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鄱阳湖畔,漆黑一片。夜色笼罩着这片广阔无边的湖水, 五月的鄱阳湖正是春秋的好季节, 许多游客在河边扎营露宿,踏青游玩, 然而他们永远都想不到, 此时此刻在鄱阳的湖中心, 玄学界最盛大的鬼市集会已然开始。

    奚嘉在那条长长的鬼火通道里走了大约五分钟,走到尽头时,叶镜之伸手破开了挡在两人眼前的一团迷雾, 一切豁然开朗。

    这鬼市里, 已经聚集了数以千计的鬼魂和天师。

    奚嘉站在鬼市的一角, 放眼看去,这个鬼市漂浮在鄱阳湖上,占地至少十万平米。此时奚嘉正站在鬼市的一个角落上, 数不胜数的鬼魂们在湖面上摆出了一个个的小摊子, 看似毫无章法, 实则错乱有序,隐隐形成一个正十面体的图形。

    叶镜之低声道:“这是八卦阵。只有拥有金鎏尖叶的天师才可以进入鬼市, 走在鄱阳湖上。除此以外, 任何野鬼都可以出入其中。鄱阳鬼市的主要参与者是鬼, 天师只是过客。”

    “这位大人知道得真多!”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奚嘉和叶镜之往一旁看去,只见一个小鬼搓着双手,讨好地看着他们。这小鬼的胸口插了一把大刀,身上穿的是上个世纪初的麻布衣服, 脑袋前半部分长出了一点短短的刺毛,后半部分的头发长及肩膀。

    奚嘉打量着这人,心中隐隐有了个想法,那小鬼识趣道:“小的叫赵三,已经死了快一百年了。当初那军阀混战的时候,小的加入冯大帅的队,后来战败大家都被遣回家,不想在半途中被敌人一刀捅死。”

    这只鬼说了很多,它见奚嘉和叶镜之还是没反应,眼珠子一转,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用意:“两位大人需要小的带路吗?小的每年都来参加这鄱阳鬼市,对这里了若指掌。大人要是想买什么法宝丹药,小的都知道。”

    叶镜之颔首:“好。”

    奚嘉当然也明白这人的意思,他看向叶镜之,叶大师如此解释:“我三年没来过鄱阳鬼市了。”

    原来叶大师也不了解鄱阳鬼市,那两人干脆就由这只小鬼带起路来。

    赵三果然是在鄱阳鬼市里待了很久,因为奚嘉和叶镜之只是来鄱阳鬼市玩一玩,并没有真的要买的东西,他就果断地带两人逛了起来。

    “鄱阳鬼市是为咱们无法投胎的野鬼们准备的。在这鬼市上,咱们可以尽情地玩乐,用的是家里人给咱们烧的纸钱。除此以外,我们鬼是可以赚取玄学界的积分的,‘鬼知道’也会面向我们征稿。正所谓,‘鬼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世界上哪里还有比咱们这些孤魂野鬼更专业的八卦记者呢?”

    说起这个,这小鬼得意地挺起了胸,胸口的大刀晃了晃。

    “咱们孤魂野鬼,遍布华夏九州。一旦发生了什么风吹草动,咱们第一时间跑过去,绝对把真相收归眼底,再投稿给‘鬼知道’。我们可是‘鬼知道’的忠实记者,上个月的那篇《嶒秀真君和他的弟子南易那不得不说的故事》,就是我们提供的。”

    奚嘉正在喝鬼市买卖的一种饮料,突然听了这话,他差点被呛住。“嶒秀真君和他的弟子?!”奚嘉见过嶒秀真君,人家嶒秀真君当真是仙风道骨,风度翩翩,一看就是个大师。但重点是,人家今年都一百零三岁了!

    赵三嘿嘿一笑:“副标题是《嶒秀真君教导弟子的二三心得》。”

    奚嘉:“……”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啊!

    赵三一直在不停地说着,等两人一鬼绕着八卦阵的最外圈逛了半圈时,赵三小心翼翼地说道:“两位大人,这鄱阳鬼市是由一座无相八卦阵组成的,分为外层和里层两个部分。外层基本就是给一些没有积分、只有纸钱的野鬼们吃喝玩乐,里层里则有很多天师炼制的法宝符纸。如果要进入这里层,需要拥有积分。只要把自己的墨斗往那边大门上一按,确定里面有积分,就可以进入了。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内圈的大门口。”

    奚嘉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十米远处有一个金色的大门。很多野鬼绕着那座大门,目露艳羡,但各个都进不去,只能守在门边。

    赵三继续解释道:“鄱阳鬼市的里圈,基本是玄学界各大年轻英才。那些前辈高人不会插手鄱阳鬼市,只有各大门派的年轻一代,才会在这里贩卖自己的东西。其实很多东西在天工斋的微店里也能买,但大人也知道,天工斋的抽成实在太高了,要抽一半利润。只有这鄱阳鬼市,抽成只收取两成利润,很多年轻一代的大人为了赚积分,都会在鬼市的内圈摆摊。大人,您想进去看看吗?”

    叶镜之看向奚嘉:“还有半圈,要先逛完吗?”

    奚嘉想了想,点头笑道:“我还是先把这外圈逛完吧。”

    赵三听了这话,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叶镜之抬手向他打去一道金光。赵三懵了片刻,惊喜地看向叶镜之,赶紧跪了下来,连连磕头:“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叶镜之淡淡道:“我们已经知道外圈的事情了,里圈的情况我大致清楚。你自己进去吧,不用再引路了。”

    “谢谢大人!这鬼市的里圈有很多天师,如果大人不想看到熟悉的人,往前走二十米有一只五十年道行的小鬼,他生前是做面具的。两位大人可以到他那儿买个面具,再进去。”

    那赵三感激地又磕了三个头,接着拿出一只小小的灰色墨斗往金色大门的门框上一按,大门打开,他抬步跨了进去。

    奚嘉笑道:“叶大师,你已经把他想要的报酬给他了?”

    叶镜之颔首:“给了他一点积分。”

    两人没再在这里停留,继续往前走去,打算逛完鬼市外圈的另一半。

    奚嘉早就知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个赵三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给他们当导游,好心地帮忙引路。赵三之前说孤魂野鬼也可以得到积分,因为他们可以向“鬼知道”投稿,如果道行高一点的野鬼,也可以斩杀厉鬼,获取积分。

    然而,积分哪里是那么好得的?

    “鬼知道”每天只发布四篇文章,能有几只小鬼的八卦消息被收录。没杀过人的鬼和杀过人的厉鬼,实力之间有天南海北的差距,想杀一只厉鬼又是何其艰难。

    所以那个赵三恐怕就是想给他们当导游,然后得到一点点积分吧。

    不过奚嘉是万万没有想到,当赵三兴奋地进入了鄱阳鬼市的内圈后,它刚进去,就被老朋友拉住了。

    一只吊死鬼高兴地揽着赵三的肩膀,哈哈一笑:“三儿,你也从哪位大人那儿得到积分了?来来来,我刚才看到天工斋的弟子在那边摆摊呢,他们家的大弟子,度量衡,度量衡大人的定形符纸现在只卖0.1积分一个!你赶紧去买一个吧!”

    赵三激动地点头,他就是为了买一张定形符纸,才给奚嘉、叶镜之当了半天导游。

    吊死鬼道:“三儿,看看大人给了你多少积分?说不定给了你0.2个积分呢,那你就可以买两张定形符了。”

    “那两位大人看上去挺普通的,很年轻,我之前都没在鄱阳鬼市见过,应该不是四大门派的弟子。”

    赵三打开自己的墨斗,正转头和老友说话,那吊死鬼却瞪直了眼,本就露在嘴外的舌头更是直接从嘴巴里掉出来了。

    “艾玛,我靠!三儿!十积分!十!我没看错吧!!!你发了啊!!!”

    赵三目瞪狗呆。

    事实证明,叶大师的“一点积分”,和普通人口中的“一点积分”,绝对是两个概念。

    没了那赵三,奚嘉更自由地在鄱阳鬼市逛了起来。这外圈的好玩的东西特别多,有些野鬼穷得很,早就没后人给它们烧纸了,它们干脆拿了自己坟墓里的东西出来卖。

    这些东西大多都有一两百年的历史,少说也是上世纪的东西。虽然大部分只是普通的锅碗瓢盆,却也有野鬼真的拿出了古董。奚嘉定睛一看——

    『晚清定窑青瓷小碗,二积分』

    这种真正的古董都是卖积分的,用纸钱根本买不到。

    越往里面走,奚嘉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古董。时间最短的也是民国时期的家具,时间最长的居然有一只战国时期的青铜酒杯。也不知道那只小鬼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种宝贝,它坐在自己的摊位上,死死地抱着酒杯,生怕被别人惦记了,跟前竖了一个牌子,竟然要五十积分一个。

    奚嘉可不是玄学界的天师,更不是叶镜之,他是个穷人,穷得很,上个月还经常吃老坛酸菜来着。虽然最近他开始接戏,但也只拍了一部《玄武》,本质来说,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穷人。

    看到这种古董,奚嘉的眼睛都亮了。

    叶镜之还在一旁不自知地煽风点火:“这酒樽应当是战国初期祭祀用的东西,做工极好,这小鬼运气好,应该是从哪个大坟墓里偷出来的。”

    奚嘉是个纯种的理科男,历史当年考了个b,但他也知道,战国初期,距今两千多年!子婴前几天还和他提过,他们那时候的人对待祭祀相当严苛,全国最好的东西都用在祭祀上了。

    那这酒杯岂不是价值连城?!

    叶镜之正好说道:“市价或许在八位数以上。”

    奚嘉往前走了一步,叶镜之疑惑地喊道:“奚嘉?”他这才回过神来,放下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嗯,差点就做错事了……

    虽然奚嘉很想买下这个酒杯,然后扭头就变成千万富翁,但他并没有积分。这只酒杯要五十个积分,奚嘉只能眼红地看了看,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开。

    叶大师在一旁看到此情景,嘴唇一抿。

    奚嘉才刚刚走出三步,突然被人拉住手腕,叶镜之将一个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中。奚嘉错愕地看着叶大师,叶大师脸上微红,轻轻低下头:“给你……给你倒酒喝。”

    奚嘉低头一看。

    “……”

    倒……酒……喝……

    你拿一千万的杯子倒酒喝!

    你拿一千万的杯子倒酒喝?!

    这奢侈的,王撕葱见着了都得跪下来喊爸爸好吗!!!

    奚嘉下意识地就想把这杯子退回去,但他四处一看,那个小鬼已经走得无影无踪,显然是拿了积分就赶紧冲进内圈,去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奚嘉捧着这个烫手的山芋,左右为难。他把杯子塞进了叶镜之的手里,有些肉疼,却郑重道:“叶大师,这是你买的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叶大师懵了,呆呆地看着奚嘉。

    奚嘉微微一笑:“或许对于你而言,五十积分可能就像我们平常的五十块钱一样,可以眼也不眨地随便买个礼物送给朋友。但对我而言,这个东西是一千万,这个礼物我收不起。”

    叶镜之急道:“不贵的。”

    看着叶大师认真的神情,奚嘉想了半天,想出一个拒绝的好理由:“那叶大师,这个怎么说也是战国的杯子了。几千年过去,还埋在地下,上面肯定一层细菌。根本不能倒酒喝啊。”

    叶镜之瞬间呆住,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这次,奚嘉总算退还了礼物,他重重地松了口气,两人一起往鄱阳鬼市的内圈走去。他并没有想到,一旁安安静静、看似老实的叶大师,已经低头打开了天工斋的微店,输入了一个词——

    『杯子』

    两千年的杯子不能给媳妇倒酒喝,媳妇会生病的,那要买个好点的杯子给媳妇倒酒喝!

    进内圈前,奚嘉和叶镜之买了两张面具。本来奚嘉无所谓买不买面具,但叶镜之却说:“里面应该有认识我的人,我如果进去了,他们可能会不自在。”

    奚嘉一愣。

    是啊,里面都是年轻一代的天师,不是每个人都是胡蝶,能不畏惧叶阎王。叶镜之进去了,他们或许会很不自在。

    两人带上一张面具,拿墨斗按在金色门框上,抬步进去。

    进门的时候奚嘉下意识地忘记了,自己的墨斗里根本没有一点积分,他怎么就进去了,因为当时叶镜之正对他说:“阴气太重,容易招惹厉鬼。阳气太重,其实也会招惹邪祟。一些邪祟会选阳气很重的凡人下手,吸取他们的阳气当作食物。”

    奚嘉立即想起来:“狐狸精?”

    叶镜之愣了愣:“狐狸精属于精怪,而且事实上,它们并不会吸人阳气,它们喜欢活吃人肉。”

    奚嘉:“……”还不如吸阳气呢!

    叶镜之说的这些话,言下之意是:陈涛其实也挺危险的。

    陈小胖子对奚嘉的照顾被叶大师看在眼里,对我媳妇好的人,那就是对我好;对我好的人,我要对他一百倍的好。况且叶大师本就是玄学界著名的道德标兵,现在他更希望帮媳妇的朋友做点什么,比如买点法宝符纸送给陈涛,让邪祟不敢近他的身。

    叶镜之正想着,奚嘉说道:“叶大师,一般有哪些法宝是能收敛阳气,使邪祟无法近身的?”

    叶镜之一一列举。

    奚嘉颔首:“那我给陈涛买一点吧。”

    叶镜之:“我给陈涛买……”

    声音突然停住,叶镜之惊讶地看着奚嘉,只见黑发年轻人为难地皱了皱眉,想了很久,才抬头对他说:“叶大师,你说那几样东西很便宜,估计加起来也只要三四个积分。我能先和你借点积分给陈涛买东西吗?‘鬼知道’接受所有人和鬼的投稿,我打算回去以后向子婴取点经,写一点故事投稿给‘鬼知道’,到时候再把积分还给你。”只能先对不起子婴了,反正他也不看“鬼知道”。

    叶镜之呆呆地看着奚嘉,半晌后,才憋住了心里的委屈,说道:“可以直接拿我的积分买给陈涛。”

    奚嘉瞪大眼,理直气壮地反问:“你为什么要买给陈涛?”

    叶镜之:“他是你的朋友。”

    奚嘉更懵逼了:“对啊,他是我的朋友。等等……难道叶大师你和他才见了一面,也和成为朋友了?”

    叶镜之的脑海里开始转悠起几个问题。

    对媳妇好就是对我好,媳妇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没毛病,是朋友。

    “嗯,他是我的朋友。”

    奚嘉:“……”今天对陈胖子的交际能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虽然叶镜之说他可以买法宝给陈涛护身,但奚嘉自己也买了一点东西。他买之前向叶镜之借积分,叶镜之直接说:“你买吧。”

    奚嘉理所当然地认为叶大师已经把积分转账给他了。果不其然,买东西的时候那个摆摊的天师没说什么,把东西递给了奚嘉。

    鄱阳鬼市的内圈,孤魂野鬼少了很多。

    如果说鬼市外圈里,几乎全部都是鬼魂,只有少数几个天师在里面乱逛,那鬼市内圈,天师和鬼魂分庭抗礼,各占一半。

    在内圈摆摊的大多是年轻的天师,却也有一些道行较高的野鬼。它们活了太久,法力高深,也弄来了一些法器,卖了可以换积分。

    另外,内圈摆摊的绝大多数天师似乎都是天工斋和神农谷的弟子。想来也是,奚嘉听裴玉说,天工斋和神农谷的弟子炼制了法宝、丹药,可以直接交由师门,在师门的微店上进行贩卖。他们是本门弟子,抽成有优惠,比其他天师少了两成抽成。

    然而,他们在微店上卖东西要被抽取三成收益,在鄱阳鬼市卖东西却只被抽取两成。难怪这么多天师疯狂地涌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