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第43章
    第二天, 季屿睡到日晒三竿才醒,可睁开眼仍觉疲惫。

    因为昨晚他想了一宿关于喜欢还有身体躁动的事情, 翻来覆去,直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着,期间又梦梦醒醒,睡眠质量非常差。

    他睁着眼,一脸放空地看着天花板,只伸出一只手伸进枕头, 这摸摸那摸摸,毫无章法地摸了好一会才摸到手机,接着举到眼前打开。

    一条短信出现在屏幕正中间的位置——

    第三次警告。

    再看时间,早上八点发过来的。

    果然。

    季屿扯扯唇, 轻嗤了一声。

    把手机随意地扔到一边,他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走进浴室,季屿褪下裤子。

    手帕上仍有湿黏的痕迹, 但比昨天发大水的情况要好了许多, 身体也是, 酸软懒倦, 却没有再发痒躁动。

    季屿稍稍松了口气, 看来这情形应该是用不着他豁出脸去买卫生棉了。

    真是可喜可贺。

    处理好裤子上的痕迹后, 他边刷着牙边走进卧室拿手机,打开微信, 对着那个全黑的头像看了许久, 最后发出一声薄荷味的叹息。

    他和贺宙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

    朋友?兄弟?还是追求者和被追求者?接下来他们到底该如何相处?

    这几个问题他想了一夜也没想通。

    按在语音通话键上的手犹豫了很久, 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洗漱完,季屿换了身衣服下楼吃早餐。

    楼梯下到一半,步伐就顿在了原地,他愣了愣才继续往楼下走。

    “早。”季屿在椅子上坐下。

    薛纵从电脑中抬起头,微笑回道“早。”

    季恒轻蔑地瞥了季屿一眼,他紧挨着薛纵,又夹起一枚虾饺喂到薛纵唇边。

    薛纵似乎有些无奈,但还是张嘴吃下。

    季屿垂下眼,低着头专心吃早饭。

    空着的手拿出手机,按亮屏幕,他看了眼,现在是十点十五。

    这个点两人竟然还在吃早饭?

    “你起得可真晚。”季恒嘴角噙着一抹笑。

    季屿“你们不也一样。”

    “昨天下午去哪儿了?”

    季屿抬眸,语气淡淡“需要跟你汇报?”

    没等季恒还口,薛纵便在他背后抚了两下“可以了。”

    季恒拧眉瞪着薛纵“什么可以了?!”

    薛纵没答,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摆,合上电脑对季恒道“我吃好了,还有事情要做,先走了,下午再回来陪你。”

    说完他摸了摸季恒的头,又朝季屿颔了颔首。

    季屿也点了下头。

    薛纵收好东西后径自离开,留季恒一人脸色难看地坐在原地。

    接下来的时间里季屿低头吃早餐,季恒双手环胸,坐在对面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看。

    季屿没一点觉得不适,仍吃得很香。

    他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一日三餐都吃得蛮多。他还边吃边刷增重增肌的视频,即使关低音量,手机里非常有节奏感的“一二三四”还是飘进了季恒的耳朵。

    季恒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更沉,胸口也开始起起伏伏。

    “季屿。”这两个字他念得咬牙切齿。

    季屿头也不抬“嗯?吵到你了吗?那我再关低一点。”

    说着,他又降低了一格音量,然后无事发生似的低着头继续看。

    季恒“……”

    他做了个深呼吸,又要开口,季屿却在这时忽然放下筷子站起了起来“我吃好了,有点事,先走了,你慢慢吃。”

    说罢他迈开步子,看也不看季恒就转身上了楼。

    听着楼下传来的碗碟砸碎的声音,季屿无声地笑了笑,只觉得神清气爽。

    今早的威胁短信证实了他昨晚的猜测,那个幕后的人果然是季恒没错,看起来他一直以为薛纵和自己有一腿,还以为自己洗标记是为了勾搭薛纵。

    简直莫名其妙。

    原主的生活轨迹里根本没有出现过薛纵的痕迹,他穿来之后也一直没见过薛纵,根本想不出季恒的敌视和仇恨从何而来。

    况且他之前的身体是被彻底标记的,相当于认了主,完全无法接纳其他任何的alha,又怎么可能和薛纵有一腿?

    除非……薛纵暗恋或单恋原主。

    回到卧室,季屿想了想还是把了解到的信息发给了贺宙。

    不出五秒,贺宙就回了语音电话过来。

    贺宙“是季恒?”

    季屿“你电话号码多少?”他们一直是微信联系,总不如直接通电话来得方便。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两人皆是一愣。

    贺宙“我待会发给你。”

    季屿“对。”

    两人一齐回答,又一齐沉默,接着在电话两头一齐笑了出来。

    这么一笑,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横在心口的纠结倏地淡化,季屿神情放松,语气随意道“我昨晚在季恒门口听到了一件事,他和薛纵应该会在近期结婚。”

    贺宙嗯了声“意料之中,季远生本来就打算把季恒嫁给薛纵。还有呢?”

    “昨晚他们俩吵了一架,季恒似乎认定我和薛纵有一腿,而且还以为我昨天下午是跟薛纵出去鬼混,就跟薛纵说要毁了我。然后我今天一起床就收到了新的威胁短信,所以我想那个幕后的人应该就是季恒没错了。”

    季屿问,“接下来要怎么做?”

    贺宙道“这个交给我来处理。”

    “对了,有件事要跟你说,明天的开业典礼我们全家都不去,小宇宙也不会去,你可以放心。你自己也注意安全,离季远生和薛纵远一点,明天典礼结束就找借口离开,到时候打我电话,我会去接你。”

    “好,我知道了。”

    季屿顿了顿,又道,“谢谢。”

    对面顿时没了声,沉默良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