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三章
    第三章

    晚上十一点,宿舍智能管家按照学校的统一时间规定关掉了灯。

    躺在温度舒适的床上,江叙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对劲,在心里系统,“他是怎么发现我匿名给他打钱这件事情的,为什么上一次他没发现?他为什么态度变化这么大,你说他到底怎么想的?”

    系统沉默片刻,回答:“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人类的感情和行为动机过于复杂,属于无法数据分析的领域,因此才需要借助宿主来完成任务,请宿主一定做好万全的对策,确保任务进展顺利。”

    江叙无语了,忍不住抱怨道:“你一定是个假的系统,问啥啥不会,干啥啥不行,一个系统连个好感度显示功能都没有,说出去谁敢信?”

    系统:“好的,垃圾系统正在为宿主下架外挂商城所有未解锁的辅助功能和道具,包括痛觉屏蔽系统,一分钟无敌系统……”

    江叙:“!!!”

    本来就没多少了,你还都给我下架任务还怎么做?!

    江叙一秒怂:“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工智能,没有之一!”

    系统:“……”

    懒得跟他扯无意义的闲篇,系统自动下线了。

    江叙无法,只能跟着会周公。

    而他不知道的是,对面的床铺上,希夜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他。

    在黑夜中贪婪地注视陷入沉睡的江叙,他连眨眼的频率都慢了许多,生怕自己的呼吸重一点,眼前的美好场景就会像以前许多次一样破碎掉。

    害怕这一切都是场虚幻的梦,是他求而不得的安慰,一旦睡去,再醒来面对的又会是那个失去了江叙的世界。

    就在刚才,那个人活生生地在他怀里,软糯地说原谅他,愿意和他重新开始,现在还在他不远处的地方,平稳地呼吸,健康地睡去。

    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一定会崩溃。

    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现在这具身体的能力还没有被激发出来,让希夜有些不适应。

    重来一次,他心里得到了更多的平静,上辈子执念想要报复和得到的,此刻却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

    他在意的,只有江叙。

    江叙死时的场景再次浮现眼前,希夜痛苦地深吸一口气,胸口剧烈起伏。

    那天,江叙破败的尸体被出去执行任务的东部军区小队带回来。小队的人恰好见到机甲坠落的那一瞬间,等冲上去的时候,人已经血肉模糊。

    负责解剖的医生说,江叙的身体经过了太多次的严重创伤和重复治疗,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游昭通过军方官方平台发布了一条简单的讣告,简述了江叙一生的贡献,人们这才发现,这个完成了11次sss级极危任务,28次ss超危任务,斩杀了数以上万的虫族的英雄,死时,年仅二十三岁。

    江叙的身体被重新修复,并且当做烈士遗体保存在军区,并不公开祭奠。

    后来,宋烬远与游昭达成了协议,将江叙的遗体转到了西部军区的管辖处。

    他找到游昭,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是他们离婚后第一次见面,当时游昭毫不避讳地告诉他,因为宋烬远给出的条件他无法拒绝。

    游昭平静地签署了转移文件,永远公事公办的神情,眉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希夜突然为江叙感到悲哀,他问道:“你难道就一点也不难过吗,他曾经那么崇拜你……”

    握着签字笔的手顿了一下,游昭抬手将眼镜摘下放在桌子上,蓝色的眸子平静得像是死海,他说:“他已经死了。”

    所以死去的江叙,在他眼里只剩下可以利用的价值。

    那成了他和游昭的最后一次见面。

    他猜想过许多宋烬远要走江叙的身体的原因,无论是克隆还是实验研究,都是他无法接受的理由,他无法原谅自己连江叙的尸体都保护不了。

    他以联邦首相的名义向西部军区施压,这些年,在自己的治理下,联邦不再是一个空壳组织,吸纳了大量人才,影响力空前。

    游昭破天荒地主动致电他,电话里语气带着警告:“希夜首领,我希望您明白,这是东西部合作重要的机会,事关赛肯德星全人类的未来,您最好不要不能意气用事。”

    回忆到这里,希夜再次将目光投向已经陷入熟睡梦乡的江叙,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江叙早上被宿舍管家叫醒,一睁眼,希夜正站靠在他床边,一动不动地凝望着他。

    见到自己醒了,那双浅灰色眸子突然盈出了笑意。

    “早安。”

    江叙人还有点懵,眼神惺忪,橘发凌乱,他大大地打了个哈欠,露出嘴里小而尖的虎牙:“早安。”

    希夜眸色微暗,心里仿佛突然破裂了几个肥皂泡,怦然心动。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希夜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指尖不动声色地轻轻摩搜了两下才放开。

    江叙才注意到希夜已经穿戴整齐,疑惑道:“你一直在等我吗?”

    希夜顿了一下,摇头:“我正准备叫你。”

    那就好,要不然他真的要怀疑希夜像他一样身体里换了个人,要知道就算后来和希夜关系比较密切了,希夜也绝不可能做出等人起床这种事情的。

    当着希夜的面,江叙毫不避讳地换下睡衣,穿上统一的深蓝色军服,快速洗漱,当了那么多年的军人,他的手脚十分麻利,不到十分钟就快速解决。

    期待了一夜的“美好光景”只在眼前展现了如此短的时候,仿佛眨眼即逝的流星,希夜微垂眸子:“不用这么着急。”

    “我怕你等得着急。”江叙解释道。

    希夜却微微一笑:“不论什么时候,我愿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