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开拍(五)
    即使是吃煎蛋,左然动作也依然是优雅且赏心悦目的。他放下筷子走进厨房,拿了两副刀叉,将黑衬衣的袖口向上挽了一折,将煎蛋从中间轻轻划开,粘稠的流心蛋黄缓缓地流出。左然又将蛋白切成几份,不紧不慢地用叉子叉起其中一块,蘸了一点蛋黄送进口中。他的薄唇张开的高度似乎都是精心计算过的,与破旧的房子格格不入。

    何修懿不知道左然是耍帅,还是当真每次都这么吃。想来大约是后者吧,和自己……没必要耍帅。他拿着左然之前递来的刀叉,双手顿在空中犹豫许久,几次想切下去,但却都停住了,最后终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将刀叉放下了,左手端起盘子放在嘴边,右手重新拿起筷子,把煎蛋扒拉出来一点,“吭哧”一口咬掉三分之一。

    左然旁若无人,自从那个“哦”字之后再也没有用正眼瞧过何修懿。

    何修懿吃光了煎蛋,将盘子放回到桌子:“左然,昨天谢谢你了。”

    左然直到这时才撩起眼皮看了何修懿一眼。

    何修懿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牛奶,又伸出舌头将唇上乳白色的牛奶舔干净了:“幸亏有你,否则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左然表情依然没有波澜,他移开了视线,将手中盘子放在了一边:“没事。圈子太小,你是新人,别闹翻了。”

    “嗯。”从前参演的两部戏年代已经太久远了,左然说他是个新人倒是也没讲错什么。

    左然并没有动那几片看起来干巴巴的面包,端着杯子喝完牛奶,便起身去厨房洗口洗手,打算出发去片场了。何修懿的杯子样式都很幼稚,上面画着各种各种的小动物。

    同样吃完了早餐的何修懿则是走进卧室换衣服。他很简单地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又在t恤外套了一件蓝色格子的衬衣,牛仔裤,他长相显年轻,别人也看不出他已经快30了。

    当他再回到外边时,发现左然正在低头看他之前随手放在走廊架子上的婚纱摄影相册封面。何修懿笑了笑:“我最近的一个兼职是给朋友开的婚纱摄影当模特拍摄宣传照。”

    “嗯。”左然声音一向微凉,好像某种金属。

    “你可以拿起来看的。”

    何修懿本来以为左然不会感兴趣,谁知左然沉默片刻之后竟真的拿起来,面无表情,一页页翻。照片有好几套。第一套中,何修懿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外套、同款的裤子,打着领结。那新郎服非常修身,将人衬得腰细腿长。第二套中,他则是身着传统的中式礼服。深红色的囍袍上盘绣着瑞兽,金丝当中似乎还流溢着其他色彩。而后是第三套……灰色民国风的长衫。每一张照片中,何修懿都笑得一脸幸福,温柔地注视着他身边的“新娘”好像那真的是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天。左然翻得很慢,有些浅色的眼珠盯着何修懿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何修懿挪到左然的身边:“怎么样?拍得是不是还不错?”

    左然合上相册,放回到架子上:“太普通了。”

    “真的?”何修懿说,“我觉得很好了。”朋友那个影楼已经十分高档,据说顾客全是高收入的人群。

    左然摇了摇头。

    “不普通的是什么样?”

    左然偏过了头,眼神锁住了何修懿,幽深的视线似乎能直达心底。何修懿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觉得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倾泻而下,即将将他彻底淹没。几秒之后,左然才说:“走吧。”

    “去哪?”

    “片场。不然你以为是去哪?”

    “……哦。”

    ……

    片场,李朝隐导演早已经到了。诸多工作人员在布景、布光、拉线、铺轨。凯文低头摆弄着他的摄影机,并且随便拉了两人过去站着,他一遍一遍地试光以及调整。

    李朝隐说:“快去准备。”

    左然说:“嗯。”

    李朝隐又补了一句:“今天是第三天。这几个小时过去后,何修懿的戏份就过去大半了,都挺高兴吧?”一般演员都会认为拍摄激情戏是最累的——太阳灯离得近,每次都跟洗了个热水澡似的,一个姿势半天,而且还不能抖,又要保持住夸张的面部表情。

    左然似乎被提醒了什么,十分莫名地重复了一遍:“过去……大半了?”

    李朝隐很奇怪地道:“当然。”

    左然垂眸,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没事。”

    “那快去化妆吧。”

    在这场戏当中,李朝隐导演又给他们俩安排了一种全新的姿势——两人相对而战。两人又用丝袜裹住关键部位,再用黄色胶带紧紧缠绕几圈,而后互相抱在一起,静静地等待着拍摄。

    何修懿觉得,这个李导……花样还真多。

    “a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