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开拍(二)
    正式拍摄的第二天,左然与何修懿又拍了一场激情戏。

    在第一个镜头当中,作为结合的前奏曲,何修懿要趴在床上,左然在他背上吻他。

    李朝隐给他们摆了半天姿势,最后终于觉得比较有“美感”了,才回到了监视器前:“全场安静。55场1a镜。一二三,走。”

    何修懿趴在大床上,几秒之后,感受到了温热的唇落在后颈,而后那个吻缓缓地向下,沿着他自己的脊椎,一路来到了腰窝处并且暂时地停下了。左然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何修懿的腰窝,何修懿扭了下,演出了一副十分情动的样子。左然睁着明亮的眼,吊着眼睛向上看何修懿,舌尖轻轻刷过对方皮肤,半晌之后才闭上唇,继续向身下人下方探索。

    大约十秒之后,何修懿突然感觉到,有个暖暖软软的东西从他尾椎上划过!

    他的大脑立刻一片空白——左然,在舔他的尾骨!

    何修懿全身如遭电击般,一个激灵,突地一抖,感觉整个人都变酥麻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左然正在做的事。

    尾椎,距离他最最肮脏的地方,大概都不到十厘米。

    左然……怎么能连那种地方都舔?!这影帝也太敬业了!简直是个戏痴!难道只有可以牺牲到这种程度的人,才能拿得下国内外各种影帝头衔吗?何修懿的心情复杂——一方面很敬佩,另一方面……又很心疼。

    拍完“前戏”,李朝隐导演让他们休息一下。

    何修懿始终记得左然在他尾椎上的那一舔,觉得十分抱歉,于是披上衣服,走到桌前拿了一瓶矿泉水和一个一次性的纸杯,递给左然:“影帝,漱漱口吧,吐这杯里就行。”

    “……”左然漂亮的眸子向下扫了扫,而后伸手接过水和杯子,“谢了。”

    “没事。”何修懿有一点别扭,笑了一下,急忙转身离开。

    等他随便晃了一圈再转回桌子前边时,他发现水和杯子都被左然放回了桌上。

    何修懿看了看——左然一口没喝,连瓶盖都没拧,接过去之后就直接撂在那了。何修懿再一次惊讶于左然的毫不在意。作为演员,的确应当有追求艺术的坚定的决心和信心,历来不愿意牺牲自己的演员都会被指责为矫情,但何修懿扪心自问,认定自己是无法达到这程度的。他甚至有点对那天“老天赏饭”的评论感到惭愧了,因为左然所付出的远远不是其他演员能比拟的。

    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却还……何修懿对左然好感剧增。

    还没等何修懿琢磨完呢,李朝隐导演便叫二人趴回床上拍摄“正戏”了。

    何修懿并不是女的,不过还是遮住了关键部位。前面缠上了黄丝袜、黄胶带,后面也贴上了薄薄一层胶带。至于左然,又被严严实实地扣上了那个白色罩子。

    在一开始,何修懿是跪趴在床上的,用外侧的大腿挡着丝袜、胶带,左然在他身后搂着他腰,一手搭在对方胯间装作正在抚摸,另一只胳膊则是遮着自己某处。

    成功结束两镜之后,何修懿换成平趴的姿势,左然则改为俯卧在他的身体上方。

    这一整段难度不小,一共拍了三个小时。

    何修懿倒还好,因为他的姿势是趴在床上的,可左然要撑着,也没怎么休息,跟平板支撑三小时差不太多。

    何修懿惊讶于左然的力量和体力。

    拍到最后,何修懿偷偷地对左然说:“左老师你……要不就直接趴在我后背上吧?别这么干撑了。”

    “不用。”

    “这一段是从头顶拍摄的,观众又看不见,你把下半身撂下来好了。”

    “不用。”左然说,“沉。”

    “……”既然左然如此坚持,何修懿也没有办法。在他眼中看来,由他承受左然的一部分重量肯定是比左然独自撑着要好,毕竟他下边有床,但是左然不愿意,只得作罢。

    这个“从头顶拍摄”的镜头,是电影中很重要的部分。此时正是沈炎和宋至情意最浓的时候,李朝隐希望尽全力表现一种温柔缱绻。

    他又用貌似凶悍的三角加三白眼瞪着左然,讲出的话却是情意绵绵地到了骨子里:“左然,在最后两人合二为一时,你要用饱含深情的口气叫上一声‘宋至’。拿出金字塔尖的演技吧,‘宋至’二字要让观众的灵魂都抖上几抖。”

    左然说:“嗯。”

    片场再一次安静了。

    何修懿侧着头,眼神迷蒙,被身后人推得轻微晃动。

    左然浑身肌肉紧绷,紧紧地抱住了怀里的人,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说了一句:“宋至——”这两个字宛如是海浪一般的能轻轻流动的东西,将何修懿拥抱在了其中。

    “停!”李朝隐叫,“重来!”

    何修懿以为是自己表现不好,有点不安,谁知李朝隐导演却对左然道:“左然不行,感情不够。”

    在55场6a镜二次中,李朝隐导演又是叫:“ng!”

    55场6a镜三次:“重来。”

    55场6a镜四次:“ng。左影帝,你终于不是‘一条过'了。”众所周知,左然拍戏,基本都是“一条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