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第11章
    “是男人就别玩阴的!”季屿愤愤。

    两人鼻尖几乎相贴,急促又灼热的、带着血腥气的呼吸混杂交织,一点点勾起的火苗,心跳也跟着加快。

    他们看起来几乎要吻在一起。

    “我可没玩什么阴的。”贺宙把手揽在了季屿的腰上,深邃的眼里含着点笑意。

    alha对着有自己标记的oa散发信息素再正常不过,当然算不得什么阴招。不过这句话他不会告诉季屿。

    “我信你个鬼!”

    修长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抠进泥土,季屿的额上涔出细密的汗。

    他似乎魔怔了一般,觉得贺宙那双眼睛格外迷人,仿佛宇宙般深邃,就要把自己吸进去,不,不对,自己已经在他的眼睛里了。

    是一副面颊赤红,眼里含春的模样。

    他的表情是这样的吗?

    怎么会是这样?

    脑中忽然冒出了“发情期”这个词,季屿慌张地别开眼,不去看贺宙。

    他绝对不允许什么发情期的产生,只要一想到生殖腔、怀孕之类的词,他就头皮发麻。

    “你脸更红了,在紧张?”贺宙嗓音低沉,伸手在季屿脸上点了点。

    脸上的微凉令季屿舒服地哼了声,接着他神情一顿,反应过来后更觉难堪“闭上你的狗嘴!”

    他手软腿软,仍挣扎着要起来,但扣在腰间的手令他动弹不得,汗都出来了仍趴在贺宙身上,没能移动半寸。

    季屿面色难看“放开!”

    贺宙低声笑着,有力的胸腔不停震动。

    他一笑,那双凌厉的眸子便柔和下来,眼尾略翘,深邃的眼里似乎有光流转,看得季屿面红耳赤,心跳得更快。

    “你能不能别笑?”季屿咽了咽口水,倏地伸手捂住了贺宙的眼睛。

    可即使捂住了眼睛,胸腔里的渴望仍抑制不住地滋生、蔓延,注意力也更加集中地落在那双薄唇上。

    有点……

    不对,不止有点,是很想亲上去。

    “为什么要捂着我的眼睛?”贺宙的语调慢悠悠的,就像一个经验老道的猎手,不急不慢地看着自己的猎物挣扎。

    “你别说话!”

    那双薄唇动起来晃得他眼晕,看得他口干舌燥。

    “嗯?你想对我做什么?”

    带着鼻音的“嗯”听得季屿觉着自己的耳朵被什么搔了一下,带起一点麻痒。

    他眯起眼,张口咬上贺宙的下巴“我让你闭嘴!”

    然而没等牙齿咬合,半路便伸出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颚,霎时间,到嘴的下巴飞了,变成了送上门来的唇舌。

    本来还气势汹汹的季屿瞳孔微缩,一副见鬼的模样。他推着贺宙的脸,用力把头往后仰“呜滚……”

    可他那点力气对于贺宙来说不过蚍蜉撼树,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

    天旋地转之间,两人换了个位置,季屿人被压住,嘴唇被堵住,那从来没人造访过的嘴被入侵得透透的。

    呼吸被夺走,舌根也渐渐发疼。

    被捏住的嘴无法闭合吞咽,一缕淡色的水渍从嘴角滑落。

    心里的火烧得愈大,脑子也越来越昏沉,但季屿仍记着一点——绝对不能这么下去,否则万一那该死的发情期来了,就全完了。

    “嘶——”

    贺宙抬起上半身,拇指擦过嘴角,沾上一抹血色。

    他眉心微蹙,舔了舔唇上的伤口,看着躺在地上急促喘息的季屿道“咬人咬上瘾了?”

    季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两手无力地在身边摊开。

    他松了口气,别开头,刻意不看贺宙“你要真的敢搞我,等我好了我一定弄死你!”话一说出口季屿就在心里暗骂了声,自己的声音怎么这么小?一点气势都没。

    贺宙嗤地笑出了声,这种软绵绵的恐吓再来一万遍都吓不着他。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季屿“那你说,想怎么弄死我?”

    季屿虚张声势“找一百个alha轮你!”

    “哦,我好怕。”贺宙不但不怕,还觉得他威胁人的样子有点可爱。

    他伸手在季屿的颈环上按了下,上面数值一直在涨,逼近峰值,但还没到峰值,大概是上次的临时标记还在发挥作用,他刻意地收敛了信息素后波动就更小一些。

    不过这回还是得标记才行。

    否则再受到点刺激,之前的临时标记也不管用。

    季屿躺在地上继续叫嚣“轮三天三夜!一分钟都不带停的那种!”

    贺宙点点头,居高临下地笑看着他“没想到你还挺恶毒。”

    这哪里有怕的样子?

    季屿听着都觉得尴尬,但话都放出去了总不能就这么怂了。

    “……那你怕了吗?”

    “怕死了。”贺宙敷衍地回答,倾身把手伸到季屿后颈摸了摸。才隔了一天,伤口还没恢复。

    却不想,这个动作把季屿吓得整个人激灵了下“你要干嘛?”

    贺宙俯下身,意味深长看着他“你说呢?”

    “别这样,兄弟。”季屿终于还是认怂了,他脸色发白,语气哀求,“你是这么随便的人吗?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诶!”

    他的后颈被轻轻地刮了下,一阵痒意从脖颈蔓延到全身。

    季屿缩了缩脖子,礼义廉耻在问题上彻底被抛开,他放声大喊“来人啊!救命啊!这里有人强……唔唔。”

    贺宙一把捂住季屿的嘴,蹙眉道“喊什么喊?”他不过观察一下伤口的愈合状态罢了。

    “唔唔唔。”

    季屿无法挣开捂着的手,张嘴要咬,结果贺宙手上力气大,捂得他嘴都张不开。

    贺宙垂眸看着他的眼睛“你不喊,我就放手。”

    季屿连连点头“嗯嗯!”

    贺宙缓缓松开了手。

    季屿抿着唇,沉默地和贺宙对视了一眼,然后——

    “救命啊!来唔……”

    嘴又被捂上。

    贺宙哭笑不得,他还没见过这么赖皮的人。

    alha对上alha是力量与力量的碰撞,对上beta是完全单方面的碾压,对上oa……反倒有些无可奈何。

    他们太弱,要是乖乖的也就罢了,碰上眼前这种皮的,教训吧,怕下手重了把人弄坏,不教训吧他又有恃无恐,总要皮那么一下。

    反倒捉襟见肘,拿他没什么办法。

    贺宙扶额“我没打算真的把你怎么样。”

    季屿冲他翻了个白眼。

    没打算怎么样会强吻?还摸他腺体?这种重要又敏感的地方哪个正经人会直接上手摸?当他还傻呢?

    “你不信?”贺宙挑眉。

    季屿从鼻子里哼了声。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比刚才舒服了很多,身体不会再不受控制的燥热,眼珠子似乎也没那么黏贺宙了。

    果然是贺宙在搞鬼。

    “我还不至于强迫……”

    “季屿——你在哪——”

    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贺宙的话。

    变故陡生,两人皆是一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