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大山深处的偏远山村, 往往很少与外界来往。

    奚嘉自小便搬到了苏城,并没有去过这类山村, 但他的老家也在农村里。因为阴气太重,家里人都排斥他,所以父亲很少带他回家,但在奚嘉的记忆里,老家的人更注重氏族姻亲关系, 有大事都交给家里长辈决定, 一锤定音。

    就像刚才那个袁家村,那个白头发老头允许奚嘉和叶镜之进村子, 村里人就不再阻拦了。老头让村民动手, 村民纷纷围攻上来。这就是氏族关系中属于家族长辈的威望。

    深山村子发生什么事,很多不会向政府求助,往往会让长辈做决定。所以这种与世隔绝的山村,突然死了这么多人,不为人所知, 也是很有可能的。

    在震惊过后,奚嘉和叶镜之走进了李家村。

    寂静的深夜,大山中偶尔会传来一声野兽的吼叫。一阵强风吹过,整座山的树叶都在哗啦啦作响。奚嘉和叶镜之走进了李家村,开始寻找村子里是否有活着的人。

    他们走进房屋, 仔细检查里面的情况。从第一个屋子检查到最后一个,再回到村口。这座村子宛若一个**,没有一丝活人的踪迹, 只有八十九块墓碑矗立在月光之下,阴森森地盯着两个闯入村子的陌生人。

    奚嘉从小见多了厉鬼,对这种情况也能应付自如。这要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就算是胆子大的,恐怕都会直接吓晕过去。

    奚嘉的目光从那八十九块墓碑上快速扫过,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看着这些墓碑,就觉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叶镜之看向那八十九座土坟,低声道:“这些坟头上长了许多杂草,这个村子里的人应当死了很久。”

    奚嘉点头:“我刚才看了那些屋子,里面都没有人。桌子上积了一层很薄的灰,确实应该很久没有人住了。”

    在这种寒冷漆黑的深夜,站在空无一人的**,还要面对八十九座坟墓,奚嘉很不自在。他思索片刻,忽然想到:“这片山里只有这两个村子。叶大师,刚才那个袁家村的老头让我们来找李家村,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深山里有个村子,里面的人都死光了,但袁家村的人肯定知道。两个村子只隔了两座山,一两个月还有可能发现不了这边的情况,可李家村的人显然已经死了很久,袁家村肯定早就知道了。那个老头让我们来这里,难道有诈?我早就知道袁家村的人有古怪,却没想到李家村竟然连一个活人都没有了。我们现在赶紧去袁家村,裴玉的失踪肯定和他们有关!”

    袁家村的古怪不言而喻,叶镜之自然也是这么想的,他轻轻点头,两人准备离开。

    临走前,叶镜之走到李家村的村口,突然停住脚步:“这些坟墓刚才似乎没有仔细看过?”

    奚嘉问道:“这些坟墓?”

    叶镜之颔首:“这个村子此刻空无一人,暂且不论是谁立了这些坟,这些坟墓或许有古怪。”

    奚嘉想了想:“好。既然要离开,确实应该把这些古怪的坟墓也检查一遍。”

    刨坟这种事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刚才在袁家村,奚嘉和叶镜之只挖开了一座坟墓,没有去动其他二十二座坟墓,为的就是不惊扰死者。

    所以现在他们并没有挖开李家村的这八十九座坟墓。

    为了节约时间,他们兵分两路,仔细观察这些坟墓和墓碑上的文字。

    奚嘉走在一座座的坟墓间,低头看墓碑上的名字。和袁家村的那些坟墓一样,这些墓碑的碑文刻得极其简单,大多只刻了一个名字,李姓,名取得十分普通。

    一连八十九口坟墓,里面的死者大多姓李,有十几个姓袁。

    这类藏在大山里的村子,经常会通婚,李家村和袁家村果然有姻亲关系。

    花了半个小时,奚嘉看完了四十多块墓碑,叶镜之也看完这些墓碑,与他碰头。

    两人交流了一下互相看到的信息,得出这样的结论:“姓李的死者大约有五十六人,姓袁的死者有十九人。有六块墓碑上刻的是其他姓氏,还有八块墓碑上没有刻字。”

    叶镜之道:“凡是孤魂,必得有坟,才可投胎转世。入土之后,鬼魂会以碑文为令,进入地府。碑文上的名字是鬼魂的身份明证,如没有坟墓,鬼魂不可转世。除非经过凌霄问心,才可另外转世。”顿了顿,叶大师站在一块空白的墓碑前,目光凝聚,“这些坟墓里没有鬼魂的阴气,所有鬼魂都已经不在这里。那就只有两种情况。”

    奚嘉问道:“哪两种?”

    叶镜之沉默片刻,道:“第一种,全部投胎转世。第二种……被厉鬼所杀,鬼魂被厉鬼吞吃,魂飞魄散。”

    听了这话,奚嘉倏地怔住。他缓缓转过头,看向那八块没有名字的墓碑。

    一个村子的人全部死绝,这定然不是普通的死亡,而是一场凶残的屠杀。被杀死的人,肯定会有大量怨气,变成厉鬼都有可能,更不用说转世投胎。就算这些村民没变成厉鬼,可以转世投胎,那八个墓碑上没有刻字的村民,也不该这么快就投胎转世。

    凌霄问心,七年一次。

    以屋子里那些家具上的灰尘厚度来看,这个村子最多被屠村一年,绝对没有七年之久。

    奚嘉心中的困惑越来越大,一个庞大的谜团藏在黑暗中,让他无从下手。

    为什么袁家村两个月内会死了二十三个人?

    为什么李家村似乎在很早以前就被屠村了,袁家村的人却让他们来这里?

    现在李家村的人全部死光了,一切谜团只有袁家村的人才有可能知道。事不宜迟,奚嘉和叶镜之立即动身,准备前往袁家村。但就在叶镜之走到奚嘉曾经查看的一座坟墓前时,他猛地停住脚步,转首看向这座没有碑文的坟墓。

    奚嘉惊讶道:“叶大师?”

    叶镜之狭长的眸子死死盯着这座坟墓,下一刻,他突然一脚跺地,将坟墓上的泥土震开,露出里面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奚嘉不明所以,叶镜之解释道:“这座坟墓上的杂草,生机已断。这座坟墓曾经被翻新过,而且是最近几日才翻新的。”

    奚嘉猛然怔住:“你的意思是……”

    叶镜之转首看向他:“这座坟,最近几天,应该刚刚被人刨开过。”

    奚嘉缓慢地转过头,看向那口漆黑的棺材。冰冷的棺材仿佛一只冷笑着的厉鬼,静静地盯着奚嘉和叶镜之看,棺材里面一片寂静,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藏的是什么东西。

    奚嘉看向叶镜之,叶镜之也看向他。

    两人对视一眼,叶镜之一掌拍在了这棺材板上,棺材瞬间被推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来。

    奚嘉右手握拳,早已做好准备见到一只恶鬼。谁料这棺材被打开后,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双目紧闭,无声地躺在棺材里。奚嘉顿时愣住。他仍旧保持警惕:“叶大师,这个人……是死是活?”

    躺在棺材里的小姑娘身上有一丝淡淡的阴气,但奚嘉也不知道这个阴气到底是小姑娘本身就有的,还是被身边这八十八具尸体上的阴气缠绕上的。

    叶镜之翻手取出无相青黎,让无相青黎飞到奚嘉的身边,他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棺材里,一指点在小姑娘的眉间。金色光芒在姑娘的额头上闪烁,大约过了一分钟,这姑娘突然睁开双眼,翻手取出一把桃木剑,厉喝一声,刺向叶镜之。

    叶大师侧身一让,脚尖一点,飞出了棺材。

    小姑娘双眼通红,拿着剑又冲向叶镜之,这次叶镜之双手一抬,夹住了这把桃木剑。

    明亮的月光洒下来,让小姑娘渐渐看清了眼前的叶镜之。她的双眼慢慢睁大,然后又转过头,看到了一旁的奚嘉。她更是惊骇地瞪大眼,脱口而出:“你是那个鬼王!奚鬼王!我之前才在‘鬼知道’上看过你的照片!!!”

    奚嘉:“……”能别叫这个外号吗!

    既然对方喊出了“鬼知道”这三个字,还说出了……“鬼王”这种有猫病的外号,奚嘉自然也明白这个小姑娘是谁。

    不错,这人就是裴玉的师妹,双极派的女弟子王静袖。

    奚嘉和叶镜之当然不认识这位师妹,但王静袖却在“鬼知道”上看过两人的事迹。叶阎王当然不用多说,年轻一代的天师大多怕他怕得要死,王静袖在发现自己刚才打的人居然是叶阎王后,缓了老半天,才止住瑟瑟发抖的身体。

    这个小姑娘和裴玉如出一辙的怂,缓过神后,她便说出自己这些天的遭遇。

    王静袖抖抖索索地说道:“叶……叶道友,奚……奚道友,真是抱歉。我在被封入棺材前,正在和一只厉鬼对战。忽然被封进棺材,我昏了过去,一醒来就看到你们,还以为你们就是厉鬼,就赶紧拔剑杀过来。”

    奚嘉很理解这种行为。小姑娘上一秒还在和厉鬼打架,下一秒睁开眼就看到叶镜之。一瞬间她可能也没认出叶镜之是谁,想当然地就赶紧拔剑相对。他问道:“五天前我收到裴玉的微信,他出事了。这位王……王道友,你们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姑娘想起曾经的事,就一阵寒意涌上身。她定下心来,回忆道:“原来我已经被封入棺材五天了。是这样的,五天前,我和裴师兄乘火车来到赣省。他得罪了师父,要出门避风头,正好我第一次出门捉鬼,他便和我一起,还可以一路指导我。师兄和奚道友的关系不错,我们抵达湘省的时候,裴师兄想顺路来看看你,我们就又来到了赣省。刚刚抵达火车站,裴师兄就发现火车站里有个男人,身上阴气极重,厉鬼缠身。“

    奚嘉和叶镜之相视一眼:果然,裴玉在火车站就已经出事了。

    小姑娘继续说道:“师兄虽然极不靠谱,但面对这种事情,还是会拔刀相助。所以我们当即就拦下了那个汉子,告诉他他现在被厉鬼缠身,谁料那汉子看到我们就跑,我们追了很久才追到他。接着师兄施法帮他除去了身上的部分阴气,他终于相信我们是天师,将一个可怕的事情告诉了我们。”声音停住,小姑娘脸色沉重:“那汉子说,他们村的人,被全部屠尽!”

    叶镜之低声道:“那人是李家村的人?”

    小姑娘一愣:“李家村?”

    奚嘉解释道:“现在我们在的这个村子就是李家村。”

    小姑娘点点头:“是的,应该就是李家村。那个汉子在李家村出生,后来他出外打工,上周才回老家。他回到老家后,发现老家的人全部死光了,村子里全是坟墓。他吓得赶紧逃跑,然后就被我们撞见了。”

    三人一边往袁家村走去,一边听这位王师妹说五天前的真相。

    “师兄一听这情况就知道,那个村子不是被人屠杀的,肯定是被厉鬼屠杀的。他给了这个汉子几刀清心驱魔咒,只要每天含水服用,连续五天,就可以驱除身上的阴气。送走汉子后,师兄就带着我来到这个村子了。”

    俊挺的眉头渐渐蹙紧,叶镜之声音低沉:“屠杀吞噬了近百人的厉鬼,法力高深,裴道友不当独自一人前来,应该将消息通报上去。”

    叶大师给足了裴玉面子,但奚嘉却能听出来,叶大师是在说,以裴玉的实力,怎么可能应对这种杀了近百人的厉鬼,不该自大。

    小姑娘懵了:“我和师兄来之前,确实有给师父发微信,告诉他事情经过,让他赶紧来查看情况啊。”

    奚嘉和叶镜之齐齐愣住。

    ……估计天慈道人正在闭关睡觉,根本没看到那条微信。

    裴玉恐怕也没想到,他走了以后,天慈道人气得直接闭关睡觉去了,压根没看见他发的微信。天慈道人可是玄学界最厉害的几位天师之一,每年都能参加天师代表大会的,有了师父撑腰,裴玉非常放心地带着师妹,慢悠悠地来到了这座村子。

    他所想的是:师父飞到这里,不过需要大半天的时间,估计他刚刚抵达村子,师父也就来了。

    小姑娘知道天慈道人居然闭关了,也是一脸懵逼。她道:“难怪师父一直不回微信,师兄还说师父是耍脾气了,因为他带着我离家出走了。但师父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他看到这条微信,肯定知道事态严重,该来还是会来的。”

    世界上的巧合就是这么多,有天慈道人在,裴玉恐怕也不会失踪,可天慈道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王师妹听到裴玉失踪后,更是大惊:“裴师兄的法力比我高深,我被那只厉鬼封入棺材的时候,裴师兄虽然受了伤,但还有一战之力。怎么会失踪了?”

    奚嘉抓住重点:“裴玉受伤了?”

    小姑娘点头:“师兄为被那厉鬼击中,受了伤。”

    奚嘉诧异地问道:“那你似乎没受伤?”

    突然被这样一问,小姑娘呆住,过了半晌,解释道:“我实力太低了,才刚与厉鬼打个照面,就被它封进了棺材。”

    奚嘉了然地点头。

    因为很快就被厉鬼打败,封进了棺材,这个王师妹知道的事情不多,更不知道裴玉去哪儿了。但是根据她的话分析了一下,奚嘉很快明白:“袁家村死的那些人,应该也是被这厉鬼杀死的。这厉鬼屠了李家村,肯定和李家村有深仇大怨。袁家村的人和李家村是姻亲……”

    声音戛然而止,奚嘉双眸圆睁,他快速地转首看向叶镜之:“叶大师!这位王道友是被封在棺材里的,那裴玉呢?我相信裴玉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他会不会也一样,被封在了一口棺材里,醒不过来?!”

    叶镜之闻言微怔,他看着奚嘉,目光中闪烁着惊讶和赞赏:“可能性极大。”

    奚嘉说道:“会不会裴玉也被封在李家村的哪口棺材里?那里还有八十八座坟墓。”

    叶镜之摇头:“那八十八座坟墓,至少被封棺半年了,不可能是裴道友。”

    裴玉不在李家村,那还能在哪儿?

    哪里还有棺材能够封住裴玉……

    奚嘉正在仔细思索,叶镜之却突然沉了脸色,念出三个字:“袁家村。”

    不错,在这和深山之中,还有哪里有棺材坟墓?

    只有袁家村!

    奚嘉和叶镜之四个小时前刨开了袁家村的一座坟,却还有二十二座坟安安静静地躺在一边,他们没有去动。除了袁家村,还能有哪里?!

    想清楚了事情经过,三人加快脚步,赶往袁家村。一抵达袁家村,奚嘉远远的就听到了那些旱民痛苦嘶嚎的声音。叶镜之的内火伏心咒还剩下半个小时的功效,那些村民痛苦地喊叫着,根本没有人出来阻止三人进村。

    三人进了村子后,立即走到了这二十三座坟墓前。

    裴玉极有可能被封在这些坟墓里,他们不得不再去刨坟。叶镜之在刨坟前,拿出了一张符纸,默念咒语,然后将符纸抛到空中。符纸化为一道明亮的光芒,洒在了二十三块墓碑上。光芒如星,一点点地渗透进墓碑。

    小姑娘惊道:“天罡祈请咒!”

    奚嘉转首看向她,小姑娘激动地说道:“叶阎王居然会这么厉害的法术,简直太厉害了。这可是天罡祈请咒,能一次性为一百只鬼魂请愿,让凌霄应许他们早日超生,轮回人道。这些死者如果没有被厉鬼吞噬,得了叶阎王这种好处,肯定允许他刨坟。”

    叶镜之施了一道天罡祈请咒,金光大作,袁家村的村民当然也发现了他们的行踪。

    这些村民痛苦地从屋子里爬了出来,想看看那道金光到底是什么。当他们看见站在坟墓前的三人时,顿时大惊。那个白头发老头也中了内火伏心咒,此刻他早就和其他村民一样,被火焰炙烤得脱光了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