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第8章
    贺娇是踩着铃声进教室的。

    她一进门就朝季屿的方向看了眼,发现他跟个没事人似的正在低头刷题,酝酿的白眼没了地方抛,只好忍着气回到了座位上。

    她一坐下,同桌就用手肘抵了抵她,压低声问“嘿,娇娇,你哥跟他什么情况啊?”

    贺娇正在气头上,闻言语气不佳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同桌碰了壁,讪讪道“不说就算了。”

    贺娇抿着唇,很不高兴。

    她跟哥哥说了季屿对自己另有所图,结果没想到哥哥根本不信她——因为两个oa虽然有可能相爱,但无法相守,双方都有发情期,他们本能的会对alha或者beta有所渴求,相爱的关系很容易崩溃。况且季屿没有洗掉标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会爱上其他人,所以哥哥说季屿是在骗她。

    不光如此,哥哥还让她心平气和一点,别去找季屿的茬,就跟季屿保持陌路就行。

    可他们天天见面,她怎么能心平气和?

    而且季屿靠着百分百的信息素匹配度再次勾引了哥哥,又让她怎么心平气和得起来?

    曾经她有多高兴自己的哥哥有了伴侣,高兴到主动要求季屿来她的班级,说她罩着他,有什么好事都带着他,那么她现在就有多厌恶季屿,甚至恨不得他死掉才好。

    在那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后,他已经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光是看见他,都让她非常不舒服。

    “你既然这么讨厌他,让他转班不就行了?”下课后,有知道论坛事情的人这么说道。

    “那不就如了他的愿了。”

    贺娇蹙着眉,气哼哼地收拾课桌,“除非他退学,否则他别想转班,我得盯着他,不给他任何机会接触我哥。他真的太鸡贼了,上个游泳课都能碰上我哥,太气人了!”

    教室角落。

    季屿垂着眼,正心无旁骛地刷题。

    这个世界的高考内容和他之前世界的一样,课本也是一样,甚至龙城的高考制度也和他原来所在城市的一模一样——

    实行3+2制,语数外必修,另外两门选修可以自己选,原主选的是物理和化学,和季屿选的一样。

    这么多的细节上的相同点令他产生熟悉感和归属感的同时,又更加确认这可能真的就是个平行世界。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发现除了城市的名字变了,其他事物和他原来的世界都是一样,仿佛他仍在原来的地方,只是换了个身份而已。

    “嘭。”

    忽然有人撞了下季屿的桌子。

    季屿面无表情地看着草稿纸上画歪的线条,缓缓抬头看向那个撞他桌子的男生。

    这个季屿不记得名字的男生又笑嘻嘻地拱了下他的课桌“季屿,在做题啊?这些题你会做吗?”

    说着,又拱一下,“下课了还看书,你这么用功,下礼拜小考看样子是要考第一了吧?啊?明明又抱回金大腿了,不想着再接再厉套牢人家,怎么还有工夫在这做题?”

    季屿放下了笔,思路被打断的火蹭蹭蹭地涨“我跟你有仇吗?”

    “没啊,我这不关心关心你嘛。”

    季屿点点头“关心就关心,没必要跟猪拱白菜似的拱我的课桌,还是说你对课桌有什么特殊情结?”

    “你!”

    男生瞪着眼,不笑了,他看到周围人幸灾乐祸的目光后又羞又怒,更用力地推了把季屿的课桌,“我就推你桌子了怎么着?”

    没等季屿还口,就听“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季屿低头看了眼,是他的手机。

    他赶紧捡了起来,屏幕没摔坏,手机也能打开,只是他一打开,上面就显示有来自月嫂的十几个未接电话。

    他顿时顾不上酸里酸气的前桌了,立刻起身朝外走,同时回拨过去。

    “喂,怎么了?我手机静音了,没听见。”

    月嫂道“小宇宙八点的时候忽然发烧,不肯喝奶也不肯睡,一直哭,我就给你打电话,但是你一直不接,我就自作主张带他去了医院,现在我们已经到家了。”

    季屿紧张道“他怎么了?生什么病了?”

    “医生说小宇宙得了‘信息素饥渴症’。”

    季屿一头雾水,他道“我马上回来。”

    说完季屿直接冲到办公室,跟班主任请假。

    请完假再回到教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课桌倒了,书本和笔散了一地,做了一半的试卷上还有个脚印。

    而他的前桌看着窗外,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季屿深吸一口气,压着火收拾了东西,然后走到前桌旁边站定,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

    前桌被看得发毛“看我干嘛?”

    季屿朝他微微一笑,然后猛地抬脚踹翻了他的课桌。

    在前桌惊叫声中,季屿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

    —

    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家,气都没喘匀季屿就朝婴儿房奔了过去。

    婴儿房里,月嫂左手拿着一个氧气瓶似的东西,右手按住小宇宙脸上的透明输氧面罩,看起来像是在给小宇宙吸氧。

    而小宇宙缩在月嫂的怀里,不吵也不闹,但眼睛却红红的含着一包泪,见到季屿后特别可怜地朝他伸手要抱,嘴里含含糊糊地喊着什么。

    季屿着急查看小宇宙的情况,所以没听清他说的话,兀自对他道“爸爸来了,爸爸来了,乖,没事啊,乖。”

    又问月嫂,“你在给他吸什么东西?”

    “是医用信息素,医生给开的,能让小宇宙好受一点。”

    季屿蹙了蹙眉,他没听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