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开拍(八)
    时间流转,不因任何人意志而改变。

    最后一天拍摄终究是到来了——这一场的内容,是沈炎与宋至的第二次结合。

    李朝隐导演长长地吐了口气:“总算是要拍完这些激情戏了。”

    左然:“……”

    李导让何修懿坐在“沈家大屋”餐厅饭桌的桌沿上,搂着左然的肩,大腿挡住关键位置,并且要求左然稳稳站在饭桌旁边、双手用力握住何修懿的臀-部。

    左然双手十分暖和,并不带轻佻地捉着何修懿。何修懿觉得对方眼瞳深邃异常,完美地演绎了影片中沈炎的深情,就像一只半透明的蚕茧,看着严丝合缝,然而轻轻一拉,便能抽出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柔软的丝线。

    在李导喊了“a”之后,何修懿看着左然的眼睛,快速地进入了宋至的角色——心脏仿佛被什么戳中了似的,只想坚定自己跟随眼前这个男人的决心。在遇到沈炎前,宋至只是一只即便在梦中也不懂飞翔的幼鸟,是沈炎用他自己的深情,为宋至惬意地描绘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世界。

    左然用修长的手指抚摸何修懿的脸。何修懿轻轻颤抖着睫毛,抿紧唇线,摆出了一副青涩的样子。两人嘴唇相贴,渐渐地,意识如同在杯子中滴落两滴水银,慢慢碰触、融合、最终难分彼此。何修懿感觉整个人都被对方的气息吞噬了,似乎已经找不到任何自己独立存在的证据。他抓住了左然的肩,用触觉令自己明白“本体消失”只是幻象。

    左然……真是……太会演戏。

    而后,他用力盘住了左然健壮的腰。左然模拟冲撞,他则紧绷肌肉,争取能呈现出李导心目中的效果。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何修懿有一些心慌——方才的那个吻,太过惊心动魄,是左然五天来最巅峰的表现,令何修懿本能地有一点想逃。

    一次过吧……一次过吧……拜托。

    幸亏,过了今天,便再没有激情戏了。

    何修懿其实并不明白到底逃什么,只是感到有那么一点点“危险”。

    摄影机静静地运转。就在还有几秒便能“cut”的时候,左然突然偏过了头,轻轻咳了一声。

    “停停停,”李朝隐导演叫,“这条废。”

    左然看了李朝隐导演一眼:“抱歉,我想声音沙哑一点,没想到最后嗓子难受了。”

    “没事。”李导安慰着影帝的情绪,“谁也不能总是‘一条过'吧。”李朝隐暗自感慨镜头前那二人身材的完美——左然的身体充满力量感,何修懿则有着纤长流畅的线条。

    两个人又重新拍了一条——这回,过了。

    在李朝隐宣布何修懿“完工”后,左然双手突然紧搂住何修懿,将头埋在何修懿的颈间——锁骨上方那个精致的颈窝处。

    “……左老师?”何修懿颇诧异地望着左然的头顶,“怎么了?”

    左然回答:“突然有点头晕。”

    “……”何修懿伸手扶了下左然,“没事吧?为什么会突然头晕?”

    左然摇了摇头:“血糖有一些低,休息一下就好。”

    “……这样。”何修懿也搂住左然。方才,左然摇头时柔软的黑发扫过他颈间,让何修懿有些□□,而且那种□□一路直达他的心口,令他猛地战栗了下,甚至差点起了生-理反应。

    李朝隐也问:“怎么了?”

    何修懿道:“左老师突然有点头晕,站不住,需要休息一下,我扶着,马上好,抱歉了。”

    “啊?”听说影帝头晕,李朝隐和凯文急忙走上前去,“快快快,坐下。”从第二天开始,拍摄现场便只有两个主演、导演和摄影师了。

    “……”左然将头从何修懿颈间抬起,“没事了。”

    李朝隐、凯文仔细看了看左然,发下对方眼中的确是一片清明的,总算放下了心:“是片场太闷了?”

    左然回答:“大概。”

    ……

    戏份全部结束,何修懿穿上了衣服,走出房间,与他能找到的所有剧组人员一一道谢、道别。

    李朝隐笑了笑,并肯定了他的演戏,真诚地祝愿何修懿能够重新回到浪尖。

    周麟明显不待见他,一直自顾自地抽烟。

    凯文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后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很诡异。

    剩下的人……都该干什么就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