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开拍(九)
    听见副导演张熙的话,何修懿低头看了看,问:“柳扬庭怎么不能演了?”

    “哎,就是吧,”张熙回答,“柳扬庭的身体一直不好,进组以来病了好几回了,总要吃药,他刚才说,他有过敏性皮肤病,用力一碰就肿,一整天才能消,拍这场戏有点麻烦。柳扬庭看起来细皮嫩肉,出了印子确实不容易消。”

    何修懿:“……”

    “为了效果,李导让左影帝真打,不能轻扇,这场你替他演了吧。”

    “哦,被抽耳光?”何修懿抬眼,“裸替还得兼职‘抽替’是吧?”

    “……”

    “行啊,”何修懿说,“抽呗,没问题。”想了一想,何修懿又说道,“20万挺多,这场就当赠品了。”

    虽然已经离开娱乐圈多年了,但何修懿也很清楚,裸替或者其他的“替”,替挨打,替落水……甚至替吃大鱼大肉,替任何事都是很正常的。现在的“替”多种多样,据说,还有吻替、跪替……当红小生们不愿意演的,总能找到个替身来解决。

    何修懿走回了片场,看见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忙活“抽耳光”一幕的布景、灯光。柳扬庭坐在一张椅子上,眼睛红通通,像一只柔弱的兔子,明显刚刚哭过一场,呼吸也是只进不出,抽抽搭搭,还对他面前的李朝隐说:“我下个休息日就去医院开一个证明来……”

    “不用了,”李朝隐道,“休息日就待着吧。”

    “嗯。”柳扬庭伸手用掌心擦眼泪,嘴角露出了颇为坚强的微笑,“多少年都没哭过了……太丢脸了……您忘了吧……”

    他这么一抬头,正好看见了刚出现的何修懿,促狭地站起身,当众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前辈,抱歉……这应该是我分内的事情……我给前辈添麻烦了,特别特别过意不去。”

    “……”何修懿说,“没事。”作为一个替身,还能怎么说呢?别说柳扬庭有理由,就算没有理由,他也是要替的。

    柳扬庭又道:“我会尽量补偿前辈。前辈以后若是有事,尽管来找我。”

    “真的没事,”何修懿说:“我不会去找你的。”

    左然站在一边,对于何修懿这一次的“赠送”态度相当地阴冷。

    ……

    “沈炎”抽“宋至”耳光这场戏,其实是剧情的重要部分。此前宋至在城中开店铺,为全家的生活左右奔波。终于,他用攒下的钱为家里盖了一间新房子。母亲带人搬去新家那天,特地敲锣打鼓,一路慢慢地走,目的就是向村里的人们炫耀儿子——她想要说,她是一个寡妇又怎么样?

    谁知这次“乔迁”也是一次灾祸。宋至父亲曾经当过当地地主林家老太爷的下人,林家老太爷临终前曾说要给宋至父亲一些银元。结果,老太爷去世后,林家人坚决不认账,宋至父亲也只能作罢了。这回因为添置家具需要用钱,大哥带着儿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再次去林家要。没有想到,因为林家痛骂他们无赖、扯谎,大侄子气不过,与对方动起手。林家势力庞大,侄子最终被关进了大牢。

    而这远非噩梦结束。因为在城市开拓了眼界,宋至曾出钱让第二个侄子到城里好好念书。一次,二侄子在桌子上跑,跌下来后阴-囊磕在了桌子角,从此无法生育,而宋至的嫂子,也因伤心过度,不适合怀孕了。

    在这种情况下,母亲紧急让宋至回村子生活并且娶妻生子,担起作为家中顶梁柱的责任。

    这阶段的宋至,正打算跟着沈炎去北平。宋至在痛苦的犹豫之后,选择了回到小村子,帮助家族“开枝散叶”,不让他守寡的母亲再多操心。宋至认为,这是他在家庭危难之中应当完成的事,他不能因为他自己个人欢乐,给母亲、哥嫂增添更多的悲苦。何况,他总认为,两个侄子苦难的“因”,都是由他所造成的——他要补偿。

    在传统的中国家庭当中,每个“个体”,都是为了大家族而服务的。

    在宋至心意已决时,他到沈炎家中告别,而沈炎明白了他已无力挽回。于是,为了让宋至“不挂念”,安安心心娶妻生子,他给了对方一耳光,打碎他们之间所有可能。

    ……

    在李导喊出“a”之后,何修懿迅速入了戏。

    他的眼中写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