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番外九
    张锦面沉如水的把大夫送到门外, 还是不死心的问:“苏大夫,家母,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苏大夫轻轻的摇摇头, 委婉的说:“尊太夫人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了了吧!”

    张锦听了脸一白,虽然他知道母亲年纪大了,好的希望不大,可却仍抱有一丝希望,如今,却一点希望也没了。

    张锦甚至没有对苏大夫道别, 就踉踉跄跄的往府里走去。

    苏大夫看着张锦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这张家家主也是个孝子啊!

    张锦回到后宅母亲的院子里, 进了屋, 就直奔母亲李平的床,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仿佛泄了所有的力气, 无力的坐在母亲床边。

    张锦的妻子王氏正在给婆婆喂药,看到丈夫的样子,手一顿, 轻声问道:“大夫可有说什么?”

    张锦摇摇头,对妻子说:“我来吧,你也累了,快去歇歇吧!”

    “妾身不累, ”王氏柔声说。

    “去歇歇吧,等会孩子还要你照顾。”张锦说道。

    王氏这才不再坚持,把药碗递给丈夫,说:“那妾身去看看孩子。”

    张锦等王氏走了后,又给母亲李平喂了半碗药,然后就把屋里的下人都撵了出去,亲自在床头守着母亲。

    李平浑浑噩噩的睡了很长时间,缓缓睁开眼,就看到正在床边的儿子,不由叫道:“锦儿。”

    张锦看到母亲醒了,忙说道:“娘,您终于醒了,可吓死儿子了,您感觉怎么样?儿子这就让人去给您熬药。”

    李平看着眼前急切的儿子,心里叹了一口气,她在这世上,终究还有一个真心关心她的人。

    想到她马上就要离开了,李平不由说道:“锦儿,不用了,娘要走了。”

    张锦顿时脸色煞白,说:“娘,您胡说什么,您只不过是得了一场病,很快就会养好的。”

    李平轻轻的摇摇头,她自己心里明白,从开春起,她的身体就一天天虚弱起来,再加上系统提醒能量不足,她就知道在这个世上她呆不久了,所以也不愿意自己唯一的亲身儿子再为她操劳,就说道:

    “锦儿,不用忙乎了,娘知道,娘的身子已经不行了,你也不用难过,娘不是死了,娘只是要去另一个地方了。”

    张锦听了,不但没有被安慰,反而更伤心,说:“儿子十岁的时候,爹就去了,如今娘又要走吗?”

    李平看着很是脆弱的儿子,心也不由痛了起来,伸手拉着儿子的手,安慰道:“娘真的只是到另一个世界,你如今大了,也聪明能干,还娶妻生子了,娘也放心了。”

    张锦心里难受,可却不想表现出来,让他娘担心,想起大夫说的,就问道:“那娘,您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只要儿子能做到的,儿子一定会为您达成。”

    “未了的心愿?”李平喃喃的念叨。

    她唯一的心愿,就是重新回到现代,她真的在古代呆怕了。

    当初林清帮她吓唬了一下她丈夫,她丈夫顿时收敛了许多,和她安稳过了几年,这才有了锦儿,可没几年,她丈夫对她新鲜劲过去了,就开始拈花惹草,虽然没有宠妾灭妻,可通房姨娘一样也没少。

    如果放在别的女子身上,可能觉得反正都有长子了,那些通房妾室又翻不起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甚至还有贤惠的,主动给丈夫再送两个通房,反正都有了,也不在意再多一两个,还能捞个好名声,可对于李平来说,却只觉得恶心。

    不过好在她的丈夫去的早,李平只和他虚与委蛇几年,就解放了,外人觉得她丈夫早早的因病去世可怜,可只有她知道,她宁愿守着儿子一个人过。

    如今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也从公公手中接过张家和张家的生意,又已经娶亲生子,她也没什么担心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这一世去世后,会不会又被这个该死的系统丢到古代。

    那个系统可是说,只要她存不够积分,就得一直做任务,如今,她可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少女,觉得穿越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如今的她只想回家,老老实实的上她的大学!

    可问题又转回来了,要想回家,就得有积分,要想获得积分,就得攻略书中的人物,可那本书中总共就那几个人物,活到现在的,就三个,一个是当今太后,一个是当今圣上,最后一个是太傅林清。

    太后和圣上想都不要想了,她在这里呆了四十年,已经完全明白什么叫皇权了,别说攻略,刷好感觉,这两人她连靠近都别想。

    而唯一能靠近的,就是太傅林清,如今太傅林清已经请辞回乡,凭她是亲戚的身份,倒也不是见不着,可想到当初在林清那受的挫,李平不由打退堂鼓,不过想到能回家,李平还是决定最后试一试。

    李平对儿子张锦说:“你去取些笔墨纸砚来,娘要写封信。”

    李平虽然不知道她娘要写什么,可也猜到肯定与心愿有关,连忙对外面叫了一声,等丫鬟进来,让去书房把他常用的笔墨纸砚拿来。

    过了一会,丫鬟匆匆端着笔墨纸砚回来,李平要硬撑着起来,张锦忙扶起他娘,把他娘扶到旁边的桌子上,说道:“其实儿子可以代写的,娘何必起来。”

    李平摇摇头,说:“还是娘亲自来的好,再说,有些事,你知道了也不好。”

    张锦奇怪的说:“儿子都不能知道?”

    李平点点头,说:“娘要写一件大事,给一个重要的人,越少知道越好,不让你知道,也是为了你好。”

    张锦知道他娘素来不会骗他,闻言说道:“那娘您写,儿子在旁边照顾你,不会看。”

    李平点点头,硬撑着身子写了几句,然后折起来,放到信封里,用红蜡封好,就累的气喘吁吁的。

    张锦见了,忙扶她娘上床。

    李平躺在床上,把信递给儿子,说:“你把这封信送到林家,交给娘的表哥,你的表舅林清。”

    张锦刚要接信的手直接顿住了,不敢置信的说:“娘,您说您要把这封信交给谁?”

    “太傅林清,”李平重复道。

    张锦觉得自己下巴都快掉了,虽然林太傅确实和他娘有关系,关系还不远,因为他娘和林府族长夫人是亲姐妹,是他亲姨,他还经常去林家见他大姨,可对于太傅,他还是很陌生的,不仅是因为他这个表舅常年在京城,更是因为他表舅是太傅,可是皇帝的老师,而且在他表舅没辞官之前,可是尚书啊!

    李平撇了儿子一眼,说:“他官再大,也是你表舅,难道还会撵你不成,再说,娘在信里,也没写什么不妥当的。”

    李平如今完全没有想勾搭林清的意思,当年她风华正茂的时候林清都不多看她一眼,何况她现在都已经病入膏肓了,她不过想说一件事,一件对两人都有利的事,看能不能最后博一博而已。

    张锦听了,觉得也是,大家都是亲戚,哪怕他身份低,以他娘和他那位表舅的母亲李氏同出自李家,想必他那位表舅也不会撵他出来,实在不行,还有他大姨呢!

    想到这,张锦收起信,让丫鬟叫来夫人,在他娘这守着,就拿着信往林府去。

    张锦到了林府,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去老宅找了他大姨小李氏。

    小李氏本来还觉得她妹妹突然写信给小叔是胡闹,可听到她外甥说这是她妹妹临终的心愿,顿时留下眼泪,拿着信就起身带着张锦往隔壁林清的宅子走去。

    哪怕她妹妹是胡闹,作为大姐,也得豁出脸面替妹妹完成最后一个心愿。

    林清刚从书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