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第42章
    客厅里, 小宇宙又被贺雄举在了手上。

    “啊啊啊!”

    他皱着小脸干嚎了两声,一嚎就发现耳边没了动静, 于是闭上嘴,眨巴着眼去看举着他的人,“唔?”

    贺雄板着脸,开口道“男孩子不——”

    他一出声,小宇宙就跟接到了信号似的,咻一下仰起小脑袋, 又张开嘴“啊啊”地假哭起来。

    坐在旁边看电视的贺娇瞥了他们一眼“爸,他不想听你训话啦。”

    贺雄厉声道“他能听懂但不肯听,这种态度太可气了!”

    贺娇靠在沙发上,边吃车厘子边懒洋洋地叹了下气“他才多大啊, 你就放他一个人玩不好吗?”

    小宇宙也踢踢腿,小手指着客厅里圈起来的小围栏“啊啊”两声,看起来像在附和贺娇。

    贺雄不为所动“既然被我碰到, 我就得好好教他。”

    接下来又进入了“一个哭另一个就噤声, 一个不哭另一个就训诫”的模式, 客厅里充斥着沉稳和软糯交杂的声音。

    季屿躲在墙后, 看着楼下情形只觉得好笑。

    目光在小宇宙的身上扫了好几圈, 他非常确定小宇宙在这过得不错。

    见贺家人不排斥小宇宙, 他也松了口气。

    又靠着墙看了许久,季屿敏锐地感觉到背后有人走了过来。

    他回头去看, 发现是贺宙后赶紧往里退了一步, 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边, 冲他摆了摆手。

    贺宙挑了下眉,走到拐角探头去看。

    他一看便心下了然,缩回身看着季屿,伸出大拇指朝门口的方向指了指,用气声道“走?”

    季屿点点头又摇摇头,把声音压得极低“还有别的出口吗?”

    “没,除非跳窗。”

    季屿“……”

    他顿了好一会才道,“带我看看窗有多高。”

    贺宙低笑了声,季屿一惊,竖在唇前的手指不停颤动。

    贺宙干脆抓住他的手腕,把人重新带进了卧室。

    关上门,两人总算能用正常音量说话了。

    “就正面打个招呼吧,没事的。”贺宙道。

    季屿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确定?”

    即使不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耳朵,还有眼睛肯定都还是红的,尤其身下的那股劲儿还没过去,他现在光站着都不自觉地想夹紧腿,这副不自然的样子谁会看不出端倪。

    他摆了摆手,“不行,我还是跳窗吧。”

    贺宙环着胸,垂眸看他“腿不要了?”

    季屿摆摆手“二楼而已,绑根绳子的事。”

    他目光逡巡一圈,落在贺宙的床上,“床单也不错。”

    见季屿一脸的认真,贺宙收了笑“不用,我打个电话把他们俩支开就行,而且跳窗被佣人看到,传到我爸耳朵里不是更不好?”

    季屿想了想,道“那我再等等,他们总不会一直在楼下吧?”

    贺宙摊开手往床上一倒“说不准。”

    大手拍拍床沿,他看着季屿道,“坐着等吧。”

    季屿正腿软着,依言走过去坐下。

    他不着痕迹地挪动下肢,调整坐姿,片刻后松了口气。

    贺宙抬眸看着那并不宽阔的背脊,沉默一会后道“你太瘦了。”

    单薄的衬衫贴在身上,弯腰时一节节脊椎骨明显地凸出,像被串起的珍珠,看得人想伸出手,从上到下抚上一遍。

    季屿弯着腰,单手托腮。

    他打了个哈欠道“我已经每顿都多吃了,也在练肌肉了。”

    贺宙一顿“练肌肉?”

    “是啊。”季屿看了看身后的床,即使躺了个贺宙也仍有许多空余。

    他想了想,找了个边角的位置倒了下去。身体陷进柔软的被窝,浑身上下都在瞬间得到了放松,舒服得令人不由发出喟叹,“想要八块腹肌,想要梆梆硬的肱二头肌。”

    贺宙“……”

    他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季屿两手用力,白皙的身体鼓起一块块肌肉的模样,只想了一下,他就拧起了眉,不敢再想。

    沉默好一会,贺宙道“八块是不是太多了?”

    等了许久也没能得到回应,贺宙抬头一看,发现季屿闭着眼,已经睡着了。

    他侧着头,胸膛平稳地起伏。

    长长的睫毛轻颤,带着一点艳色的嘴唇微微张开,眼皮薄薄的,能看到上面淡青色的经络,洗澡时染上的粉还未褪却,看着就跟哭过一般。

    像被谁狠狠欺负了似的。

    贺宙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怎么冒出了这个想法,大概是——

    他抬起手,指腹在那柔软的面颊上轻蹭了下,触感很嫩,很好摸。

    ——大概是他自己心里有鬼。

    —

    季屿一觉梦醒时已经晚上七点,他足足睡了三个小时。

    侧头一瞥外面的天色,他嚯地从床上弹了起来,左看右看,贺宙不在身畔,整个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季屿拿出手机,想也不想地要拨贺宙的电话,翻到通讯录才发现他连他的电话都没,联系方式只有微信。

    他只好切进微信,点了语音通话。

    才响了两秒,通话就被挂断。

    下一秒,门被推开,他要找的人端着一个盘子出现在门口。

    季屿看着贺宙“我睡着了。”

    贺宙点头“是。”

    “你为什么没叫我?”

    贺宙语气平静“我也睡着了。”

    季屿“……”

    他沉默地看着贺宙把餐盘放在桌上,一样样地拿出来摆放整齐。视线落到白米饭上的时候,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了一声。

    贺宙笑了笑“先来吃晚饭吧。”

    季屿走过去坐下,神色茫然地看着桌上的饭菜,看了会又抬头看贺宙“我觉得我完了。”

    “怎么说?”

    季屿很饿,但比起吃饭他更想叹气。

    季远生那边还好说,反正十月三号事情一办完他就走,用不着和季家人搞多好的关系,印象差就差了,但贺家这边……

    “你爸肯定认为我是个非常不要脸的人。”

    以前是给他儿子戴绿帽,现在是洗了标记又恬不知耻地贴上来,先是把孩子给贺宙带,又是一下午待在贺宙的卧室里,甚至晚饭都要贺宙亲自端上来。

    季屿长叹了口气“完了。”

    贺宙笑“没事,我拿晚饭的时候他不知道。”

    又补了句,“我跟佣人说这是我的宵夜。”

    “此地无银三百两。”

    季屿又道,“不过也不怪你,是我的锅,谁让我睡着了呢。你吃饱了吗?要不要一起再吃点?”

    “不用,你吃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