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男女老少, 数十余人;蓬头垢面, 怒目相视。

    连绵起伏的大山如同一只只黑色的野兽,悄悄地匍匐在大地之上。惨白的月光下, 这些面黄肌瘦的村民各个手持利器,用愤怒的目光瞪着奚嘉和叶镜之。

    他们一步步地逼近。

    奚嘉的身后是那二十三座坟墓,坟墓立于悬崖上,往后是三十多米的落差。奚嘉根本不会说赣省方言,他看向叶镜之,道:“叶大师, 他们是不是误会了我们的来意,你快向他们解释一下吧。”

    叶镜之颔首,对这些村民说道:“我们没有恶意, 只是有朋友在附近失踪, 所以想来看看。”

    “呸!”

    三个小孩瞪着尖细的小眼睛,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叶镜之眉头一蹙,他将奚嘉护在身后,又说了几句。然而不过多久,那些村民挥舞着锄头镰刀, 向他们砍来。月光照耀在冰冷的铁器上,泛出冷冷的颜色。叶镜之抱起奚嘉就往后退了三步, 退到了一块墓碑前,往后就是二十三座坟墓。

    这些村民像发了疯似的凶悍。穷山恶水出刁民,奚嘉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

    他们挥舞武器,每一下都要置奚嘉和叶镜之于死地。平常用来干农活的农具, 现在成了想要杀人的利器,最可怕的却是村民们挥舞农具的神情。

    “杀了你们,杀,啊啊啊啊杀了你们……”

    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神色,但是拿着农具的手却在颤抖,仿佛在恐惧着什么。

    奚嘉和叶镜之起初都在回避,但是当一个农妇一挥锄头、正好砸在了奚嘉面前时,奚嘉惊得立即停住,差点就被这一锄头砸中。叶镜之顿时目光一凛,冷冷地看向这群疯了的村民,他手掌一翻,无相青黎出现在掌心。

    那些村民见到叶镜之凭空变法宝的本事,纷纷吓得傻了眼,然后更加疯狂地追砍他们。叶镜之右脚一跺地,无相青黎在空中快速旋转,叶镜之默念一声咒语,手指点在青铜骰子上。

    轰!

    一道无形的攻击从小小的青铜骰子上震开,将所有村民震翻在地。

    叶镜之一把揽住奚嘉的腰身,脚尖一点,往后一跃,跳下了这座悬崖。两人很快在山脚落地,无相青黎飞回了叶镜之的手中,在掌心待了会儿,又跑到奚嘉的掌心蹭了蹭,似乎在说:你没事吧。

    奚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没事。”

    叶镜之这才放心。

    奚嘉摸了摸无相青黎,他抬起头,看向那黑漆漆的山腰。他看不清上面的村民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想来也知道,被无相青黎震开后,这些村民恐怕把他们当妖魔鬼怪看待。本来就将他们看作仇人,现在应该更加憎恨。

    奚嘉实在不明白,他和叶大师刚刚来到这个村子,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为什么这个村子里的人会这么仇视自己。他和叶大师初来乍到,那些村民也都是真正的人类,不是鬼怪邪祟,哪有人一见面就大打出手的?还一副那么恨之入骨的样子?

    那些村民都只是普通的人类,奚嘉只能将孤魂野鬼打得魂飞魄散,他的拳头对人类没太大作用。叶镜之身为捉鬼天师,要捉的是鬼、不是人,所以他也没有对这些村民下死手,直到村民欺人太甚,他才用无相青黎将村民震开。

    可以说,两人是被村民赶走的。

    奚嘉一肚子疑惑和怨气,没有地方疏散,总不能像对待孤魂野鬼一样,打死这些村民。他想了想,问道:“叶大师,这个村子这么奇怪,死了这么多人,村民对我们的态度也太不正常了,难道裴玉的失踪和这个村子有关?是他们绑走了裴玉?”

    叶镜之的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他看向奚嘉:“裴道友是双极派大弟子,墨斗第七,在年轻一代中,实力出众。以裴道友的实力,他虽然不能出手伤人性命,但想要从那些村民的手中逃脱,却没有问题。”

    奚嘉脸色沉重,仔细地想了很久。

    裴玉的气息就消失在这片大山之间,现在可能性最大的是,他就在这片山之间。可是这片山面积极广,一座座山连接成一个圈,将山谷包围在其中,想要去找一个人,十分困难。

    山腰的那个小村子,实在是太古怪了。无论是一个村子两个月内死了二十三个人,还是那群无端仇恨的村民,都在提醒奚嘉:这个村子绝对有问题。

    奚嘉思索很久,忽然想到:“叶大师,两个月死了二十三个人,如果那个村子有问题,那这二十三个人,应当是厉鬼所杀。如此的话……我有一个想法。”

    叶镜之认真地看着奚嘉。

    奚嘉犹豫许久,最后叹了口气,说道:“我想……刨坟。”

    自古有言,盖棺定论,入土为安。

    现在的华夏实行火葬政策,人死之后直接被送到殡仪馆,火化成骨灰。一来节约土地资源,二来可以保护环境。但是火葬政策推行几十年,只在各大城市普遍实行,很多偏远山村都没有执行这个政策。村民们依旧相信人死为大,不肯把死去的人火化,要让死者完完整整地走,进行土葬。

    奚嘉根本没想过这个山村的村民会给死者进行火葬,这种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连义务教育都不一定普及,更不用说价格昂贵的火葬了。

    奚嘉道:“只要刨坟,检查尸体,就可以知道那些村民是不是被邪祟害死的。叶大师,我们现在根本不可能从那些村民的口里知道什么真相,只能去……”顿了顿,他郑重地抬起头:“只能去刨坟。”

    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两人没有再犹豫,又回到了山村。

    之前奚嘉和叶镜之进山村的时候,根本没有防备,这次他们再回去,叶大师从乾坤包里找到两道符,贴在自己和奚嘉的胸口。符咒一贴,两人再走进村子,那些还拿着武器站在村口的村民,根本看不见他们。

    两人一路走到了二十三座坟墓前,奚嘉弯腰擦了擦最前头的一块墓碑。

    泥土被擦拭干净,上面的字清晰地露了出来。

    『袁老九』

    这道符咒可以迷惑村民的眼睛,让他们看不到两人,但却遮不住他们的声音。奚嘉压低声音,看向叶镜之:“之前那个村长说,这个村子叫袁家村。现在这个坟墓里的人叫袁老九,是他们村的人。”

    叶镜之轻轻点头,从乾坤包里取出了一只酒杯和三支香。

    奚嘉悄然走到一旁。叶镜之口念咒语,手指轻点在酒杯上,顿时,白玉的酒杯里多了满满一杯亮盈盈的酒水。

    “生者有愿,叨扰君焉。亡者为重,以酒为谢。”

    叶镜之倒扣酒杯,将这杯美酒一点点地洒在地上,洒在了袁老九的墓碑前。

    黑夜藏住了一切秘密,那些村民大多站在村口,没有人注意袁老九的墓前被洒了一杯酒。

    叶镜之低头看着,奚嘉也看着地上的酒渍。忽然,他看到地上的酒渍突然开始干涸。仿佛真的有人在喝这杯酒一样,长长的酒渍一点点地消失在空气里,等鬼魂在地府里饮完了这杯酒后,叶镜之点燃三支香,轻轻地插在了袁老九墓碑前的土地上。

    不远处的一个女人突然用方言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又有鬼了!”

    所有村民顿时被这女人的叫喊声吸引过来,他们转身一看,只见袁老九的墓前竟然插了三支香。村民们大惊,握紧了手中的农具。叶镜之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叶大师手掌一动,猛然拍向天空。

    砰!

    袁老九的坟墓轰然炸开。

    泥土四溅,棺材板被人掀开。往这里赶来的村民吓得呆在原地,各个恐惧地看向这边,不敢再往前一步。

    奚嘉上前想要查看这个袁老九的尸体,叶镜之一把拦住他。奚嘉不解地看向他,叶大师目光凝重,用拇指在奚嘉的鼻下由左向右地画了一笔,道:“这人已经死了十几天,我来看。”

    下一刻,奚嘉就听到许多村民干呕起来,他恍然大悟。

    这个袁老九死了这些天,尸体早就腐烂发臭,看上去很恐怖,尸臭味也很浓。叶大师好心不让他去看尸体,也似乎用什么法子封住了他的嗅觉,让他闻不到尸臭味。

    奚嘉看着叶镜之的背影,目送他走到棺材前,低头查看。

    棺材里是什么情景,奚嘉想也知道,定然是一具面目全非、腐烂恐怖的尸体。十几米远处,已经有村民被尸臭味熏得昏倒过去,白头发老头在他儿子的搀扶下,竟然一步步地向这里走来。

    奚嘉并不感到害怕,他冷静地看着那对父子走近。正当这对父子走到坟墓前时,叶镜之从土坑里出来,他走到奚嘉面前,声音沉稳地说出了那个意料之中的答案:“被厉鬼所杀。”

    答案已经得到了,奚嘉和叶镜之便取下了身上的符咒。两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坟墓前,许多村民吓得转身逃跑,中年汉子操起手里的镰刀,凶狠地往两人身上砍去。无相青黎从奚嘉的手中快速飞出,一把将这个汉子撞得倒飞出去。

    “无相青黎!”叶镜之喊道。

    精巧的青铜骰子把那汉子撞出去后,还气得想再去打他。突然听到自家主人在喊自己,无相青黎飘在半空中犹豫了好久,最后才不情不愿地飞了回去,还不肯落到叶镜之的掌心,直直地飞入奚嘉的口袋。

    ——为什么不打死这个人,他刚才想要砍人!

    无相青黎的怨气奚嘉明白,其实现在奚嘉心里也气得牙痒痒,很想把这群愚昧的村民全部打一顿。但是现在事情实在太古怪了,已经确定是厉鬼害人,他们还有一些问题要向村民询问。

    那个中年汉子被无相青黎埋头一砸,砸得吐了两口血,恐怕断了几根肋骨。

    村民们用看待魔鬼的眼神看着奚嘉和叶镜之,但再也不敢上前了。他们也会害怕,害怕这两个恐怖的人把自己打死。

    中年汉子被人抬了下去,老头走到奚嘉和叶镜之面前。

    叶镜之说道:“这个人,死于非命。”

    老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过了许久,才问道:“你们……到底是想找谁?”

    叶镜之说:“我们的一个朋友,五天前失踪了,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这片山里。”

    老头一愣:“五天前?”

    叶镜之颔首。

    老头:“我们村子已经半年多没见过外面的人了,我们不知道你们要找谁。”

    老头虽然身材矮小,却目露精光,似乎是村子里能主事的人。他说话的神情不像在说谎,奚嘉和叶镜之对视一眼,叶镜之又说起了一开始的话:“这个人,死于非命。”

    老头仔仔细细地盯着叶镜之,看了半天,他终于叹了一口气,说出了真相。

    “两个月前,我们村的一个人死在了家里,是我的表侄。我们村每个人都有点亲戚关系,我的表侄今年四十多了,家里穷,还没弄个媳妇,他家就他一个人,死了三天,我们才发现他死了。推开他的门一看,他的肚子被人剖开了,里面肠子流了一地,地上都是屎啊尿啊,早就死了。”

    奚嘉只能听懂一点点老头的话,由叶镜之给他翻译。翻译到穿肠破肚时,叶大师简单地用一句话形容:“人已经死了。”

    奚嘉有些懵:“他说了很多,就这一句话?”

    心疼媳妇、不想让媳妇听恶心事情的叶大师面不改色地点头。

    奚嘉:“……”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老头还在说。

    两个月前,袁家村死了人,立刻人心惶惶。那个村民死得那么惨,穿肠破肚啊,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才要用这种法子杀人。

    那个时候,村民还不觉得是鬼怪作祟。他们都在怀疑,到底是谁杀了人,谁和那个人结了仇。这种大山深处的村子,出了事情根本不会去报案,只会自己解决。最后由老头做主,绑了村里和表侄结过梁子的一个人,把他关到了做菜的地窖里,每天由老头给他送饭。

    地窖的钥匙只有老头有,大家都放心了。

    直到三天后,老头进地窖送饭,竟然发现那个人死在了地窖里!

    放菜的地窖里全部都是血,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溅在墙上、菜上,那个人的脑袋被人活活砸碎,整个地窖里全是他的血肉,地上铺了一层黏腻的红色肉块。

    村民们被吓得恐慌起来,他们没有怀疑老头。一来是因为老头在村子里年龄最大,威望比较高,另一方面是老头八十多岁了,根本不可能把这个人的头砸成满地的血肉。

    这才是恐慌的开始。

    死了一个又一个人,村民们害怕发抖。

    两个月下来,死了二十三个人,村民们知道他们村谁都不是凶手,也都知道,杀人的肯定不是人。

    听完这一切,奚嘉问道:“那为什么你们看到我们来,要那样对我们?又不是我们杀了这些人。”

    叶镜之把这句话告诉了老头,老头脸色古怪,支支吾吾地没有回答,而是说道:“你们要找人,去他们李家村。翻过两座山,就是李家村,你们的朋友在那里。”

    奚嘉又问了这老头几个问题,有些问题老头回答得很清楚,有些问题却回答的云里雾里,不知道是真的不清楚答案,还是在故意隐藏些什么。

    问完问题后,事情又陷入了僵局。

    除了知道这二十三个人是被厉鬼害死的以外,再没有其他线索,更找不到裴玉的踪影。在这个袁家村再待下去恐怕也只是徒然,奚嘉和叶镜之对视一眼,奚嘉道:“叶大师,我们去那个李家村吧。”

    叶镜之:“好。”

    叶镜之先是用法术将那个袁老九的坟墓恢复原状,村民们看到他施展法术,面露恐惧,一个个地不敢靠近。等他们离开村子时,那群村民还是紧紧拿着农具,用古怪的目光注视他们,要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在村民中,有几个妇女的眼神特别奇怪。她们几乎是在用憎恨愤怒的眼神盯着奚嘉和叶镜之。当奚嘉二人已经走到村口时,她们愤恨地往地上唾了口唾沫,奚嘉突然停住脚步,转首看向这三个头发凌乱、驼背弓腰的中年村妇。

    叶镜之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奚嘉的目光越来越冷,盯着那三个村妇,吓得她们缩到人群后。然而除了她们外,那些村民也紧捏着农具,他们眼中的憎恨没三个村妇那么直白露|骨,但似乎只要奚嘉一回去,他们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砍上去。

    叶镜之低声喊道:“奚嘉?”

    奚嘉从口袋里掏出无相青黎,他轻轻地摸了摸这个还在生闷气的青铜骰子,小声地说道:“想不想打这群坏人?”

    无相青黎正在委屈呢。它明明是帮主人出气,主人却让它回来。听了奚嘉的话,它顿时激动起来,期待地在空中舞动。

    村民们惊恐地发出大叫,奚嘉低声道:“别打死人,稍微打得他们鼻青脸肿就好。”声音顿住,奚嘉转首看向叶镜之,“叶大师,我和无相青黎想这么做,你同意吗?”

    叶镜之呆呆地看着媳妇,还没反应,无相青黎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

    “啊!!”

    “啊啊啊鬼!是鬼!”

    青铜骰子化为一道黑色的光芒,穿行在村民之间。无相山的镇山之宝,当初曾经杀进天工斋和神农谷,逼得两大门派不得不签下合约,也曾经跟着叶阎王杀进过酆都鬼门、杀进过“鬼知道”总部,此刻释放出无尽的杀意和煞气,打得这群愚民抱头鼠窜。

    它丝毫不觉得自己在大材小用,反而觉得十分痛快。

    就像奚嘉说的一样,它没有害人性命,只是不停地打在这群人浑身最疼的地方,让他们痛得像狗一样的爬着逃跑。

    打完人,无相青黎爽爽地飞回奚嘉的手中,又飞起来,高兴地蹭他的脸颊。

    奚嘉翘起唇角,朝还在呆怔的叶镜之眨了眨眼:“叶大师,你想反对也来不及了,我们已经打完了。”

    无相青黎应和地舞动:没错没错,打得好爽!

    村民们早就被无相青黎打得抱头鼠窜,月光下,奚嘉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东西,看得叶镜之一点点地沉沦进去。

    奚嘉和无相青黎现在就是自己打爽了,哪里管别人的看法。

    奚嘉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

    嘉哥碰见厉鬼都没这么憋屈的,只要见到厉鬼,嘉哥直接上拳头,打得那些厉鬼没脾气,哪里会像今天这样,被一群村民当狗一样的撵。这群村民一开始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不听解释,上来就想致他们于死地。

    这要是一群厉鬼,嘉哥早让他们魂飞魄散了,偏偏这是一群人。

    奚嘉自认不是什么品行端正、责任心强的好人。他有能力去解决厉鬼,但是他在苏城生活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像玄学界的天师们一样,以捉鬼除魔为己任。除非那厉鬼闹到他的眼前,否则他并不会主动出门找鬼。

    就像当初,裴玉知道了他的特殊体质,想要和他一起组队捉鬼。当时叶镜之正在房间里将那老鬼打得魂飞魄散,奚嘉却拉着裴玉走到了客厅,对他这样说道:“保护人类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做不来,我只想过好我的生活,让我的朋友也过得好。”

    这是奚嘉,如果今天只有他一个人,他绝对不会一让再让,他会直接和这群人动手。

    但是叶镜之在。

    叶大师是玄学界的道德标兵,和他相处越久奚嘉越知道,这个人有多好。叶大师的好不是简单的脾气好,而是哪里都好。

    奚嘉说道:“叶大师,我知道那些人是因为出生在偏远山区,他们似乎都没受过教育。他们举止粗鲁、对我们怀有恶意,是因为他们本身就素质差,也因为他们村子突然死了这么多人,可能心里感到害怕。但是叶大师,我不想体谅他们,就算里面有很多小孩老人,就算他们刚刚失去了很多亲人朋友,我也不想体谅。凭什么我就要体谅他们出生不好,我就要体谅他们的心情,任由他们来欺负我,他们弱他们就有理吗?我根本没做任何事,为什么要被那样对待。我不想再忍下去了,为什么我要受他们的委屈!”

    就让他政|治不正确吧,至少他刚才已经让无相青黎手下留情了,叶大师或许不会那么生气?

    奚嘉低着头在心里乱想,谁料下一刻,叶镜之有些自责地问道:“你感到……委屈?”

    奚嘉一愣,抬头想了想:“是挺委屈的。”

    被一群疯子一样的山民那样追着打,嘉哥委屈得很,恨不得直接手撕了他们。

    奚嘉正想着叶大师干什么要这么问自己,难道不该觉得他和无相青黎做得不对吗。他并没有注意到,叶镜之自责地看着他,越看越自责,越看越觉得自己简直太没用了,然后就从乾坤包里取出了一张符纸。

    奚嘉诧异道:“叶大师?”

    叶镜之两指夹着符纸,快速地念着咒语。忽然,他手指一抬,将符纸抛出去。黄色的符纸飞到了半空中,飞到了这个村子的头顶,瞬间散落,变成千万点金色的粉末。粉末随风洒在了村子里,不过多时,一阵阵痛苦的哀嚎声就在村中房子里响起。

    奚嘉错愕地看向叶镜之,叶镜之拉起他的手就跑。

    两人跑到了山底,那些村民的痛嚎声还是没有停止,已经嚎哭到震天彻地的程度,仿佛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奚嘉笑得前仰后翻,无相青黎也高兴地在空中乱舞。

    奚嘉问道:“叶大师,那道符咒是什么?”

    叶镜之有些羞赧,低下头:“只是……只是我小时候无聊的时候做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到底是什么?”

    村民们的哭喊声越来越响,在这样的背景声中,叶大师低下头,小声说道:“这是内火伏心咒。中咒的人会感到自己被一团火炙烤,受到火焰炙烤之苦,但不会受伤,大约六个小时后会自动消失。真的,真的只是我小时候随便做出来的。”

    奚嘉哈哈大笑起来。

    自从进了这个村子,他就没这么笑过,看得叶镜之不由呆了。

    两人出发往李家村而去,翻过一座山,居然还能听到袁家村里的哭喊声。奚嘉听得心情舒畅,觉得自己特别像电视剧里的恶毒男配,对于得罪自己的人,他压根不想原谅,只想把他们打得认不着南北。按照最新公布的电视剧审核办法,他这种角色绝对当不了主角,因为主角必须用宽大的胸怀去原谅仇人,感化仇人。

    嘉哥表示:做不到,只想打人。

    两人离那李家村只剩下一个山头,奚嘉一路上心情愉悦,叶镜之却很不是滋味。

    叶大师憋了半天,想了半天,又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对不起,奚嘉,我让你受委屈了。”

    奚嘉的脚步突然顿住,他惊讶地转身看向对方:“叶大师,难道不是那群村民欺人太甚,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叶镜之自责地低下头:“我不知道你受委屈了……”

    奚嘉更加不懂:“叶大师,难道他们那么对你,你就不觉得生气,不觉得委屈?”

    叶镜之茫然地看他:“可是我小时候,其他人也这样对我。”

    奚嘉愣住:“他们?他们是谁?”

    叶镜之道:“师父还在世的时候,让我要与同龄的孩子多接触。赣省只有无相山一个玄学界门派,玄学界中人为了……为了避开无相山,除了鄱阳鬼市,一般也不会来赣省。师父便让我与那些孩子一起玩。他们不肯和我玩,一直说我的父亲母亲不要我了,他们不是出去打工,是丢下我跑了。他们说的没有错,我的父母确实是不要我了,出外打工只是师父给出的表面借口。但是他们总是那样说,我有些难过,所以便做了内火伏心咒,想要报复他们。”

    奚嘉万万没想到,内火伏心咒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来的。

    “当时我法力太低,内火伏心咒只能有一瞬间的作用,持续不了太久。但师父知道后,让我不要去理会那些孩子,也让我不要再与他们玩耍。捉鬼天师与凡人牵扯不应太多,更不该用法术去捉弄凡人。奚嘉……那就是生气和委屈吗?”

    叶镜之抬起头看着奚嘉,右眼里的黑色小痣轻轻闪烁着。

    手指慢慢地缩紧,看着这样的叶大师,奚嘉心中泛起一阵酸涩,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良久,他一手拿着无相青黎,晃了晃手,笑道:“叶大师,你不用理那种人,现在有无相青黎在,我也在,你不用再太过容忍,让自己受委屈。我和无相青黎,一直都在这里。”

    叶镜之定定地看着眼前微笑的黑发年轻人,许久以后,他才点了点头,唇角忍不住地扬起:“他们欺负我,没关系。但是让你受委屈,我生气……”

    这句话说得有点低,奚嘉只听到最后两个字“生气”。他突然想到:“等等,为什么易凌子大师要让你那么忍着?叶大师,我也在‘鬼知道’上看了不少易凌子大师的事迹,上面说易凌子大师快意恩仇,杀伐果断,从没受过一点委屈。”感情你自个儿不肯受委屈,全让徒弟受委屈去了?这都什么师父啊!

    叶镜之看着奚嘉愤怒的表情,心头暖暖的,解释道:“师父说,不让我和他们再玩了,也不要用法术捉弄凡人。但是那天以后,我看到师父把那些孩子一个个地用麻袋套了头,按到墙角每个人都打了一顿。师父用了隐身咒,别人看不剑他,他就直接揍了那些孩子。”

    奚嘉:“……套麻袋?”

    叶镜之点头。

    奚嘉:“……”冤枉易凌子大师了,人家是真大师啊,睚眦必报,打熊孩子没商量,高明!

    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奚嘉沉重的心情稍微缓解了一点。两人一边向李家村走去,奚嘉一边说起了自己的过去:“叶大师,你有没有觉得我的身手还不错?”

    叶镜之的眼前突然浮现出嘉哥手撕鬼子、小鬼哭唧唧地逃出电梯的一幕,叶大师重重点头,发自肺腑地夸赞:“很好。”

    奚嘉笑道:“其实我在小学的时候,经常被人欺负。”

    叶镜之步子一停,看向奚嘉。

    “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四岁以前因为控制不住阴气,父亲不让我与其他孩子来往。后来有了那块泰山石,我总算能和他们在一起玩了,但我不知道他们不能看见鬼,我就一直告诉他们,这里有鬼,那里有鬼,然后他们就都疏远了我,说我是个小疯子、神经病。”

    想起以前的事,奚嘉只觉得好笑,已经不觉得多么难受,说出口也很容易:“后来上小学,我和其中几个孩子一个班。他们在班级里说我是疯子,整天说自己能看见鬼,老师也很不喜欢我这样说,经常教育我不允许撒谎。但我那时不懂,那些鬼明明是存在的,为什么老师要说我在说谎。我就更要说,慢慢的,老师也讨厌我,同学也疏远我。到后几年,他们经常会欺负我,偷偷打我,上课的时候用纸团砸我。叶大师,你说小孩子幼稚不幼稚?”

    叶镜之心疼极了:“奚嘉……”

    奚嘉继续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后来被打多了,脾气倔,想反抗。初中那群人还在新学校散播谣言,说我是个疯子。其实我小学就不再说自己能看到鬼了,但他们依旧告诉新同学,让新同学也慢慢地歧视我。为了不被人打,我只能保护自己,被打多了、打人多了,身手就好起来了。”

    叶镜之听着心都揪起来了。他的媳妇被人打多了?明明都到了新的学校,可以有新的开始,为什么还要欺负他媳妇!

    “奚嘉……”

    奚嘉突然想起一件事:“叶大师,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不要再喊我奚嘉了,有点生疏。你就和其他人一样,喊我……”声音戛然而止。

    叶镜之心中一暖:“喊你什么?”

    奚嘉:“……”其他人都喊他嘉哥,总不能让叶大师也喊他嘉哥吧?

    想了半天,奚嘉刚准备说“你要不还是喊我奚嘉好了”,却听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嘉嘉?”

    奚嘉猛然怔住,错愕地看向叶镜之。

    或许是这月色太过柔和,叶镜之的目光温柔得仿若水色,他轻轻地喊道:“嘉嘉。”声音极轻,语气缱绻,仿佛在喊自己这一生最重要的两个字,要将这个名字喊进心里去。

    奚嘉不自觉地应了一声:“嗯!”

    叶镜之惊喜地睁大眼,又喊道:“嘉嘉。”

    奚嘉:“……嗯?”

    叶镜之再喊:“嘉嘉!”

    奚嘉:“……嗯。”

    “嘉嘉!”

    “……叶大师,我觉得你可以不再叫我的名字了,我在这里呢。”

    叶镜之委屈地低下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喊着这个名字。等他喊到一百多遍的时候,忽然想到,奚嘉现在还一直叫他“叶大师。”想到这,叶镜之就开始幻想,媳妇会怎么喊他的名字呢?

    叶镜之?

    镜之?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奚嘉温柔地喊自己“镜之,晚安”的场景,叶大师瞬间心潮涌动,立即转头看向奚嘉。奚嘉正好也转头去看路边的一棵树,与叶镜之的目光对上。

    奚嘉:“叶大师,怎么了?”

    叶镜之:“就是……你可不可以……可以……”

    等了许久没等到下文,奚嘉皱眉,凑上前问道:“叶大师?”

    叶镜之大脑嗡的一声呆住了,他紧张了老半天,才憋出三个字:“没……没什么……”

    奚嘉:“……”叶大师今天怪怪的啊。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李家村。

    奚嘉自从知道叶镜之从小缺少和人交往的经验,一路上,他就开始绞尽脑汁教导叶大师,到底该怎么与人相处。虽然奚嘉自个儿也是个菜鸟,经验几乎没有,只能瞎瘠薄乱扯,但他总归还是有陈涛这个死党的,比孤家寡人二十五年的叶大师好多了。

    然而说到最后,叶镜之却问道:“好朋友一定要有很多吗?”

    奚嘉愣了愣,思考片刻,说道:“最好至少有一个,关键时候愿意帮你忙的,比如肯借钱给你的。”

    叶镜之道:“我与南易道友、木鱼道友、度量衡道友,关系还算不错,我不会向他们借钱,但他们应当愿意帮我的忙。如此说来,我有三个好友。”

    只有陈涛一个好友的奚嘉:“……”

    这天没法聊了!

    因为奚嘉有点恐高,叶镜之没有带他直接飞去李家村,而是两人一起在山林间漫步。他们终于翻过了这个山头,远远的已经能看见李家村的房屋屋檐。

    看到目标,奚嘉不由加快脚步,快速地向前走去。

    离李家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要绕过这个山道,就可以看见李家村。

    奚嘉说道:“叶大师,这次我们要小心点。现在是半夜,他们村的人应该都在睡觉,我们自己先悄悄去调查情况,免得这个李家村的人也像那个袁家村的人一样,那样蛮不讲理。”

    叶镜之颔首:“好。”都听媳妇的。

    奚嘉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绕到了山的另一侧,他说道:“叶大师,我们要小心……”

    声音猛然停住。

    奚嘉的眼睛一点点地睁大,他呆滞地看着这座被掩藏在大山深处的小山村。叶镜之也走过了那条山道,当他看清面前的情景时,慢慢地沉了脸色,快速地扫过四周,确认没有厉鬼邪祟在附近,这才放心。

    山间夜凉,一阵冷风吹过墓碑,激起奚嘉浑身的鸡皮疙瘩。

    月光穿过乌云,照耀在这一个又一个的墓碑上。密密麻麻的墓碑,远不止二十三个,至少八十多个墓碑,活生生地矗立在奚嘉面前!

    李家村里,一片死寂。不是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在睡觉,而是因为他们早已睡在了地下,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拿着农具赶他们离开。

    冰冷的月光照射在石头墓碑上,仿佛厉鬼,泛出一丝冷漠嘲讽的笑容。

    李家村上下八十九口人,全部死绝!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傻笑】:嘉嘉……嘉嘉,嘉嘉!(*??`*) !

    c+:……【叶大师484撒】

    -----------------

    今天的感情戏,真是往前迈进了一大步,敲锣打鼓~~\\\\(≧▽≦)/~啦啦啦

    ---------------

    谢谢

    22807103扔了1个地雷

    洋芋炒肉扔了1个地雷

    特曼阿爸的小老婆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x2】

    寒心扔了1个地雷

    忘羡扔了1个火箭炮

    ) ̄回忆在黑夜里泛起扔了1个地雷

    茶麒扔了1个地雷

    可乐喵扔了1个地雷

    蛋蛋酥扔了1个地雷

    子月晓荷扔了1个地雷【x2】

    泠儇扔了1个地雷

    喵嗚扔了1个地雷【x3】

    sp.apathy扔了1个地雷

    榨椰汁?扔了1个地雷

    冼冼824扔了1个地雷

    柒言扔了1个地雷【x3】

    絔蕗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腋下扔了1个地雷【x5】

    梨子夏扔了1个地雷【x2】

    塔唷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x3】

    跳跳豚扔了1个地雷

    乜都唔食星人扔了1个地雷【x3】

    灼灼桃花仙扔了1个地雷

    呵呵扔了1个地雷

    五味扔了1个地雷

    曼妮儿的挂件扔了1个地雷【x2】

    lana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x2】

    鸢语扔了1个地雷【x4】

    鸢语扔了1个手榴弹

    唯光扔了1个手榴弹

    唯光扔了1个地雷

    酱鲜兔扔了1个地雷【x2】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