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第八章
    第八章

    早上一醒来,系统告诉江叙,昨晚他不在,是因为到主脑那里开会去了。

    系统不放心地问他:“昨晚我不在,没发生什么吧?”

    江叙打了个哈欠:“能有什么事……不过第一次听说,你们系统还要开业务大会?”

    系统冷冰冰的:“任务失败经验交流大会。”

    江叙干笑:“那你有没有什么心得?”

    系统更加冷冰冰:“没有。”

    江叙好奇:“为什么?”

    系统波澜不惊的声音里,透出了些许咸鱼般的绝望:“我是唯一参会的系统。”

    江叙:“……”

    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江叙尴尬地一笑,难得殷勤道:“趁现在希夜不在,我去打听打听游昭什么时候回来。”

    结果好巧不巧,在宿舍门口,江叙碰到了自己的两个哥哥。他们站在阶梯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江叙,眼中也有些意外。

    江凛与江岚是一对双胞胎,两个人长相一模一样,为区分二人,他们改变了虹膜的颜色,哥哥江凛为蓝色眸子,弟弟江岚为碧绿色眸子。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挂着一模一样的嘲讽的笑。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江叙选择当做没看见一样,刚准备从他们旁边经过,就听到异口同声的冷笑:

    “这不是我们的废物弟弟吗?”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江叙充耳不闻,只加快步伐,根本不搭理他们。

    原身因为自身天赋的原因,从出生开始就备受家族的冷眼,两个哥哥更是仗着自己较高的天赋,在家里明目张胆地欺负和嘲讽原身,父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让原身彻底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地步,养成了自卑的性格。一开始原身对希夜的嘲笑,其实不过是他内心的投射,因为家族是他唯一的倚靠,可如今,人人都知道了他被轻视的处境。

    上一世在军校时,两个哥哥怕丢面子,拒绝承认有这个弟弟,几乎没有交集。

    直到后来,他毕业后留在了游昭身边,成为游昭的亲信之一,才令家族第一次正视这个被一直忽略的孩子,江父第一次主动致电,态度亲和地表示要江叙找个机会回家,父母想为他办一个盛大的毕业庆典。

    并且暗示他,最好能请游昭到场参加。

    当时恰逢希夜被宋烬远盯上,江叙的心思都放在做任务上,根本没心思理会家族那些暗戳戳的动静。

    被家里催得烦了,他干脆拿出高贵冷艳的态度,写了一封家书传回去。

    全信的内容大概就是,当初的你对我爱理不理,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这个家让他心灰意冷,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以后拒绝再来往。

    自知理亏的江家父母,不好纠缠,只偶尔打打感情牌让他念一念曾经的养育之恩。

    重来一次,江叙更是不打算理会家里的一切,原身受到的伤害已经形成,他能做的只有脱离那个充满歧视与冰冷的家庭。

    但他这个不理会的态度,在两个哥哥眼里无疑变成了挑衅,只有他们嫌弃他的份,竟然敢无视他们!

    上前推了一把江叙,江凛不怀好意地说:“走那么快干什么?”

    江岚附和:“见到哥哥们这么没礼貌,怎么,上了军校了不起了?”

    “当然了不起,新生入学第一千名,谁能有这个成就?”

    “真是丢脸,江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废物。”

    江叙面无表情,听着他们一唱一和,等了片刻,问道:“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脸色一变,江凛冷笑:“看来长本事了,还敢顶嘴!”

    江岚更是狞笑道:“哥,看来不给他点苦头尝尝,今天他这张嘴不会好好说话。”

    江叙正欲开口,突然大脑一阵刺痛,胸口处血气翻涌,浑身的骨头仿佛都被用力攥紧一般,让他差点双膝一软直接跪地。

    这就是来自a级体能的压制力,通过与精神力的结合,可以直接对低等体能的人产生威慑,两者体能差距越大对弱者造成的伤害越高。原身在江家的时候,就经常受到这样的折磨。

    江岚得意洋洋地说:“乖乖给我们下跪道个歉,今天的事就不再追究。”

    虽然已经系统屏蔽了身体的部分痛感,但因为上一次任务失败的缘故,痛觉屏蔽功能受到削弱,过滤后的威慑力依然令他脸色苍白,咬紧牙关才能勉强站稳。

    正欲强行抬腿走人的时候,突然,江叙感觉到身上的压制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对面的江凛和江岚两兄弟,皆双眼大睁,猝不及防“哇”地一声吐出血来,额头冷汗频出,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攻击。

    李刃伸手扶住江叙,轻声问:“还好吗?”

    江叙虚弱地摇头:“我没事。”

    望着突然出现的李刃,江凛脸色青黑,身体摇摇欲坠:“你是谁,居然敢偷袭!”

    江岚的体能较江凛差一些,此刻已经坚持不住,两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江凛又气又恼:“公然袭击同学,我要到教务处告你!”

    李刃一只手扶着江叙,眼底一片幽暗,并不没有开口。

    站在对面的江凛仿佛被捏住了脖颈一样,青筋暴起,眼球突出,两只手胡乱地挣扎了一会儿,好半晌,才从嗓子里挤出破碎的求饶:“救,命……饶了我……”

    眼看进气儿没有出气儿多了,害怕闹出人命,江叙连忙制止:“李大神,放过他吧。”

    李刃顿了一下,说:“好。”

    江凛浑身一软,跪在地上大口喘息,满头大汗,刚才恐怖的经历令他的每根血管仿佛都在胀痛,自己已经是a级上等的体能,只有ss级以上的人才能对他造成如此大的震慑,刚才江叙说这人姓李,难道……

    他突然脸色一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