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鄱阳湖畔,漆黑一片。夜色笼罩着这片广阔无边的湖水, 五月的鄱阳湖正是春秋的好季节, 许多游客在河边扎营露宿,踏青游玩, 然而他们永远都想不到, 此时此刻在鄱阳的湖中心, 玄学界最盛大的鬼市集会已然开始。

    奚嘉在那条长长的鬼火通道里走了大约五分钟,走到尽头时,叶镜之伸手破开了挡在两人眼前的一团迷雾, 一切豁然开朗。

    这鬼市里, 已经聚集了数以千计的鬼魂和天师。

    奚嘉站在鬼市的一角, 放眼看去,这个鬼市漂浮在鄱阳湖上,占地至少十万平米。此时奚嘉正站在鬼市的一个角落上, 数不胜数的鬼魂们在湖面上摆出了一个个的小摊子, 看似毫无章法, 实则错乱有序,隐隐形成一个正十面体的图形。

    叶镜之低声道:“这是八卦阵。只有拥有金鎏尖叶的天师才可以进入鬼市, 走在鄱阳湖上。除此以外, 任何野鬼都可以出入其中。鄱阳鬼市的主要参与者是鬼, 天师只是过客。”

    “这位大人知道得真多!”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奚嘉和叶镜之往一旁看去,只见一个小鬼搓着双手,讨好地看着他们。这小鬼的胸口插了一把大刀,身上穿的是上个世纪初的麻布衣服, 脑袋前半部分长出了一点短短的刺毛,后半部分的头发长及肩膀。

    奚嘉打量着这人,心中隐隐有了个想法,那小鬼识趣道:“小的叫赵三,已经死了快一百年了。当初那军阀混战的时候,小的加入冯大帅的队,后来战败大家都被遣回家,不想在半途中被敌人一刀捅死。”

    这只鬼说了很多,它见奚嘉和叶镜之还是没反应,眼珠子一转,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用意:“两位大人需要小的带路吗?小的每年都来参加这鄱阳鬼市,对这里了若指掌。大人要是想买什么法宝丹药,小的都知道。”

    叶镜之颔首:“好。”

    奚嘉当然也明白这人的意思,他看向叶镜之,叶大师如此解释:“我三年没来过鄱阳鬼市了。”

    原来叶大师也不了解鄱阳鬼市,那两人干脆就由这只小鬼带起路来。

    赵三果然是在鄱阳鬼市里待了很久,因为奚嘉和叶镜之只是来鄱阳鬼市玩一玩,并没有真的要买的东西,他就果断地带两人逛了起来。

    “鄱阳鬼市是为咱们无法投胎的野鬼们准备的。在这鬼市上,咱们可以尽情地玩乐,用的是家里人给咱们烧的纸钱。除此以外,我们鬼是可以赚取玄学界的积分的,‘鬼知道’也会面向我们征稿。正所谓,‘鬼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世界上哪里还有比咱们这些孤魂野鬼更专业的八卦记者呢?”

    说起这个,这小鬼得意地挺起了胸,胸口的大刀晃了晃。

    “咱们孤魂野鬼,遍布华夏九州。一旦发生了什么风吹草动,咱们第一时间跑过去,绝对把真相收归眼底,再投稿给‘鬼知道’。我们可是‘鬼知道’的忠实记者,上个月的那篇《嶒秀真君和他的弟子南易那不得不说的故事》,就是我们提供的。”

    奚嘉正在喝鬼市买卖的一种饮料,突然听了这话,他差点被呛住。“嶒秀真君和他的弟子?!”奚嘉见过嶒秀真君,人家嶒秀真君当真是仙风道骨,风度翩翩,一看就是个大师。但重点是,人家今年都一百零三岁了!

    赵三嘿嘿一笑:“副标题是《嶒秀真君教导弟子的二三心得》。”

    奚嘉:“……”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啊!

    赵三一直在不停地说着,等两人一鬼绕着八卦阵的最外圈逛了半圈时,赵三小心翼翼地说道:“两位大人,这鄱阳鬼市是由一座无相八卦阵组成的,分为外层和里层两个部分。外层基本就是给一些没有积分、只有纸钱的野鬼们吃喝玩乐,里层里则有很多天师炼制的法宝符纸。如果要进入这里层,需要拥有积分。只要把自己的墨斗往那边大门上一按,确定里面有积分,就可以进入了。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内圈的大门口。”

    奚嘉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十米远处有一个金色的大门。很多野鬼绕着那座大门,目露艳羡,但各个都进不去,只能守在门边。

    赵三继续解释道:“鄱阳鬼市的里圈,基本是玄学界各大年轻英才。那些前辈高人不会插手鄱阳鬼市,只有各大门派的年轻一代,才会在这里贩卖自己的东西。其实很多东西在天工斋的微店里也能买,但大人也知道,天工斋的抽成实在太高了,要抽一半利润。只有这鄱阳鬼市,抽成只收取两成利润,很多年轻一代的大人为了赚积分,都会在鬼市的内圈摆摊。大人,您想进去看看吗?”

    叶镜之看向奚嘉:“还有半圈,要先逛完吗?”

    奚嘉想了想,点头笑道:“我还是先把这外圈逛完吧。”

    赵三听了这话,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叶镜之抬手向他打去一道金光。赵三懵了片刻,惊喜地看向叶镜之,赶紧跪了下来,连连磕头:“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叶镜之淡淡道:“我们已经知道外圈的事情了,里圈的情况我大致清楚。你自己进去吧,不用再引路了。”

    “谢谢大人!这鬼市的里圈有很多天师,如果大人不想看到熟悉的人,往前走二十米有一只五十年道行的小鬼,他生前是做面具的。两位大人可以到他那儿买个面具,再进去。”

    那赵三感激地又磕了三个头,接着拿出一只小小的灰色墨斗往金色大门的门框上一按,大门打开,他抬步跨了进去。

    奚嘉笑道:“叶大师,你已经把他想要的报酬给他了?”

    叶镜之颔首:“给了他一点积分。”

    两人没再在这里停留,继续往前走去,打算逛完鬼市外圈的另一半。

    奚嘉早就知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个赵三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给他们当导游,好心地帮忙引路。赵三之前说孤魂野鬼也可以得到积分,因为他们可以向“鬼知道”投稿,如果道行高一点的野鬼,也可以斩杀厉鬼,获取积分。

    然而,积分哪里是那么好得的?

    “鬼知道”每天只发布四篇文章,能有几只小鬼的八卦消息被收录。没杀过人的鬼和杀过人的厉鬼,实力之间有天南海北的差距,想杀一只厉鬼又是何其艰难。

    所以那个赵三恐怕就是想给他们当导游,然后得到一点点积分吧。

    不过奚嘉是万万没有想到,当赵三兴奋地进入了鄱阳鬼市的内圈后,它刚进去,就被老朋友拉住了。

    一只吊死鬼高兴地揽着赵三的肩膀,哈哈一笑:“三儿,你也从哪位大人那儿得到积分了?来来来,我刚才看到天工斋的弟子在那边摆摊呢,他们家的大弟子,度量衡,度量衡大人的定形符纸现在只卖0.1积分一个!你赶紧去买一个吧!”

    赵三激动地点头,他就是为了买一张定形符纸,才给奚嘉、叶镜之当了半天导游。

    吊死鬼道:“三儿,看看大人给了你多少积分?说不定给了你0.2个积分呢,那你就可以买两张定形符了。”

    “那两位大人看上去挺普通的,很年轻,我之前都没在鄱阳鬼市见过,应该不是四大门派的弟子。”

    赵三打开自己的墨斗,正转头和老友说话,那吊死鬼却瞪直了眼,本就露在嘴外的舌头更是直接从嘴巴里掉出来了。

    “艾玛,我靠!三儿!十积分!十!我没看错吧!!!你发了啊!!!”

    赵三目瞪狗呆。

    事实证明,叶大师的“一点积分”,和普通人口中的“一点积分”,绝对是两个概念。

    没了那赵三,奚嘉更自由地在鄱阳鬼市逛了起来。这外圈的好玩的东西特别多,有些野鬼穷得很,早就没后人给它们烧纸了,它们干脆拿了自己坟墓里的东西出来卖。

    这些东西大多都有一两百年的历史,少说也是上世纪的东西。虽然大部分只是普通的锅碗瓢盆,却也有野鬼真的拿出了古董。奚嘉定睛一看——

    『晚清定窑青瓷小碗,二积分』

    这种真正的古董都是卖积分的,用纸钱根本买不到。

    越往里面走,奚嘉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古董。时间最短的也是民国时期的家具,时间最长的居然有一只战国时期的青铜酒杯。也不知道那只小鬼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种宝贝,它坐在自己的摊位上,死死地抱着酒杯,生怕被别人惦记了,跟前竖了一个牌子,竟然要五十积分一个。

    奚嘉可不是玄学界的天师,更不是叶镜之,他是个穷人,穷得很,上个月还经常吃老坛酸菜来着。虽然最近他开始接戏,但也只拍了一部《玄武》,本质来说,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穷人。

    看到这种古董,奚嘉的眼睛都亮了。

    叶镜之还在一旁不自知地煽风点火:“这酒樽应当是战国初期祭祀用的东西,做工极好,这小鬼运气好,应该是从哪个大坟墓里偷出来的。”

    奚嘉是个纯种的理科男,历史当年考了个b,但他也知道,战国初期,距今两千多年!子婴前几天还和他提过,他们那时候的人对待祭祀相当严苛,全国最好的东西都用在祭祀上了。

    那这酒杯岂不是价值连城?!

    叶镜之正好说道:“市价或许在八位数以上。”

    奚嘉往前走了一步,叶镜之疑惑地喊道:“奚嘉?”他这才回过神来,放下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嗯,差点就做错事了……

    虽然奚嘉很想买下这个酒杯,然后扭头就变成千万富翁,但他并没有积分。这只酒杯要五十个积分,奚嘉只能眼红地看了看,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开。

    叶大师在一旁看到此情景,嘴唇一抿。

    奚嘉才刚刚走出三步,突然被人拉住手腕,叶镜之将一个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中。奚嘉错愕地看着叶大师,叶大师脸上微红,轻轻低下头:“给你……给你倒酒喝。”

    奚嘉低头一看。

    “……”

    倒……酒……喝……

    你拿一千万的杯子倒酒喝!

    你拿一千万的杯子倒酒喝?!

    这奢侈的,王撕葱见着了都得跪下来喊爸爸好吗!!!

    奚嘉下意识地就想把这杯子退回去,但他四处一看,那个小鬼已经走得无影无踪,显然是拿了积分就赶紧冲进内圈,去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奚嘉捧着这个烫手的山芋,左右为难。他把杯子塞进了叶镜之的手里,有些肉疼,却郑重道:“叶大师,这是你买的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叶大师懵了,呆呆地看着奚嘉。

    奚嘉微微一笑:“或许对于你而言,五十积分可能就像我们平常的五十块钱一样,可以眼也不眨地随便买个礼物送给朋友。但对我而言,这个东西是一千万,这个礼物我收不起。”

    叶镜之急道:“不贵的。”

    看着叶大师认真的神情,奚嘉想了半天,想出一个拒绝的好理由:“那叶大师,这个怎么说也是战国的杯子了。几千年过去,还埋在地下,上面肯定一层细菌。根本不能倒酒喝啊。”

    叶镜之瞬间呆住,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这次,奚嘉总算退还了礼物,他重重地松了口气,两人一起往鄱阳鬼市的内圈走去。他并没有想到,一旁安安静静、看似老实的叶大师,已经低头打开了天工斋的微店,输入了一个词——

    『杯子』

    两千年的杯子不能给媳妇倒酒喝,媳妇会生病的,那要买个好点的杯子给媳妇倒酒喝!

    进内圈前,奚嘉和叶镜之买了两张面具。本来奚嘉无所谓买不买面具,但叶镜之却说:“里面应该有认识我的人,我如果进去了,他们可能会不自在。”

    奚嘉一愣。

    是啊,里面都是年轻一代的天师,不是每个人都是胡蝶,能不畏惧叶阎王。叶镜之进去了,他们或许会很不自在。

    两人带上一张面具,拿墨斗按在金色门框上,抬步进去。

    进门的时候奚嘉下意识地忘记了,自己的墨斗里根本没有一点积分,他怎么就进去了,因为当时叶镜之正对他说:“阴气太重,容易招惹厉鬼。阳气太重,其实也会招惹邪祟。一些邪祟会选阳气很重的凡人下手,吸取他们的阳气当作食物。”

    奚嘉立即想起来:“狐狸精?”

    叶镜之愣了愣:“狐狸精属于精怪,而且事实上,它们并不会吸人阳气,它们喜欢活吃人肉。”

    奚嘉:“……”还不如吸阳气呢!

    叶镜之说的这些话,言下之意是:陈涛其实也挺危险的。

    陈小胖子对奚嘉的照顾被叶大师看在眼里,对我媳妇好的人,那就是对我好;对我好的人,我要对他一百倍的好。况且叶大师本就是玄学界著名的道德标兵,现在他更希望帮媳妇的朋友做点什么,比如买点法宝符纸送给陈涛,让邪祟不敢近他的身。

    叶镜之正想着,奚嘉说道:“叶大师,一般有哪些法宝是能收敛阳气,使邪祟无法近身的?”

    叶镜之一一列举。

    奚嘉颔首:“那我给陈涛买一点吧。”

    叶镜之:“我给陈涛买……”

    声音突然停住,叶镜之惊讶地看着奚嘉,只见黑发年轻人为难地皱了皱眉,想了很久,才抬头对他说:“叶大师,你说那几样东西很便宜,估计加起来也只要三四个积分。我能先和你借点积分给陈涛买东西吗?‘鬼知道’接受所有人和鬼的投稿,我打算回去以后向子婴取点经,写一点故事投稿给‘鬼知道’,到时候再把积分还给你。”只能先对不起子婴了,反正他也不看“鬼知道”。

    叶镜之呆呆地看着奚嘉,半晌后,才憋住了心里的委屈,说道:“可以直接拿我的积分买给陈涛。”

    奚嘉瞪大眼,理直气壮地反问:“你为什么要买给陈涛?”

    叶镜之:“他是你的朋友。”

    奚嘉更懵逼了:“对啊,他是我的朋友。等等……难道叶大师你和他才见了一面,也和成为朋友了?”

    叶镜之的脑海里开始转悠起几个问题。

    对媳妇好就是对我好,媳妇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没毛病,是朋友。

    “嗯,他是我的朋友。”

    奚嘉:“……”今天对陈胖子的交际能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虽然叶镜之说他可以买法宝给陈涛护身,但奚嘉自己也买了一点东西。他买之前向叶镜之借积分,叶镜之直接说:“你买吧。”

    奚嘉理所当然地认为叶大师已经把积分转账给他了。果不其然,买东西的时候那个摆摊的天师没说什么,把东西递给了奚嘉。

    鄱阳鬼市的内圈,孤魂野鬼少了很多。

    如果说鬼市外圈里,几乎全部都是鬼魂,只有少数几个天师在里面乱逛,那鬼市内圈,天师和鬼魂分庭抗礼,各占一半。

    在内圈摆摊的大多是年轻的天师,却也有一些道行较高的野鬼。它们活了太久,法力高深,也弄来了一些法器,卖了可以换积分。

    另外,内圈摆摊的绝大多数天师似乎都是天工斋和神农谷的弟子。想来也是,奚嘉听裴玉说,天工斋和神农谷的弟子炼制了法宝、丹药,可以直接交由师门,在师门的微店上进行贩卖。他们是本门弟子,抽成有优惠,比其他天师少了两成抽成。

    然而,他们在微店上卖东西要被抽取三成收益,在鄱阳鬼市卖东西却只被抽取两成。难怪这么多天师疯狂地涌到鄱阳鬼市,努力地贩卖商品。

    奚嘉戴着面具,一边逛,一边感慨道:“要是这鄱阳鬼市经常举行,天工斋和神农谷恐怕就要倒闭了吧。”

    叶镜之道:“一年最多只能举行两次。”

    “为什么?”

    叶镜之耐心地解释:“一来,为了维持无相八卦阵,需要耗费不少功力,以我的功力,一年最多只能布下四次大阵。“

    奚嘉顿时明悟。叶大师可是站在玄学界巅峰的龙傲天,连他都只能布下四次大阵,可见这个无相八卦阵确实耗费颇高。

    叶镜之继续说:“二来,天工斋和神农谷不可能放任鄱阳鬼市经常举办。事实上如果不是被迫,他们不会允许鄱阳鬼市的存在。“

    这个奚嘉也能理解。要是鄱阳鬼市天天有,谁还去天工斋和神农谷卖东西,肯定都来鄱阳鬼市了。

    “那这个鄱阳鬼市还挺像双十一的。”奚嘉感慨道。

    叶镜之不解地看他。

    奚嘉说道:“确实挺像双十一的。我刚才一路看过来,东西便宜了不少。我之前在裴玉那里看见过,紫微星斋的大师兄南易,他的血滴子在天工斋卖8积分一个,但是在刚才我们路过的紫微星斋的摊子上,南易的血滴子是7积分一个。便宜了一个积分呢。这样买家得到实惠,卖家也能从中获取更多利润。诶,原来鄱阳鬼市就是双十一啊,还是一年两次的双十一。”

    叶镜之听懂了奚嘉的意思,却不大明白:“双十一是什么?”

    奚嘉想到一个问题:“叶大师,你刚才说,你已经三年没参加过鄱阳鬼市了?那这个鄱阳鬼市,到底有多少年的历史?”

    叶镜之想了想:“无相山传承四百九十六年。二百零一年前,一位祖师拿着无相青黎杀进了天工斋和神农谷,逼迫两大门派签下契约,允许鄱阳鬼市召开,之后第二年就召开了第一届鄱阳鬼市……到现在有二百年历史了。”

    奚嘉轻轻点头:“二百年啊,那比双十一早多了,马纭得给你们交版权费!”

    叶镜之听不懂奚嘉的话,可他乖巧地点头:只要媳妇说的,都是对的。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休息。奚嘉还在感慨这个召开鄱阳鬼市的人实在太有远见了,这根本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但他才刚刚说到一半,突然僵硬地转过头,瞪直了眼,死死地盯着叶镜之。

    叶大师乖巧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奚嘉。

    鄱阳湖上,人来鬼往。

    叶镜之起初还和奚嘉对视,可看着看着,他又没出息地红了耳朵,躲开视线。然而下一刻,奚嘉颤抖着声音问道:“叶大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那位杀进天工斋和神农谷的牛人,要带着……带着无相青黎一起去啊?”

    叶镜之抬起头,理所当然地说道:“无相青黎一直是无相山的镇派法宝。”

    奚嘉:“……”

    身体颤抖了片刻,奚嘉吞了口口水,忍不住问道:“叶大师,请问一下……这个无相青黎,是我知道的那个无相青黎吗?”

    听了这句话,叶镜之还没开口,一颗青铜骰子便从他的乾坤包里自个儿飞了出来,得意地在奚嘉的面前转了两圈,十分大爷地躺在了奚嘉的掌心。

    ——是你大爷我,没错了。

    奚嘉:“……”

    许久以后,奚嘉问出了自己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叶大师,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门派……是叫什么名字?”

    “无相山。”

    奚嘉:“……”

    正在此时,不远处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我的个天,五十年的红毛飞尸只要一百个积分?买了买了,这两个飞尸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哈哈哈哈!!!”

    奚嘉在心中默算:一个僵尸一百积分,两个就是两百积分。两百积分抽取两成利润……很好,四十积分。

    之前还没觉得,现在奚嘉突然听到无数的声音往自己耳朵里窜。

    “五十积分?我买!”

    叮咚,十积分到账。

    “这个居然要三百积分?这……这……好吧,我买!”

    叮咚,六十积分。

    “老子存了半年的积分,等的就是在上半年的鄱阳鬼市买个能用的法宝。道友,你的这个法宝我买了!一千积分,拿去!”

    叮咚……二百积分!!!

    奚嘉没有力气地看着眼前一脸呆萌的叶大师,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根本不了解叶大师,刚才是不是该收下那个青铜酒杯。

    五十积分很多吗?对人家叶大师来手,分分钟!

    他错了,在叶大师的眼中,五十积分根本不是他眼中的五十,那只是五块,五毛!

    ……心有点累。

    因为心太累,奚嘉休息了很久,叶镜之就陪他一起休息。两人再逛的时候,奚嘉一直偷偷瞄着一旁的叶大师,心里总算明白过来:难怪刚才叶大师说,他要是进来了还是戴面具比较好,以免其他人不自在。

    试问,要是马爸爸在双十一的时候突然亲切地走进了双十一会场,哪一个淘宝店主不吓得瑟瑟发抖?!这根本就是领导巡游啊!

    也难怪叶大师三年不来鄱阳鬼市了。

    人家哪里需要买卖东西,你们都是给人家打工的!

    奚嘉心里百感交集,叶大师却也僵直了身体,大脑发热,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为什么……奚嘉一直在看他?

    难道他今天穿的衣服不好看?他走路的姿势不好看?还是他长得不好看?

    ……不对,今天戴面具了,看不到脸。

    可是为什么媳妇在看他啊!!!

    叶大师连路都不会走了,卯足了劲,努力地表现出自己翩然的风度,争取让媳妇看到最帅的自己。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孤魂野鬼和天师进入了鄱阳鬼市的内圈。这湖泊上,越来越拥挤起来。鬼魂到了这鬼市里,各个都有了实体,不可能再随意地穿人而过。

    奚嘉渐渐觉得有点挤,他眉头微蹙,抬头对叶镜之说道:“叶大师,咱们也逛得差不多了。时间挺晚的,要不然我们先……”

    砰!

    一道刺耳的爆炸声从不远处响起。

    奚嘉和叶镜之立刻转首看向发声处。

    “我靠你丫的娘西皮!敢从你度爷爷手里抢东西?敢抢走你度爷爷的东西?老子是天工斋大弟子度量衡,你给老子站住!等老子抓到你,把你扔进百鬼幡!!!”

    骚乱从一百多米远的前方闹起,奚嘉隔得太远,并不能看清楚,身旁的许多天师倒议论起来。

    “度师兄居然碰到了小偷。那小鬼倒了八辈子霉,居然招惹了度师兄,它可完蛋了。”

    “可不是,度师兄脾气那么好的人,都气得破口大骂,肯定是被抢了很重要的东西吧。”

    “我听说度师兄今年炼出了一把极品鬼剑,天师和鬼怪都可以用。难道是那把剑?那剑可值五千积分啊!度师兄拿到鄱阳鬼市卖,恐怕只有墨斗前十名才买的起吧。抢了那把剑,度师兄非和小鬼拼命不可。”

    叶镜之低头在奚嘉的耳边说道:“度量衡虽不擅长捉鬼,但也是墨斗前三十。他可以应付。”

    奚嘉点点头。

    然而这句话才说完一分钟,拥挤的人鬼们纷纷乱挤起来。奚嘉没有留神,和叶镜之被挤到了两边,中间隔了三只鬼、两个天师。

    正在此时,一个黑色的影子从远处快速奔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平头小年轻。小年轻暴怒地大吼着:“娘西皮的,你给老子站住!南易,南兄,南道友!你在哪里,快过来帮帮忙啊!这里有只四百年的野鬼……啊?叶镜之?!”

    度量衡死死盯着人鬼群中的叶大师,隔着面具也喊出了他的名字。

    这句话一落下,现场顿时骚动起来。鬼魂们惊恐地逃跑乱窜,天师们也吓得直勾勾地看向叶镜之。那只被度量衡追着的野鬼一听到“叶镜之”三个字,吓得一个踉跄,被绊倒在地。

    度量衡哈哈一笑:“没事,南易他们紫微星斋的摊子在鬼市的另一边,他来不及过来帮忙无所谓。叶道友,快快快,这只野鬼凶猛得很,我干不过它,你帮我一下!”

    说着,平头小年轻捋起袖子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法宝,就打算往野鬼的身上砸去。

    那野鬼害怕得浑身颤抖,但它倒是没去看度量衡,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叶镜之。它看了一会儿,突然暴起,拉过身边一个人类,就将手里抢过来的鬼剑架在了这个人类的脖子上。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这个人!”

    被剑架着脖子的奚嘉:“……”

    瞬间杀气腾腾的叶镜之:“!!!”

    嘴角抽搐的度量衡:“这位野鬼,你抢我的剑,本来就是你理亏,现在还挟持人质了。你可知道,你在鄱阳鬼市上敢这么做,就是坏了鄱阳鬼市的规矩,得罪了无相山。无相山知道吧,叶阎王在这边站着呢。你当着他的面砸鄱阳鬼市的场子,你觉得你今天出的了这个门吗?你活四百年不容易,活着不好吗,干什么要作死呢?”

    野鬼怒吼:“闭……闭嘴!我会杀人的,我真的会杀人的!”

    度量衡好心相劝:“朋友,杀了人就是厉鬼了,你真的要杀人吗?”

    野鬼有些犹豫,但叶镜之一把扯下面具,抬步就向它这里走来。

    周围的天师看到叶镜之摘了面具,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惊恐地再往旁边躲去。

    奚嘉从没见过叶大师这么生气的样子,无相青黎被他一掌从乾坤包里拍出来,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散发出浓烈的煞气。叶镜之右眼深处的那颗黑痣隐隐变红,又渐渐恢复原状,那颗诡谲的小痣不断变幻颜色,缠绕着叶镜之四周的煞气也不停变化。

    此时,紫微星斋、神农谷、龙虎山……各方天师都云集于此。

    胡蝶作为龙虎山的大师兄,本来是随便来看看热闹,顺便嘲笑一下度量衡太无能,法宝都被人偷了。但他突然看见叶镜之,再看看被那只野鬼挟持着的戴着面具的奚嘉,惊讶地“咦”了一声,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那是奚嘉抓着老鬼扔进油锅里的画面。

    胡蝶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现在突然又想了起来。

    鄱阳湖上,四百年道行的野鬼将散发着浓郁阴气的鬼剑横在奚嘉的脖子上。它一会儿看看焦急不安的度量衡,一会儿看看已然赶来的玄学界众天师,最后它的目光停留在神色冰冷、一步步向它走来的叶镜之身上。

    叶镜之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双眸漆黑,目光冷得吓人。他一脚一脚狠狠地砸在鄱阳湖上,每一脚落下,都激起湖面一阵动荡,宛若地震,让所有站在湖面上的天师和鬼魂的身体都为之一颤。

    “放了他,否则……我叶镜之要你受尽十八层地狱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冷厉残忍的声音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

    那野鬼浑身发抖,拿着鬼剑的手都快不稳了。它眼睁睁看着叶镜之一步步走近,根本不敢出声阻拦。眼看叶镜之已经走到了前方三米处,野鬼疯了一样地嚎哭道:“说好的叶阎王已经三年不参加鄱阳鬼市了,是谁在骗我!是谁在骗我!我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啊啊啊啊!!!”

    话音落下,野鬼一剑向奚嘉的脖子劈了下去。

    叶镜之瞪大双眼,右眼底的黑痣彻底成了血红色。一点点血色从这颗小痣里渗透出来,浸染了半个眼眸,他的右眼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红色,诡异恐怖。他疯狂地往前方扑去,准备用手抓住那把锋锐的鬼剑。

    然而叶镜之扑了个空,差一点点就可以徒手抓住鬼剑。

    度量衡急道:“我这剑是用四只五百年飞尸的阴气磨砺而成,锋利无比,触者即亡。叶镜之,你不能碰,会被阴气反伤……”

    “咔嚓——”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辽阔无垠的鄱阳湖上响起。

    那只四百年的野鬼右手里拿着鬼剑的半截剑,它瞪出了眼珠子,目视着另外半截黑色的剑身往下坠落,噗呲一下落入了鄱阳湖里,沉入水中。

    鄱阳鬼市,一片死寂。

    叶镜之伸手就将奚嘉拉了回来,急得双目通红,但是右眼眸里的血红色却慢慢褪去,又退回了那颗小痣里。

    野鬼瞠目结舌地站在湖面上,拿着半截剑身,不知所措。

    度量衡张大了嘴巴,他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用脑袋一下一下地砸着湖面,魔症一样地反复说着:“我的剑不可能断了,不可能断了……它怎么可能断了!它怎么可能断了!!!”

    五千积分的极品鬼剑,在碰到奚嘉皮肤的一瞬间,断成两半。一半还被野鬼拿在手里,另一半掉进了鄱阳湖。

    奚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像没什么感觉。他忽然觉得如芒在背,转首一看。

    数以万计的天师和鬼魂,直勾勾地盯着他。

    可怜的人质奚嘉:“……”

    剑断了,怪我咯?

    作者有话要说:  c+:……然而我又做错了什么?ps:今天的叶大师,有点高富帅……

    -------------

    天天都打滚要营养液,趴着等你们灌溉。。。

    -----------

    谢谢

    周泽楷的媳妇。扔了1个地雷

    妄言扔了1个地雷

    杞与楠_扔了1个地雷

    梦靥梦夜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往福娃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

    作者哭着向自己胖次里扔了1个地雷

    作者哭着向自己胖次里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陌兮扔了1个地雷

    五味扔了1个地雷

    时光画微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

    江南小柒扔了1个地雷

    黄少天扔了1个地雷

    皮蛋茄子扔了1个地雷

    锦瑟扔了1个地雷

    於九九书扔了1个地雷

    期期屿樨扔了1个地雷

    唯光扔了1个火箭炮

    小尹子扔了1个地雷

    小尹子扔了1个地雷

    反派想吃地瓜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