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利索吞服, 楚玥旋了旋手中的青花小瓷瓶, 递回孙嬷嬷手里,让她收在自己屋里,用时再取来。

    孙嬷嬷小心收好瓷瓶, 欲言又止。

    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的姑娘, 还是知她心思的,哪怕楚玥嘴里说是因为年岁小, 但孙嬷嬷还是隐约察觉一些。

    “这女儿家似那蒲草, 总要有磐石相倚才安稳的, 虽世子爷和姑太太不和,也不喜邓州,那终究待少夫人还是好的,”

    孙嬷嬷一边替楚玥挽发, 一边絮絮叨叨。自家姑娘主意大, 她不懂太多大道理, 只捡自己觉得好的劝着。

    “您勿要羞怯,尽可自然些,这夫妻相处, 都是如此的。”

    孙嬷嬷又怕楚玥害臊了, 或许因初次不适, 抗拒敦伦, 影响了夫妻感情。

    “嗯嗯,嬷嬷我知道了。”

    这世间真心关怀她的人,乳母算是一个, 楚玥便支颌听着,也不反驳。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她忙不迭一叠声催促“好了,今儿晚了点,我们赶紧出门吧。”

    楚玥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其实乳母多虑,她现在心态就很自然了,并不觉得和傅缙那啥啥过就会如何。

    该怎么样相处,还怎么相处就得了。

    至于夫妻感情什么的,也属于顺其自然的范畴。

    马车辘辘,直奔信义坊,楚玥不再多想,专心处理明暗公务。

    她觉得自己已经平常心了,但其实,还是有些区别的。

    照旧忙碌到傍晚,登车回府。到了差不多傅缙该回的时辰,昨夜记忆犹新,瞄了门帘一眼,她到底有些不自在。

    稳健有力的脚步声起,由远而近,紧接着烟蓝色的吉祥纹门帘一挑,傅缙高大的身影出现。

    他一身石青色扎袖武官袍服,一进门就看向楚玥。楚玥啜了口茶,也瞄了他一眼。

    他目光灼灼,一瞬不瞬,那视线仿佛有温度似的,楚玥被他看得脸皮子都有些烫,轻咳两声,若无其事问“回来了,可用了晚膳”

    她一脸不打紧,傅缙挑了挑眉,“用了。”

    其实他很想回来用的,奈何营中脱不得身。

    说话间,他大步行至榻沿,就在她身边坐下,手自然放在炕几,握住她的手。

    大掌包裹着的纤细的手,触感粗糙,温度颇高。他挨得很近,楚玥动了动手他捏紧了点,往后挪了挪吧,他大腿又紧跟着挨上来。

    她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他却笑了,笑得很有几分快意。

    这人。

    虽有夫妻之实,但楚玥还是太不习惯当着一屋仆妇亲近,哪怕都是心腹,垂首低头没看她。

    她才想说些什么,却见如意小心捧了傅缙的起居常服过来,他随意瞥了眼,却道“都下去。”

    无特殊情况可不能违逆他,孙嬷嬷如意等人听了,看了楚玥一眼,只得福了福身,领着人鱼贯退下。

    屋里就剩两人,楚玥更不自在。

    “不是要更衣么,你遣人下去作甚啊”

    话未说完,她就被傅缙一把抱在怀里。

    “今天可有想我”

    他附在她耳边,低低说道。

    他今儿想了她一天了。

    灼热的气息,傅缙才说一句话,就见那白皙的耳垂变得粉粉的,他顺势就亲了亲。

    “来,你替我更衣。”

    他站了起来,连同她一起,拉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衣带上。

    他笑着,这大约就是亲昵和了。

    楚玥揉了揉耳朵,怎么回事难道以后相处都变成这样了吗

    她不干,“你自己换。”

    又不是没长手。

    楚玥坚决拒绝,她必须把日常相处给掰正回来,只这般轻嗔薄怒,看在傅缙眼里,却是另一种意味。

    “你给我换换怎么了”

    他声音低沉有些哑,手劲一点不大,但楚玥就是挣不开,被他拉着一勾衣带,还解了前襟。

    这人

    楚玥气愤,抬起另一只手掐住他腰间一点皮肉,用力一拧。

    “嘶”

    傅缙倒吸了一口气。

    “可记得我是你夫君”

    这劲儿有点狠了啊,他双臂一圈,将她搂紧在怀里,却见怀里人仰脸瞪他,芙蓉玉面微泛绯粉,眼波横陈水光潋滟,微抿着唇,却更显灵动。

    他心头一热,就吻了下去。

    骤不及防,就被他俯身堵住了唇,推了推他想说点什么,却被他的舌趁机窜了进来。

    楚玥急忙摇头想要避开,实话说,舌吻她有点接受不能。昨夜还好,被那般弄着时她也顾不上了,感觉不算太强烈,但现在清醒得很,观感就格外清晰。

    只傅缙却觉得香甜又软,黏上就放不开,一手安抚地轻拍了拍她,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很快就被他吻得气喘吁吁,楚玥放弃挣扎了,她自暴自弃地想,算了,也不差那么一点了。

    她柔顺偎在他怀里,被他亲得目光迷离,傅缙呼吸粗重紊乱,他直接一捧她的翘臀,急步往床榻行去。

    骤然失重,楚玥一惊,反射性圈住他的脖颈,下一瞬,她就被放在柔软的衾枕之上。

    他急急扯开她的衣裳,伏在她的前襟位置,细微的胡茬子蹭着幼嫩的肌肤,刺刺的有些痒有些疼。

    “你,你起来”

    傅缙正反手解自己的衣裳,动作急切,用扯的,甚至能听见隐约的裂帛声。

    楚玥急了,使劲推他“你先沐浴啊”

    好歹也先洗干净吧,卫生还是必须得讲究的,尤其这军营武将少有不上校场不出汗的。她一手掩衣襟,一手大力推他,连蹭带挪使劲往后缩。

    她簪子落了地,青丝披散凌乱,衣襟半掩粉面飞红,一双柳叶眉却紧紧蹙着,是真不高兴了。

    傅缙停了下来,楚玥拧眉“洗干净了才好的。”

    “嗯,都听你的。”

    他喘息非常重,身躯绷得很紧,却没再继续了,抬手拨了拨她沾在脸上的发丝,重重吻了吻她。

    他肯听说,还不错,楚玥眉心便松了,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你吓到我了。”

    “我还能如何你了”

    傅缙的脸和她挨得极近,他有些好笑,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我去沐浴,等我。”

    这话暧昧又灼热,话罢他立即起身去了浴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