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一间装饰华丽的房间, 沉重的深色丝绒布窗帘层层垂下, 阻挡了所有想要窥探的光线, 夜黑得不见五指,宋烬远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双眉微皱, 整个人散发着浓郁的阴沉气, 仿佛死去了一般。

    宋烬远又梦到了那个瞬间。

    虫族来临之际,母亲带着他从被腐蚀得只剩下一半的窄屋逃出去, 拽着他拼命地跑, 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 因为脚步跟不上,她不得不使劲拽着他尚且稚嫩的胳膊奋力提起, 身后是振翅狂追的虫族,可怖的嘶吼仿佛近在耳边。

    慢慢的, 母亲脚步变得晃荡而趔趄, 身后的嘶吼声越来越近,宋烬远的胳膊已经没有了知觉,他觉得自己太重了,仰头看着正在母亲剧烈地喘息, 他心中并没有多少恐惧,甚至生出些扭曲的幸福感,平日里对他不算关爱的母亲, 危机时刻竟然会如此待他。

    宋烬远嘴张了张,他想说,放手吧妈妈,我会拖累你的。

    嘴角甚至带了些虚幻的笑容,如果能够为母亲死去,偶尔被她想起,也许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小小的男孩这样想着。

    但下一秒,身子突然向后跌去。

    母亲紧紧拽着他的手突然松开,用力推了他一把,宋烬远后脑勺着地的时候,除了听到清晰的汩汩流血的声音外,还有母亲慌不择路的脚步声。

    然后,脚步声消失。

    那虫族庞大的身子靠近宋烬远,一双巨大的复眼倒映出他茫然的脸,随即一双虫刃高抬,朝着他的脖子重重地斩下!

    那一瞬间,宋烬远突然什么都听不见了,眼前血红一片,他以为自己死了。

    那一刻他唯一想的是,母亲连一句话都没有给他留下。

    ……

    从梦中醒来,宋烬远沉默地坐起,一滴冷汗滴在深红的绸布上,晕染开来变得像血一样红。

    不动声色地从元帅府里走出,严阵以待的无数守卫无一人发现他的离开。

    一分钟后,宋烬远站在了江叙的床前,宿舍管家电子眼的红灯快速地闪烁了下,便再没有了动静。

    床上的江叙身体缩成一团,睡得很不安稳,像个孩子一样抱着揉成一团的被子,一头橘红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

    脚步微顿,宋烬远轻轻地把被子拉出来,替江叙盖上,动作熟练到仿佛已经做过无数次,指尖江叙胸口的时候,轻轻按了按。

    掌下是规律而鲜活的心跳,皮肤柔韧也不过分柔软。

    平静地听了一会儿,宋烬远似乎才满意,他用手轻轻搔弄江叙小巧的喉结处,不出意外听到了对方像是小兽一样呜咽的声音,手也无意识地想要拨开。

    眸色转深,刚想要凑近,床头处的端脑手环亮了起来,显示有一则新的消息。

    消息只是一则简单的图片,上面是白天宋烬远压着江叙操作机甲的样子,因为偷拍角度的原因,显得十分暧昧。

    今日份的大佬集卡,真的给你跪了……

    ——桃乐丝

    顺着聊天记录看下去,宋烬远阴郁的脸庞被投影界面的光照得阴晴不定。

    上午的理论课,江叙突然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半天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桃乐丝没有坐在他身边,他在教室环顾一圈,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请假了吗?

    平常习惯了她在旁边叽叽喳喳,突然安静下来,竟然有些不适应。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江叙打开脑端,把无关紧要的推送全部关掉,上网搜了下关于游昭和希夜的消息,不出意外的好评如潮,特别是希夜,他的出现被媒体评为“新时代的联邦之光”。

    两人没有一点有联系的痕迹。

    大佬们好像沉迷搞事业,还隔着十万八千里,江叙真是有心无力。

    清理联系人的时候,发现江岚和江凛的脑端id显示不存在,头像也变成了灰色。

    “叮。”

    弹出一个消息,显示他上次申请加入班级论坛版块的请示通过了。

    顺手点进去,随手翻了翻,惊喜地发现以前那些关于他的传闻全部都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是哪位雷锋大大做的好事?

    欣喜滑动手指,江叙的手指猛然顿住,一个名为特大新闻——星讯部部长翻车啦,听说她今天一早就被抓走了,涉嫌触犯联邦舆论法规第33条,最高可能面临10年的□□!

    前排吃瓜!

    是真的,我今天早上亲眼看见,被宣传保卫科的带走了,她还没反应过来,还没收了端脑,估计事情不小。

    少了桃姐,我们失去了一位八卦之王。

    照她这种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的发帖手法,现在才被抓已经算晚的了。

    这下可惨喽……

    ……

    桃乐丝被抓走了?

    怎么会这样?

    “江叙,老师喊你。”

    身后的同学突然悄悄地戳了一下他的后腰,江叙猛然抬头,看见老师正紧盯着自己,有点心虚。

    犹豫地站起身子,江叙祈祷老师可以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一遍,不然就暴露了他没有听课的事实。

    幸好,老师只是皱了下眉头“下课后来一趟教务室。”

    “是……”

    江叙悻悻地坐下。

    下课后,他来到教务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

    “请进。”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江叙推开门,看到宋烬远坐在教务主任的旋转椅上,冲他笑了一下。

    江叙心里哀嚎,这哥们儿怎么无处不在。

    他十分规矩地打了个招呼,在教务室一旁的沙发坐下,等待着老师进来训话。

    宋烬远突然问“桃乐丝是你的同学?”

    江叙迟疑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正在因此发愁。”宋烬远两指随意地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