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家族》(七)
    在“沈家大屋”片场的最后一天,李朝隐重新拍摄了沈宋二人分道扬镳那段剧情。

    家中又出变故。为了“履行责任”,宋至决定回到老家,永远都不再见沈炎。宋至前往沈家大屋告别那天大雨滂沱,虽然宋至撑了雨伞,甚至还穿上了雨靴,水珠却依然不住地打落在他身上、头上,令他分外狼狈。借着脸上雨水,宋至偷偷地哭。水声阵阵,宋至宛如正站在大海中,海水原本清澈见底,突然一记重锚砸下,水底瞬间掀起泥沙,将水搅得浑浊一片,令他整个人都被肮脏的东西包裹住了。

    李朝隐和凯文没有拍摄何修懿的表情,而是将摄影机至于地面上方十公分处,一直跟着何修懿的雨靴前进。在压抑的氛围中,只有脚步一步步地迈着。观众们都知道,在不远处等待着二人的,将是什么样的故事。

    何修懿脚下踉踉跄跄的,好像每走一步都要耗尽他的力气。

    最终,沈家大屋还是出现在了眼前。

    何修懿站在大门前。

    在敲门前,何修懿抬头看了看天空——在新的一镜中,终于有摄影机拍摄他的侧脸了。他凝望着高处,仿佛那黑黑的天幕当中正栖息着群神——在沈炎与宋至对于未来充满了期盼时,那些神明却早已知晓了二人的命运。

    这个动作,是何修懿临时起意加进去的。他还记得不久之前母亲去世那天,天气是上海十分少有的小雨夹雪。当时他想到了六年前的自己志得意满地向母亲报喜的情景,便抬头看了看雨雪来的地方,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了一个表面上人人都很清楚的浅显道理:那美好的日子,也许,是有着尽头的。

    见李朝隐并未喊停,何修懿抬手敲了敲大门,仿佛正在亲手推开那任性的厄运之门。厄运这个东西,实在很像是调皮的幼童,总是为所欲为、我行我素地出现在人们面前,还往往戴着名为希望的面具。

    沾着湿气的门扉发出了“吱嘎”一声,充盈于晚风中的潮气灌进房间,左然笑着说了一句“好冷好冷”,而后握住何修懿的手腕,让他进屋。

    何修懿按照李朝隐导演的指示坚定地站在门边。

    门口,是一些导演钟爱的上演冲突的场所。门的两边,通常总是有一方在接受、一方在拒绝,比较经典的便是曾被提名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的《幽灵世界》。

    何修懿盯住了左然,仿佛要把“沈炎”的一切都记在脑海,半晌之后才开口道:“沈炎……我要回村子了。”

    左然一愣,随后接道:“好啊。”沈炎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却拼命挣扎,拒绝去接受它。

    “我要回村子了……再也不出来了。”

    随着宋至讲述原因,两人间爆发了整部电影最激烈的矛盾。何修懿不停地强调“分道扬镳”、“形同陌路”,并眼睁睁地看着左然眼中的火焰慢慢熄灭,变得心如死灰——这让他感到了心悸。

    接着,便是那一耳光的戏。

    何修懿退后了一步,但是依然在屋檐下。他的桃花眼中不再有光彩了,脖子上的青筋鼓起,一跳一跳,注视着面前的左然,嗫嚅着道:“对不起……对不起……”

    左然上前一步,低头看着轻移开了视线的何修懿,闭了闭眼,片刻之后下定决心似的复又睁开:“这就是我给你的回答——滚——”

    与此同时,他伸手给了何修懿一个“耳光”。在剧本中,这是为了为了让宋至“不挂念”,安安心心娶妻生子,因为沈炎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结果……那个耳光,再次像是轻抚一样。

    “停,停。”李朝隐立刻喊卡,“左然,你能演得更好。”

    第二次打,依然太轻。李朝隐说:“不够真实。”

    重新拍摄,再次失败,李朝隐的态度明显较前两遍严厉了些:“怎么时好时坏?开始情绪酝酿比较到位,可是没有保住势头,最后情绪爆发很有问题。”

    第四次ng时,李朝隐撂下了开拍以来最重的话,他紧皱着眉头:“左然,你似乎很脱离状况。”

    左然说:“……抱歉。”

    李朝隐是个有名的导演,“教训”之后又轻轻走到左然的身边,问他:“告诉我……你在烦恼什么?讲出来,让我帮一点忙。”

    “李导,”左然抬眼注视着李朝隐,“不可以假打么?”

    “嗯?”

    “修懿是我……朋友。”说到“朋友”二字,左然卡了一下,“我没办法完成。”

    李朝隐说:“我知道中国电影一般是假打。但是,假的就是假的,不论如何模仿,效果都要打个折扣。这个镜头非常重要,我不希望应付了事。”好莱坞便基本都是真打。

    左然又问:“没有其他的法子么?”

    李朝隐摇了一下头。

    听见左然说自己是“朋友”,何修懿心中异常地惊讶。他们二人认识才一个月,在片场外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左影帝竟然……把自己当作朋友了?而且,在传闻中,左然性格高冷,与圈子里的人关系并没多好,说是独来独往也不会很夸张。

    “左然……”何修懿想了想,上前一步,伸手握住了左然的手腕。

    左然僵了一下,垂眸看着,被握着的手有点不自然。

    何修懿继续说:“我是一个专业演员。如果不愿牺牲,要求李导将真打改成假打,或者叫人来替,那不是就跟柳扬庭一样了吗?”

    “……”

    “左然,”何修懿看着左然的眼睛,用十分柔缓的语气说道,“对于演戏这件事情,我很认真,也很珍惜个镜头。我对事业有追求,也对自己有要求。如果改成假打,甚至叫人来替,我会难受。这种折磨,远远不是被打一下能比拟的。只是一个耳光,真的没有关系——我脸皮厚,打也不疼。”

    左然沉默半晌,最后才又开口:“我明白了。”

    “嗯。”

    “我去和李导谈谈,明确一下他的要求,这样才能一次通过,不让你白挨了。”

    何修懿笑:“谢谢。”

    第五次拍摄前,左然看了一眼剧务,问:“还有冰块没有?先把铝壶拿到这边来吧。”

    “有,有~~~!”为了消暑降温,剧务准备了一个保温壶,每天将在酒店冰箱里制作好的冰块塞进去,带到片场并在拍摄间歇时分发给剧组众人。这是原始降温方法,不过总比干待着强。她小跑着去拿,很快便拎着一个小桶回到了片场。

    李朝隐喊“a”后,何修懿再次说:“对不起……对不起……”表现甚至比前几次更好。

    对面左然演技让人看得心惊。他的眼神中有着十万分不舍,然而却明白自己必须伸出手。最后左然用不重又不轻,刚好符合李导要求的力度“打”在何修懿脸上,同时仿佛用尽了全身上下的力气一般地道:“这就是我给你的回答——滚。”

    “ok!”李朝隐,“非常好!”他很少会很直白地夸奖演员。一般来说,即使他很喜欢演员们的表现,也只是说“表演更丰富了”、“刚才演得有点意思”、“保持这个势头”等等。“非常好”三个字代表着李朝隐有些过于兴奋。

    左然看着剧务,道:“冰。”

    “哦哦!”剧务连忙递上冰桶。

    左然伸手拿出几个冰块,轻轻地按在了何修懿的脸上。

    “……”何修懿能够感觉到,凉凉的冰块贴在了自己有些发热的地方,很舒服,扩张了的血管变得安静下来。左然掌心冰块很冷,但是手指却很温暖,指尖轻轻地碰触着何修懿的耳朵、脖子。一冷一暖之下,何修懿有些轻微的愣神。

    渐渐地,冰块融化了。

    左然的掌心直接贴上了对方的脸颊。他小心地捧着,拇指还在方才被“打”到的地方摩挲了两三下。何修懿抬着头,看着左然正盯着自己的眼睛,没来由地有些心跳加速。

    冰块化成的水也慢慢地在左然的手里变暖。何修懿感受着热度,简直有些坐立难安。左然翻过手指,用指背将水轻轻地擦去了。

    “左然……”何修懿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我没事了……不疼……我也没有什么皮肤病之类的……”

    “嗯。”

    “李导说要讲讲接下来的几个外景拍摄……”

    “嗯。”

    “那……那我先过去了。”

    左然将手从何修懿脸颊移到了后颈,稍微一用力,便将何修懿揽在了怀里。他用下颌蹭了一蹭何修懿的发顶:“去吧。”

    “……”何修懿看着左然的喉结,鼻尖轻嗅到对方的味道,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好。”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一场抽耳光,何修懿没觉得怎样,但是他感觉到,他对面的左然似乎……比自己要难过许多。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