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三更半夜, 黑漆漆的鄱阳湖畔。

    数万只缺胳膊少腿的野鬼直勾勾盯着你,任奚嘉从小到大见多了鬼, 也觉得慎得慌。

    偷法宝的野鬼见到众人都看向奚嘉, 趁机转身就跑。

    度量衡正用脑袋磕着湖面,叶大师也忙着查看自家媳妇到底有没有受伤。胡蝶见状,手指一抬, 一只紫色的蝴蝶快速地飞到了野鬼的面前,翅膀一扑,野鬼便砰的一声又被扔回了湖中心, 落在无相八卦阵上。

    这座无相八卦阵是无相山的独家法阵, 鬼魂飞在大阵上, 可不沾湖水;人类使用金鎏尖叶, 也可以站在湖泊上不往下沉。唯有叶镜之,刚刚一脚踩破大阵,溅起湖水波纹。

    度量衡此刻还在怀疑人生, 天工斋的弟子一拥而上,一人一脚把这只野鬼踩得面目全非。

    “让你偷大师兄的宝物!”

    “该,你这小鬼,今日定要你不得超生!”

    “师妹,这只野鬼似乎有四百年道行,我们打不过啊……”

    “这这这……这不是有叶阎……叶道友在吗!这不知好歹的小鬼竟然敢扰乱鄱阳鬼市的秩序,叶道友,您看给如何处置。”

    天工斋的天师们都是技术宅,他们擅长炼制法宝, 各个富得流油,但偏偏谁也不擅长捉鬼。年轻一代的天工斋弟子里,墨斗排行最高的就是度量衡了,可度量衡也只排在墨斗第二十九名,这要放在紫微星斋和龙虎山,连前五名都排不上。

    天工斋的弟子们眼巴巴地看着叶镜之,就等他帮自个儿出口气。然而他们转头看向叶阎王,这定睛一看,好家伙,差点没气晕过去。

    叶镜之紧张地看着奚嘉,指尖闪烁金光,用法力小心翼翼地帮奚嘉检查脖子上的伤口。检查了一遍又一遍,至始至终,压根就没往他们天工斋这个方向看一眼。

    ……能不能给点面子啊!!!

    奚嘉低声道:“叶大师,没关系,好像那把剑刚碰到我的时候就断了,不疼。”

    叶镜之还是不放心,他自己检查一遍还不够,又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神农谷的道友,可否帮忙看一看伤势?”

    神农谷的弟子们正在一旁看热闹,突然听到叶阎王喊自己,他们吓得浑身一抖。过了老半天,一个乖乖女模样的小姑娘才走上前,恭敬道:“叶……叶道友,我们大师姐今日有事,没从东北赶过来。你且让一让,由我……我来替这位道友看一看吧。”

    这女天师给奚嘉看了十分钟,一开始她还算镇定,但慢慢的,却经常眼神古怪地看向奚嘉。一会儿看看奚嘉的脖子,一会儿看看奚嘉的脸,看了半天,她低声道:“这位……这位道友,确实没有受伤。”

    话音落下,全场哗然一片。

    叶镜之松了口气,奚嘉不自在地摸摸脖子。

    一道调侃的声音响起:“度量衡度道友,你这就不厚道了吧。拿把假剑来鄱阳鬼市上贩卖,还敢卖五千积分?度道友,我记得鄱阳鬼市是怎么规定的,假一罚十?五千积分的话,乘以十倍……哎哟喂,五万积分,度道友,你可有呀?”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龙虎山的大弟子胡蝶正笑眯眯地盯着度量衡的屁股看——因为度量衡现在还在怀疑人生,一直跪着磕脑袋。

    龙虎山的弟子们听了这话,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度量衡手掌一撑,从湖面上跳起来,怒目相视:“胡道友,不就是今年天工斋只给你们龙虎山七折优惠,没给你们打六折吗,何必挖苦我。你们龙虎山是四大门派里最穷的,玄学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说实话,胡道友,要是你同意穿上女装到我们天工斋逛一圈,我度量衡愿出一千积分!”

    天工斋的弟子有了大师兄撑腰,瞬间得意起来。

    “对!咱们天工斋穷啊,穷的只剩下钱了。你穿着女装跑一趟,我出五十积分!”

    “我出一百!”

    “奶奶的,今年老子不买材料了,老子出五百积分,胡蝶你来不来!”

    “他娘的度量衡,你欺人太甚!”胡蝶那张姣好若女子的脸上忽青忽白,他气得翻掌取出三只紫色胡蝶,一巴掌向那度量衡拍去。

    胡蝶是墨斗榜第三名,他要拍死第二十九名的度量衡,简直易如反掌。

    度量衡好汉不吃眼前亏,撒腿就跑到了奚嘉的身旁,把头缩到叶镜之的身后,装鸵鸟地说道:“叶道友叶道友,胡蝶他居然敢在鄱阳鬼市打人,他不给你面子!你赶紧打死他,有什么责任我给你担了!”

    胡蝶怒骂:“放屁!你能担什么责任,度量衡,有本事出来和老子打一架!”

    度量衡把头伸出去:“谁要和你打,我打不过你。有本事你和我比积分,你墨斗账户上的积分有我的零头多吗?”说完,又没出息地把头缩回去。

    胡蝶:“明明就是你卖了一把假剑,我又没说错。鄱阳鬼市假一罚十,你自己问叶阎王,是不是这么个规矩!”

    度量衡:“胡扯,你才假剑,我明明是真剑!”

    胡蝶:“对,你就是真贱!”

    度量衡:“你你你你你……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不和你吵。”

    胡蝶双眼冒火,带着三只蝴蝶就往度量衡的方向走。他冷笑地说道:“你那剑要不是假的,为什么会断?明明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就是个水货!”

    “我那就是真剑!”

    “真剑怎么会断?”

    “对啊,它为什么会断呢。”说完,度量衡身体一震,他像乌龟一样,慢慢地将头从叶镜之的身后探出来,张着嘴巴,愣愣地看着奚嘉,看了许久:“这位道友,请问,为什么我的剑会断啊?”

    奚嘉:“……”

    此话落地,全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奚嘉身上。之前因为那野鬼想要逃跑,胡蝶和度量衡又斗嘴,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现在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如果度量衡的极品鬼剑不是假的,怎么会断?

    天工斋成立数百余年,是玄学界最富有的门派,没有之一。度量衡身为天工斋的大师兄,品性温和,交友广泛,不至于做出这种贩卖伪劣产品的事情,来砸自己的招牌。

    为了验证这把剑不是假的,度量衡请叶镜之将断了的另外半边剑从鄱阳湖里捞了出来。叶镜之手指一翻,半柄黑色的断剑就出现在了掌上。

    度量衡小心翼翼地把剑拿回去,再从野鬼手里抢回自己的剑,顺便狠狠踩了那野鬼一脸。

    奚嘉狐疑地看着度量衡一手拿着断剑,一手拿着剑柄,完全想不出来度量衡要怎么修复这把断剑。

    “总不可能是用502胶水把剑粘回去吧……”奚嘉随口嘀咕。

    下一刻,度量衡从乾坤包里拿出一瓶502胶水:“各位道友请看,我先把这把剑粘回去,现在它才断了不足十分钟,粘回去还可以保持三成的功效。”

    奚嘉:“……”你还真粘啊!!!

    度量衡难过道:“不过也只能暂时保持三成的功效,今天以后,这把剑就是毁了。”

    度量衡将502胶水滴在剑的端口处,他敷衍地把剑身和剑柄按到了一起,居然真这么粘好了。拿着这把看上去就很不靠谱的剑,度量衡在空中笔划了两下,最后转头看向那只被众人打得不成鬼形的野鬼,道:“就拿你试一试好了。小鬼,看剑!”

    锋锐的黑色宝剑猛地戳进野鬼的胸口,野鬼痛苦地嘶嚎出声,大量阴气从胸口翻滚出来。不消片刻,野鬼就奄奄一息地瘫倒在湖面上,本来浓郁的阴气下降了许多。原本是四百年的道行,这一剑下去,至少没了五十年功力。

    周围的天师和鬼魂见到这等情景,纷纷惊呼出声。等惊呼完了,他们再齐刷刷地看向奚嘉。

    盯——

    所以,你怎么还没死?

    奚嘉:“……”

    这种感觉真是异样熟悉,奚嘉记得上个月他和叶镜之碰到胡蝶的时候,他将老鬼扔回油锅后,胡蝶就一脸惊悚地问过他:“你为什么还没死?”

    你们玄学界都是群什么人,天天就盼着别人死啊!!!

    度量衡自证清白,顿时扬眉吐气。他的这把剑已经成了废品,本以为能再撑几天,谁料刚才戳进野鬼身体里后,剑身又断了,显然是502胶没粘牢。

    拿着断成两半的剑,度量衡一脸复杂地走到奚嘉面前。他上上下下地看了好几眼,最后心一横,眼一闭:“这位……这位道友,我的这把剑,是用两百年的玄铁、三千里的深海寒冰,再加上四只五百年道行的飞尸,用纯粹的阴气磨砺而成。原价五千积分,成本价两千,我就不给你算我的人工费了。你看……怎么样?”

    奚嘉:“……”

    有句古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现在是我不断此剑,此剑却因我而断。

    奚嘉觉得自己冤得很,比窦娥还冤。明明是那只野鬼拿剑架在他脖子上,还一剑想劈死他,怎么他就要赔偿了……

    看着奚嘉无语的表情,度量衡眼珠子一转,凑到他的跟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道友,其实我也知道,这件事和你无关。我度量衡岂是那种不辨对错、不明是非的人?只是这把剑确实珍贵,我也不好做啊。这样,你如果把你能毫发无损的原因告诉我,我们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奚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你要我把原因告诉你?”

    度量衡用力点头。

    奚嘉犹豫了片刻,不知道该不该说。

    看他犹豫的样子,度量衡赶紧再凑上去,急急道:“道友,我给你一百积分,你告诉我吧。”

    奚嘉一愣:“你还给我积分?”

    度量衡咬紧牙:“这样,五百积分!你只告诉我一个人,不告诉其他人,我给你五百积分。”

    奚嘉:“……”片刻后,奚嘉面无表情地问道:“这位度大师,敢问你是不是想拿我的这个消息……去给‘鬼知道’投稿?”

    度量衡目瞪狗呆,一脸“你怎么可能知道”的表情。

    奚嘉:“……”

    你们玄学界的人压根就没一个靠谱的!!!

    ……不对,叶大师除外。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奚嘉也实在没办法再藏着掖着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只是来参加鄱阳鬼市长长见识,却被迫成了人质,还被迫变得万众瞩目。他的目光在在场所有的天师、鬼魂的身上一扫而过,这其中,有几个人他还认识。

    龙虎山的大弟子胡蝶,嘴角一勾,兴致满满地看着他。

    江氏兄妹里的哥哥江桐,虽然戴了个面具假装路人躲在人群里,但就凭他那个一米六的个子,奚嘉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裴玉似乎有事,没来参加这一届的鄱阳鬼市,所以奚嘉没在人群里看到他。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奚嘉转首看向叶镜之。

    两人相视一眼,叶镜之低声道:“如果不想说,可以不说……奚嘉,我在这里。”这声音低沉平稳,只是安安静静地说着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可是那目光却无比包容温柔,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好像真的只要躲在这个人身后,就可以不畏一切风雨。

    奚嘉不由翘起嘴角,转身看向这群瞪大眼盯着自己的天师和鬼魂。下一刻,他手指抬起,按在了脖子上的舍利吊坠上,然后猛地扯下。

    轰!

    滔天阴气拔地而起,穿破无相八卦阵,在鄱阳湖上掀起惊涛骇浪!

    数万野鬼惊悚地瞪出了眼珠子,各个转身就跑。它们吓得屁滚尿流,有的鬼跑的时候连头掉了都不敢回头拿,惊恐地呼喊着:“有鬼啊!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有鬼啊!!!”

    大多数天师也吓得直往后缩,唯有胡蝶、度量衡、江桐……以及七八个年轻天师仍旧留在原地。胡蝶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度量衡惊呆了,江桐一开始还往后退了半步,但很快他就在自己的眼睑上画了两道符,开了阴阳眼。待看清那一团黑球后,他呆了片刻,嘻嘻一笑,“太好玩了吧。”

    所有人中,唯有叶大师先在自己的眼睑上画了两道符,接着拿过奚嘉手中的舍利,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帮他戴了回去。确认自己把舍利吊坠戴得很正、戴得很漂亮后,叶大师才眯了眸子,瞪向那群落荒而逃的鬼魂。

    ——你才是鬼呢,你全家都是鬼!!!

    可怖煞气瞬间溢出,追了过去,不少鬼魂吓得踉跄倒地,接着又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再跑。

    闹出了这么一场骚乱后,鄱阳鬼市很难再正常地开展下去。叶镜之身为鄱阳鬼市的主人,他直接将这只偷东西的野鬼送进了地狱道,由凌霄抉择后,被惩罚在油锅地狱受刑五十年。

    事件解决,天师和鬼魂们又慢慢散开。

    奚嘉戴着舍利,身上的阴气被遮掩住,可他走在鬼市里,每个人都偷偷地盯着他看。大多数道行不高的小鬼已经吓得离开了鄱阳鬼市,只有一些道行不错的野鬼还壮着胆子,留在鬼市里。那些鬼永远都忘不了刚才自己被吓得浑身寒毛竖起来的感觉,它们也从各个角落,悄悄地看着奚嘉。

    奚嘉:“……”

    总而言之,只要有奚嘉在,这场鬼市是怎么也进行不了了。

    没有再犹豫,奚嘉和叶镜之提前离开了鄱阳鬼市。他们走的时候,背后站了一排又一排的鬼魂、天师,各个都盯着奚嘉,目送他离开,比首长视察还要严肃。

    这也就是有叶镜之在了,那些孤魂野鬼和年轻一代的天师不敢阻拦。换做不醒大师、岐山道人、嶒秀真君……让他们看到这么可怕的极阴之体,绝对要问个水落石出,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用阴气对抗厉鬼的法子。

    不过也没等多久,当奚嘉和叶镜之走到鄱阳湖边,刚上岸,午夜零点悄然到来。

    岐山道人正吃着西瓜、玩着游戏,乐滋滋地等今天的八卦。他懒洋洋地打开了手机,一点开“鬼知道”,惊讶地发现这次“鬼知道”居然没有更新八卦,而是发了一则短篇打赏文章。

    【他,令度量衡跪地磕头;他,让叶阎王哑口无言。鄱阳鬼市,他竟掀起波澜;年轻一代,因他黯然失色!百鬼见他,扭头就跑;四百年的野鬼,为他犯了油锅!看着他,天工斋沉默了,神农谷沉默了,龙虎山沉默了,紫微星斋沉默了。

    玄学界,沉默了!

    五百年一遇,千年难见,他的到来,注定让玄学界再无安宁!

    他是谁?!

    ……

    ……

    ……

    想知道他是谁,点击下方打赏按钮。凑齐十万积分,答案公布。】

    岐山道人:“……”

    岐山道人在心里把“鬼知道”的小编骂了个遍,他关闭了微信页面,再开了局黑。可是才游戏才玩到一半,他又手痒地打开了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打赏了十个积分。

    “要是这篇文章没意思,老夫定要杀进你们总部!”

    华夏大地,无数天师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地按下了打赏按钮。

    “鬼知道”以前其实搞过类似的事情。四年前那次酆都鬼门大开的事件,他们就搞了这种缺德的事情。当时叶镜之虽然积分很高,大家都知道,他实力很强,是无相山唯一的传人,有听上去很厉害的三煞之体,却没人太关注他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直到四年前,叶镜之带着无相青黎,从酆都鬼门砍到拔舌地狱,再从拔舌地狱砍到酆都鬼门,斩杀八千多厉鬼,一战成名。

    这下子,就轰动了整个玄学界。

    无数人想要知道叶镜之到底是谁,于是,“鬼知道”就开始捣乱了。

    “鬼知道”凭借自己强大的信息网络,从在场的年轻一代的弟子中收集信息,再向酆都附近的孤魂野鬼收集资料。第二天零点,“鬼知道”就在自家微信页面上发了一个类似的短篇文章,把叶镜之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然后向读者们伸手——

    我,鬼知道,打钱。

    不打钱不告诉你们!

    读者们:“……”你妈哔!

    为了知道叶镜之到底有什么身份背景,为什么这么牛逼,天师们纷纷打赏。如今“鬼知道”又搞出同样的事情,许多天师只能咬牙切齿地继续打赏,等到半夜一点,“鬼知道”终于发布了四篇长长的文章。

    《震惊!五千积分的极品鬼剑一碰就断,天工斋大弟子贩卖假货!》

    《看了这篇文,你就知道如何得到叶阎王的另眼相待》

    《万千野鬼哭爹喊娘的秘密,你还不知道?》

    以及最后一篇头条文章——

    《让度量衡下跪,让叶镜之流泪,他到底是谁!》

    岐山道人喜滋滋地点开文章,看了起来。

    “鬼知道”既然得到了十万积分的打赏,当然不敢用普通的消息去糊弄读者。这四篇文章,完完整整地介绍了奚嘉的生平,连他的照片都给放了出来。居然还是一张大学毕业合照的截图,鬼知道他们从哪儿搞来的这种东西。

    之前裴玉曾经对奚嘉说过:“别想和‘鬼知道’讲**权!”

    没错,谁都别想和“鬼知道”讲**权,他们就是一帮土匪。不过“鬼知道”总算还是有点底线的,没有真的把奚嘉所有的事情都泄露出来,他们只是放上一些普通人都可以知道的事迹——比如“上的是哪所小学、哪所中学”这种简单的爆料。

    “鬼知道”的重点放在奚嘉浓郁的阴气上。

    在头条文章里,“鬼知道”自称请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辈担当顾问。那位老前辈曾经见过奚嘉——不错,当初就是这位前辈向“鬼知道”投稿说奚嘉是叶镜之的未婚妻。老前辈表示,他当初确实用阴阳眼看到了极其浓郁的阴气,但是当时奚嘉可能用什么东西稍微遮掩了一下,他看到的阴气并没有那么多。

    接着老前辈进行科普:【众所周知,叶阎王是传说中的三煞之体。三煞之体,汇聚九州煞气,在胎中即克死生母,往往无法出生。叶阎王出生了,又得易凌子封了岁煞,这才有如今可怕的实力。而与三煞之体相对应的一种特殊体质,名为极阴之体……】

    在科普中,老前辈详细地讲述了极阴之体的形成条件有多么苛刻,又表示即使集全了这些条件,也不一定能成为极阴之体。因为极阴之体阴气太强,母体往往无法承受,所以在胎中一般也会克死母亲。

    最后,“鬼知道”的小编问道:【前辈,请问极阴之体到底有多厉害?】

    老前辈郑重表示,极阴之体其实并没有多么厉害,甚至还应该活不长,因为古书上说,极阴之体是厉鬼们最好的补品,吃了一个极阴之体,可增长千年道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奚嘉能够在鄱阳鬼市上,令数万野鬼闻风而逃,或许真正的极阴之体和书上记载的并不完全意义。

    小编又问:【能形容一下有多厉害吗?】

    老前辈非常敬业:【如果说叶小友是叶阎王,统率万千孤魂野鬼,让鬼怪不敢造次;那这位奚嘉小友,阴气之重,应该算是百鬼之王了。】

    百鬼之王?!

    看到这篇文章,读者们纷纷傻眼。

    岐山道人是见过奚嘉的,当初在长安的时候,奚嘉一直和子婴站在一起,子婴对他态度友善。但是当时奚嘉戴着舍利,岐山道人并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阴气,如今再回忆,他也完全想象不出那个白净俊秀的年轻人居然会是传说中的极阴之体。

    无数读者在这篇文章下讨论起来,点赞数和评论数在一分钟内就突破三万。

    烛照真人看着自己的手机,心酸地擦了擦泪,接收了“鬼知道”打过来的一万点积分的薪酬。

    “鬼知道”小编:【这样一来,烛照前辈,您只欠我们四万六千二百一十六点积分了。前辈,您当初为什么要向我们爆料说这位奚嘉道友是叶阎王的未婚妻呢?您要是爆料说他是极阴之体,那结果可就大不一样喽。】

    烛照真人气得哭出来:贫道要是早知道他是极阴之体,还会有这一屁股的债吗!

    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奚嘉回到叶大师的房子后,洗漱一番,就疲惫不堪地休息了。他早上醒来,发现裴玉给自己发了一百多条微信消息,点开一看,奚嘉顿时黑了脸,赶紧打开“鬼知道”公众号。

    看着这四篇文章,奚嘉不知是该笑该哭。他是该感谢“鬼知道”没有完全曝光自己的**,还是去找“鬼知道”要一点积分,算作是补偿?

    点开下面的评论,这群不靠谱的天师评论的东西是千奇百怪。

    【我靠,极阴之体,听上去就酷炫狂霸拽,666666】

    【为什么我就没去这次的鄱阳鬼市啊!要是我也去了,就可以亲眼目睹传说中的极阴之体了,我还可以给“鬼知道”供稿啊!】

    【ls的道友快醒醒,这次在现场看到极阴之体的道友有上千位,一个人都没得到积分。我听说天工斋的大弟子度量衡今天早上被他的师父斗墨真人关了禁闭,知道理由是什么吗?理由是,度道友赔了夫人又折兵!要是斗墨真人在场,他绝对会以极品鬼剑的折损来威胁那个恐怖的奚鬼王,然后布下结界,只允许西鬼王将秘密讲给自己一人听,接着再给“鬼知道”独家供稿。度道友虽然有这个想法,但做的还不够狠,实在有愧天工斋的颜面。】

    【……啊呸,是奚鬼王,不是西鬼王。】

    【言之有理,度道友应该再果断一点啊。】

    奚嘉:“……”

    你们的脑子里除了积分还有什么!

    而且奚鬼王是什么鬼?

    人家叶大师的外号那么止小儿啼,怎么到他这儿就变得这么歪瓜裂枣了?!

    奚嘉正无语地看着,他的目光在一条评论上一晃而过,又转了回来。

    【各位道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灯光师到位。】

    【音响师到位。】

    【收音话筒准备就绪。】

    【请说出你的故事。】

    【各位道友,奚鬼王的阴气如此强盛,和叶阎王的关系又似乎不错。会不会……他的家中还有一个阴气也很重的姐姐或妹妹,然后……】

    奚嘉面无表情。

    他没有一个姐妹,连四代以内的表姐妹、堂姐妹都没有。

    所以他的姐妹肯定不是叶大师的未婚妻。

    奚嘉关了手机不再去理这些莫名其妙的玄学界神棍,他刚和裴玉说了几句话,叶镜之正好买了菜回来。

    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黑色风衣,叶大师左手提着一袋子菜,右手提着一个西瓜。奚嘉惊喜地看向那颗大西瓜,叶大师羞赧地低下头,小声说:“昨天听你说你很喜欢吃西瓜……我就买了一个回来。”

    奚嘉赶紧迎上去,两人将西瓜切一半,抱着半个西瓜吃起来。

    并不宽敞的老房子里,吊顶电风扇吱呀吱呀的声音一下下地响起,仿佛在轻声唱着歌谣。奚嘉挖了一大勺西瓜,餍足地眯起了眼,他转首去看叶镜之,却见叶大师乖巧地坐在桌子旁,用勺子先将能够看到的西瓜籽挖出来,然后再把红色的果肉挖出来,放到玻璃碗里。

    叶大师居然喜欢挖完了再吃?

    奚嘉没想太多,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完了半个瓜。

    五月并不是西瓜上市的季节,这只瓜不大,奚嘉吃完后只觉得是塞了点牙缝。他拿起遥控器准备换一个台看,刚一转头,却看见一大碗没有籽的果肉整整齐齐地摆在自己面前。

    奚嘉愣住,看了许久,错愕地抬头看向叶镜之。

    老旧的电风扇下,叶大师因为刚刚出门买菜,额头上热得蒙了一层细汗。见奚嘉看自己,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转移视线,轻声说道:“我不喜欢吃西瓜……你吃,都给你吃。”

    奚嘉看着叶大师额头上薄薄的汗水,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移,看到叶大师身上那件明显洗过很多次的黑色风衣,再看看这栋小而干净的房子。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渐渐地宁静下来了。

    豪宅别墅,奚嘉因为要拍戏,曾经去过不少。可是没有一栋,能比得上这间屋子给人的温馨。

    这间屋子让人舍不得走,这间屋子的主人更是好得让他忍不住地变得奇怪起来……

    “叶大师,你为什么就这么好呢……”

    奚嘉的声音太轻,叶镜之一时没有听清。他再问的时候,奚嘉只是笑着摇摇头,没有多说。

    快到中午,叶镜之吹了会儿风扇,就去厨房忙午饭。他的背影高大挺拔,奚嘉还知道,他长了一张俊美好看的脸,不输给任何娱乐圈男星。但他此刻就像每一个普通的男人,低头做着简单的家常便饭,过着不属于叶阎王,只属于叶镜之的平凡生活。

    如果时间能这么安安静静地停着,其实也未尝不好。

    奚嘉舀起一块西瓜果肉,一边吃,一边如此想到。

    吃完饭,叶镜之要出门解决鄱阳鬼市的后续问题。

    无相山可以举行一年两次的鄱阳鬼市,从中获取丰厚利润,但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那座无相八卦阵,叶镜之都表示自己一年最多摆四次,要耗费大量功力。

    事情过去后,奚嘉这才想起来,难怪来鄱阳县后的这几天,叶大师老是半夜出门,说是要去工作。奚嘉只以为他是要晚上出去捉厉鬼,不想却是要去摆那座无相八卦阵。至于叶大师的家会在鄱阳县,可能就是为了方便召开鄱阳鬼市。

    等叶镜之回来时,奚嘉做好了晚饭,和他一起吃饭。

    奚嘉早就发现了,叶大师的味觉可能是真有问题。每次叶大师烧菜,明明每道菜都那么好吃,叶大师只吃几口,吃一碗饭,接着就放下碗筷看自己吃。可是当他来烧菜后,叶大师却能连吃三碗,还一直说特别好吃。

    奚嘉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点破。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奚嘉没提回苏城的事情,而是一直在这里住了下去。

    鄱阳县是一座小县城,因为靠近鄱阳湖,水产品比较多。奚嘉有的时候会和叶大师出门去买菜,叶大师买菜的时候从来不讨价还价,可是那些卖菜的大爷阿姨却总是主动帮他抹了零头,买个西红柿还送一颗青菜。

    奚嘉和叶镜之待得多了,有次在叶大师去买鱼的时候,奚嘉留在原位等他回来。一位卖菜的大婶拉着他,聊起天来。奚嘉不擅长聊天,但这大婶却很善谈,说着说着,还是说回叶镜之。

    “小叶不容易啊,他爸妈一直在外面打工,他爷爷又那么早就走了。我们就看着他呀,那么小的时候,就这么小,”大婶给奚嘉比划了一下,把手压倒大腿边,“小叶当时就这么高,拎着个菜篮子来买菜,菜篮子都不比他矮多少。”

    奚嘉远远地看着叶镜之的背影,朦胧间,似乎看到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抱着大大的菜篮子,明明刚刚失去自己这一生唯一的家人,却还是得把日子过下去。

    “我们是看着小叶长大的,他有出息,现在人长得帅,工资还高。去年隔壁摊卖肉的刘哥得了癌症,家里实在没钱治,小叶二话不说,给了刘哥十万。刘哥怎么能收这个钱呢,但小叶说了,从小到大刘哥一直在上完秤后偷偷给他塞一小块肉,他要还肉钱。”

    奚嘉的目光渐渐温柔起来。他大概明白了,所谓的父母、爷爷,应该是玄学界的前辈帮叶镜之伪造的背景身世。那个爷爷估计就是叶大师的师父,易凌子。

    大婶还在继续说着,从她的口中,奚嘉认识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叶镜之。

    平凡而又出色,热心却又不善表达。

    说到最后,大婶道:“说起来,卖鱼的小慧最近帮她爸看摊子来着。她好像很喜欢小叶啊,前几天她爸爸还和小叶说,要把女儿嫁给她呢。”

    奚嘉瞬间清醒,他一抬眼,正好看到叶大师走到一个卖鱼的摊子前。坐摊的是一个清秀的少女,大约十八|九岁的年龄,眼睛很亮。见叶镜之来了,她欣喜地站起身,赶紧帮他挑了一条大鱼。

    叶大师面不改色地接过鱼,交了钱,转身就走。

    小慧立即失落地低下头。

    奚嘉:“……”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特别不高兴。

    大婶还说道:“可惜了,小叶就是太孤僻了,和咱们这些街坊邻居的也不怎么来往。小伙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叶带朋友回家呢。有些话咱也只能和你说说了,小叶这孩子太冷淡了,咱们想照顾他,也凑不到他身边去。这么多年,也就看他一个人孤伶伶地长大。”

    如同这大婶所说的一样,叶镜之来到奚嘉的身边,和大婶点点头,没说一句话,抬步就走。

    奚嘉跟在叶大师的身后回家,原本那点奇怪的不高兴的情绪已经渐渐消散,他犹豫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叶大师,我看刚才那个大婶对你挺好的,你怎么……不和人家聊聊?”

    叶镜之拎着菜,回头看向奚嘉,不解地说道:“我和王婶打过招呼了。”

    奚嘉一愣:“打过了……等等,你不会是说刚才的点头吧?”

    叶镜之再点点头。

    奚嘉:“……”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奚嘉无奈地笑了笑,他拿过叶镜之手里的一袋子菜,笑道:“叶大师,我们回家吧。”

    看着奚嘉的笑容,叶镜之怔了片刻,然后重重地点点头。

    对于他来说,如今的他,一点都不孤独。只要有媳妇,他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现在摆在叶大师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让媳妇待得更久一点,不要回苏城。

    该怎么办呢?

    今天的叶镜之也在苦恼,烧什么菜,能征服媳妇的胃,留住媳妇的人。

    想了老半天,叶大师开心地做起菜来。然而吃饭的时候,奚嘉刚刚夹起一筷子肉,还没来得及放进嘴里,突然,就收到了一条微信。奚嘉皱了皱眉,放下筷子,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眼巴巴地盯着、就等媳妇表扬菜好吃的叶大师,委屈地低下头。

    下一刻,却见奚嘉抬起头,严肃地看向叶镜之:“叶大师,裴玉出事了!”

    叶镜之一愣。

    只见那手机屏幕上,正闪烁着一行字——

    【裴玉:嘉哥,救命!救命啊!!!】

    作者有话要说:  镜子:媳妇今天没有夸我烧菜好吃(´・w・`)

    c+:为什么我看那个小慧如此不顺眼!!!

    -------------

    今天,又是趴着等么么哒的一天<( ̄︶ ̄)>

    --------------

    谢谢

    邬阜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少天女友不棠扔了1个地雷

    老王扔了1个地雷

    作者哭着向自己胖次里扔了1个地雷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火箭炮

    岚舞魅涟扔了1个火箭炮

    太太不填坑我就不改名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懒癌末期喵星人扔了1个地雷

    杞与楠_扔了1个地雷

    妃妃扔了1个地雷

    妃妃扔了1个地雷

    鸦扔了1个地雷

    寿黎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乜都唔食星人扔了1个地雷

    梨依扔了1个地雷

    不知不觉扔了1个地雷

    叶重衣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22350594扔了1个地雷

    20160482扔了1个地雷

    黄少天扔了1个地雷

    黄少天扔了1个地雷

    喵嗷嗷扔了1个地雷

    24628679扔了1个地雷

    24628679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子月晓荷扔了1个地雷

    岁宴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爱笑的月牙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黄少天扔了1个地雷

    柒言扔了1个地雷

    柒言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没有牙齿的节操扔了1个地雷

    陌上寻扔了1个地雷

    氪金的绵叔√扔了1个地雷

    19921034扔了1个地雷

    咩一个扔了1个地雷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扔了1个地雷

    君子性非异也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