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皇帝兴致大发,率众游猎去了, 贵妃不善骑, 就没去, 她召见了请安的楚姒。

    不过大殿上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萧贵妃离了宴殿,不紧不慢而行,漫不经心赏景。

    楚姒有些急,但也只好安静跟着。

    当然贵妃也没刻意为难楚姒, 她常来行宫很熟悉,这缓缓徐行的方向正是很适合说话的繁花坡观景台。

    一登上观景台,眼见坡上寂静无人, 而贵妃宫人已自觉分出两路, 正包抄观景台去了,楚姒憋了一路“娘娘, 我无能。”

    “……那小崽子好生的厉害,若不是我当机立断, 恐怕已如了他的意。”

    萧贵妃倚着汉白玉精雕的观台栏杆, 远眺坡下三三两两的赏景勋贵命妇, 静静听着, 一直不语,等到楚姒终于说罢,她侧头。

    “当初你向我讨那帖药,我也给了你,既不成, 亦莫多嗟怨了。”

    当年和楚姒一同得药的人,正是萧贵妃,只是她进宫后还算顺遂,无需这帖药就攀上了顶峰。徐皇后她不放在眼内,其余皇子却是药无法解决的,放着也是放,早几年楚姒向她讨,她就给了,就当还清微末时对方的恩情。

    却不想,前些时候楚姒突然就用了。

    用了也就罢了,她不说什么,但既然不成。

    贵妃漫不经心的表情一收“傅承渊如今统左领军卫,你从前那些动作,日后俱给本宫收起来!”

    此一时,彼一时也。

    统左领军卫,为京营十二主将之一,与旧日那些吏部、兵部文官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贵妃一直在努力争取着京营武将支持,成果尚且不显,如今凭空空降一个自己人,她可不允许楚姒再伸手。

    最起码,在她儿子登基,稳坐帝位之前,她不会再允许楚姒再折腾些什么动作。

    她肃容“你可晓得了?”

    干脆利落,贵妃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

    楚姒恨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可是她还能怎么办?面色几经变幻,只能应了“是,娘娘。”

    贵妃何尝不知她不甘,得到准确答案后,她又缓声安抚“你切莫急躁,你家侯爷不过四旬,正是壮年,等三郎再大几岁,……”

    接下来的话,楚玥就没听见了。

    她和如意小心站起,借着花树遮掩,轻手轻脚往左手边一个路口挪去。

    她猜贵妃的宫人肯定会包抄站岗来了,不敢怠慢,走得颇快。幸有溪流水声淙淙,给打了很大的掩护,她和如意赶在宫人绕至之前,闪入了小径内。

    二人快速下山,也不敢走有可能被观景台视野触及的地方,专挑花树茂盛的小径,拣背阴方向,急急一口气冲了下去。

    楚玥留了个心眼,出小径前,特地探头左右扫视,确定无人看见她们在这里出现,这才飞快离开。

    沿着甬道走了一段,渐渐看见人迹,安全了,惊魂未定的主仆二人对视一眼,这才大松一口气。

    如意一脸难以想象,不过嘴巴闭得紧紧的,楚玥微不可察摇了摇头,理了理衣领,佯作观赏风景,悠闲而行。

    此处已是前苑的边缘位置,高墙后面就是猎场,人迹渐多,有不少从男宴正兴致勃勃往猎场赶去的勋贵官员,也有行色匆匆不断捧着衣物、水囊等物事前往补充的宫人,当然,更多的就是羽林卫。

    为防猛兽误闯,此处守卫极多,有固定岗哨,也有一列列巡逻的。固定岗哨不需见礼不需动弹,但巡逻卫兵的话,遇上贵人迎面而来,会靠边或略停一停,把路让开。

    “我们回去。”

    此处女眷不多,偶尔有赏玩过来的,最多驻足看一阵就折返了。楚玥也不欲久留,招宫人来问了方向,沿着廊道就往东而去。

    “让开,让开,莫挡了道!”

    忽听前方一阵喧哗,抬头一看,正见有一身穿艳红扎袖胡服的少女提着马鞭,正冲一列巡逻羽林卫气嚷。

    旁边有个老嬷嬷正苦口婆心劝“主子,我的小祖宗哟,这猎场咱们可不能去,回头公爷可是要生气的。”

    楚玥认得这个少女,是三皇子妃的胞妹,陈国公的嫡出幼女,据闻喜好骑射游玩各类活动,因有父母兄姐宠爱,倒成了贵女们的另类。

    楚玥其实挺羡慕的,闺阁少女能这般恣意实在少见,不过现在对方明显吃了瘪,这行宫猎场的规矩是定好的,女子进不去。

    在守门羽林卫处憋一肚子火,这不,沿路的羽林卫或多或少都被撒了点气。

    真无妄之灾啊。

    不过楚玥也顾不上叹别人,这三皇子党和贵妃党就是死对头,她可不能撞上去触霉头,扫了一眼,她脚下一拐,欲拐下廊道直接绕路。

    谁知就是这么随意一眼,她目光却忽一顿。

    “咦?”

    她对上了一双很熟悉的黑眸。

    只见红衣少女正愤愤,而那一列无辜遭殃的羽林卫已退至一侧,他们容颜都是陌生的,只其中倒数第二个抬眸扫视一圈,扫到楚玥位置。

    二人目光恰对了一下。

    楚玥一愣,这一双眼,黝黑深邃,幽深如潭,这不经意间的锐利,非常熟悉。

    傅缙?

    不知为何,突就浮起这个念头。

    楚玥又看了一眼,却发现他容貌虽陌生,但宽额高鼻,轮廓隐隐和记忆中某人重合,而恰巧,他们身高也一致,同样肩宽背直,身姿笔挺。

    越看越像,她敏锐直觉,此人正是傅缙。

    怎么回事?

    楚玥心跳得有点快,红衣少女被劝走了,而羽林卫继续巡逻,正往这边行来。她骤发现,紧跟傅缙身后一羽林卫有点矮又生得颇单薄。

    羽林卫吧,天子近卫,偶尔还是有关系户的,况且略矮单薄不代表身手不好。

    可楚玥已下意识瞥向对方的脸,这小麦色肌肤看着和同袍也无甚不同的,五官普通看着二十多,但对方这略单薄的肩背,总给楚玥一种感觉,这仿佛其实是个少年。

    少年?

    傅缙,易容?

    骤然间,楚玥忽想起梦中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