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家族》(三)
    李朝隐导演对排练态度非常认真。他会将跳棋当作是演员,根据现场状况一边念叨台词一边移动跳棋,而后一张一张地绘制走位图。

    因为很难在实景地排练,李朝隐导演每场都会仔细地丈量,用黄胶带贴出场地边界并将一些桌椅放在里面伪装布景,接着,为了方便灯光师摄影师明确方案,再让与左然和何修懿身高差不多的工作人员进入场地模拟二人。

    左然和何修懿的第一遍排练,永远都是机械走位。何修懿觉得这步有点像一场芭蕾舞演出最初的准备阶段——看起来随兴所至的表演,也是从枯燥的记忆开始的。

    到第二遍,才会加上表演元素。李朝隐并不是个控制欲非常强的导演,他会询问左然和何修懿走位是否舒服,并给予二人自行调整的权力,灯光师、摄影师也会配合修改原定方案。

    ……

    一周的排练时间其实很紧张——在不知不觉中,日历便翻到了正式开拍的日子。

    22场。地点:沈家大屋。

    这是宋至第一次进沈炎的家。他们二人关系已经十分暧昧,沈炎便邀请宋至到家中作客。何修懿当裸替的第一天拍摄的那场穿浴袍的半-裸戏便会穿插在这段剧情当中。

    其实“沈家大屋”原来并不是第一个拍摄场地——在“沈家大屋”前还有几个外景。因为天气等不可控因素,导演通常会先拍摄外景,这样调整时间比较充裕,不至于最后再焦头烂额地赶工期。然而这次情况比较特殊,“沈家大屋”场地已经租了,却临时出了个换角色的事情,走了再来反而麻烦,不如重新制定工作计划,首先拍摄“沈家大屋”中的戏份。

    何修懿站在灯光下,用力深呼吸了几次。

    “怎么了?”左然问。

    “有些不安……”

    还没等他讲完,场记板便响了,何修懿连忙进入表演的状态:“沈先生,这便是您居住的地方?”左然应了,作为“沈炎”,带着宋至参观沈家大屋,不断地介绍沈炎成长的轨迹。

    拍摄了一会儿,何修懿发现自己并未被左然秒成渣,心里感到高兴,堵在胸膛的几块石头终于落了下去。

    “停,”李朝隐说,“左然……你收着干什么?”

    左然:“……”

    “表演不错,可我清楚,还可以再好无数倍。”

    左然沉默了下:“修懿有些不安。”

    “猜到了是这么回事。”李朝隐导演叹了口气,“目的已经达到了,修懿自然了许多。”

    左然说:“嗯。”

    “以后不要自作主张,我不会让你演得过火的。你只需要演绎角色,控制现场是导演的事情。”

    “抱歉。”

    “……”何修懿想:原来左然是在故意收着演技?他真的是……非常照顾自己对手戏的演员。

    一镜一镜地,拍摄很顺利。

    上午最后一镜内容是沈炎教宋至读诗。宋至看见一本诗集便拿起翻了翻,发现很多字不认识,根本就看不懂,宋至教他读了几首并解释了句子意思。

    两台摄影机分别对着二人的正脸,还有一台摄影师在远处拍摄全景。对于这段重要对话,李朝隐并没有采用什么特殊方法,而是选择了教科书般的连续正反打。

    比较特殊的东西反而是话筒。李朝隐十分相信左然、何修懿,很少见地运用了全指向话筒,而不是最为常见的领夹式话筒,只因为前者能记录最自然的人声,后者的效果较缺乏透视感。

    左然坐在桌前,用漂亮得好像琥珀一般的眼睛看着何修懿,手指轻轻搭在书上并下滑到《柏舟》一首,一句一句轻轻地念:“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大概依然是把自己当作了宋至的关系,何修懿只觉得心尖兀自一抖,连声音都不受控制地发着颤,“我……我……”

    左然低头,继续表演:“这句是说,我心并非石子,不可随意转椅。我心并非席子,不可随意卷起——后世经常用于形容……永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