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开拍(三)
    晚上,剧组一行人分坐三辆车到达了一处高档私人会所。

    左然、何修懿都上了左然的车。柳扬庭虽然不会去饭局,但是也随着众人一起走出了片场。他一看见左然的车,便轻声轻气问:“2016年的慕尚吗?真好。”

    左然“嗯”了一声,柳扬庭又说道:“如果我也跟着,这在我坐过的好车里就可以排进前三名了……最好的,就是那年的劳斯莱斯幻影了。”隔了大约两秒,转头问何修懿,“前辈,你坐过的最豪的车是什么啊?”

    何修懿感到这问题十分无聊,看着车头灯低头想了几秒钟,嘴角撩起一丝笑容,吐出几个奇怪的字:“crh380。”

    柳扬庭眨了几下眼,犹豫了下,又开口问:“前辈,你是不是记错了呀?好像没有这款车型……”

    “没记错,是这个。”何修懿还是懒散的样子,“crh380。”拉开了车门的左然偏头看了何修懿一眼,眸子当中似乎难得地带了一点笑意。

    柳扬庭逮着一个空,掏出手机查了一下“crh380是什么车”,而后看着百度为他呈现出的搜索结果:“……”

    答案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和谐号。】

    下面还详细地介绍道:【crh380为abcd四型。crh380a动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为高速城际铁路及客运专线,由南车青岛在原有基础上自主研发的crh系列高速动车,最高营运速度350千米/小时。2009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向国内动车组制造企业招标采购……同年9月28日,铁道部武汉铁路局与南车青岛在北京签署了140列动车采购合同,包括100列16节长编组,及40列8节短编组的动车订单,合同总金额约值450亿元人民币。】

    ……

    到了会所前面,何修懿走下车,发现剧组众人都已经在会所前面等了。何修懿没有看见李朝隐,也不知道是他自己不来,还是总制片人周麟不让,也许是他们双方的意思,毕竟李朝隐不喜欢“投资爸爸”,“投资爸爸”同样不喜欢李朝隐。

    何修懿刚与总制片人周麟打了个招呼,便看见一辆极为惹眼的车“呼”地一下停在了边上。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出现,周麟急忙迎了上去:“徐总!”

    投资爸爸“徐总”果然与剧组的关系僵了,目不斜视,一路径直走进了豪华的私人会所大厅,周麟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

    何修懿无意中听过周麟与《家族》的事情。周麟,本来也是一个导演,相比于钱,更喜欢奖——总是想拿奖,但总也拿不上。然而也不知是因为什么,近些年来,他的片子变得越来越难看了。无奈之下,才四十几岁便丧失了创作能力的周麟转行成为了独立制片人,指望着靠与导演同样重要的“制片”翻身。《家族》是周麟第一个项目,关系到他作为制片人的饭碗,两年间他为此付出许多。周麟认为《家族》很有拿奖潜质,然而内容有同性恋,原作也没名气,折腾来折腾去,都拉不到什么投资,直到李朝隐对项目表现出兴趣。由于李朝隐的推荐,周麟终于找到了几家愿意投资的影业公司。只是,因为很难卖钱,公司都不太大,凑钱过程也说得上是一波三折。

    何修懿知道,影业公司撤资或者不继续出资,都并不罕见。这会儿,投资人之一的“徐总”不大高兴,制片周麟亦步亦趋溜须拍马……也正常。

    私人会所又是十分中式,青瓦红墙,院子里有天井,走廊墙壁上有大红宫灯,吊顶金碧辉煌,古韵浓烈。

    而他们被带进的接待厅也是同样一套装修风格,屋子一面立着屏风,里侧墙壁则是一整面墙的仙鹤图,红木家具雕工精巧,黄色的光晕从屋顶宫灯轻轻流泻而下。

    周麟还有监制分坐在徐总的两边,而后是其他陪同人员、左然等演员,何修懿最没有地位,被扔在了靠门口的那张椅子上。

    徐总喜欢野味。很快,金钱龟、焖蛇、老虎斑、东青斑等菜便一道道地上桌了。

    周麟又笑:“这家会所有个酒窖,徐总,等会儿您尝尝,不一般哪。酒是从法国、美国等等国家好几十个酒庄运送过来的,最贵的50万一瓶。会所角落里有个品酒室,吃完饭我们去看看?”

    徐总果然流露出了兴趣:“哦?好,吃完饭去看看。”

    周麟大笑着道:“徐总果然喜欢美酒,来来来,都满上,大家先来碰碰杯吧。”

    漂亮的服务生为众人斟上酒,何修懿稍微抿了两三口,屁-股都还没来得及坐热,便听见周麟对自己说道:“修懿,你赶紧来给徐总敬杯酒,求徐总以后照顾你一下。”

    何修懿:“……”

    周麟其实是胸有成竹的。这个剧组李朝隐的牌儿最大,而且中国电影一般是导演中心制,制片人最重要的活儿就是找投资,因此,虽然他对李朝隐把事情弄成这样怨气颇多,却也从来没有想过与李朝隐硬对着干——团队中两个老大合不来,绝对是成功最大的阻碍。既然李朝隐要护着他的演员,那就让他护吧。不过,何修懿与柳扬庭不一样。何修懿只是个裸替而已,待上五天就走,根本无足轻重,等他离组便没人记得了。替身替身,就是什么都要替的,替喝点酒,大概也在情理当中。裸替这个职业,被人摸是常事——并非所有演对手戏的男演员都是正人君子,趁机揩油、动手动脚的大有人在,甚至很常见。戏内光着身子都经常被人摸,戏外穿着衣服怎么就不让了?裸替因为与明星长得像,又较“随便”,经常参加一些饭局,陪酒、陪-睡全都不足为奇。周麟还没见过什么戏内随便摸、戏外不能摸的贞烈男女呢。而且,这个职业的人为了“梦想”全都拼了,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个人的,何修懿曾有过未来,应该更加患得患失。只是……一般老板就是喜欢明星,虽然何修懿比柳扬庭还漂亮,徐总也不一定真的能看上他,只能尽量试一试了。

    那边,还没等何修懿想好怎么拒绝,一直默默坐着的左然突然道:“修懿不能喝酒。”

    周麟:“嗯?”

    左然唇角勾了一下:“修懿不能喝酒。”

    “为什么?”周麟打定主意,如果左然讲出“胃炎”这种常见借口,自己便“科普”说“没事的”,虽然这个科普等于胡扯、忽悠。

    结果,左然说:“他眼睛不好。”

    周麟:“啊?”

    左然又道:“有时候跟瞎了一样,见过的人站在眼前,都认不出。”

    何修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左然话里有些幽怨……

    剧组一人却是真的信了:“啊!青光眼吧?!那是不能喝,会使眼压升高,导致青光眼变得更严重,加速失明过程!”

    见周麟看向了自己,何修懿只好硬着头皮道:“嗯,对,青光眼。”

    左然施施然地站了起来:“我代修懿与徐总干了吧。”

    徐总说:“你……”

    “怎么?他只是个替身而已,我这主演代他干了,面子反而不够?”说完,左然长腿一迈,绕着桌子走到何修懿的座位,从他手里抽走了他一直攥着的红酒杯,迈步到徐总面前,眼神依然冰川一般,将红酒杯与徐总的毫不温柔地碰了下,仰头将杯中的液体倒进了他自己喉管。左然穿着件黑衬衣,动作十分潇洒漂亮。

    何修懿的脸有一些发红——那杯酒他已经喝过两三口了,左然却是强硬地拿了去,将自己喝剩下的酒一口干了……

    徐总也干了。按“常理”说,喝完酒之后,他就该揽着对方的腰把人拖近然后啵一个,但他看着左然的脸,觉得还是算了——对方气势比他还强,透露着一股威压感,他一时间弱了三分。

    谁知,周麟却不轻易罢休。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他又叫何修懿去敬酒:“只喝一杯,没关系的。”

    左然“咔”地一声将一条蟹腿夹成了两半,那响亮的碎裂将在场的众人吓了一跳:“修懿不能喝酒。”

    “……”

    左然将剥好了的螃蟹腿扔进了旁边何修懿的盘子里,撩起眼皮,眸子没有一点温度:“我代修懿与徐总干了吧。”与第一次一字不差。

    这个圈子太小,他不想令何修懿为难,因此都是代喝,还示意何修懿不要插话,老实坐着。

    几次之后,徐总看着左然的冰山脸觉得十分闹心,不耐烦地挥了下手:“拉倒拉倒,算了算了。”

    ……

    这一顿饭吃得徐总非常压抑。才只一个小时,他便急匆匆地与周麟去会所的酒窖那边了。

    剧组其他的人小声对左然说:“左老师,散伙了,咱们可以走了。”

    左然一只手撑着头,半晌都没发出声响。

    监制又说:“左然……?散伙了……!”

    左然还是没有反应。

    监制觉得不对,伸手拍了拍左然的肩膀,微微蹲低身子,将左然撑着头的手拉开,仔细地看左然的脸。

    左然:“……”他的双目没有焦点,游移不定,有些迷茫。

    “走了!!!”监制凑近大喊,“回家!!!”

    左然说:“我不走。”

    “靠!!!”监制此刻终于是确定了,“他醉了!!!”

    有人问:“一共喝了几杯啊?”

    监制在心里算了算:“应该……也就四五杯吧?”他感到很发愁——左然酒量根本不行……刚才胡乱逞什么能?这会儿酒劲上来了,他就在这迷迷登登、晕晕乎乎。

    听说影帝醉了,几个人围上去,试图使用蛮力将左然带出会所。

    没有想到,左然还挺倔的,乱七八糟地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只有我媳妇来,我才能走”、“我只跟媳妇走”。

    何修懿见另外几个人都在扯,那自己也不好在原地干站着,只好也走上去,跟着众人劝道:“左然,影帝……走吧?”

    左然抬头,很努力地看着对面的人。过了半晌,他似乎认出了对方是谁,说:“嗯,走了。”

    左然意识不大清楚,可是走路却不打晃。

    “……”见左然认出了自己,何修懿松了一口气。

    他觉得不是很放心,上前稍微扶了左然一下,又问:“左然,你家在哪儿啊?”

    “……?”左然似乎颇为疑惑地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何修懿一眼,“我家不就是你家么?”

    “……”何修懿感到有一些头疼。

    方才还以为左然认出自己了。

    这他妈的还是没认出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