裴玉连忙点头。

    奚嘉:“你布置的这些东西,真的能防住叶大师?”

    裴玉脸色一僵:“反正……反正这样我心里舒坦,我放心!我和你说,今天早上你起床看到没,昨天晚上‘鬼知道’发了一个惊天大八卦!”

    奚嘉对此毫无兴趣:“你们玄学界的八卦,和我有什么关系?”说着,就打算开门出去。

    裴玉一把拉住他:“这次是和叶阎王有关!叶阎王有未婚妻,他居然有未婚妻,而且还是个娃娃亲!这万恶的包办婚姻,怎么我师父当年没给我包办一个,害得我到现在还没女朋友。”

    奚嘉微微怔住:“……叶大师有未婚妻?”

    裴玉兴致上头,赶忙打开微信公众号,把文章展示给奚嘉看。

    看完文章后,奚嘉不由蹙了眉头,直接打开房门:“那是叶大师的事,你这么八卦干什么?虽然我不懂其中缘由,但无论如何都是人家的私事,我们……”

    声音戛然而止,奚嘉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干净到在发光的客厅!

    白色的瓷砖被擦拭得锃光瓦亮,低头就能当镜子看;墙上沉积了一年多的污渍,如今也全部消失。墙角天花板上的灰尘,没了;冰箱上的铁锈,没了;半年没给换过水的富贵竹,生机勃勃!

    奚嘉不敢置信地转首看向裴玉:你干的?

    裴玉这才发现了房子里的异常:我没啊,怎么回事,我刚刚还没注意到。

    这时,一股浓郁扑鼻的菜香从厨房里飘出。闻着这股味道,正直如奚嘉,也不免咽了口口水,裴玉更是早就激动地直往厨房扑去:“怎么回事,你还烧饭了?嘉哥,你不是才醒吗?”

    刚走到餐厅,裴玉突然僵在原地。

    只见一个高大俊朗的身影从厨房里走出,神色平静地将一盘盘菜端上了桌。见到裴玉,叶镜之淡定地点头:“裴道友。”接着他再抬首看向不远处的奚嘉:“昨天晚上打扰了。”

    裴玉双腿颤抖,下意识地就往后跑,他直接跑到奚嘉身边,小声道:“不行,看着叶阎王我吃不下饭,我先出门解决了。太恐怖了,和叶阎王同桌吃饭……嘉哥,我扛不住,看你的了。”

    说完,裴玉勉强止住一直在打颤的腿肚子,正义凛然道:“刚才我的罗盘发现不远处好像有一只厉鬼,我这就去把那小鬼收了。叶道友,嘉哥,你们吃,你们慢慢吃。”

    话音刚落,裴玉撒腿就跑。

    奚嘉:“……”

    叶镜之:“……”

    奚嘉问道:“叶大师,听说你天生可见阴气,这附近有鬼吗?”

    叶镜之沉默片刻:“可能是我看错了。”

    奚嘉憋笑。

    裴神棍只想着赶紧逃得远远的,却没想到连叶阎王都没发现有鬼,他能发现?

    因为裴玉不敢待在房子里,于是餐桌上,只剩下奚嘉和叶镜之相对而坐。原本奚嘉还不大敢动筷子,虽然这些菜闻上去很香,看上去就令人食指大动,但……叶天师真的会烧菜?

    认命地吃了一口后,奚嘉睁大眼,赶紧地又动起筷子来。

    一整桌的菜,竟然全部吃完,由此可见这些菜的美味程度。

    黑发年轻人餍足地坐在椅子上,忽然就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篇文章,他不由想到:如果能当叶大师的妻子,至少在吃饭上,绝对是一辈子的享受。

    但他很快又想到:“叶大师……你帮我打扫屋子了?”

    叶镜之低声道:“谢谢你的照顾。”

    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但看着这位玄学界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此刻安静沉闷的模样,不知道为何,奚嘉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孤独,有点……可怜。

    那篇文章里说过,叶大师的师父是十九年前为了玄学界,为了凡人,与一只千年僵尸同归于尽的。当时的叶大师才六岁,他本身就是被师父收养,无父无母,在师父突然去世后,他并没有拜入其他门派,而是依旧守着师门。

    他们那一派,对收徒弟的要求极高,经常一脉单传。

    于是叶大师从六岁后,就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修行,等他有了实力后,玄学界的同龄人又对他充满畏惧,不敢理他。

    这样的人,能够成为现在的道德标兵而不是一个大魔头,真是难能可贵。

    奚嘉嘴唇翕动,始终不知道该说什么,却见叶镜之放下筷子,语气低沉:“你碎了的那些泰山石,我交给了天工斋的一个朋友,请他帮你修复,这两天应该就能修好了。听说你也关注了‘鬼知道’,收到墨斗了吗?”

    奚嘉摇首:“我没有填写地址。”

    叶镜之轻轻点头:“往常要买墨斗,需要二十个积分。你可以把地址填写一下,到时候我会让天工斋的人把墨斗和你的泰山石,一起寄回来给你。”

    裴玉一听,根本不信:“那那那……那可是无相青黎,他干嘛要借给你!”叶阎王是个好人?叶阎王好心地把法宝借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傻子才会信好吧!

    闻言,奚嘉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颗青铜骰子很厉害?”

    裴玉脸色一跨:“厉害?哪里是厉害可以说的。等等,你到底知不知道叶阎王是谁?你难道不是玄学界的人?玄学界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叶阎王。”

    奚嘉隐约觉得不对,他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告诉给了这位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天师。裴玉听着他的话,听完后反而笑了:“普通人里当然也有阳气、阴气强的,你那个朋友,阳气就很强,你的阴气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奚嘉微微蹙眉,将脖子上的无相青黎摘了下来。冲天阴气拔地而起,一股无由来的冷风从脚底盘旋而上,将花园四周的草木吹得倒伏下来,竟全部倒向了奚嘉的方向。

    这下子,裴玉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奚嘉问道:“这位……裴大师,那你现在有看到我的阴气了吗?”

    裴玉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等等,我画个符开阴阳眼,帮你看看。”

    奚嘉诧异道:“那位叶大师并没有画符。”

    裴玉瞪着眼,理直气壮地说道:“叶阎王是谁,我是谁,我能和他比么?他天生可见阴气,整个玄学界就他一个!”说着,裴玉在墨镜两边的镜片上各画了一道符,他再戴上墨镜,一边戴上,一边随意道:“你的阴气能有多重啊,最多就是比寻常人多个百倍……千……倍……”

    “我!靠!”

    中气十足的骂街声,让花园里其他正在散步的病人纷纷嫌弃地看了过来。

    奚嘉淡定地将无相青黎再次挂回了脖子,裴玉摘下墨镜就扑了过来,一脸不敢置信地上下打量这张秀气白净的脸,仿佛要将奚嘉从里到外看个遍。

    “不……不可能!你的阴气怎么这么重。我刚才用阴阳眼看你,根本就是个黑球,连衣服都看不见!你到底是人是鬼……咦,有体温,真的是人啊?”

    奚嘉没好气地将这胡乱摸自己手臂的手拍开:“你们捉鬼天师判断是人是鬼,还需要摸体温?”

    裴玉有点委屈:“我们靠阴气来判断。不过我还从没见过哪个鬼的阴气比你重……”

    奚嘉:“……”

    虽说这裴大师很不靠谱,神经兮兮,但奚嘉却有点明白,当初他在家门口见到那位叶大师时,对方为什么会是那种惊讶的表情。他自己惊讶,是因为突然有个陌生人来敲门;而那位天生可见阴气的叶大师惊讶,恐怕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开门的居然会是一团黑气(。)

    不过看了奚嘉那浓郁的阴气后,裴玉至少明白了一件事:“叶阎王之所以要把无相青黎借给你,估计是因为他除了无相青黎外,没有哪个法宝能压得住你的阴气了。”

    提到这,奚嘉眉头微蹙:“这个无相青黎是很重要的法宝吗?”

    裴玉虚着眼,心虚地看了看那颗挂在奚嘉脖子上的青铜骰子,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你有微信不?”

    奚嘉一愣:“微信?”

    “这年头谁还没个微信啊,来来来,你扫一下我的微信,我给你推荐一个公众号,你看了就明白了。”

    青年神棍突然从屁股后面掏出了一只苹果手机,相当熟练地解锁、打开微信。

    就这短短几天的功夫,奚嘉阔别十九年,再一次见到了捉鬼天师,一下子还见到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有微信的天师。他将信将疑地加了裴玉的好友,很快,裴玉就给他推荐了一个公众号。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裴玉:“你快关注,快点快点。”

    奚嘉看着屏幕上阴气森森的女鬼头像,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关注。

    『道友,终于等到你了!欢迎关注“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官方公众号。

    鬼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所有事,看我们,你都知道!

    现在关注微信号,还可获赠墨斗一个,天工斋出品,你的信赖。』

    奚嘉:“……”

    裴玉急匆匆地点开公众号底下的一个“天工榜”链接,下一刻,一个微信文章链接就出现在了奚嘉的手机屏幕上。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第316届天工榜名单大全》,文章所用的图片竟然就是此刻正挂在奚嘉脖子上的这颗无相青黎!

    裴玉急道:“你怎么傻了?点开啊,我给你看看最新的天工榜。”

    奚嘉转首看向他:“……你们这些捉鬼天师,还会玩微信?”

    裴玉反问:“为什么我们不能会玩微信?欸,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奚嘉面无表情:“我需要一点时间,重塑一下我的世界观。”

    等奚嘉自我催眠地接受了“这群捉鬼天师好像格外时髦”的设定后,他点开了这篇天工榜文章。一打开文章,进入眼帘的便是排在第一位的血红大字——

    『无相青黎』

    整个文章和大多数的公众号文章没两样,14号字体、1.5倍行距,业内规则,美观排版,还用了不少分隔符和灰色小字来备注,就像出自一个经验老道的大号之手。

    文章按从头到尾的顺序,一行行地排列了一些名字。奚嘉只认识第一个名字“无相青黎”,接下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刀剑枪戟,他自然从未听过。但很明显,在这篇文章里,只有排在第一行的无相青黎用了刺目鲜艳的血红色大字,还特意做出了鲜血淋漓的恐怖特效,其他法宝的名字仅仅用黑色字体写下。

    裴玉吞了口口水,一边虚着眼去看奚嘉脖子上的那颗无相青黎,一边小心翼翼地伸手指着屏幕:“天工榜就是咱们玄学界的法宝榜,由天工斋的专业道友进行排行。无相青黎已经蝉联九十七届的榜首了,你看看这血淋淋的大字,你就说,恐怖不恐怖?”

    奚嘉:“……”

    他的脑海里全是这颗青铜骰子昨天晚上傲娇地往旁边滚两圈的模样,哪里能和一个杀鬼不眨眼的绝世法宝联系起来?

    不过,有件事他倒是感到奇怪:“如果无相青黎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叶大师要把它借给我?”

    裴玉想都没想:“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因为只有无相青黎,才能压住你的阴气。”

    奚嘉敛眸,神色平静:“他为什么要如此热情地管我的事?”

    “因为他是叶阎王啊。”

    奚嘉一愣。

    裴玉一拍大腿:“你看这个就懂了。”

    话音刚落,奚嘉忽然睁大双眼,惊愕地看着眼前突然浮现出来了一片金色字幕。这金色的字幕并不存在于手机屏幕上,它们竟然完完全全地悬浮于半空中!

    夕阳已没入大地之下,温和朦胧的月色下,奚嘉和裴玉已经走到了花园的角落里,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异状,也没人知道,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今天被一次次地崩碎了世界观。

    良久,奚嘉嘴唇翕动:“……这也是你们用微信公众号发出来的文章?”疼讯什么时候还有这技能了?难道马化疼竟然也是玄学界人士?!

    裴玉摇摇头:“不是不是,这个墨斗榜因为更新速度太快,当然不能在‘鬼知道’上面发,只能用墨斗来显示,实时更新。我记得最近关注公众号,好像会送墨斗来着,你刚才关注的时候没看见吗?等会儿你赶紧去填个资料地址,天工斋的人就会把墨斗快递给你了。这就是墨斗。”

    奚嘉低头看向裴玉那个黑不溜秋的奇怪工具。

    这是一个酷似乌篷船的奇异物件,通体全黑,前方有一轮小巧的齿轮,齿轮后则是舀状的小钵。小钵里放着满满的金色粉末,此刻那齿轮轻轻地转动着,粉末便如同一颗颗细小的繁星,一点点地飞向空中,组成了这些悬浮在空中的金色文字。

    奚嘉凝视着裴玉手中的黑色墨斗,裴玉却得意地指着空中的金色文字:“看到没,这个月我排行第七。这届玄学界的年轻一代共有一万多人,我排行第七。”

    奚嘉没功夫去赞美这位不着调的天师,他顺着裴玉的名次往前看。这些名字虽然一起悬浮于虚空中,但他们仿佛一个个的柱状图,越往前,名字就浮得越高。看裴玉的名字时,奚嘉还得低头,看到最前面时,他已经和这个名字平视。

    “南易?”

    一旁的裴玉还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的名字,难掩神色中的得瑟。奚嘉仔细看着“南易”两个字,看了许久后,他转头问道:“怎么没看到叶大师?”

    裴玉直接伸手指天。

    奚嘉狐疑地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裴玉道:“看到没,叶阎王在那里。”

    奚嘉凝神看了许久,仍旧没看出哪里有一个名字。

    裴玉急了:“就是在那里啊。墨斗榜按照每个人当月的杀鬼成绩排名,杀的鬼越多,排名就越靠前,名字也就飘得越高。你仔细看,那里,那个天上不是有一个金色的小点么,那就是叶阎王的名字啊!”

    只见在寥廓广袤的夜幕之上,弯月与繁星之间,一颗金色的星星耀眼至极,闪烁着夺目光辉。

    奚嘉:“……”

    你敢不指着一颗星,说那是人家的名字吗!

    第一天同居时,他起床还看见了叶镜之,两人同桌吃饭。但从那一天以后,无论他每天早上起得多早,房子总是空荡荡的。桌上还留着温热的饭菜,家里也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叶大师却不见踪影。

    到晚上,叶大师才会回来,一整个白天都在外面捉鬼,敬业程度堪称劳模。

    如果说这还不算奇怪,毕竟奚嘉和叶大师也不是很熟悉,两个不熟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可能是有点不自在,于是干脆出门不见、避免尴尬,这也是有可能的,但到了晚上,当叶大师要为舍利念咒时,这种奇怪就变得更加诡异了。

    一如既往,两人坐在小阳台的飘窗上。奚嘉想也没想,将脖子上的舍利摘下来后,直截了当地伸手,看向叶镜之:牵手,念咒。

    叶镜之:“……”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叶大师的动静,奚嘉困惑地皱了眉,忍不住问道:“叶大师?”

    明亮的月光从窗外照进屋内,照在两人的身上。男人抿紧薄唇,俊美冷清的脸上并无起伏,但耳尖却有一些发红,等奚嘉又问了一遍,叶镜之才声音低沉地说道:“不……不用牵手,你拿在掌心就好,我直接为你念咒。”

    奚嘉诧异道:“昨天不是说一定要将这舍利放在我们的掌心,相互连接,这样方便念咒施法吗?”

    叶镜之语气肯定:“我搞错了。”

    奚嘉:“……”

    玄学界的人到底都是什么猫病啊!

    奚嘉下意识地觉得叶大师昨天肯定没搞错,而这次为舍利念咒时,他也特意仔细观察了对方。叶大师闭紧双眸,食指抵唇,低声念着咒语,金色的符文如同昨天一样,钻入了他掌心的舍利里,但这一次,叶大师的额头却有汗水隐隐地渗出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第一天念咒时,只施法半个小时就结束。可这第二天念咒,叶大师却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结束施法。

    到第三天,叶镜之依旧就着夜色回家。这次两人再坐在飘窗上,叶镜之闭目准备念咒,他刚刚闭上双眼,一只温暖的手便拉住了他的手。

    叶镜之错愕地睁眼,只见奚嘉拉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两人双手交叠,小小的舍利被安置在掌心之间,散发着一阵清凉的气息。

    皎洁如华的月光照耀在身上,奚嘉扬唇,声音里带着笑意:“叶大师,是不是牵着手来念咒,会更快一点……你也会更轻松一点?我没事的,如果这样更好,我觉得没什么。”

    叶镜之双眸微睁,右眼里那颗藏在眼眸深处的黑色小痣更加幽邃。面前的青年笑容和煦,相握的双手传递着炙热的温度,良久,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好。”

    黑衣天师认真仔细地念着咒,黑发年轻人就在旁边听着。

    奚嘉其实完全听不懂叶镜之念出来的话,那些字他每个都认识,但说到一起,却让人一头雾水。在这念咒的半个小时里,奚嘉一会儿看看窗外的景色,一会儿想想过两天要去拍戏的事情,一会儿会看看眼前的叶大师。

    在这个时候,奚嘉有很多时间来观察这位传说中的叶阎王。

    叶镜之似乎经常穿黑衣,那这样看上去还真挺像阎王的。但他其实长得很英俊,剑眉星目,高鼻薄唇,放在娱乐圈里也能排到前列。不过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话很少,你如果不主动和他说话,他绝对不会主动和你说话。

    这样看来,也更像冷面阎罗了。

    念完咒,叶镜之耐心地叮嘱道:“现在舍利的作用还不能完全发挥出来,阴邪厉鬼还是能够找到你。我白天出门的时候,你就戴着无相青黎,如果真的有道行高的恶鬼找上来,无相青黎可以保护你,你不用害怕。”

    奚嘉微愣:“害怕?”

    叶镜之颔首:“嗯,不用害怕。你阴气太重,对厉鬼来说是大补,能增强功力。我白日里不会一直在家,真有厉鬼来就让无相青黎拖一会儿,我会很快回来的,它也会保护你。”

    一旁正在和怂怂玩扑蝴蝶游戏的无相青黎听了这话,赶紧飞了过来,在奚嘉的面前摇头晃脑,得意洋洋。

    晚上两人各自回屋,奚嘉看着那颗自来熟的青铜骰子,不由失笑:“叶大师让你来保护我。”

    无相青黎上下乱飞,似乎在说:没错没错,我来保护你!

    奚嘉笑出声:“我还第一次这么被人保护,而且是被人……嗯……从厉鬼的手上保护?”

    奚嘉当然不知道,就在一墙之隔的隔壁房间,某位刚才还冷冷清清的叶阎王,一回屋就打开了微信,找到了自己有且仅有的三位好友之一:【有什么可以遮蔽阴气的法器吗?我想再买一点结界阵法和法术图卷。】

    看到这条消息的天工斋大弟子:【……这是哪个小混蛋用幻境给我乱发微信,居然还挺逼真的。不过叶镜之怎么可能要买这些小东西。幻境的基本法被背清楚没有?水往下流,太阳从东边出来,叶镜之不可能买这种东西。违反自然规律的东西不能出现在幻境里,知道吗?】

    一分钟后,叶镜之:【是我,你现在有多少,我都买了。】

    天工斋大弟子:【@%@$%@#$!#~!!!】

    买了一大堆法器、法宝后,叶大师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未婚妻……未婚夫身娇体弱,不会法术,还容易招惹恶鬼,真的好急啊!

    于是第二天,奚嘉就收到了一堆稀奇古怪的小物件。白玉做的小铃铛、两卷气息古朴的卷轴,还有一箱子各式各样的“小玩具”。最奇怪的就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八卦镜了,这八卦镜用青铜做成,小镜子里根本照不出人影。

    叶镜之道:“天罡八卦镜是用来照鬼的。”

    奚嘉突然明白:“照妖镜?”

    叶镜之一愣:“……嗯,差不多。”

    叶镜之一股脑地把这些东西都塞到了奚嘉的怀里,认真道:“这些法器可以帮你对付一般的厉鬼了,真遇见厉鬼,有无相青黎,也不用害怕。”

    奚嘉哭笑不得地说道:“谢谢你,叶大师,我真的……嗯,不会害怕。”

    收了这么多的小法器后,奚嘉更感过意不去,很想付钱给叶镜之,但他从裴玉那儿听说,这些法器都不是用钱能买的,必须用积分去换。奚嘉想了很久,只能为叶大师做了一大桌的好菜,请这位玄学界的道德标兵大吃一顿。

    叶镜之晚上回到家看到这桌饭菜时,颇为惊讶。听了奚嘉的话,他直摇头:“我有很多积分,很多很多,你可以随便花。随便花,花不完的。”

    奚嘉直接震惊在原地。

    你们玄学界的道德标兵,已经“道德”到把钱给别人随便花的程度了吗?!!!

    过了几天,奚嘉去横店拍了一部鬼片,依旧客串某个龙套角色。陈涛看到他,一上来就竖起了大拇指,道:“嘉哥,几天不见,你这是中彩票还是抢银行了?这块玉,羊脂白的吧?这个小铜球……艾玛,看上去真像个古董!咦,怎么还会动?”

    无相青黎恼怒地把陈涛的手甩开,钻进奚嘉的衣领里。

    奚嘉淡定道:“你看错了,全是赝品,五块钱从地摊上淘的。”

    无相青黎一听这话,不开心地在奚嘉的衣服里打起滚来。

    奚嘉将拉链拉高,看向陈涛,道:“什么时候到我的戏份,最后一班车是下午六点,我得赶时间。”

    陈涛无奈地摊摊手:“你一共五场戏,放心好了。这次其实是王导推荐你来拍这部戏的。这部戏的导演好像也是王导那个圈子的人,你懂,人傻钱多。人家就是来娱乐圈玩玩的,给每个演员的片酬都特别多。”

    一个白天就拍完了所有戏,到下午五点,奚嘉坐上大巴,返回苏城。

    江南水乡的青山绿水从窗户前一闪而过,天空中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来。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响了一声,奚嘉打开一看。

    【叶镜之:晚上还回来吃饭吗?】

    忽然意识到家里居然还有人在等自己吃饭,奚嘉神色微怔,呆呆地看了很久,才回复过去:【可能赶不上了,估计得凌晨才能到家。】

    叶大师的话实在不多,他只回复了一个“好”字,就没有多说。

    在车上睡了一会儿,奚嘉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号码非常陌生,但是号码的归属地竟然是奚嘉的故乡,他一下子清醒,赶紧接了电话:“你好,我是奚嘉……表婶?”

    “是啊,小嘉,我是你三表婶啊!你不记得了吗?你小时候我还去喝过你的满月酒呢……嗯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现在不是在苏城吗?你表姐在苏城找了个工作,但是租房子的房东说,要下个月才能搬进去。这个月还剩下这几天,想在你那儿住段时间,你看方便吗?”

    奚嘉微微蹙眉,没有吭声。

    这亲戚说是表婶,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是奚嘉的父亲的表姐的堂哥一家,和奚嘉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不过事实上,和他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戚,也不可能打电话给他,应该避他如洪水猛兽吧……

    其实住几天也不是大事,但家里已经有位叶大师了,而且那又是位表姐,是个大姑娘……

    奚嘉轻声说道:“表婶,表姐是个女孩子,住在我家可能不大方便?”

    表婶连连道:“我们会送你表姐一起去的,也在苏城住几天。真的谢谢你了,小嘉,咱们在苏城人生地不熟,能有个亲戚在,真是太好了!”

    事情竟然就这么定了。

    叶镜之不大会和人交流,而事实上,奚嘉也根本不擅长这个东西。尤其是和亲戚交流,从小到大,除了父亲,那些亲戚从未和他说过什么话。

    原本奚嘉也以为这位表婶是想来占自己的便宜,或许会很麻烦,但他并不担心。家乡的那些人谁不知道,自己是个扫把星,和他待久了就会倒霉甚至生病,想必最多待几天。如果这表婶真不肯走,他不会介意摘下舍利和无相青黎,让这几位亲戚也感受一下阴气。

    然而这一次,当表婶一家大老远地来到苏城后,一开门,便给奚嘉塞了一大堆的东西。

    面相老实的中年妇女不停地感激着:“小嘉,真是太谢谢你了,住酒店那么贵,我家那口子之前问了好几个同乡,都不肯让我们借住。这些鸡蛋你拿着,都是家里自个儿的鸡下的蛋,昨天刚下的,热乎呢。还有这些香肠,是家里自己灌的,你拿着吃。我们住几天就走,下个月,下个月小娟租的房子就可以住进去了。”

    奚嘉下意识地看向门外,只见一个清秀大方的女孩子朝他点点头,热情地说道:“真的很谢谢你,表弟。去年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们见过面,你还记得吗?”

    奚嘉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年轻女孩,良久,轻轻笑道:“记得,表姐很会玩游戏。”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媳妇今天看到了我请凌霄的英姿。

    c+:认真看凌霄爸爸,并未注意到你。

    -------------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今天更新早不早?23333333

    ↑就早十几分钟!!!(。

    ---------------

    谢谢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x3】

    建国前一秒成妖扔了1个地雷

    洧渊扔了1个地雷

    五味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24602833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被耗子套住的猫扔了1个地雷

    酱鲜兔扔了1个地雷

    梦兰斜月扔了1个地雷

    忘羡扔了1个地雷

    越来越、懒散de喵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风轩影绝扔了1个地雷

    玲扔了1个地雷

    御千泠扔了1个地雷

    23486872扔了1个地雷

    洛落扔了1个地雷

    夕漪扔了1个地雷

    三都扔了1个地雷

    ex扔了1个地雷

    (=1w1=)扔了1个地雷

    子月晓荷扔了1个地雷

    柒言扔了1个地雷

    笑无欺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腋下扔了1个地雷【x5】

    蓝鲸扔了1个地雷【x2】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