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奚嘉立刻回复微信, 询问裴玉到底出了什么事。

    片刻后,裴神棍发了一堆痛哭流涕的表情包, 还发了一堆你这个负心汉.jpg, 接着才开始谴责奚嘉:【嘉哥,你当初是怎么和我说的,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说你不想把极阴之体的事情公诸于众, 请我帮你保密,我这么讲义气,憋到现在都没说, 连我师父都没告诉。现在好了, “鬼知道”发了那篇文章, 我师父一看就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又不能说我不知道你的体质,然后……然后我师父就把我打得半死不活了啊!!!】

    奚嘉:【……】

    【嘉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怎么可以qaq!我师父说,我害得师门少了至少十万积分,他要我把未来半年赚到的积分全部上交上去。嘉哥,师父早上刚把我揍了一顿,现在他说出门吃个晚饭,回来继续揍我。我不管,嘉哥,你要保护我啊,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虽然觉得很无语, 但奚嘉还是如实以告:【……我现在在赣省,你在首都。我就是飞也飞不到你那。嗯,裴玉,你就奉献一下吧,以后每年的今天我都会给你烧纸钱的。】

    裴玉痛哭:【嘉哥,不带这样的!!!】

    奚嘉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自己在鄱阳鬼市上遇到的情况告诉给了裴玉。奚嘉当时真的是被逼无奈,一千多位天师、上万的孤魂野鬼,全部眼睁睁地看着他用脖子……额,用脖子磕碎了那把剑。他要是说“因为这把剑太差了才会碎和我没关系”,度量衡说不定能冤到一头撞死在他的身上,血溅三尺。

    裴玉当然也懂奚嘉的难处,但是他摸着自己被师父打到鼓起来的屁股,痛心疾首道:【那嘉哥,我该怎么办,师父他真的能把我活活打死!活活打死,很残忍的!】

    奚嘉想了半天,提出了一个建议:【你就不能趁你师父回来前,出门避避风头?】

    裴玉:【……诶?!】

    半晌后,裴神棍激动地发来一堆感叹号:【嘉哥,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师妹正好打算出门捉鬼,我陪她一起去。师妹年幼,今年才十九,她出趟远门,我这个当师兄的怎么能放心。一起去,必须一起去!我要好好保护师妹,哈哈哈哈!!!】

    奚嘉:“……”这么简单的法子你不该早就想起来吗!

    裴玉已然着手去收拾行李,打算出门避风头。奚嘉放下手机,一抬头,只见叶镜之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碗,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桌上的菜没动一点,碗里的饭没动一口,奚嘉和裴玉聊了十分钟,叶镜之就这么等了十分钟。

    奚嘉心中微动,问道:“叶大师……你怎么不吃?”

    叶镜之藏住眼里的期待:“等你……等你一起吃。”

    奚嘉哪里明白叶大师那点小心思,他只当叶大师这么体贴细腻,等他一起吃饭,以免他吃残羹剩饭。于是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嚼了嚼。

    这道菜叶镜之以前没做过,奚嘉吃的时候也没太在意,但是才吃一口,肉软香嫩,入口即化,浓郁的肉汁完美地渗入其中,只属于肉的那种沉甸甸的厚重感,在口中绽放出激烈的味觉冲击。

    奚嘉惊喜地睁大眼,看向叶大师:“好吃!真好吃!”

    叶镜之正咬着筷子眼巴巴看着奚嘉,突然听到这话,他的瞳孔一点点睁大,接着开心地重重点头,终于开始吃起饭来。

    一顿饭,两人吃得相当开心。

    奚嘉将那盘鸡肉全部吃光,叶镜之看他吃得开心,自己也开心。

    饭后奚嘉去洗碗,洗完碗,他摸着自己的肚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胖了?”

    此时此刻,叶大师正坐在沙发上,开心地想到:明天给媳妇做什么呢?

    第二天,叶大师又努力地做了半天,将菜端上桌,眼巴巴地继续等奚嘉反应。然而这一次,奚嘉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只吃了一碗饭、盘子里的菜还剩下一大半,就停下了筷子。

    叶镜之的筷子僵滞在半空中,他看着奚嘉已经放了碗开始玩手机,委屈了老半天,才鼓起勇气问道:“今天……今天怎么只吃这一点?”

    奚嘉抬起头:“我吃饱了,叶大师。”

    叶镜之:“……你昨天吃了两碗饭。”

    一听这话,奚嘉顿时脸色一变,他摸着自己的小肚子,义正言辞道:“叶大师,我一般只吃一碗饭的,真的,只吃一碗。”只吃一碗饭的他,早晚会瘦下来!

    叶大师委屈巴巴地低头吃饭,心里却打起鼓来:留不住媳妇的胃了……

    一整天,叶镜之的情绪都不怎么高昂,晚上捉鬼回来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的。他依旧买了个大西瓜回来,帮奚嘉把籽全部挑掉,再用玻璃碗装着,推到他的面前。

    这个时候奚嘉已经吃了半个西瓜,看到这一半挖好去籽的西瓜,他食指大动,下意识地就把西瓜接了过来。见状,叶镜之顿时亮了双眼,可还没高兴一分钟呢,奚嘉又吞了口口水,把西瓜推了回去。

    叶镜之:“!!!”

    奚嘉:“叶……叶大师,我今天饱了,你吃吧,谢谢你。”

    叶大师不敢拒绝媳妇的好意,抱着西瓜一点点地吃了起来,食不下咽,委屈得快要哭出来。

    这个谜题直到三天后,才得到了解答。在此之前叶镜之已经委屈了整整三天,无论他再怎么努力烧菜,再怎么努力去给奚嘉弄好吃的,奚嘉总是只吃一点,然后就不再看一眼。

    这天中午,奚嘉摸着小肚子,突然发现那一点点赘肉竟然消失了。中饭时,他高兴地连吃两碗饭,看得叶镜之睁大眼,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吃完饭后,奚嘉终于说出了自己这几天怪异的原因:“叶大师,你烧菜太好吃了,我都胖了!不能再这么瞎吃了,我一定要控制饮食,再被你投喂下去,肯定要完蛋。”

    一切委屈在这个时候烟消云散。

    原来是为了减肥才吃这么少的啊!

    叶大师开心之余,又开始思考:什么菜又不容易发胖,又好吃呢?

    接下来几天,两人的生活又恢复原样。奚嘉压根就没想过回家的问题,因为叶大师的手艺也实在是太好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热心善良、贤惠能干、沉默寡言又有安全感的好男人!

    奚嘉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是个懒惰的人,但和叶大师生活以后他竟然发现,自己动弹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每天早上一起床,家里就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早饭摆了一桌子。中饭想吃什么?叶大师会做!晚饭想吃什么?叶大师能七天不重样!

    和叶镜之生活在一起,恐怕是每个人的终极愿望了吧。

    而且,如果他走了……叶大师会不会又变成孤伶伶的一个人?

    奚嘉缓缓地转过头,悄悄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背影。他想起了卖菜大婶说的那些话,又想起了叶镜之拿点头当打招呼的言论。从小到大,没有人教过这个人该如何和别人交往,他自己去翻那些高深的法术书,去努力地将自己养大,让自己融入这个世界。

    他慢慢变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拥有高尚的品德和柔软的内心。

    可这些,有几个人知道?

    在所有人眼中,大家对他的唯一印象,就是可怕的实力。除此以外,还有根本不算了解、只能说是客观评价的那一句“道德标兵”。

    仅仅是一句“道德标兵”,哪里能说清楚这个人的好?

    那些人不懂叶镜之,也根本不想去了解他。

    现在要是连他都走了,叶大师就又成了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的叶镜之,该是多么孤独?

    昨天下午奚嘉正在看陈涛发过来的一个剧本,他突然就看见叶镜之从乾坤包里拿出一个小纸人,抛到空中,画了几笔金色符文,小纸人立刻变幻成一个没有脸的大纸人。叶镜之和这个纸人一人搭着床的一边,打算将床翻过来。

    叶镜之这个房子实在很老旧,里面的家具也都是上个世纪常见的东西。床上的席梦思分为正反两面,一面是柔软的席梦思,天气冷的时候可以用这一面睡觉,十分舒适;另一面是**的木板,到夏天就可以把这一面翻过来,把凉席铺上去睡觉。这个席梦思非常重,因为用的是实木制作的,不是现在流行的廉价的刨花板。

    看见叶镜之和这个小纸人一起搬床,奚嘉突然愣住,下意识地就站起来问道:“叶大师,你要搬床?”

    叶镜之看向奚嘉,轻轻点头。

    奚嘉不解道:“你为什么不喊我和你一起搬?”还自己用法术变一个纸人出来?

    叶镜之顿时呆住,过了半天,才低声说道:“我……我以前都是一个人,八岁的时候学会了纸人术,就习惯用纸人来帮忙了。”

    只有纸人才会帮他的忙……

    而且八岁才学会这个法术?那八岁以前呢?

    奚嘉的心忽然一疼,他大步走上前,接过纸人搬着的那一头木板,微微一笑:“叶大师,我和你一起来。”

    叶镜之定定地看了他许久,唇角忍不住地翘起:“好。”

    叶镜之在家里不喜欢用太多法术,奚嘉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有问过叶镜之,比如为什么不用法术来打扫卫生,又比如说为什么不用法术去搬东西。叶镜之是这样回答的:“师父说,法术是用在捉鬼上的。我们是天师,但更是普通的人类,要过普通人的日子。”

    奚嘉深深觉得,叶大师的这位师父真是个妙人。难怪要带着徒弟居住在这种热闹的住宅区了,这就叫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奚嘉看了三四个剧本,最后和陈涛定好了一个剧本,下个月要去拍戏。这天吃西瓜的时候,奚嘉犹豫着怎么和叶镜之说自己要走的事情,但他还没开口,就又收到了一条微信。

    打开一看——

    【裴玉:救】

    奚嘉轻轻地笑了一声,把手机放回了茶几上,没有再看一眼。他抬头对叶镜之说道:“叶大师,我下个月要去拍戏。嗯……大概还有二十天。我要离开赣省,去川省拍戏。”

    叶镜之正在剥橘子,刚把橘子分成两半,突然听到这话,他愣愣地抬起头,看着奚嘉。

    奚嘉说道:“我这个剧本还挺好的,讲的是一个现代刑侦电影。”

    叶镜之不知道该说什么,懵懵地把橘子塞进嘴里吃了。奚嘉还在讲这部电影,讲到最后,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叶镜之,轻声问道:“叶大师……川省你去过吗?”

    叶镜之倏地回过神来,他忽然发现自己懵逼的时候,刚才居然把一整个橘子全吃了。他摇摇头,又点点头,言语混乱:“没去过……不对,去过。我去那里捉过鬼,捉过。酆都位于庆城东部,上一次去是四年前,酆都鬼门大开的时候。对,我去过。”

    奚嘉没注意到叶镜之已经急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他犹豫了很久,才轻轻问道:“叶大师,川省……川省好吃的东西很多,我拍戏用不了多长时间,只是个配角,你下个月想和我一起去玩玩吗?”

    叶镜之呆了:“啊?”

    奚嘉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没什么,叶大师,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别当真。”

    “去!”

    奚嘉突然一愣,抬头看向叶镜之。只见叶镜之认真地看着他,用力地又说了一遍:“想去,我想去。”似乎是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急迫了,叶镜之绞尽脑汁,赶紧解释道:“那里……那里确实有很多好吃的,我想去吃……”

    心中倏地温暖起来,奚嘉抬手掩住嘴唇,笑得眉眼弯起。

    按理说,日子是该这么继续过下去,直到下个月两人一起去川省拍戏兼旅游。直到这天凌晨,奚嘉打开微信看了看“鬼知道”今天的八卦,看完后他正打算关闭微信,突然看到了今天下午裴神棍发来的那条消息。

    奚嘉无奈地笑了笑,回了一条消息:【怎么,又有什么事了呀?】

    他放下手机,安心地睡了过去。

    到第二天,奚嘉已经忘了这条消息。他和叶镜之出门买菜,逛了逛鄱阳县城。第三天又去鄱阳湖边烧烤露营,感受了一下这片美丽湖泊的无限风光。到了第四天,奚嘉定下心来玩手机的时候,突然发现:等等,裴神棍居然没给自己回复?

    俊挺的眉头微微蹙起,奚嘉从床上坐起,连续发了三条微信过去。

    【裴玉?怎么不回复?你有什么事吗?】

    【裴玉?】

    【裴玉,看到请回复。】

    奚嘉耐心地等了五分钟,依旧没有回复。他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边往房门口走去,一边拨通裴玉的电话。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门口,电话里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

    奚嘉猛地停住脚步。

    下一刻,他用力地打开了房门,飞快地找到了正在厨房里洗土豆的叶镜之。

    “叶大师,裴玉是不是出事了……”声音顿了顿,奚嘉目光严肃,“叶大师,裴玉好像真的出事了!”

    因为有了前几天的那场玩笑,奚嘉压根没把裴玉这次的求救信息当真。裴神棍这人实在太不靠谱了,奚嘉和他相处不多,但也知道,他这人就是个嘴上跑马的,说出来的话,十个字里只能信三个,还包括标点符号。

    奚嘉仔细地看着裴玉最后给自己发的那条消息,这条消息是在晚上九点多发过来的,没有任何其他信息,只有一个字——救。

    裴玉是要他救什么?

    难道是想说救命,但是根本没机会把字打完,就急匆匆地发出去了?

    叶镜之得知情况后,立即在微信上找到了天慈道人。他发了一个消息过去,奇怪的是,过了十分钟,天慈道人也没有回复。

    叶镜之在玄学界算是一个孤家寡人,他们无相山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和其他门派交往不深。他有天慈道人的微信,是因为两人每年都要一起参加天师代表大会,也算是比较熟悉,但他却没有天慈道人的电话。

    奚嘉诧异道:“裴玉的师父也不回复,难道他也出事了?”

    叶镜之正色道:“天慈道人法力高深,应该不至于出事。如若他也出事了……那这次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找不到天慈道人,叶镜之想了想,给大万寿寺的小和尚发了一条消息。之前曾经说过,叶阎王在年轻一代只有三个算得上朋友的人,一个是天工斋大弟子度量衡,一个是紫微星斋大弟子南易,还有一个就是大万寿寺的小和尚木鱼。

    大万寿寺也在首都,请木鱼去找人,是最方便不过的。

    木鱼很快就回复道:【阿弥托福,叶道友不必着急,待小僧去找找天慈前辈。】

    一个小时后,木鱼便回复了消息:【贫僧并未见到天慈前辈,但是听他门中道友说,上周裴玉道友拐了师妹离家出走后,天慈道人一气之下差点背过气去,然后就闭关修炼了。叶道友,天慈前辈正在闭关,贫僧无法和他交流,你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叶镜之将裴玉四天前发的那条微信告诉了木鱼。

    木鱼看到这条微信,顿时神色一变,他急急再找上了裴玉的师门,将事情告诉对方。那些年轻的弟子听到这话,赶紧联系裴玉和小师妹。谁料,两人都联系不上。

    这下子,年轻弟子们急得团团转:“这可怎么办?木鱼道友,我们师父正在闭关睡觉,他不出来,谁也联系不上他。王师叔前天去海那边的米国交流文化了,根本回不来啊。这到底该怎么办啊!”

    裴玉的师门叫双极派,听名字就知道没有主角命。无极派属于玄学界中的一流门派,但是和四大门派差了不止一个台阶,和无相山这种专出奇葩(褒义词)的门派也没有可比性。

    如果说玄学界是一个班级,那四大门派就是班里的班长、学习委员、课代表,学霸专属,负责维持班级的稳定和秩序;无相山是总考全班第一的学神,不守规矩,但就是学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