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开拍(十)
    回到家中的何修懿非常清楚,《家族》这个剧组,不会再跟他有任何联系,短暂的与世界级的导演、演员合作的日子已一去不返。

    他必须承认,与左然飙戏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即使他只是一个小替身。他被对方的表演所感染,全身心地投入到剧情当中,发挥了自己拥有的极限并且看见了全新的可能。他穿梭了时空,对世界的感怀变得更加浓烈绵长。这种感觉在饰演帮助他拿到最佳男配的那个角色时都未曾体会过。只是……那些在顶级剧组中的并不属于自己的日子就像一道闪电,光芒无比耀眼,甚至可以劈开黑暗,却必然不可能是漫长的。

    五天,已经是他能偷到的极限。

    何修懿并未无为地沉浸在怀念当中,而是在离组的第二天便开始更加积极地寻找参演的机会。他很清楚,只有勤勉,才能帮他有朝一日真正加入如《家族》一般的剧组。

    在尝过与左然飙戏的滋味后,继续浑浑噩噩显得无比艰难。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无意之中走到外面,在一片懵懂时冷不防看见一辆灯火通明的列车在漆黑的暗夜呼啸而过,那种震撼和向往很难再从心中抹去。

    他很希望……有天能够再与左然演戏,而后告诉对方,是在《家族》剧组当替身的日子让他变得加倍努力了的。

    只是那个时候,左然也许早已经忘了他。

    左然为人那么冰冷,大概……是不会记得的。

    虽然有左然的联系方式,但是何修懿从来没有碰过那张三页的纸。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熟,主动打电话、发消息未免有“抱大腿”的嫌疑。他只是将表格小心地放在了床头的抽屉里,心里将有一天可以若无其事地依照纸上的信息联系左然当成重要目标。

    倒是左然,有次错把短信发到他手机了。

    那天,何修懿早上一起床便看见了条短信。上面只有十六个字:【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易云能来。】

    “……?”何修懿知道,这是诗经当中的一句话,意思是,看着太阳、月亮,我悠悠的思念。道路有那么远,他何时能回来。

    接着,一分钟后,同一个号码又发来一条短信:【不好意思,发错人了。】

    【发错?】

    【沈炎戏中要对宋至念一句诗,李导认为编剧原先那句不好,让我挑挑自己念着有感情的,再和组里几个编剧沟通一下。有个编剧和你名字有些相像,我拿着李导的手机,看错字了。】

    何修懿脾气好,连忙说:【没事的。】

    ……

    在离组大约七天后,何修懿十分惊讶地发现,自己处于了尴尬的中心。

    那天,将他塞进了《家族》剧组的好友沈珩用愤怒的声音让他上网搜一搜他自己的名。

    何修懿问:“发生什么?”

    沈珩说:“你当裸替的事,被人给捅到网上去了!”

    “……”何修懿坐在电脑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下了“何修懿”三字。

    第一条新闻是:【昔日最佳男配角如今已经沦为了裸替。】

    第二条新闻是:【柳扬庭新戏替身竟为何修懿。】

    第三条新闻是:【何修懿、柳扬庭官方盖章“相像”,何修懿自愿给柳扬庭当替身。】

    社交媒体上边也有博主在发,不少水军不停转载这些东西。

    何修懿将文章一一点开,看见了诸多“知情人爆料”,而后发现众多娱记都在用香艳的触笔“痛心”自己“自甘堕落”成为了个裸替。至于配图,放的是第一天穿浴袍时被偷拍的照片——只有那天,因为尺度不大,李导没有清场,很多人在。

    另一方面,柳扬庭自然显得与别的小鲜肉不同了——昔日最佳男配自愿学他演戏!一般来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