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家族》(六)
    两天之后,《家族》电影拍摄进度进入到了“宋至决定陪沈炎去北平”那几场的戏份。

    陪沈炎去北平,代表了宋至的决心。沈炎、宋至似乎已听见了幸福这东西吹出的螺音,正满怀着对未来几十年携手共度的生活的期盼。一切都是那样自然,感情的溪水汇聚在一起,蜿蜿蜒蜒一路向前,流过森林,流过草地,最后注入宽广无际的永远不会干涸的大海。

    李朝隐导演要求将激情戏重新拍。何修懿在以裸替的身份参与那一场高难度“床戏”时并未露脸,只将身体入境,等待后期将主演柳扬庭的面部特写穿插到自己拍摄的戏份当中。不过李朝隐在仔细考虑之后,认为表现力不够强。

    何修懿的第一感想就是,他又要被李朝隐“拉筋”了。

    实际情况确实也差不多。何修懿跨坐在左然两条腿上,再次将脚踝都搭在了椅背上。左然将对方拉近了,将两个人身上胶带贴在一起,而后看着站在一边的李朝隐。

    果然,李朝隐又将何修懿的膝盖用力向下压了压:“这样。”

    疼……何修懿深深地吸了口气而后又吐出去。

    李朝隐加了一个俯拍摄像头,似乎认为俯拍镜头才能表现出来美感。何修懿的身体几乎完全暴露在镜头下,只有左然的头颈替他遮了遮。

    何修懿本来以为能很快结束,谁知正常两条之后,李朝隐导演突然有了新招数。他说:“加一镜吧。修懿,你用两手握住椅背,使劲。”

    “啊?”何修懿也只有照做。

    李朝隐又指挥左然:“左然,不要扶着何修懿了,两手自然垂着就好。”

    “……?”左然问,“危险吧?”

    “不会。”李朝隐说,“一个成年男人抓得牢的,哪会让自己跌下去。 ”

    “……”何修懿将手从左然的双肩上移到椅背两角,紧紧握住,左然慢慢松开了他,两人对视片刻,点了下头。

    新加的镜头叫“70场3b镜”。一般来说,如果有新加的镜头,导演便会在几场几镜后面加上abc,李朝隐特喜欢临时增加镜头,因此《家族》镜号后面总跟着abc。

    何修懿双手死死地抓着椅背两角,上臂的肌肉都微微地隆起了。在对方猛烈的动作之下,何修懿本能地用力将椅背向自己的方向掰,以防被掂得掉下去。木质的椅背在这样的力量下发出了可怕的“咔吱咔吱”的声响,似乎随时都能断裂,仿佛在提醒所有的观众片子当中二人的感情是多么激烈。

    何修懿再次将眼神从天花板移到左然脸上:“沈炎,我……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左然演技比上次还要好,伸手抱紧了何修懿,又是舔上了对方的锁骨。

    “cut!”李朝隐嗓子还有有点哑。

    何修懿将腿放下来,伸手揉-搓着膝盖的内侧:“最费劲的一场,竟然拍了两遍。”这次难度不在心理——腿拉不开,就是难受。

    左然也没着急撵何修懿下去:“休息一下,等腿缓过来了再去更衣不迟。”

    何修懿说:“我很怀疑……这种姿势,真的能感觉到舒服?”

    左然眼睛深深地看着何修懿,足足过了五秒,才开口回答道:“不试的话……谁知道呢。”

    “也对,哈哈。”

    何修懿自然不能在左然身上坐得太久,说完这句,他便挣扎着站起了身子,一点一点地往更衣室挪,旁边左然扶住了他。

    凯文走上来也想搭把手,左然却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交给我就好了。”

    凯文:“哦……”

    何修懿一瘸一拐地进了自己的更衣室,在椅子上干坐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将裤子套上了,又在穿衣镜前稍微整理了下仪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那一场戏让他两颊发烧,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才终于确定自己恢复了淡然。

    再走出更衣室,他发现已经有很多工作人员回到了片场中,满地电线当中是凌乱的脚印。“镜头”果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管棚子多乱多脏,在屏幕中都会显得十分美好,而事实上,即使是被当作豪华别墅的摄影棚,看起来也是非常不怎么样的。

    左然抬眼看见了何修懿:“对了,李导叫我转发几个文件给你。”

    何修懿问:“嗯?”

    左然继续说道:“主要是之前剧组堪景时拍摄的照片,里面包括‘宋家老宅’以及‘宋家新居’的取景地,还有‘村中茶馆’、‘宋至店铺’的取景地。堪景你没参加,李朝隐导演叫你先看看照片,熟悉一下接下来的几个片场。”

    堪景这个活儿,并不需要演员参加。一般来说,导演看看目标地点能否达到拍摄条件,计划一下各个场次,摄影、灯光给些建议,拍摄大量帮忙导演和美术工作的照片,也就差不多了,不过,李朝隐导演非常看重演员的感受,堪景时也将左然和柳扬庭带在了身边,每到一处便会认真地问左柳二人在这里拍戏会不会觉得不开心、不高兴。据说,这是好莱坞导演常有的习惯,他们认为,“舒服”是工作的前提。

    何修懿说:“哦,好,传给我吧,麻烦您了。”

    “李导发到我的腾-讯邮箱里了。”左然解开了手机的锁屏,“报一遍你的q-q号码给我吧。”

    “好的。”何修懿念了个十位数的号码,“其实,比起微信,我倒比较常用q-q。”六年前退圈时,微信还不流行,再回来便发现沟通工具已经有变化了。

    左然脑袋好用,十位数字记得分毫不差,加上了何修懿,而后好整以暇地在默认分组中找到了刚加的人,用修长的手指打开了右上角菜单,点开“备注”,看了眼何修懿,缓缓地敲下了两个汉子:“修懿。”

    何修懿:“……”

    去掉了姓,显得好怪……仿佛十分亲密似的。正常来讲,难道不应该是“何修懿”吗?

    接着,左然又不紧不慢地点开“分组。”

    何修懿一直默默地看着。左然的分组非常地“正统”,一个“同学”,一个“同事”,一个“家人”,一个“朋友”。

    左然漂亮的手指优雅地在几个分组上来回划了一下,最后指尖一点,将何修懿移至分组——“家人”。

    手机一闪,提示跳出:。

    “左老师……”何修懿觉得自己的脸颊又有点红,“分错了吧,应该是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