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五章 责问
    卫寒山走后,姜涛然冲着楚休苦笑着摇摇头道:“楚兄,这次你闹的事情貌似有些大啊,一般来说巡察使之间的争端是不会上报给魏大人的,不过这次你貌似是给卫寒山给惹急了,竟然把事情给捅到了魏大人那里去。”

    楚休所做的事情对他来说是几乎没有什么影响的,每个巡察使都有着自己捞钱的手段,姜涛然为人比较油滑,做事也是更为隐蔽。

    表面上他自然也是收取着手下州府那些武林势力的贿赂,但实际上他却是暗地里扶持着一个小世家,专门干走私的生意,所得的财物可都是归他所有,所以其他那些宗门世家到底是怎么想的,跟他也没有多少关系。

    他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想来浑水摸鱼的,卫寒山那边若是能把楚休弄走,建州府他也有兴趣。

    反之楚休若是让卫寒山丢了脸面,他的心情也不错,因为他跟卫寒山的关系也算不得好,商州府有一部分跟他麟州府接壤,双方的冲突可也是不少。

    看着姜涛然,楚休淡淡道:“魏大人那里我会去解释的,卫寒山不满又能怎样?同为巡察使,他还能吃了我?”

    姜涛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道:“那行,我便等着看楚大人你的应对了。”

    说完之后,姜涛然也是直接离去。

    议事厅外,杜广仲等人走出来,面带愁容道:“大人,卫寒山若是一旦把这件事情捅到魏九端大人那里,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啊。”

    巡察使之所以名为巡察使,本身也代表着这个位置有着巡视一方的权力。

    但你只是一个巡视者,而不是管理者,楚休背着魏九端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难保魏九端不会发怒。

    楚休问道:“你可还记得我让你把灭了江家的东西分出来一半吗?”

    杜广仲愣了愣道:“是啊,不过那些不应该是上缴关中刑堂的吗?”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明之意道:“那是准备上交给魏大人的,在这关西之地,魏大人所代表的就是关中刑堂。”

    杜广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们貌似猜到了什么。

    …………………

    卫寒山的话并不是吓唬楚休,他在楚休这里丢了颜面,以自己的力量竟然没压制住楚休,他当然要把事情捅到魏九端那里去。

    虽然说这种行为有种告状的感觉,不过却也是最管用的。

    虽然说楚休是楚源升举荐入关中刑堂的,但这个巡察使的位置他若是坐不稳,那可就别怪魏九端不给楚源升面子了。

    三日之后,关西刑堂分部直接派人前来找楚休去分部议事,但实际上肯定是要责问他关于江家灭门的事情。

    等到楚休来到关西刑堂分部的议事厅时,除了魏九端以外,其余五名巡察使也在。

    除了卫寒山一脸恶意的看着楚休,其他人也是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楚休。

    刚上任便灭了当地的一个大族,这种事情可是他们这种当了十多年巡察使的人都不敢做的,这楚休行事也未免太过胆大包天了一些吧?

    魏九端坐在主位之上,虽然苍老,但目光却是如同鹰隼一般的锐利。

    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楚休这个依靠的楚源升举荐进入关中刑堂的巡察使竟然如此的大胆,刚刚接任巡察使的位置便灭了一个不弱的世家。

    其实关中刑堂破家灭门的事情没少做,特别是在关思羽接掌关中刑堂之后。

    昔日楚狂歌掌控关中刑堂时,关中刑堂立足关中靠的是楚狂歌的个人魅力,关中之地无论是刑堂中人还是那些世家宗门,都对楚狂歌服服帖帖,哪怕就算是有人心中有些小算计,也是不敢露出水面。

    而到了关思羽执掌关中刑堂时,靠的则是严苛的刑罚,任何违背关中刑堂法纪者,他哪怕是他的亲传弟子都不能幸免,所以在那种时刻,关中之地一旦有不服刑堂法纪者,必将破家灭门,没有半分留情。

    当然那只是三十年前,关思羽刚刚接掌关中刑堂的时候了。

    现在关中刑堂已经稳定,而且各地的巡察使和掌刑官都大权在握,跟当地的武林势力都有着默契了,这种事情倒是有段时间没有发生了。

    楚休干出这种事情,真正让魏九端愤怒的是江家跟他还有着一些关系。

    昔日他寿辰之时江家曾经送他一尊珍贵的清心暖玉佛,这件事情魏九端可是记着的。

    结果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江家就被自己的手下给灭门了,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让其他关西之地的人怎么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