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家族》(一)
    “身份曝光”后的第三天,何修懿便接到了演员副导演张熙的电话。张熙让他立即赶回本市剧组,说要与他重新商谈合同的事。

    “行啊。”何修懿说。

    他很清楚,这事儿一定与“身份曝光”有关——低调是裸替的“行业规则”,何修懿觉得,他的戏份怕是要被删光了。

    他在心里打定主意:删他的戏,没有问题;让他退钱,绝无可能。他没做错任何事情,剧组让他脱他就脱,让他挨抽他就挨抽,兢兢业业地完成了他的职责。柳扬庭小鲜肉的锅,他是不会轻易背的——剧组一个子儿都别想要回去。

    没有想到,到了片场之后,张熙根本没提裸替的事,而是抖出另外一张合同,让他在签字页签字。

    “……?”何修懿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几页纸,是让他饰演“宋至”的合同!

    “这……”何修懿开口问张熙,“还是‘裸替’的活儿,对么?”虽然看起来是让他饰演宋至,但是何修懿不认为那是真的。

    “不是,”发生这种麻烦事情,张熙也十分地暴躁,“柳扬庭被换下去了,‘宋至’这个角色给你了。”

    “……什么?”这件事听上去实在太过荒诞,以至于何修懿完全不敢相信,“为什么?”

    “左然说了,有他就没有柳扬庭,有柳扬庭就没有他,让李导选。”

    何修懿:“………………”

    “后来怎么回事我也不大清楚,你去问李朝隐导演和左然吧。”

    何修懿:“………………”

    “行了,明早八点,进组正式报到。”

    “好。”

    ……

    第二天一大早,何修懿早早地便到了片场等李朝隐和左然。

    片场里工作人员已到了不少,所有人都在讨论“劲爆”的八卦,何修懿也从众人的言语当中得知了更多的细节。

    本来,对于柳扬庭曝光裸替身份为自己贴金的这件事,剧组中所有人默契地沉默着,因为何修懿只是一个小裸替,柳扬庭却是拥有众多战斗力极强的“亲妈粉”的当红小鲜肉。没有想到,左然突然发起了疯,坚持换人,并威胁要退出剧组。李朝隐导演的态度比较模糊,一方面希望能维持现状,不愿让影视圈认为自己欠缺对剧组的控制,也不愿让观众们得知左然缺乏当演员的专业。而且,柳扬庭的演技其实也挺不错,又有颜有身段,已经十分少有,是他之前认可了的主演之一,不能朝三暮四。然而另一方面,李导又很清楚,他找不到什么人能代替左然,就算勉强将人留下,两主角水火不容也绝无可能产生佳作。

    最后极力地促成了这件事的,竟是周麟。周麟在乍听见左然的要求时整个人都是暴怒的,就差当中痛斥左然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自私鬼了。不过,在看过了几场激情戏的样片和抽耳光戏的废片之后,周麟变了态度。聚在一起八卦的人不太清楚解约现场的情况,只知道与柳扬庭是协议解约,给了柳扬庭一些钱,但也不算是特别多,双方并未因为“泄密”的事当场大撕特撕,但是剧组也没百分之百地支付违约金。

    而这三天,简直乱套。在得到“主演换人”的消息之后,两个投资商想撤资,周麟喝酒胃部出血进了医院。饶是如此,还是有一个撒腿儿跑了。接着,左然个人投资了一千万,成为股东,勉强补平了“换角”时间带来的损失。

    曾偷听到李朝隐与周麟讲话的何修懿知道,周麟并不喜欢自己,当然也不喜欢柳扬庭,还不喜欢左然,认为他们几个全都“自私”,因此被李朝隐评价为“没底线”。周麟曾经要求何修懿去陪酒,转头却又给了他《家族》的主演,何修懿对这周大制……感觉变得有点复杂,最后归根究底,可能也只剩下李朝隐的那一句“道不同”了吧。

    七点四十左右,左然终于到了。

    他一眼便看见了何修懿,面色极为平静地道:“来了。”

    何修懿站起身,走到左然面前:“那个……谢了……张熙副导演说,是你……”

    “没有。”左然打断了何修懿,“李导觉得你在演戏时更符合他心中‘宋至’的感觉——他不是会被我威胁的人。”

    “那……你呢?为什么……会去‘威胁’李导?”很奇怪地,何修懿就是想知道。柳扬庭曝光了一个裸替身份的事,虽说违反规定,但也不是大事,不至于到让剧组整个乱套的地步。左然为自己做到这程度——有他就没有柳扬庭,有柳扬庭就没有他,何修懿真的没法不疑惑。

    左然淡淡地说了句:“以后你总会知道的。”

    “哦……”知道什么啊……?

    就这么着,何修懿拿到了“宋至”这个角色。他自己都觉得像在梦中一样,不可思议。然而,梦中的确是有梦中才会有的绮丽,片场中的一切都辉煌而耀眼。

    八点,李朝隐也到了。

    他一走近片场,便问副导演张熙:“都通知到了么?有多少人不能过来?”张熙念了几个名字,李朝隐低头想了想,道,“还好,最重要的是解小溪能来。”解小溪,是饰演宋至的妻子的人,对于电影剧情十分重要,让周麟等的“风湿犯了整宿整宿疼得睡不着觉”的,便是这位解小溪了。

    李朝隐让片场工作人员将十几张椅子排成了一个圈,走到何修懿面前问:“剧本通读过了没有?对于戏中角色遭遇有没有什么与之前不一样的想法?”演员有想法便是好事,不论与导演一不一致。

    何修懿苦笑道:“快速过了一遍,没来得及细读,更是没来得及……”

    李朝隐点点头:“没事,这周才是正式开拍。我们用一周来排练,今天重新来一遍全阵容通篇对词。”

    李朝隐习惯于以完整阵容进行剧本从头至尾的通篇对词,这样可以让演员们熟悉整个故事,增加彼此间的化学反应,同时培养出对于电影的兴奋状态。这次事发突然,人没有能凑齐,但其他人之前已经对过词了,只要与何修懿互动最多的左然、解小溪能参与,问题也不大。

    李朝隐从来不相信演员们会自己仔细研究剧本,宁可看着他们围成一圈老老实实地念一遍台词。

    有些导演从不排练,但李朝隐认为,实际上没区别——他们开着镜头排练。威廉·惠勒便从来不排练,然而每场电影冲印出来的底片长达一百万英寸。在传说中,“再来一次”是惠勒给予每一个演员的唯一指导。

    当参与对词的十几个演员陆续进入片场并且坐在椅子上后,李朝隐将每个人都介绍了下,重点是何修懿——他赞赏了何修懿的演技,却没有提那混乱的“换人”。随后,他用五分钟来了一个开场白,介绍了下他对于《家族》的理解以及他对于对词的要求:“首先,放松自己。这并不是表演,绝对不要刻意追求演技,轻松、自在地对话就好了,自然地看剧情流动,如同平常读书一样。你可以做任何事情,站着读、坐着读、躺着读、走着读,怎么样都没有问题。第二,注意倾听。在别人读词时,请专心地聆听、回应,别忙着看下边的词。第三,随时提问。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想讨论的,不要藏着憋着,第一时间示意。第四,注意寻找自己角色的贯穿线,主线是什么,支线是什么,要心中有数,落实一个角色的层次和结构。”顿了一顿,李导右手,“修懿,这周我会不断于你探讨对宋至的看法,你要做好准备。”

    何修懿点点头:“好的。”

    李朝隐又说道:“不要害怕排练。有些演员认为,排练会扼杀新鲜度,这是一种误解。在我看来,灵感犹如汪洋大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思考越多,收获越多,排练可以使表演变得更有冲击力。在一次次排练当中,更深邃的情感会涌入到脑海,对角色的体会将越来越深刻。如果你认为你第一次的表演总是你的巅峰,之后便再也没有新的感悟了,那么我只能很遗憾地表示,演员这条路大概并不适合你。”

    忽然之间,何修懿的血液有些沸腾。是啊,他是“主演”之一——与剧组当裸替那次不同,李朝隐导演正详细地教导他如何成为真正的优秀的演员。李朝隐没有只谈“宋至”这角色,而是在将许多经验传授给他。

    他好像正站在夜与晨的交界,即将迈进那色彩斑斓的世界。

    开场白结束后,对此正式开始。

    何修懿放松了下来,跟随众人,娓娓地念出属于宋至的台词。他谨记着李朝隐导演方才讲的话,在别人念词时都静静地看着对方,专心聆听,认真体会。

    可是……

    有时,左然念着念着,会突然抬起头,抓住他的眼睛,用李朝隐说的“不带演技的”、“自然的”语气一字字说:“我愿为你赴汤蹈火。”

    或者:“你知道么,在我看来,离别对于爱情……就像风对于火一眼——它熄灭了火星,但却能煽起狂焰。”

    或者别的。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比演戏时,更能让何修懿心尖微微发颤。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